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赵匡胤夺了柴家天下 世宗柴荣七个儿子结局如何?

news.xixik.com   2018-5-23 19:28:18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周世宗柴荣一生共有七名儿子,长子柴宗谊,次子柴宗诚,三子柴宗諴都在柴荣生前被后汉隐帝刘承佑所杀,分别被追封为越王、吴王、韩王。这也是郭威和柴荣起兵造反的直接原因,后汉隐帝刘承佑杀了郭威和柴荣的家小,导致郭威绝后。

公元960年,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夺取了后周江山,建立北宋王朝。被历史铭记的还有宋太祖赵匡胤没有伤害开国功臣,从这方面说,他是个仁君。公元960年,他陈桥兵变,夺取了后周江山,建立北宋王朝。可问题来了,他既然是仁君,那他夺取了周世宗柴荣的江山,又如何对待柴家的人呢!作为新君对于后周世宗柴荣的家人,如何处置成了一大难题。

柴荣算尽心机 没看头赵匡胤

幼主,隐患很大,更何况是乱世。本身不能治国理政,不是被垂帘听政就是辅政大臣辅佐。很多的小皇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任意废立诛杀,或取而代之。

赴美生子利与弊

那么柴荣为什么临死前要把皇位传给七岁的儿子?

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一段大分裂时期。在那个年代,君不君、臣不臣,内乱频发,夺位篡位、儿子杀老子、下属杀上司更是常见。而柴荣却选择了一个幼主,这样是很容易被手下篡国的。

其实柴荣也是无奈。本来在柴宗训之前,柴荣还有三个儿子,但是都被前朝隐帝刘承祐杀害了。而这个七岁的儿子,已经是最大的。

但是也不一定幼主就一定会灭国,而在历史上一般都是家天下,除非没有儿子,让柴荣把天下交给外人,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下得了这个决心。

但为了防止江山落入他人之手,柴荣事先还是做了周密的部署,也是算临死前尽了最后一份力。

病危时,柴荣册立魏王符彦卿之女为皇后,封了自己的儿子为梁王,皇储。符彦卿可是地方实力派,笼络他也是为了中央以防不测。

柴荣时期,把禁军分为两个体系,分别是殿前司和侍卫司。殿前司的老大是殿前司都点检张永德。而侍卫司亲军的老大是李重进。

张永德是郭威的女婿,也算是柴荣的姐夫;李重进是郭威的外甥,年龄比柴荣还大,立下战功无数。柴荣一死,这两个人都是有机会也有实力做皇帝的人。

可以说当时最有实力篡位的两位武将是这两个人,张永德和李重进。所以柴荣提拔赵匡胤出任殿前司都点检,然后又将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外放到淮南,镇守扬州,将侍卫亲军司的军权交由副指挥使韩通。

柴荣同时任命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人为宰相,辅佐朝政,匡扶幼主。又以三个宰相分相权,而这三人又同时参与枢密,管理军政,在分军政权的同时又起到监视赵匡胤、韩通的作用。

显德六年(959年)六月癸巳日,周世宗去世,柴宗训于六月甲午日,在周世宗灵柩前即皇帝位 。政局不稳,人心浮动,谣言四起。

一些忠于后周的官吏,马上就敏锐地意识到动乱的根源十有八九要出在赵匡胤那里,指出赵匡胤不应再掌禁军,甚至有的人主张先发制人,及早将赵匡胤干掉。可周恭帝只是改任赵匡胤为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

此时,赵匡胤及其心腹也在加紧活动。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在周世宗去世后的半年里,禁军高级将领的安排,发生了对赵匡胤绝对有利的变动。先看殿前司系统,原来一直空缺的殿前副都点检一职,由慕容延钊出任,慕容延钊是赵匡胤的少年好友,关系非同一般。

原来空缺的殿前都虞侯一职,则由王审琦担任,此人也是赵匡胤的“布衣故交”,与当时已经担任殿前都指挥使的石守信一样,都是赵匡胤势力圈子中的最核心人物。这样,整个殿前司系统的所有高级将领的职务,均由赵匡胤的人担任了。

在侍卫司系统的高级将领中,原来赵匡胤只与韩令坤有“兄弟”之谊,当时他正领兵驻守在淮南扬州,京城中实际上只剩下副都指挥使韩通,虽然不是赵匡胤的人,但势孤力单,无法同赵匡胤抗衡。

但是千算万算,恐怕柴荣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忠心耿耿的赵匡胤最终篡了他的江山。

赵匡胤为何不对柴家斩尽杀绝?

当然是柴家对赵匡胤有知遇之恩。禅位诏书写道:“咨尔归德军节度使、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禀上圣之姿,有神武之略,佐我高祖,格於皇天,逮事世宗,功存纳麓,东征西怨,厥绩懋焉。”面对拥立他的将士,宋太祖也曾说:“吾受世宗厚恩,为六军所迫,一旦至此,惭负天地,将若之何?”“为六军所迫”当然是逢场作戏,但“世宗厚恩”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宋太祖赵匡胤画像

宋太祖能够当上天子,靠的是有勇有谋、身先士卒,但也离不开周世宗对他的赏识、提拔。高平之战、淮南之战,显德六年的北伐,一系列战役使赵匡胤的地位不断提升,在这个过程中,是柴荣给了他发挥才能的平台。一个人再有本事,没有伯乐,没有良机,也只能怀才不遇,难有出头之日。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看到“点检做天子”的木牌,周世宗任命赵匡胤为检校太尉、殿前都点检,可以说是高度信任了。可是赵匡胤却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以实际行动辜负了周世宗。

建隆初年,赵普多次建议宋太祖解除武将们的兵权,太祖一开始不同意,朕对将军们都很好呀!他们肯定不会背叛朕的。赵普就说:当年周世宗待陛下也很好呀!霎那间,赵匡胤被驳的哑口无言,场面极其尴尬。好吧,宰相大人说得对,关系再铁、再硬,就算恩如父子,也难以抵挡利益的腐蚀。如果周世宗多活二十年,或者柴宗训是个成年的新君,赵匡胤能不能当上皇帝真的很难说。柴家给了赵匡胤军权,又赐予他篡位的良机,无论如何,心里多多少少都是感激的。所以他自己不杀柴氏子孙,还要求后人尽量也不要杀,这个规矩要世世代代遵守下去。

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最好的结局是篡位成功,不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能够让政权迅速、平稳地过度到赵家人手里。在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赵匡胤对士兵们说:“太后,主上,吾皆北面事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用令有重赏,违即孥戮汝。”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将士们都不能侵犯,更不能烧杀抢掠,违令者斩。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新政权站稳脚跟,赢得民心。十年前郭威进京的时候,发生了不少流血冲突,为了避免悲剧重演,赵匡胤需要做出更好的安排。

柴宗训身为前朝皇帝,毋庸置疑,是宋太祖最想杀的人,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赵匡胤放过他,不予加害,可以体现出自己的仁慈之心,对我威胁最大的人我尚且不杀,还会放任手下加害普通百姓吗?会加害其它前朝旧臣吗?更不会了。

就像西汉初年的一天,汉高祖刚刚走出洛阳南宫,就在桥上看见几位将军指手画脚,好像在商量什么。便问张良:这些人在讨论什么呀?张良回答说:陛下还用问,当然是谋反咯。刘邦听后很纳闷,天下刚刚平定,造哪门子反呀!留侯说:陛下分封功臣,赏的都是萧何这些与你关系好的,杀的都是和你有过节的。他们怀疑自己得不到封赏,会被处决。

那怎么办?于是刘邦就把自己最痛恨的雍齿封侯了。消息传开,将军们热议:连雍齿都能受封,我们呢?自然也不在话下了。开开心心,消除了疑虑。同样的,如果赵匡胤杀了柴宗训,中原地区的官民不会感觉奇怪;不杀,反而让大家都能放下心来,安居乐业。社会秩序也能一如既往,不会产生很大的动荡。周世宗提拔的文臣、武将,比如张永德、曹斌、符彦卿,还可以继续为宋朝卖命,不会产生太大的心理负担。

敌国君主的榜样

保住柴宗训,不仅仅只是做给中原人看的,同时也在告诉敌国君臣,你们投降吧,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大宋朝廷不会杀你们的,荣华富贵照样保得住。在赵匡胤篡位时,天下远远没有统一,西南有后蜀,南方有荆南、南汉,东南有吴越、南唐,北方则有汉国以及强大的契丹。如果把柴宗训杀掉,这些国家的土皇帝知道了,肯定要拼死抵抗宋军,反正横竖是个死,我还不如死的轰轰烈烈,让你付出更大的代价。现在放过了柴氏一族,便会让敌国君主产生动摇,一旦被逼入绝境,投降算了,反正没有性命之虞,照样好吃好喝。

十几年后,孟昶、刘鋹、李煜这些亡国之君都来汴梁报道了,宋太祖都没有加害。有毒杀、强幸的传言,一般也是说赵光义所为,而不是他的哥哥。太祖嘛,顶多侮辱一下不听话的,比如李煜,封个“违命侯”,但不会动杀机。开宝九年,吴越王钱俶来开封朝见,赵匡胤没有扣人,没有杀人,还把他放回去了,临行前,送了一个包裹,嘱咐老钱回家好好看看,老钱一打开,奏折掉了满地,全是大臣们请求出兵吴越的,这是宋太祖在敲打他呢,朕不杀你,你最好识相点,早日纳土归降。

西子湖畔的钱王祠——钱家得以保全,后代子孙兴旺

太平兴国三年,钱俶真的把土地献给大宋了,除了双方实力上的差距,赵匡胤的优待政策也起到了很大作用。钱俶知道宋朝皇帝不会加害自己,投降的话,顶多活的心累,但还是能活的。如此一来,就减少了敌国君主玉石俱焚的现象,无论百姓还是宋军官兵,都可以从中获益。承担更小的伤亡,实现国家的一统。百年后,苏东坡来杭州当父母官,他发现有的老百姓在提到钱俶时,竟然流下了泪水,这是在感激钱王纳土归降,使吴越百姓免遭涂炭之苦。今天如果去西湖旅游,可以在柳浪闻莺公园附近看到钱王祠,里面就有东坡居士的《表忠观碑记》,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表忠观碑》是硕果仅存的少数东坡书法精品之一

柴荣七个儿子去了哪里?

周世宗柴荣一生共有七名儿子,长子柴宗谊,次子柴宗诚,三子柴宗諴都在柴荣生前被后汉隐帝刘承佑所杀,分别被追封为越王、吴王、韩王。刘承佑是个熊孩子,在他即位之初,他爹什么都跟他安排好了。sorry,他不喜欢,他觉得他爹安排的人都太碍眼了。他想把他们都干掉,郭威的一家子就这样都被他干掉了,包括郭威的几个儿子。

《新五代史·卷十一·周本纪第十一》:十一月丁丑,威遂举兵渡河。隐帝遣开封尹侯益、保大军节度使张彦超、客省使阎晋卿等率兵拒威,又遣内养瑽脱觇威所向。瑽脱为威所得,威乃附脱奏请缚李业等送军中。隐帝得威奏,以示业等,业等皆言威反状已白,乃悉诛威家属于京师。

越王柴宗谊:又名柴宜哥,被后汉隐帝刘承祐所杀。据《新五代史周家人传第八》记载,后周太祖郭威赐名“谊”,赠太尉,追封越王。

吴王柴宗诚(柴诚):被后汉隐帝刘承祐所杀。被杀的时候还小,还没有名字。据《新五代史周家人传第八》记载,后周太祖郭威赐名“诚”,赠太傅,吴王。

韩王柴宗諴(柴諴):被后汉隐帝刘承祐所杀。被杀的时候还小,还没有名字。据《新五代史周家人传第八》记载,后周太祖郭威赐名“諴”,赠太保,韩王。

这也是郭威和柴荣起兵造反的直接原因,后汉隐帝刘承佑杀了郭威和柴荣的家小,导致郭威绝后。最后周世祖郭威虽然夺得了天下,却没有子嗣来继承皇位,不得不让外甥柴荣来继承。

《新五代史》说,周世宗柴荣共有子七人,“长曰宜哥,次二皆未名,次曰恭皇帝,次曰熙让,次曰熙谨,次曰熙诲。宜哥与其二,皆为汉诛”;宋乾德二年(964年),“熙谨卒,熙让、熙诲不知所终”。至此为止,柴荣的直系后裔不是早夭,就是失踪不见了。

越王柴宗谊,又名柴宜哥,被后汉隐帝刘承祐所杀。

恭帝柴宗训,赵匡胤登基后,降封柴宗训为郑王,迁往房州。北宋开宝六年(973年)逝世,终年20岁,被谥为恭皇帝。

曹王柴熙让,原名宗让,世宗柴荣五子。显德六年六月癸未,拜左骁卫上将军,封燕国公。后十日而世宗崩,梁王即位,是为恭皇帝。其年八月,更名熙让,封曹王。不知其所终。

纪王柴熙谨,世宗柴荣六子,显德六年,恭帝即位,以熙谨前未封爵,遂拜熙谨右武卫大将军,封纪王。乾德二年十月,熙谨卒。

蕲王柴熙诲,世宗柴荣七子,显德六年,恭帝即位,以熙诲前未封爵,拜左领军卫大将军,封蕲王。与曹王柴熙让不知其所终。

柴荣第四子就是后周恭帝柴宗训,生母大符皇后,继母小符皇后(周世宗柴荣的两位皇后是亲姐妹)。柴宗训广顺三年八月初四日(953年9月14日)出生于澶州。陈桥兵变的时候才7岁,当了一年皇帝就被迫禅位给了赵匡胤。当时赵匡胤是以柴荣结社兄弟的名义登基的,而且柴荣生前待赵匡胤也不薄,故而赵匡胤没有对其下黑手。降封柴宗训为郑王,三年后的建隆三年,迁往房州居住,当个逍遥王爷,尊符太后为周太后。房州,古称房陵,位于鄂西北大山之中(湖北省西北部),乃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流放地之一。据《史记》记载,房陵“纵横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一个闭塞、宁静的地方。两百多年前,唐中宗李显被武则天废黜,就是囚禁在房陵。由此可知,柴宗训至多只是笼子里的金丝雀罢了。赵匡胤把柴宗训安置在这里,远离政治中心,实际上有监视、防范的意图在里面。至于说赵匡胤还赐柴氏“丹书铁券”(免死金牌),保证柴氏子孙永享富贵,即使犯罪也不得加刑,纯属后世戏说。《水浒传》的作者了解了这段历史,设置了柴进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柴大官人得知宋江杀死了阎婆惜,竟然笑着说:“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可谓有恃无恐。他为什么敢这么嚣张?因为连酒店的小伙计都知道:“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于他誓书铁劵在家。”

只是柴宗训长大成年后,对赵匡胤谋夺自家江山一事耿耿于怀,又对时局束手无策,最后忧郁成疾,北宋开宝六年(973年)春英年早逝,终年20岁,没有留下子嗣。《宋史》记载:赵匡胤闻之震恸,素服发哀,辍朝十日,谥曰“恭皇帝”,归葬于世宗庆陵之侧的顺陵(今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市郭店镇郭店村)。而柴氏后裔自此便不再见于正史记载,试问“丹书铁券”有何用?而那一句“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死后,符太后出家号为玉清禅师,淳化四年十月(993年),符太后薨,宋廷以后礼葬于懿陵,陪于其姐西北。

柴荣第五子柴宗让,又名柴熙让或宁熙让。柴荣生前拜左骁卫上将军,封燕国公。柴宗训继位后,封爵曹王。陈桥兵变时,柴宗让的娘家宁氏见势不妙,将其偷偷带出宫外,隐姓埋名,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为了逃避赵匡胤的迫害,柴宗让改姓宁,改名熙让。另传被当时著名的隐士陈抟收为弟子,改名柴明皇,号虫二。一直活到宋真宗时期才去世,终年53岁。有子柴少婴,是现在江西吉安市永丰县柴姓人的开山鼻祖(注:这一支柴姓子孙并不被正史承认为柴荣后裔)。

柴荣第六子柴熙谨,封爵纪王。

柴荣第七子柴熙诲,原名柴宗炯,封爵蕲王。

陈桥兵变时,六子柴熙谨和七子柴熙诲还只是个幼童。造反的侍卫们揣摩赵匡胤的心意,将纪王与蕲王抓起来,欲予杀害。两小孩大惊失色,哭声动地。其惨状使卢琰目不妨睹。赵匡胤问周围的亲信该怎么处置柴熙谨和柴熙诲,有人提议杀掉,免除后患。卢琰冒着生命危险劝谏宋太祖:“尧舜授受不废朱均,今受周禅安得不存其后?”而大将潘美则一言不发,看着宫里的柱子发呆。赵匡胤何故,潘美曰“先帝待我不薄,如果让我杀他的儿子,于心不安。但如果我不说杀柴熙谨,陛下你又怀疑我对你的忠诚,故我不敢多言!”赵匡胤就发令把小纪王与小蕲王追回来。这时潘美抱走小纪王,而卢琰抱走小蕲王,各自回家。后来卢琰把柴熙诲改名卢璇,收为养子。待其成年后,又把自己的女儿卢锦嫁给了他,因此即是养子,又是女婿。

赵匡胤听后若有所悟,将柴熙谨交给潘美收养,终其一生都没有在过问。潘美将柴熙谨改名潘惟吉,当做自己的儿子来抚养,但是不准其叫自己父亲,只准叫叔父。后来潘惟吉入仕为官,造福一方百姓,为宋真宗所赏识。《宋史·潘美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惟吉,美从子。累资为天雄军驻泊都监,虽连戚里,能以礼法自饬,扬历中外,人咸称其勤敏云。”但是可惜的是,此人却在去契丹的路上公元1010年病逝了。而真正意义上的柴荣后裔,只有潘惟吉一支。这是史书之中对于柴荣儿子的唯一介绍,其他的东西,人们没有办法从史书之中来获得相关的信息。

另有野史记述,陈桥兵变后,赵匡胤见柴熙谨、柴熙诲兄弟依旧住在宫中,于是问群臣:“此复何待?”随即命人将两个小孩儿带走。后周的开国将领卢琰见状不妙,冒死谏阻:“尧舜授受不废朱(丹朱,尧之子)、均(商均,舜之子),今受周禅,安得不存其后?”此时赵匡胤见爱将潘美垂头不语,就问他:“汝以为不可耶?”潘美回答说:“臣岂敢以为不可,但于理未安。”赵匡胤听后,当即收回成命,让潘美抱养了柴熙谨,卢琰抱养了柴熙诲 。后来柴熙谨更名为潘惟正(一说潘惟吉),柴熙诲更名为卢璇。卢璇一直陪同养父卢琰在浙江隐居。卢琰去世后,卢璇为其守孝十年,传为一时美谈。宋真宗时期,卢璇始入仕为官,晋封为武烈侯。今天浙江省永康、武义、东阳、仙居、缙去、浦江、龙游等县市的卢氏子孙,都将卢璇视为开山鼻祖。

白话文叙述如下:

赵匡胤在宫中看到两个孩子后,问左右当如何处置,赵普简单明了地说了两个字:“去之!”潘美在赵匡胤身后用手掐着宫殿的柱子,低头不说话。赵匡胤招呼潘美询问,潘美不敢回答,赵匡胤说:“我即位于周世宗,如果杀了他的儿子,不忍心这么做。”

潘美说:“臣与陛下曾都是周世宗的臣子,劝说陛下杀掉这个孩子,则辜负了周世宗,劝说陛下不杀,陛下必定对我生疑。”赵匡胤说:“把他送给你做侄子。周世宗的儿子不可以做你的儿子。”潘美于是带着这个孩子回家。之后赵匡胤也不问这个孩子的情况,潘美也不说。这个孩子就是潘惟吉,后来做到了刺史。潘美本来没有兄弟,潘惟吉只称潘美为父亲却不说祖父。

大唐西市博物馆收藏有一方《宋故赠太子左卫率副率潘君及其夫人仁寿县太君王氏墓志铭》,为潘惟吉之子潘承裕及其夫人王氏的墓志铭,墓志中不提祖父为谁,而提到叔祖潘美,这极其反常,且潘美是大名人,而墓志说潘承裕是开封人,籍贯完全不同,这一切证明王巩的记载是真实可靠的。宋朝祭祀后周宗庙的崇义公、宣义郎都是周世宗侄子柴咏的后裔,周世宗前三子从小被杀,周恭帝和柴熙谨早卒无后,周世宗的血脉只有潘惟吉一支。

北宋王铚的《默记》和北宋王巩的《随手杂录》中,都记载赵匡胤让大将潘美收养了襁褓中的柴熙谨(或者收养了他们兄弟俩),而“其后太祖亦不问,美亦不复言”,据说柴熙谨随后改名为潘惟吉,在宋真宗时期曾经被派往辽国,给辽圣宗祝寿。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个人是柴荣的亲生父亲柴守礼。因为陈桥兵变时,其尚在人世。故而也引起了赵匡胤的重视。还好柴守礼识实务,打出了拥护赵匡胤登基称帝的口号,逃过一劫。非但如此,赵匡胤对柴守礼礼遇有加,让其风风光光的过完了下半生,公元967年,以太子少傅的名义去世。而与柴荣儿子无嗣不同,柴守礼有五个儿子,个个枝叶茂盛,其子孙继承了后周恭帝柴宗训的封爵。故而两宋所说的柴氏后人,基本上都是柴守礼的子孙。

此后直到宋仁宗(北宋第四任皇帝)年间,宋室才又一次想起了柴家人。如上所述,此时柴荣的直系后裔已经找寻不到,因此只能“择柴氏族人最长一人除京官,已在班行则换文资,仍封崇义公。”政和八年(1118年),徽宗下诏曰:“昔我艺祖受禅于周,嘉佑中择柴氏旁支一名封崇义公。议者谓不当封周。然禅国者周,而三恪之封不及,礼盖未尽。除崇义公依旧外,择柴氏最长见在者以其祖父为周恭帝后,以其孙世世为宣义郎,监周陵庙,与知县请给,以示继绝之仁,为国二恪,永为定制。”从此柴家后人才明确有了崇义公和宣义郎两个世袭官爵。到了南宋高宗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赵构又找到柴家后人柴叔夏,让他担任右承奉郎,袭封崇义公,此时的柴家,地位就更低了,不过比起其他朝代,宋朝皇室还是挺讲情义的。可以说,柴家在宋朝的地位不算显赫,也没有多大的权利,却始终受到宋朝皇帝的尊重及善待。

由上述记载不难得知,宋室对柴家虽然没有赶尽杀绝,但也绝然称不上什么厚待,至于丹书铁券云云,就更是说书人的戏说了。

后周周世宗柴荣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本来也是可以位列千古一帝的,只是可惜的是,他却英年早逝了。可以这样说,赵匡胤并未对柴荣后代斩草除根,从帝王角度上来说,还是相当仁慈的,大家要知道的是,赵光义对自己的兄长和侄子都是那么狠心。而千古一帝的唐太宗,也为了争夺皇位不惜杀害自己的兄弟和侄子,足以可见帝王之心的毒辣,但赵匡胤却能够放他们一条生路,着实难得。除此之外,不得不说,周世宗识人不明,并未看穿赵匡胤的野心,最后要说的是。如果柴荣活着的话,他必定不会重文轻武,也就不会自废武功,中原文明也不会遭到周边游牧文明的入侵。

柴荣的的亲生父亲

柴荣的养父郭威虽然过世了,但他的亲生父亲柴守礼却还在世。柴荣当皇帝后,并没有将其生父尊为太上皇,而是封生父柴守礼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古代人最讲求“礼”,柴荣既然是以 郭威儿子的身份继承了皇位,那他就是郭家的人,他就只能将其亲生父亲柴守礼当作舅舅一样对待。

柴荣称帝时,柴守礼在洛阳安享晚年,据记载:“终世宗(柴荣)之世,未尝至京师。”自柴荣登基后他们父子俩至死未见的原因也是因为一个“礼”字。依据礼仪,柴守礼即使是国舅,见皇帝也要下拜。但从人伦孝道方面,他又是当今皇帝生父,父亲给儿子下跪,天理不容。因此,父子俩一直到死,再未见过面。

柴守礼也非善类,有了柴荣这个当皇帝的儿子,他就开始无法无天起来,居然到了当街杀人的地步。洛阳官员将此事报告给周世宗后,柴荣这么一位英明果决的帝王也拿自己的亲爹没有办法,只能听之任之。柴守礼扯着儿子的大旗,在洛阳当起了人见人躲的老流氓。

宋太祖誓碑真的有“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

据说宋太祖登基三年后,曾秘密派工匠打造一块石碑,藏于太庙夹室。北宋时,这块碑的文字属于国家机密,除了最高统治者,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查看。每逢新帝继位或重大祭祀场合,一个不识字的管理员会把门锁打开,放皇帝进去焚香、默读碑文。其它大臣只能在殿外候着,不准前进半步。即使是国家栋梁,如赵普、欧阳修、富弼、王安石、司马光,也不得入内观看。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就这样,过了一百六十多年,靖康之变发生了。金人打入汴梁,俘虏徽、钦二帝。顿时,开封治安一片混乱,太庙门户洞开。人们总算有机会得知真相了,只见碑高七八尺,长四尺,内容不多,也就三行字。第一:“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第二:“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第三 :“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誓碑的大意主要是两条:礼遇柴氏子孙,厚待士大夫。赵匡胤把不杀前朝宗室作为祖训,这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多见。南北朝以来,改朝换代的新皇帝,往往会把前朝统治者肉体消灭。隋文帝登基,北周皇族被杀戮殆尽;李渊受禅,隋恭帝命不久矣;唐哀宗亡了国,随之而来的就是朱温的鸩酒。康熙四十七年,流落民间的崇祯皇五子朱慈焕被找到了,虽然他已经七十五岁高龄,且完全没有反清复明的行动,但清政府依然举起屠刀,把他凌迟处死。

上述这段描述来自南宋陆游《避暑漫抄》记载:宋太祖于建隆三年(962)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平时用销金黄幔遮蔽,门钥封闭甚严。太祖命令有关部门,唯太庙四季祭祀和新天子即位时方可启封,谒庙礼毕,奏请恭读誓词。届时只有一名不识字的小黄门跟随,其余皆远立庭中,不敢仰视。天子行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然后再拜而出,群臣及近侍皆不知所誓何事。北宋的各代皇帝“皆踵故事,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泄漏”。直到靖康之变,金人将祭祀礼器席卷而去,太庙之门洞开,人们方得看到此碑。誓碑高七、八尺,阔四尺余,上刻誓词三行:一为“柴氏(周世宗)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一为“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一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也就是说这句话的后面其实还有半句话:“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也就是说,不是不能杀,只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所以估计《水浒传》中的柴进如果真的活在宋朝,应该也等不到宋徽宗就离奇死亡了。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