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隋炀帝的俩妃子促使李渊起兵 又遭父子轮番蹂躏

news.xixik.com   2015-6-22 21:20:06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李渊因为在李世民布置的局里睡了隋炀帝晋阳宫的尹、张二妃俩妃子,遂起兵反隋。等坐上了大唐王朝开国皇帝之后,加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并把杨广留在晋阳宫的尹、张二妃接到京城,分别册封为尹德妃和张婕妤,重续前缘,再度风流。

长久以来,人们常有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隋朝末年,大唐起家之势—晋阳起兵,皆为李世民和其幕僚刘文静所主导。甚至说,作为隋太原留守的李渊,还一度因为害怕,死活不愿意参与起兵,李世民等设计,让李渊睡了杨广的妃子,这才逼着李渊同意起兵的。

《新唐书》、《旧唐书》和资治通鉴都取这种观念观点,雄才大略的李世民,才是晋阳起兵的主谋。可是,对此观点,笔者却不敢苟同。

这种军国之大事,通天之机变,会是如此简单儿戏?赌博扔骰子一样?

中国历史朝代表

据温大雅的《大唐创业起居注》记载,李渊被任命为太原留守,得统领一方之兵后,曾对次子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然历山飞不破,突厥不和,无以经邦济时也。”(《大唐创业起居注》)

起兵起兵,是不是得有个道义旗帜,否则,谁跟着你?作为隋朝体制内的大员,并且李渊还是杨广的表哥,打什么旗号?炀帝荒淫无道,我来大义灭亲,为天地立心,诛杀无道昏君?窦建德、李密等农民起义军用这理由还行,李渊父子若是这么扯大旗,估计得闪掉自己的腰。东汉末年,除黄巾张角兄弟,哪个敢打反汉的旗号?你李渊国之重臣,累受国恩,肩负国家防御突厥之重任,炀帝并无任何对不起你之处,你却起兵泼脏水,能号令地了大家,壮得了声势?

李渊父子进军长安图

我们后来看到,李渊走的是起兵,于李密的“罄南山之珠竹,书罪无穷,绝东海之波,流恶无尽”不同,李渊的布告却是“兴甲晋阳,奉尊代邸,扫定咸洛,集宁寓县”打的旗号却“护我大隋江山”这才符合他的市场定位,看,我为大隋尽力了,若是隋朝真的气数已尽,那谁最后资格呢?晋阳起兵在义宁元年(617年),李世民生于公元599年,这绝不是才满18岁成年,尚未经历血与火的历练的李世民,能想到的。

兵马未定,粮草先行。起兵是不是还得有将,有兵,有粮,有自己团队?在你没有公开打出旗号之前,这些工作,你必须要做,但是,又不能留痕迹,最好你得有个绝佳的理由,进行遮掩。李渊所据太原之地,乃“天下精兵处”,隋自建国以来,对晋阳城军需物资的储备一直十分重视,经多年的积蓄,城中已是“府库盈积”,“太原粮饷可支十年”。这样的重地,隋炀帝是全权交给自己的表哥李渊吗?

李渊能否随意募兵?太原城是不是李渊一个人说了算?不是的!隋炀帝等人不可能这么傻,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就是隋炀帝安插的耳目,权力分散之道,杨广还是略懂。起兵了,后方的突厥,怎么办?做民族罪人?

若真就这么起兵,与王威和高君雅公开撕破脸,太原城中,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呢!

私自募兵,这是不是要大干一场?何况,粮草等从何而来?杨广交给李渊的任务是防守突厥,可真不巧,617年(大业十三年)二月,李渊治下驻马邑(今山西朔州市)的鹰扬府校尉刘武周发动兵变,杀死马邑太守王仁恭,据马邑而自称天子,国号定杨。三月,刘武周攻破楼烦郡,进占汾阳宫,并与突厥勾结,图谋南下争夺天下。

 

这是李渊的重大失职,若要弹劾,这股舆论压力,李渊就不一定受得了。但是,有的人,就是善于在危机中,寻找转机,他一直没动,结果,倒是王威和高君雅主动找李渊,谈及时下局势,突厥来攻,国家蒙难,让李渊募兵,而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有才能的将领,李渊他们早就结交了各方豪杰啊,立刻,让这些人统领,李渊的实力才大大增加。不怕这两伙计了,这两个人也不是傻子,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新募兵,两人给了主动推动还给了合法性背书,结果,募来了,似乎都被李渊控制了,有些蹊跷。

咋办呢?他们决定干掉李渊,采用诱骗李渊父子到晋祠祈雨的机会下手。不料,这一密谋被李渊他们安插的密探侦知,孙子兵法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看来李渊没少在此二人身上下功夫。于是乎,李渊父子先发制人,指使开阳府司马刘政会告发王威、高君雅二人暗中勾结突厥,引突厥入寇中原,借此将二人囚禁。

为什么不立刻杀了呢?虽然他们谋划干掉你,这事是实锤,估计还能去向隋炀帝邀功,夺得太原留守之职,自己起兵当霸王。但是,你不也在谋划干掉他们,自己起兵么?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是好人。这样杀人起兵,估计都不好,是不是于道德声名有损?

隋炀帝下江南壁画

仅将二人囚禁,却不巧,不久之后,数万突厥大军就进攻晋阳城了,这不就做实了,有人在充当“带路党”么,何况晋阳城中的人,亲眼感受到了,突厥的进攻,似乎是因为沉城中有内应才来,但此时的李渊父子,却在引新募之兵,奋力抵抗突厥,作战十分英勇。

谁忠谁奸?眼见为实啊,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于是乎,在击退突厥人的进攻,城中进行反思和总结,怒不可遏的“民众”强烈要求,王威和高俊雅这两个吃里扒外之辈,立刻就被斩首示众,为胜利祭旗了,而城中的突厥乱党一派,也在民意的支持下,惨遭清洗。这,肯定真有不少突厥人的奸细,叛国之徒,但肯定也有一些不是,但是却“必须是”,“必须死”。

为何说李渊的起兵,比那些都谋划都长远,思考要深刻?

李渊是完善而缜密地思考过,以整编部队,带番号和建制式地起兵,看看,建大将军府,颁发各项军令管制之状,对重要任务,亲信之人,封官复原,并配合德义之措施,下令开仓放粮,这些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体现了极高的政治之谋略。

在出兵的路径选择上,以及可能其他诸路反王,割据势力的交锋上,也颇为智慧,以四子李元吉为镇北将军、太原郡守,让其留守晋阳,看守大本营,并防备和结好突厥。趁着关内隋军力量薄弱;中原瓦岗军与王世充激战方酣,均无暇西顾。迅速急行军占领长安,获取,拥立代王杨侑,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时又故意麻痹瓦岗的李密,让李密未将自己视为主要对手。

唐统一前各方势力

这样深层次的谋略,像是因被人设计睡了杨广的妃子,被迫起兵的?

晋阳起兵首谋决策者,儿子为何与父亲争功

“晋阳起兵”是隋亡唐兴过程中的一件大事,历来为史家所重视。但谁是起兵的决策者呢?可以说从唐初起这就是一桩疑案。

贞观史臣如魏征、房玄龄等,虽有“良史”、“直笔”之美称,但他们修“国史”、“实录” 皆是应太宗本人“自看国史”的要求撰录的,“曲笔之惰”在所难免。关于“晋阳起兵”首谋决策人物的记载,就有贬低高祖,吹捧太宗之功的倾向。新、旧《唐书》、《资治通鉴》均-致颂扬了太宗在“晋阳起兵”时的作用,都是沿袭唐初的《实录》等史书的观点。

“晋阳起兵”是叛隋的秘密行动,是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策划的,其真相本不易知,及经贞观史臣的篡改之后,就更难于探明它的究竟了.“晋阳起兵”的首谋决策人物,究竟是李渊还是李世民?作为历史上的疑案,曾引起学界的众多讨论。

有人认为李渊是胸无大志沉溺于酒色的无能之辈,根本不能掀起反隋的风暴,他起兵取关中、建立唐王朝,主要是依靠的是李世民的谋略与战功。而且,李渊的起兵最开始也是被迫的,是李世民拉他踏上了反隋的大船。这都是根据新、旧《唐书》、《资治通鉴》的记载:“我儿诚有此计,既已定矣,可从之”(《旧唐书》);“高祖起兵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新唐书》);起兵晋阳也,皆秦王之谋”,高祖所以有天下,皆太宗之功”(《资治通鉴》)。有的人对此持不同意见,他们对李渊的作用作了较高的评价。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认为:“后世往往以成败论人,而国史复经胜利者之修改,故不易见当时真相(《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历史学家吕思勉先生也说:“谓高祖起兵,太宗有大力焉则可,谓其纯出太宗则迟矣”“谓其素无叛隋之心,固不可也”(《隋唐五代史》上册)。

要了解“晋阳起兵”的内幕,必须抹去新旧《唐书》,《资治通鉴》等史料的曲笔灰尘,才能显露出历史的真相。

实际上,李唐起兵反隋的全过程,自始至终都是李渊组织领导的。李渊是一个颇具雄心,且富于权谋,早有四方之志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早在“晋阳起兵” 前,他就曾命李建成“于河东潜结英俊”,派李世民“于晋阳密招豪友”,为反隋积蓄力量,作组织上的准备。接着,李渊又以策略手段,稳住了隋炀帝,掩盖了自己叛隋的意图,为起兵争取了充分的准备时间。李渊担任太原留守之后,通过努力表现,逐渐获得了太原周边各种力量的支持,成为北方部分力量寻求的新的保护伞人物。

早在大业七年(611年),杨玄感起兵前,李渊任卫尉少卿往怀远(今辽宁省朝阳县附近)督运粮草、路过涿郡时,就曾与人密论过天下大事。杨玄感起兵后,他握有重兵,但始终迁延不发,表明他是一个富有政治经验的老官僚、是个老谋深算的宿博。隋末之际,各路起兵反隋者大有人在,却均以失败而告终,惟李渊获得了成功。历史证明,他选择的大业十三年于晋阳起兵,是一举成功的最好战机。

“晋阳起兵”是李渊久已在胸的反隋计划的第一步。接着,他就攻入长安,“约法十二条”,很快地稳定了关中秩序,取得了做地主阶级代理人的资格,顺利地走完了从起兵到坐上皇位的全过程。他在隋末诸雄的角逐中,无疑是最有远见的,因而取得了地主阶级的拥护,建立了大唐王朝

综上所述,有理由认为李世民是“晋阳起兵”的直接参加者和策划者之一,但绝不是首谋决策者。大业十三年,李世民年仅二十岁,虽然在“解雁门之围”等战斗中崭露头角,但无论从资历还是声望上,都无法盖及李渊。他以“聪明勇决、识量过人”的才智,参与了“晋阳起兵”,并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这是事实,但他这些行动都是在李洲的‘授意” 下进行的;他在“晋阳起兵”时的组织和领导作用,是绝不会超过父亲李渊的。

公平地说,参加“ 晋阳起兵”只是唐太宗走向政治舞台的起点。正因为如此,李世民的皇位,不能从合法的继承方式取得,而只能经过“玄武门之变”这样的手足残杀事件取得。这种行动,当然受到了 封建法统与封建伦理的指责与非议。他当上皇帝后,就命史臣撰写《国史》,为自己辩护。史臣们鉴于太宗的功绩和优秀的执政表现,也愿意挖空心思,帮助他在“晋阳起兵”的密谋上略作文章,所以便委屈了唐高祖,突出太宗的主动地位,把太宗捧为起兵的精心策划者,使太宗成了李唐王朝的真正奠基人,这样就能使他获得的皇位更加“合法”。可是这样一来,就留下了“千秋功罪,后人评说”的历史疑案。

隋炀帝的俩妃子促使李渊起兵 又遭父子轮番蹂躏

纵观数千年的古代史,玩“双飞”的高手可谓是大有人在。

“双飞”古时候指的是成对飞翔。三国时魏文帝曹丕在《清河作》一诗中说:“愿为晨风鸟,双飞翔北林。”唐朝大诗人李白在《双燕离》诗中也说:“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但也有的用此比喻夫妻情笃。《晋书·后妃传上·左贵嫔》中说:“惟帝与后,契阔在昔。比翼白屋,双飞紫阁。”清代言情小说《花月痕》第四十四回中也说:“比翼双飞,频伽并命;生既堪怜,死尤可敬。”而现在“双飞”已经成为一男两女同床共枕的代名词了。不过,由于外来语的进入,如今还有一个新鲜而形象的网络名词,叫做3P。

纵观数千年的古代史,玩“双飞”的高手可谓是大有人在。但高手中的高手无疑是唐高祖李渊与李建成父子二人。他们不仅喜欢玩“双飞”,而且玩的都是相同的两个女人。时任隋朝太原留守的李渊不仅给他的姨表兄弟隋炀帝杨广一次性的戴上了两顶绿帽子;而当时身为太子的李建成,随后又一次性的给其父李渊戴上了两顶绿帽子。李氏父子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李渊是隋文帝独孤皇后的外甥,隋炀帝杨广的姨表兄弟,七岁即袭唐国公,后为太原留守,可谓是高官显爵,位高权重。那么,他为何要在太原起兵反隋呢?究其原因,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因为自己与两个女人同床共枕的“一夜风流”。

说起来,李渊的“一夜风流”开始并非自愿,他是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儿子李世民为他设下的美人计陷阱的。然而尽管如此,这次不自觉的“一夜风流”不仅成为一代枭雄李渊的风流实证,更重要的是,成为李渊举旗造反的起点和动力。

据《新唐书》记载,高祖子世民知隋必亡,阴结豪杰,招纳亡命,与晋阳令刘文静谋举大事。计已决,而高祖未之知,欲以情告,惧不见听。高祖留守太原,领晋阳宫监,而所善客裴寂为副监,世民阴与寂谋,寂因选晋阳宫人私侍高祖。高祖过寂饮酒,酒酣从容,寂具以大事告之,高祖大惊。这段史料清楚记录了李渊起兵反隋的前奏曲,那就是李渊曾与晋阳宫人的“一夜风流。而晋阳宫人就是他姨表兄弟隋炀帝杨广的嫔妃,李渊与晋阳宫人有染无疑是一次未被炒作起来的“晋阳门”事件。

其时,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农民起义风起云涌,隋朝江山行将瓦解,时任晋阳令的刘文静与李世民一起探讨天下形势,刘劝李世民趁隋炀帝沉湎酒色,天下大乱之时举兵入关,李世民业也早有此意,二人一拍即合,决定说服李渊起兵造反。但是李渊因为自己与杨广有姨表兄弟之亲,却不以为然。刘文静便与李世民商量了一个计策,找到宫监裴寂要他负责实施。这个计策就是由儿子李世民设下的让其父李渊不得不起兵的“一夜风流”的美人计。

李渊是被儿子和双飞推上造反舞台的?

大业十一年,隋炀帝北巡路过晋阳,修建了晋阳行宫。宫中设有正副宫监各一人,以管理晋阳宫的事务。据《新唐书》记载,高祖留守太原,领晋阳宫监,而所善客裴寂为副监。那么也就是说裴寂是李渊的副手,他与李渊情同手足。裴寂也早有造反之意,于是便假借公务之便,在隋炀帝的晋阳行宫内设宴邀请李渊。李渊不知就里,便来到行宫,兴高采烈地与裴寂一边说话聊天,一边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已酩酊大醉。裴寂便安排宫女唱歌跳舞并频频向李渊敬酒,畅饮至深夜,李渊早已醉不成行。于是裴寂又安排两个绝色的晋阳宫女扶李渊去上床休息,李渊便在酒醉之后稀里糊涂地与他的姨表兄弟的这两个美人上了床,玩起来一场游龙戏凤“双飞”的激情戏码。

其实,这两个美人便是晋阳宫内尹、张二妃。大业十一年,即公元615年,隋炀帝北巡路过晋阳,修建了晋阳行宫。宫中设有正副宫监各一人,以管理晋阳宫的事务。当时晋阳地方官吏为了向隋炀帝献媚,在晋阳地区挑选美女,供他淫乐。尹、张二位美女就是在那时被选入宫中的。隋炀帝拥有美女无数,他在晋阳宫中只停留了几天,临走时抛下这两位美人长守深宫。  

这裴寂本是晋阳宫副监,平时又与二妃有所往来。因此,他将这“二凤拥一龙”的计策一说,立即得到长年苦守深宫的二妃欣然响应。当时,酒宴之上,裴寂与李渊二人相对酌饮,畅谈旧事。李渊不胜酒力,裴寂又是有意灌他,李渊便有了几分醉意。这时,忽然门帘掀动,环佩声响,李渊定睛一看,只见走进两个美人,生得佳丽俊俏,宛如出水芙蓉,娇嫩无比。两个美人婷婷袅袅,走近席前,向李渊俯身行礼,李渊慌忙答礼不迭,被重新按回座位。裴寂指引两位美人,分坐李渊左右,重行劝酒。李渊已酒醉糊涂,也不问其来历,美人在侧,更添酒兴,转瞬间,又有几大杯下肚,把个李渊喝得酩酊大醉,由两位美人扶到宫中睡下。

当天夜晚,在两位美人的服侍下,李渊醉卧晋阳宫。一是李渊酒意正浓,二是有美人当前,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方才醒来。恍惚之间,李渊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鼻,似兰非兰,似麝非麝。不由得揉开双眼,左右一瞧,竟有两个裸体美人躺在身边,便询问她们的姓名。当他得知这两个美女就是晋阳宫的尹、张二妃之时,顿时吓得脸色煞白,魂飞魄散。李渊急急跑出行宫,正遇裴寂走来,便一把拉住他责问,为何加害自己?可是裴寂此时却假装正色斥责李渊,说他趁皇上不在晋阳行宫,居然跑进宫中坐龙椅,睡龙床,还淫污皇上嫔妃,这是可灭九族的欺君之罪。

李渊一听不由感到祸闯大了,便向裴寂求情,裴寂看到时机已到,微微一笑说道:“犯了如此大逆不道之罪,(你)除了造反别无他途。”这样一可免除这灭九族的大祸,二可得到大隋江山。李渊对起兵造反虽有犹豫,但眼前的滔天大祸,刀都架到脖子上了,不容李渊不答应,沉吟良久,也就只好豁出去了,使他最终还是决定起兵反隋。其实李渊此时还被蒙在鼓里,就在李渊享受“美女大餐”的时候,儿子李世民已经暗中紧锣密鼓的招兵买马了。公元617年,即大业十三年五月,李渊决定起兵造反。他一面遣刘文静出使突厥,请求始毕可汗派兵马相助,一面召募军队,并于七月率师南下。此时瓦岗军在李密领导下与困守洛阳的王世充激战方酣,李渊乘隙进取关中。

当年十一月,李渊率军攻拔长安,在关中站稳了脚跟。李渊入长安后,立炀帝孙代王侑为隋恭帝,改元义宁,并遥尊炀帝为太上皇;又以杨侑名义自加假黄钺、使持节、大都督内外诸军事、尚书令、大丞相,进封唐王,综理万机。次年五月,李渊称帝,改国号唐,定都长安。不久唐统一了全国,开创了大唐王朝近三百年的基业。大唐王朝的建立和兴旺,李世民可谓功不可没,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样一个曾经是历史上最为鼎盛的一个王朝的建立,竟然是儿子对父亲使的一个“一夜风流”的美人计逼出来的!在中国历史上,开国之君大都雄才伟略。而唯独唐高祖李渊,却像是被“架”上了皇帝宝座。这个昔日的唐国公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因为“酒后乱性”而被迫走上了一条造反之路。

李渊坐上了大唐王朝开国皇帝之后,加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并把杨广留在晋阳宫的尹、张二妃接到京城,分别册封为尹德妃和张婕妤,重续前缘,再度风流。然而,让李渊始料不及的是,其子李建成早就对尹、张二妃垂涎三尺,也想如其父一样,与二女同床共枕,品尝一次“双飞”激情戏的滋味。

其时,李建成趁李渊经常出外巡狩的机会,到父皇的后过宫来偷香窃玉。原来,李渊为唐宫立下规矩,皇子一生下地来,就交奶妈抚育照管教养。直到十岁时,才送交到世子府教礼读书,非奉诏传唤不得擅自入宫。李渊共生有二十二子,窦皇后生的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玄霸、四子李元吉,除李玄霸幼年死难外,其余都封王建府。但是李建成却自恃是当朝太子,经常没有奉诏就随意出入于禁宫之中。

这尹德妃与张婕妤离开晋阳宫来到长安,虽得以双双侍奉李渊于枕席之间,但无奈李渊自登了大唐皇帝大位以后,年已过半百,精力渐渐不支,而后宫的新宠却一天多似一天,而尹、张二妃的地位虽高,但雨露之恩却一日少似一日。加上近年来李渊又经常外出到各处巡游,而每次出巡只把几个新宠的妃嫔带在身旁,其余的一概丢在宫中。尹、张二妃此时正在花盛之年,再次感受长门寂寞的煎熬,对月月长吁,看花花洒泪。而正当此时,李建成正想到后宫偷香窃玉,三人一拍即合。从此李建成常常进宫来,或左拥右抱,放浪形骸;或同床共枕,一夜双飞,极尽人间风流。

说起来尹、张二妃私通太子,除贪情恣欲外,还另有一番心思。尹德妃儿子李元亨被封作酆悼王,外任金州刺史;张婕妤的儿子李元方被封作周王,开府在京中。两人无不年幼软弱,尹、张二妃深怕唐高祖李渊驾崩后,她们的儿子受他人的欺负,因此结欢太子,就是期望将来太子登上皇帝大位后,能够照顾好这两位同父异母的皇弟。

当然,李建成蓄意勾引尹、张二妃,除了一样的贪情恣欲外,也是另有一层深意的。一方面由于李世民在反隋开国上功劳远大于李建成,而李世民仅被册封为秦王,李建成却成为大唐皇帝的法定接班人,因此,朝野上下对此颇有微词。另一方面,李建成狂放自傲、纵情声色的不端行为,饱受朝野上下的诟病,许多大臣都要上本要求废掉太子。如今要保全自己的太子名位,非得有人在父皇身边吹耳边风不可。而尹、张二妃正是完成此等大任的最佳人选。

对于尹、张二妃来说,保住了他这个太子的名位,就是保住了自己儿子的禄位,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地替他出力呢?而对于自己来说,既能享受尹、张二妃玉软香温的“双飞”床戏的滋味,更能保住自己的太子名位,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在尹、张二妃的耳边风经常劲吹下,李渊就打消了曾经准备废太子的念头。然而,让李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次子李世民在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即公元626年7月2日,发动了玄武门政变,除掉了李建成。李建成不仅没有保住太子的名位,反而死于非命玄武门之变中死于非命。这也是李建成万万没有想到的。有的野史还说,李建成死后,他的最漂亮的妃子也被李世民收入后宫。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李建成就成了历史上最倒霉最悲惨的皇太子了。

《新唐书 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

帝晚多内宠,张婕妤、尹德妃最幸,亲戚分事宫府。建成与元吉通谋,内结妃御以自固。当是时,海内未定,秦王数将兵在外,诸妃希所见。及洛阳平,帝遣诸妃驰阅后宫,见府库服玩,皆私有求索,为兄弟请官。秦王已封帑簿,及官爵非有功不得,妃媛曹怨之。会为陕东道行台,有诏属内得专处决。王以美田给淮安王神通,而张婕妤为父丐之,帝手诏赐田,诏至,神通已得前,不肯与。婕妤妄曰:“诏赐妾父田,而王夺与人。”帝怒,召秦王让曰:“我诏令不如尔教邪?”他日,谓裴寂曰:“儿久典兵,为儒生所误,非复我昔日子。”秦府属杜如晦骑过尹妃父门,恚其傲,率家童捽殴,折一指。父惧,即使妃前诉秦王左右暴其父,帝不察,大怒,诘王曰:“儿左右乃凌我妃家,况百姓乎?”王自辨晓,讫不置,繇是见疏。帝召诸王燕,秦王感母之不及有天下也,偶独泣,帝顾不乐,妃媛因得中伤之,为建成游说曰:“海内无事,陛下春 秋高,当自娱,秦王辄悲泣,正为嗔忌妾属耳。使陛下万岁后,王得志,妾属无遗类。东宫慈爱,必能全养。”乃皆悲不自胜。帝恻然,遂无易太子意。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翻译:李世民攻克东都,张婕妤为父亲求高祖得山东之地数十顷。但是其地已被秦王李世民分给李神通,所以无法交给她。张婕妤向李渊告状李世民,李渊大怒,责备李世民自己的敕命不如李世民的教命。于是张婕妤与李世民就有了矛盾。

尹德妃是怎么死的?

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骄横跋扈,秦王李世民的属官杜如晦,路过尹阿鼠的府门,尹阿鼠的仆人把杜如晦拉下马,说:“汝何人,敢过我门而不下马!”打了一顿,杜如晦一个手指被打折,但是尹阿鼠恶人先告状,让尹德妃向唐高祖诬告杜如晦欺侮他的家仆,高祖怒责李世民:“我的妃嫔家都受你身边的人欺凌,何况是普通百姓!”

李世民为此反复替自己辩解,但是唐高祖李渊不肯相信李世民。在政治上与尹德妃支持李建成、李元吉。玄武门之变前一天,李世民密告张婕妤、尹德妃与李建成、李元吉通奸淫乱后宫,并要杀死自己。张婕妤探知了李世民的谋划,暗中告知李建成,让他小心。李元吉想称病不朝,李建成以为防备严密,没有在乎。之后,便有玄武门之变的结果。

尹德妃生下儿子酆王李元亨。玄武门之变后,尹德妃未有记载。尹德妃的儿子李元亨在贞观二年(628年),授散骑常侍,拜金州刺史。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