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明朝有四大都城,北京、南京、中都、兴都

news.xixik.com   2020-1-9 19:49:53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历史上的明朝,形成了“两京”(北京、南京)、“两都”(中都、兴都)的核心城市格局。其中兴都,即承天府(今钟祥),是明朝嘉靖皇帝的出生地。过去历史研究者认为,兴都有名无实,并不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都城。

明朝有“两京”、“两都”四都城之说,所谓“两京”即北京顺天府、南京应天府,“两都”为中都凤阳府、兴都承天府。南京应天府为明太祖朱元璋定鼎之地,北京顺天府为明成祖朱棣之后的法定京师,中都凤阳府乃明朝龙兴之地,故而此三座都城人尽皆知。而兴都承天府却鲜有人知其存在,亦或是认为空有其名而不论及。

兴都承天府位置示意图

中国历史朝代表

甚至在清朝官修政书《续通志》评价:“明世称京都者不数承天,盖嘉靖特以陪藩故邸、隆其称号,故不得与二京、中都并称云”,认为承天府被称为兴都是嘉靖皇帝的一厢情愿,承天府不具备都城的地位。但作者认为,尽管兴都承天府的总体地位和规制低于两京和中都,且设立时间较晚,但其城市职能、府城建设、军制设立及史籍认定,都可确认其为明朝陪都,成为当时都城之一。

提到嘉靖皇帝,看过大明王朝的朋友都知道,他是一位极其聪明的君主,将帝王权术使用得炉火纯青,他性格猜疑,做事独断专行。但我们却不了解皇帝精神世界的孤独,内心的痛苦与遗憾,或许只有回到生养他的故乡,他才能卸下伪装,排遣无奈与惆怅吧。

兴献王就藩湖广与嘉靖帝继承皇位

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生父兴献王朱祐杬为明宪宗朱见深第四子,是明孝宗朱祐樘同父异母的弟弟。公元1487年(成化二十三年),朱佑杬被册封为兴王,“命建藩府于德安府,初梁庄王有故邸、田地在安陆州,帝请改居安陆,诏从之”。七年后,兴王朱祐杬启程就藩安陆州。其子朱厚熜生于正德二年,“父兴献王佑杬,国安陆,正德十四年薨,帝年十有三,以世子理国事。十六年三月辛酉,未除服,特命袭封”。

不久,明武宗朱厚照驾崩于豹房,根据内阁首辅杨廷和拟定的遗诏,朱厚熜被确立为皇位继承人,“皇考孝宗敬皇帝亲弟兴献王长子,聪明仁孝,德器夙成,伦序当立,遵奉祖训兄终弟及之文,告于宗庙”。嘉靖皇帝是藩王入继大统,故后来其在即位礼及生父、生母的名分上,同以杨廷和为首的大臣产生了不同意见,朝廷逐渐形成了以杨廷和为首的“护礼派”和以张璁为代表并得到嘉靖皇帝支持的“议礼派”。大明奇案:少年天子嘉靖的认爹之路

护礼派与议礼派

“护礼派”要求嘉靖皇帝以“继子”的名义称明孝宗为“皇考”,称其生父、生母为皇叔考、皇叔母,以确保明孝宗一支皇位得到延续。而“议礼派”则认为应当“继统不继嗣”,即认为嘉靖皇帝是继承了皇位,而不是继承了太子之位,反对强迫嘉靖皇帝改认弘治帝为皇考。两派朝臣围绕嘉靖帝父母名分及相关礼仪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史书称之为“大礼议”。

此后,在“议礼派”的帮助下,嘉靖皇帝在“大礼议”事件中逐步取胜,公元1528年(嘉靖七年),《明伦大典》修成并刊印颁发,嘉靖皇帝以法典的形式巩固了自己在“大礼议”中所取得的成果。父以子贵,兴献王被其“追尊献皇帝,庙号睿宗”,而其生母蒋氏被尊为章圣慈仁皇太后。在“大议礼”事件中,皇权在同“相权”“臣权”的较量中不断巩固,嘉靖皇帝的个人威势也不断提升。

嘉靖帝对兴都承天府的尊崇和升格

承天府,元代时为安陆府,属荆湖北道宣慰司,明初属湖广承宣布政使司管辖,洪武九年被朱元璋降为安陆州。嘉靖皇帝继承皇位之后,随着皇权的巩固,安陆州作为“龙兴之地”,不断升格,陪都属性持续增强。

承天府称谓的变化

帝王龙兴之地:陪都职能的完善

首先便是升州为府、定府为陪都。公元1531年(嘉靖十年),湖广归州巡检徐震上疏,“请于安陆州建立京师,下礼部议:京师之建,于典礼无据,太祖发迹濠州,改州为府,较之安陆事体相同,宜升为府治,以隆根本”。徐震大胆提出在安陆州设立京师,当是参照明成祖在北京设行在之例,嘉靖皇帝看后有很大的兴趣,礼部却浇了一盆冷水:“京师之建,于典无据,宜升为府,以隆根本”。嘉靖皇帝顺水推舟将安陆州升为府,“定府名曰承天,附郭县曰钟祥,割荆州之荆门州,当阳、潜江二县及沔阳州景陵县隶之”。中国人是喜欢调和,虽然建立京师的计划泡汤了,但嘉靖却成功以安陆升格为承天府。

对于附郭设县的名称,他更有见解:出生时,府中“红光烛天”、登基之年,“龙飞之地”安陆州出现诸山产灵芝的“祥瑞喜庆”之兆、修显陵中的四大“天象”:“恭上册宝,先是燠云酿雨,及改题之际,灵风飒然,若神灵仿佛而来;奉安神床,先是愁霖彻霄、及行礼之际,祥曦散彩,群臣欢庆而动色;白石产枣阳,有群鹳集绕之样:碑物人汉江,有河流骤涨之异”等“庆源所自”“庆泽所钟”之事十分清楚。 还有遣太监捧笺诣安陆州恭候圣母曰:“大统概承……恭惟母妃殿下,钟祥茂族,媲美先王”。这里“钟祥”二字,比地名钟祥早10年时间。

这些说明嘉靖皇帝对家乡“祥瑞所钟”之名是早有打算,只是等待时机,特别一提的是,“钟祥”有何特殊含义?嘉靖皇帝取名“钟”字,为金旁加重之“锺”,而非童之“鐘”,由此可见表达的正是“钟聚祥瑞”之意。

故《明世宗实录》《兴都志》和《承天大志》均称:”但皇上龙飞之域,又皇考陵寝所在,宜改州为府……定府名曰承天,附郭县曰钟祥,以重陵寝。”

从此,一个与南京应天府、北京顺天府齐名的大明承天府正式诞生,一个重大区划也迅速调整到位,承天府管辖范围扩大到五县二州即钟祥、京山、景陵(天门)、潜江、当阳五县及荆门、沔阳二州。

承天府相比安陆州,不仅行政级别上升了,且所管辖地域也大大增加。公元1539年(嘉靖十八年),嘉靖皇帝决定升承天府为陪都,“帝以承天府为兴都,设留守司,统显陵、承天二卫,比中都焉”。可见,彼时嘉靖皇帝以中都为依据升承天府为兴都,使承天府具有了陪都的地位。次年三月,明朝在承天府增设荆西道,“改置湖广承天、德安二府为荆西道,设守、巡官各一员,从巡抚都御史陆杰奏也”。

驻扎在承天府的荆西道,协助湖广巡抚管理承天府、德安府等地,体现了承天府的地位。在将承天府升格为都城之后,嘉靖皇帝又将其原来的藩邸——兴王府升格为帝王宫殿。早在公元1526年(嘉靖五年)五月的时候,他就命人“修旧邸宫殿”,“旧邸”即是指兴王府。即便到了嘉靖皇帝晚年,他仍不忘兴王府的建设和维修,但为内阁首辅徐阶所谏止,“帝欲建雩坛及兴都宫殿,阶力止之”。

阶力止之

嘉靖十八年又升承天府为陪都,设留守司。行政区划虽然已经调整但整个城市还配不上陪都之名,接下来嘉靖决心把兴王府改造为帝王宫殿,耗资九十万两白银。此外还给新城重新命名“曰龙飞门、曰龙飞殿、曰启运殿、曰卿云门、曰卿云宫、曰凤祥宫”所有的体例都按照两京的规格来办。为了表示对承天的重视,还在城内建造了规模宏大,布置严整,荆楚大地最壮观的道观—元佑宫。

公元1542年(嘉靖二十一年),嘉靖皇帝“诏定兴都旧邸官守,凡宫殿门禁、关防、出入内臣,俱照两京例”,兴王府的设官和管理开始参照北京、南京大内。值得一提的是,嘉靖皇帝还别出心裁的参照“两京”升格承天府学。严嵩在《重修儒学记》中提道:“高皇帝肇建南都,则有应天府学;文皇帝定鼎北都,则有顺天府学;今皇上发迹兴都,则有承天府学。三学并峙,巍乎盛哉,诚一代之隆制”。

由此可见,彼时承天府府学地位同“两京”相似。嘉靖皇帝还不忘扩建承天府城和官署、兴修元佑宫。在安陆州被升格为承天府之始,明朝便命“改建其规制,创所未有”,对承天府的硬件作了完善。如对承天府府衙进行了扩建,“大门门上覆以筒瓦,视顺、应二府之制。”同时,嘉靖皇帝还命人在承天府修元佑宫,元佑宫“规模宏敞、布置严整,匪独一邑瞻仰,实为三楚巨观”,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兴献王逝后,葬在了安陆州松林山,规制为亲王墓。朱祐杬在朱厚熜心中的地位是无法取代的,入京以来他非常思念父亲,但却无法亲自祭拜,心中十分苦闷。为了弥补作为儿子的遗憾,重修皇陵是现在唯一能做的。

嘉靖皇帝继承皇位之后,兴王墓也因此获升格,被赐名“显陵”,“睿宗献皇帝陵曰显陵,在湖广承天府之松林山,今号纯德山”。《大明会典》记载:“兴都显陵,嘉靖六年特敕修理,各项规制俱照天寿山,添设石像生、碑亭。八年,工完”。明显陵的修建贯穿了嘉靖朝始终,耗资甚多,“工部右侍郎顾璘奏修显陵宫殿,计银四十六万两有奇”,可见显陵工程之浩大。嘉靖十年命令将显陵的祭祀作为国家的头等大事。

  显陵的规格全部照比北京皇陵,耗资四十六万,工程浩大。明显陵是我国保存最大的帝王单体陵墓,入选世界遗产。“自肃皇帝龙飞启运,山川王气,鼎足两京。”明显陵的升格,在政治上也彰显了帝系的转移,明朝皇室由弘治—正德,转变为兴献王—嘉靖—隆庆—万历。

计银四十六万两有奇

扩建后的显陵,规模足以比肩如今的明十三陵,是我国明代帝陵中最大的单体陵墓。除了硬件上面的提升,明显陵祭祀级别也不断提升,“升戚属为都督佥事,给钦差纯德山掌祀关防,职专守护,始于太常寺选补奉祀及增祀丞一员,如七陵之制”。由于嘉靖皇帝的生父、生母葬于兴都承天府,故该地为嘉靖以后明朝皇帝“祖陵”所在地,之后的隆庆皇帝、万历皇帝等皆对兴都承天府格外重视。

自从承天府升格为兴都后,为保卫兴都及明显陵,嘉靖皇帝对湖广地区的军事建制做了调整,原先的湖广都司、湖广行都司的二司并立格局变为都司、行都司、留守司三司鼎立。公元1539年(嘉靖十八年)五月,“改荆州左卫为显陵卫,置兴都留守司,统显陵、承天二卫,防护显陵,设官如中都焉”。自此,参照凤阳府的中都留守司,兴都地区有了省级军事单位。

该司在明朝的都司卫所体系中隶属于五军都督府中的前军都督府,被定为“承字号”。兴都留守司的设立,是其都城地位的重要体现。同时,兴都留守司的正留守品级为正二品,掌兴都守御防护之事,可谓是位高权重。公元1542年(嘉靖二十一年),嘉靖皇帝将沔阳卫、德安千户所从湖广行都司改为兴都留守司管辖,兴都留守司管辖范围扩大。

兴都留守司示意图

公元1563年(嘉靖四十二年),礼科都给事中丘岳“请刊定《兴都志》,其略言:今之兴都,宝藏二圣冠,为皇上龙飞之地……先帝之盛德、我皇上之大孝,闇而不彰,乞下纂辑”。此疏甚合嘉靖皇帝心意,故命内阁首辅徐阶为总裁,吏部左侍郎董份为副总裁,以谕德张居正、洗马林燫等人为纂修官,启动了对《兴都志》的修撰。同一般地方志不同,《兴都志》属于较为典型的陪都志,“详人事而略沿革”。

嘉靖皇帝去世的这一年(嘉靖四十五年),《兴都志》编撰完毕,被嘉靖皇帝亲自定名为《承天大志》,对钟祥的地理环境 、宫殿以及明显陵等方面作详细介绍。在纂修《承天大志》的同时,嘉靖皇帝参照北京、南京同时修陪都专志和地方志的先例,特命张居正等人纂修承天府志,“采事迹,撮大要,编纂增入。书成,奏上,特赐名《兴都承天府志》,盖仿两京之制也”。由此可知,除了撰修《承天大志》,嘉靖皇帝还别出心裁的命人纂修了地方志《兴都承天府志》。

嘉靖四十二年理科给事中丘岳上奏:“今之兴都宝藏二圣冠 ,为皇上龙 飞之地 ,即我圣祖之中都也”嘉靖又命令徐阶,张居正再次校定承天志,嘉靖四十四年完稿。朱厚熜此时已经重病在身,仍然亲自撰写了御制序文,有生之年朱厚熜对《承天志》的关注比对老婆儿子要重视多得多。

兴都作为明朝都城的依据

嘉靖皇帝是明代唯一一个出生于就藩地、成长于就藩地、之后继承皇位且生父为藩王的明朝皇帝,故承天府对嘉靖帝而言有三重特殊含义:一是生长地即故乡,嘉靖皇帝在南巡承天府时曾作《御题汉江》:“旧邸承天迩汉江,浪花波叶泛祥光。溶浮滉漾青铜湛,喜有川灵卫故乡”。可见,嘉靖帝将出生地承天视为自己的故乡,这点同清朝顺治帝入关后将“故都”沈阳视为故乡有相似之处。

御题汉江

嘉靖皇帝将安陆州改名为“承天府”,在府名上超越了“凤阳府”,比肩“顺天府”“应天府”,故在明朝被称为“三天”,且被定为“兴都”,在名义上已是明朝都城。嘉靖皇帝在承天地区特设兴都留守司,是明朝在湖广地区最大的军事单位,证明了兴都的重要地位。嘉靖皇帝敕修《兴都志》和《承天大志》,将陪都志同地方志的分开纂修,凸显了兴都的都城地位。

最重要的是,在明朝臣子眼中,兴都被视为全然的都城,这 一认同一直延续至万历、崇祯朝。曾任广西布政司右参议的田艺蘅在其笔记《留青日札》中提道:“天下有二京、二都,中都则以皇陵、兴都则以显陵,二都皆设留守”。曾任福建按察使的徐中行在《送大中丞杨公之湖广》一诗中提道:“谁借?龙出汉宫,兴都根本两京同。提封万井开云梦,王气千山护郢中。”

徐中行把兴都同两京比肩,可反映其亦将兴都视为明朝陪都。兴都的重要地位,还可从明末农民起义时湖广巡抚对兴都的守护看出。崇祯末年,李自成率领农民军围攻兴都承天府,“癸未正月,李自成陷湖广承天府,巡抚宋一鹤守城,下城巷战,挥刃击杀数贼死”。湖广巡抚亲自坐镇兴都承天府指挥抵抗农民军,可反映兴都作为都城、作为“龙兴之地”的重要地位。

湖广巡抚亲自坐镇兴都承天府

身处京师难忘加荆楚—世宗一生的牵挂

朱厚熜是位合格的政治家,在位四十余年用铁腕手段,以一己之力操控朝政,深居宫内却对外面了如指掌。但他是孤独的皇帝,能说心里话的人也就是母亲。嘉靖十七年皇太后去世,皇帝对北京再也没有归属感了,冰冷阴森的宫殿,让朱厚熜感到非常压抑,他想起了儿时的温馨时光。

已经离开故乡十八年的皇帝,终于忍不住要回家看看。嘉靖十八年三月十六,在夏言、严嵩的陪伴下,回到钟祥。皇帝住进了当年的卿云宫,想到昔日的父母姐妹,都已经离他而去,不禁流泪。在承天,嘉靖不顾礼制在龙飞门接受百官朝贺,举行国祭,他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此次回乡,朱厚熜没有忘记父老乡亲,特地嘱咐“免税三年”,嘉靖对故乡百姓的情感是非常深厚的,还罕见地用白话文发布了一道圣旨:

说与故里的众百姓每 ,我父母昔在孝宗皇帝时,封国在这里 。我父母积许大的德行 ,生我承受天位 ,今我为父母来到这里 。你每也有昔年的旧老 ,也有与我同后生者 ,今日一相见 ,但只是我全没德行 ,父母都上天去了,这苦情你每也见么。我今事此回京,说与你每几句言语 ,各要为子的尽孝道 ,为父的教训子孙 ,长者抚那幼的,幼的敬那长 的,勤生理 ,作好人 ,依我此言语 。况我也能深文,这等与你每说,以便那不知文理之人,教他便省的,你每可记着

回到家乡的朱厚熜,连皇帝的架子都没有了,与百姓耄老闲谈,整日面带笑脸平易近人,让随行的大臣好一番吃惊。玩到兴头上,忍不住作律诗一首抒发对故乡无限感恩:

陵国南来三月初 ,双亲欲奠孝躬舒。讫事出封凝目处 ,临邦迥绕汉江渡 。流波若叶千叠茂 ,滚浪如花万里疏 。谁道郢湘非盛地 ,放勋玄德天予。

落叶未能归根,一生心系故土

嘉靖四十五年,世宗已经病入膏肓,他对儿女后妃是全无感情的,修道半生的耄耋老人,精神上想念的依然还是早已逝去的父母与魂牵梦萦的故乡。死前几日嘉靖还给大臣们念叨,希望能再回家一次,想祭拜一下父母陵寝。内阁首辅徐阶没有赞同:“臣不敢从命,一为圣躬安,二为国家计”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皇帝在遗憾中驾崩,享年60岁,他最终也没能回到那个心心念念的家乡。

对承天府的重视,对父母陵寝的牵挂,都随着朱厚熜的驾崩永远留在他的心中,后世子孙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乡愁情结也与他们丝毫无关了。

结语

从前文所述可知,在明代,兴都是同中都并列的“两都”,但地位次于北京、南京和中都,位列“两京”“两都”之末。其主要原因是由于中都为明太祖龙兴之地,南京、北京先后为明朝的京师,其地位早已奠定,嘉靖十八年才升格的兴都承天府在政治地位上不可能超越前面三者。虽然无法将承天府同两京相提并论,但不能否定兴都承天府曾为明朝都城之一的历史事实。

参考文献

赴美生子多少钱

叶骁军,《中国都城发展史》,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

孙文龙,《承天府志》,书目文献出版社,2003年

张廷玉,《明史》,中华书局,1981年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华书局,2009年

官修,《明世宗实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