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精彩贴图 > 正文

老照片: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的高清珍贵彩照

news.xixik.com   2017-4-29 22:37:14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文革后期,中共开始考虑缓和与西方的关系,中美之间展开秘密谈判。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欢迎。2月28日,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表,宣布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从此,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1960年,一贯强烈反G的尼克松在同肯尼迪竞选美国总统时说:“我们(对中国)的态度,不应该过于僵硬,我们不应对一个六亿人的政府保证永久不承认的态度。”1968年大选时,尼克松又说:“时间已经来到,我们必须面对中国的现实了。”

没有人想欺负、压迫、奴役中国。屈辱的世纪早已过去。

1971年7月9日,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兼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秘密北京。随后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乘飞机降落北京,飞行时长不过十几个小时,但为了这次旅程尼克松却用了22年的时间。尼克松访华的一周被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此后中美逐渐打破坚冰,建立彼此尊重的外交关系,由此启发了国际政治中意识形态体系的更新,推动了世界和平与经济流通,堪称20世纪政治史上一个伟大的里程碑。那次访问开启了中美两国的一次长期合作,把在处在文革,坠入深渊的中国拯救出来。随着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建交,伴随中国改革开放,这一努力成功将中国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变成了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中国历史朝代表

本组照片记录1972年2月21日~28日尼克松访华从下飞机到国宴到参观的过程。这是美国总统历史上第一次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红色中国)。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夫人帕特·尼克松、罗杰斯和基辛格一行人抵达北京,周恩来、叶剑英等到机场欢迎;当天下午尼克松接到毛泽东要会见他之通知,在周恩来陪同下到中南海毛泽东之住处。同日,毛泽东同尼克松谈话。2月27日,中美联合公报终于谈定,2月28日公报在上海发。毛泽东说:“中美关系正常化是一把钥匙。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2月21日至28日为期一周的访问中,尼克松和他的最高级幕僚与中国政府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尼克松的夫人帕特·尼克松和众多美国媒体一起参观了北京、上海和杭州的学校、工厂和医院。

尼克松访华意义不亚登月

1972年2月21日星期一上午11时半,乘坐空军一号,美国总统尼克松及其大批随员抵达北京,开始为期一周的访华之旅。

对于还不熟悉中国的美国人来说,这次访问的意义,不亚于去月球访问。也正是因为这次不同寻常的访问,中美两国从此进入了全新的交流阶段。

七十年代的色彩:尼克松访华中国行全纪录

1972年尼克松访华全套彩色照片(John Dominis拍摄的全套彩色照片,共收集283张)

迄今有8位美国总统曾访华 小布什来访次数最多

图说历史:从1972年开始美国历届总统访华瞬间

尼克松启程之前,在白宫召开记者发布会,上千名媒体记者、政界人士、学生代表齐聚,为尼克松访华之旅送行,并送上良好的祝愿。尼克松确实开启了全世界两大国的破冰之旅,对后世影响深远。

在人群中,一个标语引起了摄影师的注意。“Be a nice guy with Chou Enlai”:“在周恩来面前好好表现”。这表达了美国民众对中美关系改善的迫切希望。

尼克松的“空军一号”飞机,是1972年2月17日10点35分离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他们首先到达上海,然后换上了中国的导航员,由这位导航员引导飞机飞抵北京。

在空军一号前往中国途中,尼克松向中国通基辛格博士咨询访华事宜。

优雅的尼克松夫人帕特·尼克松在空军一号上翻看智囊团准备的访华材料。当时世界第一大国在一个贫穷落后大国面前还是谦卑的。

1972年2月21日11点30分,尼克松乘坐“空军一号”飞机降落北京机场。步下飞机前的尼克松夫妇和众人招手。

步下飞机的尼克松夫妇,尼克松走下飞机:第一眼看到打倒美帝国主义标语

还没完全走下舷梯,尼克松就朝在机场迎接的周恩来总理主动伸过双手。“我知道,1954年在日内瓦会议时福斯特·杜勒斯拒绝同周握手,使他深受侮辱。因此,我决心主动伸出我的手。”尼克松后来回忆说。不过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子虚乌有,可见该传闻已是世界性的,且有相当档次了。

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和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握手——这是跨国大洋的世纪握手。这是尼克松女儿寄给冀朝铸的照片,是真实历史照片。

站在周恩来身后的翻译冀朝铸,在38年后仍清楚记得这一幕,“总理马上迎上去,我也跟上去。我知道自己不能站得太近,也不能站得太远。”冀朝铸说,此前,周总理特地要求,“小冀近一点,每句话都得准确地听清楚,准确地翻译。”然后,冀朝铸替尼克松翻译出了那句有名的话:“我是跨越太平洋与中国人民握手。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冀朝铸翻译出这句话后,周总理马上对尼克松说:“你的手伸过了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我们25年没有交往了。”

1972年2月21日的这一瞬间,被无数镜头定格。第二天,站在周恩来身后那位高大的翻译——冀朝铸几乎出现在美国所有的报纸上。奇怪的是,在中方发表的所有照片中,周恩来的身后却变成了王海容,原本是冀朝铸的位置变成一小块空白。这张是中方发表的照片,翻译冀朝铸被修掉了(PS不是某一国的专利版权 是掩盖真相者的共同结晶),取而代之的是红人毛泽东的表侄孙女王海容(祖父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1972年5月至1973年7月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礼宾事务,继后被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王海容在文革期间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经常伴随毛泽东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尼克松的“空军一号”飞机,是1972年2月17日10点35分离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他们首先到达上海,然后换上了中国的导航员,由这位导航员引导飞机飞抵北京。

为了体现外交礼仪上的平等,尼克松考虑很多。据他的女儿朱莉女士回忆,当尼克松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周恩来当天穿了大衣到机场迎接后,他也要求穿上大衣走出飞机,与周恩来握手见面。这就是照片上的尼克松、周恩来都穿大衣的原因。

30年前中美合作的诚意处处都可以体现出来。朱莉女士回忆说,尼克松结束在北京的访问后飞往杭州时,乘坐的是周总理为他准备的前苏联生产的螺旋桨飞机。美国总统没有乘坐自己的“空军一号”专机,这在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尼克松访华时的中国三军仪仗队,尼克松称赞说:“中国仪仗队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一个”。其实不是专业的哦,是临时从北京军区抽调的。

迎接尼克松访华的车队,广场上文革斗争式标语依旧。

尼克松检阅中国三军仪仗队,后面的口号完全的是“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和被压迫的民族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

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官方英文翻译是: “to defeat U.S. imperialism and all its running dogs” 走狗=running dogs……

迎接尼克松一行的车队,到处是标语是文革的一大特点

随行的美国记者,穿着跟当今无异,这就是中美的差距

在访问途中,摄影师拍下了围观尼克松车队的人群。一块巨大的标语,彰显了时代特色。

尼克松、周恩来交谈

2012年4月尼克松图书馆的“帕特·尼克松百年纪念展”,展出了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写有日期为1972年2月21日的一份英文菜单。

保存于美国尼克松图书馆的中方欢迎宴会菜单(南方周末资料图)

菜单上的英文可直译为:

开胃冷盘、竹笋蛋白汤、三丝鱼翅、炸焖大虾、蘑菇芥菜、椰子蒸鸡、杏仁豆腐、糕点、水果。

综合以上三方面的信息,2月21日晚的菜单可确认为:冷盘(包括卤蛋、蛋卷、火腿、香肠、填鸭等)、竹笋蛋白汤、三丝鱼翅、两吃大虾(炸焖大虾)、草菇盖菜(蘑菇芥菜)、椰子蒸鸡、杏仁酪、糕点、水果。

菜单上没有鲍鱼

2011年1月,在纽约曼哈顿饭店,美方试图去还原这一次宴会的菜肴,去纪念这一特殊时刻。负责该事宜的厨师唐先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尽管尼克松访华让全世界瞩目,但周恩来招待总统的晚宴,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令人兴奋。

“事实上在那个时候中国并不知道美国人喜好,”唐先生说,“但为了考虑他们的口味,当晚的菜肴中还是加了烧猪肉和中式香肠这种并不常用作国宴的菜肴。此外,中方特地准备了两道有虾的菜肴,尽管虾并不是北京菜常用的材料,但是他们听说美国人喜欢吃虾,就加上了。宴会上也有黄瓜片、番茄片,夹着菠萝的烤鸭片,以及面包和黄油,他们还知道美国人不爱喝热水,特地提供了冷开水。”

当然,宴会上也有传统的中式菜肴,比如鱼翅汤、香菇芥菜、清炖竹笋汤,以及糖醋鱼。

当晚,当周恩来总理举起筷子时,这意味着晚宴正式开始。在现在可以看到的电视画面中,尼克松总统努力用筷子将菜肴夹到自己的盘子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然后放到了自己的嘴中咀嚼。全世界都通过这个画面看到美国总统品尝中国菜。

基辛格在《白宫岁月》一书中,回忆起这一次的宴会时表示,“宴会的气氛十分欢快,不仅一道道菜无休止地端上来,而且桌旁的每个中国人都按照中国的习惯注意使每个美国人的碟子里随时堆满了食物”。

周恩来的祝酒词

总统先生,尼克松夫人,女士们,先生们,同志们,朋友们,

首先,我高兴地代表毛泽东主席和中国政府向尼克松总统和夫人,以及其他的美国客人们,表示欢迎。

同时,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代表中国人民向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民致以亲切的问候。

尼克松总统应中国政府的邀请,前来我国访问,使两国领导人有机会直接会晤,谋求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这是符合中美两国人民愿望的积极行动,这在中美两国关系史上是一个创举。

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我们两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

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两国人民之间的来往中断了二十多年。现在,经过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友好来往的大门终于打开了。目前,促使两国关系正常化,争取和缓紧张局势,已成为中美两国人民强烈的愿望。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相信,我们两国人民这种共同愿望,总有一天是要实现的。

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在中美两国政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是,这种分歧不应当妨碍中美两国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更不应该导致战争。中国政府早在一九五五年就公开声明,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坐下来同美国政府谈判,这是我们一贯奉行的方针。我们注意到尼克松总统在来华前的讲话中也谈到,“我们必须做的事情是寻找某种办法使我们可以有分歧而又不成为战争中的敌人”。我们希望,通过双方坦率地交换意见,弄清楚彼此之间的分歧,努力寻找共同点,使我们两国的关系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

最后,我建议:

为尼克松总统和夫人的健康,

为其他美国客人们的健康,

为在座的所有朋友们和同志们的健康,

为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干杯!

在这篇祝酒词里,贯穿一条主线就是周总理常说的“毛主席的外交路线”,此为道,道是无形的,却表现在有形的器物之中。

擅长做研究工作的基辛格,后来在他的白宫办公室里细心研究毛主席和尼克松谈话的记录时,他发现毛泽东在谈话中实际上已勾画出了上海公报的内容。后来他把这次谈话比喻作“瓦格纳歌剧的序曲”。

尼克松索性在周总理致祝酒词之后的答谢词里直截了当地说:

“毛主席说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现在就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是我们两国人民攀登那种可以缔结一个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伟大境界的高峰的时候了。”

每次读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我都会有新感受,真是历久弥新。

尼克松祝酒词

Mr. Prime Minister and all of your distinguished guests this evening:

总理先生,在座的各位贵宾:

On behalf of all of your American-guests, I wish to thank you for the incomparably hospitality for which the Chinese people are justly famous throughout the world. I particularly want to pay tribute, not only to those who prepared the magnificent dinner, but also to those who have provided the splendid music. Never have I heard American music played better in a foreign land. Mr. Prime Minister, I wish to thank you for your very gracious and eloquent remarks. At this very moment through the wonder of telecommunications, more people are seeing and hearing what we say to them than on any other such occasion in the whole history of the world. Yet, what we say here will not be long remembered. What we do here can change the world.

我谨代表你们的所有美国客人向你们表示感谢,感谢你们的无可比拟的盛情款待。中国人民以这种盛情款待而闻名世界。我不仅要特别赞扬那些准备了这次盛大晚宴的人,而且还要赞扬那些给我们演奏这样美好的音乐的人。我在外国从来没有听到过演奏得这么好的美国音乐。总理先生,我要感谢您如此盛情和意味深长的讲话。此时此刻,通过电讯的奇迹,在观看、在聆听我们的讲话的人数是空前的。也许,我们在这里的讲话不会长留于人们的心中,但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事却能改变世界。

As you said in your toast, the Chinese people are a great people, and the American people are a great people. If our two peoples are enemies, the future of this world we share together is dark indeed. But if we can find common ground to work together, the change for world peace is immeasurably increased.

正如您在祝酒词中时讲的那样,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如果我们两国互相敌视,那么我们共同拥有的这个世界的前途就会暗淡无光。但是,如果我们能找到相互合作的共同立场,那么实现和平的机会就将无法估量地大大增加。

In the spirit of frankness vvhich I hope will characlerize our talks this week, let us recognize at the outset these points: We have at times in the past been enemies. We have great differences today. What brings us together is that we have common interests which transcend those differences. As we discuss our differences, neither of us will compromise our principles. But while we cannot close the gulf between us, we can try to bridge it so that we may be able to talk across it.

我希望我们这个星期的会谈将是坦率的。本着这种坦率的精神,我们一开始就认识到这样几点:过去的一些时期我们会是敌人。今天我们有巨大的分歧.使我们走到一起的,是我们有超过这些分歧的共同利益。在我们讨论我们的分歧的时候,我们哪一方都不会在我们的原则上妥协。但是,虽然我们不能弥合我们之间的鸿沟,我们却能够设法搭一座桥,以便我们能够越过它进行会谈。

So, let us, in these next five days, start a long march together. not in lockstep, but on different roads leading to the same goal, the goal of building a world structure of peace and justice in which all may stand together with equal dignity and in which each nation, large or small, has a right to determine its own form of govemnient, free of outside interference or domination. The world watches. The world listens. The world waits to see what we will do. What is the world? In a personal sense. I think of my eldest daughter whose birthday is today. As I think of her. I think of all the children in the world, in Asia,in America, in Europe, in the Americas, most of whom were born since the date of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因此,让我们在今后的五天里在一起开始一次长征吧,不是在一起迈步,而是在不同的道路 上向同一目标前进。这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和平和正义的世界结构,在这个世界结构中,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一起享有同等的尊严;每个囯家,不论大小,都有权利决定它自己的政府形式,而不受外来的干涉或统治。全世界在注视着,全世界在倾听着,全世界在等待着看我们 将做些什么。这个世界是什么呢?就个人来讲,我想到我的大女儿,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当我想到她的时候,我就想到全世界的儿童。亚洲、非洲、欧洲以及美洲的儿童,他们大多数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出生的。

What legacy shall we leave our children? Are they destined to die for the hatreds which have plagued the old world, or are they destined to live because we had the vision to build a new world?

我们将留给我们的孩子留下什么遗产呢?他们注定是要因为那些曾祸患旧世界的仇恨而死亡呢,还是因为我们缔造一个新世界的远见而活下去呢?

There is no reason for us to be enemies. Neither of us seeks the territory of the other, neither of us seeks domination over the other, and neither of us seeks to stretch out our hands and rule the world.

我们没有要成为敌人的理由。无论我们哪一方都不企图侵占对方的领土;无论哪一方都不企图控制对方;无论我们哪一方都不企图伸手去主宰这个世界。

Chairman Mao has written, "So many deeds cry out to be done, and always urgently; the world rolls on, time presses. Ten thousand years are too long, seize the day, seize the hour!"

毛主席写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This is the hour. This is the day for our two peoples to rise to the heights of greatness which can build a new and a better world.

现在正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是我们两国人民去攀登伟大事业的高峰,缔造一个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时候了。

In that spirit, I ask all of you present to join me in raising your glasses to Chairman Mao, to Prime Minister Zhou, and to the friendship of the Chinese and American people that can lead to friendship and peace for all people in the world.

本着这种精神,我请求诸位同我一起举杯,为毛主席,为周总理,为能为全世界人民带来友谊与和平的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干杯!

令美方头疼的,不是美食,而是茅台酒。在基辛格看来,这种烈性酒“不做飞机燃料太可惜了,是因为它太易燃”了。负责为尼克松安排日程的秘书表示,在与周恩来碰杯祝酒之前,尼克松已经被提醒不要真正喝中国的烈性酒茅台,只要举起杯来碰一下嘴唇即可。

国宴中,人民大会军乐队演奏了《美丽的亚美利加》(America, The Beautiful)

当尼克松听到演奏《美丽的亚美利加》时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最喜欢、并指定在就任总统典礼上演奏的乐曲。敬酒时,他特地到乐队前表示感谢,动情的说:这是我到中国后收到的一份大礼!并要给他们发奖。这首歌曲正是周恩来亲自决定的。

1972年2月21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招待尼克松一行,把尼克松和夫人隔开的是红人王洪文,他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兼中央军委常委,是毛的接班人。

1972年2月28日,周恩来在上海设宴招待尼克松一行,把尼克松和夫人隔开的是张春桥。

1972年2月28日,周恩来在上海设国宴招待尼克松,张春桥(右一)作陪。九一三事件后,张春桥地位急速窜升,尼克松访华时,当时不担任任何政府职务的张春桥(党政职务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竟然在周恩来总理欢迎尼克松的国宴上与周恩来同桌并紧挨尼克松,成了准政府首脑。

周恩来旁边的是翻译冀朝铸,尼克松旁边的是周的政敌张春桥

周恩来会饮酒,酒量不小,但十分节制。在外交场合,周恩来常以酒作为调节、活跃气氛的话题。无论是日内瓦会议,还是尼克松访华、田中访华……凡举行国宴,周恩来都用茅台酒招待宾朋。

1971年,美国的基辛格奉尼克松之命秘密访华。他来我国到时,对中国的一种神秘感使他有点紧张。为了活跃情绪,周恩来在与他们握手时,极力寻找话题与他们寒喧。其间,周恩来与美国特工人员雷迪和麦克劳德开玩笑说:“你们可要小心哟,我们的茅台酒会醉人的。你们喝醉了,是不是回去要受处分呢?”周恩来与他们如同亲朋好友聊家常,这便使基辛格一行紧张拘束的心理很快消失了。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来华,为了欢迎第一次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周总理让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一个十分隆重的晚宴。周总理为了能让尼克松领略中国的饮食文化,亲自拟定了这次宴会的菜肴,规格十分之高,不仅菜品几多,光酒水就准备了8种。当然少不了茅台,周恩来用贮藏了30多年的茅台酒招待贵宾。尼可松知道周总理很能喝酒,便问他,听说中国的茅台曾经得过金奖,喝了茅台酒,再吸烟,点燃的火柴竟引燃了他嘴里的茅台酒。周总理说确实是这样的。周总理为了表示尼克松听到的传言是真的,还亲自让人演示了 一个戏法:把茅台酒倒在了一个小杯子里面,然后周总理把点燃的火柴靠近酒杯,只听呼的一声,茅台酒竟然着火了,冒起了蓝色的火焰。

电视台工作人员拍下了周总理与尼克松满脸喜悦用茅台酒干杯的镜头,并向全世界播送,更使茅台酒伴随着这个历史性的“干杯”而名震世界。

后来在尼克松结束这次访问之后,周总理特地送了尼克松茅台酒作为礼物。尼克松把茅台拿到了美国之后回到了白宫,他也想演示一下周总理点燃茅台的绝技。怎知他一点燃茅台,火苗竟顺着酒水流满了整个桌子,整个桌子瞬间着火了,大家全被吓坏了,赶紧扑灭了火苗,差点把白宫给烧了!

插曲: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对尼克松访华的不满

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西哈努克对其昔日仇敌的到来非常不满,向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表示:“美国是到处侵略的头号帝国主义,中国的朋友都在受它的欺侮,中国自己的领土台湾至今还驻扎着美国的军队,你们为什么还要接待这个国家的总统?你们还能跟他谈什么?”西哈努克用他的出走以示“抗议”。在尼克松访华前9天,西哈努克夫妇就以非正式访问的名义离开北京前往越南,直到尼克松离开才回来,并要求去《中美联合公报》的缔结地上海。

对于西哈努克的情绪化,周恩来要上海方面对其格外“关照”。上海用接待尼克松的规格接待西哈努克,同样下榻锦江饭店住总统套房。但西哈努克并不领情,拒绝迈入按尼克松入住时布置陈设的总统套房。锦江饭店只好重新布置。当晚,张春桥主持欢迎宴会,西哈努克问张春桥:“尼克松到上海时,用的什么菜?”张春桥连忙说:“给尼克松上的菜比给亲王上的菜差远了!”西哈努克追问:“你们能不能给我提供尼克松的菜谱?”

第二天晚上举办文艺晚会,接待尼克松时的杂技、歌舞再次上演。杂技演员6 次失手,陪同观看的王洪文向西哈努克道歉:“出现这么多失误,真对不起亲王。”西哈努克说:“杂技失手是很正常的事,尼克松来时不也是这套节目吗?是不是也失手这么多呀?”

为何西哈努克对尼克松嗤之以鼻?这里面有一段故事。1953 年,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与美国副总统尼克松会谈破裂。尼克松对这位柬埔寨的统治者印象明显不佳,“他是个聪明人, 但是虚伪轻浮”。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写道:“西哈努克对自己的音乐才能似乎比政治才能更感自豪,在我看来他对其所面临的问题的态度极其不现实。”1970年的政变也让西哈努克痛恨尼克松。西哈努克在1973年与人合著的《同中央情报局作战》一书中写道:尼克松在幕后策划了这次政变, 朗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具,尽管尼克松否认这一指责。

  或许为了表示安抚,1972年西哈努克50岁生日时,为了办好寿辰,周恩来亲自找宾努亲王讨教。按照惯例,西哈努克在国内办寿辰至少要请50位和尚念经,可“文革”时期,和尚几乎都被赶出寺院了,周恩来只得请赵朴初找来5位。

这是中方公开的毛主席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尼克松的照片,其实这张照片是P的

真实的照片是这样的……中间的是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

从1972年2月1日毛改在中南海游泳池会见外宾开始,基本上都是由秘书张玉凤负责搀扶毛迎接客人,这次,也要让他有精神准备。接着护士长吴旭君又跑去告诉卫士兼理发师周福明———自从月初会见巴基斯坦总统布托以后,基本上卧床的毛就没理过发。另外,周福明还要负责准备会见厅(即书房)的茶水。

面对时隔几十年的敌人,这一刻无疑是历史性的接触。

高99厘米,最长175厘米

尼克松为访问中国可谓是费了不少心思,特别是互赠的礼品更是伤透了脑筋,尼克松最终选定了一件大型瓷塑天鹅艺术品。

天鹅是很受美国人民喜爱的吉祥、淳朴的动物,传说它能给人类带来幸福和好运。为了迎接这件礼物,周恩来总理特意在人民大会堂北京厅安排了双方互赠礼品仪式,这在外交礼仪中尚属首例。在仪式上,尼克松亲自向周恩来介绍“瓷塑天鹅”及其所含的深刻意义—天鹅象征着对和平、友善的祈望,祈盼它给美中两国关系发展带来好征兆。

都知道在中国最贵重和拿得出手的礼物,当属古董,属于上等礼品。但是美国没有,因此只能选择一件现代制品,这件艺术品是由美国新泽西州波姆陶瓷艺术中心烧制。是相当有名气的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和鸣禽硬瓷烧制大师爱德华·马歇尔·波姆所制作,一共只生产了两件,相当贵重。他毕生踏遍欧美著名山林,悉心观察鸟类的栖息动态和习性,创作了大量飞禽艺术作品。瓷塑天鹅是其晚年的杰作之一。作者成功地把天鹅繁衍、哺育和爱抚后代的生态本能,塑造得维妙维肖。作品大小天鹅、水草、鱼虫,无不栩栩如生,盎然成趣,是一件塑、雕、色结合得十分缜密、和谐的艺术品。

作者这一题材的作品共烧制了两件,一件留美,一件作为珍贵礼品赠中国。因其工艺之精湛卓绝,而享誉美国。如今,作者已作古,这两件杰作当为绝品。这件象征中美两国人民友谊的稀世珍品更显弥足珍贵。

这件贵重的礼品跟随尼克松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但是遗憾的是,在搬运的途中天鹅的翅膀不小心被折断了羽毛。无奈之下,只得用胶水先接上。

下午,毛主席便忍不住要接见尼克松,当时一切原本尼克松对中国的接待并不是很满意,因为最高领导人毛主席都没有到场。

其实毛主席此时身患重病,手脚都不太听使唤,手还会瑟瑟发抖。

尼克松听了一旁的基辛格介绍后便不再生气,加之破损的礼品,一时间反倒觉得有些歉意。

毛主席原本在接见尼克松时,中央规定的时间为15分钟。这是考虑到毛主席的身体时间久了不能承受。

尼克松在见到毛主席后,两人开始拉起家常,尼克松没想到一代伟人,不但穿着朴实,而且还这么平易近人。

尼克松语带歉意的向毛主席说了有关破损礼品的时候,很多在场的开国将军私下红了脸:“这不是瞧不起我们嘛?”

毛主席听了立即笑起来说:“中美关系不是也让你接上了吗?”

尼克松顿感佩服,在场的人都佩服的鼓起掌来,毛主席这一语双关真是恰到好处啊!

毛泽东主席在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总统,这次会晤由原来15分钟的会晤延长至65分钟。用自己喜爱的茉莉花茶接待尊贵的客人。毛泽东还送给尼克松四两(相当于200克)“大红袍”茶,尼克松觉得送得量少。周恩来闻之笑慰尼克松:“主席已经将半壁江山奉送了!”并将其中典故告诉他:“这种茶极为珍贵,每年所产不及500克,我们的主席已将他珍爱的一半家当奉送您了。”尼克松总统听了肃然起敬,并深感荣幸。这款令尼克松总统肃然起敬的茶叶就产自武夷山的“大红袍”母树。现在“大红袍”母树仅存三棵,以其数量稀少、采摘困难(自古就有猴摘茶之说)、滋味醇厚闻名于世。“大红袍”成为中美建交的传奇礼品。

中国茶与美国的奇妙渊源:1773年12月16日,一群化装成印第安人的美国民众将停在波士顿港口英国商船上价值约1.5万英镑的342箱茶叶全部倒入大海。倾到进大海的就是来自中国福建的武夷茶。“波士顿倾茶事件”成为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是美国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武夷茶因此见证了美国独立,成为美国建国的催化剂。同时,茶叶拉开了中美首次直接贸易的序幕: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海与中国青年对话开始时谈到早期中美关系,他说:“美国独立的初期,乔治·华盛顿组织了皇后号的下水仪式,这艘船成功前往大清王朝,华盛顿希望看到这艘船前往各地,与中国结成新的纽带。”奥巴马所说的“皇后号”就在1784年2月22日,即华盛顿总统52岁生日的那天,载着一大批美国货物驶向中国,经过6个多月的航行,于1784年8月底抵达中国。返航时购买了大量中国货物,其中最多的是茶叶,有红茶2460担、绿茶562担。“皇后号”的成功首航拉开了中美贸易的序幕,茶叶也成为缔结中美两国人民情谊的重要商品。到2010年,出口到美国的茶叶还是居中国茶叶出口的第二位。

总统夫人会见中国女劳模,中间担任翻译的是章含之。

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后厨

尼克松夫人在北京饭店的厨房品尝菜肴。众人都饿着肚子呢……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这是烤鸭的原料。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这是切香肠。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尼克松夫人与北京饭店厨师交流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1972年尼克松夫人参观北京饭店 

尼克松夫人参观养猪场?不对,分明是农家猪圈。猪中的战斗机,不知道这头猪有没像猪坚强一样保护起来了。

总统夫人参观养猪场,难道没参观的地方了吗?

尼克松夫人参观医院,看望小病人

尼克松夫人参观学校

尼克松与夫人

尼克松访华时想爬长城,周总理动员80万群众连夜扫雪开路

尼克松在北京访问期间,按照预定的行程安排,2月24日要去游览八达岭长城。俗话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对于将要去长城游览,是尼克松梦寐以求的事。

殊不知,在2月23日傍晚,北京的天空突然就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越下越大,路面都已被积雪深深地覆盖。很显然,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北京城区至八达岭长城距离约80公里,而且大部分都是山路,因路面湿滑,就很难保证行车的安全。

尼克松总统非常的忧虑和担心,他可不希望自己攀爬长城的梦想突然就破灭了。周总理看出了尼克松此时失望的心情,便坦然镇定的对尼克松总统说:“总统先生,你明天一定能够登上长城的,我们一定会圆你的长城梦。”

周总理随即召见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紧急布置扫雪任务,要求务必连夜将北京城区通往八达岭长城的路面积雪清扫干净,以保证明天美国总统尼克松的长城之旅安全顺利。

经过有关部门负责人的研究讨论之后,当即将方案报给了周总理,周总理看后立即同意,决定采取发动群众的方法,连夜清扫路面积雪。

当晚,北京80万群众被发动起来,人人都从家里拿出笤帚和铁锹自发来到马路上。上百辆洒水车也纷纷开上路面。实行路面分包干的行动方针,80公里路面,80万人,在一片嘹亮的歌声中,挥洒着热气腾腾的汗水,挥舞着手中冰凉的铁锹,一个晚上就将北京城区通往八达岭长城的路面积雪全部清扫干净。连攀登长城的台阶也全部进行了清扫,完全看不出下过雪的痕迹。

2月24日上午9点,尼克松和夫人在叶剑英元帅的陪同下坐上红旗轿车前往长城,当行走在半路上时,尼克松和夫人都惊呆了:“天呐,太不可思议了,中国人没有扫雪机之类的设备,80公里的路面,怎么才能一夜之间就清扫的这么干净,中国人实在是太了不起呢!”

叶剑英笑着告诉尼克松总统:“我们目前虽然没有先进的扫雪设备,但是我们有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国人民是勤劳和勇敢的,任何困难都不怕的,中国人民硬是靠着一双手扫出了一条通往长城的路。”

尼克松总统非常感慨,非常激动,他说:“太神奇了,这简直就是奇迹,在美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中国人的整体观念、纪律、献身精神和巨大的潜力,这是决不能低估的。”

为满足尼克松前往长城观赏的愿望,北京一夜之间动员80万人,在没有除雪机、融雪剂的情况下硬生生从市内扫出一条前往长城的路,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前些日子还称之为帝国主义头子,这会儿还要为他扫雪,这个弯拐地有点快。

在这批档案中,就留存了这段历史珍贵的影像。拍摄者Oliver F. Atkins是尼克松的御用摄影师。

尼克松与夫人在长城

叶剑英元帅站在尼克松总统的旁边,笑着说道:“亲爱的总统先生,我们中国人是非常信守承诺的,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当然一定会圆你的长城梦。”

尼克松总统感动地说道:“非常感谢你们中国人民。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今天终于成为一个好汉了!”

当尼克松和夫人终于登上了梦寐以求的长城后,尼克松总统兴奋得手舞足蹈。他举目远眺,巍峨的崇山峻岭犹如一条条蜿蜒盘伏的巨龙,他激动地站在长城上,不禁大声感叹道:“只有一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创造出一座伟大的长城,这是人类的奇迹。”

从尼克松起,万里长城就成了美国总统到访中国必去的景点之一。“不到长城非好汉”,享誉世界。

尼克松在此次访问中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中国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当中,希望借由美国的媒体,去展示一个全新的中国,然而,在面对一些中国式的文化现象时,美方不免感到尴尬,比如观看革命样板戏。

“有一件事我想提一下,所有活动中最难以处理的,这就是《红色娘子军》的表演。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导演从来没有看过这种革命歌剧的表演。”来自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团的协调员罗伯特 西根塔勒回忆当时的场景。

马克 弗兰克尔是《纽约时报》记者,他回忆起看这部革命样板戏时的情形:“我忘了这个歌剧的名字,只记得内容是红色娘子军战胜了资本主义魔鬼之类。资本家的走狗之类的称呼很普遍。尼克松以恭恭敬敬的态度看完了这个剧目……”

对于尼克松来说,这样的体验是此前从未有过的,他两旁陪坐着周恩来和江青。当《红色娘子军》结束时,他仍然礼貌地鼓起掌来。后来,当有记者问起他的意见时,尼克松努力地想找出一些正面的东西加以评论。

尼克松与夫人观看演出

美方部分工作人员拿起筷子非常娴熟

尼克松和夫人众人合影

尼克松与夫人参观中国商店

21小时 杭州人当年是这样迎接美国总统尼克松的

1972年2月26日,在杭州游览的尼克松问候一位小女孩。呃,这不是偶遇,当然是事先安排的。这个小女孩是杭州市民胡宁芳,2019年时她58岁了。

当年和周恩来“偶遇”的杭州小女孩回忆往事

  至今,老杭州人都对周恩来陪同尼克松访问杭州记忆最深。1972年2月26日至27日,是周恩来第33次浙江行。震惊世界的《中美联合公报》正是这一次在杭州草签。

  杭州市民胡宁芳曾对媒体回忆起那年的2月26日的一幕,当天正是她生日的前一天,刚刚下过雨,她们一家被汽车接着去了花港观鱼。

  “我们是上午被带到公园的,在牡丹亭那个地方,有许多外国记者也等着。我爸爸还问我,‘要是看到周总理,你会怎么办?’我当时回答,‘我会拿下红领巾,帮他戴上。’”

  当天下午3时左右,胡宁芳一家远远就看见穿着大衣的周恩来来了,身边是尼克松。周恩来看到她,还没走近就对她伸出了手,惊喜之中,周恩来已经握住了她的小手,“当时周总理问我几岁,我回答他10岁,因为声音太小,他又问了一遍,妈妈提醒我大声一点,我就大声回答‘10岁’。”周恩来听出了她的杭州话,亲切地说:“哦,杭州人。”

  周恩来与她交谈了两三句话,尼克松则听着身边翻译的话,“当时很少看到外国人,真的很紧张。”第二天,《参考消息》上刊登了尼克松在杭州与穿红衣服、扎小辫子的小姑娘愉快交谈的新闻。

  后来,这张周恩来、尼克松和杭州小女孩“同框”的著名照片就留在了杭州人的记忆里。“照片里扎麻花辫、穿橘红色外套的小女孩就是我,周总理紧紧握着我的手,尼克松低下头来看着我,当时的我10岁,很紧张很紧张。”2019年,胡宁芳已经58岁了。

2月26日,在杭州西湖国宾馆,尼克松与本次访华之旅的随行记者合影。次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中美联合公报)在这里草签,并于2月28日在上海发布,标志着中美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 

尼克松冒雪参观北京故宫 叶剑英全程陪同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繁忙的外交事务之余,中方还安排了尼克松一行去故宫,让美国人感受下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2月25,大队车马冒雪来到了故宫。

中国是个有着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而1972年时美国的建国时间还不到两百年。故宫建成于1420年,比美国的历史还长。

尽管雪很大天气很冷,尼克松对故宫之行依然兴致勃勃。

 

陪同尼克松总统参观故宫给做翻译的,不是别人,正是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毛泽东的英文老师章含之。1973年,她与时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结婚,又成了部长夫人。

故宫里的围观“群众”。

尼克松这个美国总统就这样走入了故宫,走进了中国人的日常话题。

这么多年来,故宫接待的外国元首也不少了。细细一算,把尼克松称为故宫所接待的最重要的一位外国元首,似乎并不为过。

当年的那场大雪,是不是也意味着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并不能一帆风顺?

部分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档案——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

遭遇领空权和通信问题,尼克松访华专机的技术性难题如何解决?

在尼克松正式访华前的 1972年1月3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带18 人抵达北京,与中方商讨礼宾、安全、住房、电视转播等所有细节。其中遇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分歧和问题,有些牵涉到国家主权,有些甚至需要中国总理和美国总统亲自来解决。双方的第一个分歧便是尼克松的专机问题。

美方坚持要求,尼克松在华访问期间——包括还要访问的上海、杭州两个城市, 全部行程都要乘坐自己的专机,既是安全考虑,也是他们的惯例。美方试图向中国方面解释:按照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是唯一有权在24小时内发布战争令的人,所以总统无论跑到哪里都要和白宫保持联系,他乘坐的专机也随身带有核武器密码,可以随时对核攻击部队实施指挥,而坐中国飞机是不能保证这一点的。中方则认为,当时中美双方尚未建交,尼克松可以坐自己的专机飞到中国,但在中国境内必须乘坐中国方面提供的飞机。“我们很强调自己的领空权问题,不能允许未建交的国家从自己的领空飞过”;而中国方面的伊尔-18飞机,是周总理出访时乘坐的,安全方面绝无问题。“如果你们担心,我们的总理也可以陪你们坐”。

双方僵持了很久,互不妥协。最后据说是尼克松亲自出面,美方做了让步。关于总统座机,最后达成这样的协议:总统专机先飞到上海,从上海飞往北京时,不必转乘中国专机,但是中方要派先遣小组带领一名领航员登机。曾经登上尼克松总统专机的唐龙彬说:“七人小组有点儿代表国家主权的意思。”而尼克松在中国境内的访问——由北京到杭州、杭州到上海——则由周恩来陪同,乘坐中方提供的伊尔-18飞机。

美国人一直强调的通信问题是这样解决的:“尼克松带两个通信人员上我们的飞机,他们的 ‘空军一号’跟在总理的飞机后面飞,这样总统的信息随时可以通过通信人员传到后面的飞机上。”从技术手段上保证了总统在特殊情况下发动战争的可能。

尼克松回忆访华: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1972年2月17日10点35分,我们离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飞往北京。当飞机加速、离开地面时,我想到马尔罗讲的话。我们正在开始一次在哲学上争取有所发现的旅程,这个旅程正像很早以前在地理上发现新大陆的航行一样不可预卜,并且在某些方面一样危险。

日 记

像亨利和鲍勃在飞机上所指出的,我们从全国各地收到的祝愿,我们成功的电报几乎使我们产生一种宗教的感觉。我对亨利说,我感到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人民拼命地,几乎是天真地争取和平,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他认为,对于这次大胆的行动以及访问一个为许多美国人所不熟悉的国土这一事件,还有某种兴奋的成分。

我们在上海作短暂停留,让中国外交部官员和一位中国领航员登上飞机。一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准备在北京降落。我从舷窗向外眺望。时值冬季,田野是一片灰黄。小村镇就像我看过的图画里中世纪的村镇一样。

我们的飞机平稳着陆,几分钟后停在候机楼前。门开了,帕特和我走了出去。

周恩来站在舷梯脚前,在寒风中不戴帽子,厚厚的大衣也掩盖不住他的瘦弱。我们下梯走到快一半时他开始鼓掌。我略停一下,也按中国的习惯鼓掌相报。

我知道, 1954年在日内瓦会议时福斯特·杜勒斯拒绝同周握手,使他深受侮辱。因此,我走完梯级时一边决心伸出我的手,一边向他走去。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1972年2月,周恩来欢迎到访的尼克松总统

我被介绍给所有中国官员,然后站在周的左边,其时军乐队演奏两国国歌。在共产党中国首都的刮风的跑道上,《星条旗之歌》在我听来从来没有这么激动人心。

仪仗队是我看到过的最出色的一个。他们个子高大、健壮,穿得笔挺。当我沿着长长的列队走去时,每个士兵在我经过时慢慢地转动他的头,在密集的行列中产生一种几乎使人认为行动受催眠影响的感觉。

周和我同乘一辆挂着帘子的轿车进城。在我们离开机场时,他说:“你的手伸过世界最辽阔的海洋来和我握手—— 25年没有交往了啊。”当我们到达北京中心的天安门广场时,他指给我看一些建筑物;我注意到街道是空的。

周夫人在我方官员下榻的地方等候我们,那是两座很大的政府宾馆楼。

我们在起坐间喝了茶,然后周说,他相信大家在国宴以前一定都想休息一下。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正准备洗个淋浴,基辛格闯了进来报告说毛主席要会见我。那天深夜,我写下了会见时的气氛。

日 记

在我们动身前,罗杰斯走上飞机,他很关心地说,我们应该很快同毛会见,并且我们不能陷入这样的境地,即当我会见他时他高高在上,好比我走上阶梯而他却站在阶梯顶端。

我们在这方面的顾虑大约在两点钟就完全打消了,这时亨利气喘吁吁地走进房间告诉我,周在楼下,说主席现在就想在他的住所见我。亨利下楼去了,我等了大约五分钟,然后我们乘车去毛泽东的住所。

我们被引进一个陈设简单、放满了书籍和文稿的房间。在他坐椅旁边的咖啡桌上摊开着几本书。他的女秘书扶他站起来。我同他握手时,他说:“我说话不大利索了。”周后来告诉我,他患了所谓支气管炎已经有一个月光景。但中国公众并不知道这件事。

每一个人,包括周在内,都对他表示他应得的尊敬。房间里站有两三个文职和军职人员,在谈话进行了大约 10分钟后,周挥手让他们退出去。然而,我注意到他们仍旧站在前厅里看着。

他伸出手来,我也伸出手去,他握住我的手约一分钟之久,这一动人的时刻在谈话的记录里大概没有写。

显然,他有一种非凡的幽默感。他不断吸引亨利参加谈话。这次谈话本来料想只会进行 10分钟或 15分钟,却延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发现周恩来已经看了两三次表,便意识到大概应该结束了,免得他过分疲劳。

值得指出的是,周后来在全体会议上不断地提到我们同毛泽东的会晤以及毛说过的话。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与毛泽东进行历史性的会面

为了把我们第一次的会晤记录下来,几名中国摄影记者赶在我们前头拥进会场。我们都坐在长方形房间的一头围成半圆的软沙发上。当摄影记者还在忙碌的时候,我们彼此先寒暄了一会。基辛格提到,他在哈佛大学教书时曾经指定他班上的学生研读毛泽东的著作。毛泽东用典型的谦虚口吻说:“我写的这些东西算不了什么,没有什么可学的。”我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整个世界。”可是毛回答说:“我没有能够改变世界,只是改变了北京郊区的几个地方。

尽管毛说话有些困难,但他的思绪显然像闪电一样敏捷。“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可不喜欢这个。”他说,同时挥动了一下手,这个手势可能指我们的会谈,也可能包括整个中国,“他叫我们共匪。最近他有一个讲话,你看过没有 ?”

我说:“蒋介石称主席为匪,不知道主席叫他什么 ?”

当我提的问题翻译出来时,毛发笑了,但回答问题的是周恩来。“一般地说,我们叫他们‘蒋帮’,”他说,“有时在报上我们叫他匪,他反过来也叫我们匪。总之,我们互相对骂。 ”

毛说:“其实,我们同他的交情比你们同他的交情长得多。 ”

毛谈到基辛格巧妙地把他第一次北京之行严守秘密的事。“他不像一个特工人员,”我说,“但只有他能够在行动不自由的情况下去巴黎 12次,来北京 1次,而没有人知道——可能除了两三个漂亮的姑娘以外。 ”

“她们不知道,”基辛格插嘴说,“我是利用她们作掩护的。 ”“在巴黎吗 ?”毛装作不相信的样子问道。“凡是能用漂亮的姑娘作掩护的,一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外交家。 ”我说。“这么说,你们常常利用你们的姑娘啰 ?”毛问道。“他的姑娘,不是我的。”我回答,“如果我用姑娘作掩护,麻烦可就大了。 ”“特别是在大选的时候。”周说,这时毛同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谈到我们的总统选举时,毛说他必须老实告诉我,如果民主党人获胜,中国人就会同他们打交道。“这个我们懂得,”我说,“我们希望我们不会使你们遇到这个问题。 ”“上次选举时,我投了你一票。 ”毛爽朗地笑着说。

“当主席说他投了我的票的时候,”我回答,“他是在两害之中取其轻的。 ”“我喜欢右派,”毛显然开心地接口说,“人家说你们共和党是右派,说希思首相也是右派。 ”“还有戴高乐。”我补充了一句。毛马上接口说:“戴高乐另当别论。”接着他又说,“人家还说西德的基督教民主党是右派。这些右派当权,我比较高兴。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看到,美国的左派只能是夸夸其谈的事,右派却能做到,至少目前是如此。”我说。

谈话转到我们这次会晤的历史背景,毛说:“是巴基斯坦前总统把尼克松总统介绍给我们的。当时,我们驻巴基斯坦的大使不同意我们同你接触。他说,尼克松总统跟约翰逊总统一样坏。可是叶海亚总统说:‘这两个人不能同日而语。’他说,一个像强盗——他是指约翰逊。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个印象,不过我们不大喜欢从杜鲁门到约翰逊你们这几位前任总统。中间有八年是共和党任总统。不过在那段时间,你们大概也没有把问题想通。 ”

“主席先生,”我说, “我知道,多年来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态度是主席和总理全然不能同意的。把我们带到一起来的,是认识到世界上出现了新的形势;在我们这方面还认识到,事关紧要的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其他部分和对我们的政策。 ”

我同毛会见,主要谈到我们之间有发展潜力的新关系的他所谓的“哲学”方面,但我还笼统地提出了双方将要讨论的重大实质性问题。我说,我们应该审查我们的政策,决定这些政策应该怎样发展,以便同整个世界打交道,并处理朝鲜、越南和台湾地区等眼前的问题。

我接着说:“例如,我们应该问问自己——当然这也只能在这间屋子里谈谈——为什么苏联人在面对你们的边境上部署的兵力比面对西欧的边境上部署的还要多 ?我们必须问问自己,日本的前途如何 ?我知道我们双方对日本问题是意见不一致的,但是,从中国的观点来看,日本是保持中立并且完全没有国防好呢,还是和美国有某种共同防御关系好呢 ?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决不能留下真空,因为真空总是有人会来填补的。例如,周总理已经指出,美国在‘到处伸手’,苏联也在‘到处伸手’。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面临的危险究竟来自何方 ?是美国的侵略,还是苏联的侵略 ?这些问题都不好解答,但是我们必须讨论这些问题。 ”

毛很活跃,紧紧抓住谈话中的每一个细微含义,但我看得出他很疲劳了。周越来越频繁地偷看手表,于是我决定设法结束这次会谈。“主席先生,在结束的时候,我想说明我们知道你和总理邀请我们来这里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不容易作出的决定。但是,我读过你的一些言论,知道你善于掌握时机,懂得只争朝夕。 ”

听到译员译出他自己诗词中的话,毛露出了笑容。

我接着说:“我还想说明一点,就个人来讲——总理先生,我这也是对你说的——你们不了解我。既然不了解我,你们就不信任我。你们会发现,我绝不说我做不到的事,我做的总要比我说的多。我要在这个基础上同主席,当然也要同总理,进行坦率的会谈。 ”

毛用手指着基辛格说道: “‘只争朝夕’。我觉得,总的说来,我这种人说话像放空炮 !”周哈哈大笑,显然我们免不了又要听另一番贬低自己的话了。“比如这样的话:‘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建立社会主义。 ’”“像我这种人,”我说,“还有匪帮。 ”

毛探身向前,微笑着说:“你,作为个人,也许不在被打倒之列。”接着,他指向基辛格说,“他们说,他这个人也不属于被打倒之列。如果你们都被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 ”

“主席先生,”我说,“我们大家都熟悉你的生平。你出生于一个很穷的家庭,结果登上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伟大国家的最高地位。

“我的背景没有那么出名。我也出生于一个很穷的家庭,登上了一个很伟大的国家的最高地位。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来了。我们具有不同的哲学,然而都脚踏实地来自人民,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实现一个突破,这个突破将不仅有利于中国和美国,而且有利于今后多年的全世界。我们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

在我们告辞的时候,毛说:“你那本《六次危机》写得不错。 ”我微笑着摇摇头,朝周恩来说:“他读的书太多了。 ”毛陪我们走到门口。他拖着脚步慢慢地走,他说他身体一直不好。

“不过你气色很好。”我回答说。

他微微耸了耸肩说:“表面现象是骗人的。 ”

在人民大会堂同周举行的第一次全体人员参加的会谈,由于临时插入的同毛的会见而被打断了,我们只来得及就会谈进行的方式泛泛地商量了一下。周喜欢的方式是,一方在一次会谈中阐明他们对某个问题的观点,另一方则在下一次进行回答。

这次访问最困难和需要小心对待的部分是发表联合公报。我重申了我们对这件事采取讲求实效的态度。“像这样一次举世瞩目的首脑会议,”我说,“通常的做法是,像我们就要做的那样开几天会,经过讨论,像我们也会做的那样发现意见的分歧,然后发表一篇含糊其词的公报,把问题全部遮盖起来。 ”

“如果我们那样做,就会不仅欺骗人民,而且欺骗自己。”周回答说。“当国与国之间的会议并不影响世界的前途时,这样做是可以的。”我说,“但是,我们的会谈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并且会对我们在太平洋地区乃至全世界的朋友产生持续多年的影响。对这样的会谈,如果我们也那样做,那将是不负责任的。我们在会谈开始的时候并不幻想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发动一个过程,它将使我们能够在今后解决其中的许多问题。坐在这间屋子里的男男女女为了一次已经获得成功的革命作过长期的艰苦斗争。我知道你们坚信你们的原则,我们也坚信我们的原则。我们并不要求你们在你们的原则问题上让步,就像你们不会要求我们在我们的原则问题上让步一样。 ”

或许是因为我提到了对立的原则,周想起了一件往事,他说:“正像你今天下午对毛主席说的,我们今天握了手。可是,杜勒斯当年不想这样做。 ”

我反驳说:“可你说你也不愿意同他握手啊 !”

周答道:“不一定,我本来是会握手的。 ”

我说:“那好,让我们握手吧 !”于是我们隔着桌子又握了一次手。

这个话题似乎使周兴奋起来了。他接着说:“杜勒斯的副手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先生想搞不同的做法,可是他不想违反杜勒斯定下的规矩,所以他只好用右手拿了一杯咖啡。因为一般人不用左手握手,他就用左手摇了一下我的手臂。”在场的人,包括周自己,都笑了起来。他又说:“不过那个时候我们不能怪你们。因为国际上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国家是铁板一块,西方国家也是铁板一块。现在我们知道情况并不是这样。 ”

我附和说:“我们已经冲破了老的格局。我们是根据每一个国家自己的行为来看待它的,不是把它们统统归在一类,说它们因为有这样的哲学,所以都是一团漆黑。我想老实告诉总理,因为我是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成员,我当时的观点同杜勒斯先生的观点是相似的。但后来世界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美国的关系也必须改变。正如总理有一次对基辛格博士说的,舵手一定要顺应潮流,否则他会被淹死的。 ”

一小时后,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宴会,彼此又碰头了,这时中国方面的人好像自在得多了。这或许是因为我们的访问已经得到毛的正式认可,也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已经开始合得来了。

我在祝酒词里试图用理想主义的语言来表述对华主动行动的实用主义基础。我说:

过去我们有时候曾是敌人。今天我们有巨大的分歧。使我们走到一起的,是我们有超过这些分歧的共同利益。在讨论我们的分歧时,我们双方都不会在自己的原则上妥协。但是,虽然我们不能弥合我们之间的鸿沟,却能够设法搭一座桥,以便我们能够越过它进行会谈。

因此,让我们在今后的五天里在一起开始一次长征吧,不是齐步走,而是在不同的道路上走向同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和平与正义的世界结构。……全世界在注视着。全世界在倾听着。全世界在等着看我们将做些什么……

我们没有理由要成为敌人。我们哪一方都不企图取得对方的领土,我们哪一方都不企图支配对方。我们哪一方都不企图伸出手去统治世界。毛主席写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现在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是我们两国人民攀登伟大境界的高峰,缔造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时候了。

在双方祝酒后,乐队奏了《美丽的亚美利加》。我说,这是我在 1969年为我的就职典礼挑选的一支歌。周举杯说:“为你的下一次就职干杯 !”

第二天下午,我们在人民大会堂会晤时,我提醒周说,尽管他可能会从美国报纸关于这次访问的一些报道中看到什么说法,但我对目前的情况并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我们说,中美之间的新关系是由于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着一种根本的友谊。大部分相当天真的美国报纸也相信这种说法。但是总理和我都知道,光是友谊不能成为建立关系所必须依靠的基础,尽管我觉得我们个人之间是有友谊的。我记得当我还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时,有一个法学教授说过,任何契约的效力只相当于有关各方愿意遵守的程度。 ”

周一动不动地坐着,注意倾听,面部毫无表情。

“我认为中国的利益和美国的利益都急切需要美国把自己的军事设施大致维持在现有的水平上,”我说,“除了某些例外情况我们以后可以讨论外,我认为我们应该维持美军在欧洲和日本的存在,并使美国海军留在太平洋。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利益同美国的利益一样大。 ”

这番话果然达到了我原来的目的,引起桌子对面中方人士中间一点小小的骚动。

“让我现在作一个比喻,希望这不会引起反感。”我接着说,“我是一个教友会的教徒,尽管不是一个很好的教徒。我相信和平。我的全部本能使我反对庞大的军事机构、反对军事冒险。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总理是贵国那种哲学在当今世界上的主要发言人之一,所以他只能反对美国这样的国家维持庞大的军事机构。但是,我们两个人都必须把自己国家的生存放在首要地位。如果美国削减它的军事力量,如果我们从我提到的世界上那些地方撤退,那就会给美国带来巨大的危险——中国所遭受的危险甚至会更大。 ”

“我并不想硬说苏联的现领导人有怎样的动机,”我说,“我只能尊重他们自己的说法。但是我必须依据他们的行动来制定政策。就核力量的对比而言,苏联在最近四年来一直以非常惊人的速度向前发展。我决心不使美国落在后面。如果我们落在后面,我们对欧洲提供的保护盾牌、对太平洋地区同我们订有条约的各国所提供的保护盾牌就会变得毫无价值。 ”

在把这种分析运用于美国的对日关系问题时,我说中国人是根据自己的意识形态和哲学来确定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的:他们要求美军撤出日本,废除美日共同防御条约,从而使日本处于中立和没有武装的地位。

“我认为总理依据他的哲学,已经在日本问题上毫不含糊地采取了正确的立场,”我说,“并且我认为他还不得不继续采取这种立场。然而,我希望他理解我为什么强烈地感到我们的对日政策符合中国安全的利益,尽管这种政策同他信奉的哲学学说是矛盾的。

“美国可以离开日本的近海,但是其他国家仍然会在那里捕鱼。如果我们让日本赤手空拳,缺乏防务,它就不得不转向别国求助或者建立自卫力量。如果我们缺乏同日本的防御安排,我们在与它有关的问题上就发挥不出影响了。 ”

“如果美国离开亚洲,离开日本, ”我说,“那么我们的抗议,不管多么响亮,也只会是一阵空炮,不会有任何效果,因为抗议的声音远在几千英里以外,是听不见的。 ”

“我知道我刚才描绘的一幅图景使我听起来像一个老牌的冷战分子。”周听到这一句轻轻一笑,我接着说,“但这就是我所了解的世界现状。分析起来,正是这个世界现状使我们美国和中国走到一起来了,不是由于哲学概念,不是由于友谊——尽管我认为友谊是重要的——而是由于国家的安全。在我提到的这些方面,我认为我们有共同的利害关系。 ”

中国人对苏联既有极端的蔑视,又有相当大的担心。周完全意识到我在去莫斯科之前先来北京的象征意义和影响,他看到苏联报纸谴责我这次访问,感到非常高兴。“你先到这里来,”他说,“莫斯科气得要命 !他们广泛动员他们的人、他们的追随者,来骂我们。让他们去骂吧。我们不在乎。 ”

后来,当他的激昂情绪在很大程度上松弛下来以后,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他说这事发生在 1969年一次中苏边界冲突的时候。他说:“那个时候,我们同苏联之间有一条热线,但由于克里姆林宫从来不用,这条热线已经变成了冷线。然而在珍宝岛事件发生时,柯西金拿起电话,要同我们通话。我们的电话员答话时,他说:‘我是柯西金总理。我要同毛主席讲话。’电话员完全自发地答复说:‘你是修正主义者,我不给你接电话。’于是柯西金说:‘既然你不肯接主席,那么请你给我接周总理。’可是电话员还是用那句未经请示的话答复,把电话挂断了。 ”

我们会谈进行到大约一半的时候,周吃了几粒白色的小药丸。我猜想这药是治他的高血压的。我对他思想的敏锐和耐久的精力有很深的印象。我注意到随着下午会谈时间越来越长和译员低声地讲个不停,双方的一些年轻人开始打瞌睡,然而 73岁高龄的周在四个小时的会谈中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机警和全神贯注的神态。

“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印度支那。全世界都在注意那里发生的事。”他说,“民主党想给你制造困难,说你来中国是为了解决越南问题。这当然是做不到的,我们没有资格在会谈中解决这个问题。 ”

我表示完全理解我们会谈的局限性,并且对于在北京能解决印度支那战争问题不抱幻想。“这个问题很简单,战争拖下去,唯一得到好处的是苏联。 ”我说,“他们要把我们拖住,因为他们想借此扩大他们在北越的势力。从我们得到的所有情报来判断,他们甚至可能在怂恿北越坚持打下去,不要解决问题。 ”

周明确表示,在他看来,我们从越南撤得越晚,撤退就会越困难,结果对我们越不利。他知道北越人的坚韧性。“胡志明是我的老朋友,”他说, “1922年我在法国就认识他。”周指出我曾经承认戴高乐撤出阿尔及利亚是明智的;他认为撤出越南是唯一正确的做法,虽然这样的决定会使我在国内政治斗争中遇到困难。他说:“只要你们继续推行越南化、老挝化和柬埔寨化,只要他们一天继续打下去,我们就不能不继续支持他们。 ”

我扼要地说明了美国的立场,我说:“不谈那些 8点、 5点、 13点和其他什么点,让我们直截了当地说出我们建议的实质。如果我能同北越的领袖,不论他是谁,面对面地坐下来谈判,我们就可以商谈停火和遣返我们的俘虏,从那天起六个月内把全部美国人撤出越南。我还想指出一点,这项建议我们早在去年年中就向北越人提出,可是他们拒绝了,并且坚持除军事解决以外,同时必须由我们强制实行政治解决。 ”

我说:“我知道人们可能有相反的看法,但是我们的国家有自己的处境,世界上有些国家的防务要依靠我们,如果我们不守信义,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就不配做朋友,全世界的人民就不能把我们当作可靠的盟友。 ”

在我同周进行会谈时,帕特的日程也排得很满,其中包括参观北京动物园和颐和园。当晚我们在宾馆碰头时,她说虽然她遇到的中国人都很客气和有合作的愿望,但她感到对我们的接待多少有点拘束,不让她同外面的人接触,只有在北京饭店参观厨房时她才接触到官方陪同人员以外的人。我们谈到这次访问对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巨大问题,不仅从他们同苏联、北越和整个共产党世界的关系方面来说是如此,而且从他们的国内政治方面来说也是如此。 20年激烈的反美宣传不是在一夜之间就能够消除的,需要有一段时间才能使中国的群众消化北京提出的新路线。

那天晚上,周和毛泽东的妻子江青陪我们去看舞剧。他们安排了一场专场演出,是由江青设计和搬上舞台的大型节目《红色娘子军》。

我从事先为我们准备的参考资料中得知,江青在意识形态上是个狂热分子,她曾经竭力反对我的这次访问。她有过变化曲折和互相矛盾的经历,从早年充当有抱负的女演员到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领导激进势力。好多年来,她作为毛的妻子已经是有名无实,但这个名在中国是再响亮不过了,她正是充分利用了这个名来经营一个拥护她个人的帮派。

当我们就座的时候,周提到 1965年赫鲁晓夫来看过这出戏,就坐在我现在坐的地方。他突然纠正自己的话说:“我指的是柯西金,不是赫鲁晓夫。 ”

在我们等待听前奏曲的时候,江青向我谈起她读过的一些美国作家的作品。她说她喜欢看《飘》,也看过这部电影。她提到约翰·斯坦贝克,并问我她所喜欢的另一个作家杰克·伦敦为什么要自杀。我记不清了,但是我告诉她说好像是酒精中毒。她问起沃尔特·李普曼,说她读过他的一些文章。

毛泽东、周恩来和我所遇到的其他男人具有的那种随随便便的幽默感和热情,江青一点儿都没有。我注意到,替我们当译员的几个年轻妇女,以及在中国的一周逗留中遇到的其他几个妇女也具有同样的特点。我觉得参加革命运动的妇女要比男子缺乏风趣,对主义的信仰要比男子更专心致志。事实上,江青说话带刺,咄咄逼人,令人很不愉快。那天晚上她一度把头转向我,用一种挑衅的语气问道:“你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到中国来 ?”当时,芭蕾舞的演出正在进行,我没有搭理她。

原来我并不特别想看这出芭蕾舞,但我看了几分钟后,它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精湛表演艺术和技巧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江青在试图创造一出有意要使观众既感到乐趣又受到鼓舞的宣传戏方面无疑是成功的。结果是一个兼有歌剧、小歌剧、音乐喜剧、古典芭蕾舞、现代舞剧和体操等因素的大杂烩。

舞剧的情节涉及一个中国年轻妇女如何在革命成功前领导乡亲们起来推翻一个恶霸地主。在感情上和戏剧艺术上,这出戏比较肤浅和矫揉造作。正像我在日记中所记的,这个舞剧在许多方面使我联想起 1959年在列宁格勒看过的舞剧《斯巴达克思》,情节的结尾经过改变,让奴隶取得了胜利。

赴美生子多少钱

每天晚上的社交活动以后,基辛格同副外长会晤,逐字逐句地研究正式公报的每一个新草案。有时周同他们一起工作;有时基辛格走过两栋宾馆楼之间的小桥来向我汇报他们取得的进展或者遇到的问题。由于晚上还要进行这些谈判,我们都睡不了多少觉,基辛格则几乎完全没有睡觉。

台湾问题是对双方的试金石。我们觉得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够抛弃台湾人;我们承担了义务,保证台湾地区享有独立生存的权利。中国人同样决心要利用公报来毫不含糊地声明这个岛屿是属于他们的。这正是我们在确定起草公报的方法时所应当考虑的那种分歧:我们可以申述我们的立场,他们可以申述他们的立场。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国内的政治考虑促使基辛格和我试图说服中国人,让他们感到有必要搞得温和一些。

我们知道,如果中国人在公报里对台湾提出非常好斗的主张,我将受到国内各种各样亲台湾、反尼克松、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院外集团和既得利益集团的交叉火力的拼命攻击。如果这些集团在总统竞选的前夜找到这个共同的理由,整个对华主动行动就有可能成为两党之间的争议问题。到时候,不论我是否由于这个具体问题而落选,我的继任就可能无法继续发展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因此,在同周举行的正式会谈中,我很坦率地指出,公报如果在台湾问题上措辞强硬,势必会给我造成怎样的实际政治问题。

我们知道在现阶段还不可能就台湾问题达成协议。尽管双方可以同意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北京政府和台湾地区都保持的立场——我们却不得不反对北京使用军事力量把台湾地区置于CCP的统治之下。

我们长时间的讨论得出了我们预料的结果:双方都认为存在着分歧,这些分歧要在公报中反映出来。主要由于基辛格的谈判手腕和周的通情达理,中国人终于同意采用十分缓和的公报措辞。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