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地震云」这种伪科学,为何会有许多人信?

news.xixik.com   2019-12-6 22:59:53 资讯来源:大象公会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在中国,“地震云”是一个极为普及的名词,且被许多人认为是一种真实存在的东西。2017年九寨沟地震后,地震学界和媒体曾努力想要普及一个常识——“地震云”是伪科学。但这些科普文章收获最多的,却是质疑与谩骂。

在中国,「地震云」是一个极为普及的名词,且被许多人认为是一种真实存在的东西。

2017年九寨沟地震后,地震学界和媒体曾努力想要普及一个常识——「地震云」是伪科学。但这些科普文章收获最多的,却是质疑与谩骂。好在百度百科的「地震云」词条,在来自气象局与中科院的多位学者的共同努力下,首次接受学术界意见,修改了「地震云」的定义:

地震云,是一种被误传为可以提前预测地震的云,目前尚无准确定义,也不被气象专业或地质专业所认可,主要在中国和日本民间流传。中外科学界、地震局和气象局等机构曾多次对此进行辟谣,强调目前没有有效证据表明云可以用于预测地震。①

赴美生子利与弊

· 所谓的「地震云」

「地震云」之说从何而来?为何会有许多人相信这种伪科学?

掉入「幸存者偏差」的日本民科

1977年5月,日本《读卖新闻》刊登真锅大觉(九洲工学院助教)的文章《可从云彩形状预测地震》。这是由日本原奈良市市长键田忠三郎提出的「地震云」概念,首次见诸报端。

同年11月20日,《参考消息》刊登了真锅大觉文章的摘要,首次将「地震云」这一日本民间说法引入国内。

同年,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的吕大炯开始尝试用「地震云」来预报地震。②

1978年,吕大炯等人在《自然杂志》上刊文《地震云及其成因的探讨》,「认为地震云的确是一种地震前兆」,并举了两个例子:

(1)1977年11月26日早晨在北京中关村上空观察到「地震云」,次日天津宁河发生5.6级地震;

(2)1977年12月20日在北京密云水库附近山坡观察到「地震云」,次日日本小笠原群岛发生6.5级地震。③

· 「地震云」之说的提出者、前奈良市市长键田忠三郎

从一开始,中国地震学界就不认同所谓「地震云」的存在。

比如,1978年,《地震战线》杂志第3期刊文《「妖云」、「前兆虹」和「地震云」》,介绍了键田忠三郎和真锅大觉关于「地震云」的观点。文章还介绍了日本地震学界对「地震云」的基本看法:

(1)「这种不科学的预报只能扰乱人心,在社会上引起混乱」(日本地震预知联络会)。

(2)「要是作个统计就可了解,云和地震的关系纯属偶然(巧合)」(东京大学教授萩原尊礼)。

(3)「地震是发生在远离日本本土,而且又是在海底数百公里深的地方,其前兆不可能在本土上空的大气中有反映」「云和地震之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日本气象厅地震课)。④

亦即,「地震云」在日本,是不被学术界承认的民科。

究其本质,「地震云」是一种在逻辑上掉入了「幸存者偏差陷阱」的伪科学。

那些关于「地震云」的统计,一概只统计了与地震存在时间先后关系的云;更常见的情况是,同样的云出现在天空,却未发生地震,但因为逻辑常识的欠缺,这种情况未能进入统计,未能在民科们的所谓「研究」中幸存下来。于是,无关被塑造成了有关,偶然被扭曲成了必然。

「地震云之父」键田忠三郎访华

1979年8月2日,《光明日报》刊登了吕大炯的文章《建议重视「地震云」观测研究》,该报在当年的发行量,使「地震云」这一概念迅速进入民间,得到普及。

同年12月,「地震云」的提出者、原奈良市市长键田忠三郎受邀访华。

据吕大炯与键田忠三郎、真锅大觉等人合作编著的《地震云》一书披露,访华期间,键田忠三郎及其「地震云理论」得到了许多中方政、学高层人士的赞许与支持。

有人在中科院举办的欢迎会上发言称:

我们支持键田市长所说的地震云。在进一步进行深入研究的同时,为了验证地震云,我们每天在北京景山公园,从一定的位置进行观测并拍摄照片。为了使任何人都能够预测地震,让我们撰写普及地震云知识的书吧。

有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会上发言称:

我认为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键田市长所说的云是诚实的,云不会说谎,只要出现一定异常的云,就必然会发生地震,对于这一观点我完全赞同。我将马上指示中国国家地震局也要开展研究。我们非常欢迎键田市长进行专门的研究,并与我国的科学工作者共同著书出版。

有人在北京市举办的欢迎会上发言称:

键田市长和真锅先生来到中国,传授地震云的知识,对中国来说是非常有益的。……我相信日中共同著书出版一定会取得成功。

还有人在接见键田忠三郎时说道:

为了拯救世界人类,请您坚持到底。并且,希望您对中国也给予指导。⑤

· 1981年出版的《地震云》一书封面

压力之下,1980年5月,国家地震局召开了一次「『地震云』专题座谈会」。与会者包括国家地震局、中央气象局、中国科学院等23个单位的46名学者。会上,只有极少数人主张将「地震云」作为预报手段全民推广,该主张遭到了与会的绝大多数学者的反对。⑥

同期,双方还在相关学术刊物上展开论战。如《自然杂志》刊登了「国家地震局兰州地震研究所气象地震组」的文章《「地震云」辨》,从气象学的角度,指出吕大炯等人关于「地震云」的成因的描述,完全不能成立,且质疑「地震云」是否真实存在:

从目前有关「地震云」的各种报导来看,是否有‘地震云’还是个疑问,关于它的成因也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论点,因此,我们认为‘地震云’还不能作为预报地震的一种依据。

同期杂志还载有吕大炯的《答〈「地震云」辨〉》,但该文没有解释,何以日本小笠原群岛的地震对应的所谓「地震云」,出现在了2600公里以外的北京密云水库附近。⑦

· 《自然杂志》刊文《「地震云」辨》,对所谓「地震云」的存在提出质疑

1981年5~6月间,应国家地震局邀请,日本地震学会代表团一行11人来华作学术访问。期间也讨论了所谓「地震云」的问题。东京大学地震研究所教授宇津德治明确表示:

那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瞎说,地球内部的活动情况怎么能通过天空反映出来呢?

同行的萩原尊礼教授明言:

现在美国、中国、日本都有那么一些人在进行联络,想搞点名堂,那是无稽之谈。⑧

1979年「地震云之父」键田忠三郎访华,给中国地震学界带来了不小的外部非学术压力。此次日本地震学会代表团访华,或多或少,对这种压力有所削减。

媒体乱入,痛批学术界

总体而言,作为伪科学的「地震云」,自起出现之日起,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都很难获得学术界的认同。

遗憾的是,在中国,关于「地震云」的论战,很快就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畴。

1981年3月2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报道称:日本的键田忠三郎用「地震云」预报地震,成功率高达80%;中国的吕大炯用「地震云」预报地震,成功率更高达86%。1981年到1983年间,《光明日报》先后四次重点报道了键田忠三郎和吕大炯用所谓「地震云」预报地震所取得的「巨大成功」。⑨有《新闻联播》与《光明日报》的报道在前,其他跟进媒体之多,可想而知。

这些报道,让学术界非常头疼。中科院学部委员、原物理所所长管惟炎感慨道:

院领导是不支持地震云的,那为什么容忍报刊、电视台胡乱宣传呢?本来对地震云有没有道理很好检验,我曾亲自告诉某观云者,让他把地震预报告诉我,他先后给予我4次预报,结果大都报错了。可是报刊宣传说,他预报的绝大多数都正确,这是哪里鉴定的?我们所的学术委员会根本不承认它!

中科院学部委员、原物理所副所长洪朝生也很无奈:

世界上本来每天都爆发大大小小的地震,某观云者看了云彩就说东边或西边有地震,当然偶尔会说对的,其实是胡猜。这怎么能说是科研成果?所里没有人相信他,可是外面宣传得起劲,《人民画报》、电视台这样大肆宣扬,不要闹笑话吗!⑩

· 《光明日报》刊文力挺所谓的「地震云」

让学术界更头疼的问题,还在后面。

迄于今天,国际地震学界的共识仍是「地震无法做准确的短临预报」,除了某些特殊案例——比如1975年辽宁海城地震,因频繁破坏性前震的存在,政府得以在大震到来之前通知民众避灾。这一不可复制的特殊经验(绝大多数地震没有这种示警性质的前震),使海城地震在当时的宣传语境里,成了「世界首次成功预报的大地震」。这种说法,相当于普及了一种「地震可以准确短临预测」的错误认知。

于是乎,在次年的唐山大地震惨剧中,举国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地震工作者为何漏报了这次大地震」这个伪问题——对组织民众避灾有直接指导意义的地震短、临预报,时至今日,仍是世界地震学界未能攻克的难题——而鲜有人去关注唐山建筑物的抗震性能。?

这种关注上的错位,造就了舆论对地震工作者专业能力的巨大不信任。这种不信任,也延续到了所谓的「地震云」问题上。于是,在1980年代的新闻媒体笔下,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国家地震局等反对「地震云」的专业学术机构,全部成了「打压科研突破」的反面角色。

比如,1984年的一篇关于吕大炯的报告文学《一个科技人员的第二条战线》,曾将吕「没有实验室,没有科研经费」、在中科院物理所得不到支持的状况,归咎于「物理所所长」「研究地震的权威部门」的恶意打压。

据该报告披露,为对抗学术界的反对意见,吕曾通过关系,向高层政要求助,然后将高层政要「圈阅的文件,送到科学院、地震局、物理所」,以施加压力。

吕还将自己的著作赠给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光明日报》特别刊发了中曾根康弘给吕的回信,营造出了一种「人家外国总理都承认(地震云),我们自己还不承认」的舆论;……

如此种种,给吕所在的中科院物理所,造成了巨大的外部压力。但物理所并未轻易屈服,以致于该报告文学用嘲讽的笔调如此写道:

吕大炯所在研究室的支部书记请示所领导如何表态,回答是:「要顶住!」多么熟悉的字眼,何等「英勇」的行为!?

今天回过头去看,中科院物理所当年针对所谓「地震云」的「要顶住」,实际上是一种对科学的可贵坚持,确实称得上「英勇」。

学术界对电视片《大地震》的阻击

虽然连杨沫这样的报告文学名家,也出来写文章声援所谓的「地震云」,但报告文学的受众毕竟有限,最让学术界头疼的,是传播力度更广的电视片。在那里,他们同样被塑造成了「打压学术真理」的反面角色。

1985年,著名导演、编剧张光照开始筹备拍摄电视片《大地震》。该片的主角,是一位使用所谓「地震云」预测地震的学者「古大河」,其原型即吕大炯。片子的内容,是讲述他如何准确预报地震,又如何被研究所的领导打压。

1986年1月底,片子拍完,计划于大年初二晚在浙江电视台首播。电视台将该片作为「改革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进行宣传——此前拍摄的两部《女记者的画外音》、《新闻启示录》引起轰动,获得了极大成功。

据张光照自己披露,拍摄此片的缘由如下:

1985年3月的一天,我刚结束了《经济日报》召开的会议,在北京海淀的一个招待所下榻。已将近晚上11点了,突然来了两位素不相识的客人,说是两位科学家(虽然事过境迁,我仍奉守诺言,暂不披露他们的姓名)。其中一位,是在地震预报科学方面十分有成绩的中年科学家。他们视我如久别的朋友,滔滔不绝地叙述了受压八年的各种经历。最后,他们的结论是,电视剧可以为科学申张正义。……他们说,已先后有三家最大的报社和电视台通过内参和报道反映过这些情况,甚至中央几位领导也专门对此作过批示,可是,事态仍在继续发展。于是,他们在看完《新闻启示录》以后,则决定寄希望于这种拥有巨大传播力量的电视艺术。?

当时,学术界与舆论界在「地震云」这个问题上,关系已相当紧张。这部想要为所谓的「地震云」正名、「为科学申张正义」的电视片,很自然地引起了科学界的注意。

据张光照披露,审片过程中,浙江省地震局提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认为剧中「古大河」的预测地震的手段「地震云」学说「在我国地震预报科学界目前站不住脚」。

稍后,浙江台在片首增加字幕「地震云学说尚有争议,本片无意对此作出定论」,但广播电影电视部仍打来加急电话指示停播,理由是:

经国家地震局审看后,就科学技术的依据而言,(《大地震》)存在许多不妥之处,播放后会引起观众对地震预报产生不必要的误解,造成不良的社会效果。?

这场禁播,最终演变成了电视片制作组(以张光照为代表)与地震学界(以国家地震局为代表)的一场论战。

先是张光照在媒体上公开刊文,痛责「国家地震局某些同志」对待艺术缺乏「胸襟与大度」。强调「《大》剧不是地震预报科教片,浙江电视台不是浙江地震预报台,国家地震局地震预报理论与电视剧《大地震》之间没有任何隶属关系」;且直接叫板科学界:

如果国家地震局能义正辞严地宣布,《大》剧里提到的学说纯属伪科学,并且言之有据,老实说,我们认了!可是,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结论!?

作为应对,国家地震局也致函同一媒体,强调出席《大地震》审片会的学者,「有国家地震局、国家气象局、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和地球物理所等单位的专家、教授30多人」,与会者「一致认为,不论是科学性,还是社会效益,这部电视剧的主题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因此不能公演。」并明确回应了张光照的叫板,引用日本学术界的意见,将所谓的「地震云」学说定性为「胡说八道」,强调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地震预报不过关」。

国家地震局的回应文章,还痛责了媒体的不负责任:

一个不曾得到科学鉴定的自然科学学说,仅凭着政治家甚至是外国政治家的支持,凭借个人的活动能量,凭借新闻界、文艺界的路子,便能在全国性大报上连篇累牍地登载颂扬文章;有关物理问题不听取物理学专家的意见,地震学问题不听取地震学专家的意见,气象问题不听取气象学专家的意见,却企求靠政治家支持和宣传工具的捧场立足,这岂非咄咄怪事!?

对电视片《大地震》的阻击,可以视为所谓的「地震云」被中国学术界集体公开否定的标志性事件。

可惜的是,这种否定无法遏制「地震云」这一伪科学的继续传播与普及;也无法遏制「地震云」进入中小学校的自然、地理与科学教材。

自1980年代以来,中小学校长期热衷于组织学生开展所谓的「地震云观测活动」,无数学生在巧合所致的「预报成功」中,对所谓的「地震云」的存在深信不疑。

最让人痛心的是,戳破「地震云」这种伪科学,并不需要很高深的科学知识,只要懂得「幸存者偏差」这种基本的逻辑常识,也就够了。

· 2000年前后,北京的一些学校仍在组织学生观测所谓的「地震云」。图中文章收录于《北京市中小学校科技教育工作资料选编》,北京市教育委员会,2002。

注释

①李汀,《百度百科“地震云”词条的修改》,2017/8/13。

②王国治、柴保平,《“地震云”之说尚待讨论》,《北京科技报》1986年12月8日第3版。

③吕大炯、高建国、孙士鋐、杨海林,《地震云及其成因的探讨》,《自然杂志》1978年第5期。

④肖承邺、邹其嘉,《“妖云”、“前兆虹”和“地震云”》,《地震战线》1978年第3期。转引自:郭增建等/编著,《地气耦合与天灾预测》,地震出版社,1996,P341。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⑤(日)键田忠三郎、真锅大觉、(中)吕大炯/主编,高宗恒/译,《地震云》,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P143-145。

⑥王国治、柴保平,《“地震云”之说尚待讨论》,《北京科技报》1986年12月8日第3版。

⑦见《自然杂志》1980年3卷1期,P76-77。

⑧赵苹,《日本地震学会代表团访华概况》,《国际地震动态》,1981年第10期。

⑨⑩王国治、柴保平,《“地震云”之说尚待讨论》,《北京科技报》1986年12月8日第3版。

搜索 地震云 伪科学 地震 在百度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