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清太宗皇太极的宗室斗争 换旗南面独尊打压诸王

news.xixik.com   2018-8-7 19:11:10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皇太极即位时,曾与三大贝勒平起平坐,他是如何实现一人独尊的?皇太极是如何一步步走上独一无二的帝王之位的?皇太极继承了兄弟相残的传统,他杀的是堂弟阿敏,

1626年(天命十一年),汉人的掘墓人后金大汗努尔哈赤伤疾不治而亡,死前下诏要四大贝勒共同执政,这四大贝勒分别是: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和四贝勒皇太极。虽说共同执政,但总得要有一人承头,因此,皇太极便在大家的推举下,成为了新的皇汗。

皇太极成为皇汗后,比较郁闷。因为逢有重大庆典及商议政事时,坐在朝堂上的并非他一人,而是四大贝勒平起平坐。皇太极深感这个在众人推荐下登上的汗位,汗权受到王权的抑制。皇太极在摧抑诸王之后,初步实现了皇权的集中。但是,皇太极与努尔哈赤相似,集权建立在崇高的个人威望基础之上,王权势力依然强大。

三大贝勒自恃功高,并不太尊重皇太极,而朝中大臣们也与三大贝勒结党营私,形成与皇太极对抗的三股强大实力。对皇太极而言,这种局面既凸显不出他的尊贵,也很难开展工作,因此他决心改变这种局面。皇太极特别重用忠于自己的兄弟子侄,将他们不断提拔,在朝中许以重位。

赴美生子利与弊

中国古代封建王朝中,皇权忌惮王权大过皇权,历代帝王都想方设法巩固皇权的主要中央位置,而王权也怕皇权对王权的各种打压,伤害了自身的利益。反正不管皇权和王权,两者相争也是皇族内部之间的事。

一个朝代的崛起之初,皇族内部必定有其矛盾,矛盾的内容基本为权利占比以及分配的问题,毕竟大家一起打的天下,谁都想拿大头,所以清朝也不例外。清朝还是处在后金时期,努尔哈赤时代还不是特别明显,毕竟还有一个发起人在,镇压作用很大。待到皇太极继位之后,他们皇族之间的矛盾立马以质变的速度激化。为此,皇太极抬高小贝勒的权利,制衡大贝勒,最终将清的权利高度集中在他个人手中。

努尔哈赤在位时,设置了八旗的架构,并意思下管理两旗。后来因努尔哈赤去世,八期的管理权就分别让他的后代及兄弟来管理。褚英作为嫡子,他的儿子自然就是嫡长孙,所以因为血统关系,就成为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但是四大贝勒不同意,要争汗位,就弄死了他。皇太极登位之后,为了绝后患,皇太极对他的后裔也更是各种打压,比如封了各大贝勒不同的亲王职位,对他们家族就只封了个贝勒的职位,这样的封位确实是不公平的,但是他们不敢反抗,就只能口头埋怨埋怨。结果被皇太极小题大做,撤了褚英家族的皇室宗籍身份,不给王权给他们,就此褚英家族就被流放出清朝的核心权利圈。

皇太极不仅只对褚英家族进行清理,还对舒尔哈齐家族进行干涉。一般来说,家族内部事情由家族来决定,但谁让舒尔家族的当家人是四大贝勒之一呢,这不就引起皇太极的注意了嘛!当时舒尔家族的当家人是阿敏,阿敏对其父亲和哥哥的死耿耿于怀,不想继续跟清一起搞事情了,想自立门户,而他弟弟济尔哈朗跟皇太极关系很好,对他很忠诚。皇太极自然也是看到两者的区别,就在一次因阿敏战事中,当了逃兵又杀了无辜的城中百姓,让皇太极抓到了把柄,便罢免了他,让他弟弟济尔哈朗上位当了家族的当家人。这济尔哈朗虽然当了王权家族的当家人,但对皇权是绝对的忠心,所以也造福了后裔。

当然四大贝勒其他的贝勒之一莽古尔泰家族自然也没逃过皇太极之手。莽古尔泰家族当家人是莽古尔泰,位置是三贝勒,主管蓝旗,性格比较火爆。皇太极正是抓住他这个弱点,用激将法,犯了御前拔刀的错误,乘机就罢免了他。并干涉旗主的继承权,干涉其家族最终将继承权给了跟皇太极关系很好的莽古尔泰的弟弟德格类。然而在德格类死后,皇太极不念旧情,出了损招吞并了蓝旗,除了了这个家族的皇家宗籍,从此莽古尔泰家族也就消失了。

还有一个代善家族,早就在皇太极的计划当中了。代善比较识时务,当看到其他贝勒家族的下场,想着明哲保身才是保护家族的最好的做法,所以他主动放弃了与皇太极平起平坐的相关权力。但代善家族势力太过于庞大,树大招风,皇太极为了个人政权的集中成功,依然进行打压行为。说皇太极心狠也不为过,代善家族的儿子们本来是皇太极的亲信,也是他们劝他父亲代善推荐皇太极继承努尔哈赤的位置。但是之后皇太极为了打压他的家族,不管之前的恩信,依然降他们的位,减他们的权。导致之后他们对皇太极是各种的怨恨,和多尔衮站到一边。

虽然皇太极对四大贝勒的各相关的王权进行了打压,个人的中央集权也已成效,但是对八大旗上的权利并没有作多大的干涉,所以八旗的主要的权利还是在旗主手中。所以皇太极的中央集权不是真正的做到权在手,而是八旗忌惮他个人的声威和保持沉默。

一、清太宗嗣位的背景

沈阳故宫:凤凰楼

努尔哈赤的一生娶了16个妻子,为他生了16个儿子和8个女儿,在他死了以后,参加了这场汗位争夺战的,主要是他的四个妻子所生的儿子。

第一位,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妻子佟佳氏,佟佳哈哈纳扎青,小名詹泰,在努尔哈赤18岁的时候,与努尔哈赤结婚,给他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褚英,次子代善。1626年,参加了,这场汗位争夺战的是代善。长子怎么不参与?因为,长子褚英,早已经死了。

努尔哈赤第二个妻子,富察氏,也是满洲八大姓的一个,富察氏一度曾经得到努尔哈赤的宠爱。富察氏给努尔哈赤也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莽古尔泰,次子德格类。莽古尔泰,在努尔哈赤所有儿子当中排行第五,所以又叫五子。

富察氏后来因为得罪了努尔哈赤,被努尔哈赤下令赐死,谁来执行这个命令呢,有人毛遂自荐,谁呢?从军营中站出一个人来,手起刀落,富察氏就这样死了,毛遂自荐的这个人就是富察氏和努尔哈赤两个人所生的儿子,莽古尔泰,莽古尔泰这个人手刃生母。当努尔哈赤去世以后,莽古尔泰也参加了汗位争夺战。

第三位参与汗位争夺战的,是努尔哈赤的正宫皇后,也就是叶赫那拉氏,叶赫那拉孟古所生的儿子皇太极。孟古既不是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妻子,也不是最后一个妻子,只是16位妻子当中不前不后中间那个,怎么就成了皇后了呢?而且1603年就死了,努尔哈赤在叶赫那拉孟古死后十好几年才建立后金,她怎么能够成为皇后呢?

这里面有个故事,努尔哈赤早年落难之时,曾经到处逃难,人家四处追他,有一次逃到叶赫部,还蓬头垢面的,叶赫部的贝勒杨佳努一看,这个人长相不凡,将来必主大富大贵,我也不管你结过婚没有了,我把我的小女儿许配给你了,不过我小女儿太小,才七岁,你可别领走,过几年我给你送过去,然后优礼相待努尔哈赤,这一年,努尔哈赤24岁。

过了六年以后,叶赫那拉孟古长到13岁的时候,叶赫部的贝勒杨佳努已经死了,孟古的哥哥那林布禄把他的妹妹送到了努尔哈赤的军营大帐当中,不过那个时候,叶赫部已经跟建州女真,跟努尔哈赤反目成仇了,双方已经是势不两立,你死我活了,就在这种情况下,孟古的哥哥仍然是言必信,行必果,虽然咱们已经反目成仇了,但是我父亲说,把我的妹妹许配给你,这件事咱们得做。

那林布禄只身送叶赫那拉孟古与努尔哈赤结婚,从此以后,叶赫那拉孟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的亲人,叶赫那拉孟古只身一人生活在努尔哈赤身边,再也没有探过亲,四年以后,为努尔哈赤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皇太极。

所以皇太极这个人没见过外公,只见过妈妈,他的舅舅跟他的爸爸,是终身的仇人,你死我话。

1603年,叶赫那拉孟古去世,皇太极11岁,1626年,皇太极也参加了汗位争夺战,而且是最终的胜利者,母以子贵,所以,当他的父亲努尔哈赤也去世以后,他得给他的父母上谥号,庙号等等,所以,他就替努尔哈赤册封叶赫那拉孟古为皇后。

实际上,叶赫那拉孟古这个高皇后,不是努尔哈赤册封的,是他们死了以后,他们的儿子给追封的,她不是皇后。

第四股汗位争夺战的力量,来自努尔哈赤的大妃乌拉那拉氏,为努尔哈赤生的三个孩子,长子阿济格,次子多尔衮,幼子多铎。1626年,多尔衮参与了这场汗位争夺战。

努尔哈赤去世后,四贝勒皇太极在诸贝勒推荐下成为新的大汗,是为清太宗。“代善与其子岳讬、萨哈廉以上才德冠世,与诸贝勒议请嗣位。”皇太极是四贝勒,在其前列还有三大贝勒,年龄、能力、才华不居其下,但是为何选择皇太极为汗呢?归根结底是诸贝勒相互妥协的结果,大贝勒代善被废黜了太子之位;二贝勒阿敏的父亲是被囚禁致死的舒尔哈齐;三贝勒莽古尔泰为人凶残,为了取悦努尔哈赤竟然“弑其生母”,因此三大贝勒都不得立。同时,皇太极与诸小贝勒私人关系极好,与代善之子岳托、萨哈廉,阿敏的弟弟济尔哈朗、莽古尔泰的同母弟德格类私交甚密,具有良好的群众基础。

皇太极即位初期,为了回报诸贝勒的举荐之恩,依然延续了四大贝勒共同执政的政体。四大贝勒 “以兄行命列坐左右。不令下坐。凡朝会之处、悉如之国制。”太宗“事事掣肘,虽有一汗之虚名,实无异于整黄旗一贝勒也”。清太祖建立八旗、推行八王议政,本意是家国大事由诸贝勒民主决意,避免权力的纷争。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诸贝勒各领本旗,旗人只知旗主不知汗王,国事由诸贝勒决断,太宗只是名义上的君主,没有处事的决断权。清太宗本是雄才大略之主,故不能容忍诸贝勒凌驾其上。

二、清太宗集权历程

皇太极在位期间,初步实现了皇权(汗权)的初步集中,宫闱斗争异常激烈。

1、换旗

努尔哈赤生建立八旗制度,其本人掌握正黄、镶黄二旗,后由三子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掌握;正红、镶红二旗旗主为大贝勒代善,镶蓝旗主为二贝勒阿敏,正蓝旗主为三贝勒莽古尔泰,正白旗旗主为四贝勒皇太极,镶白旗主为褚英长子大贝勒之侄杜度(努尔哈赤长孙)。

太祖去世后,皇太极将两黄旗与两白旗互换,独掌握两黄旗,原镶白旗主杜度则降为普通贝勒,纵观清朝历史进程,褚英家族备受皇太极家族的猜忌,不得重用。皇太极借换旗一跃成为掌握两旗的旗主,壮大了势力。

在解决阿敏、莽古尔泰两大势力集团后,太宗全然忘记代善家族的拥立之功,全面打压。早在天聪九年,太宗借口代善与莽古济交往过密斥责其父子,指责其藐视汗位,诸贝勒提出免去代善大贝勒、削和硕贝勒以迎合皇太极,太宗只是罚银罚马了事。代善长子岳托曾是皇太极的亲信,文武全才,却成为太宗重点打击的对象。崇德元年,岳托受封成亲王,同年八月,岳托被指责包庇莽古尔泰、德格勒(岳托是莽古济的女婿),从亲王降为贝勒。崇德二年八年,皇太极在校场让岳托举弓射箭,岳托不射,被降为贝子。崇德三年,清军南下,岳托被拜为扬威大将军,次年死于征战途中,追封为郡王。萨哈廉是代善三子,也是太宗亲信之一,崇德元年去世,追封颖亲王。皇太极借各种理由处罚萨哈廉的遗孀,或与功勋妻子产生矛盾,或去明朝边境进行贸易,承袭郡王的阿达礼大为不满。崇德六年,太宗的宸妃去世,阿达礼却吹拉弹唱,公开表示对太宗的不满。代善次子硕托与皇太极关系泛泛,在满洲贵族中资历颇深,曾为议政贝勒,却屡遭打击。阿敏放弃永平四城时,硕托苦苦相劝,依然被太宗免去爵位;崇德四年,太宗借口硕托僭越,降其为辅国公;随后屡加威胁,“尔罪多矣!朕屡宥,尔屡犯,若不关己者。后当任法司治之,不汝宥也!”在太宗去世后,硕托与侄子阿达礼果断的拥立多尔衮称帝,可见代善家族对皇太极的不满。至于代善本人,崇德二年因多选护卫被皇太极大加斥责,“阳为恭谨、阴怀异心”,代善心灰意冷,不再过问政务。

同时,皇太极还多次处罚长子豪格、阿济格、多尔衮、多铎等人,与惩处三大贝勒家族有着本质的区别,太宗对他们还是以拉拢为主。

三、太宗时期皇(汗)权与王权的关系

皇太极即位是诸贝勒举荐的产物,反映了满洲贵族汗权式微、王权强势的权力分配。嗣位之初,皇太极只是名义上的共主,实为掌控一旗的贝勒,政权实际掌握在诸多旗主贝勒手中。

按照当初努尔哈赤的设计,四位和硕贝勒轮流处理国家政事,每次上殿时,四位和硕贝勒并排坐到一起,有点民主议事的感觉。皇太极做了皇帝,再这样坐下去不太合适,但是,要做出调整总要有合适的理由和合适的时机。

皇太极一步步摧抑王权,初步实现了皇权的集中。制度上,皇太极设立监察机关、建立六部,成立具有内阁性质的内三院,从机构设置上稀释诸王权力;在权力分配上,皇太极重用亲信贵族掌握院部,掌控朝政。从崇德年间以后,清太宗彻底掌控了政局,实现了独尊地位,皇权在表面上压倒王权。

但是,太宗的独尊建立在个人威望之中,缺乏制度保证。第一,八旗旗主权力依旧强大,掌握军政大权,诸旗主慑于太宗个人权威而不敢造次,太宗并没有在根本上消除八旗制度对中央政府的威胁。第二,王管院部,实质是太宗亲信取代政敌掌控朝政,并没有彻底解决宗室主政的局面。第三,苛待政敌,加剧了宗室子弟对皇太极一系的不满与憎恨,纵观清朝历史,皇太极虽然雄才大略,对待宗室确实刻薄寡恩,打击范围过大导致其敌对势力增大。第四,没有明确继承人。太宗猝死,生前没有确立继承人,权力交接之际出现真空,清廷隐藏已久的矛盾彻底爆发,在多方势力相互妥协后,太宗子福临虽然登基,但是多尔衮摄政代天,太宗苦心集中的皇权旋即被王权取代。

总体而言,清太宗通过一系列举措实现了皇权的集权,抑制了王权。但是,太宗并没有从根本上削弱八旗贵族的实权,只是通过亲信取代政敌掌控朝政,随着其仓促离世,皇权再次被王权所取代。

2、南面独尊

为了稀释诸旗主权力,太宗设八固山额真,分领八旗,又设十六大臣,赞理庶政,听八旗讼狱。又设十六大臣,参理讼狱。同时,谕诸贝勒代理三大贝勒直月机务,诸小贝勒议政权力增大。皇太极大量提携爵位低微的宗室与军功大臣参与议政,几大和硕贝勒的决策权有所降低,诸多大臣对太宗怀提携之恩,在议政中太宗的决策总能获得多数人同意。基于此,太宗着手打压三大贝勒。皇太极悄悄收集证据,准备瓦解和他分权的三大贝勒。

首当其冲的是二贝勒阿敏。

阿敏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齐的第二子,以序称为二贝勒。舒尔哈齐准备自立门户时,努尔哈赤一怒之下杀死其长子与三子,次子阿敏在皇太极等人请求下留下性命,并得到重用。阿敏慑于努尔哈赤的权威,一直对努尔哈赤忠心耿耿,因此努尔哈赤封他为二贝勒。但如今努尔哈赤已死,阿敏本就对父母被杀的事耿耿于怀。皇太极继位后,他更是不满,所以他并不太听皇太极的谕令。在太宗即位后就萌生自立倾向。天命元年,太宗攻打朝鲜胜利后,阿敏不想回归,“今既至此,何遽归耶?我意当留兵屯耕”,在济尔哈朗、杜度等贝勒的劝阻下,阿敏只能率军而去。对于这种不听话的人,皇太极虽不动声色,却已经在心里给他记下了无数笔帐。天四年,太宗命令阿敏协同硕讬(代善因虐待其被废黜储君)率五千人镇守河北遵化、滦州、永平、迁安四城。次年,由于遭到明军两万人的反击,阿敏评估了一下,感觉打不赢,于是不战而退,逃回沈阳,导致四城再度重回明朝。阿敏弃城前屠杀居民。太宗借机召集诸贝勒商议,皇太极震怒不已,新账老账一并算,给阿敏定下16条罪状。在几大贝勒和朝臣的决议下,阿敏当判死罪。“将其幽禁之,”当然,皇太极不会杀他,只是对他削爵革职,将他降为庶人,拘禁了起来。而他丰厚的家产,则全部充公。同年,阿敏在忧惧中死亡。镶蓝旗主转交给太宗的亲信阿敏的弟弟济尔哈朗,太宗实现了对镶蓝旗的控制。

皇太极除掉二贝勒阿敏之后,当初的四大贝勒剩下代善、莽古尔泰和皇太极自己。

接下来便是鲁莽的三贝勒莽古尔泰。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的五儿子,在大贝勒中排行第三,称为三贝勒。莽古尔泰年幼时,努尔哈赤将他与皇太极“一体抚育”,皇太极对他推食解衣,过从较密。努尔哈赤在世时,在汘位继承问题上,莽古尔泰几次与皇太极站在一边,反对褚英和代善。对于皇太极能够当上皇帝这件事情,莽古尔泰总觉得皇太极登基自己帮了大忙。然而莽古尔泰是一介莽夫,作战勇猛,屡立战功,性格狂暴,年纪又比皇太极大,所以,尽管皇太极已经尊为皇帝,莽古尔泰有时候依然会流露出一丝轻视。

这货太容易引爆了……天聪五年,大凌河之战,皇太极故意激怒莽古尔泰,“莽古尔泰益怒,抽刃出鞘”。“ 诸贝勒议莽古尔泰大不敬,夺和硕贝勒,降多罗贝勒。”

据《清史稿·莽古尔泰传》记载,天聪五年,皇太极率军与明军对阵大凌河,莽古尔泰率正蓝旗负责打前锋。由于明军强势,正蓝旗兵力逐渐不支,莽古尔泰希望调回镶蓝旗进行支援。

谁知皇太极却说:“闻尔所部兵每有违误。”意思是责备莽古尔泰部将不听从调遣。

莽古尔泰认为皇太极此话是针对他,于是和皇太极争吵起来,并将手放在了佩刀上。

皇太极讽刺道:“是固尝弑其母以邀宠者!”重提他当年杀掉自己母亲向努尔哈赤邀宠的事情。莽古尔泰的母亲富察氏原来有丈夫,后来改嫁给清太祖努尔哈赤,曾经获罪,莽古尔泰竟然亲手把母亲杀死,由此可以想见他的脾气有多坏。

气恼冲动的莽古尔泰拔刀相向,幸得弟弟德格类眼疾手快,将他拉出帐外。

白话文翻译如下:

天聪五年七月,皇太极侦知明将祖大寿重筑大凌河城,加固对后金防线,深感不安,决定乘其未得完备之际前往攻城,莽古尔泰率队同往。为减少伤亡,皇太极制定“围而不攻”的作战方略,谕令不可轻易出击,各旗绕城掘壕筑墙以困之,正蓝旗奉命围城之正南。十二日,明守军出城诱战,镶黄旗将领图赖贸然出击,众贝勒误以为皇太极有所令,纷纷率部出战,两蓝旗径抵城壕,遭到城上明军炮火轰击,伤亡较重,皇太极大为恼火。

第二天他于城西山冈“坐观形势”,考虑攻城之计,莽古尔泰赶来诉说:“昨天之战,我属下将领被伤者最多,我旗护军有随阿山出哨的,有附于额驸达尔哈营的,是否把他们取还与我。”皇太极挖苦地说:“我听说你部士兵,每次差遣总是有所违误。”莽古尔泰反唇相驳道:“一有差遣,从我部抽调的人都多于别旗,什么时候有违误?”

皇太极也针锋相对地说:“我可以为你严加追究,若是别人诬陷你,就将他治罪,如告的是事实,那么将不听差遣的人绳之以法!”听起来,皇太极针对的并不是莽古尔泰本人,说完之后就要上马离开。莽古尔泰不干了,莽古尔泰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粗暴地将他拦住质问:“皇上应从公说明,为何单单与我为难?我只因你是皇上的缘故,才对你一切顺承,可是你却仍不以为足,是想杀我吗?”几十年来,兄弟们一起开拓疆土,四处征战,平时难免磕磕碰碰,也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互相抱怨几句,说几句牢骚话,或者大吵一架,发一通火气,都是自然的事。最要命的问题在于,这一次莽古尔泰反驳皇太极的同时,一双手并没有闲着,一直在摆弄着自己的佩刀。

莽古尔泰说话间手握佩刀向前,其同母弟德格类站在一边,德格类是莽古尔泰的同胞弟弟,他显然是怕自己的哥哥胡来,闯出什么大祸。不等皇太极开口,抢先大声喝斥莽古尔泰,说他太放肆,还出手打了他几拳。谁知道莽古尔泰一向脾气火暴,体会不出弟弟的一番苦心,挨打之后反而火气更大怒骂其弟,又将佩刀拔出鞘五寸许,“举动大悖”,德格类急将其推开。皇太极大怒,“你们看一看,这就是敢杀自己母亲的人!”

皇太极特别愤慨地说:“朕思作为一国君主虽甚英勇,决无自作夸诩之理,所以惟留心治国之道,抚绥百姓,就像乘一匹劣马,只得谨身自持,为何莽古尔泰轻视我到如此地步!”随即他训斥众侍卫说:“莽古尔泰已露刃犯朕,你们为什么还不拔刀站在我面前护卫,将他除掉以雪仇恨?眼看着别人侵犯我,你们默默旁观,朕恩养你们有何用!”言毕犹愤恨不已。当天晚上莽古尔泰到御营外一里处,遣本旗色勒、昂阿拉向皇太极请罪,说自己空腹饥酒至醉,口出狂言,“言出于口,竟不自知”。

皇太极拒之不见,只派额驸扬古利和达尔哈传谕斥责莽古尔泰:“白天拔刀想杀朕昏夜又来我这想干什么?色勒、昂阿拉与你们贝勒同来,是想让我们兄弟之间增加仇恨吗?你们如果定要来,犯的罪就更重了!”对古尔泰不肯宽宥。大凌河战役胜利结束后,众贝勒议莽古尔泰罪,以“御前露刃”罪革去大贝勒爵位,由和硕贝勒降为多罗贝勒,另夺其五牛录属员,罚银万两入官,另外再罚甲胄、鞍马若干件。使莽古尔泰的势力大为减弱。牛录是八旗的低级组织,头领称为牛录额真,最早每个牛录有十人,后来扩充到三百人。自然,莽古尔泰不可能再和皇太极平起平坐了。

是年底,参政李伯龙在众贝勒、大臣制定朝见仪式时提出,莽古尔泰“因其悖逆,定议治罪革大贝勒称号”,不当与上并坐的问题。

代善颇识时务的主动提出不与皇太极共同端坐,“上居大位,我亦不当并列。自今请上南面,我与莽古尔泰侍坐于侧,诸贝勒坐于下。”

现在,莽古尔泰因为罪过降为多罗贝勒,此前,二贝勒阿敏已经获罪,被幽禁起来。随着阿敏、莽古尔泰的相继被废黜,至此,朝堂上和皇太极坐在一起的就只有大贝勒代善了。

代善在朝中德高望重,又懂得隐忍退让。皇太极能坐上汗位,正是由于他一力支持。再加上这几年来,代善只求自保,处处谨慎,皇太极倒也很难抓住他的把柄。

代善是个聪明人,他看到昔日的“三大贝勒”已经被皇太极整垮了俩,知道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于是在天聪六年年初,主动提出放弃和皇太极平起平坐的权力。

大贝勒代善比较明智,主动提出自己上殿时不再与皇太极并列,改由皇太极独自南面而坐,大贝勒代善和三贝勒莽古尔泰侧坐在皇太极的身边,其余的各位贝勒坐在更低的地方。

尽管皇太极一再“不同意”,但代善一再坚持。最后,皇太极才“万般无奈”地同意了他的请求。

正式废除三大贝勒俱南坐受”的旧制,改为皇上自己“南面中坐”。

此后,皇太极独尊其位,面南而坐,而以大贝勒代善为首的文武大臣们则俯首称臣,唯皇太极号令是瞻。皇太极就此实现了实现了加强皇权的目的。

皇太极深知莽古尔泰胸无城府,此时又见其大势已去,已无与己抗衡的实力,因此与其关系有所缓和。天聪六年正月,皇太极御便殿,往召代善和莽古尔泰设家宴待之,分别向他们“行家庭礼”。宴间以玉斝奉酒劝饮,还将御用貂裘赐给莽古尔泰。不久又将所罚五牛录人口和分内汉民及供役汉人庄屯等项都归还给他。唯不予复大贝勒称号。当年十二月,莽古尔泰“以暴疾卒”,年四十六岁。皇太极率诸贝勒及众妃嫔往哭,令为厚葬,并于中门内设帏幄亲自为其守丧。莽古尔泰掌控的正蓝旗由交给德格类,其家族的灾难远远没有结束。

对,事情还没完……莽古尔泰的同胞弟弟德格类,是清太祖的第十个儿子,清太宗时代进为和硕贝勒。天聪五年,设置六部,德格类掌管户部。

莽古尔泰死在天聪六年十二月,德格类死在天聪九年十月。过了一个多月,莽古尔泰的一个部下名叫冷僧机,出面指责莽古尔泰、德格类和妹妹莽古济格格、妹夫索诺木等人曾经密谋夺取皇位。派人搜查之后,果然找到他们私下准备的一些牌印,其中一枚上面刻着“大金国皇帝之印”(还好没做成“后金国皇帝之印”)。

于是,清太宗以谋逆之罪夺去莽古尔泰、德格类兄弟二人的爵位,莽古尔泰的儿子额必伦和妹妹莽古济格格被处死。

大政殿及十王亭

3、打压诸王

大政殿

南面独尊之后,太宗改革旧制,模仿明朝设立六部,由宗室亲信贝勒多尔衮,贝勒德格类、萨哈廉、岳讬、济尔哈朗、阿巴泰等管六部事,实现了对朝政的掌控,努尔哈赤建立的八和硕贝勒议政的体系彻底被打破,皇权初步实现了集中。与此同时,皇太极刻薄寡恩的一面暴露无遗,他苛待宗室,为其故后政敌反扑埋下了伏笔。

崇德九年,德格类暴毙,太宗借冷僧机告发莽古尔泰与德格类、莽古济“盟誓怨望,将危上”,将莽古尔泰势力肃清。其家族所掌控的正蓝旗被皇太极鲸吞,正蓝旗与正黄旗混编后,重新组成新的正黄旗、正蓝旗,并把正蓝旗交与长子豪格统领。德格类是太宗亲信之一,其死后遭遇兔死狗烹的命运,子嗣被削宗籍。豪格为了表示对父亲的效忠,杀死了妻子也就是莽古济的女儿,但是莽古济的另一女婿岳托却拒绝杀妻,引起了太宗的强烈不满。(参考史料:《清太宗实录》《清史稿》)

为了加强君权,也是适应后金国家日益发展的形势的需要,皇太极在实现南面独尊的过程中,又不断建立新的行政机构,将八固山王的权力逐渐越来越多地集中到自己乎里,改革八王共理国政的政体形式的实际内容。努尔哈赤建国初期,国家机构还很简陋,在他本人之下,八固山王就是最有权势者,他们不仅各自拥有一旗的军事实力,而且行政权力也仅次于努尔哈赤一人。当时,“立理国政听讼大臣五员,都堂十员。太祖(即努尔哈赤)五日一朝,凡事都堂先审理,次达五臣,五臣鞠问,再达诸工,如此循序问达。”在僻处赫图阿拉一隅,地不阔、人不稠的草创阶段,这样的简单机构还能适应形势的需要。但随着后金国家的发展,繁杂的政务要求行政机构有相应的改革。努尔哈赤晚年也初步意识到了这点,增设了佐管八旗事务的大臣八人,满、汉断事官各八人。但他们只有监督和建议的责任,而无议政之权。所以,这于八固山王专权的局面影响无多。

努尔哈赤死后,皇太极由八固山王之一被推戴为汗,其权势实际上和一固山王没多大差别,这样是难于维持政治局面的稳定的。特别自进入辽沈地区后,封建化影响迅速加深,维护大奴隶主贵族利益的八固山王共理国政的政权形式开始和皇太极有意识地进行的封建化改革产生矛盾,在这种形势下,以封建制的政体形式取代奴隶制的政体形式的革命势在必行。于是,皇太极即位后,便立即采取措施,逐渐进行一场体制改革。在即位第七天,他就和八固山王商定,设八大臣,为八固山额真,“总理一切事务,使他们有权参加国家事务的决策机构—议政会议。他们“佐理国政,审断狱讼,不令出兵驻防”,是专职的文官。这就开始打破八固山王专搜一切的局面。

1629年(明崇祯二年,后金天聪三年)4月,更进一步设立文馆(亦称书房),将儒臣分为两直:由达海率刚林、苏开、顾尔马浑和托布戚四人负责翻译汉文书籍,由库尔缠率吴巴什、查素喀、胡球和詹霸四人掌“记注本朝政事”之职。后来随着降附汉人的增多,文馆里也有不少汉族知识分子任事,当时名臣范文程、宁完我等人都曾召直文馆,倍受信任。文馆并不单纯是一个译书、记注的机构,“一切往来国书及官生奏章”都要通过它承办和经管。它的大臣还参与议政,实际上这个机构就是清代最早的内阁。当然,在当时它还是很粗俗和不健全的,正象宁完我指出的那样,还是一种“官生杂处,名器未定”的情况,所以,他接连上疏,奏请设六部、立谏臣、更馆名等,力主进一步改革,健全机构。

皇太极采纳这些建议,首先在1631年(明祟祯四年,后金天聪五年)8月,仿照明制,设立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各以“贝勒”(亲王或郡王)一人总理部务,吏部贝勒多尔衮,户部贝勒德格类,礼部贝勒萨哈廉,兵部贝勒岳托,刑部贝勒济尔哈朗,工部贝勒阿巴泰。贝勒之下设承政、参政、启心郎等分掌其职。由于各部事务繁简不同,所设官员多少亦不相等。吏部设满、蒙、汉承政各一人,其余各部都设满承政二人,蒙汉承政各一人。参政和启心郎两个官职,除工部外,各设参政八人,启心郎一人。而工部官员较多,设满参政八人,蒙汉参政各三人,满、汉启心郎三人。七年之后,各部官制又有很大变动。取消蒙、汉承政,仅设满承政一人,参改分为左参政、右参政,其参政人数相等,都为五员。参政之下设理事官和副理事官,多少不等。吏部最少,为十人,兵部最多,为二十六人。各部启心郎均为三人。启心郎下又新设额哲库,均为二人。

六部权力很大,分别掌管全国政治、经济、军事、科举等事务。开始,各部之权掌握在各贝勒手里,虽然皇太极可以通过“实为六部之咽喉”的文馆过间各部事务,但毕竟贝勒们仍掌实权。随着皇太极汗位的巩固和加强,他果断地下令停止贝勒干予各部政务。将执掌六部之权完全集于自己一身。这是后金政权在封建化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

皇太极家庭人口

清朝入关前,沈阳故宫内皇太极的大家庭,究竟有多少人口儿,须看有关史料记载。

《星源集庆》记载,皇太极共有后妃15人。其中,娶自满族各部的6人:元妃钮祜禄氏、继妃乌拉纳喇氏、侧妃叶赫纳喇氏、庶妃纳喇氏、庶妃颜扎氏、庶妃伊尔根觉罗氏。娶自蒙古族各部的7人,其中,有6人姓“博尔济吉特氏”,分别封为皇后、宸妃、贵妃、淑妃、庄妃、侧妃,一人姓“奇垒氏”,为庶妃。此外,尚有二位庶妃姓氏失载,无法知其民族。

这15个后妃,是在30多年中,皇太极陆续纳娶的。

皇太极共有11个儿子:长子豪格,生于1609年,母亲继妃乌拉纳喇氏;次子洛格,生于1611年,母亲继妃乌拉纳喇氏,11岁时早夭;三子洛博会,生于1611年,母亲元妃钮祜禄氏,7岁时早夭;四子叶布舒,生于后金天聪元年(1627年),母亲庶妃颜扎氏;五子硕塞,生于后金天聪二年(1628年),母亲侧妃叶赫纳喇氏;六子高塞,生于清代崇德二年(1637年),母亲庶妃纳喇氏;七子常舒,生于清代崇德二年,母亲庶妃伊尔根觉罗氏;八子生于清代崇德二年,母亲关雎宫宸妃海兰珠,数月后夭折,未及取名;九子福临,生于清代崇德三年(1638年),母亲永福宫庄妃布木布泰;十子韬塞,生于清代崇德四年(1639年),母亲庶妃,姓氏失载;十一子博穆博果尔,生于清代崇德六年(1641年),母亲麟趾宫贵妃娜木钟。此外,皇太极还有14个女儿。

由此可见,清朝入关之前的沈阳故宫内,皇太极大家庭的人口,最多时应在30人以上,最少时也能将近20人。

皇宫内新春家宴

清朝入关前,沈阳故宫内时常举行大小宴会。其中的“新春家宴”最具生活气息和满族特色,只有皇帝及其家人才有资格参加。现举后金天聪六年(1632年)“新春家宴”为例,管窥一斑。

后金天聪六年正月初二,皇太极特请诸位兄弟子侄,到沈阳故宫内赴宴。其中,因为代善既是长兄,又是大“贝勒”,于是,皇太极特意派七兄阿巴泰、长子豪格、额驸(驸马)杨古利前往邀请。另一位兄长莽古尔泰,虽然刚被罢黜,但毕竟曾是四大“贝勒”之一,并且依然为“贝勒”兼正蓝旗统领。所以,皇太极也委派九弟巴布泰、十一弟巴布海等人前往邀请,以示对他们的特殊尊重。

二人到来时,皇太极以本家主人身份,在沈阳故宫大清门外迎接,并施“以弟事兄”之礼请他们入殿。就坐时,皇太极请代善居中而坐。代善自然再三谦让,请皇太极坐在中间。皇太极则说:“上朝时我居中面南而坐,那是国礼。今天是家宴,应按家礼,还是请兄长坐在中间。”可代善仍坚持不肯。于是,皇太极坐在御榻左侧;请代善坐在御榻右侧;左面另设一榻请莽古尔泰落座。

众人就坐饮茶完毕,皇后、妃子给“大贝勒”代善拜年。此时,皇太极离坐站在一旁,并对代善说:“我是一家之主,她们是给你一人行礼,我不应该一同坐在那儿。”众后妃行礼之后,开始摆设宴席。30桌菜肴,总共用了3头牛、一匹马、5只羊。满族风俗,设宴时主人应跪地向尊长敬酒。皇太极要按此礼敬酒时,代善执意不肯。于是,皇太极改为跪在御榻上向代善敬酒。家宴过程中,皇太极向代善敬酒3次,向莽古尔泰敬酒一次。阿巴泰等众人也轮番上前敬酒。平素,皇太极、代善均不喝酒,但在“新春家宴”上,他们也互相劝饮,喝得面红耳赤。

“新春家宴”结束前,皇太极把自己的狐皮帽、缎面貂皮裘等,赠送给两位兄长。按照平日礼节,得到皇帝赏赐后,必须磕头谢恩。当代善、莽古尔泰准备叩头谢恩时,皇太极马上制止,并说:“从我即汗位以来,两位兄长还没到过我家。今天把你们请来做客,怎么能让两位兄长空手而归呢?所以,送一点儿东西聊表心意,不必叩谢。”代善、莽古尔泰告辞时,皇太极一直送到沈阳故宫大清门前,目送二人上马后,方才返回。

初二“新春家宴”之后,翌日初三,皇太极再设宴15桌,请诸位姑母、姐妹,入内廷赐宴。初四,两白旗统领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在沈阳故宫进宴45桌宴请。初五,皇太极在沈阳故宫设宴15桌,宴请几位嫂子、姨母等。初六,“大贝勒”代善,在自己府中设宴40桌,宴请皇太极等。正月十三,阿巴泰设宴40桌,宴请皇太极等。沈阳故宫皇室的“新春家宴”,体现了满族过年传统风俗。

后宫主皇后“哲哲”

沈阳故宫的后宫之主“哲哲”,并非皇太极第一个妻子。1614年,年仅15岁的“哲哲”出嫁时,皇太极已有两个妻子:一是后金开国功臣额亦都的女儿,当时已生有一个儿子的元妃钮祜禄氏;二是乌拉贝勒博克铎之女,当时已生有两个儿子的继妃乌拉纳喇氏。

“哲哲”系博尔济吉特氏,父亲是科尔沁部“贝勒”莽古斯,为元太祖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的第十七世孙。以往,“哲哲”父亲与努尔哈赤一见面就干仗。早在1593年,“哲哲”父亲就与弟弟明安一道,率兵万余人,与叶赫等部落组成“九部联军”,合攻努尔哈赤,结果被努尔哈赤杀得狼狈逃窜。后来,“哲哲”父亲见建州女真势力日益强大,便化干戈为玉帛,与努尔哈赤及其兄弟子侄通婚修好。于是,博尔济吉特·哲哲,便嫁给了皇太极。

“哲哲”刚嫁给皇太极时,元妃、继妃二人都应排在她之上。但是,从后金天命后期开始,后金政权愈发重视与蒙古族各部、尤其是科尔沁部联盟。皇太极即位后更是变本加厉。于是,“哲哲”地位逐渐上升,沈阳故宫的后宫建成后,“哲哲”便成为“清宁宫国主大福晋”(皇后)。清代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举行了册封典礼,授予“哲哲”皇后金册金印。从此,“哲哲”成为大清国的第一位皇后。她的已故父亲莽古斯,被追封为“和硕福亲王”;母亲被封为“和硕福妃”。

赴美生子多少钱

有关史料中,很少记载“哲哲”皇后轶事,只记载了她先后生下三个女儿:皇次女“固伦温庄长公主”、皇三女“固伦端靖长公主”、皇八女“固伦端贞长公主”。“哲哲”的三个女儿,都下嫁给了蒙古贵族。“哲哲”一生最为遗憾的,是她没能生男孩儿。顺治皇帝继位后,尊封“哲哲”为皇太后。清代顺治六年(1649年),“哲哲”病故,终年51岁,与皇太极合葬于沈阳昭陵(北陵)。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