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国立武汉大学”这六个大字谁写的?竟有九种不同说法

news.xixik.com   2020-6-8 19:36:19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2013年,学校举行了120周年校庆,书有“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字的校门牌坊也以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常有人问校门牌坊上的六个大字是谁写的,笔者就所了解到的情况作一综述。

2020年6月6日,武汉市洪山区珞珈山路武汉大学的老牌坊被一辆混凝土搅拌车辆撞损。牌坊正面“国立武汉大学”中,“武”和“汉”字底下被撞出一大块缺口,而背面“文法理工农医”中的“理”直接不见了,“法”“工”两字局部脱落。

“国立武汉大学”牌坊位于武汉市武珞路和珞珈山路交汇处,建成于1937年,坐东北朝西南,四柱三门钢筋混凝土冲天式,琉璃瓦顶,正面横书“国立武汉大学”,背面阴刻篆书“文法理工农医”,是进入武汉大学的引导标志,2001年作为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的组成部分被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历史朝代表

据史料记载,这座老牌坊选用钢筋混凝土材料,始建于1937年,至今已经有83年的历史,八棱四柱表示“喜迎四面八方莘莘学子”,柱头刻有云纹,代表高等学府的深邃和高尚,氤氲着浓厚的文化气息。不折不扣的文物!但如此珍贵之物,没有矗立在武汉大学校园,而是赤裸裸暴露在闹市之中,没有半点保护,被鲁莽司机撞损,着实令人心痛!案发后,武汉大学组织有关单位按照“修旧如旧、最小干预的原则”,对受损的牌坊文物第一时间进行了保护和修复,目前修复已经完成,并临时增设限高、防撞等保护措施。

2021年1月28日,湖北省博物馆作出鉴定结论,认为“国立武汉大学”牌坊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碰撞对“国立武汉大学”牌坊文物本体造成了较为严重的损伤。

同时也有不少网友好奇,“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字,雄浑大气,儒雅潇洒,代表着中国书法的高超境界。那么这六个字,是谁书写的呢?

其实即便是最老资格的武大人,恐怕都无法对这个问题给出百分百确切的答案,即便翻查武大校史和档案,也未有确切记载,这也给武汉大学增添了一丝神秘色彩。

“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字最早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的武昌街道口的木牌坊上。1928年学校正式定名为国立武汉大学,李四光、叶雅各等人择定武昌郊外的珞珈山一带作为新校址。 

1931年,学校在街道口的起点处,建起了一座木结构的校门牌坊,这是校史上第一座校门牌坊。后因不够坚牢毁于大风。牌坊上的六字,因无从考,不知何人所为。 

之后,学校在原地重新修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牌坊,牌坊正面仍写有“国立武汉大学” 六字。从档案馆所藏1935年和1936年的国立武汉大学毕业纪念册推知,钢筋混凝土牌坊建于1937年前后的可能性较大。  

当然,也有历史学者对此进行了孜孜不倦的考据,文史官综合各方材料,发现这桩“悬案”,至少有以下九种不同说法:

1. 由文学院著名的“五老八中”之首刘永济先生所书。此说法来自长江日报资深记者皮公亮,他是当时学校教务长、经济学家皮宗石之子,刘永济长女刘茂舒的丈夫。他表示曾听其岳母黄惠君说过,这六字为刘永济撰写。

真伪判断:此说法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一是以他在学校的地位及学术水平,书写校名会得到师生的认可;二是这一说为其夫人所言,因无档案记载,夫人所言应为其本人亲口陈述。

可信度:30%

2. 出自当时学校工学院教授、工学院机械工程系主任郭霖之手。此说法由历史学院教授吴剑杰提出的。据他回忆,2010年11月3日在历史学院退休教授马同勋的住宅附近,恰好提及国立武汉大学时期的校名是谁题写,马同勋不假思索地说:“机械系郭霖教授。”之后还如数家珍地讲了郭霖的出生、留学经历及专业。

真伪判断:可做参考!马同勋1936年入国立武汉大学,正是武大修建石牌坊的时期。作为一名刚入校的有激情的历史系学生,对当时校名由谁题写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可惜马先生于2013年辞世,无法了解更多的情况。

可信度:30%

3. 摘录自颜真卿字帖。武大原建筑设计院尹向前先生回忆,他的同事沈中清先生曾接受《武汉春秋》杂志的记者采访,专门谈及到此事,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颜真卿多宝塔碑第一个“大”字,与牌坊上的大字非常接近

真伪判断:采访内容不可考,但沈中清是国立武汉大学建筑设备委员会的职员,一直参与国立武汉大学新校区的建设,并从事绘图员的具体工作,应该了解相关历史。因此这种说法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可信度:40%

4. 由当时在数学系任教的萧君绛先生所书。此说法来自历史学院教授李工真。他回忆上世纪90年代,他在与父亲李国平院士谈到牌坊上的几个字时,李国平说那几个字为当时数学系教授萧君绛所书,这是萧君绛自己告诉他的。

真伪判断:广泛接受,但缺乏直接证据。

可信度:40%

5. 蒋介石题写。此说法出自江汉大学校长李进才。他表示湖北省政协原副秘书长雷万春说过,在解放初期,他亲眼见过街道口牌坊上“国立武汉大学”六字下方写有“蒋中正题”几个字。

真伪判断:蒋介石题写校名并非没有可能。1937年前后,为筹备抗战,蒋介石多次来武汉,也到过珞珈山。他在珞珈山上做过演讲、召开过国民党最高级别的会议、培训过国民党党政军要员。他有可能提写校名,但字体差异较大。

可信度:15%

6. 闻一多所写。1928年闻一多任武大文学院院长时,为武大文学院的学科建设和学校发展作出很多贡献,甚至武大所在地原名“罗家山”也由他改名“珞珈山”。据传正面楷书“国立武汉大学”和反面篆字“文法理工农医”均为闻一多所题。此外他还为武大设计了一枚三角校徽,成为武汉大学永远的骄傲。

真伪判断:说法很流行,但不可考。

可信度:20%

7. 汪精卫所书。武汉大学是民国时期的“五大名校”,正面“国立武汉大学”为大汉奸汪精卫所写,而背面“文法理工农医”由文学家刘博平教授所书。

真伪判断:参考牌坊所建年份,此说法可能性较低。

可信度:5%

8. 王世杰所书。王世杰时任武大校长、国民政府教育部长。

真伪判断:存在可能,但不可考。

可信度:15%

9. 于右任所书。作为民国时期第一奇才和著名书法家,先后给清华大学图书馆、复旦大学、南洋大学题过字。

真伪判断:于右任号称“千古草圣”,但楷书作品较少,此说法可能性较低。

可信度:5%

不论以上说法真实可靠度如何,牌坊的文物性质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上,武汉大学牌坊经历了四代变迁。此次被撞坏的牌坊属于第二代,在它之前,第一代牌坊始建于1931年,是一座四柱三间歇结构的木制牌坊,琉璃飞檐,描金彩绘,清秀古朴,玉树临风。可惜建成次年即毁于龙卷风。

▲第一代牌坊

校名改用毛体

20世纪60年代,是一个全民高度政治化的年代。在一片“破四旧”的声浪中,第二代牌坊的字曾被石灰粉刷盖住国立武汉大学六字被陈毛体武汉大学四字所替代。  而这四个字也被应用在武汉大学的校徽之上。

毛主席给李达校长、他的老师谭戒甫以及当时农学院的学生陈文新都写过信,信封上都有武汉大学四个字,但因时间不同,其字体略有区别。当时选取的是毛主席写给陈文新的信封上的四个字。  

陈文新院士是烈士的女儿,其父陈昌是毛泽东当年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的同窗挚友,后参加革命,加入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陈昌被捕入狱,被反动派杀害。当时,陈文新只有3岁。  

陈文新考入武大后,19514月,其母让她代写一封信给毛泽东。她自己也写了一封一同寄给了毛主席。429日,陈文新收到了毛泽东的回信。收到回信,不仅她高兴,学校也沸腾了。当时的校报——《新武大》就用了信封上陈文新名字中的字和武汉大学中的字、字。所谓陈毛体即主席给陈文新写信时的字体。  

现在学校的校徽、校标、武汉大学报以及一些单位和个人使用的信纸上的“武汉大学”四个字,都是毛体。  

坊间传闻,1983年,二代牌坊的石灰粉被敲掉,但原有字体受损,因此邀请著名书法家曹立庵重写了“国立武汉大学”六字取代“毛体”。这种说法也是非常盛行,也被很多文献视为“标准答案”,但也没有直接证据加以证实。

▲第三代牌坊,只存在了20年

十年后,武汉大学100年校庆时在八一路重建校门牌坊,这就是第三代牌坊,当时沿用了第二代牌坊上的字体。可惜2012年因八一路修建地下通道,第三代牌坊被拆除,引起无数在校师生合影留念,一砖一瓦都被大家视为珍宝,当时也是一片争议。

2013年,武汉大学120周年校庆,第四代牌坊也随之建成。新牌坊按二、三代牌坊原貌重建,比第三代牌坊退后了10米,放大了1.2倍。与珞珈山路二代牌坊并存,直至今天。

考证结果综述

第一,现在校牌坊上的六字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传承。 

从上文的调研情况来看,基本是两派意见:一种认为那六个字是20世纪30年代后期形成,一直延续传承到现在。刘道玉、吴剑杰、尹向前、乐建文等都持这一说法。一种认为是1983年校庆时,曹立庵先生撰写了校名。徐正榜、傅建民二人支持这一观点。 

从调研的情况来看,曹立庵先生题写校名这一说法可信度不高。一是在调研中,笔者询问过时任校长刘道玉以及当时负责校庆的主要同志,他们都不知道题写校名一事;二是徐正榜、傅建民二人没有亲眼见过曹立庵先生写的字;三是学校目前只见到曹立庵等人作的画,没有发现他写的任何字;四是档案中查阅不到学校关于题写校名的记载。 

因此,笔者分析,2013年学校校牌上的六个字,应该是民国校牌六字的传承。 

第二,校门牌坊“国立武汉大学”六字出自颜真卿字帖。 

首先,当时学校在选谁题写校名时,也许没有取得一致意见。请政治人物、校领导、学术大家和书法功底见长者等都考虑过,于是有蒋介石、汪精卫、王世杰、闻一多、刘永济、郭霖等说法。然而,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最后倾向于从大家颜真卿书法中找。 

其次,从颜真卿书法中找,一是因为其人时代久远,无任何恩怨事非可谈;二是其人声名远播,能得到众人的认可。 

最后,取自颜真卿的书法,有当事人的证言。尹向前先生作为沈中清先生的同事,曾听沈先生亲口所言。 

考证有待深入  

支持学校校牌民国传承说,还有一些问题待弄清楚,所以考证还有待深入。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一是通过走访弄清老牌坊上的字是否动过。 

民国老牌坊上的六个字,在解放后是否动过,有两种说法:一种说在计划经济时代用“陈毛体”代替了民国的六个字,具有可信性的依据何在?虽然有一张照片可以作为参考依据,但具体时间、是何人所为等都有待考证。第二种说民国老牌坊上的六个字一直就没人动过,老校长刘道玉等持这一说法。 

因此,走访学校当时的老师和老牌坊附近的住户,就显得十分必要。牛太臣先生在提供信息时说,还可以采访一下张清明、李汉昌、曾勉之三位先生。 

二是查阅相关档案材料。档案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它有原始性。通过查阅各个不同时期的档案,对于弄清一些史实,是会有帮助的。 

三是对街道口石碑进行认真考证。查清楚石碑上的六字是否为上世纪30年代所刻,是否有题记。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