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美国如何成为自由民主的象征以及世界的灯塔的?

news.xixik.com   2022-4-21 19:10:25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美国依靠《独立宣言》从殖民地独立的国家,《美国宪法》奠定了自由是立国之本,它也因此获得了自由女神像这个立国标志;大量欧亚地区的人才和财富为躲避战争而流入美国,并在美国的炉膛里充分燃烧了他们价值,发出的光亮吸引更多人才和财富像飞蛾一样源源不断地扑向美国

美国是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希望与民主的灯塔(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the greatest beacon of hope and democracy the world has ever known.)——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凯坦吉·布朗·杰克逊获得提名时说

中国历史朝代表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摘自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社论《民主颂》

然而在一些人看来,感觉美国自独立以来也没干什么好事,靠着两次世界大战发了战争财,为了对抗苏联援助了欧洲,怎就成为自由的象征和世界灯塔了呢?

自由的象征和世界的灯塔是两个概念,要分开来谈。

美国的建国前期并不光彩

英国统治下的幸福与黑暗

众所周知,美利坚合众国是由“50个州”和“联邦政府”双重结构构成的国家。生活单位在州,其强烈的自主性是一般民族国家的地方无法比拟的。作为社会基本单位的州,其原型是英属北美的13个殖民地。

从17世纪初弗吉尼亚殖民地的建立到1732年英王授予乔治亚殖民地特许状,到1783年《巴黎条约》承认美利坚合众国对欧洲国家的独立,它的形成花了一个多世纪。

自1776年大陆会议向英国本土政府宣布独立以来,现在已经过去了约250年,这表明在美国短暂的历史中,殖民地时期是多么漫长。殖民地,在独立后被翻译成州,是美国政治传统的核心。

北美13个殖民地从英国本土独立并非美国所愿。在距离英国本土约5000公里的大西洋彼岸,以“英国国王的臣民”的身份生活,是一种惬意的状态。

美国事实上并不存在封建等级制度,约束自己肉体和精神的王权和国教体制远在大洋彼岸。与同时代的法国相比,他们所享受的自由是令人惊讶的。这种自由不是启蒙主义哲学的产物,而是一种空气。至少,他们没有希望独立的理由。

但是,大西洋另一侧的英国人有着不同的历史经验。在黑暗、悲惨、漫长的宗教内乱中,他们经历了清教革命带来的共和时期、1660年的王政复古、1688年的光荣革命,试图确立世界历史上著名的英国议会主权这一近代国家。北美殖民地各国的人们并非不知道本国(宗主国)的这种变化。但是,他们没有那种实感。

最初北美13殖民地人民的权利根据是英国国王的敕许状。对他们来说,自己居住的殖民地诸邦实际上是自己的,抽象地说是国王的所有物。实际上,他们是以国王大权为依据的。在这种理解上,英国本土的英国人是蚊帐之外的存在。

但英国并非如此。英国本土在欧洲也较早摆脱了绝对王政,国王虽然作为“议会内的国王”君临天下,但并不处于统治者的地位,英国议会是统治者,行政开始实行责任内阁制。七年战争结束后的1763年,国会和执行权力作为美国的统治者突然出现。至少在13个殖民地各国的人们看来是这样的。英国议会及其行政官们将国王从未征收过的税制一推再推,开始将一直以来被默认的自由贸易(走私贸易)作为犯罪加以管制。

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年美国独立的革命战争) 

对此,北美殖民地的人们向英国国王递交了无数的誓愿书,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性的。他们向作为帝国的英国确认了自己的法律立场。但是,本土的回应是要求他们放弃绝对王政时期的世界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托马斯·保纳尔(Thomas Pownall)的《殖民地的统治》,他作为英国行政官,对北美殖民地的统治也有着丰富的经验。

保纳尔认为,首先,英国的封建状况到166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已经消失,因此,服从国王的权威意味着服从 “议会中的国王”的权威;其次,英国的帝国意味着统一而不是联合。这意味着英国不是古罗马意义上的“帝国”,而只是一个“王国”,因此它可以“吞并”北美殖民地国家,但不能允许它们作为一个“联盟”继续存在。

大西洋两岸的英国人对帝国的用法不同,可以说殖民地的人们理解北美殖民地不能在英帝国内拥有独立的立场,这才促成了1776年的《独立宣言》。英国本土的“帝国”意味着支配、统治,而不意味着包容。

《独立宣言》

正如亚当斯所言,只要英国人在大西洋两岸的争论点汇聚在不同的治理原则的冲突上,而这些原则并非基于普通法字面意义上的英国共同规范,北美殖民地一方就必须用不同的原则来向宗主国证明自己。这就是《独立宣言》中提出的自然权利理论。

殖民地人民认为,他们被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并指出“上帝创造的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由于目前的英国政府没有维护这些权利,他们必须在仔细考虑后,“承认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意味着殖民地人民无法留在英国。

他们所组织的大陆会议这一合议体,并不是一个国家性的政府,而是与英国这一拥有强大力量的国家作战的联合体。主权的承担者终究是各个殖民地,它们为了成为主权国家而联手。

 

《独立宣言》拉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在这场长达8年的战争中,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是与美联诸邦体制有关的问题,第二是与这场战争有关的国际法的变化。

第一是美联诸邦体制有关的问题,由大陆会议(Continental Congress)创立的正规军大陆军,不过是殖民地各邦的拼凑的军队,在战争运营中经常面临巨大的困难。因此,为了组成更加坚固的同盟,1777年创始联邦缔结了邦联章程,规定当时这个联盟的名称为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这便是美国的雏形。

为了方便起见,现在一般将邦联条约签订前的美国称为“美利坚邦联”,将签订后的美国称为“美利坚合众国”。

大陆会议(Continental Congress)是1774年至1781年英属北美殖民地(十三州)以及后来美利坚合众国的立法机构和临时政府。

第二是国际法的变化。在现在的各种研究中,虽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见解,但是1648年缔结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后,标志着关于主权国家之间的战争的国际法的框架形成了。

战争是主权国家的权利,因此有关战争和讲和的规则也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在法学意义上,内战也从主权者和叛乱者的对抗关系来讨论。不用说,叛乱是最大的重罪之一。事实上,13个殖民地与英国的战争,在开战之初,欧洲各国都将其理解为英国的内战。

但是,在启蒙主义思想时代,出现了新的理解国际法的潮流。特别是对美国的开国者们产生影响的人物,应该是爱默·德·瓦特尔(Emer de Vattel)和他所著的《国民的权利》。

爱默·德·瓦特尔(Emer de Vattel)

根据瓦特尔的观点,当一个国家内明确建立了两个民族(都有管理机构和纪律严明的军事组织)时,按照主权者和叛乱者的逻辑来组织它们是不合适的,外国有理由以主权的名义与其中一个民族建立正式联盟。

《独立宣言》就是以这种国际法学说为基础起草的文件。事实上,1778年法国与“美利坚合众国”缔结了同盟关系。

有旁证表明,在这个时代,这种理解国际法的新潮流绝非二流。在法国革命爆发之际,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认识到法国已经出现了保皇派和革命派两种国民,并主张英国作为保皇派国民的同盟者介入其中。

法国大革命(法语: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英语:The French Revolution)又称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是指1789年7月14日在法国爆发的革命,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波旁王朝及其统治下的君主制在三年内土崩瓦解。

英国人写的《剑桥美国史》里提过自由的象征,在最早期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在旧大陆受打压的新教徒到了新大陆,就解放了;是在旧大陆活不下去的穷人,靠着卖身当白奴换船票,在美洲白干几年活给自己赎身后,能活下去;是“旧大陆的小偷、欠债者和杀人犯,到了新大陆,有机会摇身一变变成尊贵的议员和行政官员”。

美国式自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根子上是“美国梦”。《海上钢琴师》一开头船上的意大利小伙看见自由女神像,高喊“阿美瑞肯”,其实就是对那个年代“自由-美国梦”的描写。

而世界的灯塔就要晚很多了。

看看建国时美国国父们的文章,多多少少有觉得欧洲人看不起自己的不忿,有我们要自强啊的决心。

看看19世纪中叶爱默生的文化宣言,建国都六七十年了,才有人跳出来喊,今天我们美国文化站起来了,再也不是欧洲文化的附庸了。当然他喊的还是早了一些,当时还是附庸。不过后来的美国人就把爱默生尊为先驱和美国文化之父了。

再看看19世纪末美国国力大涨那会儿,委内瑞拉危机之前,美国国内对要不要跟老欧洲冲突的讨论,以及英国内阁关于美国人的讨论。灯塔?乡下蛮子而已。

接下来可以看《泰坦尼克号》头等舱里去欧洲寻根的美国富豪,看《唐顿庄园》破产在即跑到美国娶个暴发户女儿的格兰瑟姆伯爵,这些才是对当时美欧关系真实准确的描绘。

Foreign Affairs2019年第一期第一篇文章回顾了美国百年外交史,头一件重大事件就是美国的哲人总统威尔逊一战后在巴黎和会受辱,当时美国以拯救者自居,跑到巴黎,觉得能洋眉吐气了,结果欧洲的报纸对哲人威尔逊冷嘲热讽,让美国人体会到了老欧洲的温暖。

威尔逊回来后就加大了美国本土大学投资,加大了给欧洲知识分子的赞助,还有一个住在以色列的美国记者写的一本叫The Gray Lady Winks的书,第一章翻《纽约时报》的数据库,写当年美国外交政策是如何扶植德国纳粹,给希特勒唱赞歌的记者凭借相关文章还荣获1940年,注意,是1940年普利策奖,总之上世纪20、30年代的美国在撒钱和算计老欧洲方面,是不计成本、不择手段的。

在老欧洲被成功打烂的同时,美国依托出口和制造业大发其财,靠着和苏联联手进一步蚕食英法势力范围,靠着中产运动迎来了60、70年代又一波城市化新浪潮以及中产崛起浪潮,工业化城市化又带来了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是的,美国的人权状况有改观也就半个世纪的事,而且改的怎么样还不好说,举个例子,2020年9月中旬有个事情闹大了,《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报道,就是有许多黑人被冤枉杀人什么的,做了十几年冤狱,想平反,然后检察官就提条件了,平反可以,但要签个协议,放弃坐黑牢的国家赔偿,不签的话也不是不给你平反,我手头案子多,不签的话你排队肯定就要往后排了,要再等个五六年,不是我卡着你,是我们工作忙,这一切都符合法律程序——言归正传,再加上美国从英国那里继承了英语媒体的优势地位,这么一包装,那么一宣传,慢慢的就成了灯塔了。

当然,上面讲的都是现实世界里的故事。平行世界故事说的是,因为美国有制度优越性,所以它成为了自由的象征和世界的灯塔。

首先,自由象征和世界灯塔是两回事。

自由象征大概分三个方面的原因:

1、美国是从殖民地独立的国家,自由是立国之本,它也因此获得了自由女神像这个立国标志;如果从文献来看,《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所体现出来的普世价值观,使它理所当然地成为自由的象征和世界的灯塔。

2、美国通过各种手段占据了从东海岸至西海岸广袤的土地,西进运动中形成的那种“自由”的西部文化变成了美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通过好莱坞电影远播四海;

3、美国其实是个“野蛮”的国家,它的“文明”历史非常短,它的社会制度并未经过利益集团反复的锤炼,以适应这片土地与社会——而它又赶上了人类发展最快速的工业化的三个世纪——于是,它精神文明的发展跟不上物质财富的增长。也正因此,它才特别自由。

世界灯塔其实跟“自由”没什么关系。中国也曾经是世界灯塔,但中国可并不“自由”。文明从来都不是自由的,“文明”恰恰是自由的反面。一个社会越“文明”,就越不自由。美国的经济慢下来之后,它的“文明”程度(也就是不自由程度)会渐渐跟上它的物质基础——不过是在一次剧烈的动荡之后。

美国需要像中国的宋理学、欧洲马丁路德新教、中欧都有过的社会主义运动一样,经历一场一百年的,全社会范围的大辩经,才能达成社会层面基本的共识,并解决上个阶段的遗留问题(因为一二冷战的敌我划分过于尖锐的缘故,美国其实没有真正对种族、阶级、政府与个人权力等问题进行充分的辩论——不论是文字的辩论还是武器的辩论),没有历史包袱的美国直接进入下一个文明的阶段。

加上大量欧亚地区的人才和财富为躲避战争而流入美国,并在美国的炉膛里充分燃烧了他们的价值,发出的光亮吸引更多人才和财富像飞蛾一样源源不断地扑向美国。

美国灯塔说的来源

最早的“灯塔说”应该来自斯塔尔夫人,法革时期的风云人物。

在《论法国大革命》一书中,斯塔尔夫人除了总结其自身的经验教训,同时也将法美两国革命进行了对比分析。凭借她对欧洲各国历史和现状的了解,她毫无保留地夸赞美国人在追求政治平等和民主自由方面的成就,并预见这一新兴的国家必将成长为举世瞩目的超级大国(这一论断比托克维尔赴美考察后得出的结论领先十余年):“有一类人终有一天会变得十分伟大,他们就是美国人。他们凭借一己之力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对人类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不掺杂旧时代偏见而建立起来的新世界更可敬的呢?”正如她在去世之前对到访的美国历史学家乔治·班克罗夫特所说:“你们是人类的先锋,你们也是世界的未来。”——出于对旧制度(old regime)的强烈憎恨,斯塔尔夫人将人类社会自由平等的理想寄托于大洋彼岸的美国,然而事实证明,这只是她对于“完美政府”的良好愿望,也是她终身无法实现的梦想。

美国成为世界自由象征和灯塔的根本

1.美国是最早独立的英属白人殖民地,为了构建出一个不同于英国的身份认同,选择了对自由的热爱作为身份认同的中心(也包含民主,只不过一开始自由提的更多),美国人又很聪明的建立了以宪法为基础的制度,提出了自由平等这个方向的发展。美国开国元勋搞的三权分立,使得权力被极大的分散和约束,而不是成为金字塔型。这也让市场充满了活力,后来随着各种法律法规的完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像美国一样最大限度地释放人性。美国没有像其他传统国家那样有很多的世俗的束缚。而且找到了法律这一种手段来调和不同种族和社会的矛盾。同时因为社会的开放性,它可以向着很多个不同的地方和方向发展,没有人说得出哪一个方向是正确的,也没有人知道,但是因为它在不同的方向发展,所以总会有那么几个地方是正确的,那么他以后就可以按照这个方向来发展。自由的美国自然就成了人们向往的地方。这个发展方向直到目前来说都是人类发展的方向。

作为移民国家,美国身份认同就没有那么依赖民族文化,而更多的带有意识形态色彩。而后来大量的德国意大利北欧爱尔兰中日韩移民,加上被解放的黑奴,更加冲淡了美国的民族国家性质,让美国更类似于一个苏联式的意识形态国家。美国人还在崛起的时候,其他的强国都已经开始了殖民统治。现在看来这是一种非常低劣野蛮的手段来达到自己国家的利益。

2.尽管美国宪法因为太过古老有巨大多缺陷,但这套体系仍然非常连贯的运转至今,200余年来没有军事政变,没有王朝复辟,没有暴力革命,没有总统不遵守规则,确立了美国作为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的地位,也就是被视为民主制度的大本营之一。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当然2016年,特朗普这样的民粹分子能够当选,嚷嚷“美国优先(第一)”;2020年败选后扬言诉讼,让美国的“自由”和“民主”形象已经大打折扣,“灯塔”形象也已经暗淡蒙羞。

3.美国国土面积足够大,人口足够多,经济实力足够强。欧洲国家腐败度低,治安好,贫富差距小,生活压力小,各种排行名列前茅,跟时常处于及格线的美国形成鲜明对比,但毕竟不够大。传统意义上的自由世界中多数人生活在美国,多数经济活动发生在美国,于是美国就是自由世界的主体部分。

4.一战和二战,欧洲老牌强国还有亚洲日本,被打的支离破碎,元气大伤。而美国在二战和冷战中的贡献奠定了其国际地位,二战中西欧大部分沦陷,是美国做主力才得以收复,太平洋战场美国单挑击败了旧日本帝国,援助东欧战场和中国战场的物资也是美国生产的,战争贡献大自然战后说话就理直气壮。与此同时,美国向全世界表明了它的工业水平,并且吸引了大量因为战争所带来的人才。冷战中美国的军事力量是其它民主国家和不民主的反苏国家安全的根本保障,干好事送物资是美国在援助,干坏事打代理人战争是美国在打,意识形态论战也主要是美国和苏联在互相批判,美国才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前面工业的基础铺垫的差不多了,有这么多的人才,再加上后来美苏冷战的时候,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奠定了国际地位。

在人类的生命和尊严还在被法西斯暴政所蹂躏的时候,是美国,自由民主的灯塔,人类的最后希望一次又一次的亲手拯救了地球,大踏步的把世界各个落后文明带入一个相对公平合理的自由民主大家庭,而不再是英法那种典型欧洲殖民主义的吸血体制。固然,美国是不完美的,但他仍旧是罗马帝国崩溃以来的最进步的,最强大的,学习能力最强的希腊罗马文化继承的帝国。纵观历史至今,无人能及,甚至连他的一个脚趾头都够不着。


投诉/举报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