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奇闻趣事 > 正文

由毛泽东亲笔题写的中国高校校名一览

news.xixik.com   2016-8-22 15:26:20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当代的中国许多大学的校名流行“毛体”题词,多为集字,仅仅有13所是由毛泽东亲自题写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交通大学、湖南大学、安徽大学、广西大学、贵州大学、湘潭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

当代的中国许多大学的校名题写,都是采用“毛体”字体,其实大多数都是后来“集字”而已,当初并非真正由毛泽东亲自题写。毛泽东亲自给大学题写校名的,由于大学合并,大学改名,今天存在的,仍在使用的真正的“毛体”大学校名,全国其实总共仅有13所,分别是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湖南大学、安徽大学、广西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贵州大学、湘潭大学和中央戏剧学院。

1938年:毛泽东为鲁迅艺术文学院(今鲁迅文学院)题名。

1949年:毛泽东为国立美术学院(今中央美术学院)、自己母校湖南省第一师范学院(今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题名。

中国历史朝代表

1950年:毛泽东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湖南大学、中央戏剧学院、国立美术学院(次年改名为中央美术学院)题名。

1951年:毛泽东为复旦大学、北方交通大学(今北京交通大学)、贵州大学、贵州大学、湖南农学院(今湖南农业大学)、中央民族学院(1993年改名为中央民族大学,由江泽民题写)题名;需要说明的是四大交通大学只有北方交通大学是毛本人题名的,其他三所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西南交通大学均是借用北方交通大学题名中的“交通大学”,包括大连交通大学、重庆交通大学等山寨都是集毛体。其实上海交大最应该请学长江主席题名的。

1952年:毛泽东为北京政法学院(1983年改名为中国政法大学时,由邓小平题写)、广西大学、华南农学院(今改名华南农业大学)题名。

1958年:毛泽东为湘潭大学、安徽大学题名。

1974年,毛泽东为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题名。这是毛最后一次为题名,而且那个字已经站不住了……两年后,毛故。而今改名为的北京语言大学,在迎来50年校庆后,或改用时任政协主席贾庆林的题名。

建政前,毛泽东还给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华北大学)等学校提写过校名,但是现在这些学校都不存在了。

有网友吐槽:南京大学门口的字谁题的?真TM的难看,太TM难看了,在南大附近上班,路过几百次了也不认识这几个字。

毛和南大及其前身似乎毫无联系。南大的校名取自毛体书法集字,四字之中南京两字过于倾斜,大字一捺过于僵硬,殊为可惜。配上两旁“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字,更显生涩。

由于毛泽东是新中国的奠基者,加上个人崇拜,很多的高校如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天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山东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石家庄铁道大学、华北理工大学等等都采用了毛体书法集字的方式。

其中,比较绝的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毛泽东手书“工业学大庆”五个字直接用了四个。然后再从毛的题名“哈尔滨铁路局”里集“哈尔滨”,好像为集字者天造地设,倒也给人一气呵成的感觉。

拥毛者认为:毛泽东的书法,传统功力深厚、苍劲有力,且个性鲜明、品位高妙。对于高校而言,不管是使用毛泽东亲自题写的校名还是使用毛体“集字”,都充满着浓厚文化气息。

反对者认为其字体龙飞凤舞,不是因为其身份使然,毫无艺术价值。

中央美术学院:1949年年11月

毛泽东为中央美术学院题名

建政后,徐悲鸿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1949年11月29日,毛泽东为“国立美术学院”题字并致信徐悲鸿。

悲鸿先生:

来示敬悉。写了一张,未知可用否?顺颂教祺!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1950年4月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与华北大学三部美术系合并正式成立中央美术学院,挂起毛泽东为中央美术学院的题名。“中央”两字为集字。

一、北京大学:1950年3月17日

毛泽东为北京大学题名

1949年12月,北京大学筹备第51周年校庆期间,决定用北大全体师生的名义,给毛泽东写封信,请他回来参加校庆,并请他给北大校徽题字。毛泽东外访近三个月后回国才收到信,仅在12天之后,3月17日,毛泽东经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把亲笔书写的四个遒劲有力的校徽题字“北京大学”函发到了北大校长办公室。据悉,毛泽东的题字原件现存于北大档案馆。毛泽东青年时,曾就职北大图书馆管理员助理主要负责管理第二阅览室(即新闻纸阅览室,也就是今天的报纸阅览室)的上海《申报》《时事新报》《民国日报》、北京《晨报》《京报》《国民公报》《顺天时报》、天津《大公报》、长沙《大公报》以及英文《北京导报》、日文《支那新报》等15种中外文报纸,登记阅览者姓名,月薪8块大洋。有了这份收入之后,毛泽东就搬出了杨昌济家。为自己工作过的单位题名,确实也如同衣锦还乡之感。

二、清华大学:1950年6月

毛泽东为清华大学题名

1950年6月,毛泽东应张奚若教授转达清华师生员工的请求,为清华大学题写了校名,他一连写了六个“清华大学”,谦逊地自荐“右下草书似较好些”。如今,毛泽东亲笔题写的原件,珍藏在清华大学档案馆,“清华大学”四字清秀飘逸,是毛字中的精品。

北京师范大学:1950年

毛泽东为北京师范大学题名

1950年8月30日,在举国上下喜气洋洋迎接建政一周年之际,北京师范大学拟改换校徽。林砺儒校长致函毛泽东,请毛泽东题字。不日,毛泽东为北京师范大学题写的校名送到学校。毛泽东共写了三行,横书,由上至下一行较一行字稍大,右上角写有“送师大林校长”,并在其中一行字后划一圆圈,写着“一般用”,即表示他较满意的一行题字。在毛泽东题写的各个大学校名中,“北京师范大学”是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挺”。因为毛泽东写字很难工整,很难整齐一致。

毛泽东为中央戏曲学院题名

毛泽东接见戏剧学院学生

1949年11月,受命担任中央戏剧学院院长的著名老戏剧家欧阳予倩上书毛泽东毛泽东,请他为中央戏剧学院题写校名,不久,毛泽东回信曰:“信已收到,照写如另纸。” 纸上用毛笔写着4条“国立戏剧学院”,供选用。后来中央戏剧、美术、音乐诸学院统一称谓,“中央戏剧学院”即用现名,在制作校徽、校牌时,“戏剧学院”4 字选用毛泽东原书,“中央”二字参照中央美术学院集字。

南开大学:1950年

毛泽东为南开大学题名

拥毛者认为毛泽东题名的“南开大学”——校门上的四个大字金光闪耀,飘逸潇洒,神采飞扬,是南开大学的标志。1950年的南开,还是一片瓦砾,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南开师生决心再造一个漂亮的校园。可是,当时的学校连正式的校门牌都没有。于是有人写信请毛泽东为校题名。毛泽东回信时,专门写了横竖不同的几幅“南开大学”的字样,让同学们挑选。于是,南开大学,在毛泽东的题字中,得到了新生。

复旦大学:1951年下半年

毛泽东为复旦大学题名

1950年,复旦大学为换校门匾额(原匾额“国立复旦大学”六字为于右任于1946年题),由校务委员会副主任陈望道写信恭请毛泽东为复旦题写校名。次年复旦接到内装有毛泽东题写在白宣纸上的“复旦大学”四字的亲笔函后(尺寸为27.5×13.9厘米,题名未落款),立即放大复制成校门匾额、缩小复制后用于校用信封、信笺、校徽、毕业证书封面等,一直沿用至今。原迹由荣宝斋精裱后珍藏于校档案馆。

湖南大学:1950年8月20日

学生会主席给毛泽东写信

1949年11月,当了5年农民、已经29岁的李传秾考入湖南大学政治系。就读期间,思想积极、追求上进的他担任了新中国成立后湖南大学第一届学生会主席。有一回,校长李达要去北京开会,并要和毛泽东会面。怀着对毛泽东的无比敬爱,李传秾大胆地跑到校长家中,以湖南大学学生会全体学生的名义提议,把湖南大学改名为毛泽东大学,让同学们都有一种“毛泽东就在我们身边”的感觉。“要得,很好啊!”思想开明的李达听了他的建议后十分赞成。得到校长的支持后,李传秾连忙跑回学生会办公室,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并托李校长代为转交给毛泽东。

李达同毛泽东吃饭时求字

大约20天后,李达回到学校,并和李传秾等讲述了递信的详细经过:在一次吃饭的过程中,他从袋子里拿出信并递给对面的毛泽东:“这是湖南大学学生会以及全体学生给你写的信,请求你把湖南大学改名为‘毛泽东大学’,他们想在你的领导下让学校获得更大发展。”毛泽东看了后,笑着说:“坚决执行党的决议,不得以领导人的名字命名。”李达校长问,“能给湖南大学题个校名吗?”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1950年8月20日,毛泽东应李达的请求,亲笔题写了“湖南大学”,并回函给李达:“鹤鸣兄:校名照写如另纸,未知是否合用?我不会写更大的字,你们自己去放大。顺祝健康!毛泽东 八月廿日。”此信的原件和毛泽东亲笔题写的校名复制品现保存在湖南大学档案馆。

1951年:北京交通大学(北方交通大学)两年的求字的艰辛

毛泽东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名

说起毛泽东题写校名“北方交通大学”,北京交通大学校长茅以升代表全校师生员工曾经通过多个渠道,4次向毛泽东提出请求,最终搬出“救兵”才满足了大家的强烈愿望。这背后究竟有哪些趣闻?

1950年,北平铁道管理学院改名为“北方交通大学”,定名后,师生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请毛泽东为学校题写校名。

建政前后校名一波三折定名“北方交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的前身是北平铁道管理学院,更早追溯到清末的铁路管理传习所,铁道部于1949年7月决定将唐山工学院、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华北交通学院合并组成中国交通大学,直属铁道部领导。新组建的中国交通大学,下设唐山工学院及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又将华北交通学院师生调至平、唐两院。

为便于统一领导平、唐两院工作,中国交通大学在北平东交民巷34号设立校部。主持校部工作的是铁道部任命的校长茅以升、副校长金士宣。新组建的中国交通大学属铁道部领导,只包括铁道部所属学校,只设与铁路有关的专业。

其实,人们发现,“中国交通大学”这个校名有些许不妥之处,因为上海已有交通大学,中国交通大学却并不包括上海交通大学;有建议改为北京交通大学,但唐山工学院又不在北京。有关校名一事,争议不断,却一直没有定论。

直到1950年6月,铁道部滕代远部长亲自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并邀请上海交通大学吴有训校长,铁道部吕正操、武竞天副部长,以及中国交通大学茅以升校长、金士宣副校长等参加座谈。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吴有训校长对铁道部重视高等教育、重视培养人才表示非常赞赏,但到了会议的尾声,他对“中国交通大学”的校名一事直言不讳地说:“你们叫中国交通大学,难道我们上海交通大学叫外国交通大学吗?”

吴有训校长这一坦率、诚恳的意见,引起了铁道部的重视,很快他们便报请政务院更改校名。此事发展相当顺利——1950年8月21日,政务院第46次会议讨论决定将中国交通大学校名改为“北方交通大学”。过了几天,8月27日,政务院下达命令:“中国交通大学更名为北方交通大学,由铁道部领导,并任命茅以升为校长,金士宣为副校长。”

如今看来,“北方交通大学”这个校名,对该校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使学校既可以继续为铁路事业服务,又可以不受“铁道”的局限,能够名正言顺地拓宽专业学科面。同时使学校的发展空间更为广阔。有利于向多学科、多层次的综合性大学发展。

交大师生要求茅校长一请毛泽东题写校名

建政之初,百废待兴。1950年,毛泽东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湖南大学、中央戏剧学院题写校名。这一年,现在的北京交通大学正式定名为“北方交通大学”,学校已制发了仿宋体字样的校徽、证章。北方交通大学的师生员工非常羡慕受到毛泽东题词的学校,纷纷要求校领导请毛泽东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

京、唐两地的师生员工也经常到校部去提出这个要求,茅以升等校领导也很赞成。当时铁道部负责北方交通大学工作的是武竞天副部长,茅以升校长便向武副部长提议,请铁道部正式函请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呈了请毛泽东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的请求。这一请求提出后,全校师生焦急地等待毛泽东的答复,却一直不见正式函复。

毛泽东当面称“本家”茅校长借机再请题字

1951年1月1日,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召开新年团拜会,这项活动将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办公厅决定于1950年12月30日寄出所有请帖。那一天,茅以升便接到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办公厅的来信,信中附有团拜聚餐活动的请帖。

当时,茅以升打开这封信件一看,发现信上注明:“请参加第一席。”“第一席”这3个字让茅以升顿生欣喜,因为这表明他能和毛泽东同坐一桌,这表明他有机会能与毛泽东近距离交谈,他就可以趁此机会当面恳请毛泽东题写校名。

果然不出所料,这次宴会上,茅以升和毛泽东坐在了同一桌。同在第一席的还有教育部部长马叙伦、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叶企孙、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林砺儒、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等人。

▲1951年毛接见茅以升校长

在入座前,周总理曾将茅以升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发现眼前这位意气风发的人士姓茅,便含笑着说:“咱们是本家啰!”毛泽东用湖南方言主动“套近乎”,意在引导茅以升不要感到拘谨。而这让茅以升预感到自己只要抓住这个机会,求字一事就会水到渠成。

宴席上的气氛轻松自在,大家谈笑风生。其中,毛泽东曾饶有兴致地与茅以升交谈:“啊,你是北方交通大学的校长!”茅以升立即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先将北方交通大学基本情况简单地跟毛泽东汇报了一下,顺势直奔主题——郑重地转达了全校师生对得到毛泽东题写校名的热切期盼。

这显然有些出乎意料。当时,毛泽东听明白之后笑着点点头。但是,毛泽东旋即思忖片刻,似乎有些顾虑。毛泽东说:“我写得不好,为清华题的字,还有人有意见。”茅以升只得将师生们为向毛泽东求字所做的一举一动,都如实告知毛泽东,并说这对于学校来说是莫大的光荣。

这次请愿提出之后,茅以升便向毛泽东竭诚表示衷心感谢,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茅以升后来曾这样回忆:“我向主席恳请题字时,本来意思是催请,但不好这样说,如说是‘已有文到办公厅,尚未蒙发下’等语,那就不太恭敬了。因而我当时的话,听上去好像是初次请题,比较容易措词。”

茅校长向毛泽东求字一事到此,似乎是尘埃落定了。然而,两个月过去了,毛泽东题字仍杳无音信。

茅校长三请无果搬出“救兵”铁道部长四请毛泽东题字

北京交通大学全校师生们的热切期盼,校部领导们也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1951年3月9日,茅以升等校部领导又就请毛泽东题写校名的事,向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递送了一个报告。

然而,当时全国抗美援朝运动汹涌澎湃,1951年5月1日就要举行抗美援朝示威游行,毛泽东题字一事便一直搁置着。而抗美援朝大示威运动是一件全校教职工学生2000余人都须参加的大事,而且“均须佩戴校徽参加游行”。

茅以升等校领导思忖再三,决定于1951年4月11日向滕代远、武竞天两位领导写了一个报告,要求领导当面请求毛泽东给学校题写校名。滕部长见信后,就找了个机会,于4月20日到了毛泽东那里,当面向毛泽东转达了学校师生员工的热切希望。这次由滕部长亲自向毛泽东当面转达北京交通大学全校师生的愿望,是促成这件事的关键。

于是只隔了两三天,毛泽东便在一张“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信笺上写了两行“北方交通大学”。今天,我们仔细对比这两行字,便能发现下行字的右上角被毛泽东划了个小圈——这表示毛泽东对该行字的满意度较高,如果要选择的话,他建议选择这行。

这一题字下方没有落款,也没有注明年月日。题字写好后,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通知铁道部去取。紧接着的1951年4月24日,铁道部办公厅将这一喜讯通知北京交通大学校部,要负责人马上到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 (新华门内)去取毛泽东的题字,随后又来了个部文。

北京交通大学校部领导闻讯后,十分地激动与重视。由于茅以升校长出国参加世界科协大会,因此,在接到铁道部的通知后,金士宣副校长立即坐上校部的小汽车直奔新华门内的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取回了毛泽东的亲笔题字。

毛泽东的手迹还未送到学校,消息已传遍了北京交通大学整个校园,大家欢呼雀跃着表示要一睹为快。不多时,金士宣副校长的汽车便驶进了学校的大门,大家纷纷奔赴校部争先恐后地挤着观看毛泽东亲笔题的校名。京院师生员工的心情十分振奋,校园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

1951年6月19日,1500枚由校部照毛泽东题字原件制成的北方交通大学新证章、新校徽被佩戴在了京、唐两院师生员工的身上。那个个人崇拜年代的师生员工们脸上满溢的自豪与光荣,无不传递着大家的激动心情与对新校徽、新证章的喜爱。

至于说,毛泽东题写着“北方交通大学”校名的信笺中,除了藏着对全校师生的教育和鞭策,还蕴含着毛泽东对中国铁路事业和铁路高等教育的殷切关怀。在铁路建设与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不断增大之际,毛泽东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这一举动是希望北方交大的师生们能承担起党和人民“办好学校”的希望,能担起“培养出数量更多、质量更高的铁路建设人才”的重托。就过分解读了,如果真的看重北方交大,求题词怎么会如此艰辛?

现如今,人们远眺北京交通大学校内的红果园,可以看见“北京交通大学”6个字魏然立于北京交通大学教学主楼思源楼顶,或在阳光下仍然熠熠生辉。如今的校名墨迹仍沿用当年毛泽东的题字,只是当年的“方”改为“京”,而毛泽东题名的“交通大学”四字被其它交大借用。

广西大学:1952年

毛泽东为广西大学题名

1950年,著名教育家、哲学家杨东莼出任广西大校长。1952年,杨东莼校长给毛泽东写了封信,请求毛泽东为广西大学题写校名,很快,毛泽东就给杨校长回了信,并题写了广西大学校名,从此,毛泽东亲笔题写的广西大学校名一直沿用至今 。

贵州大学:1951年9月16日

毛泽东为贵州大学题名

贵州大学:1951年秋,应贵州大学法商学院政治经济系教授陈述元先生请求,毛泽东欣然接受,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用笺写了“贵州大学”。

安徽大学:1958年

毛泽东为安徽大学题名

安徽大学校徽

安徽大学原名安徽省立大学,后经历了更名、停办、复校、迁址等历史风波。1956年5月20日,中共安徽省委向中央发去一份电报,要求在合肥建立一所综合大学。根据省委决定,在合肥建立的这所综合大学当时拟定校名为合肥大学。“当时学校还订做了一套茶杯,上面印的就是‘合肥大学’四个字。”

1958年7月5日,国务院第七次会议决定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兼任合肥大学校长,原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副局长张行言、原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教育家孙陶林任副校长。7月21日,省委决定成立合肥大学党委,由张行言任书记,原解放军南京军区师范学校政委方志明任第一副书记。

1958年9月16日晚7时许,毛泽东从安庆乘汽车经舒茶公社到达合肥,下榻“西苑”。曾希圣向毛泽东请示了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请他为安徽大学题写校名。毛泽东说:“还是‘安徽大学’好。”这就是安徽大学现用校名的来源,从而使得它与解放前的安徽大学一脉相承。当日深夜,毛泽东在稻香楼西苑展纸挥毫,连写了四张“安徽大学”的题名。接着,他又写信给曾希圣:

曾希圣同志:

校名遵嘱写了四张,请选用。沿途一望,生机蓬勃,肯定是有希望,有大希望的。但不要骄傲,以为如何?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从长远考虑,似较适宜,以为如何?

毛泽东

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六日

合肥大学因此改名为安徽大学,9月16日也被定为安徽大学校庆日。新建的安徽大学由曾希圣兼任校长,张行言任校党委书记,孙陶林任副校长。

据安徽大学校史资料显示,1958年9月21日,安徽省委一领导电话通知安徽大学党委书记兼副校长张行言去省委,当面将四幅毛泽东为安徽大学题写的校名手迹交给他。张行言回校后,连夜召开校党委会研究选用毛泽东的题字。

1958年10月,校刊《安徽大学》第一期出版,所用的报头就是毛泽东亲笔题写的校名。

现在安徽大学老校区南门现有一块石碑,正面为“安徽大学”四个字,背面为毛泽东给时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的一封信,日期为1958年9月16日。

山东大学的毛体集字

毛泽东致高亨函封

“山东大学”的题字出自于毛泽东寄给山大文学院著名的古文字学家高亨先生的一封亲笔信。毛泽东读过高亨关于《老子》和《周易》的著作;并对高先生的成绩给予了肯定的评价。高先生为此激动不已,返回山大后,遂将自己的著作《诸子新笺》、《周易古经今注》等6种,连同一信,寄请当时中宣部副部长周扬转呈毛泽东毛泽东。大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收到了毛泽东毛泽东的回信。山东大学四个字虽取自毛泽东的信封,不是专门题名,但和集字还不一样。

毛泽东的书法水平如何?

拥戴者认为其书法采千古之遗韵,熔百家于一炉,龙蛇飞舞,俏俊飘逸,大气磅礴,豪放酣畅,深受人们的喜爱。毛泽东的书法并不是说用工整美观来形容的。你要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他不是私塾里或者市井里练毛笔字的先生,或者醉心书法的艺术家。他在纷繁复杂的战争中,是没有时间精雕细刻自己的字的,他们那个年代都是用毛笔写字的,所以在他那个年代,情势危急中,写出的字能让拍电报的部门看得清楚就行了,能让印刷厂的人认识就行了。至于你说他的字丑,这就是你自己的内在艺术修为还没达到了,欣赏一个人的书法,是要看他的性格和他的书法章法布局的,毛泽东的性格就是那种气势磅礴、气吞万里如虎的王者霸气,所以他的字气势恢宏,洋洋洒洒。

郭沫若是这么评价的:毛泽东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他的诗词却成了诗词的顶峰。毛泽东更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成了书法的顶峰。例如这首《清平乐》的墨迹而论,‘黄粱’写作‘黄梁’,无心中把粱字简化了。龙岩多写一个龙字。‘分田分地真忙’下没有句点。这就是随意挥洒的证据。然而这幅字写得多么生动,多么潇洒,多么磊落。每一个字和整个篇幅都充满了豪放不羁的革命气韵。

毛泽东为中国地质大学题词:开发矿业。很多人以为是开发重庆菜。:)

“开发矿业”好久没上漆了

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西区校园里,有一处文化景观,刻有毛泽东同志亲笔题字的“开发矿业”四个字。龙飞凤舞的“开发矿业“四个字的背后,到底有怎样的故事?

1950年2月17日,毛泽东在出访苏联期间,在中国驻苏大使馆接见了使馆工作人员和留苏学生代表,并欣然答应为同学们题词。一名叫任湘的同学,顺手拿了一张使馆便笺纸,递到毛泽东面前,当毛泽东得知他在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学习地质时,毛泽东略加思索,便用钢笔在纸上题写了“开发矿业”四个大字。这位任湘,是湖南省湘阴县(今汨罗市)人,1945年,他毕业于延安自然科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前身)农学系。1952年,他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地质学院勘探系。1952年回国,被分配到北京地质勘探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前身)工作,干了11年。他从助教干到系主任,担负勘探地质学、稀有元素矿床及勘探学等专业新课的讲授,还撰写了《中国地热发电现状与展望》《关于羊八井地热田深部热储的剖析》等30余部论著,被誉为“中国地热之父”。

反对者说:毛的书法,在我小时候比较朴素的审美观里面,是很丑的字(当然,所有的草书小时候都觉得是鬼画符),等后来自己也写了几笔毛笔字后,觉得毛的字的确不错,境界很高。但要说他功底之类的,感觉的确不是经过系统的训练出来的。他的字和他的人格和经历很相符,狂放不羁,恣意妄为,格局不一般。这字如果是村里的老汉写的,基本会被认为是个疯子。毛体不是毛泽东写的估计一般人都会说丑,这就是政治。

经历过校名题名变更的中山大学学子说:当时的大学基本都是两个字「跟风」 ,什么都是党的,何况是字呢? 我是中山大学的学生,吾校的校名经历了三代,比较奇特。1965年南门用的正是毛的集字,平心而论,各校领导真的以为毛的字有多高的艺术性吗? 真可以代表一校之精神吗?当然不是,这些都是掺杂了ZZ的事情,很无奈,正如当年文革带给上一辈的不是红色便是绿色的庸俗审美! 再多说一点,和这么多学校仍然沿用毛集字不同,文革后吾校南门的字便又政治的换成了叶剑英的字……可谓更加没有艺术性,政治家不是全才,怎么可能文韬武略无所不能? 什么,你说有? 那在朝鲜,哦,好吧。之后,通过重建牌坊等工程,终于换成了名副其实的孙中山的题字,中山大学,当然,也是集字,抛却政治我认为如果说字真如其人,中山先生的字还是我最喜欢的一版校名,方正大气,遒劲有力。

撇开独特的政治地位,从光从书写水平来说,又如何呢?摘取一段史料(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c7dbe80100uk21.html):

作为一个图书报纸管理员,毛是不大合格。他太自以为是,太我行我素了。管理员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制作卡片。卡片的功能是为了让借书人检索用的,所以字要写得好,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字迹端正,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可是毛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他用那种龙飞凤舞,并没有多少根基的草体字书写图书卡片,显然是很不合适的。何况那时,他的字其实是很差的,远远还不是后来被奉承的那样独树一格,有怀素体风格的毛体,说得好听点是“草字出格,神仙不识”。

张申府(北大图书馆的代理馆长)甚至要求毛重做卡片,毛当然没有理由拒绝,却恨声不绝。他不知自省,不愿改正,过分敏感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他在给家乡的友人写信时流露:“受够了洋教授的窝囊气。”1957年张申府被打为右派分子也是顺理成章的了,当然这是后话。

1952年,毛泽东为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题名

现如今的“中国政法大学”是由邓小平题名的

现在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即研究生院挂着的牌匾是毛体

关于中国政法大学的校名——“中国政法大学”这个名字存在过两次(一次1949到1950,在中共接管北京够于1949年把民国时期著名法科强校朝阳大学改名为中国政法大学,并且于1950年将其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成为了今天人民大学法学系的前身)(另一次是在1983年5月7日成立至今,在北京市昌平区和海淀区两校区办学的中国政法大学)所以今天在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即研究生院挂着的牌匾,号称是毛泽东题字的中国政法大学,原以为是抠字抠出来的,因为1983年毛不可能为中国政法大学题字了 后来发现是直接把毛给人家朝阳大学改名的人大法学系前身的那个中国政法大学的题字直接拿来了拿…….来…….了……..而其实毛泽东真真切切的为法大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题过字。

湘潭大学

1958年,毛泽东为湘潭大学亲自题名

湘潭大学: 1958年8月下旬,湖南省委委派毛泽东同志的堂兄、私塾老师毛禹居先生前往北京,请毛泽东同志为刚刚创办的湘潭大学题写校牌,毛泽东同志的秘书田家英到宾馆看望毛禹居先生并送来了主席的一封亲笔信和亲笔题字。落款时间为“九月十日。湘潭大学便选用了主席画了圈的这幅校名,同时将9月10日确定为学校的校庆日。

1952年,毛泽东华南农学院(今改名华南农业大学)亲笔题名

1951年,毛泽东湖南农学院(今湖南农业大学)亲笔题名

1950年毛泽东为自己母校题“第一师范”,现今更名为“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北京语言学院:1974年

北语是中国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是在周恩来的亲自关怀下建立的,创办于1962年。1964年6月定名为北京语言学院,1974年毛泽东为学校题写校名,1996年6月更名为北京语言文化大学,2002年校名简化为北京语言大学。

赴美生子多少钱

1974年,毛泽东为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题名,此“大学”为集字。

那时候,年纪大了,字已经完全没形了……“言”字已经歪到哪里去都不知道了……

今天的北京语言大学更换了题名,这款明显刚正多了。

2012年9月9日,素有“小联合国”之称的北京语言大学迎来50华诞之际,时任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向北京语言大学发来贺信或题名。经过50年的发展,北京语言大学已成为中外语言、文化研究的学术基地和培养涉外高级人才的摇篮,培养了15万名知华、友华的外国留学生,遍布世界上176个国家,许多人成为政治家、外交官、学者。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