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皇帝的称呼:庙号、谥号、年号、尊号

news.xixik.com   2018-9-16 19:12:12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对皇帝的称呼不是小事,既不能直呼其名,又要威风便捷地被提及。于是,庙号、谥号、年号、尊号被发明出来,用于称呼皇帝。简而言之,庙号是用来方便把自己放进太庙供后代奉祀的,死了才有。谥号是皇帝死后,臣子对其一生功业的评价;年号则是用来纪年。

皇帝的称呼不是小事,既不能直呼其名,又要威风便捷地被提及。这在古代士大夫那里,一直是一件头疼的事。于是,庙号谥号年号、尊号被发明出来,用于称呼皇帝。皇帝活着就叫天子、皇帝、上、皇上、陛下,死后就看年代了:远古时代,黄帝、炎帝都不是追号,这些是根据他们的特点称乎他们的。再后来尧以后,则称呼名字。比如尧就叫尧,舜就叫舜,禹就叫禹。(有人按《史记》认为尧名叫放勋,舜名叫重华,禹名叫文命。但是按《尚书》,则这种说法不通。因为禹是“文命敷于四海”)。再后如文王、武王则是谥号了。秦朝时,嬴政认为臣、子不可以对君、父进行评价,所以秦朝废除谥号,规定就叫作“始皇”、“二世”、“三世”……“万世”。汉朝恢复谥号,有些则还有庙号庙号高于谥号,因为谥号是对一生的总结,每个皇帝都有的;庙号则不然。到了唐代以后,每个皇帝都有庙号了,而谥号就越来越长,不方便称呼,所以那时开始称故皇帝的庙号,如“唐太宗、宋高宗、元世祖”等。明以后,基本上每个皇帝只有一个年号,所以习惯上明以后的故皇帝都称年号,如“洪武、康熙”等。

简而言之,庙号是用来方便把自己放进太庙供后代奉祀的,死了才有。谥号皇帝死后,臣子对其一生功业的评价;年号则是用来纪年。尊号是活着的时候自封的。

尊号:泰皇五帝,唯我独尊

中国历史朝代表

“皇帝”两个字,本身就是一个称号。

公元前221年,秦王赢政扫灭关东六国,一统天下。如此功业早已不是“秦王”两个字能够匹配的。于是,丞相王绾和御史李斯建议,取上古帝王“泰皇”的“皇”和“五帝”的“帝”,以“始皇帝”作为称号,其后“皇帝”之号,世代相传。可惜短短十五年后,秦朝就灭亡了。倒是“皇帝”一词流传下来,成为不可僭越的“专有名词”,也就是“尊号”。

第一位袭用皇帝尊号的是刘邦。公元前201年,楚汉之争胜利后,汉王刘邦已是实际意义上的皇帝了,地位高于所有的“王”。于是,韩信、英布等诸侯王们联合上书道:“如今天下已定,我等蒙大王恩惠都封了王。但我等与您都称王,名号没有尊卑之分,您的功德又怎能让后世知晓呢?我等目死提议,请您接受皇帝”尊号,做天下之主!刘邦故作谦虚地一番退让后,便做了汉王朝的开国皇帝。而“上尊号这个仪式,也成为此后当皇帝的必经环节。

有了“皇帝”这个尊号,意味着地位崇高无上、不可逾越,即使是长辈,也要遵从。因为等级制度绝对高于血缘关系。那现任皇帝的父母亲又该怎么称呼呢?他们也有尊号“太上皇”“皇太后 。

活着的第一位“太上皇”是刘邦的父亲刘太公。刘邦称帝后,仍旧按照礼数回家拜见父亲。没想到,刘太公竟抱着扫帚,在大门前且 迎且退,怎么也不肯接受参拜。老爷子惶恐地说:“我的仆人和我说,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皇帝是我的儿子,可我也是皇帝的臣民。皇帝向臣民下拜,岂不乱了秩序?”刘邦连连称善,下诏尊刘太公为“太上皇。"刘太公也成了“皇”,父子之情就无碍君臣秩序了。

“皇帝”的头衔还是不能满足天子们的虚荣心,于是种种歌功颂德的词汇被加到了“皇帝”之前。如,汉哀帝“陈圣刘太平皇帝”,唐中宗“应天神龙皇帝”,唐玄宗“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证道孝德皇帝”。宋太宗刚即位时是10个字——应运统天圣明文武皇帝,短短九年间,已经加到了18个字。北伐契丹失利后,宋太宗大概觉得加在尊号前面的“应运统天”“睿文英武”有点名不副实,所以主动要求撤掉,改成“法天崇道皇帝”。皇帝尊号字越多,越能显示王朝和君主的无上至尊。

“祖、宗”之争

古人说,天子七庙。也就是说一个王朝里面,如果每个皇帝死后都建庙的话,随着王朝的持续,会越来越多。《礼记》就做了一个规定:除太祖庙外,要依次毁去较早祖先单独修建的庙,把它们的灵位迁到太庙里面,使宗庙总数保持一个恒定数字。有一些功劳格外出众的君主,就会上庙号以示尊崇,永远立庙祭祀而不毁去,所谓“百世不祧之庙”。

庙号便可知一个皇帝在王朝中的地位:“祖”是开国之君,“太祖”“高祖”代表了首创之功;“宗”是继承者,“太宗”多指巩固政权,而“高宗”则指有重要文治武功的皇帝。

关于古代皇帝庙号,是很有讲究的。一般来说,打江山是祖,坐江山是宗,祖的地位远远高于宗。太祖作为是宗庙中的始祖,主要授予开基肇业的皇帝,如刘邦、赵匡胤、朱元璋的庙号全部都是太祖。

什么????大家挂在嘴边的不是汉高祖刘邦吗?不妨翻翻《史记》,里面还原过给刘邦确定庙号谥号的过程——“群臣曰:‘帝起细微,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上尊号曰高皇帝。”显然,刘邦的庙号是汉太祖,谥号才是高皇帝,但司马迁就是任性地要叫汉高祖,后世也就叫习惯了。

这里面也有不按规矩出牌的朝代,如隋、唐开国皇帝杨坚和李渊的庙号都是高祖。其实,自南北朝开始,人们就喜欢管开国皇帝称高祖,刘裕、石勒、萧衍、陈霸先这一干人的庙号都是高祖。这种混乱的局面,正好说明了当时高祖和太祖是等价的,不过从辽宋开始,王朝建立者全部为太祖,再无“高祖”了。

理论上说,第二代皇帝庙号应该是太宗。如汉唐宋明清五个王朝的第二代领导人刘恒、李世民、赵炅、朱棣、皇太极,无一不被尊为太宗。

 

即便贵为太宗,也还是要比“祖”的庙号逊一筹。比如元太宗窝阔台在世祖忽必烈面前,评价是明显不如后者的,汉太宗刘恒(文帝)也明显不如汉世祖刘秀(光武帝)。能获得世祖庙号的,往往都开辟了该王朝的一个全新历史时期。

当然世祖也不是随便能当的,宋高宗赵构去世后,尤袤等大臣定号高宗,洪迈独请号世祖,理由是赵构如刘秀一般“中兴”了宋朝基业。尤袤的观点是:太上亲为徽宗子,子为祖而父为宗,失昭穆之序。刘秀不是哀、平二帝的直系后人,其称无嫌。

康熙皇帝是清入关后的第二个皇帝,因为第一帝顺治已经称为“世祖”,那么康熙帝的庙号应该称“宗”,是在雍正帝的坚持下,依旧被定为“祖”,并且是“圣祖”,也是空前绝后了。要知道,之前唐、宋分别上圣祖庙号的都是李耳(老子)、赵玄朗(财神)这些大仙。

除此之外,带“祖”的庙号仅有刘备和南唐李昪的烈祖、北齐高洋的显祖等,而带“宗”的庙号则五花八门,需要严格区分。如“文、武”这样在谥号中明明听着很美好的词,在庙号里也是贬义。如汉武帝、汉光武帝、魏武帝这些谥号都很霸气,但唐文宗、明武帝、清文宗这些庙号,都是性格懦弱或残暴的代名词。

因为庙号用词和谥号是两套体系。庙号中好词太多,文、武显得不够劲。就好比夸一个孩子“机灵”是褒义的,但你夸他的同学们是“天才”,这个“机灵”就弱了。

谥号:定名要在盖棺后

嬴政定“皇帝”尊号的同时还发起了一场改革:废除谥法。

自西周开始,上一代君主去世后,新君和官员们会授予他一个带有评价性质的称号,即“谥号”。西周的开国之君姬昌的谥号是“文”,即周文王而“成康之治”的开创者姬诵的谥号则是“成”。谥号起初是天子专利,但春秋后,周天子王权衰落诸侯也有了谥号

既然谥号有敬重之意,又能表彰死者的功业为何赢政要废除“谥法”呢?按照先秦典籍《逸周书》的说法,西周以来,选择谥号要从死者的“行之迹”出发,即个人功业。而个人功绩的最终定论,却要看拟定谥号的后人的认可度。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者们后来又将谥法与礼法相结合,主张通过拟定谥号来“使乱臣贼子惧”。秦始皇倚重法家思想,觉得谥号给了“子议父,臣议君”的机会,这不是妄议吗?于是禁止大臣通过上谥号议论自己的功过得失 。

而继承了“皇帝”尊号的刘邦,创业时便得到儒生们的助力,很自然便接受了儒生“重谥”的理念,认为可以有助于汉政权的巩固,于是刘邦登基后全面恢复了谥法。刘邦的谥号为“高帝”,有开国之功的意思。

从汉到清,皇帝的谥号五花八门。在位期间政绩突出者,多称“文帝”;对外征伐、统一天下者,多称“武帝”。而被吕后控制的汉惠帝刘盈,和以“何不食肉糜”著称的晋惠帝司马衷,都是性格柔弱的皇帝他们的谥号都用了“惠”字。 还有一些谥号则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汉殇帝刘隆刚刚出生一百天就当了皇帝,即位八个月后便去世,堪称最短命的皇帝。于是他的谥号是“殇”,年幼就夭折,确是令人伤感。

汉桓帝刘志、汉灵帝刘宏并称昏君代表,而“桓”、“灵”也成了谥号中的“雷区”。“炀”字在溢法中有“好内远礼”的意思,即宠幸后宫、远离礼义。而隋炀帝杨广好大喜功、背离民心的一生,正是这个溢号的形象写照。

不过,那些在政治斗争和改朝换代中成为牺牲品的皇帝,却连谥号都没有机会获得。 三国时期,曹魏皇帝曹芳被权臣司马师废除,曹髦被司马师的弟弟司马昭刺杀,两人都没有溢号。南唐后主李煜,在战战蜕地度过了人生最屈辱的一段日子之后,同样”无谥而终”。

谥号是怎么被玩坏的

最早的庙号制度,可能源于三千多年前的商朝。商王太甲在位期间,百姓安居乐业,去世后,商代著名政治家伊尹就称太甲为“太宗”。而另位商王武丁因为对外征伐,功绩卓著,庙号“高宗”,既然庙号的起源早、文字也简单,为何唐以前人们不用庙号称呼皇帝呢?

原来,最初皇帝想获得庙号,是有“门槛”的。西汉二百多年来,有庙号的皇帝只有五个:汉高祖(帝)刘邦庙号“太祖”,汉文帝刘恒庙号太宗”,汉武帝刘彻庙号“世宗”,汉宣帝刘询庙号“中宗”,汉元帝刘奭庙号“高宗”。两汉来说,整个二十余帝,有庙号者不过七人。在位时间短、或者无所作为的皇帝,都没有资格获得庙号。到了唐代,皇权日益集中,庙号的门槛才被撤掉。皇帝都有庙号,也就好称呼了。

但没有庙号,也得称呼上一代皇帝呀!有人说了,只要是皇帝,就一定有谥号,用谥号是一个非常简单方便的方法。

唐朝的李治、李隆基时期,又出问题了。武后给李治和自己改了个新称呼——“天皇”“天后”。但李渊、李世民怎么办?只能跟着改谥号了,李治就把李渊的“大武”改成“神尧”,把李世民的“文”改成“文武圣”。

武则天称帝后更是创造了一个新体例:尊号。尊号这个东西不得不说是个另类,庙号也好,谥号也好,都是皇帝死后的一种评价,可是尊号则是人活着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称号。这样的称号未免有些自大,但是创造它的人却有着足够强大的野心和能力来支撑她的自大,谁让她是女皇武则天。武则天还在当高宗皇后就请求高宗一起上尊号称为天皇、天后。武则天一生玩过许多文字游戏,而尊号这种称谓也是她玩出来的一种文字游戏,她希望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就能掌握自己的名声,没必要等别人在她死后来评价,因此其实尊号的称谓其实是一种自我安慰,人们并不把它当做一件事。武则天死后,也少有人称她为天后,称唐高宗为天皇。日本天皇山寨中国的天皇一直称呼到今天

她的孙子李隆基特别喜欢这种尊号,到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时,他已经是“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孝德证道皇帝”了。没办法,他又顺便改了几个祖宗的谥号,李渊改为“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李世民改成了“文武大圣大孝皇帝”。

李隆基开了头,后来的皇帝无不遵从,自此以后,皇帝谥号全部变成了这种裹脚布,越来越长。唐宣宗的谥号有18个字,宋代皇帝的溢号以16字为多,明代则常为17字清代更惊人。到清朝皇帝谥号已经扩充为二十多个字,如康熙帝的谥号就是: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中和功德大成仁皇帝。谁记得住?就算是照着读,也难保不会出错。

唐代宗时期,颜真卿曾上奏,认为大家都用初谥多好啊,高祖称为武皇帝,太宗称为文皇帝,以此类推。当然,这个建议最后没通过。怎么办,那就用庙号来称呼啊!打批发,每个皇帝都“发”一个庙号,皆大欢喜。

“子议父,臣议君”

庙号谥号一样,都是“子议父,臣议君”。秦始皇认为,下议上是为大不敬,所以秦朝不搞这一套,而是用数字的形式一代代传下去,这也是西方通用的方式。

到了汉朝秦朝那一套被废除了,西汉王朝除了汉太祖刘邦,太宗刘恒、世宗刘彻、中宗刘询也拥有庙号

为什么大名鼎鼎的汉景帝也没有庙号,“稍逊一筹”的刘询(宣帝)却有?答案很简单,这个庙号是汉平帝时期王莽上的。

东汉初年议及西汉诸帝的庙号问题时,刘秀批准将元帝的庙号高宗、成帝的庙号统宗、平帝的庙号元宗去掉,最终只保留了高、文、武、宣四帝的庙号东汉后来,曾给和、安、顺、桓四帝上过庙号,到汉献帝董卓专权时,这四帝被认为无德,就把他们的庙号都给取消了。

历朝历代,对庙号的评定非常严格,不够的,没有资格。即便后来每个皇帝都有庙号了,后世也会根据文治武功,在具体文字上下功夫。

例如宋神宗的庙号就是司马光主持商定的。“神”这个字有“功业不足,半道而废”的意味。宋神宗熙宁变法草草了事,意欲征服西夏却几遭惨败。同样,明神宗万历皇帝从中兴到怠政再到最后干脆不上朝,此二人以“神”字为其庙号,都是很恰当的。这一点不得不佩服古人用一个字就能概括一个人一生功过,真是相当贴切。

总的来说,在庙号这件事上,正直的臣子秉求公允,对皇家也不是太买账。乾隆帝死后群臣议庙号为高宗,嘉庆最初是反对的,理由是“唐高宗、宋高宗都不怎么样,元、明两朝都就没有再出现高宗”,但最后还是没能改变群臣的决定。乾隆帝成为高宗后,依然不能改变这个庙号明褒实贬的味道。

反过来说,如果皇帝足够强势,百年以后,子孙也不该乱改其庙号,这里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开始被尊为明太宗的朱棣。

嘉靖帝的父亲兴献王没有当过皇帝,根本不能入太庙,但嘉靖帝偏要勉强。可惜太庙中的名额已经满了,兴献王要进去,就必须祧一个出来。

按规矩,被祧出来的第一顺位应该是朱棣,但嘉靖帝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经徐阶等人点拨,把朱棣的庙号改为了“成祖”,这样可以使他与朱元璋同为“万世不祧之君”,而被祧的就是仁宗朱高炽了。

嘉靖帝能改以前的,自然也担心死后自己会得到什么庙号。他生前曾明确表示不想要世宗,结果死了以后大臣们还是给他定了世宗这个庙号。比他早一千多年的魏明帝曹睿更直接,生前就定好自己庙号:“景初元年(公元237年),有司奏,帝为烈祖,与太祖、高祖并为不毁之庙,从之。”

值得一提的是,明朝末代皇帝崇祯帝朱由检被上的庙号之多,可能是排在前列的了。南明弘光帝朱由崧即位之后,先称其为思宗,第二年又改为毅宗。隆武帝即位后,他把崇祯帝的庙号改为威宗。在北方,清军在吴三桂带领下,打着替崇祯帝报仇的旗号入关的,还给朱由检上了庙号明怀宗。但后来又去除了怀宗庙号,改为庄烈帝。直到民国,崇祯帝才又被公认为庙号为明思宗,原因就不言自明了。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年号:从一而终的选择

自汉代以来,称呼前代皇帝,必用庙号谥号。在庙号的单字后加上一个“庙”,指的是本朝先帝。

年号是中国使用公元纪年之前特有的纪年方法,在此之前,则普遍以“今某年”称呼当下皇帝在位的年份。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年号是汉武帝刘彻开始使用的。明清之前,年号的变更非常频繁。元朔六年(前123年)汉武帝打猎获得一只“神兽”,这样的祥瑞当然要庆祝一番,于是汉武帝决定,第二年改年号为“元狩”,以作纪念。汉武帝共用过1个年号,而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在位不长,却用了18个年号!“文明”“光宅”“垂拱”“永昌”“载初”“天授”“长寿”“天册万岁”……令人眼花缭乱。公元712年,唐睿宗李旦竟在一年里使用了“太极”和“延和”两个年号

明清的皇帝对年号则非常“专一”,只有两人更换过年号:因为复辟而两度登基的明英宗朱祁镇;将国号由“金”改为“清”的清太宗皇太极。传说有人告诫明太祖朱元璋,改元次数越多,国家越不安定。以他就一直以“洪武”为年号。其后的皇帝们也遵循他的先例,“从一而终”。其实,固定的年号利于使用,而明清高度集中的皇权,也意味着皇帝们不需要通过反复改元来宣示自己的权力。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