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为何定都南京的朝代都是短命王朝?

news.xixik.com   2022-6-28 19:55:05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南京是我国著名的六朝古都,三国时期的吴国、两晋时期的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宋、齐、梁、陈,五代时期的南唐以及后来的大明王朝、太平天国和民国政府都先后在此建都。可有人说在此建都的却都是短命王朝,因此说,南京不适合做首都,这是真的吗?

为什么历史上定都南京的王朝都短命

南京为何叫“六朝古都”

中国历史朝代表

1920年代起中国学术界开始出现将中国历史上的著名古都并列的说法,当时的提法是四大古都——分别是西安、洛阳、南京和北京,稍后不久又将开封加入,于是形成了五大古都的说法。1930年代开始把杭州纳入古都之列并且影响很大。1988年地理学家谭其骧提议安阳为古都,后安阳被认定为第七大古都,因此就有了“七大古都”之说。2004年11月5日中国古都学会会长朱士光宣布:古都郑州可与西安、洛阳、南京、北京、开封、杭州、安阳七大古都一起并称为中国八大古都 。

这其中南京与北京、西安、洛阳并列为最早的四大古都之一,同时也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南京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历史上曾数次庇佑华夏之正朔,是四大古都中唯一未做过异族政权首都的古都,长期是中国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三国时期的东吴、以及此后的东晋、宋、齐、梁、陈、南唐、明初、南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都曾定都于此。有着7000多年文明史、近2600年建城史和近500年的建都史的南京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

1949年9月在北平(今北京)举行的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选举产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届领导集体。9月27日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采用公元纪年、以五星红旗为国旗、以《义勇军进行曲》为代国歌、以北平为首都并改名为北京。这次会议在确定国都时与会代表们从11个候选城市最终选出了北京,而在其他10个首都备选城市中就有南京。

▲秦淮河的旖旎风光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有着浓厚的人文历史底蕴。作为民国首都的南京邻近经济发达的上海,自身的经济基础也相对雄厚。当时南京的各项基础设施相对来说是最为完善的,所以南京在当时11个首都候选城市中呼声是很高的。然而参与政协会议的王家祥一句话就使南京被彻底排除。王稼祥指出:“凡建都金陵(南京)的王朝(包括国民党政权)都是短命的”,不过王稼祥马上又指出作为CCP人不会相信这一带有宿命论色彩的说辞。

定都于南京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南唐、南明都是割据政权。南京只在明朝初年一度作为大一统王朝的都城,然而明朝在南京只经历了朱元璋、朱允炆两代帝王后就迁都了。南京虽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定都南京的王朝还无一例外都是短命王朝:东吴69年、东晋102年、宋59年、齐23年、梁55年、陈32年、南唐38年、太平天国11年、南京国民政府21年。这其中南京国民政府的21年中1937年至1945年这8年实际上还是迁都于重庆的。唯一逃脱这一宿命的明朝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不是定都于南京的。

历史上除了东晋之外就没一个王朝在南京定都上百年的。正如王稼祥同志所言作为无神论者的CCP人当然不相信宿命论,然而定都南京的王朝之所以短命其实是有深刻的逻辑原因的。有些人喜欢把定都南京的王朝都短命归结为是风水的原因。说南京上海是水龙的鼻和口,都是吐故纳新之所,虽有帝王之势但无帝王之固。所以不可以做为国都。中国最好的风水做为国都的地方是洛阳和长安。风水学作为我们中华民族一门古老的学问有一定的合理之处,然而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没真正把这门学问研究透彻过,所以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谈风水的人不过是在宣扬封建迷信而已。我本人其实对风水学也没怎么研究过。

因此我不打算从风水学的角度解释为什么定都南京的王朝都短命,我打算从历史演进逻辑的层面解释定都南京的王朝之所以短命的原因。首先从军事防御的角度看南京的地理位置其实是有缺陷的。这并不是说南京的地理位置在军事防御上一无是处,否则任何一个王朝也不会建都在一个明知必然守不住的城池。南京的地理位置北有长江天险、坐拥富庶江南:一方面可以把长江天险作为军事防御上的天然屏障,一方面可以利用繁华江南的财富供应政权和军队。

有长江天险保护的南京在地理上也算是一个形胜之地,可南京就是再怎么形胜也比不得洛阳、长安。北临黄河、东临洛水的洛阳东面是丘陵地区关隘林立、南北均有山体阻隔,周围还有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轘辕、旋门、孟津等八个关口,若遇危险即可西进函谷、潼关退守长安。相比之下长安的地理形势更为形胜:东有洛阳为屏障、背靠八百里秦川、南可退守巴蜀。以洛阳、长安之形胜可谓进可攻退可守,然而这种地理形胜是南京所不具备的。

南京的屏障只有北面的长江天险。尽管自古以来长江就被称为天堑,但北方军队从华东平原径直南下到达江边却非常容易。地处长江下游的南京地势主要以低山缓岗为主,只要一过长江就几乎意味着无险可守。南京城由于江面甚宽,所以直接横渡难度颇大,然而南京上游渡口多、战线长。漫长的战线恰恰为敌军提供了可以任意攻击:南京守军不可能把所有兵力都平均投入在上游漫长的战线上,所以进攻一方往往会集中优势兵力攻击防守最薄弱的点。

一旦进攻方的军队在某一点上取得突破就可以在短时间内从西面直逼南京城下。南京城的西面无险可守,南京城的东南方又是大海,所以在那个年代根本没任何可供回旋缓冲的战略纵深。历史上晋灭东吴、隋灭南陈、宋灭南唐都是在渡过长江后几乎未遇到什么抵抗就拿下了南京城。我在上文提到南京的优势在于背靠长江天险、坐拥江南财富,可实际上坐拥江南财富对早期的东吴、东晋不过是一种奢望。中华文明的进程存在一条从北方黄河流域不断向南方长江流域发展的历史脉络。

夏、商、周三个早期王朝的统治中心均位于北方的黄河流域,直到秦始皇混一华夏之时如今的长江以南的地区还是山越民族聚居之地。整个秦汉时期江南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是极为缓慢的,直到三国时期东吴政权才对江南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开发,也就是从这时起奠定了日后江南地区的发展基础。五胡乱华时期黄河流域的士族百姓纷纷南迁。经过东晋、南朝的开发建设之后到隋朝统一南北之时中国南方的人口和经济水平已基本接近于北方。

隋末唐初南方的人口和经济水平只是基本接近于北方,如果真要比起来还是北方略占优势。到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夕南北方之间的人口比例已发展到一个关键点:一比一。安史之乱的爆发进一步导致中原人口的南迁,也就是在这时中国经济的重心转移到了南方。安史之乱以前中国的经济重心位于北方的黄河流域,安史之乱以后中国的经济重心转移到了长江下游的江浙地区。东吴、东晋定都南京时江南地区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可作为割据政权的东吴、东晋总不能定都在当时繁华的中原地区吧?

自安史之乱以后中国的经济重心就已转移到江南地区。然而中国古代最大的外患就是北方的游牧民族,若定都江南不利于对北方边防的巩固,所以自古以来除了偏安一隅的王朝只有朱元璋时代的明朝短暂建都于江南,只要是一个大一统王朝都不敢把都城建在江南,因为这对北方边防而言几乎意味着毁灭性的灾难。如果一个大一统王朝将都城定在南京就意味着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将完全集中在以南京为核心的江南地区,那么北方地区的国防体系和经济水平将始终处于一种相对凋敝的状态。

定都南京其实就适合于像东吴、东晋、南唐这种割据政权。一个大一统王朝定都于南京是不利于对北方地区的掌控的。如果是被从中原被赶到江南的偏安王朝则往往容易被江南地区的风气所腐蚀。江南地区气候湿润、风景秀丽、物产丰富,自安史之乱以后这里又成为了中国的经济重心所在。南唐、南宋、南明这些偏安江南的王朝往往从皇帝到大臣都养成了奢华享受之风:他们对北方地区的战火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一心只想着如何守着这半壁江山花天酒地。

近代定都于南京的国民党政权和这些古代王朝一样存在地理形势上的问题、官场风气的问题,不过南京国民政府所面临的形势又与古代王朝略有不同:定都于南京的古代王朝所面临的唯一外患就是来自于北方,至于东面的海洋在那个航海技术尚不发达的年代是无法跨越的。海洋的存在导致定都南京的古代王朝在面对来自西北方向的敌人时缺乏战略纵深,但在面对海洋的东部方向上则从来无需担心会有外敌打过来。然而古代王朝不需要担心的这个问题却是南京国民政府需要担心的。

在南京国民政府所处的这个时代海洋早就不是防御外敌的天然屏障了。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一而再再而三从海上入侵我国。地处长江下游、面朝大海的南京几乎没什么战略纵深可言: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拿下上海之后南京实际上已是门户洞开。如果说南京距离长江入海口就隔着上海一个大城市的话,那么也许有人会说我们现在的首都北京距离渤海湾不是也就只隔着天津一个大城市吗?可北京所靠近的渤海是中国的内海:周围环绕的辽东半岛和胶东半岛实际上构成了扼住进海通道的战略纵深。

南京的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

一个国家在选择首都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它的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因为这对于首都的安全和对全国政令的下达有着重要关系。

首都是国家的核心,仿佛一个人的心脏和大脑一般,如果首都出现危险,全国都会动荡不安,而对于这一点,南京虽然背靠长江天险,可长江河道虽宽,水流却不是很急,与长安城的四周天险环绕和北京的崇山峻岭阻隔相比,长江只能作为发挥南方水军优势的水上战场,并不能有效构成一道天然屏障。

只要北方的部队拥有强过南方的水军,就自然而然可以攻破长江防线。亦或者,还可以绕过长江入海口,从浙江、福建等地登陆,那样的话,长江防线也就等同虚设了。

说完它的地理位置再说它的地缘关系,南京城位于现今我国江苏省的西北部,土地肥沃交通发达,但它与江南其它地区一样,地势较低且平原较多,缺少崇山峻岭的保护,在面对大规模作战时非常吃亏。

而且,它的东南面濒临东海,南面、西面均无阻隔,敌人无论选择从东海绕过长江口登陆,还是从南面、西面的陆路进攻都是毫无天险阻拦的,所以说,在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上,南京算不得一块易守难攻之地,作为用于带动经济发展的陪都很不错,可作为首都,它确实不够安全。

定都南京的几个朝代

再说选择南京作为首都的几个朝代,大多都是位于南方的割据政权,比如国土均位于南方的东晋,三国时期的吴国,南朝时期的宋、齐、梁、陈,五代时期的南唐和后来的太平天国等,之所以选择南京作为首都,大多也是因为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相比之下,南京在东南沿海各省的城市中还算是个最适合做首都的城市。

而唯独的两个全国一统的朝代明朝和民国政府之所以前期定都于南京,也是由于其势力主要都在江南地区的原因。朱元璋的起家地就在距离南京不到200公里的凤阳,其势力范围也主要都在江南一代,所以对他来讲,南京自然是其首都的不二之地了。

但后来朱棣掌政之时,明朝势力就已经遍布全国各地了,且朱棣的大本营就在北京,那么他自然是要迁都到北京的,至于担心朱允炆余党均在江南,考虑继续在南京定都不安全,或是为了防范蒙元势力南侵等说法,或许也有一定的因素,但绝不是主要原因。

至于民国政府定都南京那就再好解释不过了,因为南京本身就是国民党的大本营,在1927年以前,国民党的势力范围主要就在江苏、浙江等东南地区的几个省份,南京凭借其地理位置和政治影响力自然就是东南地方政权定都的不二选择了。

即便在1927年以后全国名义上完成了统一,但那也只是表面上的,国府势力依然无法掌控西北、西南、东北乃至华中地区,能够完全掌控的还是只有东南沿海数省,甚至直到国民党败退台湾,也始终没有实现过真正的全国政令、军令一统的局面,所以,定都南京也就成了必然的了。

与其它古都相比较,南京并不算短命

虽说南京在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上,并不是很适合做首都,充其量只能是东南沿海省份中最适合做首都的一个,但在南京建都的王朝从总体上看,也并不算短命。

就以民国时期认定的我国六大古都来看,北京曾做过金、元、明、清四朝的首都,其中的元、明、清三朝都是大一统王朝,且光明清两朝就长达490年,可谓作为都城的一块风水宝地。

同为我国著名古都的长安,也就是现在的西安,依靠着绵延万里的长城和河西走廊、沙漠戈壁等天险为依托,曾经是汉、唐两大盛世王朝的首都,从西周开始直到隋、唐结束,共做过十一个王朝的都城,共历经672年,其中大一统的朝代就有西周、秦、西汉、隋、唐等五朝,都是我国古代国力较强的朝代,可以说是我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古都。

与这两个有着天险保护的军事重镇相比,南京自然没有什么地理优势,但与历经6朝共计222年的开封,两朝223年的前南宋都城杭州相比,南京却是要高出一大截了。

杭州作为首都来讲,其地理位置还远不如南京,作为南宋首都,总会给人一种软绵绵的印象。而开封城小墙低,北面的华北平原又呈俯冲之势,很容易被强大的北方铁骑攻破,所以以开封作为都城的朝代才是真正的选错了地儿的短命王朝。

相比之下,南京确实算得上我国南方最适合建都的一座城市,直至今日,也依然是我国江南五省的政治中心和交通枢纽。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地区对于一个国家来讲都有着其不可取代的重要性,而真正要了解这些,不能简单地从地理的角度出发,而是综合了地理、历史、文化、经济等综合性知识,才能更完整的明白城市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我国著名地质学家刘兴诗先生曾说:“只有用脚步去丈量过土地,才是真正了解它的深意。

南京盛产“短命王朝”,实际是汉人政权的“庇难所”

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包括地理位置,经济发展乃至风水,南京都是最佳的首都位置,虎踞龙盘四个字绝对是最好的比喻,但可惜的,凡是定都南京的王朝都是短命王朝,而且没有大一统王朝(明朝迁都),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诡异。

实际上,凡是定都南方的王朝,寿数似乎都不长,南京是一座“六朝古都”。然而,比起汉唐等比较稳固的大一统王朝国祚普遍超过200年,定朝南京的王朝无一长寿,“六朝”里的东晋最长104年,南齐最短23年,其他四朝不超过60年,没有一个超过定都杭州的南宋。这首先不是南京的问题,是中国地理的南北问题。南方河川湖泊众多丘陵地块破碎,地理上没有可贯通的大平原地区,在治理统治上不能一以贯之,形不成合力。而北方平原一以贯通,在农业王朝时代具有天然统治优势。所以中国历朝历代,一定是北军胜于南军,所以基本上都是由北向南统一。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南京位于长江入口的三角洲,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是中原和东南的关键枢纽。这是南京的作为都城的长处,还有就是南京水系发达,粮食供应充足,唐朝在长安和洛阳来回搬家,经济问题尤其是粮食短缺是其主要问题,而南京的其短板也极为明显,南京三面环山,一面临江,北高南低,易守难攻。其周边有玄武湖、秦淮河,既可作为险要地带,也可演练水军。其上下游分别有采石、瓜步两大长江渡口可以扼守,但南京的属于孤城,东面又是无险可守的大海。守江必守淮,守江必守皖,长江下游水流平缓,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缺乏战略纵深,守住南京先守住淮河,而淮河面对的是广袤无垠的华北平原,难守,一旦安庆合肥等中上游地区的失守,水陆齐发,南京指日可下。

南京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在历史上,选择建都南方的政权,都是偏安政权。定都南京往往出于迫不得已,因为它们多半已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就南方都城的选址而言,集南方所长者无如江东,集江东所长者无如南京。而北方政权或者说是大一统王朝割据江南半壁江山,定都南京,不过是其王朝的续命,而不是短命。这个特征在东晋和南朝(宋齐梁陈)身上格外明显,中原沦丧后,汉家文化在南方得以保存发展,并反向促进汉家文化在中原的复兴。也就是说,一旦分裂必然是南方政权代表正统(宋齐梁陈)。但讽刺的是,恰恰不正统的北方王朝统一南方,但以汉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原文明又得以回归和延续。

这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南京从来没有作为过作为大一统的王朝的都城,而作为割据政权的首都都是短命的,不仅仅是南京。而作为南迁的王朝,就意味着当时的军事实力打不过北方政权,不过是苟延残喘,他也没有希望再次统一。这种朝代必然难以持久,最终会被统一所替代,所以变相显得“活不长”。所谓的金陵的“王气”则是胡说八道,就连唐朝人都不信。李商隐有诗云:““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蟠?”可见“王气”就是那么回事,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一个王朝短命,肯定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简单地因为都城选址而短命。南京盛产“短命王朝”,实际是汉人政权的“庇难所”,在等待新的大一统王朝的到来。说白了南京被迫接受一个“割据政权首都”的尴尬地位,在乱世中被捡起,在盛世中被遗弃。诸如气数,天命,风水,龙脉啥的,无非是为这仅剩半口气的不稳定状态找个托辞罢了,用来背锅的。


投诉/举报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