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泰坦尼克号八人乐队 直到最后一刻依然在演奏

news.xixik.com   2012-4-14 2:20:03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当泰坦尼克号遭遇冰山撞击即将沉没时,尽管巨轮上充满了绝望的哀嚎,但有几位勇敢的音乐家,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镇定地演奏着人生的终曲,带领乘客勇敢地面对死神降临。

在泰坦尼克号悲剧的所有人物里,音乐家的命运似乎是故事中更为深刻的一环,所有八名音乐家均在1912年船沉没时全部罹难。

在船即将沉没之际,八人乐队身穿燕尾服的依然在甲板上为各位逃难的乘客演奏,他们尽可能长时间地演奏音乐,试图让乘客平静下来,最后全员随船沉没。静静走完生命中的最后时光,艺术家看淡生死的大气风格尽显。

这样的英雄主义听起来浪漫而悲壮。

他们也是一群年轻的音乐家,八个人的平均年龄也只有26岁。在这场大难面前,他们显示出巨大的勇气。

泰坦尼克号乐团成员照片

白星乐队八位成员如下:

上排:(Fred Clark,Percy Taylor)

克拉克Fred Clark,Double Bass(双贝斯,照片上左)

泰勒Percy Taylor,Piano(钢琴,照片上右)

中排:(G. Krins,Wallace Hartley,Ted Brailey)

克林斯Krins,Violin(小提琴,照片中左)

华莱士·哈特利Wallace Hartley,Violin & Bandmaster(小提琴兼乐队指挥,照片居中)

Ted Brailey,Piano and Electric organ(钢琴和电风琴,照片中右)

下排:(Jock Hume,Roger Bricoux)

休姆Jock Hume,Violin(小提琴,照片下左)

布利克斯Roger Bricoux,Cello(大提琴,照片下右)

这就是白星乐队的7位成员,而女大提琴手(Cello)乔治·伍德沃德(George Woodward)没有照片……

泰坦尼克号八人乐队列表

姓名 年龄 居住地 国籍 演奏位置 遗体下落
威廉·西奥多·罗纳德·布莱利
William Theodore Ronald Brailey
24岁 伦敦 英格兰 钢琴手  
罗杰·马利·贝克斯
Roger Marie Bricoux
20岁 涅夫勒省卢瓦尔河畔科讷库尔 法兰西 大提琴手  
约翰·范德瑞克·普雷斯顿·克拉克
John Frederick Preston Clarke
30岁 默西赛德郡利物浦 英格兰 贝斯手 202号
华莱士·亨利·哈特利
Wallace Henry Hartley
33岁 兰开夏郡科尔内 英格兰 乐队指挥/小提琴手 224号
约翰·罗·休姆
John Law Hume
21岁 丹佛里斯-盖洛威邓弗里斯 苏格兰 小提琴手 193号
乔治·亚历山大·克林斯
Georges Alexandre Krins
23岁 伦敦 英格兰 小提琴手  
波西·科尼利厄斯·泰勒
Percy Cornelius Taylor
32岁 伦敦 英格兰 大提琴手  
约翰·韦斯利·伍德沃德
John Wesley Woodward
32岁 牛津郡牛津 英格兰 大提琴手  

泰坦尼克号上共有八位音乐家,分属于一个三重奏乐队及一个五重奏乐队。皆由利物浦的C.W. & F.N. Black公司与白星航运签约,但他们并不在白星航运的工资单上。在当时,C.W. & F.N. Black公司向几乎所有的英国航线上派遣音乐家。白星航运公司在泰坦尼克号进行处女航前,就从该公司其他游轮上挑选出最好的乐师,组成了泰坦尼克号上的乐队,被公认为当时海上的“最好乐队”。乐队成员于南安普敦以二等舱乘客身份登船。直到船只沉没当晚,两支乐队都是单独演奏,一个是小提琴家华莱士·亨利·哈特利领衔的五重奏(Quintet)乐队,在下午茶、晚餐后的音乐会和礼拜服务等时段演奏。另一个是乔治·亚历山大·克林斯领衔的三重奏乐队,在接待区、Café Parisien咖啡厅和À La Carte餐厅演奏。

在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开始下沉之后,克林斯及其他乐队成员聚集在头等舱休息室,开始演奏音乐安抚乘客。随后他们又来到甲板前半段,在船组成员撤离乘客时继续演奏。许多幸存者称乐队一直演奏到最后一刻。在站不稳的船头甲板上,华莱士和法国大提琴手演奏着“伦敦德里的天空”和爵士乐,那是一首在英国咖啡馆、酒吧、溜冰场经常演奏的曲目,也是白星公司规定的曲目,在漆黑的大西洋上空,星星在寒冷的夜空中闪烁,船上的管弦乐队演奏着轻快的拉格泰姆旋律,八位艺术家相互依赖的走到了一起,既不想表现英雄主义的气概,也不是出于坚守岗位的责任感使然,他们只是不熟悉那“最后时刻”的混乱环境,一旦扔掉手中的乐器,离开这个集体,就完全无所适从,他们此时很简单,谁也离不开谁,离不开手中的乐器和音乐,他们聚在一起演奏音乐,以此用来抵抗心中的悲哀和恐惧,八位音乐家有位大提琴家,是女士,没有留下照片。

一位二等舱乘客说道:那一晚发生了许多勇敢无畏的事情,但没有人比那些随着船只缓缓沉没仍在继续演奏的人们更勇敢。他们演奏的音乐就如自己不朽的安魂曲一样,他们有权名垂青史。

有说乐师们演奏的最后曲目《Nearer My God to Thee》(上帝与我们同在,走进我主),后人对此有所争议,因为有人认为他最后演奏的是《Autumn》。后来根据2006年打捞起来的曲谱,乐曲《亲爱的,请用双臂抱紧我》。当“泰坦尼克号”沉没后,这首乐曲的活页乐谱也随着沉船遗骸,落在了大西洋底的海床上。然而,这一部分活页乐谱在大西洋海底躺了大半个世纪后,非但没有腐烂,反而被打捞人员从淤泥中原封不动地打捞了上来!据悉,打捞专家是在距“泰坦尼克号”残骸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这一近乎完好的活页乐谱的,当时它被淤泥重重覆盖着———专家相信,这首乐谱之所以历时近90年仍能保存下来,正是因为淤泥起到了良好的保护作用。

据史料记载,当年的“白星乐队”共有8人,从怀乡之歌“伦敦德里的空气”,到赞美诗“秋天的梦”,一直到最后的“与主亲近”,他们一直演奏到水漫双膝。1997年,随着卡梅隆执导的《泰坦尼克号》在全球大获成功,Rhino娱乐传媒公司与美国华纳唱片集团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将“白星乐队”生前的录音重新制作演绎,还原出版了一张极具收藏价值的纪念专辑——《泰坦尼克号-音乐,听取关于命运的航程》。

感人情节被后世不断铭记

太多人被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男女主角的恋情所感动,却很少人注意到,在其他人如热锅上蚂蚁,争先恐后逃生时,这些音乐家们仍从容地在甲板上弦歌不辍,至死方休。

这段情节,最开始我以为和男女主角的恋情一样,是电影编出来的。后来查阅各方资料,才知确有其事。

当时,乐队在船长的指示下,在甲板上演奏赞美诗,尽量安抚乘客的情绪,避免过度恐慌。眼看着船体倾斜得越来越严重,乐队领队华莱士·哈特利不得不解散乐队,让他们各自逃命,而他自己则选择留在原地,继续演奏那首著名的《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

乐队其他成员听到队长的琴声,也纷纷调转回来,重新加入演奏。

伴随着背景音乐,镜头对准了仓皇奔命的乘客,以及船长、设计师等人在生命最后时刻的表现。

这是20世纪末《泰坦尼克号》试图还原的场景,当船遭遇冰山撞击即将沉没时,尽管巨轮上充满了绝望的哀嚎,在这一生死攸关的关头,船上形形色色的人物展现出来的众生相,以及种种复杂、幽微的人性。但是八位勇敢的音乐家,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镇定地演奏着人生的终曲,带领乘客勇敢地面对死神降临。那一幕中演奏家们的表现,无疑是整部影片的高潮之一,音乐与剧情共同把观众推向了情感的高潮。、

其实不光是观众看到这里,会为他们身上折射出的人性之光潸然泪下,就连电影《泰坦尼克号》导演卡梅隆当年都被这些真实的人物所感动。泰坦尼克号历史学会的保罗·劳登·布朗是本片的顾问,据其透露,1958年也曾有过一部以泰坦尼克号事故为主题的电影《冰海沉船》,其中就有乐队演奏的情节,这个场景令卡梅隆印象深刻,因此他决定在自己的电影中套用这些场面。“他对我说,‘我把整个演奏场景都偷来,放在我自己的电影里,因为我很爱这段,这是泰坦尼克号的故事中很有表现力的一部分。’”

《泰坦尼克号》沉船前乐队的乐曲(非史实)

第一首:Paul Lincke的Wedding Dance。

第二首:Barcarole,出自奥芬巴赫(Offenbach)的歌剧霍夫曼的船歌(The Tales of Hoffmann)。

第三首:是康康舞曲(Can-can), 出自奥芬巴赫的另一部歌剧奥菲斯在冥府(Orpheus in the Underwood)。

第四首:小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II)的蓝色多瑙河(Blue Danube)。

第五首:《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

五首乐曲在电影里的位置

第一首是Paul Lincke的Wedding Dance.

后来Rose进舱救Jack, 甲板上响起的是Barcarole,选自奥芬巴赫(Offenbach)的歌剧霍夫曼的船歌(The Tales of Hoffmann).

之后其中一个小提琴手说反正也没人听,首席说继续演奏暖身体,然后他们拉的是康康舞曲(Can-can), 出自奥芬巴赫的另一部歌剧奥菲斯在冥府(Orpheus in the Underwood).

后来船长绝望中返回船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奏起的是小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II)的蓝色多瑙河(Blue Danube), 也是他们决定散伙儿之前的最后一曲。

最后乐队中三人离开,首席独自一人奏起的是Nearer, My God, to Thee. 是一首基督教圣歌。(后来三人又回来共同演奏了)这是最后一首,曲子结束后船就沉了。

当年的现实是和电影中的场景几乎一样,事后,许多幸存者证实,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哈特利和他的乐队还在演奏。后来,一位二等舱的乘客回忆说:“那天晚上,发生了很多英勇的事迹,但是没有一个比那几个人更勇敢。当船一点一点沉下去的时候,他们演奏的音乐,像是给他们自己的不朽的安魂曲,也借此留名青史,供后人凭吊。”

最后时刻,首席小提琴手放下琴弓对同伴说:“能在今晚同诸位一起合作,是我终生的荣幸”。船身轰然断为两截,乐手和众多遇难者被滔滔海水卷进冰冷的大西洋。

这个不足一分钟的片段并不是编导杜撰的泪点,而是真实发生过的。在1912年泰坦尼克号沉没后不久,国外媒体就报道了他们的感人事迹:“在乐队演奏神圣的乐曲时,一些已经身在救生艇上的人也随着一起哼唱”。

位于南安普顿的泰坦尼克音乐家纪念碑

位于澳大利亚Broken Hill的泰坦尼克乐队纪念碑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中国民国课本如此描述那几个可敬的音乐家:“时船中电登(灯)照耀,俨如白昼,乐工奏曲,不改常度,久之,乃易欢愉之调而为庄重之歌。歌曰:“上帝乎吾将近汝”。船沉,歌声乃随之俱沉于海底。”

图为华莱士·哈特利Wallace Henry Hartley

华莱士·哈特利的尸体在船沉没2个星期后才被发现,他的尸体先被送到阿拉伯,然后再转运回祖国英国。1912年5月18日举行葬礼时,沿途两英里大约有40000多人为华莱士送行,10名童子军用小号吹响了“最后的职责”。2001年,他故乡的一条新街道还以他的名字命名。

“泰坦尼克”提琴

成交价:90万英镑(约合145万美元)

这把提琴2013年10月19日在英格兰西南部迪韦齐斯的亨利·奥尔德里奇父子拍卖行拍卖时,起拍价20万英镑(约合32.3万美元)至30万英镑(48.5万美元)。

拍卖行发言人克里斯蒂娜·奥尔德里奇称,拍卖持续大约10分钟,提琴最终由一名英国收藏家以90万英镑竞得,加上拍卖行佣金,总价达到105万英镑(170万美元)。实际成交价超出预估价50万英镑(81万美元)。

这把提琴属于乐师华莱士·哈特利。“泰坦尼克”号失事时,哈特利与其余7名乐队成员没有逃生,演奏到最后一刻,最终一起遇难。这把琴是哈特利的未婚妻玛丽亚·鲁宾逊送给他的礼物。琴上刻有鲁宾逊的题字,真皮琴盒还刻有W·H·H的字样。“泰坦尼克”号沉没时,哈特利把琴放在琴盒内,绑在身上。10天后,他的遗体被发现,琴回到鲁滨逊手上。鲁滨逊终身未婚,1939年去世。琴被她的家人捐赠给她生前所在乐团,继而由一名音乐教师收藏。2006年,人们在英格兰西北部兰开郡一栋房屋的阁楼发现它。经过7年鉴定,包括采用核磁共振方式,研究人员2013年3月确认它为真品。

在巨轮即将沉入大海之际,这些音乐家演奏的最后一首乐曲是《走近我主》。很多乘客和这些音乐家一同歌唱,来化解自身的恐惧:

《走近我主》(上帝和我同在,Nearer, my God, to Thee)

词:Sarah Adams(1805-1848) 曲:Lowell Mason(1792-1872)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E'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虽然境遇困难,十架苦辛,

我仍将诗唱吟,愿与我主相亲,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Though like the wanderer, the sun gone down,

Darkness be over me, my rest a stone;

Yet in my dreams I'd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我虽举目无亲,日已西坠,

四面黑暗笼罩,枕石而睡,

梦中依然追寻,愿与我主相亲,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There let the way appear steps unto heav'n;

All that Thou sendest me in mercy giv'n;

Angels to beckon m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梦中如行天路,从梯上升,

所遇一切之事,由主引领,

如闻天使声音,招我与主相亲,

招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Then with my waking thoughts bright with Thy praise,

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

So by my woes to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睡醒满得安慰,感激不已,

将我枕首之石,竖起作记,

路中所历艰辛,使我与主相亲,

使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Or if on joyful wing, cleaving the sky,

Sun, moon, and stars forgot, upwards I fly,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我快乐如生翼,向天飞起,

游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

我仍将诗唱吟,愿与我主相亲,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

《走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

词:Sarah Adams(1805-1848))

曲:Lowell Mason(1792-1872)

Nearer,my God,to Thee,nearer to Thee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E'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

虽然境遇困难,十架苦辛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my God,to Thee

我仍将诗唱吟,愿与我主相亲

Nearer,my God,to Thee,nearer to Thee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Though like the wanderer, the sun gone down

我虽举目无亲,日已西坠

Darkness be over me,my rest a stone

四面黑暗笼罩,枕石而睡

Yet in my dreams I'd be nearer,my God,to Thee

梦中依然追寻,愿与我主相亲

Nearer,my God,to Thee, nearer to Thee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There let the way appear steps unto heav'n

梦中如行天路,从梯上升

All that Thou sendest me in mercy giv'n

所遇一切之事,由主引领

Angels to beckon me nearer,my God, to Thee

如闻天使声音,招我与主相亲

Nearer,my God,to Thee,nearer to Thee

招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Then with my waking thoughts bright with Thy praise

睡醒满得安慰,感激不已

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

 

将我枕首之石,竖起作记

So by my woes to be nearer,my God, to Thee

 

路中所历艰辛,使我与主相亲

Nearer,my God, to Thee,nearer to Thee

 

使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Or if on joyful wing,cleaving the sky

 

我快乐如生翼,向天飞起

Sun, moon,and stars forgot,upwards I fly

 

游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nearer,my God,to Thee

 

我仍将诗唱吟,愿与我主相亲

Nearer,my God,to Thee,nearer to Thee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几位乐师的简历

西奥多·罗纳德·布莱利 Theodore Ronald Brailey

出生 1887年10月25日

出生地 英国沃尔瑟姆斯托

逝世 1912年4月15日(24岁)

职业 钢琴手

服役年份 1902年至1907年,部队 兰开夏燧发枪步兵团(Lancashire Fusiliers)

西奥多·罗纳德·布莱利(Theodore Ronald Brailey,1887年10月25日–1912年4月15日)是泰坦尼克号首航中的一位英格兰钢琴师。出生于埃塞克斯郡的沃尔瑟姆斯托。其父亲为威廉·“罗纳德”·布莱利,一位当时知名的唯心主义者。他在学校中学习钢琴,且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当地旅馆里弹琴。

1902年,他加入了兰开夏燧发枪步兵团(Lancashire Fusiliers),并签约在军中做12年钢琴手。他驻扎在巴巴多斯,但却在1907年就早早辞去了此工作,并返回伦敦居住。1911年,他开始上船演出。首次演出是在莎索尼亚号上,1912年,他开始于卡柏菲亚号演奏,在此期间他遇到了法国大提琴罗杰·马利·贝克斯(英语:Roger Marie Bricoux)。两人又同登上白星航运的泰坦尼克号。布莱利于1912年4月10日在英国南安普敦登船,船票号码为250654,这也是所有乐队成员的船票编号。他搭乘的是二等舱。

布莱利去世时为24岁,其遗体未能找到。

罗杰·马利·贝克斯 Roger Marie Bricoux

出生 1891年6月1日

出生地 法国卢瓦尔河畔科讷库尔

逝世 1912年4月15日(20岁)

职业 大提琴手

罗杰·马利·贝克斯(法语:Roger Marie Bricoux,1891年6月1日–1912年4月15日)是泰坦尼克号首航中的一位法兰西大提琴手。在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罹难。

罗杰出生于法国卢瓦尔河畔科讷库尔。是一位音乐家的孩子。在其很小的时候,全家搬迁到了摩纳哥。他曾在意大利多所天主教学校上学。在学习期间,他首次加入管弦乐团,还赢得博洛尼亚音乐学院的音乐能力奖项。继巴黎音乐学院学成之后,他搬到了英格兰,并加入利兹一个旅店的管弦乐团。1911年末,他搬到了法国里尔,游历了城内许多地点。

在登上泰坦尼克号演奏之前,他曾与钢琴手西奥多·罗纳德·布莱利(Theodore Ronald Brailey)一同在卡纳德邮轮的卡柏菲亚号上演奏。1912年4月10日,他于英国南安普敦登上泰坦尼克号。其船票编号为250654,这也是所有乐队成员的船票编号。其船舱为二等舱,此外,他也是泰坦尼克号上唯一一位法国音乐家。

贝克思罹难时年仅20岁,其遗体未能找到。

1913年其失踪之后,法国陆军宣称他为“逃兵”。直至2000年,才在Française du Titanic协会等努力之下,被法国登记为死亡。2000年11月2日,该协会在卢瓦尔河畔科讷库尔树立了一块牌匾,用以纪念贝克思。

华莱士·亨利·哈特利(英语:Wallace Henry Hartley,1878年6月2日–1912年4月15日)是一位英国小提琴手。也是泰坦尼克号的乐队领队。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罹难。其遗体由麦凯-贝内特号发现打捞。

约翰·罗·休姆 John Law Hume

出生 1890年8月9日

出生地 苏格兰邓弗里斯

逝世 1912年4月15日(21岁)

墓地 锦绣公墓(英语:Fairview Cemetery, Halifax, Nova Scotia)

职业 小提琴手

约翰·罗·休姆(英语:John Law Hume,1890年8月9日–1912年4月15日)是泰坦尼克号首航中的一位苏格兰小提琴手。在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遇难。

在登上泰坦尼克号演奏之前,他至少还曾在其他五艘船只上演奏过。因其作为音乐家的良好声誉,而被招纳参加首航。

休姆于1912年4月10日在英国南安普敦登船,船票号码为250654,这也是所有乐队成员的船票编号。他搭乘的是二等舱。

休姆遇难时年龄为21岁,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Mary Costin已经怀有他的孩子。其遗体最终为麦凯-贝内特号发现。并于1912年5月8日埋葬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锦绣公墓(英语:Fairview Cemetery, Halifax, Nova Scotia)。在邓弗里斯Dock公园一块纪念休姆及三等舱服务员托马斯·穆林的纪念碑上写道:

请记住乐队成员约翰·罗·休姆及三等舱服务员托马斯·穆林,在1912年4月14日白星航运泰塔尼克号于大西洋中央沉没时失去生命的本地人。他们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死去。

乔治·亚历山大·克林斯 Georges Alexandre Krins

出生 1889年3月18日

出生地 法国巴黎

逝世 1912年4月15日(23岁)

职业 小提琴手

乔治·亚历山大·克林斯(英语:Georges Alexandre Krins,1889年3月18日–1912年4月15日)是泰坦尼克首航中队一位比利时小提琴手。在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遇难。

克林斯一家来自于比利时,在他出生后不久,一家就迁回了斯帕镇。起初在斯帕音乐学院学习,后来又前往列日的皇家音乐学院深造。一直从1902年10月30日至1908年其获得小提琴一等奖。

克林斯本希望可以参军,但被其父母说服。他在父亲的商店中干活,并在当地斯帕演奏。1910年,他搬到巴黎,任Le Trianon Lyrique(英语:Le Trianon Lyrique)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手。后来到伦敦,在伦敦丽兹酒店演奏了两年,一直到1912年3月。他住在布里克斯顿,担任着Trio String Orchestra的乐队指挥,在Café Français咖啡馆附近演奏。这使其被利物浦CW & FN Black招募,并在泰坦尼克号上演奏。

克林斯于1912年4月10日在英国南安普敦登船,船票号码为250654,.这也是所有乐队成员的船票编号,他搭乘的是二等舱。此外,他也是船上唯一一位比利时音乐家。

克林斯逝世时为23岁,其遗体未能找到。

以下是这几位音乐家在《泰坦尼克号》电影中的表现。

此时,船上已经开始混乱,乐师们却选择继续演奏,他们中有人质疑这样的做法,可质疑的理由却并非是他们此时应该逃生,而是苦恼没人听,领队乐师的回答则更有幽默感:“吃饭时也没人听,继续拉,能暖和些。”

当众生陷入绝望时,只有音乐家还能如此浪漫和幽默。

领队乐师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大家开始演奏<Orpheus>。

当旋律响起,一切都不一样,死神也不在那么令人畏惧。

可能在这些音乐家眼里,甲板上奔命逃生的乘客,在跟随他们的乐曲跳单线条华尔兹舞。

听到音乐声,Jack的朋友兴奋不已,嚷道“沉船还有配乐,现在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头等舱”。由此看来并不是没人注意到悠扬的乐声。

当一首音乐演奏完毕,音乐家们准备四散各谋生路。

可是,只有那个领队 Wallace Henry Hartley 仍然留在原地。

在其他人转身离去后,Wallace Henry 又举起琴,开始一个人的演奏,那些准备离去的音乐家,转头开始犹豫。

最后他们一个个回到 Wallace Henry 的身边,一起拉起手中的琴。他们一定有过要去逃生的念头,而在领队的感染下,他们决定演奏到最后一刻,为那些绝望恐惧的乘客带来最后的安慰。

面对沉船,“泰坦尼克号”上的音乐家们镇定演奏人生终曲,这个看似愚蠢的选择,实际体现了勇敢和无畏。

人们在乐师们身边来回穿梭,各自逃命,但他们仍在一丝不苟地继续着他们的职业,尽心尽职地演奏着悦耳的乐曲,仿佛想以音乐来缓解人们的恐慌情绪。乐队面对惊慌逃散的人群,坚持奏完了最后一个曲子,当他们放下小提琴,面前已是一片黑色的海洋。最终,“泰坦尼克号”上的勇敢乐师们全都葬身在了大西洋中。

但是,那天晚上飞翔在夜空的音符,体现着至死不灭的音乐魅力和人性光辉!

他们坚守住了古老却永远年轻的人类价值的最后防线。他们高举人类精神文明的战旗,谁也别想跨过浪漫主义的英雄梦想的阵地一步。他们守住了这个价值观,从而使人类成为宇宙间最美丽的物种。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