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花界里的爱国运动 妓女不谈爱国同胞都没生意了

news.xixik.com   2009-6-9 15:42:22 资讯来源:网易历史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一份花界的传单是这样的:“我们花界,斯业虽贱,爱国则一。愿我同胞,抱定宗旨,坚持到底。国贼弗除,学生不放,誓死不休。第一要紧,切勿暴动。如遇日人,佯作不见,倘伊寻事,逆来顺受,莫堕奸计,至要至要。特此奉告。青楼救国团泣告。”

五四是一场大规模政治运动,就当时而言,举国震动。不过,运动波及的人群,主要是城里人。作为当时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只有住在上海、天津这样的大都市边上的,才有点影响,所谓的影响,就是很多乡下人听说城里人闹事,跟日本人有关,莫名恐慌,担心日本人下毒,跟闹义和团时的担心很相似。他们实在弄不清楚巴黎和会是怎么回事,山东又怎么啦,他们知道的,就是突然之间,一向没有好感的日本人,不知怎地开始发坏了。所以,见着日本人或者他们认为像日本人的人,就上前盘问,说不清楚,就一顿胖揍。

城里人没有被搅动的少,从资料上看,多数的市民都很积极,包括积极地看热闹,从学生演讲,游行到抵制日货,再到把不肯抵制的商人抓起来戴高帽子游街,都出来看。不仅看,而且十分有警惕性地仔细查访,防备日本人下毒,但凡见着长得像日本人,而且带瓶子上街的,无论是打酱油还是买药,都一律抓住送局子,或者干脆就一顿老拳。

花界,也就是今天说的娼妓业,花界中人,也是市民,而且是市民中很有曝光度的一群,因此,自然不会自外于运动,上海罢市,花界积极参与,大小妓院一律关门停业除牌,连在妓院做杂役的人,俗称“乌龟”之辈,都动了起来,“九成同义会(乌师帮所组织者)且向各妓院散发‘国事危急,学生被捕,商业停顿,挽救学生,本会同业,公同停业,不达目的,甘坐待毙,大众开市,方始做业’一种传单。”等级高的妓女校书和长三,一向乐于出头露面,此时则组织“青楼救国团”,走上街去跟学生一起撒传单,为游行的人们供应茶水。名妓鉴冰,专门设了一个学生饮茶休息所。“门前张一大纸,书‘青岛问题发生,各界一致罢歇,学生为国热忱,不过稍尽绵力,妓界泣告。’”据说,“各妓院门前,多贴有长八九寸,宽二寸之小传单,楷书‘君亦中华民国之国民’。”上海西福致里的妓女妙莲,不仅捐了50元给国民大会,而且发出一份“敬告花界同胞书”,全文如下:

中国历史朝代表

“我们中国到了将亡未亡的时候了。现在所以未亡,全仗一点国民的志气。自外交失败的信息传来首先由爱国的学生,发起惩警卖国奴,抵制日本货。没有几日,全国各界万众一心,下至小工车夫,亦不肯与日人工作。可见人心不死,正是我国一线生机。惟我青楼一无举动。我本我的良心,想出几条办法,劝告我全国花界同胞,各本良心尽我国民应尽之天职。后并附八条:一、请花界同胞哀恳各界,一致救护被捕爱国学生。一、请花界同胞,将波兰朝鲜亡国苦处,择要印在局票后面。一、请花界同胞劝人文明抵制,不可稍有暴烈行为。一、请花界同胞普劝我商家,国货万万不可涨价。一、请花界同胞量力捐助国民大会,及学生联合会经费。”

而另一份花界的传单是这样的:“我们花界,斯业虽贱,爱国则一。愿我同胞,抱定宗旨,坚持到底。国贼弗除,学生不放,誓死不休。第一要紧,切勿暴动。如遇日人,佯作不见,倘伊寻事,逆来顺受,莫堕奸计,至要至要。特此奉告。青楼救国团泣告。”不愧是青楼女子,爱国也带着可爱的柔性,跟印度的甘地类似,非暴力抵抗,即使日本人前来寻衅,也要逆来顺受,意志坚定,身体柔软,远离暴力。

据美国学者贺萧(GailB.Hershatter)的研究,五四时期的上海妓女,一共停业两次,5月4日之后,5月9日国耻日(二十一条签订日)停业一天,然后在6月上旬,又跟上海市民一起三罢,直到6月中才结束。“林黛玉、笑意、鉴冰、花娟娟、洪第、金第等数十名妓,结合不忘国耻会,各于枇杷门下,高标‘五月九日停止格宴’等字样。”林黛玉(艺名)是当时上海名妓四大金刚之首,名气很大,可见声势不小。连跟上海接壤的海门地方的妓女,也开会议决停业,发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文言文写的宣言,并创作爱国歌,提倡国货歌,讨卖国贼歌,“分头拍唱。”这些歌曲,宣言和那些传单文告,到底是妓女们自创,还是有人代庖,不得而知,估计多半是这些妓女恩客的手笔。这些恩客里,绝对不乏笔下生花的文人墨客,那年月,上海的文人,跟花界属于共生体,此前辰光,产生了那么多蝴蝶鸳鸯文字,现在代劳写点爱国的文告,自是义不容辞。但是,有人代笔不等于妓女们的爱国行为,都是被动的。据当报纸记载,有名妓着人开着汽车,在大马路和四马路一带兜风,车上插着白旗,上书:“警告同胞切勿暴动”,这种跟学生学来的动作,表现在妓女们身上,别有一番意趣,可以看出她们对于运动的积极性,不仅参加三罢,而且对于跟三罢相关的抵制日货运动,上海的名妓们也很积极,“互相劝告,此后购用国货,以免权利外溢”。据记载,一直到五四以后,还有名妓坚持不接待日本客人。时人感慨到:现在的官吏不如妓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余今于‘商女’二字,欲易作‘官吏’矣。”反过来说,妓女的爱国行为,之所以被人拿出来宣传,也不乏有借机贬损官员的意思。

虽然说,由于清代特殊的官场嫖妓限制,清末不存在如明末那种名妓文化,花界基本不存在琴棋书画具佳者,如柳如是、李香君这样的人物,晚清一些所谓的妓女作品,实际上是出自海上文人之手。因此,像上面那种告花界同胞书之类的东西,尽管是白话文(可以肯定不是新文化运动的果实),但口吻和境界,都很政治,太男人了,活像是国民大会或者学生联合会的负责人,在给妓女们派活儿,所以,这种产品,最大的可能也是男人的手笔。同时,鉴于在晚清到民国的历次爱国运动以及政治事件中,强调卑贱者的参与热情,已经成了一种宣传策略,不仅妓女,乞丐和小偷也会拿来做文章,说他们如何热情如果奋发云云。不仅正面的运动如此,连洪宪帝制运动,不是也有花元春、小阿凤领头的妓女请愿团吗?当然,在护国讨袁中,人们则喜欢吹捧那个替蔡锷打掩护的小凤仙,从而实现两边微妙的平衡。所以,我们看到的五四运动的花界参与,尤其是那些热情洋溢的文字,尽管多半有人造的成分,属于运动宣传造势的一部分。但是,也不能否认,在运动中如火如荼的三罢中,妓女的确参与了,而且她们也有这个自觉。贺萧的研究告诉我们,据上海著名小报晶报报道,在1919年,有名妓因为不读书,不熟悉“爱国”,“同胞”等新名词,竟至门庭冷落。上海是个趋时的城市,近代上海的妓女,属于中国最为趋时的女人群,不仅时装的变化,首先在她们身上体现,最早坐四轮马车,坐汽车,照相,上报刊封面,都是她们首开风气。因此,即便没有发自内心的爱国热情,当爱国成为趋时的内容的时候,她们也是不会落后的。

记得有句一度很时髦的话,战争让女人走开。但是,政治却不会让女人走开,也走不开,无论宫廷谋划,还是密室阴谋,甚至大街上的抗争,都有女人的身影。五四是一场学生发起的政治抗议运动,但运动的深入,则演变成一场市民运动,自义和团运动失败以来,中国的民众抗议运动,几乎都有市民的色彩,市民的参与,才使得运动具有力量,但是,市民的参与,也让运动具有更复杂更世俗的色彩。

民国以后,由于官场禁嫖的禁令没有了,官场中人,应酬饮宴,都离不开妓女,而中国官场的政治交易,又必然在这种场合进行,因此,这个特殊的女性群体的身影,就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政治当中。像五四这样看起来很高洁的爱国运动,也没有人会因为她们的参与,感到有什么不妥,至少,她们的参与,起到了让运动持续发展的某种添加剂的作用,也让似乎很悲愤激昂的街头政治,平添了一点令人兴奋的桃色。

阅读延伸

似水流年老照片,十里洋场老上海

上海的街头永远有着一种迷惑般的梦幻感觉,里面盛满了我童年时对这个城市的想象。

我在北京长大的时候,外祖母总是一遍遍地讲述上海,这个她和母亲来自的城市。从她每一次怀旧般的描述中,我知道了弥漫在黄浦江上雾气腾腾中的城市轮廓线外滩和外滩上旧海关大楼上的悠扬钟声。每次听到长安街上传来电报大楼的报时钟声在北京黄昏的萧瑟和凄凉中悠悠回响的时候,我都回想到上海的外滩,想到海关大楼,想到我外祖母和我母亲曾经度过他们青春的城市。

上海的街头永远让我想起外祖母给我看过的她年轻时代穿过的丝绸旗袍。窄细的腰身展示着曾经的青春年华,闪亮的缎面隐藏着过去的风韵,淡雅的颜色映照着往事的流光。就像所有的上海女人都会有一套做工精致的旗袍,上海永远有着一种精致的怀旧和怀旧带来的迷惘。

我在上海的街头走动的时候,总是充满了对往事的某种探询和偷窥的欲望。我喜欢老式弄堂里面的弯曲狭窄和古旧,甚至它的肮脏和气味。我喜欢看弄堂里面走动着的身材细瘦的上海女孩,看着她们苗条的弱柳扶风般的身段和那种只有上海女人才有的某种让人联想到过去的韵味。我好像看到了我外祖母和我母亲曾经燃烧的青春走在青石板上的年代。

我母亲跟我一遍遍说到过霞飞路上的法国梧桐和法国梧桐下的初恋。我从小已经能从梦想之中看到上海霞飞路上舞动的晶莹和华丽,看到流水年华带走的一种艳丽和妖媚的感觉。 我能闻到梧桐树在春天的时候飘散的某种清香,带着怀旧年代的静寂和美丽。

而真的走在霞飞路上的时候,我的想象全部被喧嚣的交通和穿梭不停的人群掩,我知道过去的某种瑰丽和迤逦已经是昨日的黄花永远地生存在过去,生存在我外祖母和母亲的讲述中和黑白发黄的老照片里,生活在我如痴如醉的梦幻里。霞飞路已经根本不存在了,就像曾经轰烈的爱情。

我来到外滩的时候,暮色已经开始降落。我眯着眼睛看到我在故事中听过一百遍的PEACE HOTEL 矗立在黄昏的楼宇中不再孤独的身影时,突然感到它在高楼大厦夹缝中求生的某些苍凉。我仿佛又看到它曾经在外滩上孤立桀骜时的气宇轩昂,看到黑色的奥斯汀轿车在它的楼宇下静静地驶过,看到外滩平坦开阔的草坪在它的身边平铺出一种静寂的美丽,衬托着它的身影在黄昏的光影和暮色的静默中骄傲矗立时,我感到了过去的一种的力量穿透时光。

以上摘选自纽约桃花关于上海的小说《爱情的十个碎片》

三十年代的上海外滩,充满了时代的味道,和张扬的气场

三十年代的上海外租界一瞥

上海外滩体现了十里洋场的气派,在二三十年代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有钱人的小汽车停靠一排。


外滩人潮汹涌

有轨电车曾经是上海的一道风景线

 

 

 

 

 

 

 

 

 

 


城隍庙

外滩鸟瞰


人力车夫


1949年离开上海的逃难人群

1949年军舰开始转移运往台湾的货物

 

 

 

 

 

 

 

 

苏州河上外白渡桥

 

 

 

 

 

远东第一高楼,上海国际饭店

 

 

上海沪江大学门口,沪上著名的美国私立教会学院

 

外滩跑马场

 

 

赴美生子多少钱

外滩鸟瞰

外滩银行和汽车组成的车流曾经是老上海的一道特殊风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