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讲:272个单词让美国"重生"

news.xixik.com   2013-11-19 0:41:40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描绘葛底斯堡演说的绘画作品

在1863年11月19日,正值美国内战中葛底斯堡战役结束后四个半月,林肯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的葛底斯堡国家公墓(Gettysburg National Cemetery)揭幕式中发表是之演说,哀悼在长达5个半月的葛底斯堡之役中阵亡的将士。林肯的演讲于当天第二顺位发表,修辞细腻周密,其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说之一。出乎意料的是,尽管这场演说名垂青史,声震寰宇,其确切之措辞却颇受争议。五份已知的演说稿,与当时新闻报导中的誊抄本,于若干细节上彼此互异。

赴美生子利与弊

150年前,林肯在葛底斯堡的一席演讲言简意赅,却极大地抚慰了这个被内战撕裂的国家。至今,这场演讲前后的一个个历史瞬间,依然被公众津津乐道。

11月19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小镇葛底斯堡人头攒动,官员、学者接二连三地登台发言,纪念亚伯拉罕?林肯一个半世纪前的那次著名演讲。人们不辞舟车劳顿,汇聚于此,希望共同回忆起那历史性的时刻,一时间,镇上的喧闹仿佛要超过150年前的同一天。

人们相信,林肯的葛底斯堡讲话,帮助在内战中迷失自我的美国找到了“自由、民主、平等”的旗帜,宣示“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国政府重获新生。

林肯曾提到:“世界既不会注意,也不会长久地记得我们今天在这里说过的话。”事实证明,这只是他的谦逊――只有272个英文单词的讲话稿,作为美国历史转折的宣言出现在教科书中,烙印在林肯纪念堂的墙壁上,还作为全球最伟大的演讲之一,传颂至今。

美国内战的转折之地

1863年7月1日,林肯紧张地在白宫里踱步。一连几天,得悉北方盟军与南方联邦的军队在葛底斯堡周围相持不下,不安和沮丧笼罩着他高大而瘦削的身形――如果北军在此役中稍有闪失,林肯可能成为已经存在了87年的美利坚合众国的最后一任领导人。

终于,陆军部传来了捷报,很快,白宫又收到了密西西比州维科斯堡大捷的消息。林肯异常激动,整个华盛顿也陷入狂喜和庆祝的气氛中。兴奋之余,总统开始思考如何让被战争撕裂的国家重新团结一致。葛底斯堡演讲稿的雏形,在他心中逐渐清晰起来。

内战进行到最惨烈的阶段时,美国“真有可能从地球上消失”。历史学家麦克弗森告诉《洛杉矶时报》,“葛底斯堡打开了美国命运的铰链,使美国为了自由的使命重生”。

葛底斯堡战役是美国内战的转折点,但代价十分惨重。3天之内,超过7000名士兵死亡,受伤和失踪的人数接近5万。惟一令人感到些许慰藉的是,小镇上的居民只有1人在交战中丧生,另有一名厨娘在烤面包时被子弹误伤。战斗结束后,当地人忙着埋葬阵亡军人遗骸,而在检察官大卫?威尔斯推动下,宾州政府出钱购买了17英亩的土地,为逝者建立墓园和纪念碑。林肯的葛底斯堡之行,主要目的就是为纪念碑揭幕。

弹丸小镇上群贤毕至

林肯到达葛底斯堡时,他仍然为早逝的儿子威利穿着黑色的丧服。他的另一个儿子泰得则重病在床。第一夫人玛丽?陶德因为丈夫在这种时候外出而一度变得歇斯底里,但林肯拒绝了妻子的挽留,于11月18日准时抵达葛底斯堡,在威尔斯的宅邸下榻。

彼时的小镇尚未从战后的忙碌中解脱。4个月过去了,当地居民依然忙着治疗伤员,接待死伤者家属,重修被流弹破坏的房屋。镇上找不到哪怕一张空床,所有旅馆、餐馆甚至民居中挤满了等待参加墓园揭幕仪式的人。就连威尔斯靠近城市广场的大宅,也住进了30多位贵客。若不是宾州州长的火车误点,前国务卿爱德华?艾弗雷特恐怕得和前者睡在一张床上。他在日记中写道,“想到州长将和我睡在一起,我就感到紧张,凌晨一点才入梦。”他女儿和另两位女眷挤在一张小床上,因不堪重负,那张床到半夜便碎成了两截。

即便被安置在单独一间屋里,林肯仍然能够感受到战争的气息。和当地很多教堂、谷仓和大宅一样,这个房间曾被作为临时医院救治伤员,林肯吃晚饭的餐厅在4个月前还躺着鲜血淋漓的士兵。他推开窗户,就可能嗅到腐烂的马肉的气息――战役结束后,人们忙着照顾伤患,不得不让5000多匹死伤的马躺在原地几个星期,在夏天的炎热空气中,这些马腐烂膨胀,饥饿的苍蝇和蛆一拥而上,与马肉一起成为老鼠和野狗的美餐。战场距离小镇只有5里路,久久不肯散去的恶臭似乎提醒居民们,死神的脚步声还未彻底远去。

正是在这间屋子里,林肯对演讲稿进行了最后的修改。

公众用热情将总统包围

葛底斯堡很少在一天内涌入这么多人。晚饭过后,成群结队的来访者聚集在街道上,军乐队和拥护政府的民众组成合唱团,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人们的热情空前高涨,很快,慷慨激昂的演讲开始在街头巷尾弥散――彼时,演讲是一种公共娱乐。人们盼望着“大人物”们提前登台亮相,总统当然是首选。《大西洋月刊》称,民众聚集在威尔斯的宅子门口,持之以恒地呼吁总统露面。身为严谨的演说家,林肯很少即兴发言。他在民众面前露了个脸,但只用了不足两分钟解释自己无法即兴发言,便回到了屋子里。

“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亲爱的市民们,只是为了感谢你们的厚爱。”“作为总统,不说蠢话是很重要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话。”

听众多少有些失望,但他们知道,第二天,林肯一定会将“亏欠”的演讲如约补上。

19日清晨,林肯首先走访了葛底斯堡战役的战场。回到小镇后,“他一路上带着谦和的笑容,向所有从窗子和门口向他打招呼的男女老少鞠躬致意。”

本杰明?弗兰奇是当天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在日记中写道,“掌声的飓风追随着总统在葛底斯堡的每一个动作。任何一个像我一样目睹耳闻这一切的人都会明白,他活在每个人的心中。居民对他的欢迎来自心底真实的爱,人们都知道他是一个诚实、真诚的人,这是大家自发地表达对他们的总统的信心。”

正牌主讲者遭后世遗忘

经常为后世的人们忽略的一点是,11月19日的仪式上,林肯并非事先安排好的主角。

爱德华?艾弗雷特才是当天的主讲者,11月19日的日期,原本也是按照他的意思确定的。据记载,这位前马萨诸塞州州长兼前国务卿发表了两个多小时的长篇大论,讲稿长达13607个字,且全部脱稿。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是整个演讲现场惟一的焦点人物。

然而,林肯持续仅两分钟的发言结束后,艾弗雷特说过的内容迅速被遗忘。时隔多年,大多数人都以为,林肯是1863年11月19日惟一的演讲者。

揭幕仪式次日,两人以信函方式交流了彼此的感受。艾弗雷特称,“如果我在两小时的演讲中传达的精神,能够像您两分钟的演说那样精辟,我就感到十分满足了。”林肯的回复同样很有绅士风度,“依昨天的情况,您进行简短的演讲和我发表长篇大论都是不妥当的。得知你不认为我昨天的演讲是个彻底的失败,我很高兴。”

林肯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演讲是失败的,这些话已在他脑海中盘旋多时。葛底斯堡战役刚结束不久,发言大纲已逐步成形,离开白宫前,他完成了讲稿的大半。“用短短272个字,他将每个人心中所想,应该知道的东西表达了出来。”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海瑟说。

仅有的五份讲稿成为国宝

2013年11月19日,在离葛底斯堡几百英里外的地方,纽约州康奈尔大学将林肯手写的一份葛底斯堡演说稿公开展览。

世间一共留存着五份葛底斯堡讲稿,全部出自林肯之手,两份是他在演讲前所写,3份是演讲后,林肯应朋友要求誊录出来赠送他人的。康奈尔大学保管着其中一份。“没什么比亲眼看到林肯的演讲稿更让人激动。”工作人员米歇尔?哈密勒对《洛杉矶时报》说。

1863年暮秋,林肯结束演讲后,媒体的反应褒贬不一。《芝加哥时报》称,在场的观众应该因为林肯讲话的“愚蠢、平淡、呆板而羞愧得面部扭曲”。《芝加哥每日论坛报》则认为那是一个令人骄傲的时刻,“总统关于奉献的致辞将载入人类的史册”。就在演讲的两个星期前,这份报纸还在质疑林肯的人品,并且给他的竞选连任泼冷水。

舆论的反应有好有坏,但民众对有林肯签名的讲稿副本的热情,透露出他们对演讲内容和总统本人的双重拥护。

1864年2月,历史学家乔治?班克劳福拜访白宫时,向林肯索要葛底斯堡演讲的手稿,希望能将其大量出版、销售,所得的收入可以为受伤士兵提供补助。

林肯很快寄给班克劳福一份手稿。兴许是为了节约用纸,林肯将讲稿写在了一张纸的正反两面。鉴于当时的技术不支持双面印刷,班克劳福不得不又一次致信华盛顿索要讲稿。那份没有派上用场的单页纸则成了班克劳福家族的私人收藏,代代相传。班克劳福的孙子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在大萧条时期,由于亟需用钱,他将这份珍贵的藏品卖给了一位纽约商人,后者费尽心力保存手稿,直到在1949年将其作为礼物,赠给了康奈尔大学。

尽管数量稀少,葛底斯堡讲话的五份手稿都完好地保存于世。康奈尔大学这份存放在特制的保险柜中,防火、防水、防日晒。用哈密勒的话说,所有收藏者都在全心全意地保护这份珍贵的纪念,因为它不仅是林肯的手迹,也是历史的浓缩。

11月19日的纪念活动上,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汤姆考波特表示,“林肯希望通过定义一个理想的国家,来治愈战争给美国带来的创伤。”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也指出,林肯的演讲语言精美,信仰坚定,“他把心里话写在纸上,也印在了我们心上”。

 

葛底斯堡演讲中英文对照

《葛底斯堡演说》(英文:Gettysburg Address)是亚伯拉罕·林肯最著名的演说,也是美国历史上为人引用最多之政治性演说。在1863年11月19日,正值美国内战中葛底斯堡战役结束后四个半月,林肯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的葛底斯堡国家公墓(Gettysburg National Cemetery)揭幕式中发表是之演说,哀悼在长达5个半月的葛底斯堡之役中阵亡的将士。林肯的演讲修辞细腻周密,其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说之一。   林肯的讲话是极简短、极朴素的。这往往使那些滔滔不绝的讲演家大瞧不起。葛底斯堡战役后,决定为死难烈士举行盛大葬礼。掩葬委员会发给总统一张普通的请帖,他们以为他是不会来的,但林肯答应了。既然总统来,那一定要讲演的,但他们已经请了著名演说家艾佛瑞特来做这件事,因此,他们又给林肯写了信,说在艾佛瑞特演说完毕之后,他们希望他“随便讲几句适当的话”。这是一个侮辱,但林肯平静地接受了。   两星期内,他在穿衣、刮脸、吃点心时也想着怎样演说。演说稿改了两三次,他仍不满意。到了葬礼的前一天晚上,还在做最后的修改,然后半夜找到他的同僚高声朗 诵。走进会场时,他骑在马上仍把头低到胸前默想着演说辞。   那位艾佛瑞特讲演了两个多小时,将近结束时,林肯不安地掏出旧式眼镜,又一次看他的讲稿。他的演说开始了,一位记者支上三角架准备拍摄照片,等一切就绪的时候,林肯已走下讲台。这段时间只有两分钟,而掌声却持续了10分钟。后人给以极高评价的那 份演说辞,在今天译成中文,也不过400字。   林肯的这篇演说是演说史上著名的篇章,其思想的深刻,行文的严谨,语言的冼练,确实是不愧彪炳青史的大手笔。   

GETTYSBURG ADDRESS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 we can not consecrate -- we can not hallow --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葛底斯堡演说

87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在这个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来平等的原则。

现在我们正从事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这个国家,或者任何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上述原则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烈士们为使这个国家能够生存下去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来到这里,是要把这个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他们作为最后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该而且是非常恰当的。

但是,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这块土地我们不能够奉献,不能够圣化,不能够神化。那些曾在这里战斗过的勇士们,活着的和去世的,已经把这块土地圣化了,这远不是我们微薄的力量所能增减的。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全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地记住,但勇士们在这里所做过的事,全世界却永远不会忘记。毋宁说,倒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应该在这里把自己奉献于勇士们已经如此崇高地向前推进但尚未完成的事业。倒是我们应该在这里把自己奉献于仍然留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任务--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我们要使国家在上帝福佑下得到自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 we can not consecrate -- we can not hallow --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中文翻译版本一:

87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创建了一个新的国家。她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人人生来平等的信条。

现在我们正进行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这个国家,或者任何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人人生来平等信条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坚持下去。我们相聚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上,我们来到这里把这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那些为国家生存而捐躯的人们,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适合的、恰当的。但是,从更高的意义上说,我们是不能奉献,不能圣化,也不能神化这片土地的,因为那些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人们,活着的和死去的人们,已经圣化了这片土地,他们所做的远非我们的微薄之力所能扬抑。这个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记得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但是,它永远不会忘记勇士们在这里所做的事。

毋宁说,我们活着的人,应该献身于留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任务: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以完成他们精诚所至的事业;我们在此下定最大的决心,以不让死者白白牺牲;让这个国家在上帝的保佑下获得自由的新生;让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与世长存。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中文翻译版本二: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国父们在这块土地上创建一个新的国家,乃基于对自由的坚信,并致力于所有人皆生而平等的信念。

当下吾等被卷入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是否此国度,或任何肇基于和奉献于斯者,可永垂不朽。吾等现相逢于此战中一处浩大战场。而吾等将奉献此战场之部分,作为这群交付彼者生命让那国度勉能生存的人们最后安息之处。此乃全然妥切且适当而为吾人应行之举。

但,于更大意义之上,吾等无法致力、无法奉上、无法成就此土之圣。这群勇者,无论生死,曾于斯奋战到底,早已使其神圣,而远超过吾人卑微之力所能增减。这世间不曾丝毫留意,也不长久记得吾等于斯所言,但永不忘怀彼人于此所为。吾等生者,理应当然,献身于此辈鞠躬尽瘁之未完大业。吾等在此责无旁贷献身于眼前之伟大使命:自光荣的亡者之处吾人肩起其终极之奉献―吾等在此答应亡者之死当非徒然―此国度,于神佑之下,当享有自由之新生―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当免于凋零。

GETTYSBURG ADDRESS Abraham 

Lincoln Delivered on the 19th Day of November, 1863 Cemetery Hill, 

Gettysburg, Pennsylvania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 we can not consecrate -- we can not hallow --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葛底斯堡演说 亚伯拉罕·林肯,1963年11月19日 

87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在这个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来平等的原则。现在我们正从事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这个国家,或者任何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上述原则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烈士们为使这个国家能够生存下去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来到这里,是要把这个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他们作为最后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该而 且是非常恰当的。 

但是,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这块土地我们不能够奉献,不能够圣化,不能够神化。那些曾在这里战斗过的勇士们,活着的和去世的,已经把这块土地圣化了,这远不是我们微薄的力量所能增减的。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全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地记住,但勇士们在这里所做过的事,全世界却永远不会忘记。毋宁说,倒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应该在这里把自己奉献于勇士们已经如此崇高地向前推进但尚未完成的事业。倒是我们应该在这里把自己奉献于仍然留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任务——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我们要使国家在上帝福佑下得到自 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注释 
(1) Cettysburg: 葛提斯堡。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南部边境的小镇。美国内战史上南、北军之间规模最大的关键一仗在此发生,双方死伤各约二万五千人。林肯总统于1863年11月19日在葛提斯堡国家烈士公墓落成典礼上作了这一篇著名的演讲。 
(2)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一切人生来平等”,是美国第三、四届总统杰佛逊在美国“独立宣言”中写下的名言。 
(3)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指第一句中的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t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so 是副词,意为:这样地;如上所述那样地。 
(4) are met: 集会。 
(5)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mation might live: 为了这个国家的生存而献身的……。定语从句,其中第一个that 是连词,引导目的状语,第二个 that 是指示代词,修饰 nation。 
(6) we cannot……: 我们无法……。这里 we cannot 重复了三次,以加深印象并抒发强烈的情感。这种修饰法称为句首重复(Anaphora),常用于演说和诗歌。 
(7) -- that from these honoured dead wew take inccreased devotion ……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破折号后面以分号隔开的四个以 that 引导的从句是 the great task 的同位语并列结构。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热门新闻»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