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孙中山并非辛亥革命头号功臣 就任大总统的始末

news.xixik.com   2012-1-1 22:42:28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1912年是中华民国元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从这一天开始,中国结束了历时数千年的君主专制统治,开创了民主共和。因为没有影像资料,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就任仪式场景具体是怎样,留下了许多悬念。

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就职典礼的前前后后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翻开了历史新纪元。许多人认为就职典礼一定十分隆重,这在一些文学、绘画等艺术作品中均有所表现。其实,孙中山就职典礼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么隆重。这是由当时特定的历史氛围所决定的。

当时的革命实力并不足以推翻清王朝

赴美生子利与弊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成立军政府。清政府重新起用袁世凯赴湖北镇压革命。当时革命党人主张只要清廷退位,共和政府成立,汉人做了大总统,就是革命成功,即可与北方停战议和。11月9日,湖北军政府总司令黄兴致电袁世凯,希望袁直捣黄龙建拿破仑、华盛顿之功,并表示事成后南北各省人民都将拱手听命。

狡猾的袁世凯一方面表现出一副朝廷忠臣的样子,稳住清室,一方面摆出积极的姿态与革命党人讨价还价。许多革命党人受到袁世凯的蒙蔽,年轻的汪精卫就是一例。11月14日,汪精卫与君主立宪派杨度合组“国事共济会”,以调和南北、共济国事为宗旨,公然散布革命将“招瓜分、生内乱”的陈词,主张开国民会议议决国体,鼓吹革命、立宪两派联合拥袁,实现南北统一。汪还亲笔致函武昌军政府,主张南北联合,迫清帝退位,举袁世凯为大总统。

南北双方于12月2日达成停战协议,随后清廷任命袁世凯为北方议和全权大臣,袁又任命唐绍仪为全权代表。南方11省革命军政府公推伍廷芳为民国议和全权代表,汪精卫与温宗尧、王宠惠等人为参赞。黄兴电促袁世凯举事推翻满清,事后充中华民国大统领,组织完全政府。

南北和谈期间,独立各省代表于12月12日齐集南京,准备选出一个领袖来应对袁世凯。但对领袖的人选却不能统一,章太炎甚至认为“总统之属,功则黄兴,才则宋教仁,德则汪精卫”。黄兴则被人讥为“汉阳败将”。而在黄兴自甘退让、改由黎元洪出任大元帅时,首义地武昌又处于朝不保夕的危险境地,这让新胜之余的江浙革命党人颇不以为然。在袁世凯大摇和平橄榄枝的诱惑下,独立各省代表干脆秘密议定由袁世凯来充当临时大总统,条件是他反戈一击,推翻清廷。既然如此,领袖一职已成鸡肋,不过是起个过渡的作用。

许多革命党人以临时大总统之位诱袁推翻清廷的政治倾向逐渐形成。黄兴曾致电袁世凯:若能赞成共和,中国共和大总统,断是项城无疑。一时间,袁世凯出任共和国总统是当时大多数革命党人、海内外立宪派、旧官僚以及新闻界共同的心声。南方甚至做出暂时不选举临时大总统的承诺,虚席以待袁氏。

也有一些革命党人担心袁世凯拖延时间,错过推翻清王朝的革命势头。革命者需要自己的代言人。12月21日,中外闻名的革命领袖孙中山抵达香港,4日后,孙中山在胡汉民等一干革命党人的陪同下来到上海。孙中山的到来,令各省革命党为之头痛的领袖人选问题迎刃而解。不可否认,在革命党内部矛盾无法调和的情况下,此时也只有孙中山具备出任临时领袖的资格与威望。

辛亥革命后,迎接经由欧洲归国的孙中山(1911年12月下旬,由香港前往上海的船上)

12月25日,孙中山自海外抵达上海,次日召开同盟会干部会议,会议商讨组织临时政府方案,决定先向各省代表示意选举临时大总统,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得到各省代表同意。

就职典礼定在1月1日

中国古代对历法尤为重视,改朝换代之际,新王朝为了表明自己“奉天承运”,必重定“正朔”。自汉武帝开始,皇帝登基即“改元”,数千年历史,以此相续。

辛亥革命成功后,湖北军政府成立,立即宣布“主权属于人民”,废除宣统年号,改为黄帝纪元。所有文告都用“中华民国军政府鄂都督”的名义,署“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某月某日”,从而激发军民斗志,加速清政府统治的土崩瓦解。

黄帝纪年,是以传说中黄帝降生之年为黄帝纪元元年。黄帝纪元,是晚清学者刘师培提出的一种历史纪年法。刘师培(1884—1919),字申叔,号左庵,江苏仪征人。1902年投身于“攘除清廷、光复汉族”的革命,撰写大量文章,口诛笔伐,成为著名的革命学者。他一度非常激进,自称是“激烈派第一人”。1903年8月,他署名“无畏”,发表《黄帝纪年说》一文,提出废除以帝王纪年的传统方式,采用黄帝纪年。他说,黄帝是中华民族的祖先,是中华文化的缔造者,“吾辈以保种为宗旨,故用黄帝降生为纪年”。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刘师培的主张反映了资产阶级革命派的政治见解,以为可以激发汉族人的生存竞争意识,促进国家复兴。但事实上,黄帝纪年并不科学。

武昌起义爆发时,孙中山正在美国筹款,在得到革命消息后,他并没有立即回国而是先在欧美游说各国政府支持革命,特别是希望列强们能给予财政上的帮助。虽然这些外交工作没有取得任何的实质性结果,但孙中山回到上海后,还是受到了革命党人与群众的热烈欢迎。正当孙先生高举礼帽,向欢迎群众频频致意的时候,某不识相的记者挤上前去,劈头便问:“孙先生,你这次带了多少钱回来?”孙中山一愣,随后意气风发地大声道:“予不名一钱也,所带回来者,惟革命精神耳!”

12月27日,孙中山在上海接见各省代表会代表时说:“本月(农历十一月)十三日为阳历1月1日,如诸君举我为大总统,我就打算在那天就职,同时宣布中国改用阳历,是日为中华民国元旦。”孙中山决定学习西洋,采用阳历,改以民国纪年,以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即阴历辛亥年十一月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典礼因此定在了1912年1月1日。1912年因此称为“民国元年”。

各省代表会议通过了黄兴传达的孙中山的三点意见:改正朔用阳历;改为中华民国纪元;临时政府采用总统制。12月29日,各省代表举行选举会,孙中山毫无悬念地当选为临时大总统。这一天,距就职典礼只有两天时间,孙中山当时还在距离南京300多公里的上海。

就职典礼准备仓促

当时沪宁一线交通远非现在方便。1912年1月1日上午,孙中山从哈同花园出发,到上海北站参加热烈的欢送仪式。行前,孙中山曾就赴南京之事对陈其美说:“我辈革命党,全不采仪式,只一车足矣。”11点,专列才起动前往南京。经过数小时车程,孙中山到达南京下关火车站后作了短暂停留,又坐上城内宁省铁路小火车直抵两江总督署东箭道车站。在东箭道的车站下车后,孙中山换乘一辆蓝色丝绸绣花马车,直抵两江总督署,到达时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据专家最新考证,孙中山就职典礼直到晚上11点才开始举行。

冬日的夜晚阴冷灰暗、寒风刺骨,但丝毫不能影响到孙中山等人的高涨热情,多年奋斗终于迎来这神圣的时刻。典礼开始前,孙中山环顾现场,发现少了横幅,秘书张荆野曾作过八旗教习官,字写得好,随即挽袖下笔,写下“吾大中华民国吉期良辰”十个大字,大堂左右立柱悬有同盟会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这些可能就是主要的典礼会场布置了。

就职典礼程序如下:奏军乐→代表报告选举情况→大总统致词→代表致欢迎词并颁发印绶→总统盖印宣誓→海陆军代表致颂词→大总统致答词。孙中山一生中的照片还是较多的,但是,就职典礼这么重要场景却没有发现任何图片资料。这是因为当时的闪光技术比较落后,并且还有一定危险性,故没有拍摄。据同盟会员袁希洛《临时大总统就职典礼见闻》一书记载:“这庄严的典礼以在夜间的缘故,当时摄影记者未有镁光设备,不能摄一张照片,殊为可惜。”

仪式由山西代表景耀月主持,风尘仆仆的孙中山身穿中山装居中站立,用浓厚的广东话宣读就职宣言:“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中华民国元年元旦,孙文。”会场庄严肃穆,播放着激昂的《马赛曲》,孙中山等人表情严肃,略显疲倦,却神采飞扬。

据革命党人戢翼翘的回忆,孙中山当晚的就职仪式极其仓促简单,他看见“中山先生和胡汉民走进来,两人都穿着大礼服,戴大礼帽,胡汉民手拿文告,站在中山先生的身边。中山先生宣誓就职后用广东话演讲,我根本就听不懂。仪式很快就结束,灯很暗,也没照什么纪念的相片。我们很奇怪为什么这样草率,第二天才明白原来是赶在这天改元,用新历”。

因为没有影像资料,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就任仪式场景具体是怎样,留下了许多悬念。经多年研究,孙中山就职典礼是在大堂举行的,而非以前所说的暖阁。多年来,有多个艺术作品再现了这个重要场景,也人为地将这个场景“隆重化”了。艺术化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历史的真实性。

仪式简单意义深远

孙中山办公住宿设施也很简单。因为财政紧张,孙中山将两江总督署内的西花厅作为“临时大总统办公室”,起居室是署内不远处的曾供幕僚居住的两层小楼。孙中山就职之时,就言解职之约,仓促就任“临时大总统”,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给袁世凯施压。

袁世凯在听说孙中山已经当上临时大总统后,又生气又惊慌。按他的计划,原本打算用南北和谈来压迫清廷与革命党同时交出大权,一方面皇帝成为虚君,另一方面则让革命党取消独立,重归统一。最坏的打算,也是由国民会议来决定国体问题。但老袁没有想到的是,如今革命党竟然先下手为强,抢先成立临时政府以制造既定事实。这下袁世凯急了,他一面下令武昌前线的北洋军发起攻击,一面让北洋将领们发出“反对共和、拥护君宪”的通电,意在对南方施压。在听说革命党想以总统之位换取他支持共和的建议后,袁世凯佯装大怒:“某为大清总理大臣,焉能赞成共和!欲使余欺侮孤儿寡妇,为万世所唾骂,余不为也!”

南北双方的政治博弈进入最后关键阶段。2月12日,在袁世凯的“努力”下,清帝退位。孙中山按照就职宣言,于次日向临时参议院提出辞呈,推荐雄踞北方的袁世凯为总统。孙中山在辞职咨文中特别附有三个条件。其中第一、第二条就是坚持南京为民国政府首都,袁世凯到南京受任。意想不到的是,有不少参议院议员不仅不支持孙中山建都南京的主张,反而宣扬建都北京的好处。后在孙中山、黄兴等人的压力下,参议院再次开会复议,27位议员到会投票,以19票南京、6票北京、2票武昌而通过南京成为中华民国政府首都的决议。但后来,狡猾的袁世凯还是没有离开北洋势力的老巢,在北京登上了中华民国总统的宝座。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称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并举行了隆重的即位大典,成为历史笑柄。

1912年1月2日,孙中山即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名义发出《改历改元通电》。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发布第一号公报,将《中华民国大总统就职宣言书》等文件全文公布。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开始正常运行。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一个具有深刻意义的历史场景,竟然没有任何影像资料留存。以至于盛事的许多细节难以确定,人们只能从一些文字记载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事情始末。而由于整个事件的参与者众,导致资料中不乏自相矛盾之处,由此产生出一系列的疑问。典礼场景究竟如何?资料显示,孙中山就职临时大总统典礼用四个字足以说明,那就是——简单、仓促!

各种资料记载显示,“简单”“仓促”是孙中山的就任典礼的基调。

辛亥革命发生后,孙中山闻讯,即刻于1911年11月2日从纽约启程,绕大西洋,经欧洲回国,12月21日抵香港,25日到达上海。29日经“各省代表会”推选,毫无争议的当选为中华民国首任临时大总统。

12月29日当选,31日宣誓就职,从当选到就任仅有3天准备时间。与其说就职典礼简单、仓促,到还不如说是简陋更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简陋到什么地步呢,就连就职典礼的具体开始时间也说法不一。最靠谱的方法,是根据当时的交通条件,大致推断出孙中山从上海到南京火车站,再进入两江总督署所需要的时间,以及有关人员检查、布置会场所需时间,得出结论:典礼正式开始大约在晚上10时至11时之间。

据当时有幸参加了孙中山先生临时总统就职典礼的革命党人戢翼翘回忆,当晚的典礼仪式是这样的,在掌声里,“中山先生和胡汉民走进来,两人都穿着大礼服,戴大礼帽,胡汉民手拿文告,站在中山先生的身边。”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孙中山先生开始了他的就职演说,可惜的是他用的是粤语,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简短的仪式很快就结束,现场灯光很暗,现场也没有新闻记者采访、拍照。

当时在场的人都感觉不可思议,如此重要的场合为什么这样马虎草率。第二天,才明白“原来是赶在这天改元,用新历。”第二天是1912年的元旦,也就是民国元年,历史正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据同盟会会员袁希洛回忆,当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是因为:“典礼在夜间的缘故,当时摄影记者未有镁光设备……”

照相机的闪光灯技术在19世纪末才出现,其原理是点燃镁粉与氯酸钾混合物发出强烈白光,这种方法一直使用了近半个世纪。这种技术虽然已经流传到了中国,当时的新闻记者虽然也掌握了夜间摄影的技术,但这种摄影有一定危险性。或者是出于这种考虑的原因,所以孙中山临时总统的就职典礼上没有拍照的新闻记者,因此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

孙中山为何急于就职临时大总统之位?

以黄兴为代表的一批革命党人不愿意看到革命成果被袁世凯这样的非革命党人夺去,都认为只有孙中山才具有出任国家元首的威望。黄兴一边谦虚推辞,一边不断催促孙中山尽快回国。直到12月25日,浙江都督汤寿潜等各省代表还在上海给黄兴写信,述及各省代表会议决黄兴暂摄大元帅职,并派顾忠琛等人迎接来宁。可见“领袖缺位”的窘迫势态。

孙中山在回国途中,思想也有过起伏。这一方面是因为对国内形势不能及时、完全的了解,另一方面则来自西方列强的态度。孙中山本以为会得到列强在政治、经济方面的支持,在近乎一无所获之时,曾一度低迷,对于出任国家元首持消极态度。

历尽磨难的孙中山在困难中依然保持超常的韧性,以博大的胸怀和高瞻的眼光对国内形势进行了客观准确的分析。回到国内时,他以信心十足地认为“革命精神”才是当时形势最为重要的财富。孙中山对于新政府的成立已在回国途中基本酝酿成熟。抢先组成共和政府,起码可以在政体表决前占得先机,甚至将“生米煮成熟饭”,使共和政府成为现实定论。

在各省代表会议选举临时大总统的同时,南北双方就“国民会议”问题在上海进行着和谈。29日,南北停战议和会议举行第三次会议,决议召开国民会议,以决定君民民主之国体问题。30日,举行第四次会议,决定国民会议组织、名额及召集办法。

12月30日各省代表会议决:“清内阁代表唐绍仪要求开国民会议一节,应由本会致电伍廷芳代表,请其答复唐代表:本月初十日(12月29日)17省代表在宁开会,选举临时大总统,已足见国民多数赞成共和,毋庸再开国民会议。但据次日的南北会议迹象,伍廷芳似乎并没有接到此通知。

12月31日,举行第五次会议,会议决定:“一、山西、西陕两政府派员会同前往申明合约;二、张勋屡次违约,且纵兵烧杀奸掠,大悖人道,唐代表允电达袁内阁查办;三、皖、鄂、山、陕各处,清军五日之内退出原驻防地方百里以外,只留巡警保卫地方,民军亦不得追袭,须有两方签字遵守;四、伍代表提议国民会议在上海开会,日期定十一月二十日(1月5日),唐代表允电达袁内阁,请其从速电复;五、上海通商银行日前收存南京解来银约一百万元,现在两代表拟定将此拨出银二十万元,交与华洋义赈会,为各处灾区义赈之需。“

孙中山抢在”国民会议“召开前成立临时政府,对正在上海进行的南北和谈形成冲击。”国名会议“表面上是清廷和袁世凯用以解决国体问题拟召开的全国各省代表会议,南北双方达成共识尚需时日,孙中山却担心和谈会延缓对清廷的革命推翻。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虽然不是全体公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的,但是由以南方为主的17省代表,根据一定的法律性文件,经过规范程序,以每省一票方式投票产生的革命阵营领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自由公正地投票选举国家最高领导人。孙中山作为新成立的中华民国首任政府首脑,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共和政体的国家元首,具有划时代的非凡政治意义。孙中山当选首任临时大总统,奠定了中华民国成立的第一块基石,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迈出了极为重要的一步。

就法理而言,”国民会议“的权威性肯定强于”各省代表会议“。南方抢先成立”临时政府“的目的就在于与清廷分庭抗礼,而孙中山急于就任”临时大总统“,目的也在于逼迫袁世凯将其视为平等的谈判对手,以便革命党在推翻倾听后更好地参与政治权利的再分配。

正是因为这个”抢“字,才是孙中山就职典礼简单仓促的原因所在。这使袁世凯认识到革命党已非昔日可比,民国已建,名正言顺,自己真的使用武力征伐,未必能获全胜;即使是取胜,北洋军也会实力大损。正是由于孙中山的仓促就任临时大总统,从而加速了清帝退位的步伐。换句话说,如果孙中山不果断就职,封建王朝结束以及民主共和的创立可能还要再等不少时间,并且其期间不排除有意外发生。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