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海外生活 > 正文

美国小费怎么给?华人给小费 大方?小气?

news.xixik.com   2006-1-29 14:30:29 资讯来源:世界周刊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生活在美国,给小费 (tipping) 是日常生活一大学问,该给谁、给 多少?常令人费煞思量。在美国,三分之一的受访者不知道如何给小费。总结:小费给多,像傻瓜;小费给少, 是大傻瓜。

生活在美国,给小费 (tipping) 是日常生活一大学问,该给谁、给 多少?常令人费煞思量。2005 年 12 月圣诞节前夕,《华盛顿邮报 》发表一篇有关小费的报导,文中引用美国开国元勋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的名言说:“小费给多,像傻瓜;小费给少, 是大傻瓜。”

为了不致被人讥为大傻瓜,一般人通常采用社会大众约定俗成的标准 来给小费,但有些情况不能一概而论,例如一般华人认定餐馆的小费 是 15%,但这个标准若用于华人社区的理发行业,很可能被人视为“ 小气”。

在美国餐厅里给多少小费算合理?

赴美生子利与弊

除了餐饮业通常给税前 15% 小费的“行规”外,其他服务性行业小 费应给多少才合理,不但移民来美的华人不大清楚,据消费者报导网 站(Consumereports.org)调查,连许多美国人也为“该给多少?” 大伤脑筋。多项调查显示,在美国,三分之一的受访者不知道如何给小费。

另据《小费小指南》 (The Itty Bitty Guide to Tipping) 一书的 作者之一史黛西·克瑞奇尔 (Stacie Krajchir) 说:“每个人对如 何给小费,见仁见智,一提到就情绪激动,而且大家还不愿承认,自 己其实也不懂如何给小费。”

康乃尔大学旅馆学院教授林恩 (Michael Lynn) 指出,多数人不喜欢 给小费,只是为了避免尴尬不得不给。多年来他一直研究人们给小费 的习惯,发现一般人之所以给小费,最大原因不是因为对方服务良好 ,而是为了争取社会认同。

美国小费是给10% 15% 20%?请看最强攻略指南

林恩说,小费给多给少,并无硬性规定,因人而异,也完全是个人决 定。但不论多少,表示诚意最重要。慷慨固然是好事,也必须量力而 为。

美国的观光旅游小册子通常都会提供基本的“小费指南”,如举凡从 餐馆用餐、搭计程车、理发、美容等各项服务行业,到代提行李、代 客泊车的服务生、旅馆的清洁工、大饭店给人开门的、帮人叫车的, 都要付小费,因为小费是这些人日常薪资的一部分。

小费起源于18世纪伦敦

欧美一些国家实施小费制度,本意是对服务品质的一种评估,小费的 多寡视乎服务品质好坏而定,给多少小费是自由心证的行为,但发展 到当今之世,给不给小费,给多少小费,似乎被人解读成向社会表明 自己的价值,表现出你是什么样的人。

给小费一般有约定俗成的习惯,在各种惯常给小费的服务行业中,要 数餐馆的小费最具代表性,也最富争议性。美国每个州大概都有常规 ,如洛杉矶餐馆一般以 10% 至 15% 为原则,消费指数高的纽约则是 15% 至 20%,并建议晚餐小费比午餐要多些。餐馆侍应生都指望客人 多给小费帮补收入。

美国小费是一种文化 美国小费一般给多少?

许多人都知道美国是一个风行小费的国家,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小费的 起源。据纪载,小费起源于 18 世纪的英国伦敦。当时酒店餐桌中放 着一只碗,上面写着“保证服务迅速”,顾客将零钱放入碗中,将会 得到服务员迅速周到的服务。这种做法逐渐扩展到世界大多数国家, 成为一种习惯做法。

服务好坏决定小费多寡

华人给小费大方还是小气?带着这个问题,《世界周刊》走访了纽约 华人社区十余个服务性行业,包括餐馆、送外卖、美容、按摩、理发 、修甲、代客泊车、修车、电召车、导游、赌场发牌员及装修工人等 。综合数十名各行各业人士的意见,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笼统而言 ,华人中从事服务性行业的人比其他行业的人大方;蓝领阶级比白领 阶级大方;中产阶级比有钱人大方;年轻人比年长者大方;中国大陆 移民比台湾移民大方;大陆移民中的福州人给小费比较大方。在所有 光顾华人服务行业的外族裔中,犹太人比较精于算计,印度人大多不 给小费或给较少的小费。

不给小费的中国游客 让美国女侍者不愿接待

当然,上述调查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以偏盖全。正如台湾移民中有 不少出手大方者,福州人中也有小气的。事实上,无论那一个地方的 人,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都有小气和大方两类。无论给予或接 受小费的人都同意,态度友善、服务良好往往是决定小费多寡的关键 因素。吝于给小费的人,要以一颗包容的心体谅靠小费生活的人的心 情;希望获得较多小费的人,要检讨自己是否“值得”多拿小费。

到酒楼用餐,结账时若有领班来询问是否对餐馆菜色或侍应生服务不 满意时,可能就意味你的小费给得太少了。

法拉盛东丽宫酒楼经理梁炎说,中餐馆偶尔会遇到一些不给小费或少 给小费的客人,一般酒楼的规矩不能跟客人强索小费。若遇到这种情 况,酒楼方面通常会由经理出面,技巧、婉转地问客人是否对餐馆菜 色或侍应生服务不满意?如有不足之处,希望“听取意见”加以改进 ,然后视乎客人答案再决定下一步对策。假如客人表示没有任何不满 ,就坦言小费给得太少了,小费是餐馆员工收入的主要部分。

梁炎说,华人食客普遍给 15% 至 16% 的小费,有的则超过 18% 至 20%。晚餐和酒席,招呼好一点的,客人有时会给 20% 的小费。

纽约多间中午设茶市的港式酒楼表示,虽然餐馆小费例规是 15%,但 由于中午光顾茶市的客人通常逗留的时间较长,吃得却不多,侍应生 要不断给客人斟茶倒水拿盘子。假如八个客人只吃了 30 多元东西, 按照 15% 的例规给 5 元小费,平均一个人给的小费差不多只有 6 角钱,侍应生分到的小费实在少得可怜。也有人认为午餐只需付 10% 至 12% 的小费便可,一般建议最好按人头每人至少给一元。

综合多间中餐馆的看法,华人食客给小费基本上中规中矩。法拉盛成 都膳坊餐馆的侍应生小余表示,客人大多按照税后的 15% 给小费, 一般会付整数,如消费 50 元,15% 的小费是 7 元 5 角,客人一般 会付 8 元,也有些客人分分毫毫算得清清楚楚。

华人食客给小费呈两个极端,不是出手非常大方,就是极其小气,锱 铢必较。酒楼对两类客人的印象最深:一种是“潇洒型”,有的客人 晚饭吃一千元,给小费高达二三百元;一种是“铁公鸡”型,极其悭 吝,无论服务多么好,早就打定主意只付 10%,甚至一毛不拔。

不少中餐馆偶尔会遇到不付小费的食客,有的是存心不付,有的是从 其他国家来的游客或初到贵境的新移民,不知道用餐要给小费的例规 。有些从加州来的客人,往往也只给 10% 的小费。有的早期来美的 “老华侨”,由于大多从事低下层工作,胼手胝足,节俭成性,给小 费一般不会大方。有的客人不近情理,异常挑剔,给的小费不会多。

住在法拉盛的陈小姐说,有次她的一位台湾朋友来纽约观光,为了对 她提供住宿表示感谢,临走前请她全家到中餐馆吃饭。她忘记提醒朋 友该给多少小费的标准,偏偏朋友是拿着账单到柜台付账。她与家人 在餐馆门外等候良久,却未见朋友出来。她有点不放心,便折回餐馆 内找朋友。原来餐馆方面认为朋友给的小费太少,正在与之理论。经 此一役,陈小姐为免尴尬,此后每当有外地客人请吃饭,她都抢着付 小费,或提醒客人给小费的例规。

陈小姐通常给小费的标准是税金加倍,这样肯定只会多于 15%,而不 必担心小费给得不足。她建议华人同胞如果有外地来的客人请客吃饭 ,最好要告知对方入乡随俗的例规,否则就像她一样“争着给小费” 。

曾在纽约一家海鲜酒楼做过八年收银员的罗晓玲说,该酒楼侍应生的 底薪非常低,有段时间,每名侍应每天只有十元底薪,因此小费是他 们的主要收入部分,客人不给小费或少给小费,就直接影响了员工的 经济利益。就她所见所闻,华人不给小费是极个别现象,反而印度人 经常不给小费,有时员工追问原因,对方勉强掏出几角钱,气得侍应 宁可不要。

在华人社区中,“福州人给小费最大方”几乎已成共识。原籍福建的 法拉盛聚丰园餐馆老板陈善东说,福州人给小费确实大方,例如中午 吃一碗面三、四元钱,给小费也是三、四元,几乎是 100%。而且这 些人都是打工的,不少来自福建农村。他分析,福州人给小费大方可 能基于两个原因,一是“过来人”,感同身受靠小费吃饭的人的需要 ;二是出于一种怕人瞧不起的心态,争取社会认同。

在餐馆打过工的留学生,给小费一般都大方。例如从中国大陆来美留 学的小唐夫妇,靠在中餐馆打工交学费拿到学位,深知靠小费养家□ 口过日子不容易,尽管他们至今仍保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习 惯,但到外面吃饭给小费总是出手大方,一般都会给 20%。

不过,唐太太虽然不反对多给小费,但主张要衡量一下侍应生的服务 品质,服务好的二话不说给 20%,不好的就只给 15% 至 17%,因为 唐太太认为要“奖罚分明”,“当年我们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如果 服务好客人才会多给小费,否则对其他服务好的侍应不公平”。

付小费争执 以离婚收场

有人形容每当付小费就是自己的“痛苦时刻”,但因小费问题导致夫 妻争执多年,最后以离婚收场的实不多见。安和以前的先生,几乎每 次外出吃饭都要因为小费问题争执。前夫不管在任何餐馆吃饭,小费 永远低于 15%,有时甚至藉口某道菜味道不对或嫌上菜慢而不给小费 ,令她觉得很没面子。她总是在离去时,偷偷从自己口袋里掏钱补足 小费。有次被丈夫发现,当场大发雷霆,两人一路从餐馆吵回家,冷 战了一星期。

安说,其实不过是几块钱的事情,少喝一两杯咖啡而已。可是对于那 些靠小费生活的人,意义非常不同。“我们既然能到餐馆吃饭,就不 要在乎区区几块钱。相比于自己的薪水,几块钱是百分之几呢。但对 于那些靠小费养家的人来说,每个食客的几块钱,加到一起,就是他 们的主要收入。”

安的前夫说,如果服务不好,就应该少给小费,甚至不值得给小费, 让侍应生从中获得教训。但安说:“将心比心,我们在公司做事,也 并非天天用心。即使菜的味道不好,或侍应生上菜慢了点,凭什么就 不给小费?菜咸一点或淡一点,是厨师的错,为什么要惩罚侍应生? ”

为给小费导致夫妻反目仳离,可能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身为当事人的 安,觉得小费问题严重伤害感情,她平生最恨男人小气,每次跟先生 外出用餐都觉得颜面尽失,先生则怪她做滥好人、乱花钱。两个人互 相指责对方。

安说,美国人习惯用金钱数目来判断人的价值,给不给小费,给多少 小费,等于向社会表明自己的价值,表现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 应该学会尊重别人,平等待人,不摆阔,也不要小气。”

有夫妻因小费问题离婚,更有男女朋友因此一拍两散。刘小姐经由姨 妈同事的介绍,认识一位“看上去很不错”的男朋友,两人初次见面 后,都有意进一步发展。不久两人相约外出吃饭,结账 45 元,男方 按照 15% 的行规付小费 6.75 元,刘小姐眼看他数着一角、五分的 硬币,而不愿多付一个夸脱 (quarter,25 分钱 )凑足 7 元整数, 心想如果嫁给这种人,将来日子怎么过?这段感情到此也就画上了休 止符。

中餐侍应生 服务待改善

在纽约上州开了 17 年中餐馆的孟广乐和雷静芝夫妇说,他们从台湾 来美时,曾在餐馆打过工,后来自己做了餐馆老板,非常能体会从事 餐馆业的辛苦。孟广乐到各地餐馆用餐时,总是有意多给小费,尽管 有的中餐馆侍应生服务不好,不配得到那么多小费,他仍照给,孟太 太也十分支持。

家住北法拉盛的孟广乐夫妇经常光顾法拉盛中餐馆,按照他们在纽约 上州开设餐馆的标准,法拉盛没有多少家中餐馆的服务是合乎水准的 。“不少侍应生都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站没个站样,坐没个坐相”。 大多数侍应生都像守株待兔似地站在那里袖手旁观,不懂得主动迎合 客人需要,客人朝着侍应生挥半天手,对方不是视而不见,就是无动 于衷,

孟广乐说,好的侍应生应该是客人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知道客人 心里想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根本用不着客人开口吩咐。

在曼哈坦中城一家高级中餐馆做了 30 年侍应的 H 先生,就是孟广 乐口中这样一位“够水准”的侍应。H 先生说,他服务的中餐馆尽管 食物价格较贵,但气氛高雅、服务周到。该店游客约占 40%,在那里 用餐,即使是陌生的客人也会感到宾至如归。

在餐馆工作多年,H 先生养成了慧眼识人的本领,顾客形形色色,各 种各样,背景不同、文化不同、饮食嗜好千差万别,荷包大小各异, 通过日积月累的培养观察分析力,他学会了“读”顾客,分析他们的 需求,再去满足他们的需要。

他说,顾客迈进餐馆,对于餐馆的服务总是带着各种具体的期望或需 求。这些需求常常是潜在的,用不着顾客一字一句地说明,而是靠侍 应的细心观察。能够满足顾客期望的服务,在顾客的眼中就是好的服 务,只有顾客认为好的服务才是真正的好服务。有些熟客,进来后常 常不用多说什么,H 先生就已帮他点好酒菜,对方觉得受尊重,小费 一给就是 50 元,一星期中总会到一两位这样的客人,虽然中餐馆的 小费是“共产制”,H 先生仍然挺高兴的。

来自上海的老李原在上海一家国营饭店任服务员。他说,中共执政后 ,通过“公私合营”、“社会主义改造”、“文化大革命”等各种政 治运动,扭曲了商品经济中正常的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把中国传统 的生意人对顾客周到、细腻的服务,一概斥为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 压迫,大陆人民数十年来不知小费为何物。

老李出国后,初闻“企台”一词,还以为是对收银员的称呼,后来才 知道“企台”其实就是服务员,即“旧社会”老上海称为“跑堂的” 。文革期间,社会上鄙视要人服侍的“资产阶级”,服务员被尊称为 “师傅”。老李之流给人送菜时,连正眼都不瞧人一下。心想端来给 你吃就不错了,还指望我给你陪笑脸?

来美后老李为了生活到芝加哥一家中餐馆打工,有的客人给小费,有 的客人一毛不拔,有人给得多,有人给得少。有一次他当面嘲笑某个 洋顾客小气,对方理直气壮地说:“我给小费是付你的服务费,你没 有给我好的服务,当然只值这么一点,我为什么要多付你小费。”

这一番说话虽然不中听,但有如当头棒喝,老李自此明白了小费的意 义,觉得如果自己服务不好,就不值得多拿小费,客人也有理由不多 给小费。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李对小费的认识逐渐上升,懂得了那是 对于别人服务的尊重和认可,付小费是一种文明的行为。

老李深有体会地说:“为什么资本主义社会要把工资与小费分开,根 本原因就是没有殷勤的服务,就得不到小费或少拿小费,良好出色的 服务就应该多得小费,这才是天公地道的。”

赢取小费要靠殷勤服务

家住长岛的张太太,提到法拉盛的中餐馆侍应服务质素,心里就有气 。她说她给本地中餐馆侍应生的小费比其他外国餐馆少,并非是“崇 洋媚外”,一半原因在于侍应的服务质素太低。他们不懂得尊重顾客 ,不懂小费是要靠殷勤的服务来赢取的。

张太太说,她光顾过不少中餐馆,有的侍应整天哭丧着一张脸,好像 客人欠了他们的钱似的。有的只顾在角落里聊天,客人要添水喝茶置 之不理,心不在焉,这种服务水准自然不应该奢望得到很多小费。小 费不是非给不可的。所以,碰到服务不好的侍应,她宁可被人视为“ 小气”,绝不多给小费。“你大可不必理会侍应生的脸色,只需依照 自己对该餐厅及侍应生的满意程度给付小费”。

她认为,侍应生为顾客服务本是理所当然,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应 该敬业乐业。她一向主张侍应生应用服务赢得小费,而不是在等着客 人多给小费。只要侍应生周到地服务顾客,一般都会获得相对的回报 。张太太曾光顾过一些“老美的餐馆”,即使是第一次造访,也都获 得恰如其分的招待,所以付小费特别大方高兴。

小费是外卖郎重要的收入部分。在长岛市一家中餐馆送外卖的小蔡, 讲起送外卖生涯一肚子辛酸。他说当地叫外卖的不少是西语裔或非裔 ,提心吊胆担心安全不说,还经常得不到好的小费,经常对方只给一 元,有时甚至不给。倒是有次送外卖的对象是华人同胞,餐费不过十 多元,但对方给他 50 元说不用找了,让他感激涕零,可惜这样的机 会就这么一次。他有些同乡在一些好的高尚住宅区送外卖,每天的小 费收入相当可观,通常都能收到餐费的 20% 至 30% 以上。

曾在田纳西州开中餐馆的王欣华,餐馆的客人以外族裔为主,付小费 都付得爽快大方。她最难忘的就是一名中国留学生到她店里打工,有 次送外卖到一家高级酒店,餐费才二十余元,对方一古脑儿把身上所 有的零钞都掏出来塞给外卖郎。一数,足足 97 元,乐坏了!“我们 大家都替他高兴!”

华人理发收费低小费高

纽约华人社区发型店林立,无论在曼哈坦下城的传统华埠,或是皇后 区的法拉盛,几乎是三五步一店,有几条街更成了“理发街”,彼此 竞争激烈,价格低廉。

《小费小指南》作者之一克瑞奇尔建议给理发业的小费标准:洗头妹 每次二元到五元;剪发作脸修指甲每次约 15% 到 20%。若以这个标 准对照华人社区理发给小费的情况,华人真是大方得很。

《世界周刊》走访了十余间发型店,发型师和洗头妹几乎异口同声都 说华人小费给得相当不错。以法拉盛的发型店来说,洗头吹发大概由 6 元至 10 元不等,比较普遍的是 8 元;女士剪发吹发由 12 元至 18 元不等;小童剪发低至 5、6 元都有。单以洗头吹发 8 元来说, 大部分人都给发型师及洗头妹各 2 元小费,等于给了 50% 的小费。 如果洗头妹有给客人头部按摩服务的,一般给三至五元小费甚至更高 。

在纽约曼哈坦和法拉盛都有分店的“安姿丽美容美发健美中心”老板 廖香子表示,华人发型店比起美国人的发型店,收费低廉。例如在曼 哈坦剪发至少要 80 元甚至更高,如果付 15% 的小费就是 12 元。 安姿丽剪发 18 元,若按 15% 的小费只有 2.7 元,事实上华人给发 型师的小费大多高达 5 元以上。

在纽约苏荷区美发店任发型师的吴雪表示,该店剪发的收费是 80 元 ,比华人社区的发型店价格高出不少,客人基本上是按照 15% 至 20% 的比例来给小费,她通常拿到的小费是 12 至 15 元。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纽约华人社区美容店大行其道。据杨宝宝、温琳 达、陈安妮及张丽塔等多位美容师几乎异口同声表示,做一个普通的 脸部美容,大多客人给 5 元小费,大方一点的给 8 至 10 元。

在安姿丽洗头的凯茜说,她帮客人洗头大多附带按摩,所以客人给的 小费都相当不错,常见的是 10 元,少则 3 元。在飘逸发型店洗头 的王明娥也经常给客人做头部按摩,“正常”的小费能拿 5 至 8 元 甚至更多。

发千万的发型师黄国水给客人剪发 18 元,对方通常给 4、5 元小费 ,大方一点的 5 元、10 元都有;洗头的孙南茜说,客人给她的小费 通常是 3 至 4 元,当然 1、2 元甚至不给的也有。

梁炎和孟广乐均表示,他们光顾理发店,给的小费通常都高达 100% 。如剪发 10 元,20 元就不用找了。

来自台湾的梁太太每周光顾发型店一次,洗头吹发 8 元,再给洗头 妹和发型师各一元小费,她认为这样已超过 20%。如果像其他客人给 那么高的小费,对她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如果洗头妹给她按摩,她会 给 4 至 5 元;如果洗头妹只是随便抓一抓,冲洗得又马虎,有时她 连一元都不想给。

修车泊车给小费表尊重

给小费学问大,有些处在“模糊地带”的行业该不该给,令人伤脑筋 。例如不少华人不知道修车工人要给小费。万里修车店的费老板就认 为,虽然修车工人的主要收入不靠小费,但给一点小费是为了表示对 对方的尊重。

原来在一家华人修车店工作的沈师傅,就是因华人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而转往一家韩裔修车店。他表示,韩国人给小费很大方,一天下来 小费收入相当不错。

在美国,代客泊车的服务生也属要给小费的对象。《小费小指南》建 议停车场取车,一般一车一元;代客泊车通常两到三元。法拉盛喜来 登饭店几名代客泊车的服务生都表示,在这方面,华人给的小费相当 不错,一般至少给一元小费,有的从二、三元至十多元都有。其中一 位叫阿平的服务生,常常拿到很不错的小费,圣诞节拿到最高的小费 是 80 元。

在停车场收款的赵先生表示,蓝领客人给小费通常都比白领客人大方 。停车场服务生拿的底薪不多。如果客人多给小费,其实获得的服务 也是相对的,如服务生会待客人如上宾,争着给客人提东西、开车门 ,客人会觉得很有面子。

电召车小费 洋人较大方

在纽约,不少华人投入电召车司机行列。华人电召车公司的收费,比 美国大型电召车公司便宜许多,在唐人街或者法拉盛同一个街区内, 只要 6 元左右。从皇后区到拉瓜地亚机场只需 10 多元,甘乃迪机 场 22 元左右。美国电召车公司在一个街区内起价 10 元,往机场要 30 多元。

新金马电召车司机江卫年说,以电召车这一行业来说,洋人给小费要 比华人好,通常到机场 22 元,洋人会给 5 元,华人只给 2、3 元 。许多人都说从事服务性行业的人比其他行业的人大方,他最不理解 的是有些从事服务性行业如夜总会、卡拉 OK 的小姐,也靠小费生活 ,坐车却经常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从香港来纽约的李司机,开了三年多电召车。他平均一天开车 12 小 时,一周工作六、七天。刚抵纽约时他做过搬家工人,工作吃力辛苦 ,还不慎扭伤了腰。他在香港曾开过计程车,经朋友建议,做回老本 行,贷款买了一辆林肯汽车,加入一家华人电召车公司,他很喜欢现 在“轻松自由”的工作。

李司机说,在香港开计程车,通常要收往机场旅客的行李费,在纽约 坐计程车不收行李费。遇到从香港移民来美的客人,有时会主动多给 小费。他开心的不仅是因为钱,而是因为自己服务好,乘客对自己工 作的肯定。

旅行社的导游本来也是要拿小费的。自香港移民来纽约的资深导游蔡 彼德说,近年他带的旅行团基本上来自中国大陆和东南亚,由于他们 没有给小费的习惯,旅行社方面乾脆采用“包团制”,亦即是将小费 包括在团费内。有时客人会主动再给小费,对他来说是意外收获。

蔡彼德印象最深的一个关于小费的小插曲,是一次带几名大陆团员在 曼哈坦搭乘计程车,路程很短,车资只有 4.3 元,付钱的团长给了 5 元,计程车司机理所当然认为零头是小费,所以没有找钱的意思。 团长坐在车里不动,等司机找钱。双方僵持了一会,团长才记起出国 时外事办人员曾说过“美国的国情”,坐计程车是要给小费的。

修指甲收入 小费占一半

美甲是许多美国女性的“例行公事”。纽约美甲业蓬勃,许多华人移 民投入这一行业。在纽约由华人经营的指甲店比比皆是,如在纽约长 岛开指甲店的胡小米、在雷哥公园开指甲店的龚太太及在法拉盛开指 甲店的叶月华等,都是由修甲店打工开始,再自行创业当老板。店中 的员工几乎清一色华人,顾客则以外族裔为主。修手指甲及脚甲全套 服务的一般行情,收费大多由 15 元至 20 元不等。有的是平日跟周 末价钱不同,如周一至周五修手指、脚指甲 15 元,周末 18 元;有 的是平日跟周末价格不变。客人给的小费一般是 5 元,也有的人给 8 元至 10 元不等。

以叶月华的指甲店来说,修手甲、脚甲全套服务 15 元,如果光做脚 不做手 12 元;光做手不做脚 6 元。基本上修脚甲的客人都给 5 元 小费,但给 3 元的也有;光修指甲的大多给 2、3 元小费。

无论小费多少,也是修甲行业收入的一部分。例如阿美在一家华人开 的指甲店修甲,每天挣 30 多元,另加小费 30 多元,共 60 多美元 ,小费占了收入的一半以上。她对目前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因为折合 人民币等于一天赚 500 元人民币。她有同乡在温州人开的超市做收 银员,一天站着工作十多小时,月入一千七、八百元,收入跟她差不 多,但论工作性质,修甲相对舒服得多。

发牌员体验 赌桌看人生

近年越来越多华人任职赌场发牌员,因聘请条件要求不高,也不需要 很好的英语能力和赌博经验,没有年龄限制;只需接受发牌学校一、 两个月训练,学习发牌技巧及基本英语,取得学校证书就可以去赌场 应徵。因工作时间固定、轻松、收入高、福利佳,不少新移民趋之若 鹜。

当年在中国大陆以小说《伤痕》而蜚声文坛的名作家卢新华,赴美国 留学生活多年,曾在洛杉矶一家大赌场任职发牌员。这段独特的人生 经历带给他很多感悟。

赌场发牌员基本底薪不高,主要靠小费。卢新华和许多同事一样,看 中的不是底薪,而是小费,上了牌桌后的第一件事通常都是关心每副 牌小费的有无和多寡,并习惯以给不给小费,或者小费给得多少来给 牌桌上的客人画线,决定他们谁是好客人,谁是差客人,谁是坏客人 ,逐渐积累在赌桌上看人的经验。

卢新华举例,韩国人赢了钱,常常很激动,小费给得很爽气大方,但 若输了钱,也很容易发脾气,个别的还摔牌,骂人、迁怒发牌员;白 人赌品较好,也很安静,但给小费像“挤牙膏”,一点也不畅快淋漓 ;中东来的客人脾气比较大;而华人给小费是要看人的,熟识的赢了 钱就多给些,不熟识的就随大流。

在所有的客人中,赌场发牌员最不希望见的是犹太人,他们几乎是不 给小费的。卢新华曾有过“一个恶梦般”的晚上,在牌桌上一连发了 差不多 10 副牌,都让一个犹太年青人赢了,要是换了别的客人,每 副牌的小费差不多都会几块几块地丢过来。这名犹太青年却在众目睽 睽下坚持一毛不拔。

桌上的客人后来有些看不下去了,纷纷提醒他:“你应该给小费的, 他们以此为生,还要养活老婆孩子呢。”那犹太青年开始时不吱声, 只是低着头堆他的筹码,后来旁边的议论多了,他抬起头坚决地说: “不,我要是给了,会带来霉运的。”

你敬我一尺 我敬你一丈

来自上海的装修工顾伟指出,装修行业不像餐馆那样已建立一定的给 小费例规,介乎可给与可不给之间,没有一定的标准,所以给与不给 小费的客人都有。他的工作主要是安装门窗,需要一定的技术,通常 客人对服务满意,都会酌情给一些小费,从 5 元、10 元到数十元不 等。对装修工而言,虽然不是靠小费收入,客人给小费多少还是其次 ,主要是觉得受到尊重,会将善后工作做得更好,将地上的垃圾清理 得特别乾净。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来自天津的散工小施表示,他目前还没有固定工作,经常到法拉盛的 散工市场等待工作机会。每天工钱由 80 元至 100 元不等,有的客 人会给五至 20 元小费不等,有的则分文不给。如果客人给小费,对 他不无小补,心里当然高兴,工作也会卖力些,干活细致些。“因为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华人大多不了解 美国小费制度背后的文化内涵

刚刚请了装修工人为住宅换门窗的杨小姐表示,虽然没有规定非要给 装修工人小费不可,但既然他们那么辛苦来为自己做事,她宁愿在其 他方面节省一些,工人的小费一定不能少。何况从另一角度来看,“ 你对我好,我对你好”是互动的,给工人一些小费,对方心里高兴, 工作起来会更加认真仔细。这就不是区区小费可以计算在内的。

搜索 小费 美国小费 在百度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