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多国渴望回归中国”被删,病态的自媒体该治了

news.xixik.com   2020-4-17 19:49:28 资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从《XX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到《XXX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联系到此前病毒式传播的系列文章《XX国华商太难了!》,可发现这种瞎编乱造、毫无事实支撑的“爽文”,故意在文章中“打鸡血”,迎合少数人的猎奇心态,有的还充满狭隘民族主义,极易误导网友。

全球疫情多变,舆情也扑朔迷离。继“店铺关门,华商太难”系列后,又一波“标题党文章”席卷而来。近日,多个微信公众账号发布多篇以“X国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这个X洲部落渴望回归中国”等等为题的微信公众号文章,甚至引发外交争议。

据媒体报道,微信方面4月16日回应称,此类文章涉及夸大误导,已删除“渴望回归中国”类违规文章227篇,对153个公众帐号做封号处理。4月17日,微信再度回应:在主动清理公号系列违规文,已删1.59万篇。

做过自媒体的人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不过是一篇为搏眼球的“纯虚构”文章,写的人不当真,看的人也不会当真,可是人家外国人,就当真了!

中国历史朝代表

顺手用“渴望回归中国”这样的关键词搜索了一下,我的娘亲,满屏都是“渴望回归中国”的国家或地区,排名不分前后左右上下忠奸的名称为:越南、印尼、果敢、琉球、英国葡萄县、浩罕国、泰国美斯乐、哈萨克斯坦等等等等。

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布评论文章指出,“病态的自媒体该治了”。

2020年4月14日,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召见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起因是搜狐的一篇文章《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

以下是原文:

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中,哈萨克斯坦无疑是最大的。它与中国的新疆接壤,邻近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与伊朗等国家隔海相望。作为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有二百七十二万领土,横跨欧亚。哈萨克的文化是融合多种文化,比如突厥、伊斯兰等等。哈萨克斯坦就是曾经的突厥帝国。

哈萨克斯坦,在历史上曾经属于中国疆域的一部分,哈萨克斯坦认为中国多次侵略过它们,但对此,它们好像并无太多怨言。到了清朝,哈萨克斯坦属于藩国,当时哈萨克斯坦已经分裂成三个汗国,有两个在清廷的控制下。哈萨克斯坦自古以来跟中国的渊源就非常深。

那么我们来看看,中国是怎么一步步征服哈萨克斯坦的,又是怎么一步步失去的——金帐汗国的时期,大约是十五世纪,有一个国家,叫乌孜别克汗国,它的疆域比较大。汗国由于内讧,两个国家的人民逃亡,脱离了汗国,成为一个新的民族,被称哈萨克人。

后来哈萨克的领土从金帐汗国分裂,渐渐的,这些逃亡的人民形成一个新的种族,建立一个国家。十六世纪,一个大国家分裂成三个小国家,都叫玉兹。十七世纪,中亚兴起一个强大的政权,是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准噶尔汗国。后来大玉兹、小玉兹分别归属俄国,中玉兹归于准噶尔汗国。

一七五七年,准噶尔汗国亡于大清。大玉兹、中玉兹包括小玉兹,都变成大清的藩属国。准噶尔在长期跟清朝战争中消耗过大,加上瘟疫,渐渐的从巴尔喀什湖周围消失,哈萨克人渐渐的迁入清帝国版图。

我们来看看,对于这段历史,哈萨克斯坦的学者是怎么“回忆”的?

十六世纪初,作为游牧民族的突厥族在那里安营扎寨,成为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曾屡次被中国险些灭国,但幸运的是(哈萨克斯坦的说法),中国忙于内斗,不得不撤出军队,先平定内部争斗。加上地理位置遥远,哈萨克斯坦才没被中国吞并。

纵观历史,中国向叶德河的挺进,不是一次两次的,在大唐,中国实力巅峰的状态,突厥被一分为二,各个击破,东突厥被大唐一口吞下,唐军的势力范围达到七河流域。七河流域是哪里?就是突厥的发源地。

不久后,唐帝国内乱不断,让他们无暇维护已经统治的区域,唐军撤出七河流域,统治的时间不长。到了十九世纪,中国军队再一次抵达天山脚下,哈萨克差点被吞并,蒙古人的到来打败了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不得不再一次撤回去。

哈萨克斯坦是如何一步步独立出中国版图的?

十九世纪鸦片战争后,清帝国的精华力量都被榨干了,鸦片毁了大清,闭关自守毁了大清,俄国趁机强占清帝国的土地,所以哈萨克斯坦才会归了俄国。一次次不平等的领土分割,中国丢的何止是一个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的人认为,他们混合了部分汉人血统,尽管据考证哈萨克斯坦与欧洲人同源,但他们说,他们有一部分人是躲避中国战乱移民过来的,成吉思汗驱赶一部分汉人来到哈萨克斯坦境内,进行了民族融合。当然,这只是哈萨克斯坦的一种猜测,在中国的很多朝代,突厥、契丹、党项都少数民族,都曾活跃在中原大地上,包括匈奴,然而最终有的消失了,有的去了东亚、南亚,有的去了欧洲,但这不表明,中原移民过去的就是汉人。

哈萨克斯坦承认,中国在南亚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在南亚,华裔的数量无论是百多是少,都对当地国家有深远的影响,他们都身居要职,在政界担任职务,在政坛上影响力十分深远。

目前,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援助很大,对哈萨克斯坦的投资超过二百三十亿美元。在钢铁等重要领域,很多大型项目建设,都对哈萨克斯坦提供援助,还在哈萨克斯坦大力投资。

哈萨克斯坦统计过一次华裔的人数,大约四十万左右。这些华裔在哈萨克斯坦各领域活跃着。

此外,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小镇上,村民们坚持说自己是李白的后裔,还有一部分人说自己是汉族后裔,躲避战乱来到这个地方,与当地人民融合,但他们一心想回到中国。

4月15日,多个微信公众号发布多篇以 “越南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印度曼尼普尔为何渴望回归中国”为题的文章。有网友称,这些文章是所谓的“标题党文章”。

“多国渴望回归中国”?真相让人震怒,微信回应了

日前,澎湃新闻记者以“渴望回归中国”为关键词在微信搜索发现,公众号 “最新汽车的资讯”发布近30篇以“某某国为何渴望回归中国”“某国为何从中国独立出去”为题的文章。该公众号注册公司为陕西省西安市曲江新区蜡笔网络工作室,于2019年1月7日注册公众账号“最新汽车的资讯”。

西安市曲江新区网信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已于2019年7月29日注销。为何公司已于2019年注销,至今仍能发布多篇“某国渴望回归中国”这类文章?工作人员称,“问题太过专业,需进一步了解。”

该公众号一篇题为《印度“曼尼普尔”为何渴望回归中国》的文章称,有历史记载,印度“曼尼普尔”的渊源从我国西汉时期就开始了,文章最后称,“虽然他们身在‘曹营’,但是一直渴望回到祖国。”这里面一没有考证,二没有调查,三没有采访,完全是空口说瞎话,压根不能信。这类文章,瞄准的是人们心头的民族主义情结,迎合的是一种民粹思想。中国历史上强盛过,也衰弱过,现在即便相对更富裕了,这值得骄傲,但不能用周边国家所谓的“渴望回归”来证明。

这类文章的危害有二,首先是“对外”:相关文章有干涉他国内政、不尊重他国领土完整的嫌疑,如果放任,可能引发外交纠纷。

其次是“对内”:这样的文章翻来覆去,除了煽动不理性、不健康的民族情绪,还能有什么作用?中国发展了,就要“外邦来朝”?说好听了,这是一种孩子气的想法,太幼稚;说难听了,啥也不是!

这类熊文的震撼程度堪比你某天突然发现一篇俄文文章写的是《中国为什么渴望回归俄罗斯》

?????是不是就剩下一头问号了。

这哪跟哪啊?闹呢!

标题起得好不愁流量差似乎已经成为了自媒体时代的共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加上似是而非看上去似乎讲了很多,事实上却半句没讲的内容组合在一起,就能够炮制出一篇又一篇的流量神话。

内容为王、内容为王,到头来,似乎还是逃不掉劣币淘汰良币的过程。而标题取得是否耸人听闻,已经不再是在这个自媒体时代一个账号能否火起来的标准,而是一个账号能否活下去的标准。

这其实挺悲哀的。

尤其是一些本来写得颇有妙笔的文章也不得不用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来确保自己能够有人读的时候,无疑是对网媒时代的一个悲剧注脚。

毕竟在当下这个时代,大家就爱看这样的玩意,你要么被大浪冲垮,要么就老老实实地跻身其中,毕竟谁乐意和钱过不去呢。

说起来也是好笑,这些渴望“回归中国”的国家如此之多,包括“哈萨克斯坦”、“外蒙古“”果敢“等等。标题也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要我说这样的文章,其特征也非常明显,这种几乎可以被归纳为量产文章的作品,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也没有多深的论断,抓住一点片面就大书特书,却对这个国家并不存在基础的了解。事实上也不过是一篇文章火了之后,成百上千的文章重复炮制这样耸人听闻的消息罢了。

让人难免又一次的感慨网媒时代的堕落。

对于每个热衷于写作的人来说,这个时代都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写,都可以用文字抒发自己的感受。但是这也是一个很糟糕的时代,以往流淌在文字上的情怀正在快速的流失,被人们吃干扒净。

在传统的纸媒时代,虽然没有网络如今的便利,但是本身写作文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事实上无论是编辑还是写手,之间都存着一丝彼此的默契。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底线,对得起自己拿着的这杆笔,对得起自己说过的每句话,所以除开稿费的利益相关之外,总有一些其他的东西维系着。

许多年前曾经看到过一个编辑的访谈,为了创刊,他在大雨夜去拜访了某个作者,两个人就白酒下着花生聊了一晚上。

那个年头,似乎也就没有那么的讲究商务,讲究效率。一些三联生活周刊一类的编辑,回忆起跟王小波、莫言之类的作者的往事儿,也能讲上半天,那个时代催稿的和写稿的就像是朋友一样。

当然责任感也是一个不变的主题。

某位老人曾经点拨过媒体说“将来报道上要是出了偏差,你们是要负责的。”

纸媒体时代的媒体人,肩上总是扛着一些担子,总是要为自己的产出负责,文字的背后总该有些良心,记得以前做记者,很多编辑部都有着那种武侠风很浓的师徒制。

徒弟得跟着师父跑腿,背包,背相机,先老老实实的学几年,然后才能跟着署名,又得慢慢熬几年才能够自个儿署名。

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拿到记者证,第一次在报纸上署名的时候,其实都挺庄重的。

网媒时代,确实带来了许多的便利,不用跟编辑在那里一遍一遍的寄信沟通,不用搞得那么麻烦严谨,可能就突然想写了,便打开电脑,或许花不到半小时到一小时,就能写出一篇文章转头发表。

那股严谨劲就自然消散了。

这个自媒体时代,每个独立创作者没有一个臃肿的编辑部跟着,没有那么多的包袱,能够敞开了写。但是一旦失了那份文字的情怀,失了那份文字的责任与格调。把心思都放在怎么取一个耸人听闻的三段式标题上。那其实就是走在一个自取灭亡的过程中。

是带着这个美好网媒时代一起奔赴盛大的死亡而已。所有的创作者都应该记住,有些东西能丢,有些东西不该丢,也不能丢。

针对多篇“多国渴望回归中国”文章,4月15日晚,微信方面回应称,此类文章涉及夸大误导,目前,已删除“渴望回归中国”类违规文章227篇,对153个公众账号进行封号处理。

4月17日,微信方面再次回应,称微信一直在主动清理类似的、借疫情营销、编造整合虚假信息、煽动公众情绪的文章。1月1日至4月16日,微信平台删除涉嫌夸大误导文章约9000篇,限制能力或封禁公众号2500个;删除谣言类文章6915篇,限制能力或封号20000个。

据此计算,过去三个多月里,微信方面删除公众号违规文章约15915篇,限制能力或封禁公众号22500个。

值得注意的是,观察者网援引哈通社4月14日报道称,近日,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紧急召见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原因是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发现中国的网站上刊登了一则文章,标题是《“哈萨克斯坦”为什么渴望回归中国》。

4月16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专访,还原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自媒体文章完全不代表官方立场

《环球时报》报道称,张霄大使强调,中哈双方正在携手抗击疫情,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患难见真情“的兄弟情谊。自媒体文章并不代表中国官方立场,与之相关的小插曲也不会对中哈关系造成任何影响。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图片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据外媒报道,近日,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一篇题为《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的文章,哈第一副外长为此专门会见了您。您能否介绍一下这次会见的具体情况?

张霄大使:4月14日,我应邀前往哈外交部同哈第一副外长努雷舍夫举行会见。双方在务实友好、富有建设性的气氛中就中哈两国关系发展充分交换意见,达成重要共识。

努雷舍夫第一副外长高度评价中方对哈抗击疫情给予的大量、真诚的人道物资援助,代表哈政府感谢中国派遣援哈医疗专家组,认为中方以实际行动体现中哈睦邻友好和战略合作关系。他称赞中国医疗专家技艺精湛、热情友好,给哈同行留下深刻印象,为哈战胜疫情提供助力。他特别指出,得益于中方提供的快速检测试剂盒,哈方得以快速甄别确诊病例和疑似患者,实现尽早收治、控制疫情。

会见期间,努雷舍夫第一副外长也提到,近期中国搜狐网上刊登的某匿名文章不符合历史事实,不符合两国关系高水平,希望中方采取必要措施消除影响,以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为两国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创造良好舆论氛围。

我对哈方肯定中国医疗专家组在哈工作表示感谢。我说,中哈两国在疫情期间相互支持,以实际行动诠释了“患难见真情”的兄弟情谊。对于所谓文章,我强调,这篇自媒体文章完全不代表官方立场,不利于推动两国关系发展和双方互信,将向国内有关部门转达哈方请求。

《环球时报》:这次会见哈方是否向您提出了抗议?是否会给中哈关系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张霄大使: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正常的、例行的外交会见,气氛轻松友好。我注意到,某些媒体使用夸张词汇进行描述,但与实际情况大相径庭。某些形形色色的“标题党”,以无中生有、歪曲事实、夸大其词为能事,故意制作带有误导性、煽动性的标题来吸引眼球、刷流量,有的还企图借机误导两国民众、破坏两国关系。哈方所提文章作者不详,背景不清,到底是何人所为,还需深入调查。

有经验的职业外交官非常明白,“抗议”一词是当两国关系出现重大危机、一国严重损害另一国重大利益时才使用。现阶段中哈两国携手合作、共同抗疫,中国从中央到地方、从企业到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助哈一臂之力。我们真诚希望哈早日摆脱疫情。中国是对哈援助数量最多、态度最积极的国家,哈是中国派遣医疗专家组就地抗疫的第一个独联体国家。中哈两国关系何谈危机?何谈一方对另一方造成重大利益损害?

这次事件仅是一个小插曲,不会也不可能对中哈关系造成任何影响。但此事也告诉我们,面对当今网络空间充斥的各类虚假、污蔑和造谣信息,双方都将采取积极行动,努力消除、予以净化,以免给两国关系造成潜在危害和不良影响。会见中我还建议,双方要高度重视历史教科书的内容,要以正确历史观来教育两国青少年,以确保中哈友好世代相传。

人民日报:病态的自媒体该治了

4月17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布评论称,中哈关系行稳致远,历久弥坚,不可能因一篇网文而出现裂痕。诚如张霄大使所称:“这次事件仅是一个小插曲,不会也不可能对中哈关系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互联网上此类文章危害也着实不小。从《XX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到《XXX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联系到此前病毒式传播的系列文章《XX国华商太难了!》,可发现这种瞎编乱造、毫无事实支撑的“爽文”,故意在文章中“打鸡血”,迎合少数人的猎奇心态,有的还充满狭隘民族主义,极易误导网友,不可小觑

删掉营销号文章,是分分钟的事。更该探讨的是,如何“删掉”那种病态的逐利思维?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其实,通过“涨粉”变现本无可厚非。但不能违法乱纪,不能见利忘义,为了一逞私欲而置法律法规于不顾,置公共利益于不顾,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与一般的造假类文章不同,这类“爽文”通常与国家立场不同,也与实际情况不符。炮制这类文章的商人,并不是真爱国、真正为国家好,他们目的很“单纯”,就是通过消费老百姓的情绪情感收割流量变现。

这类文章具有双重危害性,不但混淆大家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和判断,造成错误理解,而且不利于国家形象,以至于引发争端。

对于这种文章,平台有责任加强监管,遏制住它们生存和传播空间。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有责任依法查处,对运营人员零容忍,让它们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

业内人士指出,对不守底线的“营销号”应加大打击力度,加快处理进程、提高处理效率。依法处理违规营销号,提升其违法成本,势在必行。涵养积极健康的价值观,提高辨别能力,不追逐那些哗众取宠的标题党,不传播那种充斥不实信息的“鸡血”文,这是我们每个网民的责任。


投诉/举报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