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南宋为何一直没有定都 打死也不承认临安是首都

news.xixik.com   2018-1-17 9:38:08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提起南宋的首都,很多人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临安或杭州。教科书上是这么教的,历史老师也是这么说的,然而南宋的首都还真不是临安(杭州),其实不管南宋还是北宋法定首都都是东京。 临安只是南宋的行在、行都,也就是临时首都,地位比陪都建康(南京)高一些。

宋靖康二年(1127年),宋朝迎来自己最悲催的一年,最耻辱的一年。这一年,金兵一路南下,直接打到了都城东京。掳走徽宗、钦宗二帝和皇室大臣千余人北去,史称“靖康之难”,“靖康之耻”,“靖康之乱”,北宋就此灭亡。仅有宋徽宗第九子,天下兵马大元帅康王赵构逃过一劫。从北宋王朝灭亡开始,宋朝宗室就处于一路逃亡的状态。

金兵从东京撤军后,立张邦昌为大楚皇帝。由于张邦昌原为宋臣,后降金,开封军民对其憎恨有加,一大部分旧宋朝臣也要求他退位。万般无奈之下,张邦昌以孟太后之名,下诏书立康王赵构为帝。靖康二年(1127年)五月一日,赵构从河北南下到陪都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正式即位,改元建炎,重建宋政权,史称“南宋”(1127-1279年),是为宋高宗。这是南宋的第一个都城。南宋北宋合称宋朝,或“两宋”,南宋共传五世九帝,享国一百五十三年。然而建康的建都历史比杭州早了不少。建康在之前就做过很多小王朝的都城。那为何宋朝南迁的时候选择杭州,而没有选择建康呢?在所有南方朝代中,位置都非常重要的建康,偏偏在南宋显得非常低调呢。

赴美生子利与弊

南宋定都在杭州而不是南方政权常用的建康,是多重因素合在一起的结果。你不能用很多之前南方朝代的情况,来套用两宋情况。

先看宋朝建立之前的五代十国。当时的南京和杭州就分布属于南唐和吴越国的首都。其中南唐的南京首先被宋军攻克,而吴越国实际上是在后来自动投降纳土的结果。所以在宋朝人心目中,实际上建康是一个更容易被北方攻击的地方。

五代的经验告诉宋朝人 南京不可靠。在北宋崩溃与南宋建立的过程中,宋高宗赵构一路难逃,根本无力阻挡金兵的南下追击。就连拥有大量海船的水师名将韩世忠,在当时都是首选逃跑,而不是坚决抵抗。在这样的氛围下,只有长江防御的建康很快就被金军光顾。赵构只能选择去更南方的杭州避难。

这个时候的杭州,作为南宋朝廷的行在,不仅仅是南方的政治中心,还有一个比较难看的任务。那就是一旦长江放线被突破后,皇帝可以从杭州湾坐船逃跑。虽然杭州湾在现代一直不是非常好的港口,却在古代航海条件下,适合登船与水运。皇帝在此上船,可以先去浙东的宁波、台州等地,再遁入福建沿海。南宋在五代时候就有了作为首都的基础,更重要的是有利于逃跑。

金军第一次南下江南时,赵构基本上就是这么做的。而建康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自然难入法眼。驾轻就熟的赵构,要不是难以在杭州以南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政治中心,说不定会舍弃杭州。但杭州作为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带的边缘大城,对于控制南方经济命脉也是比较要紧的。杭州本身有控制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能力。

赵构即位后,叛臣张邦昌却以护国有功为名,被封王。张邦昌后来被杀,成为宋朝唯一被杀死的文臣。宋高宗即位的第二年,金国以张邦昌被废为名,继续大举南侵。之后赵构一路南行,过淮河,渡长江。1129年金国又立刘豫为帝,国号齐,史称"伪齐",以加强对黄河以南地区的统治。南宋与金国以淮水至大散关一线为界。建炎三年(1130年)改江宁府为建康府(今南京市)作为行都,称“东都”。很多朝中大臣主张将行都在放在繁华的南京,理由是南京背靠山峦屏障,前面长江天堑,而且市内还有玄武湖,一旦被围自给能力极强,而且还有南面的大片平原作为大后方。并且,南京这座城市处于内陆和沿海的贸易要冲,向北和往南和去内陆交通都极为便利。但被金兵吓破了胆的赵构坚决反对,他认为,纵观历史,以南京为首都的国家和朝代往往都很短命,南京自古以来都是亡国之都,又离前线太近,还是杭州比较安全,如果金兵打来的话还可以直接从海上逃跑。

不过很不幸,金军的兵锋又指向建康府,吓得赵构又灰溜溜的逃走,再也不敢回到行都。因为建康太过靠近前线,很容易遭到敌方部队的冲击,虽然有天险可以防守,但是敌军一旦渡江,南京的形势就会和北宋的都城东京一样,直接暴露在敌人的兵锋之下。这样不仅会不断的消耗国力,而且会在防线出现疏漏的时候导致自己的国都没有任何防守屏障,短时间就被敌军攻破。南宋王朝倒不是吸取了这一点教训,只是因为皇帝太过怕死,恐金症,不敢把自己的都城放置在离敌人太近的地方,所以政治中心的选择自然是离敌人越远越好。南宋皇帝赵构的逃亡过程中,很多时候都是依靠大船穿梭于江河大海之中,所以南宋王朝对于水有过分的偏爱,杭州地区水系发达,非常适合自己逃跑,可以直接乘舟出海,消失在浩渺烟波之中,让敌人没有办法追击。所以南宋选择了杭州,多半是因为这里水运交通方便,在南宋皇帝眼里,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因方腊起义杭州早已破落不堪。在赵构的坚持下,杭州成为了南宋的行在,使之成为了十二世纪最繁华的经济中心之一。

南宋赵构为何选择了杭州?

关于建康和杭州,到底谁是东南地区第一城市的问题,出现了无数次的争论。言而总之,建康与杭州各有千秋。但是从整体上来说,建康的历史感明显高于杭州。因此历朝历代的南方政权,基本上都是以建康为首都,与北方政权进行对抗。但凡事总有例外,例如南宋政权的首都就没有选择建康,而是选择了浙江的杭州。那么,为何没有选择建康呢?

一、在宋朝之前,建康的地位明显高于杭州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北方政权选择首都的时候,基本上会在洛阳和长安之间反复犹豫。至于南方政权,则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肯定会选择建康。因为在古代社会,建康是东南地区的经济、军事、政治中心,同时拥有长江天险,一直被称为虎踞龙盘。因此,古代的南方政权都会选择建康为首都,例如东吴、东晋等等。在这一阶段,杭州的地位明显不如建康。在唐朝统治时期,由于海外贸易很发达,杭州的地理优势开始体现出来,并且成为东南地区的重要城市,但总体仍不如建康。在五代十国时期,杭州是吴越国的首都,建康是南唐的首都,两个政权相互对抗。由于战争的影响,建康的经济地区开始动摇,由于和平投降,杭州并没有经历战争。

在北宋统治时期,虽然建康仍是东南地区的中心,但杭州的经济已经超越了建康。在北宋统治的末期,北方的金国大举南下,攻下了宋朝的首都开封,俘虏了宋朝的徽宗皇帝和钦宗皇帝。但金国此时的汉化程度很有限,攻下中原地区之后,并没有稳定下来,而且抢掠一番之后,撤回了自己熟悉的北方地区。由于天下无主,宋朝皇室的唯一幸存者赵构,理所当然成为了新一任的皇帝。当时,关于国家的首都,出现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声音,分别是旧都开封、襄阳和扬州。开封的方案直接被排除了,因为开封属于四战之地,根本就无险可守,朝中大部分官员都不建议返回开封。襄阳是为了拱卫两湖地区,而扬州位于江北,是为了拱卫江南,襄阳和扬州互有优劣。襄阳处于国家的中部,不利于对江南地区的控制,赵构最终选择了扬州。

二、宋朝君臣曾经在建康和杭州之间反复犹豫

其实,不仅仅是是南宋,古代的南方政权都纠结这个问题。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南宋君臣进入了扬州城,从而拱卫整个江南的安全。但是金国大军突然南下,南宋方面措手不及。金国军队一路长驱直入,扬州位于长江北岸,地理位置并不好。在逃跑的过程中,赵构丢失了传国玉玺和宋朝历代皇帝的牌位,赵构本人吓得丧失了生育能力。为了躲避金国军队的追击,南宋君臣从扬州逃往建康,从建康逃往镇江。最后感觉镇江仍不保险,选择了港口城市杭州。在金国军队逼近的时候,宋朝君臣乘船出海,上演了千里大逃亡。在这次逃亡过程中,宋朝君臣发现了杭州的便利条件,一旦金国军队南下,自己就能够从容的撤退。从防御的角度来说,杭州是最合适的选择。

对于刚刚建立、军事上处于绝对劣势的南宋政权来说,确实应该选择杭州。但杭州没有成为宋朝的首都,皇帝仅仅是临时居住在杭州而已。南宋与金国展开了反复的拉锯战,宋朝军队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南宋的江淮防线已经稳定。此时,要求定都建康的呼声越来越好。作为一个南迁政权,有相当一部分官员希望北伐收复失地。选择定都建康,进可以进攻淮河以北地区,退可以保住江南半壁河山。随着战争局势的发展,南宋皇帝赵构确实动了迁都建康的想法。但随后发生的淮西兵变,彻底葬送了非常有利的局面。南宋在江淮地区本来处于攻势状态,随着淮西兵变,几万宋朝军队投降了伪齐政权,江淮地区的攻守态势立刻发生了逆转。此时对于南宋来说,继续迁都建康是非常不理智的。

三、随着江淮防线的削弱,宋朝只能选择杭州

在淮西兵变之后,南宋的江淮防线被严重削弱。在此之后,南宋开始处于防守的状态。在这个时候,继续迁都建康是不合适的。在宋高宗赵构在位的末期,金国皇帝完颜亮率领大军南下,迅速撕开了宋朝的江淮防线,直接屯兵长江北岸。虽然,完颜亮并没有渡过长江,但也反应了南宋江淮防线的薄弱。在江淮防线、襄阳防线和川陕防线中,江淮防线是最薄弱的。经历了这次战争之后,南宋君臣基本放弃了迁都建康的想法,开始专心经营临时居住地杭州。在南宋统治时期,杭州的人口总数甚至超过了之前的开封。根据推测,南宋时期的杭州有17万户人口,100多万人。在建国的初期,杭州仍没有达到这个水平,由此可见,当年的杭州有多么繁华。

 

在敌兵的驱赶之下继续逃亡,中国历朝历代,只有这样一位皇帝是在不断逃亡的过程中坚持了这么多年。赵构一路南逃,在海上漂泊了几个月都不敢下船。直到韩世忠在黄天荡大败金军,将金兵赶回北方赵构才敢上岸。在赵构的带领下,宋朝的残余势力一路南逃,最后来到了杭州才算是扎下了脚跟。绍兴元年(1131年),南宋王朝升杭州为临安府(临时安顿之意),称之为行在(天子巡行所到之地),临时驻跸的地方,而仍将北宋的开封称为京师。这一临时,就临时了一百七八十年,直到南宋灭亡。绍兴八年正式定临安为行都,建康改为留都。临安是南宋的第二个都城。《马可·波罗游记》和同时期的西方著作均将杭州称为行在(Quinsay),可见直到元代早期,行在仍是对杭州最通行的称呼。因为那时估计皇帝心里也没有建都的想法了,随时准备着继续逃亡。

南宋初立,群臣皆议以建康为都以显匡复中原之图,惜宋高宗赵构愿意偏安一隅无意北伐而定行在于杭州,但是中原父老和随驾南迁的军民依然盼望着,宋军有朝一日能够收复失地,还都东京,一雪国耻。再者,宋朝七帝陵寝尽在中原故地,抛弃先祖陵寝这个罪名也不是宋高宗和他的继任者所能承受的。但迫于舆论仍定建康为行都,后改为留都。表示自己的国家还有一个预备都城存在,表达收复故土的决心,强撑着自己的面子,不敢承认自己逃亡行为,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政治作秀,好歹给这些南逃的人留下了一个念想。然后把自己放在更加安全的杭州,这样面子有了,里子也有了,大家很默契的不再追究这个事情,也没有人有脸提把杭州变成都城,怕承认了就会被老百姓的唾沫淹死。当然老百姓也不是好忽悠的,有文人作诗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就这样南宋小朝廷开始了在杭州办公的生涯,杭州升为临安府,意思大概是告诫大家这只是临时安置的地方,我们迟早有一天能收复中原,从新回到东京的。

金国几度南征都未能消灭南宋,而南宋也数次北伐皆无功而返,南宋和金国形成对峙局面。

也正是抱着收复河山的雄心壮志,赵构并没有将临安正式的定为南宋的都城,临安的行政级别仅仅是“行在”。也就是说临安仅仅是朝廷临时办公的地方,正在的都城只有一个,那就是汴梁。当然这时候的汴梁是在金人的手中,南宋小朝廷也只是能偶尔意淫一下了。

在赵构的心目中临安只是汴梁的替代品,它永远做不了国家的都城。因此在赵构之后又经历孝、光、宁、理、度、恭七帝150余年的统治下,临安依旧是“行在”它依旧转正不了,正如小三永远上不了位。

当然,从上帝视角的我们来看,虽然南宋朝廷有着这样的雄心壮志,但是整个南宋真正的北伐却寥寥无几,基本上算是偏安一隅了。这可就苦了临安了,作为南宋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临安把都城该做的能做的事都做了个遍,可惜就是缺了这个名分,不得不说是一大憾事啊。

从绍兴八年(1138年)至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的20年间,凤凰山禁城内建起大殿13座,以堂、阁、斋、楼命名的建筑40余座,亭、台64座。改扩建后的皇宫,东起今中河西岸,西达凤凰山九华山东麓,南抵笤帚湾,北到万松岭东南,方圆4.5公里。

自宋高宗起,杭州一直作为南宋王朝的政治中心,先后有孝、光、宁、理、度、恭七帝在此执掌天下,长达150余年,但是却没有升级为都城,也可以说整个南宋王朝就没有正式的都城存在,这是一个很奇葩也很尴尬的事情。临安历经七代帝王的治理,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经贸发达,繁华程度一度超越了东京开封府,为当时世界各国瞩目和向往。尽管如此,临安依然只宋朝是行在,虽有首都之实,却无首都之名。因此南宋成为是个一直没有定都的朝代,虽然都城上延袭北宋的五京,但五京没有一个在自己的手里。不定都这种掩耳盗铃的小把戏只能给南宋统治者找块遮羞布而已,南宋终究没能北复中原,最后被蒙古人给灭了。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1141年,宋、金达成绍兴和议,双方以秦岭淮河为界。南宋中后期奸相频出,朝政糜烂腐败,而处于漠北草原的蒙古人开始崛起,1206年铁木真建立大蒙古国,征服金国后开始大举入侵南宋南宋军民拼死抵抗,直到1276年行在临安被攻占,1279年崖山海战宋军战败,宋末帝赵昺随陆秀夫背着跳海而死,南宋灭亡。

后来在元军灭亡南宋时,流亡的小朝廷政权,也是沿着赵构当年的线路逃跑的。这个时候,杭州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其他地方所根本不具备的。如果在行在设在南京,那么敌人可能不需要攻破襄阳而直接从九江一带动手。而在杭州,襄阳失守后,还可以组织中下游地区的最后一波抵抗,为自己撤出杭州保留时间。

这种不堪的现实选择,倒是在后来成就了杭州长期的和平环境。于是在宋朝和元朝两代,杭州都是东方远近闻名的繁荣大城。不少来过中国旅行或倾慕中国传说的外人,都知道富饶的杭州城存在。在中世纪的外人眼里 汗八里与杭州是中国城市中的翘楚。这种繁华一直持续到明朝建立为止,杭州这才进入了一个万马齐喑的衰退期。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