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如果特朗普再次胜选,世界会发生什么?

news.xixik.com   2022-11-16 15:43:12 资讯来源:华盛顿邮报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如果特朗普再次上台,他一系列的行为极有可能会对美国产生颠覆性的影响,政治暴力、民主崩溃可能发生。美国的民主将会怎样被一步步瓦解?维系联邦的纽带会松动,选民会对选举的公正性失去信心,州之间的分歧可能会加深,发生内战的可能性会增加。

编者按:11月16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声明,正式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其实,对于他的举动以及后果,美国媒体早有预判。10月10日 ,《华盛顿邮报 》刊发特稿《如果特朗普再次胜选,美国会发生什么?》,作者咨询21位研究总统、政治科学、公共行政、军事、情报、外事、经济和民权领域的专家,根据特朗普在此前任期内的行为进行了推测。特朗普会如何掌控政府,集中其政治权力?又会如何调整美国的军事和外交政策?如果特朗普再次上台,他一系列的行为极有可能会对美国产生颠覆性的影响,政治暴力、民主崩溃可能发生。美国的民主将会怎样被一步步瓦解?对于美国正面临的潜在危机,《凤凰大参考》编译文章,以供诸君思考。

核心提要:

中国历史朝代表

1. 根据专家描述,特朗普再次上台,会使得美国民主分为三个阶段瓦解。首先,特朗普将掌控政府,任命效忠者担任政府要职,将尽可能多的政府部门政治化。由此,特朗普可以利用政府进行政治复仇。在重要职务人选的任用上,特朗普会无视参议院,而他不经参议院认可,直接任命“代理”官员的行为也会造成混乱。此外,特朗普将会塑造“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公务系统,恢复之前剥夺公务员工作保护的行政命令,形成任人唯亲的公务体系,福山认为这将终结美国政府的专业性。

2. 在美国民主瓦解的第二个阶段,特朗普会大幅调整军事和外交政策,在国内大肆部署军队,并在海外撤军。首先,特朗普会利用军队提升其政治权力。对于可能爆发的大量抗议,特朗普会派出联邦军队镇压,这会使得暴力升级。其次,特朗普倾向于在他的任期内在海外撤军,停止援助乌克兰,这会使得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获得优势,美俄关系转好,北约会被削弱,西方联盟会因此终结,而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会结束。最后,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处理最高机密的方式会使得主要盟友不再信任美国,情报工作会受到影响。

3. 在第三个阶段,政治暴力和民主崩溃最终可能发生。意识形态、种族和民族紧张局势会加剧。美国的“恶性两极分化”情况可能会在特朗普再次上台后恶化到更危险的地步,种族主义可能会加剧,同时将出现前所未见的意识形态的冲突、潜在的暴力冲突和政治冲突。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会严打非法移民,这将引发更多针对移民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维系联邦的纽带会松动,选民会对选举的公正性失去信心,州之间的分歧可能会加深,发生内战的可能性会增加。

作者 | 大卫·蒙哥马利(David Montgomery)《华盛顿邮报》特约撰稿人

译者 | 卢俊宇 方致远

来源丨 THE WASHINGTON POST

原标题 | WHAT WILL HAPPEN TO AMERICA IF TRUMP WINS AGAIN? EXPERTS HELPED US GAME IT OUT.

种种预测,不难令人联想到2018年6月18日《时代周刊》的封面。图源:Time

假如来到2025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当天。当选总统举起右手,开始宣读誓词:我,唐纳德·约翰·特朗普,庄严宣誓……

这是特朗普反对派人士的噩梦,但确实可能发生:华盛顿邮报与ABC新闻最近一次民调显示,47%的共和党人和倾向于共和党的独立人士希望特朗普成为2024年的总统候选人。如果是特朗普拜登相争,在已登记选民中,特朗普以48%比46%的微弱优势领先拜登(尽管差距在民意调查的误差范围内)。

这位两度被弹劾的总统在任期间频频打破民主常规,最后还就2020年的大选撒下弥天大谎,导致美国国会暴乱的发生。第二次任期很可能也是一样——只是这一次特朗普已经有了先前4年的经验。

为了推断特朗普再次当选会有什么后果,我咨询了21位研究总统、政治科学、公共行政、军事、情报、外事、经济和民权领域的专家。他们的描述让人不禁冒冷汗,一系列潜在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可能发生,能让整个国家分崩离析。普林斯顿大学的肖恩·威伦兹教授(Sean Wilentz)说道:“我认为这将是合众国的终结。拜登总统在8月份曾针对美国岌岌可危的民主问题咨询过他和其他多位历史学家,“这将是一种从内到外的倾覆,彻底改变一直以来我们认识的美国。”

根据这些专家的描述,民主将分以下三个阶段瓦解。

10月10日,FBI在前总统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住所入口处

一位在特朗普在任期间供职于五角大楼的匿名高级官员通过邮件告诉我:“我认为至少在权力机关——国务院、中情局、国防部、司法部,他一定会任命他的真正忠实支持者。我所指的忠实支持者,是那些把对特朗普的忠诚看得比就职誓言还重要的人。

特朗普的第一届任期里,他快速更换内阁成员,因为他们都没通过忠诚度检验: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回避了俄罗斯案;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反对派军镇压种族正义抗议活动;据报道,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曾称特朗普为“白痴”。

特朗普支持者把这些流失归咎于过渡期的混乱,关键职位没有任命合适人选。现在,特朗普支持者和前特朗普政府官员组成了一些外部团体,目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寻找人选,完成审核,组成一个“待命政府”,随时伺机准备辅佐特朗普和类似特朗普的总统。“我们只需要更有组织、有目的、有策略,确保从上到下都是正确人选……然后再确保建立起一种能够推进我们的目标的架构。”布鲁克·罗林斯(Brooke Rollins)说道,她是特朗普在任期间的国内政策委员会主任,现任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主任兼首席执行官。

阶段2:握手普京,终结北约?

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会结束?

特朗普一旦在政府上下安插了效忠于他的官员,集中权力之后,他会如何行使权力?根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他已经在过去几个月中的演讲提到了一些他决定实行的提议:处决毒贩;把无家可归者都送去“帐篷城”;废除教育部;把投票时间限制在一天之内并采用纸质票。但还不止于此,他还要大幅调整军事和外交政策。

他会利用军队提升自身政治权力。

在2020年6月种族正义抗议期间,特朗普带着国防部长埃斯珀(Esper)、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和其他官员在拉斐特广场摆拍,随后米利就参与此次政治作秀向公众道歉,特朗普勃然大怒。在第二个任期内,这种劝告性的声音就将更少了,彼得·费弗(Peter Feaver)说道。他是杜克大学政治科学教授,是军民关系领域的顶尖专家。

费弗预测:“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效忠者……会努力进一步扩张总统在这一领域的巨大权力,并且取消保障措施……这种措施有时甚至被戏 称为‘家里的大人’。这 些保障措施不会阻拦总统按其想法做事,只会降低政府系统对总统一时兴起的想法的反应速度,同时确保总统听取各方面意见并愿意为后果负责。”

有一些事情的影响比较小:比如,在特朗普任期内,他终于如愿举行了阅兵式,在退伍军人节上,装甲输送车、拿着刺刀的士兵、巨型导弹发射器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行进。他在第一次任期内就想举行,但在他的顾问和军方官员劝说下放弃了。费弗告诉我:“这种事有可能成真。”

影响更大的是,特朗普可能会拿着任期快结束时写的备忘录——上面列举了他解雇埃斯珀的种种原因,在军事基地重新挂上联盟国标志,重启禁令禁止跨性别人士参军,废止现有的实现包容性、多元化的活动,这些活动被他在参议院的支持者讽刺为“觉醒”。费弗说:“这将会是一系列愚蠢的政治伎俩,在推特上吸人眼球增加权重,而不是真诚地想要改善国家安全。”

如果爆发大量的上街游行,反对特朗普及其政策,或是针对未来选举的争议升级为暴力行动,那么传统可能会被严重地甚至彻底地打破。2020年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引起种族正义示威,当时特朗普就想派出联邦军队。埃斯珀和其他国家安全官员表示反对,特朗普最终也没有下令。但在第二次任期,周围都是效忠者,谁能阻止特朗普呢?哈佛教授勒维茨基(Levitsky)说道:“这一次特朗普能得到国防部支持并实行镇压。我们知道镇压抗议很有可能会导致抗议升级。特朗普所面临的情况会急剧恶化。

阶段3:支持白人至上,严打非法移民?

美国将面临前所未见的冲突?

特朗普并没有导致裂痕慢慢地分裂这个国家。他是一种症状——但也是一种催化剂,他重返白宫可能会引发最终的崩溃。无党派的民主倡导和研究组织“自由之家”的执行副总裁妮可·比宾斯·塞德卡(Nicole Bibbins Sedaca)说道:“特朗普一直能够为这样一种说法提供新的证据,即如果民主不能实现我想要的,那么一定是民主存在缺陷”。该组织记录了美国长达十年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倒退现象,在特朗普任期内加速,使美国与罗马尼亚和巴拿马持平。

意识形态、种族和民族紧张局势会加剧。

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妮弗·麦科伊(Jennifer McCoy)说,美国已经陷入了政治学家所称的空前程度的“恶性两极分化”,这种分化为特朗普所煽动和利用,而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可能会使这种情况恶化到更危险的地步。麦科伊为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合作撰写了一份关于这一现象的研究报告。至少自1950年以来,还没有其他民主国家出现过如此长时间的两极分化。在麦科伊研究的几十个国家中,有近一半的国家,恶性两极分化之后的下一步要么是“选举独裁”(即投票不一定会授予权力),要么是彻底的“民主崩溃”。麦科伊告诉我:“这非常令人担忧;我们正处在未知的领域。要是特朗普真的卷土重来,我认为将会严重加深我们面临的危机。”

种族主义,包括暴力种族主义,也很有可能会加剧。 波士顿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如何成为一名反种族主义者》(How to Be an Antiracist)一书的作者伊布拉姆·x·肯迪(Ibram X. Kendi)说:“我们对特朗普重返总统宝座最直接的担忧是,这将给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国内恐怖主义威胁,即充满暴力的白人至上主义组织,提供重建、传播和参与更多暴力和恐怖活动的能力。”与此同时,“我不认为那些反对特朗普试图建立的东西的人会轻易离开。意识形态的冲突,潜在的暴力冲突,政治冲突将是我们自重建时期以来从未见过的。

(美国重建时期在美国历史上指1865年-1877年,当南方邦联与奴隶制度一并被摧毁时,试图解决南北战争遗留问题的时期。——编者注)

密歇根州沃伦市的一场集会,迄今还是特朗普的追随者不是蠢货就是邪恶。2022年10月1日。(Jeff Kowalsky/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贝克尔说:“这不会是单方面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政治暴力的风险如此严重。我们经常谈论通过(反民主)法律和夺取权力,好像那就是终点线。但这只是一场真正暴力和邪恶的赛跑的起跑线。”

斯奈德,他的著作包括《论暴政:20世纪的20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和《通往不自由之路:俄罗斯、欧洲、美国》(The Road to Unfreedom: Russia, Europe, America)。他详细阐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我认为右翼正产生一个非常重要的误判,那就是‘如果有人制造骚乱,那就是我们’。右翼认为混乱是他们可按下的按钮……右翼做的另一个错误假设是,他们是唯一有枪的人……可能比另一方携带更多的武器。但美国有这么多武器,而且非右翼人士也拥有武器,而且这样的人很快就会越来越多。”

暴力、回应和回击的急剧升级将造成特朗普可以用来为援引《起义法案》辩护的那种混乱——他不再受国防部长和司法部长约束,然后联邦军队就会涌上美国城市的街道——而这一次,不是为了游行 

它会发生在这里吗?有那么糟糕吗?预言民主末日的人所传达的信息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普林斯顿历史学家威伦茨承认“(这种信息)简直就是荒诞”。但是,他们也说,忽视这种信息将是天真的,他们敦促提高警惕和公民参与度,以防止噩梦成真。

特朗普的一位发言人没有回复我的电子邮件,我希望这位前总统对他的再次就任可能破坏民主的说法做出回应。拜登在费城发表演讲时称:“唐纳德·特朗普和MAGA共和党代表着一种极端主义,威胁着我们共和国的根本基础。”几天后,特朗普在一次集会上回应说:“你们知道,本周,乔·拜登来到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发表了美国总统有史以来发表的最恶毒、仇恨和分裂的演讲,诽谤7500万公民……是对民主的威胁,是国家的敌人……他才是国家的敌人,你们要知道这一事实……我们是试图拯救我们的民主的人。”

在经历了四年的虚无之后,美国人的经历很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斯奈德说:“如果特朗普赢了,我想象不出2029年有什么正常的就职典礼。如果我们要在2029年举行一场正常的就职典礼,2025年就需要有一场为其他人举行的就职典礼。”

希拉里:特朗普将在2024年再次参选 美国成败在此一举

早在2021年12月,希拉里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她相信前总统特朗普将在2024年再次参选,这给美国带来了一个她所说的“成败在此一举”的时刻。

希拉里希拉里还谈到了她在2016年11月未能发表的胜选演讲,当时特朗普出人意料地赢得大选,震惊了全世界。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她表示,如果特朗普再次获胜,美国将面临可怕的后果。

她说:“如果我现在想打赌,我会说特朗普会再次参选。但我希望人们明白,这是一个决定成败的转折点。”

就特朗普而言,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尽管他已经暗示他想参选,助手们相信他在明年中期选举之前不会宣布任何决定。

希拉里说,如果他决定参选,选民将有一个明确的选择。

“我们是要向所有这些谎言、这些虚假信息以及这些有组织地破坏我们的法治和制度的努力屈服,还是要勇敢地面对它们?”她问道。


投诉/举报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