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第三大岛崇明岛不全是上海,还给江苏留下飞地

news.xixik.com   2020-5-6 19:18:33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崇明岛是我国第三大岛,面积仅次于台湾岛和海南岛,很多人都以为崇明岛是归属于上海的,因为上海有崇明区,管辖范围就是崇明岛。实际上,崇明岛并不全部归属于上海。江苏省海门市和启东市分别在崇明岛上设海永镇和启隆镇。

崇明岛是我国第三大岛,面积仅次于台湾岛和海南岛,目前归上海和江苏共有,为什么不全部划给上海呢?


 

图-上海市崇明区位置图

中国历史朝代表

让我我们先了解一下崇明岛的情况。

崇明岛位于长江入海口,和台湾岛、海南岛的成因不同。它是长江携带的泥沙常年冲积而成的沙岛,东西长七八十公里,南北宽十几公里,面积约1200平方千米,形状看起来像个大鞋底印。

崇明岛北、西、南三面分别和江苏省启东市、海门市、太仓市,上海宝山区隔江相望,东面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

崇明岛有个比较酷的名字---东海瀛洲,这可是传说中的东海仙境的名字,秦始皇和汉武帝都念念不忘的地方。反正也没找到,后来明朝时朱元璋定都南京,或许为了吉利,就把这名字赐给了崇明岛。

说起崇明岛,很多人都以为是归属于上海的,因为上海有崇明区,管辖范围就是崇明岛。实际上,崇明岛并不全部归属于上海。


 

图-上海市地图

在崇明岛的北部,还有一小部分是归属江苏省。永隆沙、兴隆沙和新村沙这三块地方,归属江苏省海门市和启东市。两市分别在崇明岛上设海永镇和启隆镇,来管理归属于各自的区域。启隆镇总面积为36.8平方公里,人口3323人。与之紧邻的,是海门市海永镇,海永镇面积为9.22平方公里,当地人口约5000人。这两镇行政区划上属于江苏,生活更接近上海,海永镇居民和启隆镇居民的生活有点与众不同。而这两块在自然和人为共同作用下形成的“飞地”也成了探讨人与土地关系的绝佳样本。崇明岛“一岛两省(市)三县”的管理现状。

网络上,不断有上海人呼吁,将海永和启隆纳入上海的行政区划。类似的声音,也存在于两处飞地的民众之中。“同人不同命”,成了一个屡次出现的词组。这种说法逐渐甚嚣尘上,前几年,上海市有政协委员提交了议案,要求将这两块飞地划入上海(国内拥有飞地最多的非上海莫属 到底有多少飞地?。对此,江苏的态度也很坚决。记者曾经询问过多位官员的意见——尽管大家都表示,服从上级安排,却又都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寸土不让”。

在崇明岛上,因为分属不同的市区管辖,也就会出现一些比较奇特的情况。比方说,岛上拥有两个不同的电话区号,上海的021和南通的0513。银行等服务机构也都是有各市区派自己业务部门人员,跨江到岛上去处理一些业务,而不是就近找崇明区的同事处理。

既然永隆沙和兴隆沙已经和崇明岛连成一体,为什么还要把它们分别划归海门、启东两市,而不是都划归崇明区,由上海来统一管理呢?

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图-永隆沙、兴隆沙及新村沙示意图

在古代,海岸线没有现在这么远,长江入海口非常宽阔。上海大部分地区都还在海中,甚至那个时候海门、启东这些都还在海水之下,南通那片也只是个岛而已,崇明岛更是不存在的。

由于长江带入的泥沙慢慢沉积,到了唐朝时期,崇明岛那个地方才有两个小沙洲露出水面。这两个沙洲可以看作崇明岛的婴儿时期,后来又1000多年不断的泥沙沉积,沙洲越来越多,慢慢地连成一片,海岸线也往前推进了很多。

到了明清时期,这些沙洲快速生长,有些慢慢地连在一起,又有越来越多新的沙洲出现。到清朝末年的时候,崇明岛已经长得不小了,大致有了今天的模样。


 

图-1958年-1959年上海市区划沿革示意图

崇明岛在1958年以前是归江苏省管辖的,1958年嘉定、宝山等地区划入上海,崇明岛一起也被划到上海。

当时永隆沙和兴隆沙这两个沙洲独立存在,和崇明岛的主体区域相距较远,被留在江苏省,由南通管辖。

后来这两个沙洲继续长大,再加上启东、海门两地的不断围垦,从1960年到1987年,不到30年时间,永隆沙已经开始和崇明岛连成一体。


 

图-1960年-1987年上海市区划沿革示意图

后来的几十年间,永隆沙、兴隆沙继续长大,最终都和崇明岛连成一体。因为海门参与围垦,也分得一部分,永隆沙、兴隆沙、新村沙总面积额约60平方千米,划归海门市的大约占1/4左右,其余的3/4划归启东市。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崇明岛由几方共有的原因。


 

图-上海市行政区划图

现在的区域界线,是1999年5月12日,经上海市、国家民政部、江苏省长期艰苦协商后,上海市签字承认启隆(五七农场)、海永(五七农场)地区为江苏省管辖,江苏省将永隆沙地区由崇明出资开垦的7540亩地块,适当调整土地界线,使其顺直后,开挖一条界河,移交给上海市,并由双方共同投资兴建跨界道路设施。

长江携带泥沙继续不停地在入海口造陆,现在每年增加约5平方公里的土地。或许若干年以后,崇明岛就和北边的海门、启东连起来了。

崇明岛:都市里的“田园”

崇明岛 Chong Ming Dao

久居都市的人,心中总有一些对“诗与远方”的向往,比如一方稻田、蛙蟀齐鸣,比如面朝大海、鸥鹭并飞……所有这些组合在一起,便是都市生活的彼岸——“田园”。

清晨,我们驱车从浦西出发,向北过长江隧桥,一个小时左右,崇明岛就在脚下了。崇明岛位于长江入海口,是我国第三大岛,面积仅次于台湾岛和海南岛。后两者为基岩岛,而崇明岛是泥沙冲积而成,唐朝时只有两个小沙洲,随着泥沙不断冲积,到清朝大致形成了今天的模样,目前仍在每年增长约5平方公里。

到达崇明岛东滩时,岛上还笼罩在淡淡的晨雾中。东边是苍茫浩瀚的东海,南望宝山一带,巨轮、起重机、长江大桥和摩天大楼隐约可见;而转头向西,岛内一片静谧,眼前是大片的芦苇、稻田以及一群群蹁跹飞过的鸟儿。

东滩观鸟

每年,全球有数十亿只候鸟在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进行跨越洲际的迁徙,在西伯利亚—澳大利亚鸟类迁徙航线上,崇明岛大约处于中点,正适合候鸟停靠休息。加上东海潮汐带来的小鱼小虾等丰富食物,这里成为大约310余种、上百万只候鸟休养停歇、补充能量的中转站,也顺理成章地成为观鸟爱好者的“圣地”。

春日清晨,气温不到5摄氏度,无边的芦苇荡在海风中形成层层波浪,湿地在晨光中闪耀着粼粼波光。这里滩涂逶迤、湿地广袤、芦苇成带,是鸟类喜爱逗留的区域。

申请通行证后,我们径直把车开向东滩鸟类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深处。这里有一条号称“可以一路开到海里去”的石头路,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茂密芦苇丛,越往里开,芦苇就越稀少,当芦苇消失时,眼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东海,给人以移步换景的美妙感受。

我们在道路的尽头停下车,只见成群的鸟儿在天际翱翔,勾勒出一幅浩瀚而灵动的画面。在蜿蜒的木栈道和平台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观鸟爱好者已经架起“长枪短炮”,争相观赏和记录“万鸟临海”。透过高倍望远镜,我看到了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白头鹤,它们长着白白的头颈、灰黑的身躯,在滩涂边嬉戏。

不远处有一群大滨鹬,这是东滩最有名的鸟儿,它们有着长长的喙,身体密布着白黑褐相间的条纹。大滨鹬在西伯利亚繁殖,是西伯利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上数量最多的水鸟之一,总量约40万只。从澳大利亚返回时,大滨鹬连续飞行约7000公里,越过太平洋到达东滩时,体重甚至不到离开时的一半,它们亟需在这里休养并补充食物,然后继续向北迁徙。

对这些候鸟而言,东滩好似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是歇脚和补给之地。某种意义上,这里的环境决定了许多鸟儿的生命旅程能否顺利进行。纪录片《迁徙的鸟》的导演雅克·贝汉曾说:“对鸟类来说,迁徙是使命,是责任,是承诺,一种对于回归自然的承诺。”也许,为鸟类提供更好的栖息环境和迁徙驿站,让东滩成为鸟类的乐园,也应成为我们对自然的承诺。

西沙抓蟹

午餐后,我们来到西沙湿地公园,这是上海唯一具有自然潮汐和成片滩涂的湿地。每隔12小时24分钟,潮水一涨一落,由此形成了港汊纵横,湖泊、泥滩、内河、沼泽、芦苇丛交织的地貌。

进入湿地后,眼前是一条约2公里长、蜿蜒曲折的木栈桥。我们向深处走去,两边是大片的芦苇丛。夕阳下,芦苇如高粱、似稻谷、像麦穗,漫步其中,似觉无边无际。芦苇成林是西沙湿地的一大特色,风过处,摇曳的芦苇发出“沙沙”的天籁之音。不少鸟群隐藏在芦苇荡中,一眼望去,不见踪影,走近时,鸟群却猛然惊起,扑棱棱地飞向远方,组成了一幅芦清水秀、飞鸟凌空的诗意画面。

周而复始的潮汐给西沙带来了大量的沙蟹,近海边的滩面上,“千疮百孔”,蟹穴满地,所以崇明岛又有“蟹岛”的美名。曾听朋友讲过崇明岛螃蟹之多无可匹敌,真正见识后还是远远超乎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奇特的景象—大大小小的螃蟹洞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螃蟹就在脚边横行……

它们穴居在滩涂下的洞中,洞一般呈螺旋形,洞口形成沙塔。周围安静时,它们整齐划一地把红色的大钳放到洞外,吐着“唾沫”玩儿;一有动静,便迅速“撤退”,匆匆钻进一个个泥洞中。那种集体“溃逃”、作鸟兽散的场面,实在饶有野趣。抓沙蟹非常简单,在竹竿顶端拴一个铁丝做的环,绑上蚯蚓,将竹竿伸到沙蟹跟前,它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咬住不放,拿起竹竿,一只沙蟹就钓上来了。抓沙蟹可说是全民娱乐,大人孩子都玩得不亦乐乎。离开时,我们兼顾娱乐与环保,把抓到的几十只沙蟹又还给了滩涂。

舌尖上的崇明

在上海市区,崇明岛食材以新鲜、绿色、无污染而备受好评。从无化肥、无化学农药的大米和蔬菜,到鸡牛羊肉和螃蟹、刀鱼等海鲜,只要跟“崇明”沾边,必定拥趸众多。品尝美食自然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

夕阳西下时,我们来到一家朋友推荐的餐厅。老板是本地人,有自己的农场,他热心地推荐了正宗的崇明土菜:崇明糕、凉拌金瓜丝、红烧崇明山羊、螃蟹年糕等。金瓜是崇明特产,里外金黄,熟煮后轻轻搅拌自然成丝,配以青葱、香油等凉拌,鲜嫩爽口,既有海蛰细腻脆嫩的口感,又有植物自然清爽的芳香。接着,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吃货,我吃到了最难忘的崇明红焖羊肉—肉质细嫩、肥瘦适宜,酱汁甜咸适宜、柔和细致,羊肉块块滋润入味,羊皮软糯地粘嘴唇,懂行的吃货自然知道,这是每天在草地上散步超过十公里的羊才会有的口感。

吃一口羊肉,喝一口崇明老白酒,这是崇明土菜的正确打开方式。崇明老白酒虽叫白酒,却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白酒,而是崇明人家家户户都会酿造的低度米酒。它呈乳白微黄色,稍显浑浊,往浅口大碗里一倒,酒泡还能跳起来,

带着稻米的清香,绵甜中混杂着微微酸苦的后味,直沁心脾。白居易在《问刘十九》中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过去我一直不太明白“绿蚁”是什么,老板告诉我,新酿的酒未经过滤,酒面会泛起酒渣泡沫,颜色微绿、细小如蚁,故称“绿蚁”。看我一脸疑惑,他把自己酿酒时曾拍摄的“绿蚁”图片给我看,果然生动再现了白诗中的“绿蚁”。看来白居易喝的,就是这种米酒。

 

东平森林公园

 

东平森林公园

西沙湿地公园

西沙湿地公园

 

  明珠湖

  东滩湿地公园

  东滩湿地公园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带着崇明特产的藏红花和水仙花球,伴着满天的星辰和清新的海风,我们踏上了归程。明珠湖和东平森林公园,只能留待下次了。回首望去,整个小岛已然安静,慢慢沉睡了。

·end·

生活在都市的我们,在拥挤的地铁上向往“万类霜天竞自由”,在狭窄的工作间幻想大海、森林和远方。然而果真回归乡间,我们多半很快就会厌倦,因为习惯了都市的繁华和肩负的责任,无法容忍时间在悠闲中消逝,意志在平淡里消磨,还好,有崇明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搜索 崇明岛 上海 江苏 飞地 在百度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