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浙江方言为什么这么难懂 浙江人讲方言像外星人

news.xixik.com   2020-7-26 19:19:35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而江南地区的吴语,被称为最难懂的方言,浙江就是其中代表之一。吴方言有一个特点,那边是“十里不同音”,浙江方言为什么这么难懂,吴方言内部有许多分支并不能互通,更何况有些地区还会出现一些特殊情况,那么浙江比较有意思的方言区有哪些呢?

语言是沟通交流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要推广普通话的原因之一,随着社会进步,方言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不会说他们当地的方言了。而江南地区的吴语,被称为最难懂的方言,浙江就是其中代表之一。地分南北,十里难同音。亿万口舌,吐千百言语。腔调各异,人心不同,一座文化巴别塔,难倒古今贤人。

据统计,浙江全省总共有88种大小方言,这与浙江位于东南丘陵,山地较多,地形支离破碎有很大的关系。虽然这些方言大多属于吴方言的范畴,但是吴方言有一个特点,那边是“十里不同音”,吴方言内部有许多分支并不能互通,更何况有些地区还会出现一些特殊情况,那么浙江比较有意思的方言区有哪些呢?

中国历史朝代表

杭州市区虽然也属于吴方言区,但它和周边不太一样,相较于正统的吴侬软语,杭州市区的方言显得比较刚。这是因为南宋时期大量的开封人南下杭州,带来了古代中原官话的风格,影响延续至今。而位于千岛湖附近的淳安、建德一带,他们则与皖南地区一样,是属于徽方言区的,其实以前徽方言也是广义吴方言的组成部分之一,只是现在已经分开了。

而浙江西北部的安吉一带,此处分布着中原、江淮和西南地区的好几种官话。而这些官话的流入,与“太平天国”运动有着很大的关系,受到战乱的影响,河南湖北等地的移民大量进入,同时带来的还有他们的语言,与吴方言相结合之后,才形成当地如今的方言。

最后一个则是赫赫有名的温州方言,它被称为浙江最复杂的方言,温州方言的形成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福建移民北上,带来了很难懂的闽方言。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温州本地的吴方言本身就极具特色,它被称之为瓯语,这是吴方言中最复杂最难懂的一个部分。

浙江这三个地区的吴方言各具特色,而温州方言显然是最难懂的方言,更有野史说,抗战时期曾经使用过温州话给通讯加密,因为即使泄露了,日军也绝对听不懂。那么各位觉得哪里的方言最难懂,你们还会说方言吗?

上半年居家期间,华北乡村里方言疫情播报的大喇叭成了全国网友们的快乐源泉,河北的咆哮村长、河南的豫剧播报都迅速走红网络。

然而当浙江地区的大喇叭响起来,网友们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啥啥啥这都是啥,是火星人要进攻地球了吗?

如果说华北平原的方言除了部分特殊名词以外,只是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那么浙江的方言就完全是另一门语言。

其中我国著名民营企业家黄鹤的故乡温州,其方言更是被称为地表最强,甚至完成了文化输出,在美剧《盲点》被身经百战的FBI特工吐槽为魔鬼的语言。

△温州朔门街

人们形容一个地区方言复杂往往会说“十里不同音”,这句话简直是为浙江量身打造的,东西和南北的直线距离均为450公里左右的浙江省一共有88种方言。

在西方巴别塔的故事里,人类曾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这个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其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

老艺术家非常怀疑,浙江人以前是不是也想修个什么违章建筑。

浙江话?不存在的

今天说起内斗省,人们习惯性会想起江苏省的十三太保,实际上江苏的局势整体可以概括为以地级市为单位的南北战争,而浙江省内斗起来就是以区县乃至乡镇为单位的诸侯割据,毕竟浙江人身份证上都不带地级市的。

散装的浙江有着更为散装的方言,2015年教育部、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的时候,浙江就吸引了专家们的注意,成为了全国四个试点省份之一。

一开始,按照原本“一县一点”的原则,工程启动后国家给浙江一共定了77个方言调查点。

△各县有自己的语言和其他传统文化 / Pixabay

但经过调研发现,浙江有不少县里同时存在好几种方言,最终增加到88个方言点,全部调查完计划用五年。

结果一直到去年4月份还有19个调查点的工作没有完成。

其中金华市的工作被认为是最难开展的,毕竟世界义乌,中国横店,浙江兰溪都在金华市。这里的县级市强起来,完全没有地级市什么事了。

自己挖坑自己跳的专家只能笑中带泪地表示,方言这么复杂,充分说明了浙江人民的聪明与智慧。

△2017年“李渔戏剧奖”义乌婺剧团选拔赛现场,婺剧也被俗称为金华戏,是浙江省地方戏曲剧种之一 / 图虫创意

虽然浙江大部分方言都可以归于吴语这个大类,但这只是从音韵学角度的划分,细分的话光是浙江的吴语地区都可以划分为太湖片、台州片、东瓯片、婺州片、处衢片五大片区。

太湖片的吴语同北边江苏、上海等地区的吴语口音相似。

这样看来,《射雕英雄传》里郭靖和黄蓉之所以能谈情说爱,还是因为说杭州话的郭靖和来自舟山桃花岛的黄蓉,同属于太湖片。要是其中一个换成台州话或者温州话,那可能得一言不合打起来。

△多亏两人同属太湖片交流无障碍 / 豆瓣

不过即使是太湖片的吴语,真要交流起来也是弄勿清爽哉。光是杭州城里城外都能再分为两个小片区。

老杭州话只通行于杭州城郭内,即环城东路、环城北路、环城西路和钱塘江之间的范围。城外通行的是余杭方言,属苕溪小片。

杭州虽然是浙江省会,被称为“杭白”的杭州话却是浙江吴语中最小的方言点之一,和其他地区的吴语不同,杭州的吴语带有浓重的北方官话色彩。

△杭州西湖 / Unsplash

在浙江,除了吴语之外,还有其他方言的成片分布。

这些方言主要有官话、徽语、闽语三大类,它们全分布在吴语区的外围地带。此外还零星散布着一些赣语、客家话等的方言岛。

实际上,这些方言并不存在一个清晰可辨的边界,语言的边界始终是模糊而流动的,例如浙西与安徽省接壤的官话区,这里的人通常都会说官话与吴语两种方言,养成了外出时说吴语,回家说官话的习惯。

浙江方言的背后,足够出一套文综试卷

因为一马当先的高考改革,花样迭出的选考、学考、高考三位一体,浙江省的高考难度一直位于全国前列。

这不能怪出卷老师刁钻,毕竟作为祖上阔过现在依然很阔的烟柳繁盛之地,浙江能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光是浙江方言的形成,就足够撑起一套文综试卷了。

从自然地理的角度来看,浙江北部的太湖平原和发达的水系使得这一地区交流紧密,方言的魅力就在于能互相把口音带跑偏,经常和苏沪一起白相相的浙北人民成功跻身吴侬软语文化区。

相比之下,浙南地区的居民就比较自闭了,山地面积占72.58%的浙江,绝大部分都位于浙江南部。

△温州苍南县位于浙江的最南端 / 图虫创意

大盘山隔开了台州和金华;括苍山隔开了台州与温州;洞山隔开了处州与温州;仙霞岭又隔开了衢州与处州。

这些天然的界线最终成为了方言的界线,没办法和外人交流的浙南方言逐渐放飞自我,尤其是背靠大山面靠海的温州,终于进化为吴语的最高形态——魔鬼语。

至于那些吴语之外的方言,则是人文地理的范畴了。

自宋以来成为中国经济文化中心后,浙江就吸引着大量的南北移民涌入,南宋之前杭州一直是坚定的吴语原教旨主义区,但南宋定都临安,北方移民纷涌而入,一时间杭州北方人的人数反而超过了土著,本地人反而成了少数群体。

△今年,杭州官宣常住人口突破千万,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113万 / Unsplash

北方官话一时成为流行,堪比英国皇室的伦敦音,带有吴语的口音反而容易受到歧视。

明代钱塘人郎瑛就发现了这一点,“城中语音,好于他郡,盖初皆汴人。扈宋南渡,遂家焉。故至今与汴音颇相似。唯江干人言语躁动,为杭人之旧音。”

然而与同样多山地丘陵、多移民的广东、四川相比,浙江方言并未出现如粤语、四川话一样通行省内的标准语,这与浙江历史上的行政沿革不无关系。

浙江这个地理概念虽然从唐朝就有了,但大多时候都是和江苏与上海等地组成包邮区天团,没办法独立行走。

其行政中心也一直频繁变动,绍兴、苏州、南京都做过浙江地区的行政中心。即使明清以后,确立了杭州的中心地位,其辐射能力仍然有限,别说浙南地区各玩各的,浙北的县市对于这个龙头老大也一直不怎么服气。

反观广州、成都,省内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吴语渐无语

2018年,杭州的814路公交车作为首辆加入杭州话报站的公交车而招致大量批评。

诸多新杭州人认为方言报站是对外地人的歧视,作为公共交通,不应该使用听不懂的杭州话,坚持毫无必要的地方主义。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方言报站就被上纲上线到这个程度,实际上这辆公交只是在中英双语报站的基础上,新增了杭州话。

△在中英双语报站的基础上新增了杭州话 / 微博截图

然而尽管听得懂英语报站的人未必有多少,英语报站仍然被认为是一个城市表现包容度的标配,明明有需求的方言却被认为是保守和落后的东西。

实际上,不仅仅是杭州,整个吴语区始终背负着排外的骂名。从上海到江苏再到浙江,只要你讲起吴语,就是本地人的傲慢,是不尊重外地人。

吴语爱好者“神样胡桃”曾根据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绘制了一份“6-20岁能够熟练使用方言人群比例”的图表。

△这张表也因没有文字和数据补充而受到质疑 

可以看到,吴语区能够熟练使用方言的年轻人是比例最低的。

而与普通话相似程度比较高的北方官话和西南官话区,都保持很大比例的方言使用。尤其是川渝一代的年轻人,普通话是什么,可以下火锅吗?

作为有一亿使用人群的吴语,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非官方语言,然而就在前几年,还被认定为濒危语言。

今天能说一口标准吴语的,往往都是当地的老年人,他们已经活到了不在乎别人评价的年纪,而背负着一门语言未来的年轻人,却在刻板印象下主动或被动地放弃学习和使用吴语。

△如今能说一口标准吴语的,大多是老年人

语言规划学家费什曼指出“濒危语言之所以称为濒危语言,是因为缺乏非正式的代与代之间的传递和非正式的日常生活支撑,而不是因为学校里不再教授这些语言”。

虽然有不少的学校开始重视吴语的保护,但缺乏了日常交流的支撑,年轻一代想要熟练掌握吴语,其难度可能不亚于掌握一门外语。

一年一度的春晚始终是北方官话的大本营,近年来兴起的西南电影宇宙和川渝说唱让更多人了解到西南官话的魅力,同样与普通话相差甚远的粤语则有香港文化为其托底。

唯独一向被批歧视的吴语,反倒在歧视中走向消亡。

△浙江嘉兴月河老街 / 图虫创意

受普通话推广的影响,方言往往成为土气的标志,实际上方言才是表达地方文化的最好方式,正如西南的匪帮说唱,东北话的小品,粤语的流行歌。

况且从千年富庶中诞生的吴语,其实一门很雅致的语言。只要听几段越剧、昆曲,读一读小说《海上花列传》、《繁花》,就会发现讲江浙故事的最好语言,始终是吴语。

“周瑜陆逊久寂寞,千年北客嘲吴语”,如果没有了那些咿咿呀呀的古音,又该如何讲述这片土地上的英雄美人、江湖夜雨。

吴语,又称吴越语、江南话、江东话、江浙话,是我国的第二大汉语方言。浙江是吴语的主要分布地区,约有四千多万,类似单一方言占主体的南方省份其实并不多见。但浙江内部丘陵众多,严重阻碍了古人的交通,也影响了各地的语言交流。中国行政区划最主要依据是山川形便原则,省府县的界线,通常会选择在山岭上,因此山脉两侧分属不同行政区域的现象司空见惯:大盘山隔开了台州府和金华府;括苍山隔开了台州府与温州府;洞山隔开了处州府与温州府;仙霞岭隔开了衢州府与处州府;而千里岗山又隔开了严州府与衢州府;昱岭又隔开了杭州府与严州府。联系浙江自然地理的分区、行政地理的分区和方言地理的分区,我们就不难发现山脉的走向和阻隔,不仅是行政地理的天然界线,也是方言界线。这样,浙江的众多山脉形成了文化区域的天然屏障,甚至造成个别地区“十里不同音”的现象。

浙江吴语分片图(浙江语言学会版)

较为统一的浙北吴语

在明太祖朱元璋设置“(南)直隶”之前,杭嘉湖与苏松常同属太湖流域,在地理上、行政上乃至文化上同属一个单元。因此,今天的浙江不是一个完整的文化区,但在涉及浙北文化或吴语的时候,不得不涉及苏南和上海文化或吴语。

据传统吴语的内部分片,江苏、上海的吴语可与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宁波的吴语归为一类,它们共同组成了吴语太湖片,俗称“北吴”。太湖片内部在吴语当中较为一致,大体可以相互交流。从南到北分毗陵(常州)、苏沪嘉、苕溪(湖州)、杭州、临绍、甬江(明州)6个小片。这一片区,由于绍兴、宁波与太湖距离较远,今人又有浙太片之说。

吴语分布图(中国语言地图集版)

在任何语言内部,各方言片内平原县之间相互通话容易得多,而平原县与山区县之间的通话要难得多。相比南部吴语,太湖平原和宁绍平原的州县之间明显更容易沟通。产生这种情况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位于平原上的县相互之间有发达的水系相连。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包括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中的江南运河,开凿可追溯到三国孙吴时代,吴国为了沟通建业城和太湖平原而开凿江南运河。而浙东运河开凿更早自春秋时期。西晋时,会稽内史贺循开挖西兴运河,形成西起钱塘江,东到东海的完整运河。在古代,杭嘉湖宁绍之间的主要交通途径便是水运,其语言趋同性增大。

方言是历史形成的,是语言发展在地域上的反映。历史政区对平原地区的方言影响很大,浙江自元代到清末,州府界基本没有变动。方言的分布,也大致可以看出旧政区的分界。清末以来,行政区划频繁调整,但没有对方言产生太大的影响,各地方言的种类大体上仍与旧府县保持一致。明州小片与临绍小片是平原相接,没有天然的界线,两者的界线大致为清代府界。

多重北方话影响的杭州话

隋炀帝大运河开拓后,杭州城(钱唐县城)的潜力逐渐被开发。在杭州中转的客货,不但可以通过江南河运往北方;亦可以取道钱塘江溯流而到达今天浙江的睦(建德)、婺(金华)、衢等州,并可沿新安江进入徽州;也可以通过浙东运河往东到达越(绍兴)、明(宁波)二州,并可由明州出海南下福州、泉州、广州。最终,它后来居上,取代了苏州和绍兴的地位。

唐末以来,经过吴越王钱镠的建设,杭州彻底奠定了东南第一大都会的地位。南宋建立后,自然被视作国都(行在)的首选之地。数倍于本地人的北方移民纷涌而入城内,这些流民以汴京为多,城内的本地人反而只占据少数,城内方言势力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杭州方言最早只通行于杭州城郭内,大约相当于今天的环城东路、环城北路、环城西路和钱塘江之间的范围。城郭外通行的是余杭方言,属苕溪小片。今天杭州人仍称余杭方言为“枪篱笆外头的话语”和余杭人仍把说杭州方言叫作“打杭白儿”来看,城内城外的语言界线曾经是泾渭分明。杭州话的官话味道很浓,“街”“界”“问”“味”“忘”等字,其他吴语有文白异读,杭州方言无文白异读现象,只有文读一种。但是由于处在吴语包围圈之中,因而杭州话仍然朝着吴语的方向演进。

《咸淳临安志》京城图

那么,今天的杭州话是否只受宋代汴京话影响呢?从它现有的其他特征来看,显然不是的。元代的《蒙古字韵》反映,当时的北方官话桓韵“官”音[kon](相当于普通话拼音gon),删韵合口“关”音参[kuan](相当于普通话拼音guan),仍旧保持着分野。元末的《中原音韵》也是如此。朝鲜学者崔世珍的《四声通解》删韵“关”小韵注:“今俗音”与寒韵“官”同音,说明十六世纪北方官话“关”“官”已经没有区别。

象山的爵溪千户所设于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所内军户及家属为当时北方官话移民,至今能分“关”“官”,印证了上述音韵历史。但是,今天的杭州话却是“关”“官”同音。这说明杭州话这个特征显然不是来自宋代汴京话,而是更晚期的北方官话特征。顺治二年(1645年),清朝陆续在各省险要之地增派八旗兵分驻,以将军为八旗士兵的最高长官。乾隆以后,全国共设驻防将军十四人,以城名命名将军,杭州将军正是其中之一。在这一过程中,驻防八旗官兵或圈占原有城池的一部分,或规划建设了新城池,与原汉人聚居的城市并存,因而被称为满城。顺治七年,杭州始筑满城,满城“北至井字楼,南至军将桥,西至城,东至大街,筑砌界墙,环九里有余,穿城径二里。高一丈九尺,厚一度,长一千九百六十二度。”(张大昌《杭州八旗驻防营志略》卷十五)至清初,满城仍存,即下图杭州城中部西侧。杭州话“关”“官”同音很可能就是受清代旗人官话影响。

1914年杭州城图

有人说,浙江从古代开始就是一个中心不明省份,没有某一种方言特别“时尚”,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去模仿。那么真是如此么?唐代以来,杭州一直是两浙的政治中心,它的强势地位不可能不在文化领域产生影响。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曾揭示了一个事实:从杭州经过苏州、无锡、常州和江阴,沿大运河有一长条方言区,那里跟官话的韵母iou/ou流摄对应的似乎是ei,或者是别的偏前的音。官话ou韵母前移的这个特点多少是跟着大运河的河道走的。赵元任没有提到的是:大运河东端镇海、定海(舟山)的流摄读书音也被读作ei,只是民国以来,杭州话的权威地位消失,新的权威音(北京话)产生,这个新权威音无关的旧文读才消失,现在明州小片基本没有人将流摄读成ei。此外,钱塘江上游的衢州话流摄也是跟杭州话一样读ei的。

渐行渐远的明台方言

明州小片在明清为宁波府领地,相对于其他北吴“过官”的特点,相处于南北吴语之间的宁波话有着南北交界特点。宁波话开口三等知章组字一般韵母读细音,声母读舌面音,如朝=焦=jiao。这个特征与它的近邻台州话相似,而不似其他北吴。早期宁波话的其他特点也和台州话类似,镇海话的穿山口音,还跟台州话一样,见组三四等字仍读舌根音,如区kü。浙海关税务司穆麟德(Paul Georg von M?llendorff)的《宁波方言音节》记录了宁波、台州、绍兴三种方言的汉字读音,也显示出宁波话和台州话韵母的一致性。由于台州话和北吴有很大的共同点,近年来,也有人认为台州应该归属北部吴语。

《宁波方言音节》

但是,由于战乱、经商等因素导致宁波近代人口急剧流动,也使方言产生了巨大变化。 1884年,英国汉学家庄延龄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1892年,另一个英国汉学家翟理斯出版的《华英字典》里延用了庄延龄的记载。总的来说,即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宁波话发生了元音音位逐级高化:前元音音位[?n→[?],[?]→[e],[e]→[ei];后元音[ao]→[?],[?]→[o],[o]→[?u]。以“对”为例,本来读de,现在变成了dei。如此一来,宁波话部分韵母与鸦片战争时期相比,已经面目全非。穿越回去,要是你想提供情报给清代人,当时的宁波人也是无法听懂你现在的宁波话。

开埠以来宁波话的元音大推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1954年10月,国务院为集中产棉县,对宁波地区的北部进行了大幅度的形状区划调整,原慈溪、余姚、镇海三县的北部地区(俗称三北地区)组成以生产棉花为主的新慈溪县,慈溪县治也由慈城迁至浒山。新慈溪县方言并不统一,不像宁波其他县一样,存在着统一的镇海话、象山话之类概念。

宁波市方言分布图

古老而分散的南部吴语

浙江南部的吴语还有温州片(东瓯片)、金衢片、上丽片等大片区。北部的太湖片与南部各片之间差异极大;即便南部各片之间,差异也是极其明显。在北方官话的冲击下,北部吴语的一些古老层次趋弱或消失,而南部吴语因浙南丘陵山区的隔离保留得相对存古。

《山歌》是成书于明代的一部中国江南民歌专集,由苏州人冯梦龙采集编纂。《山歌》里所用词汇和现代苏州词汇相比,一些词汇在今苏州已不再使用,而这些词汇却能在浙南的温州等地方言中找到。这一事例说明,北部吴语变化快,南部吴语变化慢,因而南部吴语保留有较多存古的语言特征。又如《切韵》时代,“东”“冬”有别,唐末的李涪就已经开始指责“何须‘东冬’、‘中终’妄别声律”,而笔者景宁朋友至今还能区分“东”“冬”。

《山歌》

浙南丘陵也将南部吴语割裂成碎片状。典型的例子是雁荡山造成的方言剧变,雁荡山北侧是台州片,南侧是温州片。山脉影响了两地的交通,而交通则又影响了两地方言的演变情况。两片不存在过渡方言,沟通十分困难。而台州片与明州片,明州片与临绍片都存在着渐变的过渡口音。在古代,温州与其他州府隔着大山,与外地的交通主要依赖于海道,而航海危险而不便,造成温州府与其他各府的来往较少。因而温州方言与其他吴语方言片的差异较大,构成独立的东瓯片。旧温州府属下的玉环厅(今玉环市)属于台州片,其原因也是玉环厅与温州的联系不如与台州的太平县(今温岭市)来的方便,今天行政上也划归了台州市。

清温州府

在浙江各地级市中,丽水市下属各县趋同性最差,其主要的原因应是相互交通不便所造成的。丽水各县之间,相互间有山脉相隔,彼此间的来往并不方便,因而各县之间的共同性偏少。丽水市下属的缙云县更是典型例子,由于它和金华盆地连在一起,和古代府城所在的丽水县(今莲都区)交流远没去金华方便。金华属各县和衢州所属各县,因为有盆地和河流相连,同府来往的障碍相对小得多。不过,金华内部还是因为水系的原因,造成某些县之间还是比较接近。联系自然地理环境,金华、兰溪是同处在婺江流域;东阳、义乌是同处在东阳江流域;武义、永康也是同处一条江。

清金处衢三府地形复原图(来源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

在南部吴语,交通的影响可能要远大于政区的影响。浙江与江西省界,大体是唐代的江南西道和浙西道界线。江西境内的玉山、上饶、广丰等地,也没有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仍和江山、常山、开化一样属于上山小片。

唐元和方镇图(江东诸道)

总之,浙江吴语间差异远远大于位于太湖平原上的江苏吴语。即便在吴语区内,北部吴语地区,也得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听懂一些温州方言。温州话与宁波话同属浙江沿海吴语,但对于从未接触过温州话的宁波人而言,温州话的难度差不多是一门“外语”。

形形色色的小方言

浙江还有少许官活、闽语、畲话分布,此外还零星散布着一些赣语、客家话等的方言岛,还有吴闽混合语如“燕话”“蛮语”等方言岛。这些方言,由于古代丘陵、河流等地形影响造成的地域分割,或是各类社会因素,保存到至今。

旧严州府属下六县方言的分布是受地形影响的另一个典型例子。浙江西部山区的淳安、遂安两县东汉时析自新安江源头的歙县,但自唐代后期起,它们分属宣歙道和浙西道,但至今为止,淳安、遂安却和徽州话走上了一样的浊音清化道路,成为徽语区一部分。建德、寿昌两县,都由汉代富春县析置而来,却也属徽语区。靠近富阳的桐庐、分水则属吴语区。严州府的范围自隋代起就处在统一的州府级政区(睦州),此后辖区的范围没有发生变化。究其原因,很可能严州府城梅城对下游的桐庐、分水影响不大,而本身却受到文教相对发达的徽州影响。徽语曾经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被认为是吴语的一个方言。它的词汇和吴语太湖片有很大的共性,其归属至今仍有争议。

 清严州府地形复原图(来源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

在浙江吴语区南部边缘的吴语与闽语之间的过渡带存在着一些称为“蛮话”的特殊方言现象。蛮话有两支。一支为泰顺蛮讲,使用者居住在泰顺县;另一支为苍南蛮话,使用者居住在苍南县东北部沿海一带。蛮讲与闽语为同源关系,但却与闽东语的福宁片沟通困难;另外一方面,蛮讲又受到了吴语温州话很深的影响。因此,语言学界对于蛮讲的归属存在着很大的争议。《中国语言地图集》蛮话(蛮讲)归属于闽东语。在温州平原地区,在唐宋时期即已修建了运河,各县之间也可通过水道方便地来往。苍南、泰顺作为山区县,和温州平原各县交通不便,故而和温州平原地区差异较大。温州还有些闽南方言,这是明末清初闽南人逐步迁入造成的。

闽语分布图(中国语言地图集版)

除上述讲到的山脉、河流等地形因素影响外,影响方言分布格局的因素应该还有很多,有时社会因素也会造成重大影响。浙江就有一种户籍因素影响方言的典型,就是明代军管政区卫所造成的方言岛现象,知名的有慈溪观海卫“燕话”,以及上文提到的象山爵溪所“官话”。观海卫“燕话”就是来源于观海卫建卫时,来自福宁卫(今福建霞浦)的军人移民。明代卫所军人户籍属于军籍,这在洪武廿一年(1388年)黄册编造之后更加以确立。卫城内形成了与城外居民迥异的军户群体——他们属于卫籍, 身份特殊, 且世代相袭, 一般情况下不得除军籍转入民籍。其特殊性决定了民户不敢与军户往来,军户亦少与民户接触, 军、民既不杂处, 亦不通婚。他们分属于不同的政府系统管理, 卫城分割地域空间, 这两种群体被安置在同一地域的不同空间内。这种户籍管理制度造成后世不通婚的社会惯性,使军话方言岛保存至今。

 


 观海卫城图

近代,浙江还有因战乱形成的方言岛。19世纪中期,太平天国兵燹造成浙江的人口大量减少,湖州是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清廷不得不以移民的方式解决人口问题,以外省人口填充。湖州的长兴、安吉两县西部边境地区存有是江淮官话和中原官话区域,就是近代江淮和河南移民造成的影响。

吴徽语区内的方言岛

参考文献:

浙江省语言学会:《浙江吴语分区》,《语言学年刊》第三期,1985年9月10日

参考资料:

地球知识局.(2017).浙江人说话为什么相互听不懂.地球知识局

过客历史.(2019).十里不同音:浙江方言缘何支离破碎.过客History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警钟.(2018).浙江人说话为什么听着像日语.浪潮工作室

警钟.(2019).为什么浙江人说话相互听不懂.浪潮工作室

乌堆.(2019).吴语区的各位,你还会家乡方言么.地道风物

谢汝杰 周振鹤.(1984).方言地理和历史行政地理的密切关系.复旦学报

朱海滨.(2011).浙江方言分布的历史人文背景.历史地理


投诉/举报
搜索 浙江方言 吴语 方言 在百度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