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厦门大学曾差点改名福建大学 陈嘉庚最终说服各方

news.xixik.com   2011-4-5 13:46:37 资讯来源:厦门日报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厦大人最引以为自豪的一点是:我们学校是一所从未变动过自己校名的大学。在这个从未变故的校名中,隐藏着一个厦大人和他们的校主为校名而与国民政府据理力争的故事。

厦门大学校主陈嘉庚很神奇——他只上9年私塾,却创办了一所大学和一个庞大学村。人们相信,截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像他那样对教育毫无保留的奉献,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

他在1961年离世,距今已经半个世纪,但是,他的名字仍是现在时,各个时代,他似乎一直和厦大在一起,从未远离。他87岁的人生岁月,留下许多耳熟能详的故事,譬如说,“宁可卖大厦,也要支持厦大”。

在厦大90周年校庆前,我们再次走近陈嘉庚。今天讲述的陈嘉庚的这些事,或许有些您还不知道。

中国历史朝代表

蔡元培一度反对办厦大

陈嘉庚是在“劫后余生”后开始筹建厦大的。1918年,他患了当时属于致命病疾的阑尾炎,时年44岁的他甚至留下遗嘱。

大病初愈的陈嘉庚有个惊喜的发现,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他的资产已经增加到400万元,这个家底令他创办大学的信心倍增。

当时教育界的大人物、北大校长蔡元培一度反对创办厦大。1920年,集美学校校长、毕业于北大的叶渊收到母校的来信,信中说,蔡元培认为“厦大不宜速办”,原因是存在经费不能持续、教师欠缺等问题。

当时的教育界,蔡元培是个大人物,他站出来反对,这事要搁在其他人身上,准得黄。陈嘉庚申辩了厦大只能速办的原因,认为钱是不必担心,而且,办厦大是为了解决中国南部数省没有一所大学的问题。1920年,厦大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如期在上海召开。

厦大成立的6年后,即1927年1月30日,蔡元培来到厦大,做了“浙江革命形势”的演讲,参观了厦大国学研究院和生物学院,吃了南普陀的素斋,这时的厦大,已经处处呈现“办理完善,成绩斐然”景象。蔡元培在1927年2月1日写给妻子的信,讲述了他在厦大看到了“嘉庚鱼”。事实上,“嘉庚鱼”是“文昌鱼”,是厦大的美籍学者莱德在厦大附近海域发现的。

离开厦门的第二年,蔡元培以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的身份,就厦大立案发布了131号训令“私立厦门大学应即准于立案”,至此,厦大获得了政府批准的合法资格,早于复旦、南开、燕京等私立大学。

只有百来人却要了数千亩的地

陈嘉庚跑遍了厦门岛,最终为厦大选定了演武场。值得注意的是,厦大第一座校舍的奠基是1921年5月,但是,思明县(现在的厦门市)公署案准演武场为厦大建筑校舍布告是在1923年9月才公布,这两年多的时间,交织着陈嘉庚和福建省督军李厚基斗智斗勇的“演武争夺战”——李厚基想乘机捞一把,被陈嘉庚降服了。

可能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在鼓浪屿富甲一方的黄奕住为厦大买下4万元的公债。

演武场曾是郑成功操练水师的地方,陈嘉庚看中的还有这块土地可以为厦大提供充分发展前景。实际上,厦大刚创办时,首届学生只有98人,教职员也不过20人,但陈嘉庚却要了数千亩的土地,面积之大空间之广阔是当时人不可理解、但是是后来人赞叹不已的。

陈嘉庚的儿子陈国庆曾形容父亲:蛋还未孵先数鸡。陈嘉庚当时向人们展示厦大三个辉煌的五年计划,就已经有把厦大办成万人大学的想法。

1921年4月6日,厦大宣布成立,假借集美学村的集美中学举行开校仪式。正在中国讲学的美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杜威参加开校仪式。厦大第一幢校舍的奠基是在1921年5月9日,这一天是国耻纪念日。

否决洋人的方案

亲自设计群贤楼群

嘉庚建筑是厦大文化的鲜明体现。事实上,厦大最早的校舍设计出自于外国人之手——当时校方委托美国商人在上海开设的茂旦洋行为厦大校舍勘测设计和承包建设。

1921年1月,厦大首任校长邓萃英由北京返回厦门,他带来了茂旦洋行设计师墨菲,也带来了茂旦洋行已经设计好的厦大校舍图纸。根据这份设计方案,作为学校主要建筑的五座大楼安排在演武场西北的一角上,构成“品”字型组合,而演武场的大部分用地则设计成农事实验场,学校形成一个大圆圈模式,整个建筑群排列局促而难展开。

但是,陈嘉庚摊开图纸仔细审阅后,毫不犹豫地否决了洋人的设计和估算。

陈嘉庚认为,茂旦的设计破坏了演武场的布局,妨碍将来厦大的发展——品字型校舍,多占空间,缺乏将来运动会或纪念会之用的大场地。

在陈嘉庚眼里,厦大校舍的设计最重要的有三点:一是校舍的位置安排,要能让外国的轮船来往厦门港的时候,能从海上一眼就看到一所壮观的学府,首批校舍的空间方案一定要考虑到将来厦大的发展壮大;二是教室、办公场所空间要大,光线要好;三是要求校舍外观上美观大方,粗中带雅,要能节省建设费用。

而且,对于茂旦洋行提出的数千万元的工程承包费,陈嘉庚也认为“索价过昂”,表示学校可以自己购料雇工,节省开支。

    于是,陈嘉庚与闽南“土师”动手,将首座校舍楼群从品字型改为一字型,五栋大楼置于演武场北部中点,一线摆开,南向大海对面的南太武高峰,中座主楼背依五老山的最高处,一条笔直的连廊贯通各自独立的五栋楼房。整排大楼的前面则是一片开阔的运动场,运动场与海滩相衔接,原本茂旦设计中占据大半的演武场的农事实验圈被移在了演武场后面。

陈嘉庚说:“我要站在长廊的尽头,看那从第一栋大楼到第五栋大楼下面走过的厦大学生。”

在陈嘉庚的亲手设计和亲自监制下,厦大的第一座校舍落成,这就是今天成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的群贤楼群。楼群五座,主楼“群贤”楼,取“群贤毕至”之意,主楼两边各是“集美”楼与“同安”楼,用的是陈嘉庚先生故乡的地名,东西两端的两座各取名为“映雪”、“囊萤”,引用的是晋代孙康冬月映雪读书与车胤囊萤照书的勤学典故。

与政府周旋阻止更改校名

厦大人最引以为自豪的一点是:我们学校是一所从未变动过自己校名的大学。在这个从未变故的校名中,隐藏着一个厦大人和他们的校主为校名而与国民政府据理力争的故事。

1940年,厦大已经收归国立,当时,福建省政府也想办大学,向教育部递交申请,时任教育部部长的陈立夫回复:福建已有厦门大学,战争中不宜再增办大学。于是,福建省政府便提出将厦门大学改为福建大学的要求,教育部也认同,便向厦大发出正式征求电函。如此由上而下的易名意见,来头是教育部和省政府,看来厦大是非改名不可了。

但是,厦大人却群起反对。1940年3月26日,陈嘉庚率领南侨回国慰问团从缅甸仰光飞抵重庆,陈立夫向陈嘉庚说明了改名的事,陈嘉庚听完,做出一副“本人闻言,未置可否”的姿态。第二天拜会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孔祥熙照旧向他提起厦大更名一事,陈嘉庚照样不予回答。

3月30日,国民政府议会为陈嘉庚举行欢迎茶会,陈嘉庚简略地报告了南洋华侨的大概,但他很快话锋一转,谈及厦大更名一事。他说,自己对厦大更名有三项“怀疑”。一是,厦大改为国立,是否就得改动校名;二是,厦门大学改为福建大学,中国的海洋与海洋生物的研究与人才培养还要不要?当时厦大已成为国内各大学、研究机构或专门学校研究海洋和提供海产物标本的中心,陈嘉庚说,如果改名,学校也将“移往他处”,则“海洋生物无从实验”,这关系非同小可。第三个“怀疑”实际上是非常严厉的指责和警告,即在这个关系到民族存亡的抗战关头,厦大更名将伤痛广大华侨的心。

欢迎茶会两天后的一个晚上,陈立夫等拜会陈嘉庚,声明厦大改名一事已经取消,此后不会再提起。(感谢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朱水涌教授对本文的贡献)(厦门日报 文/记者 佘峥 通讯员 李静)

另一个版本说:陈嘉庚组织厦门大学改名一事

陈嘉庚1921年创办厦门大学。从1926年起,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陈嘉庚经营的企业也每况愈下。1929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对陈嘉庚企业的打击更大。为了继续把厦门大学办下去,陈嘉庚可以说是竭尽全力,费尽了苦心。他忍受了一切冷嘲热讽,抱定“一息尚存,此志不减”的精神和“宁可变卖大厦,也要支持厦大”的决心,把自己事业鼎盛时期在新加坡购置的三幢豪华大厦变卖了,作为维持厦大的经费。但在接踵而来的经济危机的冲击下,陈嘉庚眼看转机无望,终于迫不得已将企业全部收盘,除了支付债务外,全都用来作为接济学校的经费,一直维持到1937年,独资支撑厦门大学长达16年之久。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到1937年春,处境更加困难了,为了全力维持集美学校,陈嘉庚确实再也无法继续支持厦门大学了,他毅然决定将厦门大学无条件献给国家,交给政府接办。1937年7月,厦门大学改为国立,萨本栋被任命为国立厦门大学校长,接替了林文庆。

1939年,福建省主席陈仪暗中向国民政府教育部建议撤销厦门大学,并将它合并到福州改为福建大学。教育部接受这个建议,报请国民政府行政院等待批准。当时萨本栋校长知悉此事,不便出面反对,便暗中函电在南洋的陈嘉庚先生,请他出面反对,同时发动厦大校友特别是有声望的校友公开表示反对。

1940年陈嘉庚先生亲率南侨慰问团回国考察,在重庆会见教育部长陈立夫及行政院院长孔祥熙时,他们谈起了福建省政府建议把厦门大学改名为福建大学的问题,并征求他的意见,陈嘉庚先生不表态。4月初,陈嘉庚在一次国民参政会的茶话会上坦率表明了自己对这事的态度。他说:厦门大学因厦门岛而得名,这里是福建惟一的深水港,也是主要的进出口岸。简单说一句,它是福建的大门,千千万万生活在东南亚的华侨要经过的大门。厦门大学的校名,同本人的姓名无关,尽管事实上是本人创办这所大学,而且独资维持16年之久,只是因为30年代世界经济不景气,影响了生意,才被迫交给政府。就是这样做,也是无条件的。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或者有什么需要改变厦门大学的校名。接着,陈嘉庚又气愤地说:在新加坡有一所医院名为陈笃生医院,是陈笃生捐款6000元创办起来的。他创办了70年以后交给政府接办,前后开支经费几百万元。20年后,新加坡需要一个更大的医院,有人建议把陈笃生医院改名为总医院,但英国殖民政府最终还是裁决,创办人的名字必须受到尊重,予以保留。令人奇怪的是在国内竟然有人要改掉厦门大学的名字。厦门大学并不曾用陈嘉庚名字命名,而且办学成绩显著,现在不讲任何缘由就可以宣布撤销吗?

不久,陈嘉庚一行视察长汀时,在内迁长汀的厦门大学全校师生举行的欢迎校主大会上,他慷慨激昂,再次反对拟将厦门大学改为福建大学的建议。他说:我办厦门大学不是为了我个人,若为个人为何不将学校命名为嘉庚大学?若要新办福建大学,为何要把厦门大学名字改掉呢?铿锵之言,掷地有声,令人折服。

由于陈嘉庚先生的仗义执言,据理力争,迫使国民政府教育部放弃将厦门大学改名为福建大学的打算。厦门大学终于被保留下来,直到解放后由人民政府接管。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