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嘉靖皇帝亲爹兴献王为例,看明朝亲王就藩流程

news.xixik.com   2021-9-19 19:37:12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百姓的悲歌:以嘉靖皇帝亲爹兴献王为例,聊一下明朝亲王就藩流程。兴王府位于明湖广安陆州(嘉靖时为承天府钟祥县),弘治七年竣工。兴献王之子朱厚熜入承大统后,于嘉靖年间对兴王府进行过改建增建工程。

前言: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对于儿子们的安排基本上还是沿用元朝的那一套:

“各有爵封,分镇诸国。”

期望皇子们长大之后能够

中国历史朝代表

“上卫国家,下安生民。”

在册立朱允炆为皇太孙之后,朱元璋对勋贵武将实施了大清洗。而在这种形势下,明军依然在北方保持对北元政权巨大的压力,底气就在于分散在北部边境线上的诸位掌握军政大权的亲王们。

可惜在朱元璋死后,继位的皇太孙朱允炆被文官集团给忽悠瘸了,对自己的叔叔们举起了残酷削藩的屠刀。最终镇守北平的燕王朱棣被逼反,朱允炆也受到了身死国灭的报应。

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曾经说过,朱棣在篡位之后同样也进行了削藩,只不过手段更为巧妙。通过朱棣、朱高炽、朱瞻基三代君王的努力,明朝藩王的军事实力被彻底剥离,完完全全地成为了朝廷的吉祥物。

当然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亲王们既然无法觊觎皇位,朝廷就得相应地予以物质上的弥补。今天笔者就以明世宗嘉靖皇帝的亲爹兴献王朱祐杬的就藩过程为例,看看普罗群众为这样一位亲王的就藩,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陈宝国老师扮演的明世宗嘉靖皇帝

兴献王朱祐杬的背景

朱祐杬,明宪宗朱见深第四子(伦序为第二子),生母宸妃邵氏,生于成化十二年(公元1476年)七月二日。成化二十三年(公元1487年)七月,自知身体已经不行的宪宗下旨将所有皇子全部册封为亲王(长子朱祐樘先以受封皇太子),于是年仅12岁的朱祐杬被册为兴王。

一个月后宪宗驾崩,皇太子朱祐樘继位,是为孝宗。作为皇帝所有兄弟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个弟弟,兴王朱祐杬所受到的任何待遇,都会被视为其他亲王的标杆。弘治元年,兴王等五王将出阁读书,孝宗安排进士马政等人作为教读官。弘治三年,15岁的兴王朱祐杬开始做就藩准备,孝宗将其教读官马政、刘良升为兴府左、右长史。弘治四年,孝宗下旨在湖广德安府安陆州为朱祐杬修建王府。

兴王成婚

婚礼流程

在就藩之前,首先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成婚。虽然明朝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亲王婚礼,算得上是经验丰富。但是由于历朝历代皇帝、后宫和亲王之间的关系不同,每次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对亲王婚礼流程做出微调。比如这次兴王成婚,就不能直接套用成化元年德王朱见潾的婚礼流程。虽然德王和当时的皇帝宪宗的关系,和兴王和现任皇帝孝宗一样都是兄弟。但是当年德王成婚的时候后宫只有皇太后,而现在后宫之中既有皇太后,又有太皇太后。

(弘治四年十一月)辛卯,礼部进兴王婚礼仪注:一钦天监选本年十二月十六日尚冠。二十一日纳徵发册。弘治五年正月二十日亲迎。(《明孝宗实录卷五十七》)

十二月二十一日,孝宗派太师兼太子太师、英国公张懋为正使,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刘吉充副使,捧持节册,为兴王妃行纳徵等礼。这两个人,一个是世袭勋贵的老大,另一个则是内阁首辅,可见皇帝对兴王婚礼的重视程度。兴王妃是中兵马指挥司指挥蒋敩长女,这位蒋氏日后在嘉靖帝“大礼议”事件中还有突出表现,此是后话。

支盐风波

当然举办婚礼,钱是最重要的。在早前的弘治四年三月,孝宗下令赐兴王淮安仪真盐一万引,以助婚礼之用。在明朝如果想要合法贩盐,首先必须先向政府取得“盐引”。凭“盐引”到盐场支盐,再到指定销盐区卖盐。笔者对“盐引”这一块不太熟,大致看了下每引折盐300斤,一万引那绝对是天文数字了。此事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前面说到这一万引盐是要派人去盐场自己启运的,当时朝廷一共派出两名内使(内监),兴王本人也赏赐了这两位支盐内使路费和口粮。但问题在于这二位视这趟差使为发财的好机会(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不但带了四、五个家人同行,还带了二十多名军校随同保护。按理这也不算特别过分,关键是连这二十多名军校也带了家人随行,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事情被礼科左给事中韩鼎捅到御前之后,孝宗亲自作了批示:

上命原差内使二人许带家人、军校共八人。其盐令巡按御史同内使就彼鬻之,解银来京,毋致迟误。(《明孝宗实录卷五十》)

修建王府

弘治五年,巡抚湖广都御史谢绶上奏朝廷,表示由于修建王府事务繁多,请求免去湖广德安府知府朝觐。要知道天下官员到京城朝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朝廷要对朝觐官员进行考评打分以决定升迁还是降级。

弘治七年,新任巡抚湖广都御史韩文又称湖广修建王府费用浩大,想留用荆州府木植料商税的70%作为工费开销。工部表示商税是用来造漕运船的,不能挪用。最后皇帝和稀泥之后双方达成协议,造船剩余费用可以挪用来修建王府。

(弘治七年二月)庚午,巡抚湖广都御史韩文奏:今湖广方营建兴、岐二王府第,又重修吉府。三役并举,木石瓦甓之费难以预计。 其官匠人等饩廪,计岁用银四万三千二百两。今工未及半,不知将来所需其多几何。 乞以荆州府抽分木植料价十之七,以佐其费。(《明孝宗实录卷八十五》)

安陆兴王府遗址

对于孝宗朝王府修建时的奢侈浪费、工役浩大,礼部尚书倪岳为此请求朝廷查永乐、宣德年间王府规制,务求节约。

(弘治八年十月)庚申,礼部尚书倪岳等言:永乐、宣德间造各王府规制俭约,近来务极宏丽,伤财害民。 乞敕内官监今后凡造王府,悉遵永乐、宣德间式样画图,务从俭约,以恤民困。 上曰:既永乐、宣德间王府规制皆祖宗所定,诚宜遵奉,所司其备查以闻。(《明孝宗实录卷一百五》)

兴王之国

弘治七年九月八日,兴王朱祐杬到天寿山祭拜列祖列宗陵寝(包括其父宪宗朱见深所在的茂陵,祖父英宗朱祁镇所在的裕陵,曾祖父宣宗朱瞻基所在的景陵,高祖父仁宗朱高炽所在的献陵,以及他们这一支的始祖太宗朱棣所在的长陵。)此后终其一身,都不会再有回京的机会了。

九月十七日,朱祐杬诣奉先殿行礼,百官诣北京兴王府行礼。

九月十八日,朱祐杬在孝宗早朝之后,冕服至御前行五拜礼。孝宗赐果酒,朱祐杬喝完之后磕头告别。出奉天殿后在东阶上及丹陛下及午门外,再磕头三次。孝宗目送弟弟出午门之后才回宫,从此兄弟二人此生再未重逢。当然孝宗也绝不会想到二十年后,这位弟弟的儿子会重新回到这紫禁城中,成为大明王朝的新主人。

王府护卫

随同亲王之国的王府护卫惯例于后府锦衣卫并在京卫分拨,合计1700人。弘治六年由兵部尚书马文升的建议,改为在京锦衣卫拨校尉300人,其余京卫拨军士600人,剩余800人由王国所在地附近卫所拨补。这样一来不但可以避免过多的京军被调遣到地方,还可以节约亲王之国路上的钱粮消耗,可谓一举两得。

之国礼议

根据弘治七年八月礼部所上的兴王之国礼仪,兴王到达安陆州城外时,本处文武官员要率领当地耆老出城迎接。王府内露台之下要陈设仪仗,承运门外要陈设金鼓旗,军职官员负责守卫王府各门及各殿。大殿丹墀前设文武官员拜位,文东武西。等兴王冕服升殿之后,所有文武官员行跪拜礼。

引礼引班首升自东阶,由殿东门入至殿中。赞跪,外赞同赞跪,班首众官皆跪。班首致词云:“某官某等,敬惟殿下钦承上命。至国之初,礼当庆贺。”如系王府官,则称臣某等。(《明孝宗实录卷九十一》)

沿途骚扰不尽,百姓苦不堪言

兴王之国之时,共用船九百余艘,军校二人用车一辆。一路之上

“官校暴横甚于狼虎,虽方面官亦被凌轹。”

而之所以用那么多船和车,就是为了装载私盐,勒索银两。经过地方之时,盐法惨遭破坏,百姓求生无门。

当年仁宗朱高炽诸子郑王、襄王等在宣德年间之国之时,用船不过二、三百艘,而军校俱无车辆。英宗朱祁镇诸子德王、崇王等在成化年间之国时

“船亦多不过七百余艘,军校无车辆,宫人无廪给。”

虽说比起宣宗朝时已多了数倍,但和现在的兴王比起来还只是小巫见大巫。

朱祐杬所在的明显陵

结语:兴王作为孝宗长弟,其从婚礼流程、王府规制一直到之国礼仪,都对孝宗朝其他亲王有着标杆效应。而在兴王之后,还有岐王、益王、衡王、雍王、寿王、汝王、泾王、荣王和申王九位亲王在等着全套流程再走一遍,这对于大明王朝的财政,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因此在弘治十一年十一月,以英国公张懋为首的文武百官借着清宁宫火灾的由头,向皇帝做出了大声疾呼:

今后亲王之国,车船数目兵部俱照成化年旧例拨送,不许求讨过多。旗校人等宜从户部查照支给行粮,免行应付口粮。钦差太监一员总理其事,不必多差。其承奉、长史令钤束下人,不许纵容附撘客商买载私盐等货。(《明孝宗实录卷一百四十三》)

兴王府,为明世宗嘉靖皇帝的父亲兴王的藩府,也是嘉靖皇帝朱厚熜的出生之地。今位于王府大道南端,钟祥市第二中学旁。

身为钟祥本土人,都知道兴王府位于钟祥市郢中王府大道南端皇城门街、也就是现在的钟祥二中校园旁,少不了偶尔会去看一看。

时过境迁,历经风风雨雨的兴王故宫,仅存一座凤翔宫,面阔6间(22.4米)、进深3间(12.4米),为砖木结构。

(凤翔宫正门)

宫前有一圆形荷花池,池上有一石孔桥,长13.6米,宽2.3米,池壁周围有出水石雕龙头6个。

此外,还存云龙丹墀2块,故宫后宰门石门框1座。1992年12月,兴王府被列为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始建于弘治元年(1488年),后嘉靖十八年(1539年)嘉靖皇帝南巡承天府,对殿宫进行了扩建。

虽然在钟祥生活了二三十年,但是却是第一次去兴王府,只听说在二中,连方位都不知道。

平时路过这里,都是形色匆匆,未曾抬头望一眼,没想到从这里还可以进去看看嘉靖皇帝父亲的旧址。

一开始,以为在二中里面,虎头虎脑的就进去了,左右瞄了一下就看到了,砖红墙内的气势宏伟的凤翔宫。

呆呆的围着红墙走了一圈,也没找到门,问过之后,才知道要从二中旁边的一个红木门进去。

阴沉沉的天,眼看着就要下雨,加上时间也晚,两步并作一步小跑的冲出二中校门,赶上关门之前进去。(要跟值班的工作人员说声感谢,知道我们要进去拍照,本来要下班的,然后一直耐心等着我们拍完。)

一般属于历史古迹的地方,是不是总是能有这样彰显古色韵味的环境?

仿古青砖台阶,绿植顽强的从石砖缝隙里钻出来,被标以历史古迹的地方,总是能见到这些生命力顽强的杂草,似乎在告诉过往的游客,这里虽为历史,但与钟祥这座城命脉相连,共同随着年轮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慢慢度过一生。

500年后的今天,能见到这座凤翔宫,不禁觉得钟祥真的是祥瑞,福寿之地,每一次进入到这样的地方,内心都很感慨。

宫殿的顶上的这些小动物虽不起眼,但却很有讲究,经过查阅资料,才知道在古建筑的檐角上排列着一排小像,排头的是一个骑着凤凰的小人,其后是一排小兽,最后面又有一个较大的兽头叫“垂兽”。

檐角上最外面的小像叫仙人,又称真人或冥王。据说这位仙人是齐闵王的化身,大概还有绝处逢生、逢凶化吉的象征意义。垂兽和仙人之间的小兽统称“走兽”。它们各个昂首蹲踞,各有名称,也各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据说最高级别的宫殿是一仙十兽,以北京故宫的太和殿(最高级别,十个走兽一应俱全)为例:依次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押鱼、狻猊suan ni、獬豸xie zhi、斗牛、行什。

说起钟祥的这些历史,内心还是感到挺自豪的,明嘉靖十年(1531)升安陆州置承天府,治钟祥县,属湖广布政司。承天府于清顺治三年(1646)改为安陆府。

承天府名和钟祥县名均为嘉靖皇帝钦定。改州为府虽为礼官所言“如凤阳故事”,但嘉靖皇帝并不局限于此,而是尊显所生,将故里定名承天,是要与北京顺天、南京应天相提并论。其管辖范围也扩大到五县二州。是不是听起来很牛的样子?

虽然兴王府如今只保留住了一座凤翔宫,但是已经足够彰显出当时兴王府的辉宏,嘉靖故居——钟祥,已成为钟祥城市名片。

除此之外,二中校内,正在修复嘉靖皇帝当时阅读书卷的地方。

目前暂时无法进去,小编也只能勉强拍到外观。

凤翔宫紧邻二中,孩子们放学也会偶尔进来看看,使得这座宫殿显得不那么凄凉,据说二中会搬迁,以后这里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如果你也和小编一样,还未到这里来看过、走过,有时间了亲自来看一看吧。

嘉靖皇帝生父朱祐杬:主动上疏换藩地

却招来霉运,两代子嗣单薄

兴王朱祐杬是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生父,藩国在胡广安陆州,距北京城超出三千里,那里是朱厚熜继位以前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也是他内心深处的永恒家园。

然而兴王府地处偏僻,无法与西安、开封、太原等地相比,它灾害频发,是当时人们看来不太吉利的地方。

朱祐杬离开皇宫,再离开京师,离开政治权力中心,在安陆就藩。自从那时起,似乎兴王这一脉就中了人丁不兴旺的魔咒,整整两代人,子女大多早逝,能平安长大的极少。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01朱祐杬换藩地

朱祐杬是明宪宗的皇四子,也是明孝宗朱祐樘的大弟弟,朱祐樘排行老三,前面两个哥哥早夭。

弘治三年,兴王朱祐杬虚龄15岁,按照祖制离开了皇宫,住到京城专为亲王建造的府邸。

次年,明孝宗为大弟弟订亲,选了中兵马司指挥蒋敩长女。弘治五年,兴王与蒋氏正式成婚。婚后,应该离京就藩了。

弘治四年时,孝宗命人为朱祐杬兴建王府,先定的地方是河南卫辉,后来改为安陆州。

兴建王府不是一个容易的事,自明太祖朱元璋在位时起,好点的地方都被亲王们挑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多是穷乡僻壤的地方。此外,明朝还有个封藩原则:财赋地不封,畿辅地不封。

兴建王府有一套详细的亲王府营建规制。除了王府的高度、上下阔、女墙、城河、正殿、前殿、月台等有具体的尺寸规定外,还要建家庙、社稷坛、世子府、典膳所,要有大小门楼46座、墙门78处、水井16口等等。

也就是说,新建一个亲王府,需要大量的钱和相当长的时间。

朱祐杬成婚后,亲王府还没建好,可是他是明孝宗最大的弟弟,他不离开京城就藩,其他的弟弟就更轮不上。孝宗从小体弱,膝下只有一个两三岁的儿子朱厚照,而京城有那么多生龙活虎的弟弟,自然想早点打发他们离开京城就藩,远离皇权中心。

朱祐杬为人仁厚,知道皇兄急于让他离京,可是新建一座王府一时半会又很难竣工,于是便主动提出从河南卫辉换到安陆已故的梁庄王旧邸,孝宗同意了兴王的请求。

其实朱祐杬也有私心,他觉得河南卫辉不如安陆,就冠冕堂皇地提出换藩地。

02藩地安陆不吉利,朱祐杬只留下独子

安陆是两任亲王的藩土,都以悲情结局。

永乐六年,太祖第24子郢王朱栋就藩安陆长寿县,六年后病死,王妃终日哭泣,觉得只有四个女儿却没有一个儿子,老来无依无靠,后来悬梁自尽。宣德四年,由于郢王朱栋没有儿子继承藩地,郢藩裁撤,郢王遗属和宫人被安置到南京。

接着,明仁宗第9子梁王朱瞻垍在安陆就藩。梁王不喜欢这个又穷又偏远的地方,住了八年后上疏英宗,说府邸地势低下潮湿,请求换到干爽明亮的地方。结果,英宗把这事给拖着。几年后,梁王病死,也没留下儿子,照例梁藩被撤。

对于两位藩王的不幸遭遇,朱祐杬当然是知道的。在孝宗同意他移封安陆后,他再次上疏,说梁邸偏居西域,风水不好,请求在城正中重建王府。

朱祐樘比英宗好说话,同意了,派遣官员前去营建。

就这样,朱祐杬和蒋氏在安陆长寿县住了下来,准备在这里生儿育女,生生世世住下去。

朱祐杬在这里生有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其中两子三女是蒋氏所出,只有一个女儿是侧妃王氏所出。

但不幸地是,长子朱厚熙出生仅五日就夭折,长女不到三岁早夭,次女10岁病死,三女19岁逝世,最后只剩下了次子朱厚熜和四女永淳公主。

朱厚熜是兴王朱祐杬的独苗,从小被父母倾注了所有的爱。

在史书里,朱厚熜的出生带有许多神秘色彩,据说当时兴王府红光满天,远近百姓惊异万分,这一年黄河清,王府所在的楚地出现五彩祥云。

这些记载一般是帝王为了强化继位的正统性编纂的,当不得真。明武宗朱厚照无子,朱厚熜按照继位顺序制度,才得以继承大统。

民间传言则是另一个版本:朱厚熜出生的当天正午,他的父亲伏案小睡,迷迷糊糊中看到当地玄妙观中私教甚好的纯一道士进入府中,醒来才知道是一个梦。

恰好此时,仆人报喜,说蒋氏生了个儿子。朱祐杬觉得朱厚熜是纯一道士点化而生。想不到的是,明世宗朱厚熜后来崇尚道教,竟然是冥冥之中的命数。

朱祐杬对这个儿子十分看重,如果不是上天眷顾,他可能要重演前两位亲王撤藩的一幕。朱厚熜自幼很聪明,兴王乐得亲自教他读书,给他讲读书、写字的规矩和日常礼节,讲述民间的疾苦和耕作收获的艰难。

03嘉靖皇帝朱厚熜的心结

兴王府人丁不旺,不仅是朱祐杬的心结,也是嘉靖皇帝朱厚熜的心结。

朱厚熜15岁登基,好不容易28岁才得皇子,可很快长子却夭折了,这对他来说打击很大。

后来,朱厚熜在道士的协助下,陆续又得了七个儿子,可是好几个儿子也陆续早夭或早逝,朱厚熜曾请教陶仲文道士如何破局,

道士说:二龙不相见。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朱厚熜是大龙,他的儿子就是小龙。朱厚熜黯然发现,只要他册立儿子为太子,被封的那个儿子就很快莫名其妙地死亡。按照道士的说法,被册立为太子,就是龙了。

后来,朱厚熜为了让儿子们平安地活着,搬到了西苑一心修道,恪守“二龙不相见”的箴言,不见皇后嫔妃和儿子,也不敢再册立太子。

朱厚熜不仅不和儿子们见面,甚至也不和孙子见面。他所住的西苑,那里玉兔生子、白龟下蛋,大臣们都要溜须拍马庆贺一番,可是裕王儿子朱诩钧满月,大臣们却不敢上奏请求行“剪发礼”。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直到朱厚熜驾崩时,太子之位都一直空着,当时他只有一个儿子在世,就是后来的隆庆皇帝。

小结:

嘉靖皇帝朱厚熜有个心结,就是儿子们的相继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

这似乎是个魔咒,自生父朱祐杬就藩那个不吉利的安陆长寿县时起,家族人丁不旺,子嗣稀薄。朱祐杬仅留下朱厚熜一个继承香火的儿子,而朱厚熜在驾崩时,也只留下一个儿子在人世。

为了子嗣绵延下去,朱厚熜谨遵“二龙不相见”的忠告,晚年一直不敢立太子,也不敢和儿孙们见面。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