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秦朝的高速公路——秦直道 两千年来寸草不生

news.xixik.com   2018-7-27 19:18:39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秦始皇时代修的“秦直道”——秦朝的高速公路,为啥过了2000年都不长草? 那为什么在秦直道被废弃几百年之后没有长出高大的树木呢?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诀呢?秦直道所使用的土都是“熟土”,也就是将建筑用土全部炒熟或者碾碎用火烧焦,这样制作过的土寸草不生。

秦朝是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称皇帝的君主秦始皇赵政(嬴政)无疑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历史人物。尽管他在执政后期,因为追求长生梦想,以暴政压榨百姓,最终导致秦朝只存在了短短十几年便灭亡。但他在位期间,对后世作出的贡献,同样是不可抹杀的。

秦朝的确是一个不一般的王朝,不仅修建了规模浩大的秦长城,还修建了神秘莫测的秦始皇陵,当然了,秦直道也是一个传奇,秦直道虽历经了两千多年,但依旧是寸草不生,也就是咸丰年间被荒废以后,秦直道上才逐渐的有了杂草以及弱小的乔木。

赴美生子利与弊

秦始皇在统一了六国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他设立了很多制度。除了修建长城,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是妇孺皆知的外,秦始皇还修建的两条道路,同样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秦直道见证了不知道多少历史,不管是秦始皇的病逝,还是大秦帝国的衰落,都跟秦直道息息相关,秦直道自咸阳起至九原郡终,全场736公里,在古代,绝对是一个超大工程,这条路,完全就是按照如今的高速公路的规格修建的。

秦朝确立了军衔制度,并修筑了长达上千里的“直道”用来输送兵马,这相当于那个时候的“高速公路”。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修建于两千多年前的道路现在依然清晰可见,大路上甚至还都不长草。

根据史料记载,公元前212年秦直道就已经开始修建,从林光宫一直到达九原郡,途径现如今的陕西、甘肃和内蒙古等省区。秦始皇修建直道有着军事上的考虑,北方的匈奴对中原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有了秦直道并能快速的输送兵马和粮草了。

其实在秦始皇统一六国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220年,他就开始下令修建直通全国各地的道路交通系统,这就是“秦驰道”。他以秦朝的首都咸阳为中心,修建了四通八达的道路,其中最著名的就有九条,这些道路东到渤海之滨,南抵百越之地,西达如今的甘肃一带,北至长城,堪称一个规模浩大的工程。

第一条道路是秦驰道。这是一条以咸阳为中心,贯通全国各地的交通要道,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国道”。这条道路,对于全国经济文化的发展,以及人类文明的进步,均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第二条道路是秦直道。这是一条从云阳到九原郡(包头)的超长交通干道,全长近800公里,其路面宽度普遍达到了20米。而最宽的地段,甚至有60米。

秦直道——这条中国古代高速公路在志丹南部,陕甘两省交界的子午岭上,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古代高速公路——秦直道。据《史记》记载,秦直道建于公元前212(赢政三十五年)到公前210年(赢政三十七年)。其南起陕西淳化县,北至内蒙古包头市,全长900公里,经陕甘两省,跨14个县,宽度一般为60米,可并行12—15辆汽车,最宽处可作中型飞机的跑道。志丹段南从甘泉县境进入永宁镇柏树畔,由杏河镇曹老庄入安塞曹嘴子,历永宁、双河、侯市、杏河4乡镇36村,全长105公里,约占总长度的15%,曾被旧志和土著者称为“圣人条”和“云中直道”,如今已被苍莽的群山沟壑风化残蚀,成为高原山形地势起伏绵延的构成部分,它原是秦始皇为巡视边塞,命令在大将蒙恬和长子扶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旷时费日修筑而成,可以与万里长城齐名并列,为北方浩大的军事工程之一。

秦直道作为世界上最早的一条高速公路之一,历朝历代都扮演者重要的角色,虽然近代由于种种原因被人废弃遗忘,但是当人们上世纪晚期重新发现它的时候,秦直道上面竟然寸草不生,部分有草的地方也长不过膝,没有被高大的树木湮没。专家甚至在清理了表层的黄土之后发现了秦直道上的车辙!

以现在的标准来看,哪怕是八车道的宽度都不到30米,因此这条路也被一部分历史学家称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条“高速公路”。

不过说起来,秦直道最神奇的地方,是它自从被建成之后,使用了近2000年的时间,一直到清朝才逐渐荒废。现在在内蒙古自治区、甘肃、陕西的境内,还找到了不少遗址。目前,秦直道遗址、秦直道起点遗址、秦直道遗址延安段,还有秦直道遗址庆阳段,已经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些遗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哪怕2000多年过去了,这些路依然有大部分路段寸草不生。那么,秦直道为什么这么神奇呢?

《史记·蒙恬列传》中记载:“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堙谷,千八百里。道未就。”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秦始皇修建秦直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要“游天下”,也就是方便出巡。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个成语,事实上战国时期秦国就控制了川蜀一带,为了加强对那里的统治,便开始在崇山峻岭之间修建栈道,这也是秦驰道的一部分。在其它地区修建的道路也都有着严格的标准,此前秦国颁布法律规定“车同轨”,秦驰道的宽度和车轨的宽度是一致的。现如今咱们很难相信当年的秦朝是如何修建上千公里的秦驰道的,后世的很多朝代也都沿用这些道路。

尤其是秦朝修建的秦直道,因为北方游牧民族一直在威胁中原王朝,因此秦直道从秦朝修建,一直到隋唐时期都在使用。宋朝之后秦直道逐渐被荒废,但是今天咱们看到的秦直道遗址却依旧很清晰,尤其是在周边荒草的映衬下。为啥周边早已荒草丛生,秦直道却寸草不生呢?

实际上秦直道当初在修建的时候就很讲究,他们使用的土都是所谓的“熟土”,就是把修筑路面的土全都炒熟或者用火烧焦,这样不仅能够使路面更加结实,还能防止长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人们经常走秦直道,经过两千多年的风水雨打,秦直道有些地方抵御不了侵蚀,渐渐损毁了,那些保存完好的恰恰是人们经常行走的道路,从秦直道的遗址也能看出当年它的宏伟。

秦直道是秦朝时期,由秦始皇下令修建的一条交通干道。秦直道全长七百多公里,从云阳一直通往九原郡,以当时的劳动力和技术来说想要修建这样一条道路十分困难。因为地形复杂所以工程进展十分缓慢,秦直道具体是何时修建完成以无记载。关于秦始皇为何要修建这样一条长道也有很多种说法,有说是为了方便出行、有说是为了方便出兵等,不过人们也很好奇秦直道上为什么从来不长草?

除此之外,秦朝统一全国后,最大的威胁就是北方的匈奴。尽管秦始皇下令修筑长城来抵御匈奴,但由于长城防御距离太长,假如没有一条与之匹配的交通路线,那么士兵的调动、粮草补给的运送,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这样一来,长城的作用就被削弱了。

因此秦始皇修秦直道,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都是当时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那么既然要修,肯定就要修到最好,因此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命令大将蒙恬开始进行秦直道的建设工作。

蒙恬确实是主持修路的最佳人选。由于长期镇守北方,抵御匈奴,蒙恬对秦直道一线的地形了若指掌。同时,他为人正直严谨,做事细致,因此秦始皇选择了他。

秦始皇在国家基建上,向来不遗余力。因此,他对秦直道也有着很高的要求。首先一点,就是道路的质量必须要高,绝对不能长草荒废。

蒙恬为了为了实现秦始皇的要求,首先将道路选在了沙漠和黄土路段修建,最大程度地避免了长草的问题。

其次,用来修路的泥土也必须经过反复地夯实,使其硬度达到一定标准。有现代专家推测,修建秦直道所用的泥土,实际上都是“熟土”。所谓“熟土”,就是把普通泥土捣碎,再加入盐碱等物进行炒制。这样做,不仅可以让泥土硬度更高,并且能有效地驱除其中的植物种子。而且由于盐碱物质的存在,哪怕是有种子随风飘到土中,也很难生根发芽。

除此之外,修路的劳力投入也十分充足。当时投入参与修建秦直道的百姓人数众多,并且全都非常卖力。百姓们卖力修路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周边百姓对于匈奴的入侵深恶痛绝,修建秦直道有助于抵御抵御匈奴;二是当时秦朝的法律严苛,一旦被发现有偷懒现象,修路百姓的下场,往往十分悲惨。

当然了,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这条秦直道修出来后,一直在使用。常年人走马踏,那路上其实也没有长草的机会。

正是因为以上的种种原因,最终,秦直道虽然修了两千年,依然鲜有荒草。

(秦直道遗址)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秦始皇修建秦直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要“游天下”,也就是方便出巡。

除此之外,秦朝统一全国后,最大的威胁就是北方的匈奴。尽管秦始皇下令修筑长城来抵御匈奴,但由于长城防御距离太长,假如没有一条与之匹配的交通路线,那么士兵的调动、粮草补给的运送,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这样一来,长城的作用就被削弱了。

因此秦始皇修秦直道,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都是当时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那么既然要修,肯定就要修到最好,因此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命令大将蒙恬开始进行秦直道的建设工作。

蒙恬确实是主持修路的最佳人选。由于长期镇守北方,抵御匈奴,蒙恬对秦直道一线的地形了若指掌。同时,他为人正直严谨,做事细致,因此秦始皇选择了他。

秦始皇在国家基建上,向来不遗余力。因此,他对秦直道也有着很高的要求。首先一点,就是道路的质量必须要高,绝对不能长草荒废。

(蒙恬剧照)

?蒙恬为了为了实现秦始皇的要求,首先将道路选在了沙漠和黄土路段修建,最大程度地避免了长草的问题。

其次,用来修路的泥土也必须经过反复地夯实,使其硬度达到一定标准。有现代专家推测,修建秦直道所用的泥土,实际上都是“熟土”。所谓“熟土”,就是把普通泥土捣碎,再加入盐碱等物进行炒制。这样做,不仅可以让泥土硬度更高,并且能有效地驱除其中的植物种子。而且由于盐碱物质的存在,哪怕是有种子随风飘到土中,也很难生根发芽。

除此之外,修路的劳力投入也十分充足。当时投入参与修建秦直道的百姓人数众多,并且全都非常卖力。百姓们卖力修路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周边百姓对于匈奴的入侵深恶痛绝,修建秦直道有助于抵御抵御匈奴;二是当时秦朝的法律严苛,一旦被发现有偷懒现象,修路百姓的下场,往往十分悲惨。

当然了,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这条秦直道修出来后,一直在使用。常年人走马踏,那路上其实也没有长草的机会。

正是因为以上的种种原因,最终,秦直道虽然修了两千年,依然鲜有荒草。

(参考资料:《史记·蒙恬列传》《史记·秦始皇本纪》《探秘秦直道》)

秦直道位于甘肃陇东黄土高原的一段

秦直道起点位于陕西咸阳,终点位于内蒙古九原,穿越十四个县,全长八百多公里,最宽60余米,最窄也要20余米。一部分位于黄土高原,一部分位于内蒙古高原,按说秦直道在这两部分都不可能完好保存至今,秦直道所在的内蒙古高原一带属于沙漠,秦直道上不长树可以理解;但是黄土高原土质疏松,容易发生水土流失,即使其所在的子午岭植被茂密,那为什么在秦直道被废弃几百年之后没有长出高大的树木呢?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诀呢?

夯实路面用的巨型碌碡合水县博物馆馆藏

那么秦直道是不是采用了先进的技术呢?

要说秦直道为什么这么些年了,一直都没有长草呢?主要是因为几点。

首先就是秦直道虽然建立的时期比较早,但却一直在被使用着,常年都有行人和车马从上面经过,想要长草都难。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甘肃省庆阳市市长在介绍秦直道时,手里拿着一块取自秦直道路边的土块,我才明白了。原来建造秦直道所使用的土都是“熟土”,也就是将建筑用土全部炒熟或者碾碎用火烧焦,这样制作过的土寸草不生,再把它们夯实在一起,那整条路面就会像“混凝土”一样坚固。

其次就是秦直道的修建过程,秦直道由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合作修筑,前后历时五年完工,秦始皇去世的时候,秦直道甚至都还没有完工,也就是到了秦二世时期才正式完工,而他们修路的方法却是别具一格。

秦朝的工匠或许是在这一方面有一种独特的才能,在取土修路的时候,他们会将土炒熟,还要加入盐碱,这样的土已经不适合植物生长了,最狠的是,他们还会将土一遍又一遍的碾压夯实,这么一来,这些土就更不适合植物生长了。

秦直道的土壤,坚硬似铁,别说植物不好生长,就是现在的人去挖,也要费一番力气。

为什么这么两千年来秦直道一直都不生野草?主要还是因为这条路一直在被使用着,而近几百年,这条路荒废以后,上面也确实生长出来了一些野草,但是长出来的野草也都非常稀疏,还没有高大的乔木在上面生长。

为什么秦直道不适合植物生长,但还是有一些植物在上面生长呢?主要也还是因为上面已经有了新的土层,而这些植物也正是从新的土层上生长出来的。

生长可以,但是想要长好难度就大了,因为下面的土壤坚实,植物实在是长不了太好。

秦直道其实一点也不比长城还有秦兵马俑之类的成就低,虽说秦直道的名气没那么大,但是不得不说,秦直道确实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是值得被我们记住的。

盘炕,就用土坯和泥垒成

大家都知道中国北方家家有火炕,黄土高原的人们也不例外,火炕这东西对于燃料一点都不挑剔,烧的是树叶杂草晒干的牲口粪便,但是却在寒冷的冬季持续散发一整夜的热量,有些烧炕技术好的能烧一次炕三天都暖和,全家老小一家挤在一个热炕上,虽然简朴,但也快乐。

烧黑的地方坚硬如铁

人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发现一个秘密:火炕很难拆,即使炕中间塌成一个洞,你要真正拆掉想重新修还要费好大的力气,而且拆掉之后的那些“炕土”“有毒”,不但不长草而且能田里的害虫也敬而远之。在农药还没有普及的年代,这样的“炕土”是最好的驱虫剂,不过想要制作成能用到农田里的还得费好大劲:一般先用铁锤把土坯砸成大块,然后堆起来用作倒尿的场所,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利用尿把烧过的炕土“盐碱”疏松,再用木锤把大块土坷垃砸成小颗粒,越小越好,太大了撒到农田里影响农作物根系生长。

炕凝结着劳动人民的智慧

可以想象,蒙恬大将在接到秦始皇的任务后,肯定是召集手下人集思广益,甚至采纳了不少民间的办法,比如秦直道的选址不是沿河谷而是连在子午岭的山脊上,这样不仅工程量大大减小而且占领了周边的制高位置,而林间的小道要依靠老乡提供向导。蒙恬并不是另起炉灶重新选址划线,而是巧妙地利用了子午岭上历代民间踏出的小道。至于质量,肯定是严格把关,不仅夯土时不敢偷懒,而且所有的建筑用土都经过炒制,把工程用土这样制作精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三十万“虎狼之师”,一流的指挥者大将蒙恬,加上皇长子扶苏的监理,汇聚成无与伦比的有利条件和力量,确保了直道的高质量、高速度完工。

秦直道秋景

本来秦直道上是寸草不生,清代后期西北政局变动自然灾害频繁,秦直道渐渐废弃,常年无人看管,渐渐的直道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黄土和落叶,草籽落在上面可以生根发芽,但是根到了秦直道路面的土层上扎不下去,因此草也长不长,最多没过人的膝盖,更不要说高大的树木了。

 

 

 

至今秦直道已成为旅游景点

建成后的秦直道与长城相配套,在当时发挥了巨大的边防作用,用汉朝贾谊《过秦论》中的话说:“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直道和长城,是中国军事史上的奇迹,也是秦朝北部边防稳固的基石。在古代军事史、交通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时至今日,当我们面对秦直道的时候,为当时人的创造性思维而感叹,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借鉴,保证了秦直道两千年的工程质量,造就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伟大工程。

秦直道:与长城呼应的世界奇迹

【周末报报道】

你知道秦直道吗?你走过秦直道吗?

如果不是受电视剧《秦直道》剧组的邀请参加开机仪式,我们的目光或许永远都不会和这千年古道相遇。

横有秦长城,纵有秦直道——这是我们祖先两千多年前,在祖国辽阔的腹地修建的“高速公路”!

大秦王朝,这个两千多年前开天辟地的朝代,密集了我国古代最伟大的一些工程:万里长城,灵渠,秦直道,秦驰道,阿房宫,始皇陵……

有人说,秦直道是矛,长城是盾,兵马俑是兵,灵渠是运输给养的血脉,秦驰道是帝国统一的勋章,阿房宫是士兵守卫着的宫殿,它们六者是血肉相连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个强大王朝的象征。

如今长城依然伫立,灵渠万古长流,驰道家喻户晓,阿房宫酝酿重建,秦陵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秦直道却好似成了一个时代的弃儿,渐渐被人遗忘。

然而,当你身临其境登高远眺会发现,秦直道遗迹虽然经历了两千余年风雨侵袭,但气势不减,雄风犹存。

“堑山堙谷,直通之”,何其浩瀚和宏伟。

旷世的秦直道不仅有着健壮厚实的身体,也有着深邃无尽的内涵。

这条古道自秦汉三国魏晋直至隋唐北宋都是狼烟滚滚、战马萧萧的战场,它始终是汉族的农耕文化和少数民族游牧文化的冲突地带,也是两种生存形态冲突的聚集点。

刹那间,一幕一幕场景旋轮般闪现在眼前:为这一工程而永远长眠黄土地的筑路民众的累累白骨;翘首期盼亲人早日回归的妻儿们焦虑的眼神;大将蒙恬统帅的旌旗飘扬的金戈铁马;千古一帝乘鹤仙逝后铺天盖地的仪仗;汉武帝和十八万铁骑头盔上赳赳而立的红缨;朔风秋雨重,远嫁漠北漫漫无尽路上王昭君孱弱的身影……

秦直道曾是那样显要,那样风光,那样喧闹。然而,世事沧桑变化无常,它就犹如一个妙龄的少女必定会成为一个失去花容的老妪,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如今,在国内外的史书中已很难发现对它的记载,多数人全然不知在黄土高原和塞外沙漠间曾存在过这么一个伟大的工程,甚至年年岁岁走在它上面的当地百姓竟也不知道他们脚下曾是一条让世界为之惊叹的不寻常的路……

秦直道因为跨越三省区,所经过的地方今天依旧是人迹罕至,加之两千余年的气候影响,所以大部分已遭到破坏。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完整地走完秦直道,许许多多的谜团萦绕在崇山峻岭。

秦时明月,那究竟是怎样的豪情?

寻访秦直道

杭锦旗,漫赖乡,二顷半村。这个在内蒙古自治区地图上根本找不着,位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只有6户人家的小村子,原本是可以远离人们视野的。然而,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却注定会吸引人们的目光。

因为,一条两千多年前修建的“秦直道”正是从这个小村子旁边穿过,扶摇北上。

“秦直道”,这个对现代人来说越发陌生的名词,史料记载竟也寥寥。最早记录见于《史记》,司马迁在《秦始皇本纪》里说:“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除道,道九原,抵云阳,堑山堙谷,直通之。”在《蒙恬列传》中则说:“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堙谷,千八百里,道未就。”此外,便很难找出更为详细的记载来。

据考古学家考证,公元前212年至210年,为快速反击和抵御北方匈奴侵扰,秦始皇命大将蒙恬率师督军,役使三十万军工,一面镇守边关,一面修筑军事要道。仅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一个可与长城、兵马俑相媲美的世界奇迹就诞生了。

这条被陕北农民称为“圣人条”(条:胡语“道路”意)的宽阔大道,南起秦都咸阳军事要地林光宫(今陕西淳化县铁王乡凉武帝村),经海拔1600米的子午岭(作为陕西、甘肃的分界,是确定正南正北的方位基线)东侧,到合水县水坡梁和黄草崾岘以后,却没有继续向东北延伸,“是由黄草崾岘北随着子午岭主脉转向西北行,一直到达陕西省定边县南”。尔后再由定边县南再折向东北行,进入鄂尔多斯高原,经内蒙古乌审旗到伊金霍洛旗的红庆河乡。从红庆河直北而上,先后经过鄂尔多斯东胜区的二顷半村、东胜区西的城梁古城,到昭君坟附近过河,终止于秦九原郡治所在地的今包头市西南孟家湾,全长700余公里,如同盘桓于大地间的一条巨龙。

遗憾的是,到了隋唐,《隋书》《旧唐书》和《新唐书》中,都不见直道之名。可见,秦直道这一历史名词,连同秦直道本身,都已湮没无闻了。

电视剧《秦直道》开拍,记者受邀来到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方才有幸能租一部车子,在渺无人烟的荒原上满地飞跑着去寻找秦直道遗址。开车的师傅从未听说过在他生活的地域上有这么一条“直道”,将信将疑地拉着记者辗转百多里地毫无发现。

待忐忑之中的记者,提起漫赖乡的二顷半村时师傅才有点开窍。当我们最终来到了一片绿阴遮盖下的寂静的二顷半村时,散落了六户人家的村子,只有一户开着门。

看见陌生人造访,里面的人迎出了门口,这是村民老陈家。

记者向好客的老乡说明来意,得到了老陈一阵爽朗的笑声:“你并不是第一个满山跑的人,要想找秦直道遗址,还得先找我老陈呀!”说话间老陈已把记者迎进屋里,他正在给家里老母猪刚生下的7只小猪打预防针,“不碍事,摆弄完这些小东西我就带你去找你要找的地方”。

趁着老陈忙他的事情,记者新奇地把屋里院外打量了一番。老陈的家境并不富裕,常年生活在这个只生长沙柳、拧条和山大王草的方圆几百里的砂土荒原上,村民们只能种植一些高粱、玉米、葵花等作物维持基本生活需求,他们这种生存现状是从祖祖辈辈那里一直延续下来的,千百年来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忙完了手里的活,老陈领着记者踏过一片新开垦的高粱地,再走上了村子前面的一个山坡,在两个山头之间的一个豁口处停了下来。

他望着对面山头告诉记者,两个山坡原来是连在一块的,因为耕作以及植被遭到破坏,千百年来的雨水冲刷把土地冲出了一道壕沟,形成现在互不相连的两个山包。而当年的秦直道正是从这两个山包上面通过的。记者看到,在沟梁纵横之中,有个隐隐约约、依稀可见的“凹”字形的敞口豁子。

他回过身子,指着我们站立的豁口一侧成片裸露的黄土说,这里就是道路的路基。记者果然看见黄土截面上清晰的人工夯筑痕迹,那是一层层十分有序的砂子、黄土与卵石的结合物,足有七八层之多,两米之高!可以想象当年的工程规模是多么浩大,工艺是多么精细,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依然坚实牢靠。

再走过两个山头,莽莽荒野中,人工开凿的山岭豁口依稀可辨,如果将豁口的延伸线连接起来,一条远古直道的宏大轮廓便跃然其上,蔚为壮观……

其实,二顷半村只是700余里秦直道飞跃而过的一个小村子而已。

两千年前的高速公路

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坐在那儿,正在翻看《秦直道的探索与研究》。脚旁有厚厚的一摞字纸,是他五年多来为研究秦直道所搜集的资料。

见记者进门,他站起身来,魁梧,衣着干净,伸出带着破旧全钢手表的右手,微笑着说:“欢迎欢迎。”记忆中,典型的“文化人”,就是这样的。

在鄂尔多斯,有句话流传着:“一讲秦直道,就想张光耀。”

张光耀是东胜区文化局局长。

2002年6月他新官上任的第一天,前任局长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据专家的考证,东胜境内城梁段遗址为秦直道全程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处。

从此,张光耀就和“秦直道”这三个字绑在了一起。

和长城相媲美

“横有秦长城,纵有秦直道。”采访一开始,张光耀就用自己独特文绉绉的方式和记者聊起了秦直道。“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倾全国之人力、物力,兴建了两项名传亘古的浩瀚工程,一是修筑长城,二就是‘治直(道)、驰道’。长城巍然耸立,绵延万里,作为中华民族勤劳、智慧的象征,列世界八大奇迹之一,妇孺皆知。而在同时修建的规模和工程难度与长城相差无几的秦直道,则世人所知者甚少。”

“史料上说秦直道‘长千八百里’,折合今尺约700公里。这千八百的路程,一多半建筑在山顶梁脊,一少半修筑在沙漠草原。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选线、施工任务,这在道路建筑史上,实在是一个奇迹!”一说到“奇迹”这个词,张光耀黝黑的脸上突然就有了光彩。

“当然,有些学者也认为这个奇迹的形成是有基础的。在直道还没有开通之前,由咸阳经上郡至九原已经有相当规模的道路可以供军队调动、民役征发之需,蒙恬经营九原郡的诸多举措都是通过这些道路进行的。或许也正是因此,直道的某些路段是利用原有道路修缮而成。”张光耀说,“即使这样,司马迁亲自行经直道时,目睹了这一非凡工程的宏大规模,还是发出了‘固轻百姓力矣’的感叹。秦直道的修建,和长城、阿房宫以及秦始皇陵一样,都是当时耗费民力惊人的浩大工程。”

“中国秦汉研究会副会长王子今粗略计算过,以最保守的数字大略长度700公里,平均宽度50米,夯土路基厚50厘米计,秦直道的夯土土方量大约1750万立方米。”张光耀非常严谨地举了这样的例子,“也就是说,秦直道工程取用和移动的土方,如果堆筑成高1米、宽半米的土墙,几乎可以绕地球赤道一圈。”

另外,张光耀还引用了《古长城与秦直道》一文的介绍:“在秦直道所发现的19个秦汉遗迹中,均有大板瓦、筒砖、空心大砖等用于宫殿建筑的材料,说明在原来的秦直道上有宫殿建筑物存在。这些宫殿遗址每隔30公里就有一个,由此推算,在整个秦直道上至少应该有20座宫殿。”

而《延安文物志》的总撰稿人姬乃军说:“秦直道沿途每隔80—100里建有一个行宫,有的行宫面积很大、十分豪华。比如陕西志丹县境内任窑子行宫占地28万平方米,安塞县红花园行宫占地10万平方米。这只能解释为用于巡行、避暑、游行的高规格建筑,根本不是兵营一类军事设施。”

所以,陕北老百姓至今把秦直道叫做“圣人条”,也就是皇帝走的路。

最早的高速公路

在鄂尔多斯秦直道遗址上,有一块刻着“天下第一路”字样的巨石。

“我翻阅了很多资料,众多研究秦直道的历史学家,都不约而同同意这个观点:‘秦直道’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无与伦比的,可以说是‘最早的高速公路’。这条路不管是它的宽度、长度还是直度,都是古代其他道路遗址所不能比拟的,它的长度相当于意大利全境的长度。另外,其主干道可同时并排行驶12辆大卡车。它的最宽处的路面,可作现代中型飞机的起降跑道。”张光耀顿了顿,继续说,“据考,秦始皇对蒙恬说,‘这条道路一定要直’。”

至于什么是直?张光耀解释道:“第一,要通直,是直线,这在修路史上,特别是在修建比较长的公路上,是违背规律的,修一条直道逢山凿山,遇沟填壑,逢水架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蒙恬率30万军工去修直道,利用当时秦朝天文地理等方面的测量成果修成了这条道。第二,要直达,从九原到云阳,两点一线,是直达的意思。第三,直,其实也是快的意思。一条平坦笔直的宽道,再加上道两旁所修的行宫、兵站、驿站,可能还有很多取水、休息的地方。”

传说,在修直道之前,蒙恬征讨匈奴的时候,要从河北、陕西一带运粮,一百斤粮运到九原郡,刨去路上的吃用,就剩下十几斤了。秦直道修成后,快马三天三夜就可到达,成本降低了,效率也提高了。

但张光耀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现代第一个对秦直道遗迹作出研究的考古专家史念海,在1975年发表的《秦始皇直道遗迹的探索》中提到,秦直道循着子午岭的主脉,由陕西省淳化县北一直达到陕西省定边县南。既然直道是由云阳到九原,则循着子午岭主脉经过定边县南,岂不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这怎么能够说是直道?

“秦始皇之所以选择这样绕个圈子的山路,是有他的道理的。古代人们经过较长时期的体验,选择山路不免有些跋涉,可是到了山顶之后,循着主脉,却是一条坦途。较之山下穿行河谷要方便些。秦始皇正是根据当时人们的经验,才选择这条道路的。何况子午岭的南北两端都已经接近平地,还不至于上山下山地跋涉。到了子午岭上,虽然群峰起伏,直道的主脉却并没有忽高忽低的现象,其实这样的修筑山路的原则,现在也还是得到运用的。”

  “不教胡马度阴山”

“司马迁在《史记》的《蒙恬列传》中提到秦始皇修建秦直道的目的是:‘始皇欲游天下’。但只要是研究秦直道的专家都知道,直接原因还是防止匈奴的南下。秦统一之初,虽然将匈奴赶到阴山以北,但是匈奴的实力并没有受到严重的打击,整体实力仍然威胁着北部边境的安全。直道的价值在于配合长城的防御,与长城呈丁字相交,加强关中和河套地区的交通联系。这样有利于军队的迅速调动,以应付北方的突发事件,维护秦朝的安定和统一。匈奴意识到这一运输大动脉的军事意义,从而不得不收敛它南下进犯的欲望。”张光耀说起了秦直道修建的根本原因。

“不过,秦朝存在短促,直道并没有直接用于战争,从而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的记载。但后代确实有借此道打仗的事情,这不能混为一谈。比如五胡十六国时,匈奴大单于赫连勃勃便借用此道到过长安;唐代,借此道打过突厥;解放战争期间我军保卫延安时,借此道运过军用物资等等。”张光耀非常详细地告诉记者。

根据资料显示,秦朝灭亡后,秦直道确实是中原汉王朝控制北方地区的重要通道。

东汉以后,随着中原王朝政治统治中心的东移,秦直道的功用有所减退,加上直道沿线地理环境的严重恶化,特别是丝绸之路荒废以后,直道的作用一落千丈。不过也正是因为直道地处荒僻,人迹罕至,所以不少路段,能比较完好地保存下来,不至于湮灭。

在采访的最后,张光耀告诉记者:“因为历史久远,记载史料很少,近现代从1975年的史念海教授开始,才陆陆续续有学者开始研究秦直道,所以它的神秘面纱还在。不过,东胜区对秦直道的保护工作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了,保护之初就将东胜境内城梁段秦直道遗址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东胜区委、政府重新划定了保护区范围,设立了专门的保护机构。1996年,秦直道遗址被确立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秦直道遗址申报了国家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

正因为史籍中有关秦直道的记载都非常简略,给人们重新认识它的原貌,带来诸多困难,因此,这条古道也给我们留下一个又一个难解之谜。

谜团一 当年的秦人是如何确定地理方位的?

秦直道从咸阳一直延伸到当时匈奴人的居住区,可以说,它的行进路线约有一半是在秦人并不十分熟悉的鄂尔多斯高原,这里的地势虽然不及陕北黄土高原地区那样跌宕起伏,却也是丘陵延绵、沟壑纵横,两千多年前的秦人,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如此精确的北方大地方位概念以及如此丰富的地理学、地貌学知识?

鄂尔多斯博物馆杨泽蒙馆长告诉记者:“目前,在鄂尔多斯境内的秦直道遗迹北起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南至伊金霍洛旗,全线长约160公里。纵观鄂尔多斯的地貌及秦直道的走向不难发现,现今秦直道路线是经过极为缜密的勘查后选定的。直道不偏不倚修在低丘陵地带,再往东一些,就是高丘陵的大沟地带,而再往西一些,就是沼泽地带了,在洪水季节路很有可能被冲垮。”

统帅30万大军的大将蒙恬,是秦代身经百战的军事家,协助他的是饱学经书、富有谋略的太子扶苏,他们文武组合,给秦直道工程注入了活力。据闻在勘察施工中,他们礼贤下士,广开言路,听取各方面建议和意见,进行综合分析,确定出路线的方向,然后重用富有实践经验的能工巧匠,实地勘测,反复论证。

但是仅仅依靠刚发明不久的罗盘定位技术,他们就具备了如此辽阔地域内的大地测绘技能了吗?就是按照现代人的思路,如果没有特定的技术支持,要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在一个无论是地理方位还是地质条件都十分陌生的区域内完成这么大的一项工程是绝难想象的。

谜团二 秦直道附近为什么只长一种植物?

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三年困难时期”,秦直道陕西段曾被当地农民开荒种荞麦,但奇怪的是,荞麦怎么都长不好,又被废为荒地,大约8公里路段,没有长一棵树,仅仅长着20厘米高的茅草。

这不是个别现象,很多研究秦直道,去过秦直道的学者,都有这样的体会,“要找秦直道,一定要踩过茅草路。秦直道和茅草仿佛是相伴而生的,而且也只有茅草这种植物在秦直道附近生长旺盛,别的植物也有,比如说艾蒿,但并不会像茅草这样处处见到。”

据查,茅草又叫白茅,俗称茅茅根。全国各苹果产区均有分布,尤以山区沙土、粘土、壤土果园发生严重。耐干旱和瘠薄,根茎蔓延能力强,不易铲除。

杨泽蒙馆长告诉记者:“这种道路附近只长一种植物的现象非常奇怪,秦代修筑直道,还充分利用了夯筑技术,提高了路的强度和车马通过能力。如果说直道只长茅草,不长大树,可能是路基夯实坚硬的结果。”

谜团三 如何在两年半内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

一般认为,秦直道是在今天达拉特旗昭君坟渡口南渡黄河的。秦直道南渡黄河后,要经过约20公里宽的黄河冲积滩平原,然后还要穿越如今宽度约15公里的库布齐沙漠,方能与已探明的秦直道在鄂尔多斯境内的北段遗迹衔接。杨泽蒙说,如今想要在这些地区寻找秦直道遗迹简直是难于上青天。

那么,渡过黄河后的秦直道走向如何?特别是如何通过已形成了200多万年的库布齐沙漠的?是跨越还是绕行呢?如果是跨越直穿而过,那么当时的库布齐沙漠究竟有多大?2000多年前的穿沙公路又是什么样的?

秦直道虽然在鄂尔多斯境内跨越了无数的洼地河谷,但绝大多数都是采取“堙谷”的方式来进行,而面对修建途中两岸陡直的重要水系,绝非简单的堵塞、填垫所能解决。杨泽蒙分析,秦直道在此唯一的途经方式,便是架桥。

修建这样一座跨度应该在100米以上的大桥,对于二千多年以前勤劳、智慧的秦人来说,自然不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究竟选取什么方式,什么材料来进行,目前仅仅通过地面调查,还无法得到丝毫线索。还有,当时又是如何解决汛期的大队人马通行,以及大队人马穿行于沟谷内如何避免敌军设伏袭击等军事问题?

谜团四 秦直道是多民族合力的结晶?

这项浩瀚工程的顺利实施,难道凭借的就是蒙恬率领的那数十万内地军工的智慧和力量吗?秦直道作为沟通南北的重要军事要道,是否借助了当时的其他力量呢?

杨泽蒙表示,在文献记载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赵武灵王二十六年(公元前300年)“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后,便让位给儿子(赵惠文王),开始实施“身胡服,将士大夫西北略胡地,而欲从云中、九原直南袭秦”的战略,其中就应该包括对九原郡的设置、对这条“直南”道路的勘测、南渡黄河渡口的营建等等一系列活动。

那么,在这条由秦国大将蒙恬主持完成的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宏大的高速公路的建造过程中,是否蕴含着赵国人的辛勤汗水呢?还有,当时大部分已被蒙恬的大军撵到阴山以北,而原本世世代代就生活在鄂尔多斯地区的那些北方游牧民族,是否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呢?

这一个个谜团,至今依旧还在困扰着我们,但也正是这些神秘造就了秦直道——这一旷古奇迹。

黄昏,蒙毅领着灵公主进大帐。蒙毅跪到蒙恬面前:“大哥,弟弟求你不要娶灵公主!”

蒙恬故意大声笑着问:“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为何要放弃呢?”

蒙毅:“别人不知,难道大哥还不知吗?弟弟与灵儿已是情深意长的一对了!”

蒙恬:“不行,皇命不可违啊!”蒙毅气愤地站起来:“什么皇命不可违,大哥,我可是你的弟弟呀!难道你真的要活生生地拆掉我们这对情人吗?”

蒙恬:“谁说我要拆你们了?”两人相视无言,没有明白。蒙恬笑了:“皇命不可违,为兄不敢,也无力扭转。大礼非但不可少,还需回复皇命。但大哥可向天发誓,婚后若碰灵公主半下,天诛地灭!”

两人激动地抱住蒙恬:“大哥!”蒙恬摸着两个年轻人的头。蒙毅流泪了:“谢谢大哥!”以上这段对白来自长篇历史题材电视剧《秦直道》的一幕。

该电视剧是由林海鸥编剧,萧锋任导演,陈家林任顾问,由寇世勋、吴京安、丛珊、杨幂等担任主演,8月22日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区开机拍摄,预计今年年底拍摄完成,有望明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周末报记者受邀前往鄂尔多斯参加了该剧的开机仪式,并独家专访了编剧林海鸥。

提到剧本的创作,年近六旬的林海鸥一个劲儿地摇头。

“当时该剧的总制片人张光耀找到我的时候,我真的迟疑了很久,因为可用材料实在太少了。《史记》上就那么短短几十个字,我担心自己无法搜集到充足的背景资料,把一部严肃的历史剧写成了‘戏说’。”林海鸥并不隐瞒当初的感觉。

“不过,我本人对鄂尔多斯有着非常浓厚的情感,当年我曾在这里插过队。再加上张光耀给了我很多学者对秦直道的考古调查报告,让我对秦直道的感觉一下子丰满了起来。”林海鸥在一堆资料中找到了灵感,“秦直道的首次全程通行就与秦始皇第五次巡行相关。始皇帝三十七年(前210年),秦始皇开始了其一生最后一次,行程最远,也是最重要一次巡行。《史记·秦始皇本纪》明确记载,在直道修筑两年后,秦始皇死于东巡途中,胡亥与赵高等就是取径直道,率巡行队伍返回都城咸阳:(始皇帝三十七年)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行,遂从井径抵九原。会暑,上辒车(古代可以卧的车)臭,乃诏从官令车载一石鲍鱼,以乱其臭……行从直道到咸阳,发丧。”

“秦始皇死后,胡亥、赵高、李斯等秘不发丧,伪装始皇还健在,循直道返回咸阳。秦始皇死在沙丘,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巨鹿、广宗一带,按照正常的情理,本应由此循太行山前大道,转经函谷关,返回咸阳,或者西越太行山,取道蒲坂(今山西永济西北),西入关中;可是,胡亥等人却舍近求远,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沿北边代郡、雁门、云中、九原诸郡,经过直道,回到都城。他们是想借此稳定和控制秦朝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北方边防军,来扫清其篡位的障碍。”

“当时正值暑天,秦始皇的尸体已经发臭了,胡亥们就买了很多鲍鱼放在车上,一是掩盖尸体的臭味,二是佯装告诉别人秦始皇依然健在,并正在吃着鲍鱼。当时,统领秦朝北方边防军的主帅是蒙恬,太子扶苏监军,胡亥等在抵达九原以前,持伪造秦始皇玺书,赐二人以死,结果扶苏自杀在上郡,蒙恬被拘捕并杀害于上郡附近的属县阳周。”

林海鸥没有想到这历史上著名的“秦始皇归丧咸阳”和“扶苏自杀”事件,竟然和秦直道有着非常大的关联。已经写过《文成公主》和《王昭君》这样历史剧的她,突然对写出《秦直道》有了把握。“我以前写的历史剧,都是以宏大的历史背景为载体,重点还是写在那个历史史实中的人物的命运上。既然写人物的命运,当然要写人物的情感。”

于是,在《秦直道》的剧本中,林海鸥大胆地写了上自秦始皇,下至平民百姓的诸多人物的情感戏。“在我的剧本中,你可以看到秦始皇力排众议,选择蒙恬和蒙毅兄弟来修建秦直道,他对于这兄弟二人的重用,让朝中左丞相李斯和郎中令赵高甚为嫉妒。秦始皇还将钟爱的义女灵公主,送到边疆去和蒙恬完婚,但是谁知道蒙毅又和灵公主暗暗相恋……”

“秦始皇在三十七年夏天,一行东游,准备绕道即将完工的秦直道,亲眼目睹其盛况,但不想命丧沙丘。赵高素怀篡权之心,秘不发丧,拉拢利诱李斯和胡亥。三人密谋后,伪造诏书,赐蒙恬、扶苏二人死。并一路追杀蒙毅。扶苏见伪诏,拔剑自刎。蒙恬生疑,不肯就范,这时,灵公主猜想始皇已死……”

林海鸥在说完这些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我写的《秦直道》,算是秦直道上发生的一个美丽的故事吧。”

“秦直道”这条不同寻常的古道上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故事,除了电视剧《秦直道》取材的“始皇归丧咸阳”以及“扶苏、蒙恬得假诏书自刎”的著名历史事件,还有众多的传说、故事,有的轰轰烈烈,有的凄楚哀婉,有的惊心动魄,有的耐人寻味……两千余年以来,与秦直道有关的历史名人和重大事件数不胜数。

昭君出塞·文姬归汉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西汉南郡秭归(今属湖北)人。昭君年十七,仪容雅丽,元帝时被选入宫。宫中佳丽云集,元帝乃使画工毛延寿画下她们的形貌。宫人多以金钱贿赂画工,独王嫱自恃貌美不肯行贿。画工乃将她的形容画丑。适逢匈奴呼韩邪单于入朝求和亲,昭君乃愤而请行。送行之时,元帝见昭君丰容靓饰,光彩照人,方悔之已晚。昭君怀抱琵琶,顾影徘徊,上马出关,远适匈奴。

很多历史学家考证认为,建昭六年(公元前33年),昭君与呼韩邪单于一行,从汉都长安出发,先过左冯翊(长安东北),然后经北地(今甘肃庆阳县)、上郡(今陕西榆林县)、西河(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朔方(今鄂尔多斯市杭锦旗),而至五原(今内蒙古包头市)。这条线路基本上与秦直道一致。而且,至今直道沿线内蒙古境内还有昭君墓,沿途还有许多关于王昭君的美丽传说。

比如在鄂尔多斯的九城宫庄园里,有两个2000多年前人工挖掘的大水塘。相传右边的那个叫嫱湖,左边的叫琰池,嫱是古时宫廷里的女官名,琰是美玉的意思,嫱湖和琰池是由昭君出塞和文姬归汉得名的。

据传说单于迎亲队伍浩浩荡荡沿秦直道北上。正值八月,北方天气炎热干燥,随从将士苦不堪言,自幼生长在长江边的昭君对湖水的渴望可想而知了,就派人在直道附近寻找有水的地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在大漠深处距直道二三公里的地方有一处天然湖泊,这里山青水秀、花香鸟语、气候宜人,昭君大悦,忧郁心情荡然无存,呼韩邪单于见昭君如此高兴,就命令士兵赶造九个宫殿,以表诚心。为了纪念王昭君,西汉以来此湖被人们称为嫱湖,据说当时湖的面积很大。

文姬归汉讲的是东汉末年女诗人蔡琰(字明姬,后为避司马昭的讳,改为文姬),她在战乱中为南匈奴所俘,后嫁匈奴右贤王为阏氏,走的就是秦直道。后来蔡文姬思乡心切,其归汉行动因受单于所阻,不能成行,曹操闻讯率50万大军沿秦直道前往匈奴边界,单于迫于压力,只得同意文姬归汉。

就在蔡文姬被俘12年后,曹操派使者往接蔡文姬,蔡文姬为曹操思慕贤才的精神而感动,毅然离别丈夫、子女回到中原,继承父业,她吟着长诗《胡笳十八拍》,沿着漫漫的秦直道别亲归汉,参与编撰《续汉书》。

传说蔡文姬非常仰慕王昭君,上直道前特意拜谒了九城宫,并在嫱湖西边命人挖了一个长方形大水池作为留念,以示陪伴。说来也奇怪,水池筑成后,池水清澈见底,鱼儿活蹦乱跳,幽静的九城官顿时有了活力。后来人们把这个休闲垂钓的地方称作琰池。

直罗镇战役

现代发生在这条古道上的,最著名的一次战役当属直罗镇战役了。

当时,红军队伍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直罗镇战役,要的是歼灭战!

直罗镇位于富县西川距县城52公里处,境内山青水秀、林草丰茂,渠溪成网、稻田成方、米粮飘香,素有塞上江南之美称,还有秦直道、柏山寺塔、古物泓寺、大佛寺等名胜古迹。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结束二万五千里长征。

国民党“西北剿总”加紧部署东西南北四条封锁线,企图以3倍于红军的兵力,将中央红军、陕北红军一起消灭。

对于如何使红军站稳脚跟这个问题,党中央和毛泽东经过认真分析,决定在陕北富县县城西北方向的直罗镇布下口袋阵。

国民党东北军先头部队第109师在飞机掩护下,进入直罗镇。同时,第106师、111师也进入了直罗镇西北地区。21日拂晓,战斗打响。红1军团自北、西北、东北方向,红15军团自南、西南、东南方向,同时发起攻击。至24日上午,红军歼敌一个师又一个团,击毙第109师师长牛元峰,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西北苏区的第三次围剿。

毛泽东说,这一仗为党中央把中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团结了中央红军和西北红军,扩大了党和红军的影响,巩固了陕甘、陕北根据地,也使张学良彻底认识到与红军打仗不好打,从而与红军达成攻守默契。

虽饱经战争的洗礼,但直罗镇境内的秦直道仍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此外,汉文帝刘恒是秦代以后最早驱车走过秦直道的汉代皇帝。《史记·孝文本纪》载:汉文帝三年(前177年)“五月,匈奴入北地,居河南为寇。帝初幸甘泉”。这时,被蒙恬赶到阴山以北的匈奴又杀回到河套地区。六月,“辛卯,帝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见过群臣,皆赐之”。高奴在今延安一带,汉文帝从林光宫到延安走的就是秦直道。

赴美生子多少钱

可见,秦直道到了西汉时,已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军事作用。正是有了这条秦直道,汉王朝的大军才从天而降一样,突然出现在匈奴骑兵面前,让他们措手不及。“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著名的飞将军李广从直道进军,杀得敌人闻风丧胆。

公元前127年,汉骠骑大将军卫青兵分几路,齐头并进,重创匈奴,从此解除匈奴对北部边界的威胁。

汉武帝刘彻也多次亲率大军,沿直道北巡,震慑匈奴。据《史记·孝武本纪》记载,武帝在元封元月(前110年)的一则巡边诏令中说:“朕将巡边陲,择兵振旅,躬秉武节,置十二部将军,亲率师焉。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勒兵十八万骑,旌旗径千余里,威震匈奴……”

唐朝,李世民北征突厥时多次走秦直道,直道在此时的战争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宋朝,古道上也大战不断……

铁蹄声声、战旗猎猎,古道或承受或观望发生在它身上及周围的一切,记载下了中国战争史上一个又一个的传奇。

搜索 秦朝 秦直道 在百度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