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美国总统有权赦免,但特朗普严重损害宪政秩序

news.xixik.com   2021-1-18 19:04:35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除了弹劾案之外,他有权对于违犯合众国法律者颁发缓刑和特赦。论美国的总统特赦权的由来和历史。由于美国宪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总统能否赦免自己,也没有出现总统赦免自己的先例,因此美国总统能否赦免自己一直存在争议。

总统为合众国陆海军的总司令,并在各州民团奉召为合众国执行任务时担任统帅;他可以要求每个行政部门的主管官员提出有关他们职务的任何事件的书面意见,除了弹劾案之外,他有权对于违犯合众国法律者颁发缓刑和特赦。(美国宪法

根据《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美国总统有权对犯有联邦罪的罪犯进行特赦的权力(弹劾案除外)。但是如果被赦免人拒绝总统的特赦,那么该特赦不会生效。若罪犯违反的是美国各州的法律,那总统也无权对该罪犯进行特赦。

所有对罪犯进行特赦的请求一般是先直接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赦免检察官办公室,由该办公室进行审查,然后提交给美国总统。但是美国总统也可以直接越过赦免检察官办公室,对罪犯进行特赦。

赴美生子利与弊

美国总统卸任前开启赦免模式

2020年11月25日,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赦免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美国媒体报道称,特朗普可能会在离任前开启 "赦免闪电战"。

总统赦免权是美国宪法里明确规定的总统权利,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明确写道,总统为合众国陆海军的总司令,并在各州民团奉召为合众国执行任务的担任统帅;他可以要求每个行政部门的主管官员提出有关他们职务的任何事件的书面意见,除了弹劫案之外,他有权对违犯合众国法律者颁赐缓刑和特赦。

12月24日,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出席了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赦免"了2020年感恩节火鸡"玉米"。在当天的活动上,特朗普被记者"嘲讽"追问到:"你会赦免自己吗?"特朗普并没有理会这位记者的提问,只是与第一夫人向人群微笑挥手,然后转身离开。至今,特朗普并没有被判犯有任何罪行。然而,特朗普离任后可能受到调查的谣言不断流传。不过,"当选总统"拜登同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再次重申自己不会指示司法部调查特朗普。

拜登退了一步的原因可能也是特朗普默默接受大选结果的默契举动。不过,在明面上,特朗普并未公开承认败选,因此,寻求赦免者计划中的游说活动也受到了一定的阻碍。一名前联邦检察官康明斯表示,有很多人找过他,请求帮忙游说特朗普行使赦免权。此外,捐款、聘请律师、建立商业关系都成为了"赦免候选人们"最后的挣扎手段。

任何一届总统任期的结束都是密集进行赦免相关游说的时期。克林顿任期最后一天,总共签署了141个特赦令。这些被"午夜赦免"的人包括大款、毒贩、逃税者,另外还有他因酒驾被捕的弟弟。芝加哥富翁马克·里奇因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逃税纪录,被当局通缉了17年,被控罪名达51项,可判监禁325年。2000年,克林顿在离任前,匆匆签署了对里奇的特赦令。美媒爆料说,克林顿是因为在任期内收受了里奇前妻的大笔政治捐款,因此才决定下台前替老友消灾的。这桩特赦案引发了舆论震惊和司法机关的愤怒,克林顿名誉也受到严重影响。

历史总是相似的,最后的赦免期对于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来说,对自己的盟友伸出援手似乎是政客们心照不宣的秘事。特朗普这次高调赦免弗林引发了轩然大波,弗林曾在2017年"通俄门"调查中两次承认向联邦调查局作伪证,但在今年1月又突然要求撤回了认罪协议。在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的施压下,美国司法部最终在今年5月撤销了对弗林的诉讼。不过要想彻底撤销此案还需地区法院法官的批准,眼看着任期将至,法官却无动于衷,特朗普最终还是亲自出手了。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抨击特朗普一再滥用赦免权,用以奖赏朋友、保护那些为他掩盖真相的人。并称不论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们如何反驳,赦免都不会抹去"弗林曾两次作伪证"的事实。除了弗林,几名律师预计特朗普在任期最后还将会赦免其他曾"惹上过麻烦"的政治盟友,包括曾在特朗普竞选阵营中担任竞选经理的保罗·马纳福特、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里克·盖茨和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他们曾在2017年被指控包括洗钱、密谋反美、作伪证等。此外,还有被曝索贿的特朗普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和因向美国国会作伪证被判刑的政治竞选顾问罗杰·斯通等。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特朗普保护"身边人"就等于是在保护他自己。这么做可不仅仅会收获被赦免人的好感,还能避免这些人转为污点证人。也有分析称,特朗普开启赦免模式,或是为承认下台做准备。

犯罪也不用坐牢?败类美国总统赦免明码标价

距离美国大选结束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这期间特朗普不停采取措施,试图改变大选结果,然而非但没能成功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失去了体面离开白宫的机会,甚至在最后时刻还连遭到身边人背叛,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1月20日华盛顿将举行新一任总统就职典礼,拜登将正式成为白宫的新主人,这预示着这场和美国总统大选相关的闹剧已经接近尾声。特朗普会在此之前飞往其名下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人奢华庄园——海湖庄园中度过。此举让他成为150年以来首位不参与常规权力交接的美国总统。但让人意外的是,即便是特朗普的任期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依旧有人不忘借此机会从中获取利益。特朗普卸任近在眼前,在他担任总统的最后三天,仍旧对抗性十足。

特朗普任职的最后阶段,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没有从特朗普身上离开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一方面担心在最后阶段特朗普继续给拜登制造麻烦,另外一点则和总统赦免有关。关于这一点在美国已经持续多年,总统在离职之前都能行使赦免权。

据美媒此前报道称,特朗普计划在任期最后阶段发布一系列总统赦免令,为此总统的亲密商业伙伴以及很多知名罪犯都在加紧努力,希望能够在特朗普离任之前获得赦免。在这种大背景之下,特朗普的盟友以及助手都开始寻求从那些想要获得总统赦免的人手中收取费用。

据悉,这些寻求借着总统赦免机会从中获取经济利益的人甚至开始明码标价,据美媒获得的一份协议副本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中一名前高级顾问若是能确保早在2012年被定罪的中情局官员获释,那么能够从中获得5万美元的酬金。

另外知情人士透露称,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一名助手表示,若是想要获得总统特赦,只需要支付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300万元)即可,如此朱利安尼可凭借和特朗普之间的交情,以确保这些犯罪的人在特朗普离任之前获释。

事后朱利安尼已经出面否认这一说法,而当事人也并未接受这种提议,但目前有关美国总统赦免令被明码标价一事已经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告诉犯罪者,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即便是此前因为犯罪而遭到关押,也能抓住机会从中获释,即犯罪了也不用坐牢。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特朗普的助手借着总统特赦的机会明码标价,向那些犯罪者收费的机会并不犯法,因为当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特朗普提出要求用金钱换取特赦的机会。

对于在美国出现这种情况,不少人都觉得实在是太荒唐了,毕竟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想过,总统赦免还能这样操作,简直是儿戏,这些人的眼里似乎只看得到利益。

只是这些人忙着借总统赦免的机会从中获利,恐怕特朗普不会那么容易让他们达成所愿,之前特朗普赦免的人员包括第一女婿的父亲、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还有多个参与2016年竞选活动的特朗普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些人大都和特朗普之间有利益牵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之后进行赦免时,特朗普优先考虑的恐怕依旧是那些和他有利益牵扯的人。

滥用公权力的民粹总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月17日报道,特朗普总统的盟友和助手们从那些寻求总统赦免的人士手里收取了数万美元的费用。

《纽约时报》援引文件和对30多名游说者以及律师的采访报道称,随着特朗普逐渐丧失法律挑战选举结果的法庭资格,争取“宽大处理”的游说活动开始有所加强。将游说活动“变现”的人员包括一名前联邦检察官、一名总统的前私人律师和一名特朗普的前竞选高级顾问等。

CNN此前报道称,预计特朗普将在任期的最后几天发布一系列总统特赦令,总统的亲密商业伙伴和许多知名的罪犯都在加紧努力,争取在特朗普离任前获得特赦。

截至12月底,特朗普正在考虑赦免他的小圈子里的20多人,他认为这些人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成为目标——或者在未来可能成为目标。除此之外,还有数百名直接向白宫提出(赦免)请求的人士,多至数以万计,他们的申请书堆在司法部等待处理。

《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前联邦检察官布雷特-托尔曼(Brett Tolman)最近几周已经筹集了数万美元,为几个人寻求宽大处理。特朗普前律师约翰-多德(John Dowd)还接受了“一名富有的重罪犯提供的数万美元,以及利用特朗普对司法系统不满的建议”。

《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协议副本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名前高级顾问获得了5万美元的报酬,以确保2012年因非法披露机密信息而被定罪的前中情局情报官员约翰-基里亚库(John Kiriakou)获得总统特赦。据报道,基里亚库说,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一名助手声称,这位纽约前市长可以帮助他提出200万美元的总统赦免请求。接受采访时,朱利安尼否认了这些说法。

不过《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的助手收费以换取争取宽大处理的做法并不违法”,任何明确向总统行贿的行为都可能因违反贿赂法而受到调查。然而,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提出以金钱换取特赦。

特朗普连任竞选失利后,他的工作人员一度被大量的赦免或减刑请求淹没。多名知情人士告诉CNN,自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遇袭以来,特朗普还讨论了为自己和他的孩子们颁布赦免令的紧迫性。然而,在导致5人死亡的暴力事件发生后,助手和盟友担心公众对这种赦免的反应。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总统已经赦免并减刑了他圈子里的几个人,包括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库什纳、老朋友罗杰·斯通、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和2016年竞选助手乔治·帕帕佐普洛斯。

特朗普准备在担任总统的最后一天,对约100人进行赦免和减刑。

由于美国宪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总统能否赦免自己,也没有出现总统赦免自己的先例,因此美国总统能否赦免自己一直存在争议。

美国总统真的有总统特赦权吗?如果有那历史上美国总统赦免过哪些人,为什么?

有的,这是美国宪法明确规定的总统权力。

总统为合众国陆海军的总司令,并在各州民团奉召为合众国执行任务的担任统帅 ; 他可以要求每个行政部门的主管官员提出有关他们职务的任何事件的书面意见,除了弹劫案之外,他有权对於违犯合众国法律者颁赐缓刑和特赦。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 第二条 第二款

值得注意的是,总统只能赦免触犯联邦法律的人,而州法触犯者的赦免权归州长所有:

至于说赦免过谁么,那可多了。

从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开始,美国总统就积极行使特赦的权力对罪犯进行赦免,而且美国总统赦免罪犯的数量大致呈现上升趋势。例如华盛顿总统在任内仅赦免16人,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就赦免了119人,第18任总统尤利西斯·S·格兰特更是赦免了1332人,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赦免的人数更是高达3687人(是特赦罪犯最多的美国总统)。历任美国总统特赦罪犯的数量存在很大差异,有的特赦不到百人,有的特赦超过千人,并没有规律。

著名的有福特特赦尼克松:

1972年美国爆发水门事件(共和党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派人潜入民主党总部窃听,以嬴得1972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美国国会对总统尼克松进行调查,但尼克松害怕自己派人窃听民主党的事情败露,一直阻挠调查。期间尼克松的律师曾提出总统有特赦自己的权力,但当时的美国司法部对此表示否定。1974年8月尼克松见国会肯定会通过对自己的弹劾,于是主动辞职,由副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继任总统。福特总统一上任就立即特赦尼克松,使得尼克松免受刑事追究。

1974年9月16日。尽管有证据表明前总统尼克松可能参与水门事件丑闻的犯罪活动,但是对于任何起诉他都可以不受审,因为继任的美国总统福特给予这位前任总统完全的无条件的赦免。而且,福特还大赦越战时期逃避兵役者。

在他赦免尼克松的声明中,福特说身体欠佳的前任首脑已受到了放弃总统地位的前所未有的惩罚。他说这个赦令将使尼克松以及整个国家在这场“美国悲剧”中减免额外的痛苦。

政客和公民们对于福特的历史性决策从义愤填膺到完全支持,反映不一。许多人认为,正如福特表明的那样,前总统已吃尽了苦头,而且几乎不可能从陪审团那里获得公正的审判,其他人觉得特赦有失公道,并且开了危险的先例。

——1974年9月16日福特给予尼克松特赦

上段原文:

"There are no historic or legal precedents to which I can turn in this matter, none that precisely fit the circumstances of a private citizen who has resigned the presidency of the United States. . . . Many months and perhaps more years will have to pass before Richard Nixon could hope to obtain a fair trial by jury . . . But it is not the ultimate fate of Richard Nixon that most concerns me . . . but the immediate future of this great country . . . . Now, therefore, I, Gerald R. Ford,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 . . have granted and do grant a full, free and absolute pardon unto Richard Nixon for all offenses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he . . . has committed or may have committed or taken part in during the period from January 20, 1969 through August 9, 1974."

老布什于1992年赦免前国防部长温伯格以及其他卷入所谓“伊朗门”丑闻的官员

里根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闹出“伊朗门”丑闻,时任国防部长温伯格因作伪证被判有罪。老布什1992年圣诞前夕在自己即将下台之际签署了温伯 格的特赦令。此举遭到当时的独立检察官维尔西和民主党议员的强烈谴责,认为老布什特赦举动“破坏了无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则”。

——美国总统布什离任前特赦14名罪犯 为另2人减刑

克林顿在任期最后一天签署了141项特赦令

克林顿任期最后一天,总共签署了141个特赦令。这些被“午夜赦免”的人包括大款、涉及贩毒、逃税者,另外还有他那个因醉酒驾驶而被捕的弟弟。芝加哥富翁 马克·里奇因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逃税纪录,被当局通缉了17年,被控罪名达51项,可判监禁325年。2000年,克林顿在离任前,匆匆签署了对里奇 的特赦令。美国媒体爆料说,克林顿是因为在任期内收受了里奇前妻的大笔政治捐款,因此才决定下台前替老友消灾的。这桩特赦案引发了舆论震惊和司法机关的愤 怒,克林顿名誉也受到严重影响,多年后,他表示对当初的决定“颇感后悔”。

——关于赦免的前世今生

奥巴马赦免过谁吗?

继感恩节“赦免”两只火鸡后,美国总统奥巴马2010年10月3日又动用起特赦权,不过这一次他是将9名犯下轻微罪行的罪犯赦免。

这是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内首度行使特赦权赦免罪犯。白宫发布的特赦令显示,这些罪犯犯罪时间从上世纪60年代横跨90年代,所犯罪行既有提供假 证词、使用假证券,也有非法销售可卡因、非法持有政府资产,还有一人被控在1963年“损毁硬币”,另一人在1994年被控“误用可卡因、通奸及开出三张 余额不足的支票”。

尽管罪行五花八门,有些还让现在的人很难理解,但特赦令显示,9名罪犯无人将“牢底坐穿”,最长的服刑期限为1年零1天,更有6人从未坐牢,只是被判处年限不等的缓刑。

——美国总统奥巴马首度行使特赦权赦免9名罪犯

说了这么多,最有趣的「特赦」还是这个:

由我所赋予的权力,你完全免受红莓酸甜佐酱调理和馅料填塞。

——全宇宙已知最有权力的男人对火鸡的赦免

什么是特赦?

特赦(Clemency)是沿袭自君主体制的元首特权,它源自于高位者施恩(mercy),因此概念上属于元首的特别裁量范围,而由元首视情事授与判刑确定者完全赦免(pardon)或减刑(commutations)的优惠待遇。

在美国联邦法制的脉络下,由州首长与总统分别享有对「州」或「联邦」的特赦特权,而总统所享有的;是联邦宪法第二条第二款所授予对「联邦罪犯」( Federal offenses)的赦免与减刑裁量权。依据该项规定,总统除了不得针对国会所做出的弹劾案特赦之外,原则上总统可以自主决定特赦的范围与对象,而不受国会或法院干扰。

至于在具体执行上,联邦司法部设有专门的「特赦办公室」(office of clemency)来执行特赦流程,并制定了「联邦特赦规则」(executive clemency)来规范特赦程序。在程序上,寻求特赦的个案可向司法部申请(petition)特赦,再由该办公室做形式审查后提交总统决定是否同意,但总统也可主动选定个案来授予特赦。

换言之,美国总统历来享有发动、选定对象、授予特赦与否的高度自主权,而联邦特赦规则也明文该法「仅为咨询本质的规则」(advisory nature of regulations)。特赦规则的设立目的,只是司法部执行特赦的标准作业程序SOP。

美国总统历来在行使特赦的裁量上高度分歧。例如杜鲁门与欧巴马就非常积极运用特赦权,所以授予近2,000次特赦,是执行特赦最多次的总统;相较之下,老布希就不爱发动特赦,在其任内4年只授予77次特赦,但还是高于川普的44次。另外,联邦最高法院历来对于总统在宪法上享有的特赦权,都采取宽松的文意解释——也就是说,只要没有脱逸于宪法上的文字与原则精神,一般来说总统的特赦权应该受到高度尊重。

美国史上的第一次总统特赦,应该是1795年,华盛顿总统特赦了宾州「威士忌暴乱」。当时的财政部长汉弥尔顿为了消弭独立战争留下的联邦债务,而对威士忌等商品加征消费税了,但却因此引发农民抗税暴动,不过冲突规模不大,因此16名被补「叛国者」也才被华盛顿特赦免除死刑。图为视察平乱的华盛顿。

总统特赦的政治争议,也发生在林肯总统任内的1862年美国原住民「苏族起义」反抗白人屯垦巧取豪夺的达科他战争中。当时303名苏族人被控谋杀或叛国而遭判死刑,唯林肯总统认为司法系统对待苏族人的方式与审判存在「令人瞠目结舌的不公义」,因此冒着舆论批评风险特赦了其中265名苏族死刑犯。

▌艾森豪的军法特赦

而美国联邦宪法关于总统特赦权的规定就落在第二条第二项,但因为这条条文对总统特赦权著墨不多,因此如果依据联邦最高法院解释的原则先从文字出发,也没有什么好争议。这条条文文字如下:

「总统……除了弹劾案之外,他有权对违犯合众国法律者颁发缓刑和特赦。」

从文字来看,总统确实可以对任何联邦(合众国)罪犯行使特赦而不受限制,且因为宪法如此明文,这样的争议是否「够法律」,也就是由法院介入讨论究竟在法律上「总统特赦权界线何在」,实践机会也不多。结果是,特赦的决定成为高度政治性的议题,而每每总统行使争议特赦权时,都随着总统对特赦的态度、被特赦个案的原因事实而引发各界分歧看法,而主要的讨论,不外乎就是总统是否滥用或误用了他的特赦权。

但联邦最高法院也并非从未做出对总统特赦权限的解释。最知名的个案就是艾森豪时期特赦军人死囚所引发的Schick v. Reed一案。本案原告Maurice Shick是美国陆军士官,他在日本驻军基地里因涉嫌杀害一名8岁的美国女童而遭判军法判处死刑,但因受军法审判且诉讼程序多有瑕疵,加上他一再主张自己未杀害该名女童而引发关注,因此艾森豪在1960年决定授予Maurice Schick减刑,让他在不得假释的前提条件下,由死刑改为终身监禁。

但Schick在历经17年监禁后,多次申请假释都未受审理,但判处他有罪的军法却找到他可能假释的空间,因此他决定挑战艾森豪在特赦授予中提出「不得假释」条件的正当性,并主张总统的特赦权也应该受到其他明文法律的限制。

本案一路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最终在本案判决中表明,由于总统的特赦特权是宪法明文,因此不受宪法以外的任何法律限制;换言之,最高法院认定艾森豪要如何运用特赦,或在特赦中纳入各种条件,不受其他任何「法律」的影响。总统所享有的特赦权因为放在宪法,而且是宪法明文由总统享有的权限,因此除非能另外找出宪法上限制总统特赦权的依据,否则原则上总统可以自己判断。

杀死长官女儿的Maurice Schick,虽然被艾森豪总统(左)特赦免于处死,但仍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直到1979年福特总统(右)上任后,才另外针对Schick发出另一份修正版的总统特赦覆盖艾森豪的命令,让Schick于同年假释出狱。图/白宫

▌尼克森与福特的水门案特赦

艾森豪毕竟授与特赦的对象是可能遭受冤狱的海外军人,所以联邦最高法院的似乎也没什么不妥,而且也没有引发民众太大的关注。但尼克森因水门案而对相关亲信与个人的特赦行动就没有那么不具争议性了。尼克森在个人面临水门案调查与国会弹劾时,曾试图预先赦免其幕僚长哈德曼、助理埃立希曼和司法部长米歇尔。另外,相关历史记录也指出,他曾在调查期间积极研究他的特权是否包括「对自我的赦免」。

顾人怨总统尼克森的尝试自然引发众怒。然而,尼克森最终自行辞去总统一职,且在下台前都没能成功执行前面说的亲信预先特赦,或对自我的特赦,因此关于美国总统能否对其亲信「预先赦免」或对自己「自我赦免」,都从来没有成为一个法律上的争点,而即便尼克森从未成功执行相关特赦,但「顾人怨」和「滥权监听」的尼克森,光做出此项尝试,就已经饱受民众唾弃了。

然后继任者福特却在火上浇油。他甫上任,就给了顾人怨的尼克森范围极大的特赦。在给尼克森的特赦令中,福特写下:

「我赦免一切尼克森自1969年1月20日至1974年8月9日期间『已涉犯』或『可能涉犯』的罪行。」

图为1979年8月9日,身陷「水门案」丑闻而即将遭遇国会弹劾的尼克森总统,在最后关头自请辞职,以避免遭到国会定罪、罢免的难堪结果。图为尼克森请辞后,在副总统接任的福特夫妇护送下,搭上陆战队一号离开白宫,仿佛知道自己会被特赦一样,临走前的振臂欢呼、高声道别。图/美联社

尼克森离职一个月后,甫上台的福特突袭式地于1979年9月9日发表直播,一笔勾销式地宣布完全特赦尼克森任内的「所有与可能罪行」。图/美联社

之所以说福特的赦免范围宽广,是因为这样的特赦令恰恰使尼克森得以逃脱于任何与水门案相关的刑事追诉、调查与审判,然后就更使社会大众对于总统特赦特权的界线产生质疑。越来越多人认为,总统特赦权的存在简直就是对法治原则(rule of law)的违反,而如果法律人又只依据宪法来给予总统这么高的特赦裁量权,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

所以,究竟福特对尼克森的这种「预先赦免」合不合法?

福特对尼克森这么宽广的特赦范围,当然从来没有成为法律争讼。但其实联邦最高法院在1866年Ex parte Garland一案,可能能提供一定程度的指引。联邦最高法院在本案指出,从宪法文意来看,总统的赦免权及于「违犯联邦犯罪」的任何人,因此总统可以在犯罪发生后的任何时点,包括刑事追诉前,追诉中或判刑确定后,授予联邦犯罪嫌疑人或定谳者特赦或减刑。换言之,联邦最高法院甚至为总统挂保证,只要总统想要,他甚至可以赦免尚未被定罪的联邦犯罪嫌疑人。美国总统甚至能对他想要赦免的对象打预防针,使他免于任何联邦刑事追诉行动。

而这当然与大众对特权赦免的想像与期待落差甚大。

尼克森特赦事件,让当代美国非常不能接受,但尼克森仍安安稳稳地安养天年。图为1981年10月8日,时任总统雷根(左二)邀请3名总统前辈——尼克森(左一)、福特(右二)与卡特(右一)——担当致哀特使赶赴埃及,悼念48小时前被刺杀身亡的埃及总统沙达特。当时的雷根才刚于自己半年前的遇刺案中捡回一命,考虑到维安与健康因素,才委任3名退休前辈「献身代打」前往高风险的埃及。图/美联社

▌从艾森豪、尼克森到川普

从艾森豪、尼克森再到川普,我们好像看到诺兰电影中的逆转时空一般,因为两位总统的两次实践,好像都能与此番川普饱受争议的通俄门亲信及在黑水公司雇员特赦做对比。川普与尼克森都尝试透过「预先赦免」的方式保护其涉案亲信,两位总统也都在面临国会弹劾或司法调查时,苦思「自我赦免」的可能性。两者最大的差别,大概就在川普除了「自我赦免」没做之外,其他都真的做了,但尼克森没有。

至于艾森豪赦免的涉案军人,也与黑水公司一样,都在海外战场杀害平民百姓。而当联邦最高法院说,除非宪法另有规范,否则总统的赦免权不受其他法律限制与拘束。艾森豪案里面的法律,是韩战中美军应遵守的军法;本次川普黑水公司佣兵所涉及的,则在伊拉克战场上应遵守的国际人道与战争法(包括习惯法)。

所以,川普特赦错了吗?

联邦最高法院说,川普的特赦一切都合法合规。联邦最高法院也说,美国总统得以自主决定要赦免任何人,而这当然包括亲信;美国总统也还可以预先发动赦免,使受赦免的人免于后续任何刑事追诉。

川普对黑水公司战犯的特赦,虽然引发非常大的负面回馈,但却也是合法合规的总统职权。图为2007年10月两名伊拉克女性在巴格达市中心遭外国武装保全射杀的事后照片。图/法新社

▌适法但终将付出代价的川普特赦

但即便川普的特赦行动一切适法,舆论对川普滥权的指责,或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川普「罔顾国际法」的评论也不容忽视。事实上,正是因为联邦宪法文字上未对总统特权的范围与限制有太多著墨,而联邦最高法院在有限的个案实践中,又秉持权力分立的基本原则,并依循文意来解释宪法中的总统特赦权,才会给予美国总统授予特赦的落差空间。

但其实,如果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一边发展「政治问题不审查」一边又「积极处理政治问题」的历史脉络放进来看,联邦最高法院还是试图为总统的特赦特权划定了一个界线与标准─ ─虽然这个标准是自律与自主,且仰赖高度政治正当性的。1833年的United States v. Wilson判决书中,首席大法官John Marshall一边尊重杰克逊的宪法特赦特权,一边意有所指地留下这段文字,来晓喻杰克逊关于总统特权的本质,他说:

「总统特权的本质应该是一种恩典行为,而应源于执行法律所赋予的权力。而这种特权,是无法透过法律强制或法规制定所能实践的。当总统得以自由决定并运用此种权力时,就仅能仰赖总统的明智使用,并取决于使用者的判断和适当程度,而用英国法学者William Blackstone的话来说,特赦就是总统胸怀中的那个平等法。」

当美国总统欠缺适当程度的判断能力,并欠缺对宪政主义或国际秩序的尊重时,损害的不仅仅是宪政主义国家社群共享的价值与信任,更是由民主国家所共同建构与仰赖的国际法秩序。川普虽然可以预先赦免他的亲信,但未能提供足够的论理来执行他的特赦决定,当然会降低他的统治正当性。

当美国总统未能意识到国际法秩序需要美国对法律价值与秩序的一再保证与实践来增加燃料,而忽略特赦可能带来的「误解」──误解美国就是太上皇,不需要遵守国际法秩序,也增加了美国维系其「美国治世」(Pax Americanna)的难度,而让其实国内人权秩序低落,欠缺依法行政、宪政主义的国家。

「当总统得以自由决定并运用此种权力时,就仅能仰赖总统的明智使用,并取决于使用者的判断和适当程度。」图为前联邦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眼中的川普,一向在川普人前马后的巴尔,据传就是因为不愿意背书川普的最后特赦而辞职。图/路透社

川普特赦后的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在重获自由后,他也高调地参与前老板的「选举不公抗议大会」,并率领众人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楼外发出嘘声喝倒采。图/路透社

▌所以川普可以特赦自己吗?

移转政权倒数阶段的川普,又因涉嫌煽动支持者攻入国会的行动而面临国会的弹劾行动。虽然目前众院已通过弹劾川普案,但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已挡下参院召开紧急会议排程,且预计至少必须至1月19日才会召开会议,看来国会将无法顺利在卸任前发动对川普的再度弹劾──这已经是他4年任期内的第二次,也为美国宪政创下新例。评论者认为,「弹劾」行动并不会、也不应该因为川普任期的结束而停止,因为其具有高度象征意义,也是对川普政治责任的追索。

接下来的问题是,川普究竟能否究竟尼克森「自我赦免」之功,顺利在剩余的十余天内执行「自我赦免」来保护自己?

「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特赦针对的是司法行动,而宪法明文排除「总统对国会弹劾」的特赦,这在前文已经提到。另外,虽然目前没有任何个案或判决讨论「总统自我特赦」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但从联邦最高法院在Schick v. Reed所发展出来的「只有宪法可以限制总统的宪法上特赦权」原则来看,因为总统的职权是宪法法定,只要川普没有忠实地「依据宪法」履行其职务而遭受司法追诉,就可以说他个人行为「违宪」,而在解释上应该被排除在司法「总统特权」之外。

所以川普特赦错了吗?表面上没错,但其实错得离谱,尤其当他一再跨越那条「总统明智使用」的界线滥行特赦,且只要他再度为了自保而发动自我特赦,就将更严重损害宪政秩序。只期盼美国能安然度过此番挑战,而美国社会──乃至于全球公民社会,都能一如以往,在宪政主义、民主价值和法治秩序中,自我修复安然度过此番挑战。

所以川普特赦错了吗?表面上没错,但其实错得离谱,尤其当他一再跨越那条「总统明智使用」的界线滥行特赦,且只要他再度为了自保而发动自我特赦,就将更严重损害宪政秩序。

特朗普这个蠢货只有赦免这个火鸡是公正的

美国总统特赦令能推翻吗 美国总统可以赦免自己吗 总统赦免(pardons)是什么意思

美国总统能赦免多少人 美国总统特赦人数

美国特赦过几次 美国总统赦免什么意思 美国总统赦免

美国史上10大争议特赦事件

总统特赦权恐怕是号称民主的美国制度上的一处“硬伤”,无论公允与否,只要总统一纸特赦令,监督或者在逃的犯人就立刻获得自由,即使发现问题也没有任何机构可以否决。这一制度漏洞成为许多人逃避惩罚的“捷径”,从来没有人点破。

1.罗杰·克林顿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熟悉,那一定是因为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罗杰·克林顿一直是家族的“害群之马”,他曾因醉驾数次锒铛入狱,令兄长克林顿大感头疼。而他干过的最“坑哥”的一件事发生在1985年。当时,罗杰卷入一宗毒品案而被捕,他认罪并为此坐了一年牢。谁知十几年后,克林顿在卸任前突击发布特赦令,其中就包括弟弟罗杰。犯罪记录被抹掉后,罗杰又被控酒驾和行为不检。

2.阿斯拉姆·亚当

他曾是巴基斯坦的一名毒贩,在美国被捕后,检方指控他持有和出售价值100万美元的海洛因。最终,法官判处他55年监禁。1993年,服刑了8年的亚当收到了总统老布什的特赦令,而此时距后者卸任只有2天。这一纸特赦在美国引发广泛争议,无人能解释为什么总统会特赦一个毒贩,卸任后的老布什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3.马克·里奇

金融家、大宗商品交易商马克·里奇是美国司法部通缉了十几年的10大通缉犯之一,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逃税纪录。1983年,他被控罪名达51项,可判监禁325年。美国政府指责他在伊朗人质危机期间违反贸易禁运,与伊朗进行非法的石油交易。受到起诉后,他逃到了瑞士。2001年1月,克林顿卸任前签署的最后一份文件是对140人的特赦令,其中包括里奇。克林顿的解释是里奇对中东地区的捐款给那里带去了和平,而反对者批评说特赦令与里奇对克林顿的捐赠有联系。

4.乔治·斯泰因布里纳

纽约扬基棒球队老板斯泰因布里纳是美国共和党的主要竞选捐助人。他交代自己在尼克松竞选连任中,违反正常的竞选捐赠途径,妨害了司法公正。1974年,他被控14项妨碍司法公正,罪名成立。里根总统在斯泰因布里纳承认犯罪后,才同意放他一马,1989年给予特赦。在整个事件中,他仅被罚款1.5万美元,从未坐过一天牢。

5.卡斯帕·温伯格

1987年,时任里根政府国防部长的温伯格因“伊朗门”军售丑闻辞职,外界怀疑他和另外5人同谋向伊朗出售反坦克导弹。1992年,检方指控他两项作伪证和一项妨碍司法公正罪名,但1992年在审判开始前一天被老布什特赦。老布什曾是里根政府一员,特赦温伯格也让自己免于卷入丑闻。这次特赦也让“伊朗门”事件蒙上了阴谋论的色彩。

6.艾略特·艾布拉姆斯

艾布拉姆斯曾担任里根政府中负责美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他曾被控向国会隐瞒政府秘密信息,向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提供支持。1991年,他被判2年监禁缓刑,外加100小时社区服务。一年后,艾布拉姆斯获得了时任总统老布什的特赦,在小布什总统任期内还被重新起用,担任总统特别助理。

7.理查德·尼克松

尽管有证据表明尼克松可能参与水门事件的犯罪活动,继任者福特还是于1974年9月无条件赦免了他。而且,福特还大赦越战时期逃避兵役者。

从本质上说,福特特赦尼克松是想彻底结束水门丑闻。但一些人相信福特和尼克松之间曾达成协议,后者用辞职来换取特赦。尼克松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光都在强调自己是无辜的。福特的特赦引起激烈争论。许多人相信,正是由于这个不明智决定,导致福特在1976年的总统大选中败给卡特。

8.马克·费尔特

被认为是被定罪的联邦调查局(FBI)最高级别官员。在尼克松任期内,时任FBI副局长的费尔特以寻找恐怖分子为名,批准下属非法闯入反对越战组织的办公室和反战者家中搜查。费尔特从FBI离职两年后遭秋后算账。1980年,他被判两年监禁。1981年,里根总统特赦费尔特,理由是美国能原谅数千名越战逃兵役者,为什么不能原谅一个和威胁国家的恐怖行为做斗争的人呢?

赴美生子多少钱

有意思的是,费尔特在2005年自曝身份,他就是水门事件的幕后线人“深喉”。正是他将机密文件交给华盛顿邮报的两名记者,才让这一惊天丑闻见诸报端。

9.吉米·霍法

霍法曾是美国运输工会主席,1964年因贿赂陪审团和欺骗罪而被判刑。1971年12月23日,尼克松总统赦免了霍法,此时他已在狱中服刑很多年。尼克松附加一个条件:至少在1980年3月前,霍法不能以任何方式参与工会组织。霍法同意,并支持尼克松竞选连任。1975年,霍法神秘失踪,据说他当时违背尼克松的条件,准备重掌工会权力。

10.帕蒂·赫斯特

1976年,美国出版巨头赫斯特的21岁孙女帕蒂被控抢劫银行。为什么豪门千金会卷入抢劫案?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1974年2月4日,帕蒂被武装组织绑架。两个月后,已被绑架者洗脑的帕蒂手持枪支,抢劫银行,震惊全美。律师以被迫为由辩护失败,帕蒂被判有罪获刑7年。入狱两年后,卡特总统为她减刑7年,放她出狱。但直到2001年,克林顿离任前的最后一天,才完全特赦帕蒂。

搜索 美国总统赦免 美国总统 在百度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