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美国的“民粹主义” :民粹是民主的暗面和终结

news.xixik.com   2020-5-16 19:28:19 资讯来源:西西弗评论   字号控制:[ ]

1、

民主和民粹是一对儿相互纠缠的孪生兄弟,民粹是民主的暗面和终结。

中国历史朝代表

拉美国家的民主,就始终摆脱不了民粹的阴影。短视的政治家为了讨好民众,获得选票,采用短视的政治和经济主张,经济无法赶超发达国家,福利就先要赶超。

而民众,在民粹主义经济学一次次失败后,仍然被短期利益所诱惑,把票投给那些给出更诱人承诺的民粹政治家。没有政治家会与选票作对,采用长期对国家有益,而短期得罪选民的政策。

2、

民主的历史很长,但以一人一票普选制为代表的现代民主的历史并不长。美国妇女获得选举权是在1920年,到现在不过不到100年的时间。而美国在1965年选举权法通过之前,很多州仍然以人头税和文化测试等条件对选举权做出限制。1965年选举权法废除了对选民的前置条件要求,降低了投票的门槛。从1965年到现在,也不过50年多一点的事情。

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Liberal Democracy 被认为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但今天,即使福山自己,也认为历史远远没有到终结的时候。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并没有什么政治体制是可以永垂不朽。

公司管理中有个东西叫KPI。KPI如指挥棒,指到哪里,企业员工就会往哪里走。当选票决定权力归属时,政治家一定会去讨好选民。当选举四年一次时,政治家也不会去过多考虑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情。当大多数人支持一件事情的时候,政治家绝不会逆民意而动。

然而,大多数人的判断,并不一定是正确的,或者说,大多数情况并不正确。

3、

这次Covid-19疫情,中国舆论场上流传各种欧美国家发钱的段子。不少人把这个当成西方国家优越的又一个证明。不错,国家发钱大家都喜欢,但钱从哪里来?政府的钱,本质上来源就三种:征税、借债、印钞。

国家发钱,是一个全民都支持的事情。所以,美国的两党,所争论的不是发钱不发钱的问题,而是发钱给谁的问题,两党都希望自己的支持者更多获益。最终结果也是皆大欢喜,多发一点不就都开心了。这次新冠疫情,美国发钱的程度,前所未有。

下图是这次美国救助政策下,失业福利和平均工资的对比。在2019年,各州的失业福利是平均工资的30%-50%。这个数字其实是合理的,失业不工作,拿到的收入应该比正常工资低,这样从经济上和合理的,失业者也有更大的动力去寻找工作。

而这次突如其来疫情,又赶上大选年。两党都唯恐因为疫情影响选举,于是就尽可能的想办法提高给民众的福利(某种程度上也是收买民众)。除了全民发钱1200美元(每个成人1200美元)外,还大幅增加失业福利。

最终,美国五十个州中的三十多个,失业了,能拿到的失业福利的金额,超过了州的平均工资,失业的收入,比正常工作的收入还要高。其中,比如密西西比州,在2019年,失业福利的金额仅为平均工资的31%,而这次新冠疫情大幅增加失业福利后,失业福利的金额是平均工资的119%。

这个政策是否合理,我不评价。但这个政策肯定广受民众欢迎。不工作比工作挣钱多,肯定大家都愿意。政治家们,也没有人愿意去阻止这样的政策,谁也不会跟选票过不去。

但多数人支持的政策,广受人民欢迎的政策,就一定是对的吗?上一篇文章讲了,民主并没有给拉美带来繁荣。

后面讲讲美国的民粹主义

4、

从2016年Trump当选美国总统以来,Populism(民粹主义) 成为一个新闻热点词汇。这个英语单词的翻译也有很多种。民粹主义是比较贬义的翻译,还有人民主义、平民主义等更为中性的翻译。按牛津词典的定义:民粹主义是一种自称能代表普通人观点和希望的政治类型。(Populism is a type of politics that claims to represent the opinions and wishes of ordinary people)按这个定义,所有的政治家都自称自己代表大多数民众,所有的政治家都可以说是民粹主义者。反精英也是民粹主义的一个特点,民粹主义者一般把平民大众视为一个道德上更完善群体,而把与之对立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精英视为腐败而自私的。

上面的定义,其实是有问题的,政治家本来就应该代表人民和大部分普通人的利益,这个没什么不对的。我们批评民粹主义政治,并不是因为民粹主义代表平民,也不是因为民粹主义反精英。民粹主义政治家并没有代表人民,而是利用人民,蛊惑引导人民,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什么样的政治可以被称为民粹主义政治呢?

民粹主义政治第一个特点是就是利用民众,利用他们内心的反抗和不满。民粹主义是建立在人们心中的负面情绪的基础上。民粹主义领袖把人民心中的负面情绪引发出来,运用这种负面情绪,达到其政治目的。悲剧比喜剧更有艺术感染力,贩卖焦虑的文章更容易得到10万+,负面情绪的力量永远是大于正面的。所有的政治家都会运用负面情绪来争取民心,优秀的政治家都是运用负面情绪的高手,仅仅利用负面情绪称不上民粹主义。在现代社会中,对社会不公平和贫富差距的不满,是人民最主要的负面情绪。

民粹主义政治的第二个特点是,民粹主义政治家会 把这种负面情绪引导到某一个特定群体上。让人民的不满集中到这个群体。让人民认为只要打倒、压制了这个群体,他们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民粹主义在意识形态上并不是左派或者右派,而是既存在左派民粹主义也存在右派民粹主义。这两派的差别就在于,不满归因到的群体不同。左派民粹主义者更多的把人民的愤怒和不满归因到强势群体,比如富人,当权者。认为通过劫富济贫(高额所得税+高福利)可以解决人民的愤怒。而右派民粹主义者更多的力图把愤怒和不满转移到非主流弱势群体,比如外国,比如移民,比如政府福利资助的穷人。

民粹主义者第三个特点是,对现有体制的不屑和反抗。对于民粹主义支持者来说,现有体制是维护精英的,是不能保护平民利益的,所以民粹主义领袖会蔑视司法、立法机构、传统媒体的权威,认为这些机构与“人民的意志”为敌。民粹领袖越敌视和攻击这些现有体制内的机构,他的支持者对他越拥护和狂热。

判断一个政治家是不是属于民粹主义政治家,首先看他是不是在煽动人民的愤怒,其次看他是不是把人民的愤怒引导到某一个特定的群体,是不是把某一群体指为“人民公敌”,最后看他是不是蔑视和破坏现有的政治制度。民粹主义者喜欢通过群众集会演说,街头政治来获取民众的支持。

民粹主义领袖对民众的沟通方式是不断重复,简明扼要的断言。民粹主义领袖的断言是不需要证据和逻辑的。相反,越缺乏证据和逻辑,对大众来说越有感染力越权威。想想脑白金的广告,对民粹主义领袖来说,他们需要传达给民众的信息,就是类似脑白金广告。民粹主义的领导的诞生需要媒体行业的变更。面向精英的传统媒体总要扭扭捏捏的表达一点公允和中立,同时又需要基本的证据和逻辑。而新兴媒体不需要这些。在美国,无线广播电台的诞生,造就了休伊朗 和 库格林神父(Father Coughlin) 这样的民粹主义领袖。而社交媒体也造就了Trump。

民粹主义领袖不怕对立面的批评,对立面批评的越狠,反而强化了领袖在其群众基础中的地位。对立面的批评,反而树立了领袖伟大、果断、敢于斗争的形象。

5、

桥水(Bridgewater) 在2017年发布的一篇关于民粹主义的报告。里面统计了西方发达国家中的民粹主义政党的得票率已经达到35%的水平,达到二战之后的历史最高水平。上一次民粹主义达到如此高的得票水平是大萧条之后,接着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

特朗普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人物,他的反移民、反全球化的理念,也不是一个新生的理念。在美国近代史中,类似的人物并不少,唯一的区别是,特朗普比他的前辈更没有原则,更有手段,也更成功。他没有像前辈一样独立参选,而是充分利用了共和党的资源,使他走上了总统的位子。

这是美国二十世纪以来第一个靠民粹主义力量当选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算是半个民粹主义总统),特朗普为了总统的位子,和共和党做出的妥协使他无法真的像罗斯福新政一样彻底改变美国,也解决不了美国核心问题。民粹主义的爆发和“人民”的愤怒也不可能在他的任期内平息。下一任美国总统,无论是两党谁当选,很可能继续会迎合民粹主义的观点,我们不能抱着侥幸心理,期待特朗普下台就能解决问题。全球化的时代,也许很难再回来了。

我们叙述了1980年开始“里根新自由主义革命” 是如何让“一小部分美国人先富起来”。今天,Trump的当选和美国民粹主义浪潮的复兴,可以说都是“让一小部分美国人先富起来”的结果。我们看看下一张图表,这个图表清楚地说明了“反全球化”和西方民粹主义的经济基础。

 

这一张图描述了1988-2008年全球的人均收入增长,被形象的称为大象曲线。这张图表数据只到2008年。到了2019年,这张图的情况会更加清晰。过去30-40年,全球收益最大的是两个群体,第一个是全球的最富有的1%。第二个是全球来说收入在中等水平(30-70%)的那些国家。这些国家包括中国、东盟国家、印度。而收入基本停滞不前的是高收入(全球收入最高的20%),但又达不到1%的那批人,就是发达国家的普通民众。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愤怒,也来自于这批人。

从政治来说,中国的分析家受传统理论的影响,习惯于用阶级或者说贫富来划分人群。比如,中国的左右定义与西方的左右不同。中国是按阶级分:左派是偏无产阶级,共产主义;右派偏资产阶级,西方理念。而西方的左右更多的是按政治观点(意识形态)分类:左派是自由派(Liberals),右派保守派(Conservative)。西方左右两派在一些问题上,有截然不同的观点。但并不是像很多中国人想像的那样,是穷人一派,富人一派,贫富差距导致穷人和富人的对立,真实情况也复杂的多。如果民粹主义的主要基础是底层,一般表现为左翼民粹主义。如果民粹主义的主要基础是下层中产,一般表现为右翼民粹主义。

美国的收入停滞并非只是穷人,是 90%的美国人在四十年间实际收入都没有增长。过去四十年的受害者,不仅仅是穷人,可以说是90%,甚至是99%的群体在过去四十年都没有获得太多的经济利益。在美国经济尚可的今天,社会最底层的穷人,还是得到了一些福利支持,同时由于本身的教育水平,以及生存压力,在政治上往往反而无法过多参与。当前美国社会最大的愤怒和不满,反而来自于下层中产。

目前美国民粹主义最主要的群众基础不是最穷困的人,而是焦虑的中产阶级,是担心自己落入底层的中产阶级。目前,美国的民粹主义利用的是中产阶级对落入底层的恐惧,而不是底层群体本身。其实在某个国家也是一样,最焦虑的群体,并不是底层,而是中产阶级。由于美国的民粹的主要基础是中产阶级,因此美国的右翼民粹比左翼民粹更发达,右翼民粹没有把矛头指向富人,而是把责任推到了移民,中国的头上。

6、

西方上一次民粹主义高潮

上一次民粹主义的高潮是大萧条后的西方。美国半个民粹主义总统罗斯福以及两个有全国影响力的民粹主义政治家,休伊朗和库格林神父。欧洲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弗朗哥都是民粹主义政客的代表。

那个时代和今天,有很多共性:

1. 经济危机后脆弱的经济

2. 不平等的经济复苏,精英们的狂欢和普通人的挣扎

3. 政治僵局

4. 移民问题

30年代民粹主义政治家的目标

1. 自视为平民的代表

2. 反建制派,反精英

3. 要求更平等的分配收入(这一点特朗普目前还没有强调)

4. 反民主制衡,希望更多的权力

5. 反全球化,反移民

美国民粹主义有久远的历史,特朗普不是第一个有全国影响力的民粹主义政治家。

美国的希特勒 - 休伊朗

美国民粹的第一个高潮是大萧条时期。大萧条时经济彻底崩溃,使中产阶级普遍跌入底层。因此,大萧条的民粹主义以左翼民粹为主。左翼民粹浪潮促进了罗斯福新政,减少了美国的贫富差距。大萧条时期左翼民粹的代表人物是休伊朗。

休伊朗是1928年当选的路易斯安那州长,1930年当选的美国参议院议员。他引发的左翼民粹浪潮,是罗斯福新政乃至美国战后前三十年贫富差距缩小的重要推动力。他的支持者认为他拯救了穷人,反对者认为他是希特勒一类的人物。

朗的主要的政策理念是大幅增加对富人的税收,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他发起了分享财富(Share Our Wealth) 运动,主张通过超高所得税,完成收入分配。在报纸等媒体被政治反对派控制的情况下,他充分利用了新兴的无线广播媒体,和邮寄方式越过传统的有敌意的媒体来传播自己的理念。他在全国各地创立了27000个“分享财富”俱乐部,俱乐部拥有750万人的会员。朗可以直接把自己的理念,通过这个俱乐部体系直接传递给民众。与此同时,当时的传统媒体(报纸)把朗描述为“乡巴佬”、“小丑”、“共产党”、“社会主义者”、“法西斯”、“美国希特勒”。朗也把媒体称为“满嘴谎言的华尔街的走狗”。(和特朗普把媒体称为 Fake News, Enemy of People)

休伊朗是罗斯福1932年竞选总统的支持者,但很快因为不满罗斯福新政的力度不够,与其分道扬镳。朗的理念对民主党支持者的吸引力非常强,民调显示,罗斯福有可能会因为他分流选票输掉1936年选举。罗斯福为了平衡局面,在1935-36年推出了第二次新政,进一步增加对富人征税,穷人福利。1936年税法,最高边际税率 从63%上升到79%,100万美元以上收入部分 从63%上升到77%。

如果我们看看休伊朗的崛起,虽然他的理念和特朗普不同,但对民粹的利用如出一辙。包括攻击传统媒体,侵犯立法分支(对朗是州议会)权力等等。不同的是休伊朗的主要矛头对准的是富人这个群体。

休伊朗的结局是1935年,被政敌的女婿暗杀。这个背后是否有阴谋,无人知晓。总之罗斯福是不需要担心他在1936年会分流选票了。1936年,罗斯福赢得了当时48个州中的46个,531张选举人票中的523张。

除了休伊朗外,大萧条时期另一个知名的民粹主义领袖是库格林神父。他也是运用无线广播推广他的理念。库格林神父更偏右翼,接近法西斯纳粹的立场,同时反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库格林的节目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据称拥有3000万听众。由于库格林对美国政府的持续攻击,美国政府宣布,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不适用于广播电台,迫使库格林停播。随后,美国政府通过底特律主教给库格林施压,要求他不得对公众传播理念,否则将废除他牧师的头衔。最终库格林屈服了并放弃了他的公众事业。

7、

赴美生子多少钱

08年金融危机后的救助政策对穷人有利,救助那些还不起贷款的人,以及奥巴马医保救助看不起病的人。中产阶级认为他们挣的钱被补贴给了穷人。罗斯福新政,中产阶级和穷人站在一起,而金融危机后,中产阶级激进派指责穷人拿走了太多补贴。所以这次Covid-19危机,政客就采用了全民补贴的形式,谁也不得罪,

为什么大萧条中兴起的是左翼民粹,而金融危机中崛起的是右翼民粹。原因很讽刺,大萧条对经济的影响远远大于金融危机,在大萧条中,大部分中产阶级被直接打入底层,他们和底层同病相怜,共同支持左翼民粹。08年金融危机中,实际上中产阶级受到的损失远远小于大萧条。中产阶级反而担心政府会向自己征收额外的税收或者医疗保险,来补贴活不下去的下层民众。右翼民粹把矛头指向底层,他们的口号是“你没资格花我的钱”。

右翼民粹的立场是反自由贸易、反跨国公司,反生产外包和海外建厂,反移民,反中国。政治基础是白人工薪阶层和中产阶层选民,自认为被全球化和美国经济转型抛弃的白人。他们不喜欢富人,也不喜欢穷人。他们认为富人夺走了经济增长的果实,而穷人拿到了太多的社会福利。右翼民粹一方面攻击比尔盖茨,一方面攻击中国。

中国对美出口,大量都是美资企业完成的,大多数利润也属于美国企业,对美国是有好处的。如果我们把美国做为一个整体,也许是对的。这些企业也会设法游说美国政府放弃贸易战。

但做为川普的主要选民基础,美国的工薪阶层和中产阶层来说,这些跨国公司,本身就是美国人民的叛徒,他们的利益受损,也是活该!如果中国政府收拾在华美国企业,对他们来说,那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搜索 民粹 民主 民粹主义 在百度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