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美国大选就是金钱的游戏?一场到底花了多少钱

news.xixik.com   2016-9-21 19:05:50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随着近年美国政治募捐管理规定进一步松绑并取消捐款总额上限,21世纪以来美国四次总统选举的花费不断增加,屡创新高。2020年的美国大选将再次刷新历届选举的“烧钱”纪录,最终花费将达到140亿美元,是上一届的两倍。

“两样东西对美国政治十分重要:第一是金钱,第二还是金钱。”圈内人很早就发现美国政治的规则,美国前参议员马克·汉纳这样总结道。早在1896年和1900年,他就依靠这个规则帮助共和党人威廉·麦金利连续赢得两届美国总统选举

在美国,“一人一票”的民主形式早已蜕变成“一美元一票”的“金钱政治”,成为积重难返的痼疾。近年来随着政治募捐管理规定进一步松绑并取消捐款总额上限,“选举跟着钱走”在美国更变得越来越“光明正大”。

中国历史朝代表

如何吸金?

距离11月美国总统大选选战打响只剩不到两个月,两党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团队也开始进入了“吸金”的冲刺阶段。为何?根据以往经验,筹款越多的总统候选人胜算更高——德国商报的一项统计显示,近50年来美国总统大选最后的获胜者均是筹款最多的候选人。

希拉里:每小时筹25万美元

进入8月以来,希拉里拼了命参加筹款活动。美联社报道,9月上旬,希拉里在造势集会间隙密集参加各种筹款活动,仅9日一天就筹得至少550万美元。而在8月一次前往加州的三天筹款行程中,希拉里总共筹得1800万美元,相当于每小时筹得25万美元左右。

欲破奥巴马纪录

根据美媒数据,希拉里竞选团队8月共筹得政治捐款1.43亿美元,创下参选以来的最高纪录。截至今年7月31日,希拉里已筹款近6.93亿美元,加上整个8月和9月初的新进账,希拉里目前已筹得近8.5亿美元,“吸金”能力惊人。

参选以来,希拉里竞选团队的筹款目标就是力争打破现任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选举中创下的10亿美元纪录。当年,奥巴马团队与支持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合共筹款11亿美元。

对希拉里团队来说,“破纪录”也并非“不可完成的任务”——往届美国总统选举中,选举日前一两个月往往是筹钱速度最快的阶段,这主要是因为随着选情逐渐明朗,许多之前捏着钱不撒手的“金主”开始向最有可能赢得选举的候选人“砸钱”。

希拉里身边的几名幕僚在上周举行的一场电话工作会议上向筹款部门下任务,让他们在11月8日大选日前再筹至少1亿美元。而早在去年年初党内初选启动之际,希拉里的一些亲密助手就在私下谈话中估计,到大选结束之时,希拉里一方的花费会达到15~20亿美元。

特朗普:“钱多不愁”也发愁

一直吹嘘自己“不愁钱”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比希拉里落后不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31日,他通过自费、竞选团队筹集、“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贡献和筹款会募捐的竞选资金约为3.46亿美元。

随着选举日程日益进展,钱袋子紧巴巴的特朗普也不免发起愁来,他在今年6月公开发出了首封筹款邮件,也开始频繁举办筹款活动。美联社数据显示,特朗普8月份的筹款总数为9000万美元,创下其竞选团队单月筹款额的新高,但比起希拉里同期的1.43亿美元仍然要少得多。

特朗普在筹款能力上的致命弱点是不受华尔街金主待见,他支持加强银行监管和公司税制结构改革,被认为会阻碍金融行业的发展。

大选花费届届涨

而且,随着近年美国政治募捐管理规定进一步松绑并取消捐款总额上限,21世纪以来美国四次总统选举的花费不断增加,屡创新高。回顾前几届大选,可谓一届比一届“贵”。

2004年小布什VS戈尔 花费近7亿美元,其中小布什阵营花了近3.6亿美元,克里阵营花了近3.3亿美元。

2008年奥巴马VS麦凯恩 花费超过10亿美元,其中奥巴马阵营花了7.3亿美元,麦凯恩也花掉3.33亿美元。

2012年奥巴马VS罗姆尼 花费突破20亿美元,奥巴马和罗姆尼阵营加上各自政党的花费,都超过了10亿美元。

当时两党候选人总共筹集的竞选经费已经超过23亿美元。其中,民主党和奥巴马共获得捐款11亿美元,共和党与罗姆尼获得11.8亿美元,这是美国史上两党候选人首次募款双双超过10亿美元。

2016年希拉里VS特朗普 花费大约70亿美元。希拉里和民主党筹款13亿美元,而特朗普与共和党仅筹款7.95亿美元。

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花了1.2亿美元攻击特朗普,而特朗普则花了3.76亿美元反击。

2016年12月8日晚,2016年大选最后阶段的募款数据公诸于众。竞选全程希拉里及其盟友共募得大约10亿美元,特朗普方面的募款金额则在6亿美元左右。特朗普曾多次在竞选演讲中提到,他不受任何利益集团的影响,因为他自己出钱竞选。而特朗普阵营花掉的募款中,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特朗普旗下的公司。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向他自己的公司支付了近1200万美元,包括特朗普本人和他的员工在竞选期间的乘机出行、酒店住宿和餐饮服务的开销,以及租赁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为竞选总部的场地费用。其中仅交通费用一项,即特朗普乘坐其私人飞机四处竞选拉票,就高达870万美元。

特朗普组建“富豪内阁”,其中部分人选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或者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了不少钱。比如,被提名为小型企业管理局局长的琳达·麦克马洪向两个支持特朗普的组织捐款700万美元,商务部长人选威尔伯·罗斯、财政部长人选史蒂文·努钦和劳工部长人选安德鲁·帕兹德的捐款都高达六位数。然而,事后证明这些富豪从政就是傻逼,很快被特朗普解职。特朗普下台后白宫员工找不到工作 被斥“没信誉”

2020年拜登VS特朗普 花费大约140亿美元。总统竞选累计投入66亿美元,国会选举累计投入超70亿美元。唐纳德·特朗普和乔·拜登的合计“竞选账单”远超2016年特朗普和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合计的24亿美元。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网站统计,截至2020年10月14日,特朗普竞选团队收到竞选捐款6.01亿美元,拜登团队收到竞选捐款9.52亿美元。此外,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迈克尔·布隆伯格筹得竞选资金11.21亿美元,值得说明的是,布隆伯格此次竞选纯属自掏腰包,数据显示,他自己拿出的竞选资金为10.89亿美元,而别人的捐款仅为3千万美元。布隆伯格2020年的参选纯属“为太子陪读”,起初雄心勃勃,最终仓皇败落。

“美国响应政治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大选中,拜登获得的政治捐款中,小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仅占38.8%,而超过200美元的大额捐款则超过61%。同样,特朗普获得的小额捐款也仅占总额的45%,而大额则占54.7%。

金主是谁?

1、公共基金:基本被弃

据《联邦选举活动法》,合格的总统候选人可从美国财政部储留的特别基金中为选举活动获取公共基金。不过为了获得公共基金的使用资格,候选人要达到一定资格并且接受一系列的限制,一旦接受了公共基金,就必须遵守联邦选举委员会所规定的开支限额,且必须放弃自主筹款,接受公共基金上限作为竞选经费的上限(2008年时公共经费的上限为8300万美元),因此许多候选人都会放弃该经费支持。

今年总统大选动用的公共基金仅128万多美元,在“烧钱大战”中基本可忽略。

2、个人捐款:2400美元以下

一个竞选人的一次竞选,个人捐款不得超过2400美元。严格的捐款上限相对于动辄数百万或上亿的竞选费用来说不过杯水车薪,这就使得候选人必须依靠成千上万的普通选民的捐款积少成多。奥巴马为了吸引选民参与,把捐款门槛降低到5美元,比一顿麦当劳还便宜。

3、自掏腰包:不足以应对

候选人可以依靠自身财富甚至举债参选,美国最高法院1976年裁定,个人资产用于竞选没有上限。包括本届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内,虽然能够自掏腰包竞选的都是“土豪”,但仅凭借个人资产也不足以应付“烧钱大战”:2008年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为自己支付了44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结果在党内初选中就败北。

4、PAC:竞选捐款无上限

“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经费来自于自愿捐款的个人和企业,对每个竞选人每次竞选活动,PAC捐款的最高限额为5000美元,一个PAC给一个全国性政党的钱每年不得超过15000美元。

美国最高法2010年裁定,限制商业机构资助联邦选举候选人的两党选举改革法案的条款违宪。这一裁定导致类似“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样独立运作的竞选组织壮大。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进一步为政治募捐管理规定松绑,最终取消美国政治竞选捐款总额的上限,“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更加举足轻重。

5、华尔街:最大金主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出现令少数人靠财富控制选举成为可能。2010年~2015年,“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竞选开支近六成来自一个不足200人的超级富人阶层。美国61个超级富豪和机构在2012年大选期间平均向候选人提供470万美元,总计2.867亿美元,比142万多名小额个人捐款者的捐款总和还要多150万美元。

从《华盛顿邮报》的统计中不难看出,美国总统竞选最大的金主多数来自华尔街。

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各自花了多少钱?

2016年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角逐以特朗普的胜利而告终,希拉里黯然离场。在这场巨大的选举过程中双方都耗费了巨资为自己造势。

根据美国FEC报告显示,仅在竞选的冲刺阶段,唐纳德·特朗普就花费了大约9400万美元,而希拉里则动用了1.32亿美元。

在初选和大选的过程中,特朗普做了一个3.4亿美元的竞选规划,这其中包括他自掏腰包的660万美元,而希拉里的预算达到了5.81亿。

特朗普的助手Parscale承认,在竞选的最后几天里,光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广告费就超过了500万。

“你想想,如果我们没有花这些钱,我们不可能胜利。”Parscale说:“它证明了这些投资是必要的,我们在一些州是以微弱优势获胜,广告取得了应有的效果。”

最后FEC报告显示,在特朗普冲刺竞选最后一分钟的电视广告中,竞选团队砸了大约3900万美元,另有2900万美元用在网络媒体的宣传上。而希拉里的竞选团队更注重传统宣传,她花在电视广告上的费用为7200万美元,而互联网上的广告仅有1600万。

在竞选的外出演讲费用方面,希拉里总共花销了1200万美元,特朗普只有她的一半。FEC认为,总体来说,特朗普的整体开销更趋于合理,而希拉里尽管有更强大的资金支持,但是在竞选中很多开销都浪费在无用的地方了。

她的竞选经理罗比·穆克在哈佛大学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希拉里在密歇根州发表演讲的时候,并没有把应该请到的人都请到,最后导致了在该地区的失败。

最新的报告显示,在特朗普竞选中的投资者已经逐渐开始获得相应收益。

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Sheldon Adelson和他的妻子米里亚姆在竞选的最后几周为特朗普提供了4500万的竞选经费,他们已经被确认成为未来特朗普团队的合作伙伴。

琳达·麦克马洪——本周被特朗普任命为小企业管理局的负责人,总共提供了6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

PayPal联合创始人硅谷风投巨头彼得·泰尔提供了100万美元,现在成为新政府过渡团队成员。

2020年美国大选烧钱140亿美元创纪录,较4年前翻倍

专门追踪美国大选花销的美国非政府组织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的最新评估显示:

2020年美国大选即将落下帷幕,除了最具争议、最具悬念、最具看点外也是历史上最烧钱的竞选了,烧掉了多少?2020年的美国大选将再次刷新历届选举的“烧钱”纪录,最终花费将达到140多亿美元,是上一届的两倍,其中民主党花费约为55亿美元,还要再算上加州富豪史泰尔与亿万富翁彭博在初选花的13亿美元,共和党则为38亿美元。而这些费用主要被用在了广告上,按1.5亿选民算,人均获客成本高达100美元。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大选的花费可以说是逐届上升,从2000年的24亿美元,2004年的40亿美元,到2008年的53亿美元,再到2012年的60亿美元和2016年的70亿美元。而本届大选甚至直接翻倍,高达140亿美元,其中总统选举累计投入超66亿美元,国会选举总计花费将超73亿美元。除总统选举,本次大选众议院全部议席和参议院大约三分之一议席也都将改选。一些议席竞争激烈,候选人“烧钱”同样不手软。角逐南卡罗来纳州联邦参议员席位的民主党人贾梅·哈里森的竞选团队就证实,他们第三季度仅投放电视广告就花费3400万美元。回溯到150年前的林肯时代,总统选举的花费大约10万美元;

从历届美国大选开销来看:2004年40亿美元、2008年的53亿美元、2012年的60亿美元和2016年70亿美元。2020年可谓正好比前一年翻了一倍;这些钱从哪来,主要来源于财团和个人的捐赠。

美国大选就像一场虚假的广告战役,领导人当选并不是基于他们的能力和经验,而是通过在媒体上花费数亿美元来激起民众的情感。

说到这种烧钱的竞选方式不得不谈到美国第36任总统约翰逊,这位老兄也是《纸牌屋》的原型人物,肯尼迪遇刺后的接任者。

1964年,约翰逊拍摄了一支带有恐吓内容的广告,广告的内容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数着花瓣,随后响起了倒计时,原子弹爆炸。旁白中约翰逊的声音说道:这些就是赌注,我们必须彼此相爱,不然我们必死无疑。女孩与原子弹巨大的反差让美国民众感到害怕,同时影射了对手的黩武政策,利用大众的恐惧心理呼吁大家为他投票,这一招很有效,约翰逊获得了绝大民众的支持。

然而,约翰逊当选后却扩大了越南战争,向老挝投放了200多万吨炸弹,相当于向老挝每人投放了1吨炸弹,导致老挝100多万人被杀害,其所作为与宣扬的爱与和平、避免战争背道而驰。

美国总统大选捐款无限制了

1974年的美国《联邦选举竞选法》对政治献金的定义是:所谓政治捐献是指金钱或有价物的赠与、捐赠、借贷、垫付或储存,用以影响联邦公职的选举。原先,根据联邦竞选法规定,任何个人在同一年内,对同一竞选人的捐款不得超过1000美元,对所有候选人的捐款不得超过25000美元,对同一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不得超过5000美元,对同一政党的全国委员会捐款不得超过20000美元。

但与此同时,银行、公司、工会等组织的员工可以自愿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来筹措资金,且花费不受联邦选举委员会限制。这也就是绕过监管的“软钱”。2002年,国会通过法案,禁止全国性的政党接收“软钱”。

赴美生子多少钱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狡猾的竞选者很快发现,非政府、无党派的民间组织可以继续成为竞选者的吸金武器。著名的“527组织”又开始大量衍生,它们以联邦税法关于规范捐赠的第527条款得名,指那些可以不受限额地筹措献金的无党派组织。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14年4月2日宣布,联邦最高法院当天以5比4的投票结果,裁决目捐款总额上限违反了美国宪法的公民权利。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最高捐款总额的上限。有评论认为,这项裁定将让美国政治彻底被金钱操纵。

“如果单纯地把美国总统选举看成‘金钱政治’,看成利益集团的争夺,那就太简单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王勇教授说,利益集团的博弈本身是民主选举的一部分,此外,尽管竞选者在不断试图利用法律漏洞,扩大金钱影响,但由于筹款公开透明的原则,以及对个人、企业和组织的各种捐款限制,使得美国选举经费的“大方向不会出问题”。

  金钱固然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普通人,包括那些没有捐钱的普通人,在这场漫长的竞选活动中没有角色。“因为普通人有投票权,而且有自己的关注、希望和恐惧”,布鲁金斯学会的卜睿哲说,“他们相信,通过选举投票,他们能够把他们的关注、希望和恐惧转化成对这个国家的改变。”

  “民主有很多不完全的地方,”斯坦福大学的查尔斯·李说,“但我们每个人只能投一票。我是一个大学教授,我捐了很多钱,我也只能投一票。一个在堪萨斯喝啤酒、看橄榄球的家伙,他也能投一票。”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