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靖难之役:朱棣10万大军难破济南城的前后始末

news.xixik.com   2014-3-26 20:18:31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建文帝下令削去燕王爵位并逮捕王府官员。朱棣设计诱杀张昺、谢贵,举兵起事,很快控制了北平城。随后,朱棣以诛杀所谓朝廷奸臣齐泰、黄子澄为名,誓师南伐。

在风景秀丽如诗如画、湖光山色相映成趣的大明湖畔,有一处名为铁公祠的景点。这是一座民族形式的庭院,走进院中,可见一公端坐于堂,头戴官帽,手持笏板,双目炯炯,正气凛然。此公即本祠的祠主铁公铁铉。

大明湖内留有不少文士名流的遗迹,但能享受立祠殊荣的仅有3人:辛弃疾、曾巩和铁铉。辛弃疾,号稼轩,济南人,南宋杰出的豪放派词人,抗金爱国的仁人志士,故立稼轩祠。曾巩是江西南丰人,唐宋八大家之一,任齐州知州期间为济南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故立南丰祠。铁铉不是济南人,也算不上是响当当的历史文化名人,那么为铁铉立祠所为何事?原来,在燕王朱棣与建文帝争夺帝位的靖难之役中,铁铉誓死忠于建文帝,带领军民坚守济南城,迫使朱棣绕道南下。为彰其忠义刚烈,守城有功,故立铁公祠。

一、靖难兵起

赴美生子利与弊

1368年,朱元璋在应天(今江苏南京)即皇帝位,定国号为大明,建元洪武,正式宣告了明朝的建立。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编《祖训录》,定封建诸王之制”,陆续分封诸子于北部边境和各战略要地。明朝皇帝列表

朱元璋生前共有26个儿子,除长子朱标立为太子、两个儿子早年夭折以外,其他23人均被封王建国,派驻各地。朱元璋采用这种分封的做法,主要是吸取了元朝皇位继承混乱而导致互相残杀的教训,要维护封建宗法制度下的嫡长继承制。在首先确立皇太子后,又让兄弟们各据一方,安分守己并保护皇统继承人。但是朱元璋这种美好的打算很快化为泡影。

明太祖朱元璋为什么立他的孙子朱允炆为皇太子?

首先是太子朱标在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病死,这对朱元璋是个极大的打击,不得已只好立朱标之子朱允炆为皇太孙。朱允炆在深宫中长大,性格柔弱。为防止元勋宿将将来不听小皇帝的驾驭,朱元璋借故除掉了握有重兵、镇守地方的开国元勋傅友德、冯胜等人,因此前朱元璋曾借胡蓝(胡惟庸、蓝玉)之案杀戮了大批功臣、战将,至此,朝廷中可倚重的名将已寥寥无几。

其次是藩王的力量日益扩大。由于名臣宿将的减少,防备北方边陲的重任越来越多地落到藩王的肩上。特别是朱元璋几个年长的儿子,如晋王、宁王、燕王,长期以来率军与蒙元残余作战,其统率的军队极有战斗力并逐渐形成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集团。如封在大宁的宁王“带甲八万,革车六千”,封在北平(今北京)的燕王能够“节制沿边士马”。他们在所控制的地区发号施令,俨然已成为独霸一方的君主,对中央政权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去世,皇太孙朱允炆继承皇位,年号建文。建文帝登基后,作为叔父的各个藩王更加飞扬跋扈、骄横嚣张。为此,建文帝召集亲信齐泰、黄子澄研究对策,准备削藩。齐泰认为诸王中燕王势大,应先削燕,而黄子澄认为“燕预备久,卒难图”(《明史纪事本末·燕王起兵》),应先削小藩。建文帝接受了后一种建议,在一年之内先后削去代、周等5个势力较小的藩王,紧接着,就把矛头对准了在北平的燕王朱棣。

燕王朱棣是朱元璋的第四子,洪武三年被封为燕王,坐镇北平,节制傅友德等大将出击蒙元,屡立战功,被一些大臣认为“智虑绝人,酷类先帝”,深得明太祖器重。皇太子朱标早死后,朱元璋曾一度要立他为太子,因遭一些大臣反对而只好作罢。建文帝即位时,燕王朱棣的三个哥哥太子朱标、秦王及晋王已经故去,斗争的焦点在朝廷与燕王之间展开。为防备燕王谋反,建文帝先任命工部侍郎张昺为北平布政使,以谢贵为都指挥使,让他们监视燕王的动静。同时调兵遣将,随时准备对朱棣采取行动。而朱棣在洞察建文帝的意图后,一面装病装疯,迷惑朝廷,一面暗中布置,随时准备发动政变。

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朝廷在确知燕王将举兵的具体情况后,下令削去燕王爵位并逮捕王府官员。朱棣设计诱杀张昺、谢贵,举兵起事,很快控制了北平城。随后,朱棣以诛杀所谓朝廷奸臣齐泰、黄子澄为名,誓师南伐。他废去建文帝年号,自置官署,称其师曰“靖难”。所谓“清君侧,靖国难”也。所以,此次战争被称为“靖难之役”。

二、济南之战

燕王朱棣在控制北平后,又夺取了怀来、开平、云中等城,赢得了北平周围的一片天地,积极准备南下。朝廷派出洪武老将、长兴侯耿炳文为大将军,率兵30万北伐。建文元年八月底,两军在真定(今河北正定)大战,燕军以突袭取胜,耿炳文退守真定城,闭门不出。朱棣攻城不下,返回北平。建文帝闻败讯后,撤回耿炳文,改派洪武名将李文忠的儿子李景隆为大将军,集结援军50万攻打朱棣。然而,李景隆“寡谋而骄,色厉而馁,未常习兵见阵”(《明史纪事本末·燕王起兵》),既攻不下北平,又守不住真定,数月之间数战数败,一气退到了德州,不久又败退济南。朱棣招降逃散南军,攻进德州,收取城中储蓄百余万,兵势大涨。

建文二年(1400年)五月,燕军自德州打到济南,在济南城下又击败李景隆残余部队。李景隆丢盔弃甲,南逃而去。朱棣指挥数10万北军将济南城团团围住。山东参政铁铉收集溃散兵士,与诸将饮血结盟,慷慨涕泣,表示坚守济南,誓死不降,领导了一场英勇激烈的济南保卫战。

铁铉(1366-1402),河南邓县人,洪武年间入国子监,授礼科给事中,不久调任都督府(掌军事)断事。铁铉聪明刚决,有非常之才,每次参与审理案件,都能明察秋毫,处理得当,得到明太祖朱元璋的器重,赐以“鼎石”二字以示褒奖。经史的熏陶,使铁铉怀有极深的忠君思想;都督府断事的经历,使铁铉获得了一定的军事才能。

建文初年,铁铉改任山东参政,负责为李景隆北伐军队督运粮饷,恪尽职守。李景隆退走,正在督饷途中的铁铉闻李景隆兵败,又见诸城堡闻风瓦解,不但没有畏惧退缩,反而急忙赶至济南,与李景隆的部将盛庸等督促将士死守城池。

济南战役自五月到八月,战斗十分激烈。朱棣认识到济南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夺取济南,进可南下金陵(今南京),退可以划黄河而割据。因此,他督促北军筑长围,昼夜攻击。铁铉依仗济南城池高大,拼死抵抗,并在夜间派出少数人马焚毁北军的攻城器具。朱棣见硬攻不克,就射书入城促降,希望铁铉像其他投降的守将一样,放弃抵抗,归降北军。但铁铉不为所动,反把城中儒生高贤宁作的《周公辅成王论》射回朱棣,劝其效法周公,忠心辅佐建文帝。朱棣当然不会做周公,见铁铉拒降,只得继续攻城。当这场攻守战已持续了近3个月而济南城依然固若金汤时,朱棣急了,决定以水淹城,逼迫铁铉等守军投降。城中军民很害怕,铁铉却说:“不用担心,有妙计可破,用不了三天燕王就得退兵。”铁铉用的是诈降计,他派军民千人出城迎请燕王入城,说:“奸臣不忠,让大王风霜露宿,忧心社稷。谁不是高皇帝的子孙,谁不是高皇帝的臣民?我们愿意归附。只是我们东海之民不习兵戈,见大军压境,以为是来攻杀我们的,没有体会到大王安定天下的本意。恳请大王命令军队后撤十里,您先单独入城,我们一定夹道欢迎。”燕王朱棣一听,面露喜色。连月的攻战不息,真是太苦太累了,现在终于可以入城了,岂不令人高兴。却不知铁铉已在城门上方置放大铁板,就待朱棣入城时将其击毙。不知是计的朱棣果然仅率少量亲信入城,刚进城门,铁板自上急落,因城门楼上士兵放铁板稍早一会,只砸伤马头,未伤着朱棣。朱棣知道上当,换马而逃。事先埋伏好的士兵跳出拦截,守城士兵急忙收挽吊桥,眼看吊桥就要被挽起,朱棣策马飞奔,才捡回性命。回营后,恼羞成怒的朱棣下令加紧攻打济南城,连续用火炮轰击城墙。眼看城池危在旦夕,铁铉机智地让守城将士将明太祖朱元璋的神牌悬于城上,燕军投鼠忌器,不敢再用炮轰击城池。铁铉乘机将城墙修补牢固,又不断派出小分队出城骚扰燕军。朱棣围城数月不下,将士疲倦,南军援军又即将赶到,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谋士道衍劝他撤回北平休养后再南下,朱棣只好撤军北返,铁铉与盛庸见燕军后撤,便从后面一路掩杀并收复德州。

朱棣自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还未遭遇过这样的失败。济南保卫战的胜利,打破了燕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使得南军军威大振,从而延缓了朱棣进军的步伐,保卫了建文政权。更重要的是,济南保卫战的胜利,保护了文化名城济南免遭兵火,保持了经济文化持续发展的潜力,使得靖难之役后的济南迅速发展繁荣起来。此后,朱棣闻铁铉名即心有余悸,不敢而济南人民却更加拥戴铁铉,并在日后为他立祠纪念。

三、铁铉之死

建文帝得闻济南战役胜利和德州收复的捷报,非常高兴,立即“遣官慰劳,赐金币,封其(铁铉)三世”。又“擢(铁铉)山东布政使,寻进兵部尚书。还以盛庸代景隆为平燕将军,命炫参其军务”(《明史·铁铉传》)。忠心耿耿又智勇双全的铁铉已成为建文帝对抗燕王朱棣的得力干将。

铁铉在受赏升迁以后,并未夸功炫耀,而是“设宴天心水面亭,犒问辛苦,激发忠义”(《明史纪事本末·燕王起兵》),准备再次大败燕军。建文二年十二月,铁铉配合盛庸取得东昌(今山东聊城)大捷,燕军大败,损兵折将,不可胜计。朱棣手下第一勇将张玉阵亡,朱棣本人也几乎被杀,只是因建文帝有“勿使朕有杀叔父名”的告诫才使他得以脱离险境,奔还北平。“自是燕王南下由徐、沛,不敢复道山东”(《明史·铁铉传》)。

建文四年(1402年)正月,朱棣乘南方空虚之际,再次南下。自济南、东昌之败,朱棣不敢再与铁铉、盛庸军纠缠,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绕道南下,长驱直入,渡过长江,逼进南京。建文帝见大势已去,就在王宫纵火,后不知所终。李景隆开门迎降。燕王朱棣登基称帝,改元“永乐”。

燕军渡江夺取南京以后,取得了政治上的优势,南军各部除一部分投降外,大都瓦解。但铁铉仍带残兵驻淮南以图复兴,由于寡不敌众,兵败被擒。朱棣亲自在朝廷上审问,忠诚倔强的铁铉不但不跪“当今皇上”,而且连看也不看,“反背坐廷中嫚骂”(《明史·铁铉传》),甚至在被割掉耳鼻之后,仍不肯回顾。朱棣大怒,将其处死。铁铉至死犹喃喃骂不绝口。

铁铉死时只有37岁,正当壮年,令人痛惜。他的家人也受到了牵连,母亲薛氏和83岁的老父亲被发配海南,儿子福安才12岁,也被发配河池(今陕西凤县东)充军,康安被发配到鞍辔局充匠,后来两个儿子都被害死。妻子杨氏和两个女儿被发到教坊司,杨氏病死,两个女儿不甘受辱,极力反抗,后来,朱棣感其不屈而将她们赦出,嫁与士人。

四、永垂青史

铁铉不屈而死,令人敬佩。明成祖虽然处死了铁铉,却也对铁铉赞叹不已,“他日对群臣言,每称铉忠”(查继佐:《罪惟录·铁铉传》)。神宗初,下诏“祀建文朝尽节诸臣与乡”(《明史·神宗本纪一》),其中自然会有铁铉之名。南明弘光(1644-1645)初,追赠铁铉为太保,谥'忠襄'”(查继佐:《罪惟录·铁铉传》)。即使改朝换代到了清朝,铁铉仍然受到人们的称颂。清朝官修《明史》对铁铉赞道:“燕师之南向也,连败二将,其锋盖不可挡。铁铉以书生竭力抗御于齐、鲁之间,屡搓燕众。设与耿(炳文)、李(景隆)异地而处,天下事固未可知矣”(《明史·铁铉传》)。

忠贞不二、宁死不屈的铁铉得到了士人百姓,特别是济南的士人百姓的赞誉和纪念。早在明朝中叶,济南就有了一处为纪念铁铉及其他六名为反抗朱棣而遇害的人的“七忠祠”,明万历年间还重修过一次。七忠祠原址在济南西门里高都司巷以东路北胡同内,胡同就叫“七忠祠”。明末济南人刘敕(?-1644)在编著历城县志《历乘》时,录入了明朝学宪周应治撰的《七忠公赞》,并在其后附言:“历有七忠祠,皆成祖戮辱之臣。余观铁司马执死不回,有文天祥之忠”(《历乘·赞》卷十七)。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山东盐运使阿林保重建铁公祠于大明湖北岸。此后,来大明湖游玩的众多游客都会来铁公祠瞻仰,铁铉的故事得以广为流传,闻名遐迩,享誉古今。直到今天,铁铉像依然端坐在大明湖畔的铁公祠内。祠前清光可鉴的大明湖水昭示着日月辉光,美景诗画,也昭示着铁公铁铉的铮铮铁骨,赤胆忠心。

纂位者朱棣夺宫大肆屠杀 灭大儒方孝孺十族

所谓气节这样东西,平日被很多人挂在嘴边,也经常被当作大棒来打别人,但真正的气节总是在危急关头表现出来的。而在这种时候,坚持气节的下场往往不会是鲜花和掌声。

只有那些真正的英雄,才能在面对屠刀时体现出自己的气节。

这种气节才是真正的勇气。

朱允炆呆坐在宫中,他并非对这一天的到来毫无预料,但当它终于来临的时候,还是显得那么残酷,皇帝做不成了,老百姓也做不成了。走上了这条路,真的不能回头了。

而此时他身边的谋臣已然不见踪影,那些平日高谈阔论的书呆子终于明白理论和实际是有差距的。在这最后的时刻,连齐泰和黄子澄也不见踪影。朱允炆彻底懂得了什么叫做众叛亲离,他愤怒的对着空旷的大殿喊道:“是你们这些人给我出的主意,事到临头却各自逃命!”但此时他的怒喝不会再有群臣的响应了,回应他的只有深邃大殿的回声。

到这个时候,无论斥责谁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回望着这座宫殿,在这里他度过了自己的童年,这是一个人人向往尊崇的地方,生在帝王之家,何等显耀、何等荣光!

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但身为皇子,他却对此地并无好感,作为皇位的继承人,他一直以来都承担着太多太大的压力。在他看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怪物,他们不顾一切,使用各种阴谋手段,坑害、诬蔑、残害他人,只是为了一个目标——权力。

难道顶峰的风景就真的那么好吗?朱允炆苦笑,他深有体会,高处不胜寒啊,但是富有戏剧性的是,似乎每个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每个人都不理会它。他们仍然不断地向着顶峰爬去。

烧掉这座宫殿吧,把它彻底毁掉!

朱允炆的抱怨和愤怒是有道理的,但他却低估了他的那些谋臣们的气节,齐泰和黄子澄以及许许多多的人没有逃跑,他们正在以一己之力挽救朝廷的危亡。

齐泰在广德募兵,黄子澄在苏州募兵,练子宁、黄观在杭州募兵。这些书呆子们的行动虽然并不能真正挽救国家,但他们毕竟尽到了自己的努力,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所以在今天,我们可以说,他们是一群勇敢,有气节的人。

齐泰和黄子澄先后被抓,并被处死,宁死不屈。

黄观,我们之前提到过这个人,他就是明朝的另一个连中三元者,当时他的职务是右侍中。

他的募兵没有多大效果,但在听到京城即将不保的消息后,他仍然坚持要到京城去,虽然他也明白这一去必无生理。但对于他而言,履行诺言,尽到职责的意义要远远大于苟且偷生。

当他走到安庆时,消息传来:京城沦陷了,新皇帝已经登基。黄观明白大势已去,但他却没有人们想象中的慌张,只是哀叹痛哭道:“我的妻子是有气节的人,她一定已经死了。”

之后他为妻子招魂,办理完必要的仪式,便坐船沿江而下。到罗刹矶时,他穿戴整齐,向东而拜,投江自尽。

黄观没有说错,他的妻子在他之前已经带着两个女儿和十个亲属在淮清桥上投江而死。无论如何,他们夫妇最终还是团圆了。

黄观作为朱允炆的亲信和殉节者,遭到了朱棣的妒恨,他把黄观的名字从登科榜上划去,于是明朝的历史上只留下了一位连中三元者的记载。虽然之前我们曾经提到过这件事情,但在此我还是要为这位勇敢的人再次正名:

黄观,洪武年间连中三元,其登科名为篡权者朱棣划去,尽忠而死。

我相信,真相是永远无法掩盖的。

有气节的人并不只有以上的这几个人,与齐泰一同在广德募兵的翰林修撰黄岩、王叔英在听到齐泰被抓的消息后,知道大势已去,便沐浴更衣,写下了他们人生最后的遗言:

生即已矣,未有补于当时

死亦徒然,庶无惭于后世!

然后他们双双自尽而死。对于这两位书生而言,他们已经做得够多了,诚如他们的遗言所述,他们一生光明磊落,无惭于后世。

事实证明,气节决不只属于那些士大夫们,普通人也有气节。

台州的一位樵夫就是一个有气节的人,他是一个没有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人,这也很正常,因为在当时,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每天上山砍柴,然后挑到城里去卖。他卖柴从不开二价,也从不骗人。很多人买他的柴,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不应该与靖难扯上什么关系。然而他这样的一个人却在听说京城陷落后,投东湖而死。

也许有人会觉得他很傻,无论哪个皇帝登基,你不是照样砍你的柴,过你的日子,但我却认为他的行为已经告诉了我们,公道自在人心。

他虽是一个普通的樵夫,却心系天下,作为一个普通人,他没有办法去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抗议,投湖自尽就是他唯一的表达方式。

普通人也可以成为英雄的,只要你有勇气。

除去文人和老百姓外,一位武将也表现出了他的忠诚,此人是盛庸手下的大将张伦,在盛庸兵败投降后,北军也希望招降他,张伦笑着说道:“你觉得我是一个会出卖自己的人吗?”

说完毅然赴死。

张伦是一个不起眼的将领,我们之前也并没有提到过他,他虽然没有什么战功,却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与之相反的事,如盛庸、平安这些职业武将却全部投降了朱棣。

盛庸、平安身负大才,素有谋略,历经百战,却反而不如自己的部下和一个普通的樵夫!诚然可叹。

疑团

朱允炆当然并不知道臣下的这些义举,他烧毁了自己的宫殿,然后不知所终,于是历史上最大的疑团之一诞生了。但其实这个疑团并不是由朱允炆的失踪开始的,早在朱棣攻入京城时,北军就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命令,即不入皇城,而是退守龙江驿。很明显,朱棣并不想背上杀掉自己侄子的罪名,他围困皇城,给朱允炆自绝或是让位的时间。

但朱允炆的选择却出乎他的意料,烧毁宫殿说明朱允炆并不想让位,但这位有几分骨气的侄子却也没有自杀,因为在入宫后,朱棣并没有找到朱允炆的尸体。既不退位,也不自杀,那就只剩下逃跑了。

朱允炆的下落从此成了千古之谜,此事后来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和连锁效应,而朱允炆的逃走本身就如同一部侦探小说,我们将在后面对此进行详细地分析,这里暂不详述。

暴行

如果历史可以假设 朱允炆不被夺权会是好皇帝?

朱棣终于坐上了他的宝座,他认为这是自己当之无愧的,因为他为之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少次命悬一线,多少次功败垂成,才换来了今天的胜利和成功。

而在短时间的兴奋后,朱棣立刻意识到,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清除那些反对他坐上皇帝宝座的人。于是历史上一幕罕见的暴行开演了。

朱棣首先找到的是方孝孺,他知道方孝孺名满天下,而且道衍早在他攻下京城之前就对他说过:“殿下攻下京城后,方孝孺一定不会投降,但你一定不能杀他!如果杀了他,天下的读书种子就会绝了!”

有这位军师的警告,朱棣自然不敢怠慢,他预料到方孝孺一定不会轻易投降,但他也不会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一次破历史纪录的惨剧。

朱棣在大殿接见了方孝孺,他希望方孝孺能够为他起草诏书,其实所谓起草诏书找其他人也可以,但如果是方孝孺亲自写的,能够起到安抚天下人心等更好的作用。所以这份诏书非要方孝孺写不可。

但朱棣绝不会想到,方孝孺应召而来,并不是给他写诏书的,而是拿出了言官的本领,要和朱棣来一场继位权的法律辩论。

方孝孺哭着进了大殿,不理朱棣,也不行礼,朱棣十分尴尬,劝说道:“先生不要这样了,我不过是仿照周公辅政而已啊。“”

这句话激起了方孝孺的愤怒,他应声问道:“成王在哪里?!”

“*死了”

“成王的儿子呢?!”

“国家要年长的君主”

“那成王的弟弟呢?!”

“这是我的家事”

社会青年朱棣终于领教了最佳辩论手兼继承法专家方孝孺的厉害,他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让人拿出了纸和笔给方孝孺,逼他写。

方孝孺不写

继续强逼

方孝孺写下“燕贼篡位”四字

朱棣已经愤怒得丧失了理智

“你不写,不怕我灭你九族吗?!”

“诛我十族又如何!”

实事求是地看,方孝孺说这句话并不一定真想让朱棣去诛灭自己的九族,然而他却不了解朱棣,朱棣不是那种口口声声威胁说不让你看到明天的太阳之类的话的人,但他却可以保证明年的太阳一定会照在你的坟头。

而且他十分精通暴力法则,并且会在适当的时候使用他,至少他的使用技巧已经超过了当年的陈友谅,因为他懂得一条重要准则:

暴力不能解决一切,却可以解决你

他让人把方孝孺拉了出去。

方孝孺的最终结局是:凌迟,灭十族

历史上从来只有九族,但人类又一次展现了他惊人的的创造力。那多出来的一族要感谢朱棣的发明创造,他为了凑数,在屠杀的目录中加入了方孝孺的朋友和学生。

方孝孺是一个敢于反抗强暴的人,他虽然死得很惨,却很有价值,他的行为应该成为读书人的楷模,为我们所怀念。

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杀人犯在残杀第一个人时是最困难的,但只要开了先例,杀下去是很容易的。

于是,朱棣开始了他的屠杀

由于下面的内容过于血腥残暴,我将尽量用简短文言表达,心理承受能力差者可以免观。

铁铉,割耳鼻后煮熟,塞入其本人口中,朱棣问:“甘否?”铁铉答:“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凌迟,杀其子。

黄子澄,凌迟,灭三族

齐秦,凌迟,灭三族

练子宁,凌迟,灭族

卓敬,凌迟,灭族

陈迪,凌迟,杀其子

此外,铁铉妻、女,方孝孺女,齐泰妻,黄子澄妹没入教坊司为*。

无言以对,无言可评

软弱

很多人在读到这里时,经常会发出朱棣是变态杀人狂之类的感叹,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如我们前面所说,朱棣是一个有两张面孔的人,他的残暴只是对准那些反对他的人,而这些屠杀反对者的暴行并不能说明他的强大,恰恰相反,却说明了他的心虚。

古罗马的凯撒在得知自己的妻子与一个政治家通奸后,并未发作,虽然以他的权势地位完全可以惩处那个人。他与自己的妻子离了婚,并在后来重用了那个与他妻子通奸的人。

凯撒并不是傻瓜,也不是武大郎,他是一个有着很强的权利欲望的人,他之所以能够不理会自己妻子的背叛行为,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地位和威望有着极强的自信,他胸怀天下,相信属于他的东西始终是他的。

是的,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知道,宽容从来都不是软弱。

朱棣是一个软弱的人,由于他的皇位来源不正,他日夜都担心有另一个人会仿效他夺走自己的位置,他也畏惧那些街头巷尾的议论,所以他不断的屠杀那些反对者,修改了历史。但事实证明反对者是始终存在着的,而历史也留下了他残暴的印记。

越过那历史的迷雾,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强大自信朱棣,相反,在那光辉的宝座上,坐着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用警惕的眼光看着周围的人,并不断地对他们说:

“这是我的宝座,你们不要过来。”

我相信这就是历史的真相。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朱棣一如既往地陷入了沉思之中,经历了如此的风雨波折,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一般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打扰他,但朱能例外,他战功显赫,是朱棣的头号亲信。为了报告搜捕建文余党的消息,他如往常一样走到朱棣的身边,开口打断了沉默:

“殿下,..。.”

朱棣的头猛地抬了起来,用一种极其阴冷的眼光注视着朱能。

朱能畏惧了,那可怕的目光让他不寒而栗,即使战场上的拼杀也从未让他如此胆寒,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于是他改正了这个错误。

“皇上”

赴美生子多少钱

朱棣终于还是走入了代表最高权力的大殿,这个大殿他并不陌生,以前他经常来磕头朝拜,或是上贡祈怜。但这次不同了,他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主人。他正坐在皇帝的宝座上,俯视着群臣。虽然这个位置不久之前还属于他的侄子朱允炆,虽然他的即位无论从法律的实体性和程序性上来说都不正常,但有一条规则却可以保证他合理但不合法的占据这个地位。

这条规则的名字叫做成王败寇。

朱棣终于胜利了,他接受着群臣的朝拜,这是他应得的,他付出了努力,现在是得到回报的时候了。父亲的身影似乎又在眼前浮现。

你虽然没有把皇位交给我,但我还是争取到了,凭借我自己的努力。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我才是这个帝国最适合的继任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个庞大的帝国将在我的手中变得更加强大!我将把你的光辉传扬下去,让所有的人都仰视我们,仰视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

大明!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