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汉朝的韩王信和韩信是同一个人吗?

news.xixik.com   2020-9-23 10:21:00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韩王信和韩信不是同一个人。韩信是汉初三杰之一的淮阴侯;韩王信是西汉初年诸侯韩王信。当时在刘邦手底下有两个韩信,分别被记在《史记·淮阴侯列传》和《史记·韩信卢绾列传》中。都曾经被封过王。

有人说,看了史书记载,我怀疑韩王信,和韩信就是同一个人。刘邦时候有一个韩信,功劳很大,军事很牛,但是最终却叛逃匈奴了。就像林某人叛逃成功了。于是刘邦为了消除影响,把真韩信的事迹拆成两部分,把韩信奔匈奴的那年写成被弄死了,然后嫁接同年被弄死的另一个小功臣,让他顶着韩信的名头叛逃。这个人应该才是真淮阴侯。历史上这样移花接木的事也不是没有,比如有谶语刘秀当为天子,然后有个官员居然大摇大摆的改名刘秀,继续在王莽朝堂当官。之后死了还不是因为谋逆。这种移花接木的迹象很明显了。

提起韩信,很多人第一印象会想到秦末汉初的淮阴侯韩信,但事实上,秦末汉初同时存在两个韩信——既除了韩信以外,还存在一个韩王信。

中国历史朝代表

韩王信本名也叫韩信,之所以叫韩王信,是后世史官为了和淮阴侯韩信做出区分,而给出的称呼。

韩王信和韩信不是同一个人。韩信是汉初三杰之一的淮阴侯;韩王信是西汉初年诸侯韩信。

当时在刘邦手底下有两个韩信,分别被记在《史记·淮阴侯列传》和《史记·韩信卢绾列传》中。

韩王信者,故韩襄王孽孙也……沛公引兵击阳城,使张良以韩司徒降下韩故地,得信,以为韩将,将其兵从沛公入武关。——《韩信卢绾列传》

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淮阴侯列传》

刘邦入武关时韩王信就已经以将领身份追随刘邦,而淮阴侯韩信要等到刘邦入蜀时期才亡楚归汉,何谈“一同入汉”?

淮阴侯当过齐王、楚王最后被降为侯,因为所谓的造反,不仅自己被杀,还让父、母、妻三族人受到牵连,被吕后骗杀于长乐宫的钟室;

韩王信当过韩王,曾投降过项羽,最后又叛逃到匈奴,还带兵进攻过汉朝,因兵败被刘邦的大将斩杀,他的子孙后来归汉,依然在朝为官。

淮阴侯和韩王信被张冠李戴的事迹

在个别演绎故事中,张良曾给韩信写过一封举荐信,韩信在刘邦拜将之后才拿了出来。事实是,韩王信是张良在韩国招收的,后来推荐给了刘邦,因为建议回攻三秦,攻韩有功,被刘邦早早的封为韩王;而大将韩信,则是夏侯婴和萧何推荐的,张良从来没有推荐过。

《韩信卢绾列传》记录了韩王信劝说刘邦出战三秦的事迹,后人常常把韩王信这个劝说与淮阴侯韩信之论混为一谈。事实上,两个人都各有自己的一套说辞。

后来造反的陈豨,曾与韩信的部将王黄、曼丘臣等人串通,共同起兵造反,而这里的韩信是韩王信,不是淮阴侯韩信,此时的韩王信本人已经叛逃到了匈奴,被刘邦打败了。

韩信虽然被封为大将军,但他没有自己的嫡系部队,楚汉在荥阳僵持前,他一直都跟着刘邦作战,直到击魏时,才开始独自带兵,才开始惊现,那围攻章邯的韩信是谁就说不清楚了。

韩信(?-前196),汉初军事家。淮阴(现江苏省淮安市)人。年少时父母双亡,家道贫寒,据《史记》载,汉初军事家韩信年少时,家中困难,常到城下钓鱼,有一位靠为别人漂洗为生的老妇人见韩信经常吃不饱,就把自己的饭菜分给他吃,一连几十天,韩信深受感动,我一定要重重报答您,可是漂母严肃地说,“像你这样的小伙子,却无法谋生,饭都吃不上,我是爱惜你,才送饭给你吃,难道是希望得到你的报答吗”,韩信深受震动,从些更加发奋学习,在以后的楚汉战争中,终于大展雄才,帮助刘邦打败了楚霸王项羽,建立了不朽功绩。

韩王信:楚汉相争时的分封王,和韩信(背水布阵,十面埋伏的韩信)同名,因其被封在韩国,为区别韩信,史称韩王信。韩王信、卢绾、陈豨,司马迁把他们三人放在一起列传,共性很明显,那就是此三人:都是刘邦的“亲信”,都占据“战略要地”,都是“异性封王”,都被人举报“谋反”,都与匈奴“有往来”。

韩王信,是真正的贵族后裔——韩襄王“庶出”的孙子。史记称之为“孽孙”,其“孽”字,即“庶出”的意思。

身高八尺五寸,以一尺等于二十三厘米计算,韩王信身高一米九五,贵族出身的男子汉,走出来,是非常有气势的。司马迁的原词形容是:材武。通俗说法就是“雄壮勇武”。

当初,项梁立楚后熊心为“二代目”楚怀王,燕、齐、赵、魏都延续了王族后裔,唯独韩国无后,于是,韩公子橫阳君——韩成,就被立为“韩王”。

这个“韩王成”,就是韩国贵族张良,在遭遇灭国之灾后,不太想跟随的“新韩王”。这个,咱们后面再说(张良屡被人诟病“三心二意”,实际情况怎样?)。

项梁因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于是,渐渐起了骄色,所谓“骄兵必败”。果不其然,项梁败死定陶之后,“韩王成”,投向了楚怀王的怀抱。从这里,可以看出,韩王成在韩国的地位,是微不足道且危如累卵的。这也就不难理解,张良,必须为自己谋后路,找靠山。更高一层,为了推翻秦朝暴政,需要借个臂膀。他,明智地选择了刘邦。

沛公刘邦攻河南阳城的时候,顺手派张良,以韩国司徒的身份,降服了韩国一大片故地。从而,顺手得到“韩王信”这个人才。

张良,以韩国旧贵的身份,站在沛公刘邦这一边,又顺利拿到韩国的土地……,这,算是什么玩法呢?张良究竟要干什么?

我想,此刻的张良,已绝非停留在复辟韩国的旧思维体系,他的眼光,早已升级至“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生境界。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不分彼此,没有国界,助力刘邦,取代暴秦,为天下苍生,求一条不一样的活路。

刘邦得到韩王信之后,立即封他为韩国将军,率部众跟随他进入武关。升得也是够快的,速度和一般的布衣俗人,不一样。

进阶打怪升级之后,刘邦从一个小小的沛公,升任为“汉王”。当然,原本以为,自己先入咸阳为“关中王”,却不想,项羽的谋臣范增看出了刘邦的野心,七搞八搞之下,刘邦被分配到边远地区,做了“汉王”。

韩王信,一路跟随刘邦去了汉中。一瞧形势不太对,越走越偏远……,于是,建议刘邦趁着士兵东归的锐气,还定三秦,争夺天下。

这事,还搞成了。于是,刘邦许诺韩王信,一定会让他回到韩地当王。但现下战事吃紧的情况之下,暂且拜他为“韩太尉”(又升级了),领兵攻打韩地。

刘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韩王信,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带兵去打韩地,打下来,这个地方就归你。这个,还是很有号召力的。

这一边,项羽宣布,各王回各国,但不包括“韩王成”,为毛呢?

因为,韩王成一天到晚巴着“楚怀王”(站错队),和项羽显然不是一条心,这一点,太令人讨厌(估计项羽就是这么想的)。

再则,韩王成的司徒张良,长期伙着刘邦,跟项羽对着干!还干得有模有样!哎~,你手下这么能,你自己也这么能,那我还帮你个毛线啊……,你就不用当王了。

项羽的脾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小心思坏得很。到后面还可以看到,杀怀王,斩义帝,不讲规矩,屠戮咸阳,坑埋秦兵,暴戾乖觉,诸如此类的性格,四分五散地记录在《史记》的边边角角之地。

项羽,非但不立韩王成,还说他:无尺寸战功,就没跟着大部队打过仗,凭什么把“韩地”白白给你……,就不让你回国。还褫夺他的王位,降为列侯……。其实,这般骚操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事实如此。

然而,当项羽听说刘邦手下的“韩王信”,要攻打韩地之后,立马让故交——吴地的县令郑昌做了“韩王”,以此对抗汉军的攻击(项羽任人唯亲,实锤)。

公元前205年,韩王信一阵猛攻,攻下韩地十余城,等刘邦到达河南的时候,韩王信又再次猛攻“韩王昌”,终于,韩王昌投降……,刘邦,就立了韩王信为新一代韩王。

其实,人家韩王信,也叫韩信。但汉初,出现两个带兵打仗的韩信,此二人,又都左右跟随刘邦,所以,为了区分二人,一个叫正牌韩信(也叫淮阴侯韩信),一个叫杂牌韩信(也叫韩王信)。

但这个韩王信,很有意思,他被立为韩王之后,并没有在韩地落地生根,而是继续跟着刘邦在外面当“漂流瓶”,四处征战……,这个,就成为了韩王信的命运“转折点”。、

这两个韩信,可以套用一句唐诗来形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韩信出身贫苦,这从“一饭之恩”的典故中可以看出来,一个基本生活都没保障的人,其出身可想而知。

而韩王信出身能高一些——他是韩宣王的孙子,算起来也是个贵族,可惜,韩王信偏偏赶上韩国被秦国灭亡的岁月,捞到了一个破落贵族的头衔——破落贵族嘛!虽然比韩信能好些,但终究比起祖宗发达的岁月,要差远了。

可以说秦灭六国,如同孙悟空对妖怪打下了一记金箍棒,将韩王信和穷小子韩信基本上打到了同一个起点。

和韩信一样,秦朝末年,天下大乱,韩王信利用自己旧贵族身份参与复辟活动,很快捞到了一官半职,之后在楚汉相争末期,又被刘邦封为韩王——一时间,有两个都叫韩信的西汉王爷,也称得上历史上的一个奇观。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汉朝天下稳定下来,对于一些对大汉王朝统治不利的因素——比如一些异姓王爷,则成了让刘邦急于消灭的因素。所以,刘邦在坐住天下以后,开始了“腾笼换鸟”的行为:包括韩信在位的外姓诸侯王都遭到了诛杀,并且,外姓诸侯王被诛杀后,所腾出来的王位,也都被刘邦的庶出儿子甚至侄儿们取代。

不论是韩信还是韩王信,都在让刘邦感到不安的范围内。

韩王信的封地——颍川,战略位置太重要了,于是,刘邦把他的封地改到了今天山西省北部一带——当时刚好匈奴崛起,韩王信的封地,便成了抵御匈奴的最前沿。

当时的匈奴处于最鼎盛的状态,韩王信哪里是匈奴的对手?自此,韩王信就过上了鸡犬不宁的生活,而由于韩王信经常由于不是匈奴对手的因素而和匈奴和谈,因此引起了汉高祖的猜忌——为此,刘邦还派人去质问韩王信。

韩王信担心刘邦会对自己下毒手,于是索性投靠了匈奴人,并积极给匈奴人出谋划策,商讨对付汉朝的办法,并且参与对汉朝的战争。最终,韩王信也在和汉军交战中丧生……

淮阴韩信和韩王信不可能就是同一个人。韩王信的孙子韩颓当,从匈奴又投降汉朝,在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中立下大功,被封为弓高候,韩信死的时候被夷三族,哪来的后代?韩颓当是司马迁同朝的人,司马迁当着人家的面给人家胡编乱造?

汉王还定三秦时期拜韩王信为韩国太尉,并且许诺给予韩王身份,而韩信此时已被刘邦拜为大将,在205年韩王信率军击破韩王昌,被刘邦正式立为韩王,204年屯兵于荥阳,扼守东西地区之间的要道,而韩信此时则引兵攻魏王豹,韩王信旋踵而降楚,韩信则平定河东郡地区,继而进兵向东击赵国陈余,赵歇,扩地千里,两者的行动轨迹完全不相同。

202年大封异姓王,韩王信领颍川郡,淮阴侯韩信则领楚国,也就是陈,泗水,薛郡,东海,会稽郡,二者封国位置差别巨大,一个在中部,一个在东南。

国旗大全
各国首都
国家和地区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次年,因为匈奴侵占代地大部,韩王信被徙于太原郡,居马邑以备胡。韩信则被刘邦在陈郡逮捕,贬为淮阴侯。刘邦政权对二者的态度截然不同,对于楚王韩信,刘邦之所以假装游云梦,并且将其从诸侯王贬为列侯,正是因为忌惮韩信的势力,因此万不愿与其裂土封疆。而韩王信,则是汉朝扔在自己和匈奴之间的缓冲带,人肉沙包。周振鹤已经指出,前201年时期汉朝虽在太原郡以北的云中,雁门,代郡封代国,但实际上只是虚封,此时代地大部已经没于匈奴,而韩王信所徙的太原郡则成为直接面临匈奴军队的边郡。

韩王信曾经表示自己所居的晋阳远离边地,愿意将国都迁徙到北方雁门郡境内的马邑以抵御胡人,而旋即又因为在马邑被匈奴围困所以投降,刘邦对楚王韩信的势力本来就无比忌惮,怎么可能命其把守汉朝直辖地与匈奴势力之间的唯一缓冲地带太原郡?

另外两人的家庭结局也不相同。

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淮阴侯列传》

信之入匈奴,与太子俱;及至颓当城,生子,因名曰颓当。韩太子亦生子,命曰婴。至孝文十四年,颓当及婴率其众降汉。汉封颓当为弓高侯,婴为襄城侯。吴楚军时,弓高侯功冠诸将。传子至孙,孙无子,失侯。婴孙以不敬失侯。颓当孽孙韩嫣,贵幸,名富显于当世。其弟说,再封,数称将军,卒为案道侯。子代,岁馀坐法死。后岁馀,说孙曾拜为龙頟侯,续说后。——《韩信卢绾列传》

搜索 韩王信 韩信 汉朝 在百度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