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白居易与杭州之缘 能不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news.xixik.com   2017-3-13 19:10:09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江南,杭州,西湖,在白居易的心中,永远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杭州是他人生旅途中经常回味的重要驿站。令人遗憾的是,自居易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他魂牵梦萦的杭州和西湖。

杭州之名传于天下,最该感谢白居易、苏东坡二人。两位市长,一前一后担任地方官,因其大文人的身份,吟诗作文,将杭州的风景传播广远。

白居易,唐代三大诗人之一,是我喜欢的诗人,尤其是在洛阳香山伊水河畔看到他芳草萋萋的墓地之后,更是感叹良久。

杭州西湖也是我喜欢的美景之一,浪漫的诗人与风光旖旎的西湖融为一体,看到以下这篇文章,感觉穿越历史,历久弥新,缅怀诗人、欣赏西湖,人与自然和谐乐章,成就人间最美丽的传说!

中国历史朝代表

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唐皇朝发出了一道极为普通的人事任命:自居易任杭州刺史(白居易在杭州做什么官?)。

这种州官的任命,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可谓司空见惯;对杭州来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仅唐朝一个朝代,这种任命就有150次之多。

  然而唐朝对杭州地方长官的这次任命,却对杭州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给了杭州一次历史性的机遇。

  白居易,公元772年出生于河南新郑,字乐天,祖籍太原。5岁开始学诗,9岁就能辨音韵。16岁时,就写出了“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样的名句。唐德宗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白居易中进士,以后便在朝中做官,担任过秘书省校书郎、左拾遗(谏官)。

唐代诗人中,白居易的诗作颇多,是存诗最多的一位,一共留下了近3000首诗。他认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因此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较多地反映了唐代社会的各个方面,表达了人民群众的困苦和愿望。

  白居易耿介正直,敢于向皇帝提意见和建议。因触犯权贵,白居易被贬到“地僻无音乐”的江州做司马。在江州任上,白居易在一个秋夜送客至江边,闻琵琶声而遇长安倡女,写成了著名的《琵琶行》。后来,白居易有调任到地处长江三峡的忠州当刺史。忠州任期届满后,他回到京城做了中书舍人。虽然经过了江州、忠州任上的磨练,白居易仍本性未改,到京城后,又积极上书议政,但终不被唐穆宗采纳。“累上疏论事,天子不能用。”有才而不能用、无处用,是有识之士的大不幸,自然也令白居易十分苦恼。加上朝廷中朋党倾轧,白居易深感仕途险恶,主动请求外放,这次却很快得到了穆宗的同意,把他放到杭州做刺史。

  对于杭州,白居易并不陌生。十一二岁时,其父白季庚任徐州别驾,白居易也从河南来到了徐州。当时徐州一带遭遇兵乱,战火不息。为避战乱,白居易来到了江南,在漂泊中曾到过杭州,对杭州留有很深的印象。白居易在来杭州上任的路上,回忆着他印象中的杭州:“余杭乃名郡,郡郭临江汜,已想海门山,潮声来人耳……”

作为从京城外放的官员,白居易的心情是复杂的。年届半百,又一次外放他乡,白居易感慨万千:“退身江海应无有,忧国朝廷自有贤。且向钱塘湖上去,冷吟闲醉二三年。”但同时,杭州又是一个对他有吸引力的地方,“杭州五千里,往若投渊鱼”。他对杭州充满着向往。想到杭州,想到了钱塘湖,他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就这样,这位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诗人,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跋涉,向杭州走来,那是他52岁。

  等待白居易的,是一个美丽的江南名郡杭州,还有那使多少诗人画家吟诵、描画不尽的西湖。

  于是,一个有抱负的知识分子与一方美丽山水的结合,演绎出一段令人动容的千古佳话;一份出众的才华与美丽景色的碰撞,酝酿出了万古流传的精美华章。

  虽然是外放他乡,但毕竟是天高皇帝远,而且作为从三品的刺史,一个地方的最高长官,还是很有实权的,也能够有所作为。中国知识分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以及“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特有情怀和意境,使他们一旦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便会不遗余力地去实现自己的济世之志。为了杭州的老百姓,白居易可谓尽心竭力。他深人民间,体察民情,时刻系念苍生,“鳏悍心所念,简牍手自操”,为杭州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古时,与一个地方的发展和老百姓生活关系最密切的莫过于水利,地处江南的杭州更是如此。白居易在深入调查、了解杭州的气候条件之后,心中有了底:“大抵此州,春多雨,夏秋多旱。”于是,把兴修水利作为他任内的一件大事。

  那时,由于旱灾,农田干涸,可钱塘县的县官却不肯把西湖水放出去灌溉农田,说放了水会影响湖中的鱼和菱。深知百姓疾苦,又以济世为己任的白居易,听到这话就火了,他责问县官,鱼和百姓的生命相比哪个重要?菱和稻米哪个重要?同时,白居易也暗自下了要在西湖里筑堤的决心。

筑钱塘湖堤,是自居易的一项重要政绩。白居易来杭州时,西湖上原已筑有堤,但因年久失修,加上堤身较低,起不到天旱时蓄水灌溉,汛期时蓄水防洪的作用。因此他亲自主持修建了一条拦湖大堤。这条大堤建成后,不仅解决了农田灌溉问题,还促进了杭州交通的发展和城市的繁荣。据考证,如今西湖上的“白堤”并非当时自居易作的那条堤,但人们为了纪念自居易,还是愿意把现在西湖上的那条堤称为“白堤”。这种历史形成的误解,体现着人民的情感,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湖防完成后,为了说明筑堤的作用、灌溉方法,告诫后任刺史在使用这条堤时应注意的事项,白居易写了一篇《钱塘湖石纪》,并刻石立于湖边。如今,白居易的这篇《钱塘湖石记》刻于杭州西湖北角圣塘闸照壁。

白居易还十分注重西湖的环境保护,保护西湖水面不受侵占。他作出规定:谁破坏了西湖的环境,就要受到惩罚,如果是穷人就罚他在西湖边上种树,是富人就罚他到西湖上去除葑草。由于白居易的努力,西湖及周围“湖葑尽拓,树木成荫”,更加秀丽。

地处钱塘江边的杭州,由于常受海潮的侵袭,古时土地的碱性很重,地下水不能饮用,淡水资源不足,居民饮水成为一个大问题。唐德宗时,杭州刺史李泌在杭州城内开凿六井,引西湖水入井,使居民有了淡水可以饮用。但到白居易任时,西湖与六井的通道已严重淤塞,于是白居易又带领杭州人民疏浚了输水通道和六井,使西湖清水又能长流杭城。对此,史书都有记载。《新唐书·白居易传》载“复浚李泌六井,民赖其汲。”《西湖游览志》录:“白居易缵(继续)邺侯之绩而浚治之,民以为利。”

乾隆《杭州府志》还记载,白居易把西湖水引入运河,使大运河与杭州城市相沟通,从而推进了杭州城市的发展。

这些为民办的实事,杭州人一直铭记至今。现在看来,杭州老百姓能记住白居易的原因,首先是他为杭州人民办的实事,然后才是他的诗词。

当然,自居易的诗文比起他的政绩来说,也毫不逊色。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国家级的诗人,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也居有重要的地位。现代有人认为让白居易来杭州当刺史是大材小用。这样一位大诗人,他的诗词对杭州文化的贡献,对宣传杭州的作用,是很难用经济的尺度来衡量的。按照现在的说法,其广告效应不可估量。

千百年来,西湖的美丽使多少文人学士梦萦魂牵,感慨万千,文思泉涌。像白居易这样的大师,对美的感怀自然就更多、更强烈。西湖山水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诗篇。西湖山水也因为有了他的诗篇而魅力四射,享誉中华。白居易赞美西湖的诗句。

《钱塘湖春行》是白居易西湖诗词中比较有名的一首: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诗一开始点明了他“春行”的方位。孤山寺建于孤山之上,孤山则在西湖的后湖与外湖之间。贾亭,乃贞元中的杭州刺史贾全所建,故名贾亭。如据“寺北亭西”的方位看,诗中提到的“水面”,是指后湖说的,春天,湖而上云气飘浮,被清澈的阳光一照,给人一种朦胧,梦幻的感觉。低,是说云气快要接触湖面了。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早莺,指最先喜欢啼叫的黄鹂,它们争着飞在沐浴着舂天阳光的树上啼叫。同时,有几对燕子掠湖面飞过,看样子是在衔泥筑窝。远处的黄鹂啼叫,是听见的,眼前的新燕飞翔,是看见的。诗人捕捉住“莺啼燕飞”的细节,表现出春天的西湖,已经是生意盘然。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乱花,是说很多种类的花。渐欲,即先后就要开放了,这是根据已经开放了的花, 推想未来之词。浅苹,即短草或者是小草。“才能没马啼”, 说明草刚刚生出来,暗示春天到来不久。

“最愛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这个白沙堤,即断桥到孤山之间的一道长堤,堤上有一条平坦的大道,道两旁长满 了绿杨垂柳,人行堤上,如在画图之中',白居易喜欢在堤上漫步,故有“行不足”之感。

这首诗的写法,朴素简炼,别具一格。诗人只是就所见所闻,如实地描绘下来,没有夸饰,没有渲染,但是,对周围景物却是有选择地入诗,他用,“早莺啼叫”、“新燕啄泥”来突出季节是在春天,他用“乱花”浅草”来印证这正是个初春。最后用依恋自沙堤来表现自己对西湖的深沉之爱。

白居易非常喜欢杭州,他说过,“无妨思帝里,不合厌杭州。”他更喜欢西湖,他又说过“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因其醉心于西湖景色,所以感受最深,故而本诗写得如此形象,逼真!这是白居易最经典的一首诗,描写了杭州西湖的美。

春天的西湖,激发着白居易的美感和诗情,时隔一年,白居易又写下了《春题湖上》:

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

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

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诗中最后两句,是诗人想到三年的任期很快就要满了,对杭州充满着留恋。“勾留”两字,写出了西湖的吸引力和魅力。

  白居易的许多诗词,描写和反映了当时杭州的各方面情况,是我们现在了解唐朝杭州情况的很好的资料。《余杭形胜》中,展现出当时杭州的状况:

余杭形胜四方无,州傍青山县枕湖。

绕郭荷花三十里,拂城松树一千株。

  在《杭州春望》中,白居易则更加形象地描绘出了杭州当时的情形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

望海楼明照曙霞,护江堤白踏晴沙。

涛声夜入伍员庙,柳色春藏苏小家。

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

谁开湖寺西南路?草绿裙腰一道斜。

  诗中的高楼、长堤、丝织和酿酒业、繁华市井、名胜古迹,展现了一幅活生生的唐朝时期杭州人的生活画卷。

白居易喜欢杭州的春天,擅长写西湖春色,在他的笔下,春天的西湖是那样的美丽,充满生机。而西湖的夏天、秋天和冬天,在他的笔下也是气象万千,各具特色。在《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中,写尽了杭州秋色: 

淡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

蜃散云收破楼阁,虹残水照断桥梁。

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

好著丹青图写取,题诗寄与水曹郎。

  作为文化人,白居易自然比较关心杭州的文化建设,提倡文化教育,用他的话来说,是“唯化州民解咏诗”。由于他能写诗,又提倡诗教,使杭州的老百姓也理解并热爱诗歌。他还把当时京城十分流行的《霓裳羽衣舞》带到了杭州。白居易似乎对这个舞蹈情有独钟:“千歌百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亲自教杭州的乐妓们排练。

  酷爱山水的白居易,笃信佛教。他常游寺院,访僧人,与杭州的佛教界结下了因缘,孤山寺、韬光寺、凤林寺等寺庙都曾留下了他的足迹,传诵着他与名僧汲水烹茗的佳话。白居易在任期间,曾12次去过灵隐天竺,与在灵隐西峰巢枸坞结庵传道的四川高僧韬光是好朋友,两人经常吟诗唱和,情趣相投,结为诗友。

  自居易还与凤林寺的圆修有很深的交往,经常去拜访圆修。一次,白居易向圆修请教佛法禅意,修圆说了八个字:“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居易说:“这个道理小孩也会讲。”圆修说:“三岁孩儿虽说得,八十老翁行不得。”自居易听后深感钦佩,他很同意佛教重在实践的禅意。

山水景物幽美、山门禅寺宏伟的灵隐,是杭州地方官的必到之地。唐代时到杭州任刺史的官员,比较通行在灵隐建亭寓志。从刺史相里造在灵隐山谷间建虚白亭开始,一共建了5座亭子。白居易到杭州任刺史后,也想在灵隐留下点纪念物。但他的五位前任已经各建了一座纪念亭,为灵隐增添了许多景观,“五亭相望,如指之列,佳境殚矣,虽有敏心巧目,复何加焉?”自居易不想再建亭子了,他要发挥其大文豪的特长,一来可以咏灵隐景物之美,抒发胸臆,二来可以用作纪念。于是他给世人留下了一篇流传了千百年的脍炙人口的《冷泉亭记》。

  白居易还挥笔题写了“冷泉”二字。两百年后,苏东坡来到杭州,在“冷泉”二字后,加上了一个“亭”字,为灵隐和冷泉亭留下了一段佳话。随着岁月的流逝,唐朝5位刺史所建的5座亭子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只有“冷泉亭”屡经翻建,还留在溪流边。这不知是否与白居易的那篇《冷泉亭记》有关?那自居易和苏东坡并题的“冷泉亭”匾额,也早已不知去向。现在,人们只有从自居易的《冷泉亭记》中,遥想当时“冷泉亭”的风光。

  三年时间,转眼即过。白居易杭州刺史任满,就要离开杭州。在离任前的几天,白居易又走了杭州的许多地方,徘徊在西子湖边。他对杭州十分留恋,依依惜别:

      处处回头尽堪恋,就中难别是湖边。

  白居易对杭州人民更是有着强烈的感情:“若令在郡得五考,与君展覆杭州人。”要是让我在杭州的任期再长一点,我会把仁爱带给更多的杭州人!

  当了三年杭州刺史,在说到自己的政绩时,白居易很谦虚:

白居易在杭州。有《三年为刺史二首》这首诗为证。

其一

三年为刺史,无政在人口。

唯向郡城中,题诗十余首。

渐非甘棠咏,岂有思人不?

其二

三年为刺史,饮冰复食蘖。

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据说白居易在杭州做三年的刺史,离开只带走两片天竺山的石头做为留恋。

那么,白居易要留点什么给杭州呢?

惟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

  其謇,自居易还把自己的大部分官俸留在了杭州的官库中,以使他的继任者可在急需时调用。而更加珍贵的是,白居易把他那200首诗、那种可贵的人文精神留在了杭州,留给了西湖。

白居易太爱杭州了,他想带点东西回去作个记念。带什么呢?把自己的官俸都留在官库中的白居易,自然不会带走金银财宝。最后,他在天竺山中捡了两块小石子。“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就是带走了两块石头,仍使这位刺史感到了不安。自居易的行为形象具体地告诉人们,怎样叫廉洁,什么是清官。

824年,白居易离开杭州的那一天,杭州的老百姓扶老携幼,提着酒壶前来送行。白居易曾在杭州任三年刺使,其期满离杭之际,百姓前来送别的场面十分感人,他在《别州民》诗中写道:"耆老遮归路,壶浆满别筵。甘棠无一树,那得泪潸然!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临别他仍为百姓的负担过重而难过,也因自己未能为群众多办事而不安。至今西湖边上那一组老百姓箪食壶浆送别白居易的铜像,仍会让你伫足良久。白居易在杭州人民的夹道相送中离开了。后来杭州人在孤山南麓建立了白公祠,以纪念白居易。这正是应了一句老话:老百姓的眼里有杆秤。

自居易奉召回京城任太子左庶人,后来还当过苏州的刺史。

人虽已离去,但心却仍牵挂着杭州。由于怀念西湖,几成疾病,他在给同僚的诗中说:

一片温来一片柔,时时常挂在心头,

痛思舍去终难舍,若欲丢开不忍丢。

恋恋依依惟自系,甜甜美美实他钩,

诸君能问吾心病,却是相思不是愁。

那么他的相思是什么呢?他说“乃是南北两峰,西湖一水也!”

离开杭州十年以后,回首自己的人生经历,自居易在洛阳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历官二十政,

宦游三十秋。

江山与风月,

最忆是杭州。

在另一首诗中,自居易又表达了同样的心情:

自别钱塘山水后,不多饮酒懒吟诗。

欲将此意凭回棹,报与西湖风月知。

那一年,他听说著名诗人姚合要到杭州当刺史,十分高兴,写了两首诗为姚合送行。“且喜诗人重管领,遥飞一盏贺江山。”他为杭州又有了一位诗人当刺史而感到高兴。他已经完全把杭州当作了自己的家乡,嘱咐姚合:“与君细话杭州事,为我留心莫等闲。”

白居易写杭州的名句

  公元838年,66岁的白居易在洛阳遥望杭州,写下了让杭州人民深深为之动容的不朽诗篇: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江南,杭州,西湖,在白居易的心中,永远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是他人生旅途中经常回味的重要驿站。令人遗憾的是,自居易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他魂牵梦萦的杭州和西湖。

为什么白居易在《忆江南》中最忆是杭州,其次才是苏州

白居易的《忆江南》写于别过苏州12年,此时的白居易已接近于人生的暮年。人到暮年乡愁更甚,江南既不是白居易的出生地,也不是儿时的成长地。这个时候出现了“能不忆江南”、“何日更重游”、“早晚复相逢”的感慨,看来白居易对江南是真爱啊。

《忆江南》第一首描写了江南的大概,也写了白居易还念江南的缘由。窃以为有白居易步入老年之后不习惯北方生活的缘故,对风和日丽的江南心心念念。毕竟那个时候没有暖气,冬天的江南应该比洛阳更安逸。

《忆江南》第二首和第三首分别极为抽象的描述了杭州和苏州。最忆是杭州,描写了杭州的灵隐寺和钱塘江大潮,并没有提及到西湖。西湖真正的定局是在南宋王朝,因此彼时的西湖并没有进入白居易的眼皮。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白居易的自谦。他毕竟也主持了西湖的整治,如果在诗词中描述西湖,有表功之嫌。这一点,北宋的苏东坡就显得毫不避讳,在自己的诗词中多次赞美西湖。他多次在自己的诗词中表功或者表忠心。“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是在表忠心。“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等对西湖的几番赞美是在表功。不管怎样,苏东坡对杭州的贡献是无法被任何人抹灭的。

《忆江南》第三首并没有提及到苏州的什么自然景观。是啊,苏州以人文致胜。吴宫、吴娃和吴酒让白居易如此留恋,但是逊于对杭州的美景回忆,可见白居易是爱江山胜过爱美人,也可能是白居易步入晚年,已经无欲无求了。苏州以人文致胜,人文以园林致胜,苏州的园林也是始于宋代,白居易没有这个福分。况且,直到现在,苏州的自然景色也是亚于杭州的。但是苏州古城保留的较为完好,江南元素比杭州要丰富。因此,归了包堆,白居易爱杭州甚于爱苏州是因为在杭州的日子比苏州顺利,他到苏州的第二年就坠马伤腰,不得不回归故里。当然,这也是白居易自己作的,南船北马,在苏州出行还是乘船方便。不过,也可能是白居易比较爱惜人力,用马取代轿子,把更多的人力投入到七里山塘的治理之中。

我想,白居易的忆江南对范成大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形成起到了启迪的作用。这次把苏排在杭的前面,纯粹是为了押韵。

白居易(772-846)

“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开元一枝柳,长庆二年春。”

望着勤政楼前那棵玄宗皇帝手植的老柳,骑着马的诗人为之感动,不知是为自己已到天命之年,漂泊天涯,湿透青衫,终得走马京华,依然多情如故,还是恍然追忆那逝去的开元盛世。他为玄宗皇帝写了《长恨歌》,对其情感复杂,恨其倾国,却又怜惜其命运。在那首长歌里,他写道:“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而此情此景,恰如眼前,如何不感慨,怎能不伤怀?如今藩镇割据未平,河朔烽烟四起,西戎蠢蠢欲动,宦官弄权炙手可热,而朝廷内的党争却愈演愈烈,不知何日才能天下太平。他呆呆地望着那棵柳树,直到守卫宫门的宦者走到马前咳嗽两声,他才回到现实中,缓缓按辔而去。

这位诗人,当然就是白居易——“长安居,大不易”。他时任主客郎中、知制诰,负责接待外藩使者,兼职为皇帝起草诏书,听来似乎风光,其实只是六品小吏,后因朝廷怜其年老,加了朝散大夫的散官之衔,才脱掉青衫,改着绯袍。

刚刚写下这首诗,他便接到了一纸诏书——外放杭州刺史。“杭州五千里,往若投渊鱼,虽未脱簪组,且来泛江湖。”诗人接到任命,是快意的,他把友人赠别的酒喝干,诗和毕,长歌一曲,作揖而别。

其实,他已经向朝廷上奏了很久,要求外放,今日终于实现。为何要放弃天子近臣的职位,远走外乡呢?诗人是想做点事情了,他积压了多年的热情、理想和抱负,终于可以有一片土地可以承载了。

唐代的杭州,尚不繁华,常有灾害。白居易下车之日,便思为百姓除害。他访问百姓,孰害为大?百姓的回答让其目瞪口呆。原来最大的一害竟然是西湖。是的,正是那个“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百姓对诗人解释说,每逢大旱之年,西湖水浅,无法灌溉农田,湖畔之苗尽皆旱死,每逢大雨之年,西湖水涨,湖畔之苗尽皆淹死。诗人下定决心治水,白天漫步湖畔,泛舟湖上,走访父老,夜晚在府衙读治水之书,与幕僚反复研讨,终于研究出治理西湖的良法。

诗人计划修一条堤防,平日蓄水,以备旱时,暴雨之日,则开闸放水,以减水灾。让他没想到的是,修堤方案一提出,便受到了杭州本地官员的集体反对。诗人记录了当时的场景,“俗云决放湖水,不利钱唐县官,县官多假他辞以惑刺史。或云鱼龙无所托,或云茭菱失其利”,意思是当地有个风俗,如果西湖水被人为放出,那么将不利于钱塘县官的人生命运。

于是这些本地官员纷纷借口阻挠,有的说水里的鱼类甚至龙王将无所依托,有的说湖里的莲藕菱角从此会枯萎。诗人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话——“且鱼龙与生民之命孰急?茭菱与稻粮之利孰多?断可知矣。”于是他力排众议,修筑湖堤,从此西湖水害减轻,时人号为“白公堤”。

今日白堤

更难得可贵的是,诗人洞悉民情,“若岁旱,百姓请水,须令经州陈状,刺史自便压帖所由,即日与水。若待状入司,符下县,县帖乡,乡差所由,动经旬日,虽得水,而旱田苗无所及也”,规定大旱之日,百姓可以越过县乡两级,直接到州衙要求放水,以免被“文来文往”的审批环节耽误大事。

之前,杭州城内居民的水井都是靠江而掘,喝的其实都是钱塘江水,水味咸苦,城内只有六眼水井是西湖水,却也年久失修,堵塞多年,诗人特意派人重新挖掘,并延请匠人引湖水入城,从此杭城百姓才喝上甘甜的井水。

西湖荷花

诗人居官,不改书生清寒本色,“起尝一瓯茗,行读一卷书”(《官舍》),公务之余,也不是饮茶读书,“乃至僮仆间,皆无冻馁色”,看到家中仆人没有饥寒之色,已是很欣慰了。

三年之后,当他卸任的时候,“公罢杭,俸钱多留官库,继守者公用不足,则假而复填,如是者五十余年,及黄巢至郡,文籍多焚,其俸乃亡”。他把节衣缩食积攒下来的俸禄都留在了官库,以备公用,这笔钱在五十年后因黄巢之乱才消失。

洛阳香山白居易墓

白居易离开杭州之日,杭州士民百姓纷纷拦住他的马,双手捧酒,依依不舍,诗人也是深受感动,写下了一首《别州民》,挥手告别,“耆老遮归路,壶浆满别筵。甘棠无一树,那得泪潸然。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那棵甘棠树,种在《诗经·国风》里,“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百姓怀念爱民的召公,以至于不许砍伐他栖息过的甘棠树。

诗人在诗歌里多次提到“甘棠”,比如“我去自惭遗爱少,不教君得似甘棠”、“他时万一为交代,留取甘棠三两枝”、“惭非甘棠咏,岂有思人不”、“水斋岁久渐荒芜,自愧甘棠无一株。”、“为郡已周岁,半岁罹旱饥。襦袴无一片,甘棠无一枝”,这在唐代诗人中并不多见。在提到“甘棠”的时候,他总是很惭愧,感觉自己为政一方做的还不够,念念不忘的还是百姓的疾苦。正如他在《别州民》里说:“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一让诗人感到一点欣慰的是“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是啊,我走了,那个“白公堤”,是我留给你们的纪念,望在将来的灾年里,可以帮助可怜的百姓们。

他临别的时候,还特地写了一篇《钱塘湖石记》,详细记录了治理西湖的经验,刻在西湖岸边,以让后世杭州地方官知晓。在文章的最后,他说:“余在郡三年,仍岁逢旱,湖之利害,尽究其由。恐来者要知,故书之于石。欲读者易晓,故不文其言。长庆四年三月十日杭州刺史白居易记。”

杭州百姓也没有忘记诗人,明代嘉靖年间有个叫何良俊的读书人,自称与庄子、王维、白居易为“四友”,故题书房名曰“四友斋”,在其著作《四友斋丛说》中说,“公所至皆有慧政,苏杭二郡至今尸而祝之”。直到七百年之后,杭州百姓依然在纪念诗人。

诗人则笑着说: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现在的白苏二公祠位于西湖区孤山路1号,分为前后两个殿堂。其中的“居易乐天”纪念的便是白居易。

白居易赞美西湖的诗是哪一首

白居易赞美杭州的诗有哪些 白居易写杭州的诗句

白居易的杭州,如此温柔

  “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开元一枝柳,长庆二年春。”(《勤政楼西老柳》)

  望着勤政楼前那棵玄宗皇帝手植的老柳,骑着马的诗人为之感动,不知是为自己已到天命之年,漂泊天涯,湿透青衫,终得走马京华,依然多情如故,还是恍然追忆那逝去的开元盛世。他为玄宗皇帝写了《长恨歌》,对其情感复杂,恨其倾国,却又怜惜其命运。在那首长歌里,他写道:“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而此情此景,恰如眼前,如何不感慨,怎能不伤怀?如今藩镇割据未平,河朔烽烟四起,西戎蠢蠢欲动,宦官弄权炙手可热,而朝廷内的党争却愈演愈烈,不知何日才能天下太平。他呆呆地望着那棵柳树,直到守卫宫门的宦者走到马前咳嗽两声,他才回到现实中,缓缓按辔而去。

  这位诗人,当然就是白居易——“长安居,大不易”。他时任主客郎中、知制诰,负责接待外藩使者,兼职为皇帝起草诏书,听来似乎风光,其实只是六品小吏,后因朝廷怜其年老,加了朝散大夫的散官之衔,才脱掉青衫,改着绯袍。

  刚刚写下这首诗,他便接到了一纸诏书——外放杭州刺史。“杭州五千里,往若投渊鱼,虽未脱簪组,且来泛江湖。”(《马上作》)诗人接到任命,是快意的,他把友人赠别的酒喝干,诗和毕,长歌一曲,作揖而别。

  其实,他已经向朝廷上奏了很久,要求外放,今日终于实现。为何要放弃天子近臣的职位,远走外乡呢?诗人是想做点事情了,他积压了多年的热情、理想和抱负,终于可以有一片土地可以承载了。

  唐代的杭州,尚不繁华,常有灾害。白居易下车之日,便思为百姓除害。他访问百姓,孰害为大?百姓的回答让其目瞪口呆。原来最大的一害竟然是西湖。是的,正是那个“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百姓对诗人解释说,每逢大旱之年,西湖水浅,无法灌溉农田,湖畔之苗尽皆旱死,每逢大雨之年,西湖水涨,湖畔之苗尽皆淹死。诗人下定决心治水,白天漫步湖畔,泛舟湖上,走访父老,夜晚在府衙读治水之书,与幕僚反复研讨,终于研究出治理西湖的良法。

  诗人计划修一条堤防,平日蓄水,以备旱时,暴雨之日,则开闸放水,以减水灾。让他没想到的是,修堤方案一提出,便受到了杭州本地官员的集体反对。诗人记录了当时的场景,“俗云决放湖水,不利钱唐县官,县官多假他辞以惑刺史。或云鱼龙无所托,或云茭菱失其利”。(《钱塘湖石记》)意思是当地有个风俗,如果西湖水被人为放出,那么将不利于钱塘县官的人生命运。于是这些本地官员纷纷借口阻挠,有的说水里的鱼类甚至龙王将无所依托,有的说湖里的莲藕菱角从此会枯萎。诗人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话——“且鱼龙与生民之命孰急?茭菱与稻粮之利孰多?断可知矣。”(《钱塘湖石记》)于是他力排众议,修筑湖堤,从此西湖水害减轻,时人号为“白公堤”。

  更难得可贵的是,诗人洞悉民情,“若岁旱,百姓请水,须令经州陈状,刺史自便压帖所由,即日与水。若待状入司,符下县,县帖乡,乡差所由,动经旬日,虽得水,而旱田苗无所及也”。(《钱塘湖石记》)规定大旱之日,百姓可以越过县乡两级,直接到州衙要求放水,以免被“文来文往”的审批环节耽误大事。

  之前,杭州城内居民的水井都是靠江而掘,喝的其实都是钱塘江水,水味咸苦,城内只有六眼水井是西湖水,却也年久失修,堵塞多年,诗人特意派人重新挖掘,并延请匠人引湖水入城,从此杭城百姓才喝上甘甜的井水。

  诗人居官,不改书生清寒本色,“起尝一瓯茗,行读一卷书”(《官舍》),公务之余,也不是饮茶读书,“乃至僮仆间,皆无冻馁色”(《自余杭归宿淮口作》),看到家中仆人没有饥寒之色,已是很欣慰了。

  三年之后,当他卸任的时候,“公罢杭,俸钱多留官库,继守者公用不足,则假而复填,如是者五十余年,及黄巢至郡,文籍多焚,其俸乃亡”。(《唐语林》)他把节衣缩食积攒下来的俸禄都留在了官库,以备公用,这笔钱在五十年后因黄巢之乱才消失。

  白居易离开杭州之日,杭州士民百姓纷纷拦住他的马,双手捧酒,依依不舍,诗人也是深受感动,写下了一首《别州民》,挥手告别,“耆老遮归路,壶浆满别筵。甘棠无一树,那得泪潸然。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那棵甘棠树,种在《诗经·国风》里,“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百姓怀念爱民的召公,以至于不许砍伐他栖息过的甘棠树。

  诗人在诗歌里多次提到“甘棠”,比如“我去自惭遗爱少,不教君得似甘棠”。(《别桥上竹》)“他时万一为交代,留取甘棠三两枝”。(《送陕府王大夫》)“惭非甘棠咏,岂有思人不”。(《三年为刺史二首》)“水斋岁久渐荒芜,自愧甘棠无一株。”(《宴后题府中水堂赠卢尹中丞》)“为郡已周岁,半岁罹旱饥。襦袴无一片,甘棠无一枝”。(《答刘禹锡白太守行》)这在唐代诗人中并不多见。在提到“甘棠”的时候,他总是很惭愧,感觉自己为政一方做的还不够,念念不忘的还是百姓的疾苦。正如他在《别州民》里说:“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一让诗人感到一点欣慰的是“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是啊,我走了,那个“白公堤”,是我留给你们的纪念,望在将来的灾年里,可以帮助可怜的百姓们。

  他临别的时候,还特地写了一篇《钱塘湖石记》,详细记录了治理西湖的经验,刻在西湖岸边,以让后世杭州地方官知晓。在文章的最后,他说:“余在郡三年,仍岁逢旱,湖之利害,尽究其由。恐来者要知,故书之于石。欲读者易晓,故不文其言。长庆四年三月十日杭州刺史白居易记。”

  杭州百姓也没有忘记诗人,明代嘉靖年间有个叫何良俊的读书人,自称与庄子、王维、白居易为“四友”,故题书房名曰“四友斋”,在其著作《四友斋丛说》中说,“公所至皆有慧政,苏杭二郡至今尸而祝之”。直到七百年之后,杭州百姓依然在纪念诗人。

  诗人则笑着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在杭州担任刺史的贡献

白居易对杭州的贡献

白居易少年时,曾随父避乱越中,广游江南,尤其钟情于苏杭。年过半百时得以出任杭州刺史,后又任苏州刺史,算是圆了平生心愿——“异日苛获苏杭一郡足矣”。不仅一郡,而且是两郡皆得,天堂(苏杭)圆满,可谓失意中的得意。

白居易于长庆二年(822)十月赴任杭州刺史(即州最高长官),前后三年,实际时间仅20个月。在这不算长的时间里,白公却为杭州做了多件大事,对杭州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1、力排众议,筑堤保湖,兴修水利,引湖水灌溉农田。

白居易所筑之堤并非今之白堤。今之白堤东起断桥,西至平湖秋月,早在白居易之前已有,当时名白沙堤,或沙堤。但不知此堤为谁所筑,何时所筑。即使在白居易那个时候,也已是迷案了:“谁开湖西西南路?草绿裙腰一道斜。”白诗自注云:孤山寺路(即白沙堤)在湖中,草绿时望如裙腰,旧志云不知所从始。白居易在诗中屡次提及白堤,如“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北郭沙堤尾,西湖石岸头”等。

那么,白公所筑之堤在何处呢?说法不一。或曰在钱塘门北,由石函桥北至余杭门(即武林门)。或曰在钱塘门外即今日松木场到武林门外。《古西湖白公堤堤址新识》云:在钱塘门外,自东往西,经昭庆寺前,直至宝石山麓与白堤的东端相交接处。新《西湖志》曰:在今宝石山麓至湖畔居一线。我以为都不能作为确论。不过有一点是基本一致的,即白公堤的`一端在钱塘门外,想必不会离钱塘门太远,也就是应在今天的六公园(或湖畔居)附近。后人虽知有白公堤,但由于它湮灭已久。而人们又怀念白公这位好“市长”,于是有意无意地把白堤附会成了白公堤。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白公堤的建筑,把西湖一分为二,堤内是上湖,堤外为下湖;上湖蓄水,并建水闸,需要时放水,“渐次以达下湖”。这样既可防洪水淹没湖下农田,又可以蓄水,酌情泄流,灌溉农田,同时开拓了水上交通运输之便,利莫大也。但当初白公筑堤时曾遭遇很大阻力。好在白公早已经过认真的调研,胸有成竹,一一据理据实反驳,终使治湖工程得以顺利进行。

2、疏浚六井,便民饮水,安居乐业。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早在白居易之前数十年,李泌(722—789)出任杭州刺史时,就已开治六井,解决了杭州居民的饮水难题。杭州为江海故地,当时仍距海极近,地下水咸苦不能饮,居民惟有近山处凿井方得淡水,但远不够用。李泌利用一种有别于一般挖井手段的特殊方法开六井,以引西湖之水入城,供居民饮用。六井为:相国井、西井、方井(即眼井)、金牛井、白龟井和小方井(即六井)。相国井遗迹犹存,即在今井亭桥西天香楼侧。早时井上有亭,乃为纪念李泌而筑(李泌后为相国,故曰“相国井”)。而附近有一桥,便因井亭而命名为“井亭桥”了。如今井尚在,亭却没了,桥亦不见,只留下“井亭桥”之地名。

李泌开井40余年以后,有的井已经淤塞,饮水又成了问题。白居易在筑堤捍湖的同时,重新疏浚六井,以改善居民饮水。虽然只是重新疏浚,但也功不可没,体现了他“出任为官,重在救民济世”的思想,并与其捍湖浚湖的工程相配套,大大有利于杭州市民之生活。

3、设立浚湖基金,为后来官员立下规范。

白居易不仅自己任上亲力亲为,筑堤捍湖,疏井浚湖,而且在他回京离杭时,将自己俸禄的大部分留存官库,作为疏浚西湖的固定基金。用去多少,由继任者补足原数。嗣后沿袭成为一种制度,持续50年之久。这种规范对西湖的长治久安是很有益处的。即使这种制度后来作废了,但对后来为官者仍有一种无形的约束和警示作用。

搜索 白居易 杭州 在百度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