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泰坦尼克号”沉没之谜:救生艇不足说法不完全对

news.xixik.com   2021-4-12 12:08:26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世人的观点是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之所以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人员伤亡,一个最主要原因就在救生艇数量不够才导致悲剧发生。为什么泰坦尼克号上的救生艇不够?多一点救生艇是否可以改变命运?

泰坦尼克号上的救生船不足导致泰坦尼克号过半人员死亡的说法由来已久,甚至说是白星航运公司主席布鲁斯·伊斯梅(J Bruce Ismay)把救生艇从64艘削减为20艘/48艘救生艇缩减为16艘的。那么这些说法有没有依据呢?有了更多救生艇,就会有更多人获救吗?

世人的观点是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之所以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人员伤亡,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救生艇的数量上。实际上泰坦尼克号拥有16套吊舱架,每套能够处理4艘救生艇,可以最多携带64套木壳救生艇,这个数量足以使4000人逃生避难,比她的运载上限还多。按照美国当时的规定,像泰坦尼克号这样大的超级客轮,需携42只救生艇;泰坦尼克号上的救生船数量是符合英国法律规定的,该项法律所定的数量并非基于乘客数量,而是基于船的吨位。

泰坦尼克号上的救生艇

当时英国贸易委员会(British Board of Trade)规定10000吨以上的英国船只携带16艘规格为5,500立方英尺(160立方米)的救生艇即可。该法规并未就更大的船只提供额外的条款,因为其自1894年以来就从未改动,当时考虑到的最大客轮卢西塔尼亚号只有1.3万吨。1896年至1911年,英国贸易委员会的航海顾问阿尔弗雷德·查尔莫斯爵士(Sir Alfred Chalmers)已经考虑过“偶尔”调整比例的问题,但因为他不仅假定只需凭借经验丰富的水手,不需要浪费人才去降下或操作这些“无用”的救生艇,而且还预计在任何紧急情况下难以撤离比16艘救生艇更多的人数,他“并不认为有必要增加数量”。

头等舱乘客在船上的救生艇上漫步,救生艇确实非常碍手碍脚,然而很快,这就成救命的家伙了……

泰坦尼克号实际携带20艘救生艇比法律规定的还多4艘,已经超标了。这20条救生艇只可装载下整艘船不到1/2的乘客(1178人)。当然白星公司认为,泰坦尼克号用不了带那么多的救生艇,因为它“本身就是救生艇”,“世界上最大的救生艇”……1907年,德国邮轮威廉皇储号(Kronprinz Wilhelm)冲撞一座冰山,但仍然能够完成她的航程;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在同年表示“无法想像有任何情况还能造成船只进水沉没,现代的造船技术已经超越了这一点”。依照当时人们的观念,救生艇只是为了将幸存者从沉没的船只“运送”到其他船只,而不是设计给所有人员“同时撤离”到救生艇上漂浮或帮助他们靠岸。如果加州人号对泰坦尼克号的遇险呼叫做出回应,20艘救生艇可能已经足够按照计划将乘客运送到安全地点。

在泰坦尼克号上20只救生艇被分为三类,包括14艘瓦叠式木壳救生艇,(标示为3至16号),规格为30英尺(9.1米),宽9英尺1英寸(2.77米),每艘可容纳65人;

4艘恩格尔哈特折叠式木栓帆布救生艇(标示为A至D号),规格为27英尺5英寸(8.36米) 长,8英尺(2.4米)宽,每艘可容纳47人。在船两舷各有一艘,其侧面为帆布结构,可以几乎完全折叠放平,从而只占用很少的甲板空间。两艘在第一个烟囱下,船长宿舍的屋顶上方的左右两舷,另两艘在左舷和右舷的独桅纵帆船旁边。而C折叠艇和D折叠艇也与吊艇架相连,位于1号和2号救生艇内侧的小艇甲板上。它们没有与吊艇架相连,而且重量会使它们难以手动下水。

此外还有2艘简易式木壳救生艇(标示为1至2号),每艘可容纳40人,规格为25英尺(7.6米),每艘可容纳40人。这两艘一直悬挂在吊艇架上,随时可以立即使用。

每艘救生艇上都装有食物、水、毛毯和一个备用救生圈。在救生艇的两侧绑有救生绳,在必要情况下,可以利用这条绳子从水中救出更多的人。

泰坦尼克号救生艇的参数

类型 数量 长度(英尺) 宽度(英尺) 吃水深度(英尺)
紧急救生艇 2 25.2 7.2 3
常规救生艇 14 30 9.1 4
帆布折叠艇 4 27.5 8 3

现实情况是大部分救生艇没有载满就开走了,是因为有人人担心会倾覆不敢足额载客,所以原本可以荷载70人的救生艇,甚至连30人都不到就被放下了。

麦基-贝内特号的一条小船划向一条倾覆的泰坦尼克号救生船。

当时所有船只的救生船数量都远低于需要的数量,救生艇的目的并不是用来装下全体乘客;它们只是用来从一艘下沉的船上转移乘客到另一艘救援船上的。是当时的英国海上安全条例严重落后于造船技术的日新月异,因此在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后,永久性地改变了这种救生策略。事实上,即使它已经装下更多的救生船可以用来装载所有的乘客,仍然有可能无法确保会有更多的人获救,因为在它下沉时,船员们没有时间来放下所有的救生船。可运载1178名乘客的救生艇,有465个座位完全没用上。救生艇不敢超载实在是过于保守了。

当天晚上零点,泰坦尼克号的设计师安德鲁经过评估后告诉史密斯船长,船已经没救了,最多还能撑2个小时。船长要求电报员发送求救信号,救援船只至少需要4个小时才能赶到现场,泰坦尼克号只能自救。船长下令放下救生艇,安排乘客撤离,但船上只配备了20艘救生艇,总共可容纳1178人,而船上共有2224人,救生艇的数量远远不够。于是船长下达了“妇女和孩子先走”(Women and children go first)的命令。

泰坦尼克号有二十艘救生艇,14只常规救生艇每只均可承载65人,其余4艘折叠艇和紧急救生艇都能坐40人。可是前几艘下海的救生艇只坐了将近一半人,只有最后几艘救生艇坐满了。但真正的最后几艘是没坐满的,由于下放顺序错误,造成最后放的船头几只没坐满人就匆忙放出了。

艇号 下放时间 可容纳人数 实际乘坐人数
7 12:25 65 28
4 12:30 40 40
6 12:55 65 28
5 12:55 65 41
3 01:00 40 32
1 01:10 40 12
8 01:10 65 39
9 01:15 65 56
12 01:25 65 40
14 01:30 65 60
16 01:35 65 50
13 01:35 65 64
15 01:35 65 70
C 01:40 40 39
2 01:45 40 25
D 02:05 40 44

其余四艘救生艇(A、B两艘折叠艇和10、11号救生艇)来不及被放下。  除10号艇后来自动浮起并上了一些人外,其余三支均随船沉入了海底。也就是说20只救生艇 ,只有17艘发挥了作用。

指挥第14救生艇的第五副官哈罗德·戈弗雷·罗伊召来附近的几艘救生艇,把吓得要死的妇女儿童转移走,然后自己轻装上阵回去救援漂浮在海面上的人,但是转移工作花了不少时间,导致罗伊最后只从水里捞起了6个人(其中1个很快就死了),稍后他又从快下沉的几艘折叠艇上救走了所有幸存者。罗伊因为组织了那天晚上唯一的一场救援因而被人们视为英雄,他后来继续航海,直到1944年病逝,享年61岁。

泰坦尼克号沉没后,制订了新的海上安全法规。对救生艇的要求很简单:必须能容纳下船上的所有人员。各大海运公司都迅速按照新要求来进行改造工作。白星公司尤其是人们注意的焦点。奥林匹克号被召回贝尔法斯特,防水隔舱壁升高到了船体的最上一层甲板。以前为了头等舱乘客们散步的良好视野,奥林匹克和泰坦尼克的救生艇甲板都是前后隔离的,只搭载16艘救生艇。改装之后救生艇甲板两侧装满64艘救生艇。1912年5月23日下水的德国汉堡-美洲公司52117吨的皇帝号(SS Imperator)邮船更是装上了80艘救生艇!

不列颠尼克号之所以同奥林匹克号比外观变化较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要适应新的海上安全法规。发电机舱加上了水密墙,使它拥有了十七个水密隔舱。隔墙被加高到了救生艇甲板。即使有六个水密舱灌满水,不列颠尼克号仍能漂浮在海面上,似乎更有资格被称为是“永不沉没”的船。全船有48艘救生艇,安装在救生艇甲板和艉楼甲板上,其中的两艘有自己的引擎和通讯设备。在电报室和驾驶台之间还安装了一根高压空气传送管道,电报员和驾驶舱之间可通过它来进行联系,电报员不用离开岗位,这样改来改去使建造工作进行得很慢。与其姊妹舰完全不同的救生吊艇架,但可惜的是,作为医疗运输船,在一次从中东往英国运送伤员途中触雷沉没,2000年,美英国还拍了一部以不列颠尼克号沉没事件为背景的电影《烈血英伦》(Britannic)。

泰坦尼克号大部分救生艇没有满员……

图为一艘救生船上的幸存者被卡帕西亚号(Carpathia,喀尔巴阡号)救起。

泰坦尼克号最后一艘折叠救生艇

泰坦尼克号的救生艇在纽约码头……

泰坦尼克救生艇上发现的一对黄铜名牌。

泰坦尼克号沉没时,很多人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留给那些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勇气,和面对死神的那种从容和镇定,是留给后世的感动。

泰坦尼克号乘客幸存率

头等舱有乘客319人,200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63%;

二等舱有乘客269人,117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43%;

三等舱有乘客699人,172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25%.

所有乘客中,69%的妇女和儿童活了下来,而且头等舱妇女儿童生还率最高,确实遵循了“妇孺优先”(Women and Children First),而男乘客只有17%得以生还。据统计,头等、二等和三等舱内成年男性的获救率分别为33%、8%和16%。幸存总人数:713人。最年轻的乘客是两个月大的米莉维娜·迪恩,也成为了最后一位幸存者直到2009年去世

三类舱位的幸存率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有观点抨击头等舱的人们也“似乎”更有特权,在逃生的过程中明显有优先上船的权利。诚然因为救生艇挂在头等舱和二等舱附近,但这是任何邮轮的惯例。1997版电影《泰坦尼克号》的场景把三等舱乘客被隔离门关在舱底,然而无论是泰坦尼克号还是奥林匹克号都不存在这种隔离门,只有齐腰的隔离栏,平日有乘务员看守防止穿越,沉船时无人看守了,不准上救生艇在真实历史上是不存在的,有作家甚至计算过,从三等舱到甲板,至少有20条通道。反倒是很多三等舱乘客盲目相信“泰坦尼克号”是“不沉之船”,执意留在船舱直到沉船。亿万富翁阿斯特、梅西百货的创始人斯特劳斯夫妇、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上流社会的人都把生的机会让给了别人。事后人们谴责控诉,却依然不能改变这事实。没有谁比谁更有特权,请相信,在上帝面前,所有的生命都是公平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唯一的,每个人都有权利活着,可是事实上,不公一直存在。到底这场事故该谴责的是劫后余生的人,没有安装完善救生艇的设计师,还是促使这艘大船全力行驶的领航员,到底是谁?

泰坦尼克号各船舱获救比例,死亡比例

成员 成员级别 乘员总人数 获救比率 死亡比率 获救人数 死亡人数
儿童 头等舱 6 83% 17% 5 1
二等舱 24 100% 0% 24 0
三等舱 79 34% 66% 27 52
女子 头等舱 144 97% 3% 140 4
二等舱 93 86% 14% 80 13
三等舱 165 46% 54% 76 89
船员 23 87% 13% 20 3
男子 头等舱 175 33% 67% 57 118
二等舱 168 8% 92% 14 154
三等舱 462 16% 84% 75 387
船员 885 22% 78% 192 693

上述数字来自英国贸易委员会关于灾难的报告,是最受到研究者遵循的官方资料

不到三分之一的登船人员能在泰坦尼克号事故中幸免于难。一些幸存者死于救生艇上,另一些则因为受伤以及接触海水造成的影响,导致几名乘客登上卡帕西亚号之后死亡。在上表中显示的分类中,49%的儿童、26%的女乘客、82%的男乘客和78%的船员死亡。这些数字显示男女之间以及泰坦尼克号上的不同阶层,特别是同为弱势的妇孺,不同舱等女性和孩童之间的生存率有明显差异。头等舱和二等舱女性合并后的死亡率不到10%,但三等舱女性的死亡率高达54%。同样,6名头等舱孩童中有5名生还,但79名三等舱孩童中只有27名生还。从比例上看,死亡最严重的是二等舱男性。此外,有3只宠物犬也生还了(泰坦尼克号出事前离奇预兆:船猫拖家带口私逃)。当中已知有6名中国香港人和1名日本人生还。行动的重量:“泰坦尼克号”生与死的另一面

没能上救生船的有1500多人全部落水,只有一艘救生船回来救人,救上来六个人,总共有705人生还。“泰坦尼克号”沉船死了1500多人,那么那些活下来的人呢?根据“泰坦尼克号”的伤亡记载,头等舱中的妇女143人中死了4个人(其中3个人志愿留在船上),二等舱的妇女93人中死了15人,而三等舱的妇女179人中死了81位。但是在小孩方面,虽然二等舱的30位幼童中只有一位小孩子2岁的洛兰·阿利森(Loraine Allison)葬身海底,但三等舱的76名小孩中却有53个人死亡。据了解,有4名头等舱的男乘客因为偷偷穿上女人的衣服,才终于等上了救生艇而逃脱,虽然这些人求生的行为并无罪过,但是他们仍然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嘻嘻网备注:由于数据出处不同,上述数据与表格略有偏差。

关于泰坦尼克上具体有多少人,幸存多少人,各路媒体说法不一

……乘客和船员总人数2228人,幸存者705人,丧生1523人。

……899名船员中有687人像船长一样永远地留在了泰坦尼克号上,也就是说有76%的船员葬身海底,占整个死亡人数的45.7%。

……在灾难发生时,泰坦尼克号共搭载2224人,其中710人生还,1514人不幸罹难。

……船上载有1324乘客和892名工作人员。

……当时载满2223人,除了登上救生艇的711人幸存外,共有1513人葬身冰海。

……泰坦尼克号”共载运2207人,其中乘客1316人,船员891人。

……船上的所有救生艇仅能供1178人使用,而船上总人数达2224人。

……事发时泰坦尼克号上乘客约有1317人,共498人幸存;男性船员约有885人,共192人幸存;女性船员23人,共20人幸存。

泰坦尼克号船难发生后,究竟有多少人葬身海底呢?一部分在出航前最后一刻取消登船的姓名,以及几名乘客因各种原因用假名旅行,可能让同一个人重复计入伤亡名单。例如头等舱乘客乔治·罗森赛恩(George Rosenshine)以假名乔治·索恩(George Thorne)购票。由于灾难发生后场面及其混乱,加之文件管理不当、后世的种种说法又鱼龙混杂的因素,导致泰坦尼克号乘客与死难者的统计数据始终存疑。各方面的统计不一。某些消息来源说是1635人,美国调查庭说是1517人,英国调查庭说时1490人,而英国贸易局则说是1503人,这其中,以后者的数字似乎最为可信。

泰坦尼克号逃生社会学

时隔百年,以当时最先进技术打造的泰坦尼克号为何首航便沉没,科学家为我们带来最新的研究成果,当年的泰坦尼克号是否也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影片结尾人类逃生本性与社会文明的冲撞让人印象深刻,来自瑞士和澳大利亚的行为经济学家小组通过对比三年后沉没的卢西塔尼亚号巨轮,从死亡人数统计上说明社会准则在危机中的表现如何,肾上腺素如何对决大脑皮层。

  当你认为自己就要死去时,很难注意到自己的举止。人类可能开发了完善的社会和行为准则,但是,当我们吓得够呛的时候,就会迅速放弃这些准则就像惊慌逃窜的乌合之众表现的一样。

  当我们处于战争和自然灾难之中,或当我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原始的推诿就开始起作用。历史上最大的两次海难泰坦尼克号和卢西塔尼亚号沉没,最淋漓尽致表现出人类的这种行为。来自瑞士和澳大利亚的行为经济学家小组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篇新论文,从富有想象力的新视角看待两艘船上的幸存者和死难者,从死亡人数统计上说明社会准则在危机中的表现如何。

  卢西塔尼亚号和泰坦尼克号往往被看作是姐妹船;其实,它们分属于两个主人,不过,人们犯这种错误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两艘都是巨型船:在沉没那天晚上,泰坦尼克载有2207名乘客和船员;卢西塔尼亚载有1949人。两船死亡率更接近,泰坦尼克号上的死亡率为68.7%,而卢西塔尼亚为67.3%。更重要的是,两艘船沉没的时间仅仅相隔三年泰坦尼克号于1912年4月14日撞上一座冰山,卢西塔尼亚号于1915年5月7日遭遇一艘德国U型潜水艇。但是,在甲板上,在走廊内,在人们为生存而挣扎的其他所有地方,两艘船分别出现了差别巨大的结果。

  为了研究这些差别,《美国国家科学工作者院院刊》的作者们苏黎世大学的布鲁诺·弗雷和昆士兰大学的戴维·萨维奇及班诺·托格勒到处搜寻泰坦尼克号和卢西塔尼亚号的数据,收集船上所有乘客的年龄、性别和船票等级,以及和他们一起旅行的家庭成员数字。他们还记下了幸存者和死难者。

  他们利用这第一手资料,分析出一个重要的组:所有年龄在35岁或以上、旅行中没有带孩子的三等舱乘客面临死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他们的年龄够大,身体不够健康,又处于甲板低下深处,这足以阻止他们成功地登上救生艇。更重要的是,没带孩子旅行也许会使他们更缺少为生存而抗争的动力,其他人也更不可能让他们过去。这部分人的统计资料随后成为所谓的参照组,所有其他乘客组的幸存率都与这组相比。研究结果揭示了具有启迪作用的故事。

  与参照组相比,泰坦尼克号上16岁以下孩子幸存的可能性高约31%,而卢西塔尼亚号上的那些孩子幸存的可能性比参照组低0.7%。泰坦尼克号上16岁至35岁的男性幸存率比参照组低6.5%,卢西塔尼亚号上的比参照组高7.9%。对于16岁至35岁的女性组来说,这个差距更具戏剧性:泰坦尼克号上的女性享有48.3%的优势;而卢西塔尼亚号上的女性的优势较小,但仍有值得注意的10.4%的优势。而最惹人注目的差别取决于等级,因为是在那样的时代,这毫不奇怪。泰坦尼克号一等舱乘客成功地离开大船,登上救生艇的机会比参照组乘客大43.9%;引人注目的是,卢西塔尼亚号乘客成功逃生的可能性小了11.5%。

  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幸存概况背后有许多种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时间。大多数海难是相对发展缓慢的灾难,但是缓慢程度有所不同。德国鱼雷击中卢西塔尼亚号后,不到18分钟,它就滑入海浪底下。而泰坦尼克号漂浮了2小时40分钟因此,人类的行为各不相同。新论文的作者写道,在卢西塔尼亚号上,“尽快逃生的冲动主导了人们的行为。在缓慢下沉的泰坦尼克号上,有足够的时间让由社会决定的行为模式重新出现。”

  这一理论完全符合幸存者的数据,因为所有卢西塔尼亚号乘客都有可能参与了被称为自私的合理冲动行动一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尤其为强壮、年轻的男性提供了优势。在泰坦尼克号上,考虑性别、等级和仁慈对待孩子换句话说,有礼貌的规则有机会坚持自己的权利。

  我们不可能准确地说出礼貌重新出现需要多长时间,但是,简单的生物学把它置于两艘船获得的18分钟和2小时40分钟之间某个地方。“在生物学上,搏斗或逃走行为有两个不同的阶段。”研究人员写道,“短期的回应是肾上腺激增。这种回应被限制到几分钟,因为肾上腺素会迅速降低。只有当体内回复平衡之后,高阶新皮层脑功能才能开始压倒本能反应。”

  泰坦尼克号上一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有官员出现,恢复了相对的秩序感。他们发布消息,说明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当代疏散专家都知道,在这样的紧急事件中,迅速传达准确的信息非常重要。

  除时间以外的其他变量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卢西塔尼亚号的乘客也许比泰坦尼克号的乘客更急于逃跑,因为他们是在战争年代旅行,而且知道随时可能遭到攻击。击沉卢西塔尼亚号的攻击本质一枚鱼雷的突然冲击与缓慢的冰山研磨相比也更可能激起人们的恐惧感。最后,还有一个简单的事实,卢西塔尼亚号上的所有乘客都知道三年前泰坦尼克号上发生了什么,因此,已经不相信有任何像船这样的物体大得不会沉没他们自己的船也包括在内。

  两艘船确实沉没了的事实是不可改变的历史事实,虽然船的设计和安全条款已经改变,但是,人类行为的火药库本质一如既往,没有改变。科学家们对它在过去灾难中的表现了解的越多,越能帮助我们减少未来的损失。

泰坦尼克号:混乱沉没前令人惊讶的平静

至少在冰山碰撞后的第一个小时,船员们淡化了这种危险。许多乘客保持乐观。

当皇家邮轮泰坦尼克号1912年4月15日凌晨,它消失在北大西洋的黑暗波涛之下,留下了许多谜团。即使是现在,最令人费解的是乘客和机组人员的行为。为什么船上这么多人行动如此冷静,而他们中的1500多人将在几个小时内死亡?

简单的回答是:当他们在那个晴朗无云的夜晚午夜时分第一次被叫到甲板上时,没有人知道不可思议的事情会发生:所需的救生艇数量大约是一半。或者远处可见的船永远不会到达。或者一艘著名的巨轮会沉入海底。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恐慌会随之而来——尤其是当救生艇变得稀缺时,船开始明显倾斜,任何没有固定住的东西都变成了高速投射物。但是,尽管流行电影和其他灾难戏剧渲染了孤立的混乱和懦弱事件,但大多数幸存者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没有骚动,没有恐慌,似乎没有人特别害怕,”一等舱乘客埃洛伊丝·史密斯在美国参议院关于这场灾难的听证会上作证。“我一点也不怀疑救生艇的稀缺,否则我永远也不会离开我的丈夫。”

医生华盛顿·道奇报道说:“我观察了右舷的船只,它们不断被装满并放下去。”。“在此期间,从未有过任何恐慌,或恐惧的迹象,或不寻常的恐慌。我没有看到妇女和儿童哭泣,也没有任何歇斯底里的迹象……”

即使是在最后一艘救生艇划走后留在泰坦尼克号上的幸存者,也很快发现自己在冰冷的水中,对他们所看到的感到惊讶。幸存的最高级别船员查尔斯·莱托勒负责在港口装载救生艇。“没有推搡、推挤或拥挤之类的事情,”他在一次英国调查中作证说。“男人们都忍住了,没有表现出他们的力量,也没有把女人和孩子挤在后面。如果他们在教堂,他们不可能站得更安静。”

1912年4月14日,在巨大的泰坦尼克号灾难中,妇女和儿童被装上救生艇。(荣誉:贝特曼档案馆/盖蒂影像)

慢动作中的灾难

泰坦尼克号最后几个小时发生的事件几乎是以悠闲的速度展开的,这可能为平静提供一些线索。泰坦尼克号在4月14日晚上11点40分擦过致命的冰山,在吃水线下造成了现在被认为是一系列的穿孔。当时许多乘客都在床上,很少有幸存者说他们注意到除了轻微的振动之外的任何东西,即使是那种振动。当乘务员最终敲门叫醒乘客,并建议他们穿好衣服到甲板上来时,这是他们大多数人得到的第一个有问题的暗示。

直到凌晨12点05分,船员们才开始揭开救生艇,又过了40分钟,第一艘救生艇才被放下。与此同时,12:45,机组人员开始发射火箭。长期旅行者会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求救信号,但经验较少的人可能不会。

船员们继续把乘客装进救生艇,直到凌晨2点05分最后一艘被放下。15分钟后,泰坦尼克号不见了。

“泰坦尼克号”发来一份电报,是毕亚马号于4月15日凌晨1点0左右收到的,这是泰坦尼克号无线电室发出的最后一次完整的求救信号

不相信的状态

如果幸存者的说法可信的话,在装载救生艇的整个过程中,甲板上的气氛几乎保持着出奇的平静。二等舱乘客劳伦斯·比斯利回忆道:“我们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船员操纵救生艇的工作,没有人敢干涉他们。”。"一群男男女女静静地站在甲板上,或者慢慢地踱来踱去,等待军官的命令。"

也就是说,有几份可信的报告称,一些人在被船上的官员命令离开之前跳进了船上。一名警察为了维持秩序,至少开了三枪,但后来坚称他没有向任何人开枪。一些幸存者报告了更多的枪击事件,甚至几起杀人事件,但这些说法从未得到证实。

整体平静的一个原因是机组人员故意淡化危险以防止恐慌。例如,莱特勒向乘客保证,救生艇只是作为预防措施被放下,几英里外就已经可以看到一艘救援船。(最有可能的是加利福尼亚人,他对泰坦尼克号求救信号的明显回应失败是另一个持久的谜。

幸存者报道说,泰坦尼克号的乐队也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几乎一直演奏到最后。

许多其他人似乎只是在否认。即使在被告知船要沉了之后,空姐维奥莱特·杰索普回忆道,“我的头脑通常可以适应突然和不可预见的事件,但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个超级完美的创造是为了做像沉一样徒劳的事情。”

头等舱乘客伊丽莎白·舒特记得她和她的救生艇乘客想靠近泰坦尼克号。“我们都觉得在船附近安全多了,”她写道。“这样的船肯定不会沉。我想这种危险一定被夸大了,我们都有可能再次被带上船。”

乘客比斯利在灾难发生后几周出版了一本书,他指出,虽然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泰坦尼克号的故事是如何结束的,但灾难的实际参与者却不知道。他们依赖于他们仅有的一点点信息,许多人在乐观主义方面犯了错误。即使“在我们登上救生艇之后”,他写道,“听到所有乘客都获救了,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

乘客阿奇博尔德·格雷西在1913年发表了一篇关于这场灾难的报道,他提出了另一种解释——这种解释在当时似乎被广泛接受,就像今天看起来的种族主义一样。他写道:“我在这里目睹的冷静、勇气和责任感让我感谢上帝,并为我的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感到骄傲,他们在这个最严峻的考验时刻展现了完美和高超的自我控制能力。”。

格蕾丝的观点得到了目击者的证实,他们描述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在面对死亡时的行为。根据多名幸存者的说法,阿斯特把他怀孕的年轻妻子放在救生艇上,礼貌地询问他是否可以陪她,当被告知只允许女性时,他只是和其他男性一起后退。他死于沉船事故。

泰坦尼克号沉没时,救生艇被放入水中。

统舱乘客怎么办?

虽然幸存者的描述提供了上层甲板上发生的事件的相当一致的画面,但对船下部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那里是三等舱或统舱乘客的住处——许多人一直呆到最后。在英国或美国的调查中,很少有三等乘客留下书面记录或被传唤作证。更多的人死了。例如,在165名三等舱的女性中,只有76人(46%)幸存。在237名一级或二级女性中,有220人,或接近93%的人幸存下来。

白星线坚持认为,三等舱乘客不是故意被阻止在上层甲板上,他们可能在那里有生存的机会。一些线路的维护者说,乘客害怕离开大船或不带他们的物品,这往往是他们在世界上的全部。其他人指责语言障碍,这使得船上的许多移民无法理解船员的指示或阅读泰坦尼克号的标志,也无法在船上找到路。后来,调查人员还指出了许多船员的准备不足,例如,他们在航行中只进行了一次象征性的救生艇演习。

卓越的泰坦尼克号历史学家沃尔特·洛德在1986年得出了一个更为苛刻的结论夜在继续他1955年的经典之作的1986年续集,难忘的夜晚。他写道,虽然这条线可能有基于阶级的“无固定政策”歧视,但在调查中的证词“清楚地表明,坐统舱的男性受到阻碍,女性在划船比赛中有相当于一个小时的障碍。”

通常情况下,处境最不利的人不仅遭受了不成比例的痛苦,而且将自己的故事载入史册的机会也更少。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