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曹丕代汉 “舜禹之事,吾知之矣” 千古话禅让

news.xixik.com   2020-4-5 19:19:38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220年农历十月二十九银十早上的3点到五点的时候,尽管有推迟,但受禅台下数十万部队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在一片欢呼万岁声当中,魏王曹丕即公卿将军,王侯们挟汉献帝步入受禅台台顶,就在这张台上几百年的汉室江山,即将禅让给魏王曹丕。

古代文人传诵尧舜千年的禅让一事。关于禅让,今天的历史学家完全能够用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来解释禅让这种现象存在和消失的原因,并指出这并非中国的特产,但当年的儒家却以禅让为千古盛事,是天下为公的典范,颂扬唯恐不及,只恨未能亲眼目睹、亲身经历。可惜当皇帝的都讲究现实,尽管爱听臣下将自己比之于尧舜,却从来没有人愿意像尧舜那样传位于外人,连在生前就传给儿子而当太上皇的也屈指可数,其中出于自愿的或许只有乾隆皇帝,至于他在当太上皇的三年间是不是真将大权交给了儿子嘉庆皇帝,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是另一方面,想接受“禅让”的人历来并不少。对于那些实际大权在握的权臣、军阀来说,要废掉傀儡皇帝自然已不费吹灰之力,但要自己当皇帝、建新朝却还有一道障碍。因为废了皇帝,甚至把他杀了,也还得在皇族中另立新君,否则就逃不了篡夺或弑君的恶名,不仅缺乏合法性,而且可能引起敌对势力的反抗。但如果让皇帝自己让位,自己再假惺惺推却一番,篡夺就成了“禅让”,傀儡和操纵者都成了尧舜般的圣君,所以“唐虞故事”实在是不可少的。在弱肉强食、权臣当道的历代皇室之中,处于势单力薄、无力回天的帝王,不得已才把皇位禅让给权臣,下退位诏书,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也有不少。那么,谁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下退位诏书的皇帝呢?他就是东汉最后一任皇帝汉献帝刘协。

曹丕代汉

中国历史朝代表

最早倾情完整演绎“禅让”的是魏文帝曹丕代汉,以后西晋、宋、齐、梁、陈、北周、北齐、隋、五代梁取代前朝时都如法炮制。五代时郭威(周)代汉时汉隐帝已被杀,只能由李太后扮演禅让的主角。宋太祖赵匡胤代周是在一个早上完成的,但也少不了以周恭帝的名义下了一道禅位诏书。大概因为“唐虞故事”年代久远,谁也说不清究竟是如何进行的,而曹丕代汉的过程却由《三国志》记载得十分详细,操作起来非常容易,所以“汉魏故事”成了后世禅让的代名词和样板。下面我们就看一看曹丕代汉的前后过程:

起起伏伏的历史潮流,几家欢乐几家愁,曹操、刘备等人高兴了,但对于汉献帝来说,虽然贵为九五之尊,但手里不但没有一点权力,还备受欺负,一辈子都没好好安生过,一生非常悲催。汉献帝刘协出生于东汉中和四年,也就是公元181年。他是汉灵帝刘宏的次子,汉少帝刘辩的异母弟。永汉元年(公元189年)九月即帝位,史称汉献帝,也是东汉的最后一任皇帝。不过自从登上帝位,刘协就没安稳过,他在位的时候,权臣当道,并且还层出不穷。

刘协这个皇帝做得十分窝囊,一生被三次挟持,先是被权臣董卓挟持,打着他的旗号号令诸侯,而他有名无权,只能听任董卓摆布;董卓被王允和吕布诛杀后,董卓的部将李傕再次挟持了刘协(李傕后来被曹操诛灭三族);他颠沛流离,身不由己。最后,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将汉献帝迎至许(今河南许昌市东)后,汉朝就已名存实亡。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寄人篱下的汉献帝为了报恩,赐他权力无上的“节钺”,希望他能匡扶汉室。不过曹操才不做赔本的买卖呢。他本来就是利用汉献帝的名号,完成他统一天下的野心,于是开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模式,而汉献帝再次郁闷地成为傀儡。当然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始终没有取而代之。

小青年汉献帝刘协不是没反抗过。刘协当时处在一个深陷泥潭,无力挣脱的境地,只好任由曹操摆布。但是作为一国之君,刘协哪里肯心甘情愿做曹操的傀儡,更不愿意做亡国之君,于是,决定反抗。他曾暗下衣带诏,让董贵人的父亲车骑将军董承设法谋杀曹操。董承忠于汉室,听命于汉献帝,于是暗中与左将军刘备等人密谋,结果还未起事,就泄漏了风声,就这样窝囊地成了曹操的刀下鬼。可怜还有孕在身的董贵人,也跟着送了命。

事情发生后,曹操对待汉献帝像没事人一样。可是他越是这样平静,让汉献帝和伏皇后完越是害怕。于是伏皇后伏寿和汉献帝暗中商量,想寻求父亲伏完的帮助。她秘密地写了封信给伏完,说曹操残暴不仁,独揽大权,擅自诛杀朝臣,目无法纪,无视皇帝的存在,这样下去,汉朝的天下就岌岌可危。希望他能杀死曹操。遗憾的是,伏完在忠诚和保命之间,选择了保命。所以他收到信后,只是装聋作哑。结果他果然保全了性命,而他死后,有人将伏皇后的事告密,伏皇后再次成为牺牲品。

曹操恼羞成怒,逼迫刘协废黜伏皇后,将其幽禁于掖庭暴室至死,伏皇后与刘协所生的两位皇子,也被曹操以毒酒杀害,伏氏宗族百余人被全部处死,伏皇后的母亲盈等十九人都被流放到涿郡。据《后汉书·皇后纪第十下》记载:“完不敢发,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废后……遂将后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鸩杀之。后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余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可以说,在强大的曹操面前,汉献帝真是无计可施。再加上后来曹操又将三个女儿都嫁入后宫,也就意味着前堂有曹操坐镇,后宫有他三个女儿做眼线,汉献帝想要行动,更是孤掌难鸣。曹操铲除了异己,拔出了眼中钉,从而更好地控制了刘协。从此后,刘协心如死灰,过一天是一天。

不过到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已被“封”为魏王,第二年汉献帝又“命”他使用皇帝的仪仗,离真当皇帝仅一步之遥。公元220年(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统一了中原腹地。然而还没等他实现统一天下的愿望,曹操在建安二十五年正月病死,接受“禅让”的手续就只能交由他的儿子、继承魏王的次子曹丕来完成了。

此时的军队都是他曹家的私兵,而官员也是曹操提出“唯才是举”后招募的人才。虽然汉献帝是皇帝,可这些人吃的是曹家的饭,领的是曹家的工资,当然曹家才是他们的大BOSS。因此,曹丕继位后,这些人对新主子要表忠心,有人就提出,曹家白养了汉献帝这么多年,是时候让他禅让帝位了。

这话曹丕爱听,他早就想以魏代汉,完成曹操遗志了。

首先是一系列“祥瑞”的出现,而且是从曹操的故乡谯县开始的。然后,六月二十六日,曹丕率大军南征。其实当时并无军事上的需要,曹丕也并不真想进攻孙权,所谓南征只是为禅让作铺垫而已。七月二十日,军队到达谯县,曹丕在城东宴请当地父老和全军,并下令免除谯县两年的赋税。经过数月的巡游,曹丕于十月初四回到离首都许不远的颍阴县曲蠡(今河南许昌市一带),却没有进入首都。此时,由左中郎将李伏上书,说明近来出现的祥瑞正是应在曹丕身上(这位李伏原是张鲁的部下,小子这把政治投机,拔拍马头筹)。李伏强调其原是张鲁部下,归顺的时间不长,说错了罪更大,所以一直忍着。现在祥瑞并呈,天意已经很明白,我心情无比激动,谨上表报告。”曹丕下令公布于众,又说自己德薄,实在不敢当,做戏开始。

然后是诸臣上书,引经据典地证实李伏所称预言的正确性。眼看舆论造得差不多了,太史丞许芝在十月初九正式向曹丕报告了魏代汉的谶纬。也是一通吧啦吧啦,这位太史官认为,历史上圣人出现时的祥瑞不过一两样,而曹丕即魏王位后的祥瑞简直不胜枚举:黄龙、凤凰、麒麟、白虎、甘露、醴泉、奇兽无所不有,是自古以来最美好的。而岁星已出现在大梁的范围,正是魏的分野,与当年周武王伐纣、汉高祖入咸阳时出现的星象相似。作为史官,将如此重要的图谶和天象上报,是应尽的职责。

谁知曹丕的答复竟是断然拒绝,并列举一大堆理由。大臣们自然知道这是献忠心的好机会,辅国将军清苑侯刘若等120人联名上书,居然大胆地反驳曹丕的理论根据,指责曹丕的做法是“违天命而饰小行,逆人心而守私志”,上对不起上天的关怀和信任,中忘了圣人应该通达的教导,下影响了臣民翘首企盼的热情。他们认为侍奉君主首先得分清是非,坚持真理就可以与皇帝对着干,决心不理会曹丕的命令而“以死请”。曹丕再次拒绝,而且说得斩钉截铁,好像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大臣们知道这场戏还得演下去,这就需要傀儡皇帝上场了。

曹丕不能去对汉献帝明言。当然这事也不用曹丕说,就有人找到汉献帝,好一番威胁,汉献帝知道时不我待,如不禅让,小命也会玩完。也许禅让还能留得性命,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依从建议,正式向魏王曹丕下了禅位诏书,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退位诏书,宣布退位。

汉献帝禅位诏书原文(禅位给魏文帝曹丕):“咨尔魏王:昔者帝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汉道陵迟,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乱兹昏,群凶肆逆,宇内颠覆。赖武王神武,拯兹难于四方,惟清区夏,以保绥我宗庙,岂予一人获乂,俾九服实受其赐。今王钦承前绪,光于乃德,恢文武之大业,昭尔考之弘烈。皇灵降瑞,人神告征,诞惟亮采,师锡朕命,佥曰尔度克协于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逊尔位。于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君其祇顺大礼,飨兹万国,以肃承天命。”

据裴松之引自袁宏汉记载注于《三国志·卷二·魏书二·文帝纪第二》所载:汉帝诏曰:“朕在位三十有二载,遭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仰瞻天文,俯察民心,炎精之数既终,行运在乎曹氏。是以前王既树神武之绩,今王又光曜明德以应其期,是历数昭明,信可知矣。夫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故唐尧不私於厥子,而名播於无穷。朕羡而慕焉,今其追踵尧典,禅位于魏王。”刘协的这份退位诏书,看起来没几个字,大意是自责罪过,说说自己无德无能,大赞命在曹魏,夸夸曹丕天赋异禀,以追崇尧典为名,将皇位禅让于曹丕。总之这皇帝曹丕干最合适不过,由此可见刘协也是非常聪明清醒的,早早让位早早脱离漩涡,否则架在火上烤的滋味很难受。

除此之外,刘协还下有两份诏书,一是在禅位大典仪式上,下的禅让诏书,二是在新皇帝登基之后,下的登基诏书。

汉献帝派兼御史大夫太常张音为专使奉上皇帝的玺绶。尚书令桓阶等立即上书:“天命弗可得而辞,兆民之望弗可得而违”:请求召集文武大臣,公布诏书,顺应天命,并着手制定禅让的礼仪。结果又被曹丕拒绝了。曹丕唯恐大家不理解他的苦心,又下令道:“泰伯曾三次以天下让给他人,没有人不称赞他的,孔子叹为最高的德行。我这样做又算得了什么呢?”

十月十八日,曹丕上书献帝,表示奉玺书后“五内惊震,精爽散越,不知所处”;(呵呵,曹丕有文采,这词儿用的够夸张)说自己“无德以称”,并派毛宗送还玺绶。第二天,给事中博士苏林、董巴上表,从天文分野和岁星的位置论证,魏国得岁与周文王受命完全相同,今年正是时候。而曹氏的始祖是颛顼,与舜是同一祖先,十月份受禅与颛顼受命相符,取代汉朝是以土德代火德,又与舜代尧一致。他们警告“天下不可一日无君”,劝曹丕不要“上逆天命,下违民望”,而要“以时即位”。其实曹丕正在筹划下一轮的表演,只是答道:“我已经上书辞让,希望得到皇帝批准,也要让全国都知道。”

二十日,献帝下了第二道禅位诏书。尚书令桓阶等又“敢以死请”(上一次遭到曹丕拒绝后居然并没有死),请求立即“修治坛场,择吉日,受禅命,发玺绶”。曹丕的答复是:“那么急干什么?我希望辞让三次,如果还得不到批准就再说。”所以在二十二日第二次上书献帝,奉还玺绶。刘廙等上奏相劝,说这几天“时清日晏,曜灵施光,休气云蒸”,证明“天道悦怿,民心欣戴”。况且“群生不可一日无主,神器不可斯须无统”,“臣等敢不重以死请”(注意,加了一个重字)!曹丕在拒绝的同时表示:“此岂是小事一桩?公卿们还没有都表态呢!应该在坚决辞让之后再商议实行的办法,”

二十四日,献帝下第三道诏书,并命令使者张音不许再将玺绶取回。在曹丕的导演下,满朝公卿都表态了,相国华歆、太尉贾诩、御史大夫王朗及九卿等46人联名上书劝进。曹丕答复道:“就德行而言我是不够的,就形势而言敌人也没有消灭。要是能在你们的辅佐下平平安安地当魏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要说天降祥瑞和百姓拥戴,那都是先王的圣德留下的成果,与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不敢从命。”二十六日,曹丕上书献帝,作第三次辞让,请求献帝召回张音。

大臣们都知道曹丕的“三让”已结束,劝进的热情自然更高,华歆等公卿立即上表,起草者更施展出了浑身解数:“《易经》称圣人奉天时,《论语》说君子畏天命,正因为天命不常有。皇帝才要禅让。……陛下处在大魏受命之初,却不像虞舜、夏禹那样通达,反而学延陵这般退让,真是顾了小节,损了大德,注意了小事,忽略了大事呀!(呵呵,吧啦吧啦,一通肉麻)。

二十八日,献帝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了禅位册文。尚书令桓阶等立即上奏:明天就是太史令选定的吉日,可登坛受命。曹丕批了一个“可”。

不用说了,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老百姓们才得一点没错。汉代的繁阳亭北临颖河古道,是南北交通的水旱码头,交通方便。因为据说这里多次落过凤凰,走过麒麟,被认为是最好不过的风水宝地!曹丕利用司马懿在这里驻扎了14万部队,住了一个大台,已被授禅之用。这个平台高13米,底周长368米,总面积有8448平方米。受禅台前有两块北,一个是受禅杯,一个是受禅表,受禅杯其实就是工薪将军,上尊号走,碑上刻着公卿将军们当时成给魏王曹丕的奏章,当然内容呢很简单了,就是力劝曹丕一朝代汉建立魏国的事情。

受禅碑是记录了这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当年10月曹丕在樊城住灵台举行受禅大典,接受禅让以朝代汉的事实。许昌南部的漯河市颍川县繁城镇,在这里边还有献帝庙的旧址。刚才说的两块碑就在就职里好好地立着呢走在樊城镇上的街道上,乍一眼看去,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可能中国北方其他的乡镇没有太大的区别。可是当你在当地的一些老人家的引领下,穿街过巷,走进一个小胡同里,他告诉你那个朱红大门背后就有两块碑拨开灰尘,摘掉树叶,从门缝里瞧进去,两块被历经2000年还好好的竖在那儿,见证了中国历史上一件重大事情发生的两块碑。现在依然孤独地在那里,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只是默默的在见证中国历史的前行。

二十九日,曹丕登上筑在繁阳亭的受禅坛,参加仪式的有文武百官和匈奴等四夷的使者共数万人。受禅台下数十万部队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在一片欢呼万岁声当中,魏王曹丕即公卿将军,王侯们挟汉献帝步入受禅台台顶,就在这张台上几百年的汉室江山,即将禅让给魏王曹丕。曹丕称帝,改元黄初,国号魏,追尊父亲曹操为武皇帝,庙号太祖,封刘协为山阳公。

在完成了典礼后,曹丕对群臣说:“舜、禹的事,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这对刘协来说是个解脱,终于不用做傀儡了。

从黄龙出现在谯县算起,已有七个月时间。但从李伏上书算起,这场密锣急鼓的戏只演了二十余天,“汉魏故事”就圆满闭幕了。曹丕踌躇满志之余,肯定不会想到,仅在45年以后,他的侄孙曹奂就充当了汉献帝的角色,如“汉魏故事”,将帝位禅让给了司马炎。

明明是一场假戏,却非要演得如此逼真,在今人看来未免滑稽可笑,但在当年是非如此不可的,否则曹丕与群臣就大可不必煞费苦心,“汉魏故事”也不会在七百多年间反复上演了。再说,曹氏代汉虽然已是大势所趋,但最终能顺利完成,还得归功于这场戏的导演和演员。

曹丕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制造祥瑞和符谶,以证明曹氏、魏国和他自己已经拥有天命。用中国曾经风行过的话说,就是“先造舆论,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从传说中的尧、舜、禹,到秦始皇、汉高祖、王莽、汉光武帝,以及陈胜、吴广、张角(黄巾)等,无论是登基、禅位、篡夺,还是造反、起兵,都离不开这一套。

其次,是“南征”。曹丕的“南征”与祥瑞的出现看似巧合,其实是他代汉的第二步,也是关键的一步。南征是他集中精锐兵力的最好理由,既能巡视各方,显示实力,又可随时镇压反抗势力。曹丕回师后既不回魏都邺城,也不进汉献帝所居的许都,而是留驻许都附近。连受禅仪式也在军营旁进行,显然是出于军事控制上的考虑。这是“汉魏故事”的重要一部分,一般人可能会忽略,仿效者却不乏其人。五代时周太祖郭威代汉,就是以“契丹入寇”而率军北征为序幕的。以后宋太祖赵匡胤代周,也是在“契丹入寇”时率大军离开首都后,在陈桥驿黄袍加身的。

曹丕的“三让”也不是他的发明。当年刘邦在垓下击败项羽后,实际已是天下之主,但在诸侯将相共同请他称帝时,他还要表示“吾不敢当”。然后群臣坚持,“以死守之”,刘邦三次辞让,“不得已”才说:“诸君一定认为这样对国家有利,那就当罢。”前后也花了近一个月时间。刘秀的“三让”过程更长,在此就不赘述了。

三次辞让期间,曹丕辞让的话表面虽然谦虚之极,甚至使人感到有些过分,其实却是用心良苦。他列举自己很多德薄的事实,实际正是为了封天下人的口。因为孙、刘未灭,天下未定,百姓饥寒等等完全是事实,而祥瑞、符谶之类是如何出笼的,曹丕心中也是一清二楚,他自己都说了,并且直指群臣的称颂为假话,反对者反而无话可说了,似乎他真的是身不由己。这种以假为真的手段不愧是乃父曹操的真传,后人如果只以虚伪视之,倒是辜负了曹丕的一片苦心。

曹丕的禅让戏演得成功,也离不开汉献帝的配合。虽然献帝除了俯首帖耳外已别无选择,但真要干出些不合作的事来,也会大煞风景。如曹丕的孙子曹髦,因为不甘心当司马昭的儡傀皇帝,竟不顾一切,率领数百侍卫讨伐。结果曹髦被当场杀死,但司马昭不得不装模作样惩办凶手,代魏的日程也因此而推迟。作为酬谢,献帝也获得了曹魏的优待,让位后被封为山阳公,封地在山阳县(今河南焦作东),封邑有一万户。刘协心态很好,到这里住了下来之后,倒也怡然自乐,自己种种地,养养鸡,一直到曹魏青龙二年,也就是公元234年,退位十四年的刘协寿终正寝,获得“孝献皇帝”的谥号,以天子礼仪安葬。

刘协退位以后,更是看开了很多,在他担任山阳公期间,曾写了一首诗:百尺竿头望九州,前人田土后人收;后人收得莫欢喜,更有收人在后头。

从汉献帝的这首诗中不难看出,这是他心声的流露,其实他什么都清楚,也看透了浮浮沉沉的兴衰荣辱,别看曹丕得了江山,但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暂时罢了!最后曹丕得来的江山也被司马昭给夺走了,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

这个山阳国传了三代,共75年,西晋时依然沿袭,直到永嘉之乱。或许是对曹魏的报答,禅位于司马炎的曹奂也当了37年的陈留王,得以善终。

曹丕和平抢玉玺

从《三国志》记载来看,一生妻妾成群,子女也不少。曹操共有7个女儿,除了与卞夫人生育的曹节、曹华外,与另外的王妃还生有曹宪、清河长公主、安阳公主、金乡公主、临汾公主。

为了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曹操把曹宪、曹节、曹华3个女儿,一齐送给汉献帝刘协做妃子,刘协的订婚聘礼是束帛玄纁5万匹。除了三个已成年女儿外,曹操还将自己余下几名幼女,全都与刘协订了“娃娃亲”,答应暂时不送进宫,先留在自己封国内养着,待年龄长到可以婚配的时候,再送进宫中。

曹操不惜用一堆亲生闺女的婚姻和她们的一生幸福,换取自己在朝廷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以控制住皇帝,这在中国婚姻史和宫廷事变中都是非常少见的。事实上,曹操这一手很成功。

曹宪、曹节、曹华刚进宫时,身份都是“夫人”。第二年,三女便一起升为“贵人”。

刘协的皇后原叫伏寿,因不满曹操专制,书密信给父亲伏完,叫他设法除掉曹操。不慎事泄,曹操逼刘协废掉伏皇后,将伏寿打入冷,伏寿幽闭而死。为了蒙骗天下,谎称伏寿是得急病死的。曹操斩草除根,把伏寿与刘生的两个孩子也毒死了。

而曹操所做这一切,为了刘汉天下演变成曹魏天下。为了彻底铺平此路,曹操作主给刘协选立一位新皇帝,“选贤不避亲,选后认闺女”,他将自己二女儿曹节推上了后座,史称“献穆曹皇后”。

曹节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了,曹节爷爷的爷爷也叫两曹节,难道曹操给女儿起名时忘记了此事?也不讲避讳了。

曹节是位奉守传统伦理的女性,正统的史学家对她还是有好的评价的,南朝刘宋时期的历史学家范晔在《后汉书·皇后纪下》(卷十)中,便对曹节的行为、言语作了正面的叙述,把后来的魏文帝曹丕刻画得成了无耻的盗贼——窃国大盗。

曹丕要称帝了,但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传国玉玺在曹丕的妹妹曹节那里,曹节是不给的,她耍起泼来可是真厉害,换成是一般人想坏自己的好事,曹丕早就毫不犹豫的给解决了。可是曹节毕竟是自己的妹妹,从小玩到大的,痛下杀手是不太可能,不过下不去手不等于脸皮不够厚。

曹丕为了尽快当上皇帝,授意智慧、相国华歆去逼刘协禅位,索要传国印玺。曹节听后发怒了,就是不给,把来人堵在宫门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曹丕也很有耐心地不断派人去催,一开始说的是好话,但后来估计这使者碰钉子都碰烦了,于是就说了几句不太友好的话,我们可是奉命执法,如果公主继续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的话,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由公主自己负责。至于前朝皇帝刘协的身份地位以及人身安全就难以得到什么保障了。催久了话狠了效果就有了。曹节最终意识到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该失去的终归是要失去的。以自己一个女流之辈是万万守不住这个东西的。

如此三番,索要多次,无奈之下,终于有一天,曹节姐答应把传国玉玺禅让出去了,曹节才让曹丕的人进来。于是曹丕派来的使者很高兴,正当使者心里面一边高兴一边快速运转的时候。她泪流满面,当着来人的面,数落自己的“篡位哥”不是个东西。只见了曹节举起这个玉玺不是递到自己手里,而是一把将传国玉玺扔到台阶下面了。然后回过身去掩面痛哭,气愤到极处,亦如农村泼妇一般骂咒骂起娘家亲兄——老天不会保佑你,要遭报应的。这话啥意思啊!曹节是在痛骂他的哥哥,曹丕。你这么干的,老天爷都不会保佑你的。是有点狠。但这又怎么样,虽然挨骂了,但是好歹拿到了宝贝,完成了任务,这使者也算是值了,汇报到曹丕那里了,曹丕对自己的妹妹呢还是很理解的,所以也没把他怎么样,拿到玉玺就开开心心的去准备旅行皇帝的职责了。这大概也是中国皇后中惟一一个敢如此指责篡位者的女人,也应是曹操女儿中最有个性的一位。

原文是这样的,“魏受禅,遣使求玺绶,后怒不与。如此数辈,后乃呼使者人,亲数让之,以玺抵轩下,因涕泣横流曰:“天不祚尔!”曹节这番话说得痛快,来人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很尴尬。虽然曹丕被气得狗血喷头,但并没有杀了曹节,比较是亲妹妹啊。

有意思的是,不仅曹丕自己的妹妹马老天不保佑他,就连孙权也说了同样的话!曹丕称帝的消息传到东吴孙权的耳朵里去以后,孙权超级不爽,大骂曹丕说,你才几岁,比我年纪小多了,居然也好意思厚脸皮到皇帝。他身边那个大臣阚泽就得孙权说了,你不要生气,曹丕这皇帝是当不了多久的,孙权一听就问了,为什么?阚泽就说了大王你看那曹丕的名字不是叫丕吗?丕拆开一看,不一。时所以他在皇帝的位子上是绝对超不过十年的。有意思了,曹丕手下的人想把曹丕推到皇帝位上,给它搞这个搞那个的理论依据的时候,说曹丕,他的丕字是下横一,这是吉言呢,可是到了这里,那这个字就变成了不实了,变成诅咒了。

你看看中国的文字真是有意思,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说法。当然两种说法都是忽悠人的话是没一点依据的,完全不靠谱的。但是让人家口无言的是下横一这个寓言,让曹丕当上了皇帝,而阚泽说得不到十年,最后居然也是正确的。曹丕最后当了几年皇帝啊,才7年,他就挂掉了。那真不知道是他的妹妹诅咒有效呢还是真的,因为曹丕的批字在起作用呢!一就在这一年的10月底,许昌南部的区里的老百姓惊讶于朝廷竟然有这么多的官员同时从中央来到这里,一辆又一辆华丽高大的马车占满了街道,一个又一个威严十足的官员从这些马车上款款走下来,而且在当地的繁阳亭还新建了一个祭坛。据说魏王曹丕也来到这里了。

至此,连天下都改为娘家姓了,曹节在当了7年皇后之后,也降级了。曹丕代汉称帝心愿达到后,废刘协为山阳公,曹节随之成了山阳公夫人。魏青龙二年(公元234年)三月,刘协去世,终年54岁,以汉天子礼仪葬于禅陵(今河南修武县境内)。

刘协死后26年,即景元元年(公元260年),曹节病逝,合葬于禅陵。

乃使人于传国玺肩部刻隶字“大魏受汉传国玺”,以证其非“篡汉”也,实乃欲盖弥彰。

汉献帝禅让给曹丕后,曹丕说:舜禹之事,吾知之矣

上古三代尧舜禹禅让制的真相是怎样的呢?曹丕一语道破

上古三代我们都知道,就是尧舜禹那时候,那时候还是原始部落,而所谓的尧舜禹不过是当时各部落的领袖,尧帝 统一 部落,舜帝因孝而闻名,尧帝禅位给舜帝,后来大禹治水有功,舜帝又禅位给了大禹,就是后来的夏禹。这是正常的历史,那历史的真相是怎样的呢?真的禅让吗?

凡是上过学的小伙伴都听说过,尧舜禹时代实行的是禅让制,也就是所谓的“让贤不让子”,天子晚年就会根据民间推举,举贤任能然后传自己的王位,挺起来好像很民主很大公无私,但其实这根本就是虚假消息,编造炮制的假历史。

在千年前的西晋,有过这样的一本史书,名字叫《竹书纪年》,这本书并非西晋所著作,而是在当时出土的关于春秋战国的史书,在这本书里,对于所谓的“禅让制”也有着相关的记载,“昔尧德衰,为舜所囚”,意思就是尧帝因为无德,然后被后居者舜所囚禁,自己当了新老大。原来尧是想把自己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丹朱,但舜势大,发动政变把尧给囚禁在一边,还流放了尧的儿子丹朱,自己抢夺了帝位。

通过抢夺上位的舜晚年也是不好过的,这和动物其实是一个道理,一个狮群总会有新狮王和老狮王,而此时的舜就是那个老狮王,大禹就成了新狮王,大禹治水有功,威望很高,在此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政治力量,后来也同样是发动了政变,将舜流放到了南方,自己取得了帝位。

除了《竹书纪年》的记载,李白更是在诗里写道:“尧幽囚,舜野死”,也是禅让制的真实写照,因此,所谓的禅让制可能只是后世对那个时代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表达人们的一种思想,历史上其实并不存在,知道真实的历史是不是觉得其实有时候挺悲哀的。

到后世三国魏晋时期,有这样一位才子对于禅让制有着显白的说法,这个人就是曹丕,曹丕的父亲曹操一生没有篡汉自立,而曹操刚死,曹丕就篡汉自立了,他在禅让仪式上就说道: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汉献帝禅让给曹丕的历史,其中的猫腻我想各位都知道吧,那是禅让吗?显然不说,曹丕的这句话也是直接把禅让制的窗户纸给捅破。

曹丕举行受禅之前,史书记载的受禅发生过三次,分别是尧禅让给舜、舜禅让给禹、孺子婴禅让给王莽。

其中莽新篡汉和曹魏篡汉的形势酷似,都是权臣篡政,效仿尧舜举行禅让仪典。

只是曹丕说“舜禹之事,吾知之矣”,即可以说是被禅让之后的感受,亦可以理解为对上古的那段历史新的理解。

荀子说:“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这是瞎说。韩非子说得更直白,哪有什么禅让,有的只是“舜逼尧,禹逼舜”而已。之所以让,那都是被逼的。曹丕的意思,尧舜和汉献帝一样,有被逼迫禅让的可能。

“禅”这个字的意思是在祖先面前大力举荐,“让”的意思是让出自己的位置,这两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皇帝把自己的皇位让给其他人。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我们见过很多,最著名的当然是尧舜禹之间的禅让了,还有乾隆、赵武灵王等等。

不过尧舜的禅让和乾隆的禅让是不一样的,乾隆时禅让给同姓人(自己的儿子),尧舜则是禅让给异姓人,前者被称为“内禅”,后者则被称为“外禅”。禅让还有另外一种分法就是出于自愿还是非自愿,比如乾隆、赵武灵王这些人当然是属于自愿禅让了,而且他们选择的是内禅。当然历史上也有很多非自愿的内禅,比如李渊和李世民两父子。在历史上更常见的一种禅让是非自愿的,而且往往都是外禅,比如刘婴然让给王莽,汉献帝刘协禅让给曹丕,曹奂禅让给司马炎等等。

那么历史上到底有没有“自愿地外禅”这种情况,正如我们前面说的,历史上有很多自愿地禅让,不过这些禅让都属于内禅,是传给自家人,真的有人愿意自动把一国之君的位置禅让给外姓人吗?像刘协、曹奂这些人的外禅都是被胁迫的。

对于这个问题,曹丕有自己的想法。经过两代人的努力,曹家完成了自己长期以来的夙愿,他们终于对汉献帝的皇位开始下手了,不过曹丕的考虑比较周全,他亲手导演了一出历史大剧《汉献帝别走》。这部剧的内容是汉献帝先把曹丕夸一通,说他如何如何厉害,自己天命已尽,要把皇位传给他,曹丕上表拒绝,挽留刘协,刘协再让,曹丕再拒绝……

这套禅让大戏做足之后,曹丕才名正言顺的地接受了皇位,喜不自胜的曹丕在这时候说了一句可能是他生平说得最妙的一句话: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意思就是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当年尧舜的禅让也是这么一回事啊!很显然,曹丕认为上古时期的人们并没有那么文明,所谓的尧禅让给舜,舜禅让给禹,背后可能也和曹丕一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魏氏春秋》曰:帝升坛礼毕,顾谓群臣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

曹丕当时说的是:“舜、禹之事吾知之矣。”这句话是源于在刘禅让位曹丕为魏文帝的时候对大臣们说的八个字。其实早在曹操病死的时候,曹丕继承宰相之位,自称为魏王,就已经显露了自己的野心。而在那时曹丕早早就有了想要称帝的方法。

而这话一出,在当今的史学家无数人都骂曹丕太过于狂妄,而曹丕在这句话之中也是将自己与古时的贤德相比,而曹丕自己本身的行为却是谋朝篡位。而我觉得曹丕这把各自的意思其实不止一层,首先底层的含义就是曹丕其实是很羡慕舜、禹的,而在他经历过这么多以后也明白了让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而打自己的心底发出了这句赞叹。

而我觉得第二层意思就是曹丕其实打心底就看不起这两位贤德,而认为他们的禅让其实就是造假的面子工程。发出了这句赞叹其实也就是相对比与现在这样,其实自己早已经就大权在握,但是为了没有必要的面子工程,因此才做出了这次让位举动。

其实让我们回顾历史,尧舜禹这三位都是属于贤能的政治文化代表人,而在我们以前学过的教科书之中,都是对这三人赞不绝口,但是根据《竹书纪年》里记载,却让我们对这三个人的印象大跌眼镜。在这本书里的记载其实舜不是心甘情愿的让尧把位子给让出去的,而是逼迫尧把位子给他让出来的,而对于曹丕这种说法,我们也只能称之为狂妄了。

曹丕的两句话,印象颇深

一句是《三国志》中,裴松之引他书做注,写禅让的一个细节。

当时,有关部门把这个事搞得很隆重,现场是旗帜的海洋,还有部队接受新君检阅。

汉献帝控制情绪,规规矩矩,完成了仪式的全部规定动作,然后,从台上下来。

曹丕则一身新装,正是领袖的大礼服,意豁如也,受了汉禅,完成了历史选择。

这个时候,适合雅量。

他当场指示,给了前领袖一个公爵的待遇。

禅让大典,是在一座高台上演礼的。仪式结束后,曹丕也要从台上下来。

有关部门曾经讨论过这个细节,说让位的人,从台上下来,是自然之理,而领袖是上去受禅的,也要从台上下来,会不会寓意不好啊?

一提,还真是敏感。

但又不能把领袖一直留在高台上,总得下来。

于是,讨论到最后,大家都装糊涂,不说话了,有意无意,只拿眼睛看最初提出这个问题的人。

那干部也慌了,一时竟嗫嚅起来,仿佛要辩白自己,绝非其心可诛。

最后,大约还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前辈,微微一笑,说最近都在忙这个大事,重大政治任务嘛,都有点紧张,也是可以理解的。

众人轻出一口气,继续抠别的细节。

事实证明,他们最后拿出的方案很好,没出什么岔子,大会胜利闭幕,大位平稳过渡。

曹丕该走下来,还是走下来了。

宣传部门就说,陛下升阶受命,遂为天降伟人。

一句“天降”,解决问题。

还提升了地上这建筑的意义。

不言而喻,曹丕走下受禅台时,神采肯定与汉献帝不同。

他应该是一身的伟大领袖气质,每踏一个台阶,都道路自信。

至于汉献帝,刚刚丢了江山,只好情绪稳定。

曹丕下来后,又看了看观礼的部队,情动于中,对身边的几个重臣感慨了一句:“尧舜之事,吾知之矣!”

高干唯唯而已。

这句话真好。

细究,曹丕这句指示,直抒胸臆,绝了,只是太不给理论界留面子。

原来古书上拿来讲了那么多大道理、阐发出那么多历史意义的“禅让”,是这么一回事啊,朕亲自经历这一番,总算是明白了。

领袖高深莫测,到底明白了什么,不再说破。

这是第一句。

当时,这句话造成了理论界极大的恐慌与混乱。

原本无比光辉的说法,被领袖这么轻轻一点名,感觉竟怪怪的了。

领袖当然有这种言论自由,不但正确,而且恰是意豁如也。

但事端一开,原则被嘲讽之后,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就不好做了。

他们都很焦虑,一个个唉声叹气,说社会风气要乱了,人心要散了,政治没法讲了。

看气色,一个个都是忧君。

不料曹丕除了领袖,还有诗人的一面,不太关心斗争时,他最好的,乃是文学。

文学不比讲政治,最是可以马马虎虎、不负责任之事。

不太担心没有大道理可讲。

所以,曹丕有时候也情感丰富,悄悄借来一点名士气,吟啸歌呼,抒怀立意。

很自然地,他又一次直抒胸臆。

“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真无奈,真悲哀啊。

死亡大事面前,还说什么别的呢?

这句话,极老实,所以,极深刻。

只不过其深刻,又太直白,往往被很多大道理的说法遮住了。

这是第二句。

赴美生子多少钱

这一个曹丕,倒很适宜那个意识形态混乱而思想自由的时代。

世上荣枯无百年。

时代把人逼出了这样的想法。

算了吧,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不是傲慢,就是可笑。

这竟好似从《金瓶梅》中跳出来一句话,“虾蟆、促织儿,都是一锹土上人”。

搜索 曹丕 禅让 传国玉玺 在百度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