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穷途不曾末路的英雄主义者 祖逖的魏晋风骨

news.xixik.com   2015-4-24 9:49:12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六月,匈奴刘聪攻破洛阳,俘虏了晋怀帝司马炽,祖逖跟随乡党数百家前往淮泗(今江苏徐淮地区)避祸。《晋书》上说祖逖“率亲党数百家避地淮泗”,仿佛此时的祖逖已经俨然领袖人物,但这其实有点本末倒置。祖逖之所以被乡党推举,是由于在南奔途中,他主动将自己乘坐的车马让给老弱病残,自己以步代行;又将药物衣粮等拿出来与众人分享的缘故。晋室南渡的时候,不要说布衣百姓惶然逃命,为了活下去不顾亲眷,易子而食,卖妻鬻子的事频频发生,就是为天下人称道的名士权贵,也经常因为无暇自保而抛妻弃子。譬如名士邓攸,素有德行,在逃难的时候为了保全弟弟的儿子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南渡之后,邓攸娶了一个小妾,问其身世,说是北方遭乱而来,再问姓名,才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外甥女。这种事情,在南渡时可谓是司空见惯,也因此,祖逖愿意率众避难,并将自己的财物与众人分享的行为才显得不寻常。这样一个心怀大义,慷慨有谋略的人,无疑成为了当时百姓心中的依靠,因此“少长咸宗之,推逖为行主”。这一些人,后来成为祖逖与北方抗衡的战斗主力。

东晋北伐将领祖逖闻鸡起舞的故事

在到达泗口(今徐州市)后,祖逖被时任镇东大将军的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屯军京口(今江苏镇江)。祖逖心忧社稷,不愿意看到洛阳故土被戎狄倾覆,向司马睿进言,认为晋室变乱,并不是因为君主无道,而是由于诸王争权才导致了戎狄趁机残害中原,“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希望司马睿能够支持北伐,将戎狄逐出中原,收复河山。然而遗憾的是,有奋击之志,意欲匡扶中原的人中,并不包括琅琊王司马睿。

赴美生子利与弊

司马睿虽说是晋宣帝司马懿的曾孙,但他其实已算旁系宗亲,若非八王之乱,司马氏诸王死亡太多,最后的彩头也不会落在他的身上。当时东海王司马越因为北方外族势力太过强大,先后任命司马睿为辅国将军、平东将军,监徐州诸军事、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又命琅琊王导为其司马,参谋军事,以便布局江东,一旦北方失守,还有江南可以留守。司马越虽然算盘打得响亮,但当时江东士族自成一派,司马睿与王导诸人初来乍到,众人根本不买他们的帐。《晋书》中有言,“及徙镇建康,吴人不附,居月余,士庶莫有至者”,令王导十分忧虑。尽管史册记载,在三月上巳节的时候,琅琊王氏为司马睿安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出行,“乘肩舆,具威仪,敦、导及诸名胜皆骑从”,令江东士族莫不惊惧,纷纷前来投诚,但实际情形并非如此。公元311年,永嘉乱后,衣冠南渡,北方士族陆陆续续进入江南地区,与当地豪族之间矛盾重重。例如出身义兴周氏的周玘,其父为东吴名将周处,“强毅沈断有父风……士友咸望风敬惮焉,故名重一方”。周玘不仅名重,还屡次平定了西晋末年江东的数次叛乱,后来却因为宗族强盛,人情所归而被北方士族乃至司马睿忌惮,忧愤而死。临死前,周玘对自己的儿子周勰说“杀我者,诸伧子,能复之,乃吾子也”,伧子,是江南士族对北方人的蔑称,而周玘的这番遗言,也导致了后来周勰的密谋叛乱。

周玘的事不过是江东士族与北方士族之间众多矛盾中的一个,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琅琊王司马睿所优先考虑的,是拉拢江东人士,而非北伐外寇。因此在祖逖表请北伐的时候,司马睿其实是不大愿支持的,但北伐一事,社稷相关,司马睿当然不会傻到直接表示反对,因此在当时“荆、扬晏安,户口殷实”的情况下,他象征性地拨给祖逖千人粮草,布三千匹以充军资,至于兵士武备,都需要祖逖自己准备。

如果是别人,大概就会因此而放弃,但祖逖性格刚毅,行事风格极为强硬。因此在得到任命后,祖逖立刻率领流徙部曲百余家北上,渡江时扣楫中流,发誓说,若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辞色壮烈,众皆慨叹”。按王仲荦先生《魏晋南北朝史》考,部曲原本是两汉以来的一种军事建制,东汉时因为家臣的依附关系逐渐强化,依附于主将的部曲便也日益变形为主将的私属了。东汉末年,战火频频,百姓为了寻求保护,便依附于有武装设备的世家大族,而世家大族在屯坞自守的过程中也采取军事建制,使已归附于他们的宾客和佃客也成为武装部曲的一部分,两者结合起来即成为了魏晋南北朝时候的部曲,也即是家兵。而跟随祖逖的这些流徙部曲,来源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他避地淮泗时的族中青壮,另一部分,则是慕祖逖名声而来投奔他的宾客。这些宾客义徒“皆暴杰勇士”,但祖逖待他们非常仗义。当时扬州大饥,这些人多行盗窃之事,偷了不少有钱人家的财物,祖逖不仅不加以禁止,还公然鼓励这些人去抢劫,说“比复南塘一出不?”,怎么样,再到秦淮河边上去抢一次如何?《世说新语》中也有记载,祖逖性情俭薄,生活十分朴素,但有一次王导、庾亮诸人去拜访他的时候,却发现他他的房间里满是珍宝裘袍,觉得很奇怪。问起来,祖逖满不在乎的说:“昨晚又去了南塘一次。”若是有官员将这些人逮捕入狱,祖逖便会前去搭救。正是因为这种意气相交,所以这些勇猛能战的豪杰宾客,对祖逖也是忠心耿耿,愿意为之效命,成为祖家军的一大助力。除了本来的流徙部曲以外,祖逖率军屯于江阴(今江苏淮阴西南),铸造兵器的时候,又募得了两千多兵士,而后他便率领兵士们朝北方出发了。

当时北方虽乱,但却很有利于北伐。

就外族而言,匈奴刘渊(刘元海)已经去世,其子刘聪势力仅到晋南、豫北、关中一带。刘渊死后,原本是太子刘和即位,但因为刘和想剪除诸王势力,反被刘聪所杀。杀掉刘和后,群臣“泣涕固请”刘聪为帝。刘聪文武双全,弱冠时游于京华洛阳,名士争相与之结交,太原王浑、乐广、张华都曾对他赞誉有加,因此他在位前期,取洛阳,杀西晋二帝,破刘琨,又屡攻长安,势力相当强盛。然而刘聪性好杀戮,且嘉平三年(公元314年)以其子刘粲为相国后,政治越发黑暗,引起了诸多暴乱,势力也渐微了。与其同时,向来为晋军大敌的刘聪部将石勒进江汉失败,军中士兵又因为饥疫死伤大半,因此退保河北。从政治军事上来说,北伐是很有利的。

而从晋室内部来看,因为戎狄仇视汉人,多有杀戮,激起了百姓的不满,纷纷起义抗敌。除却并州刘琨与鲜卑段氏、拓跋氏等联合抗击北方以外,还有许多当地豪族,例如平阳李矩、东郡魏浚、河南郭默,无一不是被乡党推举,以为领袖,共击外寇。譬如平阳李矩,曾逼退石勒,袭败刘粲,取得了不小的战绩。然而虽有抗击外虏之心,但这些坞主更多的是为求自保,于晋室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忠诚度。在这些坞主中,张平、樊雅二人势力相当雄厚,“各据一城,众数千人”,若不能令这两人为己所用,将来在外击北方的时候,必为大患。祖逖原本打算以信义相交,派参军殷乂去拜访张平、樊雅。但殷乂的态度却十分高傲,对张平屡屡出言不逊,导致张平大怒,杀掉了殷乂,并拥兵固守,不肯与祖逖合作。祖逖与之相抗了一年多,仍然不能将其制服,只好使用离间计斩杀了张平。司马睿为了嘉奖他的功勋,遣人运粮给他,以充军饷。然而因为路途遥远,很久都没有送达,以至于军中大饥,加上张平余众又协助樊雅攻打祖逖,祖逖力弱不能敌,只好求助于南中郎将王含,王含命桓宣领兵相助。桓宣为人信厚,与张平、樊雅又是同乡,之前就曾劝说二人投诚司马睿,加四品将军,共御北方。因此这次桓宣前来,祖逖莫不欣喜。他对桓宣说,希望您能帮我劝说樊雅,若是他能投降,不但不会被杀,还会被重用。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到万不得已,祖逖并不愿意杀掉原有的北方御敌势力,反而是希望其能为己所用,共谋北伐。而桓宣也不负众望,只带了两名随从便去拜访樊雅,经过一番犹豫后,樊雅决定投降祖逖。不像自己的好友刘琨短于控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以相继”,祖逖礼贤下士,所交所游无论其身份地位,都以礼相待,因此众人都对他十分忠诚。不仅如此,祖逖还赏罚分明,即便功劳很小,也会加以奖赏,并且绝不会拖到第二天才奖励。通过这些或武力或怀柔的手段,祖逖逐渐将坞堡势力收为己用,一旦胡人有任何异动,坞主们都会秘密派人尽快通知祖逖,以作准备。这也为北伐提供了良好的内部支撑。

不过,也不是每个坞主都愿意受祖逖节度。例如与樊雅相抗时,曾帮助过祖逖的蓬陂坞主陈川,就因为自己部将李头的缘故依附了石勒。当时李头很喜欢樊雅的一头骏马,但是又不敢向祖逖提出来,祖逖知道后,因为他讨伐樊雅,力战有勋便将骏马赠给了他。李头是个直肠子,因为这件事很感激祖逖的恩遇,常常感慨说,“若是能在这个人手下做事,即便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因此激怒了自己的故主陈川而被杀。李头被杀后,其亲党冯宠率众投降祖逖,陈川越发愤恨,命部将魏硕在豫州诸郡大肆劫掠,为祖逖将军卫策所破。陈川害怕祖逖会对自己不利,便率众依附了石勒。祖逖起兵讨伐,旗开得胜,大败石勒从子石季龙,然而后来却成了两军的拉锯战,相持四个月而不见胜负,双方粮草都渐渐耗尽了。祖逖命人把土装进布囊里,假装是米,令千余人运至前线;又命数人挑着米假装十分疲累的样子,在道路上休息。对方兵士看到后出来抢米,祖逖的士兵立刻弃担而逃。石勒的兵士认为两军相持,而祖逖这边却粮草丰沛,因此再无胆气与之相抗。不仅如此,祖逖还遣部将韩潜、冯铁在汴水劫了石勒后方运来的军粮,导致石勒兵力不敌,最后只得退避,不仅不敢窥兵河南,还为祖逖的母亲重修了坟墓,又致书给祖逖,请求通使交市,交易往来。祖逖虽然没有明确回应,但却不加限制——一如当初他鼓励自己手下宾客去南塘抢劫一样,只要能够从中获利,有钱有粮,足以维持自己势力以抵抗外敌,手段如何,祖逖是从来不在乎的。只是因为石勒毕竟是自己要抵御的外寇,因此祖逖不可能像从前那样明目张胆地同意交市,但他的不回应,其实就是一种默许。而结果也的确是祖逖所期待的,“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

而这种情况下,获益最大的其实是当地百姓。从东汉末年到西晋末年近百年时间里,战乱频频,百姓深受其苦,祖逖力劝农桑,不畜资产,又收葬枯骨,为之祭祀,以安魂魄,事事以百姓为先,当地民众对他莫不感激,在置酒大会上为他祝歌说:

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司马睿像

阻外敌如此,得民心如此,祖逖拥兵豫州,不免为朝廷所忌惮起来。大兴四年(公元321年),已经登基为皇帝的晋元帝司马睿命吴中名士戴若思(戴渊)为都督,出镇合肥,以牵制祖逖。虽然《晋书》上说祖逖认为戴若思“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但其实戴若思性情闲爽,有游侠风。他少年时候与同伴一起打劫往来船只,刚好遇到陆机。陆机见他坐在胡床上指挥同伴,神情自得,颇有风仪,觉得此人必可用,遂与之结交。后戴若思举孝廉入洛阳,陆机向赵王司马伦举荐了他,不就;同郡人潘京善知人,称赞戴若思有公辅之才。这些只是别人给的称赞,真正见其魏晋风骨的,是戴若思在后来王敦之乱时,临危不惧,敢对王敦说出“见形者谓之逆,体诚者谓之忠”这样的话来。因此这样一个人,说他“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显然是比较偏颇的。而祖逖真正在意的,其实是后半句话,“已翦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来统之,意甚怏怏”。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自己花了近乎一生的心力,才保有一片安居乐业的土地,如今却要拱手让给别人,这种事情,即便心胸阔达如祖逖,也不愿意。不仅如此,当时江南晋室,大将军王敦与司马睿近臣刘隗、刁协等人也间隙丛生。虽然在王敦打算率兵入朝的时候,祖逖“瞑目厉声”,命人警告他说,“卿语阿黑,何敢不逊!催摄面去!须臾不尔,我将三千兵槊脚令上!”你回去告诉王敦,怎么敢这样不逊!要是不赶快撤兵,我马上率三千兵过来,用长矛戳他的脚,把他赶回去!同样以性情强势闻名的王敦听到祖逖这样讲,“闻之而止”,但祖逖固守北方,毕竟鞭长莫及,且此时他年岁已大,朝中的内乱迹象,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或者改变的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祖逖认为此生北伐恐怕难成,心情忧愤而发病。尽管如此,祖逖仍然图进取不辍,“营缮武牢城,城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四望甚远”,又担心南边易被外寇袭击,便命从子汝南太守祖济与汝阳太守张敞、新蔡内史周闳等人率众修筑坚垒。虽然祖逖分秒必争,但他的身体仍然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公元321年,也即是晋元帝大兴四年九月,祖逖去世,时年五十六岁,“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

在很多年以后,南宋有一位著名的词人,在面对类似的场景下,写下了这样一首词:

细把君诗说:恍余音、钧天浩荡,洞庭胶葛。千丈阴崖尘不到,惟有层冰积雪。乍一见、寒生毛发。自昔佳人多薄命,对古来、一片伤心月。金屋冷,夜调瑟。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去天尺五君家别。看乘空、鱼龙惨淡,风云开合。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销残战骨。叹夷甫诸人清绝!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南共北,正分裂!

南共北,正分裂,这是祖逖最不愿见到的场景,而终其一生,他一直都如自己少年时所坚持的那样,为国为家,以豪杰之名,行豪杰之事,而我们所能铭记感怀的,也正是他无论形势多么凶险,支援多么薄弱,即便穷途,但却始终不曾末路的英雄主义——

湖海襟抱归一事,碣石沧海,又挥鞭。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