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特朗普“不可示人”税单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news.xixik.com   2019-5-22 19:22:19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纽时披露,特朗普1985至1994年间,商业损失超过10亿美元,由于损失惨重,因此这10年期间内,有8年都不用交所得税。然而连年生意亏损,却有利息收入16亿来源不明特朗普1987年出版的书籍《交易的艺术》,是塑造他“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豪的最佳宣传。

 “特朗普先生,请问您2015年的个人所得税率到底是多少?”

“这不关你的事。我公布时,你就会看到了。不过我很认真争取尽可能少缴。”

由于自称百亿资产地产大亨特朗普参选后仍未公开过自己的税单。2016年5月,在一场募款大会上,关于税单,一位记者与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展开交锋。

赴美生子利与弊

从法律层面,总统候选人并不要公开税单。但是,自1976年当时的福特总统公开他的报税资料后,已成了40年来的不成文规定。截至至今,本届总统选举候选人中,除了特朗普,其他人都公布过自己的税单。

数月前,特朗普曾发声明,不会向选民公开报税纪录。2016年5月11日,特朗普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再次强调,没有计划公开自己的报税纪录。

一向自诩透明、为选民谋公正的特朗普为何在税单上如此纠结呢?

美国富人习惯利用税法漏洞和财务手段,雇用会计师扩大节税,以降低实质缴费税率。特朗普2016年5月13日坦言,他也不例外,但是这是他私人的事。他说: 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纪录着他于国内外的收入详情,包括捐赠、投资和税收减免等信息。

其实就是个伪富豪 特朗普巨亏近12亿8年零纳税

合理避税只要不违反法律,无可厚非。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迟迟不愿将纳税情况公之于众,或可能因为担心公开报税数据,将曝露他的避税细节,并且无法获得广大选民的认同,诟病他是享有特权的1%顶端富人。

美国共和党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抨击特朗普拒绝公布其纳税申报单,称唯一解释是文件中另有隐情。“一位现代社会的总统提名人选拒绝向选民公布纳税申报单,这是不够格的表现。”罗姆尼在Facebook上写道。“特朗普先生拒绝公布其纳税申报单,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里面有‘出人意料的事’。”罗姆尼说道。“鉴于特朗普先生对他过往的其他缺点泰然处之的态度,我们只能猜想其所含隐情规模非同寻常。”

还有一种可能是,特朗普有可能夸大自己的身价,并非如他所言的100亿美元先生(特朗普2015年6月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了长达92页的财务报表,自爆身家87亿美元,其中有33亿美元来自“特朗普”品牌这个“软资产”有33亿美元来自“特朗普”品牌这个“软资产”)。先前福布斯推测特朗普的身价是45亿美元。3月份财富杂志根据特朗普提供给联邦竞选委员会(FEC)的个人收入及资产负债表,计算结果显示,特朗普称其2014年的净收入是3.62亿美元,但实际的净收入只有他所说的1/3。特朗普从参选之初就常强调自己是地产大亨,本身就很有钱、不需要别人捐款支持,但他的竞选团队近日聘请了重量级财务顾问钮金来担任团队财务主管,不仅已经敲定了第一场募款活动,也预计跟共和党签订协议,让特朗普能够从支持者身上募集单笔超过30万美元的献金。

此外,特朗普的网站将自己塑造成是“热心慈善家”的形象,并且侃侃而谈他对退伍军人及残障人士的慷慨。特朗普对纳税情况的回避,也有可能是担心,如果公布报税数据,会曝露他的实际损赠金额。

从1972年以来,美国两大党总统候选人都会公布自己的报税资料,这是一个惯例。

希拉里于2016年8月12日公布了她个人2015年纳税申报表,纳税申报表显示希拉里和前总统克林顿在2015年调整后总收益1060万美元,支付了34%的有效联邦税率,同时捐赠了他们总收入的近10%给慈善机构。

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前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老布什”的次子,John Ellis Bush(“杰布”,JEB)在2015年7月公布了他1981-2013年的全部个人税务报表,共33份(1150页),创造了总统候选人公布税务报表的最高纪录。不过2016年2月20日 - 杰布·布什于当地时间20宣布退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现任总统特朗普则在44年后,打破了这个惯例。特朗普任性不公开自己的报税记录,当时特朗普称,其个人税表正接受税务部门审计,不方便公开,会在审计完毕后公布。而美国国内税务局(IRS)则不留情面地对外表示,审计活动并未限制特朗普公布其税表。一个自诩“我真的很有钱”的特朗普总统浪费极好的炫富机会,还把这个伟大的传统丢进了垃圾桶,看来特朗普有需要掩盖的东西,比如其与俄罗斯的生意往来偷税漏税

2016年10月,《纽约时报》曾公布一份特朗普1995年的纳税申报单。税单显示,地产大鳄特朗普1995年申报了高达9.16亿美元的损失。该报道称,这一申报数额足以让特朗普连续18年冲销联邦收入所得税。公布的税单还显示,特朗普2005年仍在利用1995年申报的损失减免税款。而在当年,特朗普又申报了1亿美元商业损失以冲销税款。约翰斯顿称,这份纳税单没有说出特朗普丰厚收入的来源,无论是有钱的高尔夫球员参加他的各种课程或俄罗斯寡头巨贾访问他的各种酒店。但通过这份纳税单,约翰斯顿估算出,特朗普在1995年到2004年的10年间,平均年收入是8150万美元。白宫对于特朗普纳税申报单的声明是:“当选美国总统前,特朗普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承担对其公司、家人和员工的责任,不会付超过法定金额的税款。”约翰斯顿数十年来一直在坚持报道特朗普的商业行为,还出版一本关于特朗普的书《唐纳德·特朗普的诞生》(The Making of Donald Trump)。书中称特朗普“就是个骗子”。

2018年美国举行中期选举,民主党掌控了众议院。这场选举的结果,注定了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剩下的两年里,要为他的任性付出代价。

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4月完成历时22个月的调查,直言俄罗斯确实干预美国大选,但特朗普及其团队无“共谋”,但未对“妨害司法”嫌疑下定论。特朗普从通俄指控中解脱出来,但他还不能彻底睡安稳觉。

中期选举后遗症:众议院多个委员会“围剿”特朗普

民主党占多数的联邦众议院日前向财政部索取特朗普报税纪录,但遭到拒绝。

虽然吃了闭门羹,华盛顿联邦地方法院法官阿米特·梅塔(Amit P. Mehta)20日仍然做出判决:国会没有正式启动弹劾调查,但国会有权调查总统是否有金融犯罪等不法行为,同意众院要求取得特朗普的财务资料。

这是众议院针对特朗普公布报税与财务资料的第一场司法战

特朗普先输一局。

众院监督改革委员会主席康明斯在今年4月传唤会计公司“美国玛泽”(Mazars USA)。

“美国玛泽”曾为特朗普审计财务8年,委员会是依据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的供词,准备调查特朗普在就任总统之前,是否涉嫌金融犯罪。

科恩早前作供时,透露特朗普会修改“资产额度”,以符合自身财务利益,例如2004年提供错误的财务资料给德意志银行,以获得贷款买下美式足球队“水牛城比尔”(Buffalo Bills)。

科恩今年初在国会听证时,则直言“不相信”特朗普的税务正在进行审计,且国税局(IRS)也说过,“正在进行的审计不影响公开报税资料”。

对于梅塔的判决,康明斯发布声明说:“国会有权进行调查,这也是宪法赋予委员会的核心职权之一。”

梅塔认为,尽管委员会没有通过正式决议,但许多因素显示调查具合法性,指出康明斯依据联邦道德政风法规提出调查目的,且调查结果也与立法有关,认为国会有宪法赋予的特殊权力,监管总统潜在的“酬金”与不合宜的外国款项。

“美国玛泽”会计公司20日表示:“美国玛泽尊重司法程序,完全履行司法责任。”

梅塔在41页的意见书写道,国会对于总统利益回避和道德问题上有特殊调查权,“历史证明,国会对总统和行政高层官员展开调查,能够带动立法”。

意见书称,过去50年来,不论是尼克松的“水门案”和克林顿的“白水丑闻”(Whitewater),国会都是在提出弹劾程序前,就先展开调查。

特朗普奥巴马任命法官判决“荒唐” 、“蠢”!

不过,特朗普律师团队提出诉讼,认为国会无权调查。

特朗普5月20日痛骂梅塔的判决“荒唐”,指出梅塔是前总统奥巴马任命的法官,暗示判决不可能公正。

特朗普对媒体说,“我们不同意这样的判决,太蠢了”, “这种事从未发生在任何总统身上”。

他认为,民主党试图“再来一次”通俄门调查,“民主党对《穆勒调查报告》非常失望,但本来就会这样”。

税单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索要特朗普报税记录要从财政部走程序。

而掌管财政部的是大名鼎鼎的姆努钦,就是近半年来,在华盛顿和北京间飞了好多趟的那个高官。

姆努钦本周没有理会国会发出的传票,顶着可能引发和国会打官司的风险,坚持替他的老板遮掩,不提供特朗普6年报税资料。

姆努钦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缺乏正当立法目的”为由,拒绝主席理查德·尼尔(Richard Neal)索取特朗普报税资料的要求。

姆努钦的依据是,索取要求以不符合《国税法》(Internal Revenue Code)第6103款为由,认为要求取得特朗普报税资料“不符合国会目的”。

尼尔于5月10日发出传票,并说明国会必须取得这些机密文件,以利监督税政,包括了解国税局对拥有庞大商业利益的现任总统如何处理。

不过,在职权上,众院筹款委员会负责审议税法,有权监督国税局,要求取得报税资料,并非侵犯国税局的职权,而是确认国税局有没有履行职责。

报道联邦政府消息的杂志《点名》双周刊(Roll Call)说,尼尔已经预料到姆努钦会拒绝交出文件。他告诉媒体,下周他就会告上法院,以“藐视国会罪”给姆努钦发传票。

届时,法院将必须裁定,国会监督权是否如尼尔所说,包括向国税局索取任何美国公民的报税资料。

除了“美国玛泽”会计公司,众院情报委员会和金融服务委员会也传唤德意志银行美国第一资本金融公司(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要求提供特朗普商务和个人的财务资料。

这同样是调查特朗普是否收受外国金钱。

特朗普律师团队已提出诉讼,纽约曼哈顿联邦地方法院预计22日审理。

《纽约时报》报道,德意志银行的洗黑钱专家曾发现,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旗下企业涉及多宗可疑交易,提议向财政部的金融犯罪监管机关通报,但遭德银的行政高层否决,而最终报告都未提交给政府相关部门。

德银及有关企业均否认报道。

德银曾贷款数以十亿计美元给特朗普和库什纳的公司。在2012年至2015年间,特朗普集团曾向德银借贷超过3亿美元,以便为佛罗里达州的高尔夫球场及芝加哥和华盛顿的酒店融资。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引述5名德意志银行现任和前任职员报道,指2016年特朗普参选总统期间,银行侦察非法活动的电脑系统发出警报,发现特朗普辖下一个现已解散的基金会,以及其女婿库什纳的地产公司等,与海外机构或个人曾有多次可疑的资金往来,包括将资金转移给俄罗斯人。但交易性质未明。

特朗普在2017年就任之后,银行监查洗黑钱部门的职员,在翻查有关可疑交易后,认为应向财政部的金融犯罪监管机关通报,但被高层否决,指交易性质并不清晰,不一定违法。

报道还说,有一名女员工提出质疑后被终止合约,又指主管通常会“放过”大客户,以便维系与大客户关系。德银发言人否认相关指控。

德银发言人说,调查人员不会被阻止调查可疑的交易,至于银行职员提出质疑后被调职或解雇的报道都是不实的。

库什纳的地产公司回应称,《纽约时报》企图制造完全错误的故事。特朗普集团发言人则表示,有关报道绝对荒谬,强调并不知悉有关交易被视为可疑。

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旗下2个委员会,以及纽约州检察部门正调查“通俄门”中,有否俄罗斯人透过与特朗普集团交易洗黑钱。

政治上通俄查无实据,民主党人用放大镜检视特朗普过往每一分钱的来来去去。

特朗普与3名子女早前入禀法院,控告两家金融机构,要求法院宣布众议院发出的传票无效,并阻止德银和第一资本服从传票要求。

诉讼称,这些传票是为“骚扰特朗普,用于调查他个人财务、名下企业、总统本人及其家人各方面的私人资料,搜寻一切可用来给他造成政治伤害的材料”。

众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inancial Services)主席沃特斯(Maxine Waters)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这桩诉讼“很没品”。

“《纽约时报》版”总统税单显示:连年生意亏损,利息收入16亿来源不明

特朗普本人不交出税单,媒体有自己的渠道。 挖总统黑料见长的《纽约时报》则不断为民主党议员们提供“弹药”。

《纽约时报》没有取得特朗普的报税单,但从“合法拿到资料的人士手中”,获得特朗普在国税局(IRS)的税务记录誊本,其中包括特朗普的个人申报税单1040表单

纽时披露,特朗普1985至1994年间,商业损失超过10亿美元,由于损失惨重,因此这10年期间内,有8年都不用交所得税。

“《纽约时报》版”的特朗普报税资料显示,他1985年在赌场、饭店和住宅地产等核心产业上损失4610万美元。

自此,他开始连年亏损,1990和1991年间损失最为惨重,1年损失超过2.5亿美元。

对于纽时的爆料,白宫回应,这些资料随着时间已有更改。特朗普律师哈德(Charles J. Harder)称,这些“总统(特朗普)30年前的报税和商业资料高度不正确”,尽管他没指出错误,但强调“在电子申报时代来临前,众所皆知国税局税务记录誊本不准确”。

但是,曾经担任国税局研究分析主任的的马祖尔(Mark J. Mazur)并不认同所谓“纪录誊本不准确”的说法,认为数据数十年来都经得起检验,会被用来分析经济趋势和拟定国家政策。

《纽约时报》还发现,特朗普1987年出版的书籍《交易的艺术》(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是塑造他“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豪的最佳宣传。

当《交易的艺术》热卖期间,特朗普商业损失惨重,他在书中说,他砸下4亿美元投资的大西洋城赌场(Atlantic City casinos)贬值4%,让他可以少缴1600万美元的所得税。

而新取得的资料显示,特朗普1991年营业净亏损4.18亿美元,这个损失额度等于同年个别纳税人全体损失额的1%,且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特朗普等于年年免缴税

《纽约时报》还说,特朗普把自己塑造成“敌意收购”的“并购客”(corporate raider),也就是获得被并购公司的股票,让大众以为由他收购,但在股价重挫时立刻出售。

特朗普的股票经纪人艾伦·格林伯格(Alan C. Greenberg)在1987年曾向《华尔街日报》表示:“他(特朗普)的胃口就像要吞掉洛矶山脉一样贪婪,他想要掌握全世界”。

特朗普曾宣称1986至1989年间,从股票和其他资产交易赚了6730万美元。另外,《纽约时报》称,新取得的资料中有笔神秘交易,即1989年的利息收入5290万美元,但来源不明

《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在1989年前3年申报的利息收入分别是46.56万美元、550万美元、118万美元。纳税人可以从债券、银行存款和抵押借款获得利息收入,但特朗普在新泽西投资的赌场营运资料显示,他不可能从赌场获得高达5290万美元的利息收入,而特朗普申报的利息收入接着急速减少,1992年申报的利息收入仅有360万美元。

特朗普:爆料者《纽约时报》6年后“灭亡”

对于《纽约时报》的爆料,特朗普在他的推特上猛轰,又一次预言纽时将在6年后随着他结束总统任期而“灭亡”。

失败的《纽约时报》(它会在我6年后离职时完蛋)以及其它假新闻媒体,不断地报道我如何不使用多家银行的虚假故事,说是因为他们不想与我做生意。错!是因为我不需要钱”。

“非常老式的做法,事实如此。当你不需要或不想要钱的时候,你也就不需要或不想要银行。银行对我来说总是唾手可得,他们想赚钱啊。假媒体只是为了贬损而瞎扯,还老是用匿名来源(因为这些来源根本不存在)”。

“主流媒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腐败和混乱。假新闻本身黑幕重重,是真正的人民公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拒绝真实报道俄罗斯骗局。但美国人民对正在发生的事情门儿清”。

“现在,新的大新闻是,特朗普赚了很多钱,并用现金各种买买买,他不需要银行。但他从哪里获得所有现金?会不会从俄罗斯那里?不,我建立了一个伟大的企业,不需要银行,但如果我需要,他们会在那里”。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德意志银行就非常好,十分专业,如果由于任何原因我不喜欢他们,我早就去其他地方了,总是有很多钱和银行可供选择。他们很乐意赚我的钱。假新闻!”

特朗普没说出来的话,“咱没完,看谁先完蛋,走着瞧”!(完)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