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沉钩 > 正文

为了获取帝王一朝临幸 宫女嫔妃们得多卖力知道么

news.xixik.com   2007-5-6 16:57:56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所谓侍寝,就是俗话所说的古代皇宫中嫔妃们侍候皇帝睡觉。这是嫔妃获得皇帝宠幸的必由之途,也是皇帝与嫔妃们的寝宫之乐。嫔妃太多,皇帝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宠争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羊车望幸,任意车,骰子,投钱赌寝……

皇帝是古代社会最具优势的男人,凭着不公正的手段,皇帝可以拥有无数美女佳人,常言道中国古代皇帝大都有“后宫佳丽三千”。当然这是包括宫女的,但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才是册封过的妻妾。那么中国皇帝后宫到底有多少人?皇帝老婆妃子数量中国历史上除了极个别只娶了一个女人的皇帝历史上很少有不风流成性、荒淫无度的皇帝。这些皇帝在朝堂上日理万机之后,就把召幸后宫嫔妃作为自己轻松一把的娱乐生活。但是,有许多皇帝面对三千佳丽,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如此这般地召幸嫔妃感到十分厌倦,于是,便千方百计地特别打造一些娱乐工具。这些工具虽然技术含量高低不一,但是款式花样百出,虽然功能大有差别,但其主要目的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中国皇帝是如何穷奢极欲的?

宫闱秘史多,帝王多荒淫,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不计其数。

西汉有,汉废帝刘贺淫乱后宫,意淫太后,泡女人一次搞一车,“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千一百二十七事”(《汉书》)。

赴美生子利与弊

后赵有,石虎“夺人妻女十万余口以实后宫”(《资治通鉴》)。

后梁有,朱温喜好淫乱,连儿媳妇也不放过,还“乱其(补注:代指魏王张宗奭)妇女殆遍”(《资治通鉴》)。

金朝有,金废帝完颜亮“命诸从姊妹皆分属诸妃,出入禁中,与为淫乱,卧内遍设地衣,裸逐为戏”(《金史》)。

南宋有,宋度宗赵禥一日召幸三十女,致使“既立,耽于酒色……及帝之初,一日谢恩者三十馀人”(《续资治通鉴》)。

元朝有,窝阔台“传令将该部落中所有七岁以上的女子全部集中起来,已经嫁人的要从婆家追回,命士兵随意践踏她们”(《世界征服者史》)。

明朝有,明光宗朱常洛因“进珠玉及侍姬八人啖帝”(《明史》),仅即位一个月便暴死;大西国皇帝张献忠“坑成都民于中园”(《明史》),“有缚人去淫其妻杀之者;有趋人父淫其女而杀之者”(《平寇志》)。

在中国封建社会里,皇帝可拥有可以想象。那么,她们是如何生活的呢?在一些影视文艺作品中,对这个神秘的“禁区”,随意杜撰,造出许多不近情理而又离奇的故事来。有的说,皇上每夜都要“召幸”一位后妃,要召某妃侍寝,由太监背着或抬到皇上下榻处侍寝,也有的说皇帝人寝被角不裹,被召幸的妃嫔脱光衣服后,就从脚下爬进去等等,这些都是不近情理,凭空臆造出来的。其实,不同的朝代,后宫里的帝后妃嫔们侍寝皇上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的。给中国皇帝破处的女人 探秘皇帝大婚前的性体验

古代皇帝后宫中的嫔妃众多,也正因为嫔妃太多,皇帝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宠争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难以想象的传说。由于后宫嫔妃很多,因而大多数嫔妃对于侍寝只能抱以无可奈何、听天由命的态度。当然,亦有不少宫中女子对侍寝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以种种方式争取侍寝,以图获得皇帝的一夜宠幸。纵观二千多年的帝王史,这些专为皇帝打造的娱乐工具千奇百怪,但是最让人惊叹的有四种:第一种是为选择临幸嫔妃的专有工具,名叫“羊车”;第二种叫做“任意车”,是隋炀帝寓性生活于娱乐之中的特殊工具;第三种是“骰子”。唐玄宗决定夜晚侍寝人选的特制工具;第四种叫做“绿头牌”,是清朝皇帝选择嫔妃同房的通用工具。这些都是具备特殊功能的装备,都是皇帝喜欢的特殊娱乐工具,一旦拥有,便乐此不疲,即便是“明知花下死”,皇帝们也并不在乎。

周代嫔妃与帝王共寝讲究日辰

周代时,尚未有敬事房太监所司之职,皇帝的房事是以日、月、星、辰来决定的。周代人央定事情喜欢按天体、阴阳、历数来决定顺序。甚至嫔妃和帝王同床的顺序,决定起来也要依照月亮的阴晴圆缺。所谓依照月的阴晴圆缺,首先要搞清楚,在每月初一到十五月亮会逐渐满盈,而由十五到三十的后十五天则会逐渐变缺。以此推断,初一到十五,宠幸的对象由地位较低的开始进行到地位较高的;而后半月则正好相反,是由地位高的逐渐安排到地位低的。

据《礼记》记载的周代后妃制度是:“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位世妇、八十一御妻。”意思是,天子有六宫娘娘、三位夫人、九位嫔妃、二十七位世妇、八十一位妻子,加起来就有一百二十六个各种级别、各种名称的老婆。有了这种所谓的后妃制度,天子们自然是乐在其中,并将这种不合理的东西一代代传下去。就像谬误的真理,传到后来就从原来的“一百二十六”成了“三千”。在这“三千”多的美貌女子中,皇上召幸皇后和三位一品夫人自然都拥有绝对的优先权。九嫔以下伺候皇上时,都是由九个人共同陪伴皇帝就寝。一个男人和九个女人睡在一起,荒唐至极,难以设想。多少后宫女子,她们的青春、才华、美貌都成了统治者淫欲的牺牲品。

“皇帝误幸”法

帝王的糊涂加上宠妃的任性,会闹出所谓误幸之事。西汉时期,汉景帝就干了一件类似的事情。话说有一夜,汉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愿侍寝,就把自己的侍者唐儿打扮一番去见景帝。景帝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辩,以为唐儿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缠倦之后,便使唐儿怀孕了。

汉昭帝的后宫召幸受制

到了汉代的元凤政变后,霍光的权势达到无人能够制约的地步,霍氏外戚集团完全控制了汉廷内外、朝野上下。霍光虽然无皇帝之名,但已行皇帝之实。霍氏专权,连汉昭帝刘弗陵的官帏召幸妃嫔也要受霍光控制。汉昭帝即位时仅八岁,四年后立上官氏为皇后。上官皇后是霍光的外甥女,时值六岁。

汉昭帝刘弗陵稍大后,就被霍光的左右亲信层层包围封?锁起来。外有霍光的两个女婿担任皇宫卫尉保护皇帝出入,内有皇后——霍光的外甥女在监视。皇宫人员都顺从霍光的旨意,甚至于以皇帝体弱为由,示意御医们让皇帝“禁内”,禁止皇帝去别的妃嫔处居住,更不许召幸。霍光还规定皇宫内所有的女人都必须穿有前后裆的裤子,不许穿裙子。而且所穿的前后裆裤子还须多扎几根裤带,以免年轻皇帝性欲冲动而临幸其他的妃嫔,为的是让汉昭帝只专注他的外甥女,让上官皇后为昭帝生下一男半女,帝位的继承人要有霍氏家族的血统。这样,除了上官皇后外,众多后宫佳丽都不得侍寝皇上。不过,虽然上官皇后专房擅宠,却没有生下皇子皇女,直接导致了昭帝在位十三年。却无子嗣。更为荒唐的是,自霍光宣布后宫中妃嫔不准穿裙子多扎裤带的规定后,曾有好几个妃嫔因触犯此规定而不幸冤死黄泉。

汉灵帝:开创玩S交的荒诞时代

俗语道,好事不出门,外事传千里。在汉灵帝身上,玩世不恭、卖官鬻爵这两样,比起荒淫无度这一样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无法相比并论。对于国君的临幸一事,《礼记》中就做过详细安排,“女御八十一人,当九夕。世妇二十七人,当三夕。九嫔九人,当一夕。三夫人,当一夕。后。当一夕。十五日而遍”。古人真是高看这些国君,本是好心,结果却是好心办坏事,直接导致历代帝王多短命鬼,多荒淫鬼。汉灵帝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荒淫皇帝,看来,他对古人的计划编排是始终如一的贯彻执行,甚至有时候还超越自我,超额完成任务。

西方有句谚语,好奇害死猫。在笔者看来,在刘宏这里,好奇心不止会害死动物,也会害死人。据《古今情海》引《文海披沙》的记载,汉灵帝让狗与宫女交媾。这骇人听闻且有悖人伦的禽兽之举,恐怕也使汉灵帝成为了兽交的创始人。

汉灵帝体内的荷尔蒙肯定不少,而且还是异常的多,要不然他不会玩兽交,不会让宫女穿开裆裤。为了随时满足自己一时兴起的兽欲,汉灵帝统一要求宫女穿开裆裤,一旦性欲来了,随便按倒一个宫女就临幸,也免去了宽衣解带的麻烦。汉灵帝是很乐意这样做的,若从他还可,若不从他,那就不是宁死不屈那么简单了,恐怕惹急了他,诛灭九族都有可能。刘宏的疯狂之举,自然会把先后被封的宋皇后、何皇后以及被追封的王美人在活着时置于尴尬之地。

汉灵帝天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喜欢玩弄女人,临幸女人。他不会做什么撸管男,在他看来,真刀真枪才是硬道理。酷暑难耐,汉灵帝也明白这个道理,中平三年(186年),汉灵帝在西园修建了千间裸游馆。以便在夏日时也能尽兴。台阶上,覆盖上新鲜的苔藓;殿堂里,挖上沟渠,灌满水;沟渠里,种上“夜舒荷”;渠水里,倒上西域进献的香料。只见,裸泳馆里,波光粼粼,刘宏和一群赤身裸体的淡妆浓抹的年轻宫女在里面嬉笑打闹、放荡不羁,经常通宵达旦。兴致盎然之时,汉灵帝还做了一首《招商歌》,让宫女唱。歌的内容是这样的: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昼偃叶夜舒。惟日不足乐有余,清丝流管歌玉凫,千年万岁嘉难逾!

刘宏也喜欢赛龙舟,只不过是漂亮美眉为他划船掌舵。汉灵帝就悠然自得的呆在船里,看一群一丝不挂的美女给自己划船,偶尔也会故意捉弄别人,把她推入水里去,看那人狼狈不堪的落水样,霜打的茄子,蔫了。每每这时,刘宏皆是幸灾乐锅,喜不自胜,陶醉在无尽欢乐之中。

汉灵帝在位期间,百姓苦不堪言,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甚至多了些哀鸿遍野,阶级矛盾日剧尖锐。刘宏对此却视而不见,依旧是我行我素,偏信谗言,一意孤行,信任以“十常侍”为代表的官宦集团,“始置圃囿署,以宦者为令”(《后汉书》),“由是中官专朝,奢僭无度,各起第宅,拟制宫室”(《后汉纪》),“中常侍赵忠、张让、夏恽、郭胜、段珪、宋典等皆封侯贵宠”(《资治通鉴》),反而对大量无辜的百姓大打出手,导致第二次党锢之祸发生,“诸党人禁锢小功以下皆除之”(《后汉书》),“其余死者百余人……莫不垂泣”(《后汉纪》),“冬,十月,收飒送北寺狱……傅、相以下悉伏诛”(《资治通鉴》)。

刘宏坏事做尽,丧尽天良,当时在东汉出现的奇闻异事是数不胜数,如“洛阳女子生儿,两头共身”(《后汉书》),“侍中寺雌鸡一身皆成雄,惟头冠未变”(《后汉纪》),“有黑气墯所御温明殿庭中,如车盖隆起,奋迅,五色,有头,体长十余丈,形貌似龙”(《东观汉记》),“青虹见玉堂后殿庭中”(《资治通鉴》)。对于这些奇异之事的真假,笔者认为,真假并不重要,再说也无从考证,重要的是史官在向我们这些后来人暗示,汉灵帝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果然,公元189年,一代昏君刘宏死去,结束了自己荒诞的一生。

史书上对刘宏的荒淫记载,并不是空穴来风,因荒淫颓唐而臭名昭著,正因为他雷厉风行,无所顾忌,连《后汉书》这样的正史,在最后也不得不这样说道:“灵帝负乘,委体宦孽。征亡备兆,小雅尽缺。麋鹿霜露,遂栖宫韂。”所以汉灵帝荒淫是有的,但不并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与女人误国有关。

羊车望幸:晋武帝为选择临幸嫔妃的专有工具

司马炎,晋朝开国皇帝。晋宣帝司马懿之孙、晋文帝司马昭嫡长子、晋元帝司马睿从父。他是历史上著名的好色之徒,后期生活腐朽、奢侈无度。曾经于公元273年禁止全国婚姻,以便挑选宫女。有一次选了3000人进宫,宫外都是父母的哭声。名门望族的女子为了逃避被选中,穿得破破烂烂,面试时有气无力,病恹恹的,个个装得像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苑琼丹演的石榴姐。有个姓胡的女子初试过关,嚎啕大哭,左右的人吓死了,赶紧捂住她的嘴说:不能哭,陛下会听到声音的。胡氏说:我死都不怕,还会怕什么陛下!

在属下还在忙着伐吴的时候,他亲自组织了一场选美。公卿以下的公务员全部得把女儿送来报名,进入决赛的都要成为他的小老婆。而且海选结束前,未婚的姑娘一律不许结婚,否则全家死罪。第二年又选下品文武官员和普通士族家里的处女5000人入宫。

咸宁五年,司马炎命杜预、王濬等人分兵伐吴,于次年灭吴,统一全国。也就是他生平干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了。他将至此连同魏元帝曹奂和吴末帝孙皓后宫的五千名宫女纳入后宫,于是司马炎的后宫便有万人规模。就算他一天见一个,也要花30年时间才能见完。灭吴时武帝45岁,他总共活了55岁。在他最后的10年里,是纵情声色、醉生梦死的10年,是全民嗨歌的10年。武帝不喜欢旅游,到泰山封禅,没兴趣;不喜欢运动,骑马狩猎,没精神。他基本上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女色。

太康年间,西晋出现一片繁荣景象,史称“太康之治”。基于这样的发达繁荣的经济基础,司马炎和他的一班功臣们开始尽情的享受生活了。这一万人得花多少银子!这个司马炎还是有点过人的天分,拆了东墙补西墙,这东吴也被拿下了,国家统一,天下太平,要国防有何用?直接解除了军队等,只留下少许的警察维持基本治安。

晋武帝司马炎开创“羊车望幸”法

后宫有了这么多的佳丽,晋武帝便把一门心思扑在女色上。这些美女无不玉骨冰肌,娇柔美艳,令人消魂,竟让晋武帝眼花缭乱,无从下手。于是,他灵机一动,为临幸的方便,发明了“羊车召幸法”,就是自己坐在羊拉的御车上,游历宫苑,不管走到了什么地方,只要羊车在那个嫔妃宫前停住,就临幸那个嫔妃。而嫔妃们为求皇帝临幸,便在住处前洒盐巴、插竹叶以引诱羊车前往。这就是著名的“羊车望幸”法。后宫中的胡贵妃是晋武帝最喜欢的妃子,因为胡贵妃不仅自身长得漂亮,性情柔和,最关键的还是她善于弓诱羊,所以晋武帝经常在她那里留宿。不久,宫里的美女都知道了这个办法,便纷纷仿效,以至于户户门前都插上了竹,地上都洒了盐,谁知道羊比人还聪明,也变得刁猾起来,随意地走随意地停,不再被这些竹盐所诱惑。美女们没有办法,只好听天由命了。但是,晋武帝依然坐在羊车上,游历宫苑,日日笙歌,夜夜消魂,直弄得筋疲骨软,身心衰颓。人人都用这招,羊都被咸死好几头了。

据《晋书·胡贵嫔传》记载,晋武帝司马炎后宫妃嫔、宫人近万人(也有称逾万人,也就是超过了一万人),“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他没有情有独钟的女子,想不好每天跟谁睡觉,只好坐在羊车上,任凭羊车拉着他在后宫游走,羊车停在哪里,他就在停留的宫嫔居所过夜。许多后宫女子为了让皇帝在自己的住处留宿,颇费苦心,投羊所好,“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晋武帝云雨巫山不计流年,但想想,即便他到少林寺练成铜头铁骨,或者变成钢铁侠,又怎么能受得了这样日益侵蚀呢?身体一天天垮下去,哪有精力再去操心烦人的朝政?

皇帝如何过性生活 招幸和行幸“撒盐引羊”

晋武帝如此享乐,臣下也跟着效法,加上曹魏以来就盛行一种道家主张的清谈风气整个帝国就这样在一片享乐中瘫软下去了,武帝并没有想过,他们这些统治者如此骄淫奢侈,就意味着下层百姓要更多的付出。而上层的贪欲没有止境,下层的产出却是有限的,发展到最后总有人民吃不上饭的那一天,当然也为天下大乱埋下了伏笔。

后来南朝宋文帝刘义隆自己没有什么创意,便学起司马炎的“羊车望幸”法选择临幸嫔妃。当时潘淑妃聪慧过人,很有心计,就在自己的寝宫门外插以青竹枝,地上洒以盐汁。羊很喜爱这两样东西,它远远地望见潘淑妃门前的青竹枝,嗅到盐味,便直奔而来,舐地衔枝,逗留不去。宋文帝慨叹道:羊都因为你而徘徊,何况人呢?于是,就常到潘淑妃房中过夜。潘淑妃自然是精心打扮,殷勤侍候,百般献媚,从此宠冠后宫。

任意车:隋炀帝开创SM先河

隋炀帝杨广发明的这种“任意车”并不同于晋武帝的羊车。“任意车”是炀帝专门用来临幸童女的小车。小车上暗藏机关,可以缚其手足,让童女无法动弹。由于所缚童女一点也不能动弹,因而行幸时既可以毫不费力,还可以增加乐趣。

明代编著的《隋炀帝艳史》第三十一回就有关于隋炀帝得到此车后感到妙不可言的描写:他就把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名叫月宾的女孩子哄上了车,谎称要陪她去各处游玩。月宾不知是计,方才上去早有许多金钩玉轴将她的手足紧紧拦住,炀帝看着大笑道:“有趣,有趣。今日不怕你走上天矣。”随将手来解她的衣服。月宾先犹不知,见炀帝来解衣,忙伸手去搪,却哪里动得一毫?这才心慌起来。炀帝见她这样更觉欢畅,哪里顾得她死活,便解了衣服恣意去寻花觅蕊,痛得月宾骄喘不递,浑身香汗沾沾……此刻她“含颦带笑,一段楚痛光景,就像梨花伤雨,软软温温,比昨夜更觉十分可人”。

更为残忍的是,这个女孩子被蹂躏一两个时辰后,“月宾抽出手来,便不管一二,竟连身子倒入炀帝怀里说道:‘万岁也太狠心,便不顾人死活。'”她在经历了如此的折磨以后居然还能调情与卖乖,这确实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文字!有了这点乖巧,炀帝才会抱住她笑道:“顾了你的死活,朕的死活却叫谁顾?”说完这些话,二人偎依了一会,方走下车儿,依旧同到绣闼中去玩耍。其实,这不过是隋炀帝蹂躏宫女一个普通的特写镜头。

发明家唐玄宗:“投钱赌寝”法、“蝶幸”法、“萤幸”法

“后宫佳丽三千”在唐朝三千不过是个虚数,唐朝的后宫多达数万名美女。

不过,唐朝后宫女性有明确的地位,依次是:皇后;四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以上为正一品);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嫒、充仪、充容、充媛(以上为正二品);二十七世妇:婕妤九人(为正三品)、美人九人(为正四品)、才人九人(为正五品);八十一御妻:宝林二十七人(为正六品)、御女二十七人(为正七品)、彩女二十七人(为正八品)。这些有地位的嫔妃,当然还有许多随侍的女官、宫女、杂役等,数目非常庞大。唐朝后宫陪侍御寝的顺序,是按照月圆月缺来制定的,与周代大同小异。

按说唐朝曾制定嫔妃陪侍御寝的顺序制度,按照月圆月缺来确定。每月的前十五日为渐满,后十五日为渐缺,所以从初一到十五就由地位低的轮到高的,十六到月底前则反由地位高的轮到地位低的,皇后及四夫人有优先权,九嫔以下则“九九而御”,即每九个人共同承恩一夜。详细一点说来,初一到初九是八十一御妻每九人共享一夜,十三是九嫔,十四是四夫人,十五就是皇后独享;同样,十六也是皇后独享,十七是四夫人。十八是九嫔,十九到二十一是二十七世妇,每九人共享一夜,二十二到三十则是八十一御妻每九人共享一夜。整体说来,皇后两夜,四夫人两夜,世妇六夜,御妻十八夜,对嫔妃而言是公平的分配,然而对于天子来说,不能自由选择,又要一次应付好几个,实在不是愉快的事。虽然后宫嫔妃陪侍御寝的规定明明白白,但因为嫔妃众多,不时有人身体不适或月事到来,所以每夜的当班人很繁杂费事,因此宫内多半设置“女史”专管妃嫔侍寝皇上的顺序。

但是,到了唐玄宗李隆基做皇帝时,这样制度却被他束之高阁,成为了过时的“黄历”。他认为按照制度定规让嫔妃侍寝了无乐趣,于是,他就想出用“骰子”来决定夜晚侍寝人选。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这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中的诗句。唐玄宗李隆基的后宫美女之多由此可见一斑。在杨玉环未入宫之前,唐玄宗还没有专宠哪一个妃子。但是,面对后宫4万嫔妃宫女,这位风流皇帝终日都要为为择妃侍寝而劳神费力。于是,他想出了一个既轻松又方便的办法—— “投钱赌寝”,用掷骰子来确定当晚待寝的嫔妃。就是命人专门特制了一个骰子,每天将一群妃嫔集中在一起,让她们掷金钱投骰子,投中者中最优胜者,当夜侍寝。以致于开元年间,宫人都将这种骰子称作“锉角媒人”。

相传,骰子的发明人是三国时代的文学大家曹植,最初用来做占卜的工具,后来竟演变成唐宫中皇帝选妃的淫乐装备。曹植发明骰子时,骰子上的点穴涂的是黑色,而到了唐玄宗时已经描成红色的了。唐朝诗人温庭筠的《新添声杨柳枝词》中就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除了掷骰子来确定当晚待寝的嫔妃,唐玄宗还发明“蝶幸”法——随蝶施爱。他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自捉来的蝴蝶放飞,这个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侍寝皇帝的待遇。每到春天,唐明皇整天在宫中举行宴会,让众多妃子插戴鲜花,他自己动手捉一只蝴蝶,然后把它放飞,看它落到哪位妃子的身上,当晚便由那位妃子侍寝。到了夏天,又使妃嫔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称之为“萤幸”法。向妃嫔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即为“香幸”法等等。后来,直到杨贵妃专宠,随蝶施爱这种选妃侍寝的游戏才停止不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这些选妃法都只不过是唐玄宗即兴玩的游戏而已。

“风流箭中”法

“风流箭中”法的发明者为唐敬宗李湛。别看这位小皇帝15岁即位,18岁就升天了,但得益于其先祖唐玄宗良好的风流基因的遗传,早早熟谙男女之事。敬宗他发明了一种风流箭,用竹皮做弓,纸做箭,纸中间密贮龙麝末香。后宫妃嫔们聚在一起,敬宗搭箭一射,中箭者浓香触体,了无痛楚,夜中侍寝。当时宫中有俗语:“风流箭中的――人人愿。”

“以词述怨”法

程一宁是元顺帝时的七贵妃之一,是“位在皇后之下”的宠妃。传说,她是以哀怨宫词得幸的。程一宁在得宠之前,怒愤颇多,时常在夜深人静之际,登楼倚栏,唱出词意哀怨的宫词,唱得音语咽塞,情极悲怆,闻者莫不涕泪横流。有一次,恰好被元顺帝听见,顺帝深受感动,对人说:“闻之使人不能不凄怆,深宫中有人愁恨如此,谁得而知,盖不遇者亦众也。”于是,就驾车去临幸程一宁去了。

绿头牌:清朝皇帝选择嫔妃同房的通用工具

清入关前,盛京皇宫居住处较少,只有中宫清宁宫及关雎、麟趾、衍庆、永福四配宫,大政殿与崇政殿这两大殿并无床榻,故太宗皇太极或居中宫,或只能到某妃居处暖阁中过夜,并没有单独寝处以召某妃陪侍。但清移都北京后,情况大有改观,紫禁城内各楼堂殿阁多达九千余间,除后妃居住的东、西十二宫外,皇上也有居处,如富丽堂皇的乾清宫或养心殿。清朝的皇帝在紫禁城里建立起了一个隶属内务府,负责管理太监和宫女的奖惩事务,即是敬事房,这个机构最高的负责人被称为敬事房太监,正是所谓的专司皇帝交媾之事者也。

皇上新婚之后,皇后随侍皇上居三个月,一直要度过新婚燕尔之期,然后才在东、西六宫中择一居处。除皇后外,皇上要召某妃嫔侍寝,便在晚饭后看牌子,翻到某位,则由太监禀知,是夜便到皇帝寝宫承欢。皇后或妃嫔每次侍寝,有太监详细记录年月日,以作受胎的证据。每天晚餐之后,服侍的御前太监便会将写有妃嫔名字的绿头签放在一个银盘中(据考证,这块牌子的名字叫做赍牌,因为常常在晚膳后呈上来),然后跪在地上高举银盘,听候皇上吩咐。如果皇上无意找妃嫔过夜,则只须简单地说一句“退下”;如果皇上看中哪位妃嫔,便会伸手将她的绿头签翻过来。御前太监退下后,把绿头签转交给当差听事的太监。他们的任务是先通知皇上选中的妃嫔,让她洗漱准备,然后用特制的羽衣将她赤裸的身子裹住,背到皇上的寝宫。皇上与妃嫔就寝后,太监要守候在寝宫的外面。若超过了既定的时间,太监就会在外面高呼“时间到了”!如果得不到皇上的回声,太监会再次高声呼叫。如此反复三遍,皇上必须回答,而且侍寝的妃嫔一定得送回。

除了为皇帝服务以外,敬事房很显然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职能——为皇帝保证龙脉的合法。这里笔者说的所谓的合法,是指敬事房能够避免皇帝这样淫乱的生活,会产生意料之外的龙子。所以,每当皇帝结束后,总管随后进入房内,询问皇帝是否要留下龙种,如果皇帝说留下,总管就会完整地记录下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宠幸某妃;如果皇帝说不留,总管就会找准妃子的一处穴位,微微揉之,“则龙精尽流出”,实现人工避孕的目的,倘若避孕不成功,就得补做人流手术,这本记录皇帝房事的小本子,简直就是一本决定生死的天书。

清朝时期,绿头牌在皇宫内一般有两种作用:一是选秀女,二是选嫔妃。清宫在挑选秀女时,这种绿头牌子上一般要写明这名女子的旗籍、父名、本人年龄等内容。如果这名女子通过了初选,就称之为“留牌子”。如果落选了,便称之为“撂牌子”。而在平时,皇帝每晚召幸嫔妃时,同样要用绿头牌来决定。就是在皇帝晚膳时,总管太监要递上摆满写着嫔妃名号的绿头牌的盘子。皇帝要将一个绿头牌子翻过来,翻到哪位嫔妃的绿头牌子,就决定当晚召幸这位嫔妃。这就是许多清宫电视剧中所说的“翻牌子”。

据有关史料记载,每天皇帝晚膳时,凡是可以备幸的嫔妃,敬事房的总管太监都为她们的绿头牌,放在一只大银盘中,准备晚膳时呈进,所以也叫做膳牌。等到皇帝吃完晚饭以后,值班太监就举着盘子跪呈在皇帝面前。皇帝若无所幸,则说:去。若皇帝有所属意,即取牌翻过来。总管太监退下后,便把这个牌字交给负责此事的值班太监,这就是专门负责驮着妃子进御的太监。届时皇帝先已躺在御榻上,被子下端散开。驮着妃子的值班太监,待这名妃子把上下衣全部脱光,用大氅裹好她的胴体,背到御榻前,去掉大氅,妃子赤身裸体由被子下端逆爬而上,与皇帝交合。

在此期间,敬事房总管与值班太监都在窗外立候。如时间过长,总管太监则高唱:是时候了。皇帝如不应则再唱。如此三次,皇帝命值班太监进入寝处。值班太监则从皇帝脚下把妃子后拖而出,仍用大氅裹好,驮之而去。然后,总管太监跪而请命道:留不留?皇帝如说:不留。总管太监就到刚才被临幸的妃子住处,轻按其后股穴道,精液随之尽皆流出。皇帝如说:留。总管太监则执笔记之于册: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就此作为受孕之证明,以备日后查考。

如此这般一系列的过程,是清朝紫禁城宫禁中祖宗的定制。如果皇帝住在圆明园,那么此类仪注就都临时取消了,皇帝可以随时临幸皇帝心仪的嫔妃,如同一般人家。可是绿头牌呈御制度仍然照旧执行。由此可见,绿头牌在后宫的招幸制度不可或缺,而翻牌子其实是皇帝为晚上临幸嫔妃热身的一种娱乐前戏。

男女不能做爱 一搞就会乱

话说大清末年,太监总校李莲英教授给太监们做报告,标题是《男女不能做爱 一搞就会乱》。李教授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谆谆告诫说男人绝对不能跟女人做爱,做爱是世界上最无聊最痛苦的事云云,历史上很多皇帝因为临幸太多导致短命,如果怀孕了要堕胎那是对女人最大的伤害,爱她就不要跟她做爱。最后自由提问时间,一个小太监小心翼翼提问:“请问李教授,那您有没有试过和女人做爱呢?” 李教授说:我没下面,所以一般只吻腚,一次吻乳头还把人家咬掉了。” 来自 @艾达出生在美国 

洪秀全有多懂享受?府中暗藏2300名女性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南方兴起并波及全国的民间起义活动,太平天国从兴起到衰亡,其间可以说是风起云涌,虽说他们一度占领了华夏大地的半壁江山,但在也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失败了。关于失败的原因,后世学者争议颇多,但最集中的原因还是在以洪秀全为首的头头们身上。尤其是洪秀全,此人私心过重。洪秀全信奉拜上帝教,在起义之初口口声声说主张男女平等,但事实上却是一个彻底的男权主义者。他不仅给妇女规定了一系列尊崇男性的礼法,还将2300名女性藏于自己的府中。从洪秀全自身的骄奢淫逸中,我们很容易可以得出一个答案,太平天国的覆灭也许真的不是偶然。

所谓太平天国,即晚清时期的一个由农民创建的农民政权。在19世纪末期,洪秀全与其他一众太平天国创立人于广西金田村发动了反抗满请朝廷的起义活动,并于1853年攻下江宁(即今南京),以此设为国都,改名为天京。在洪秀全等人攻克南京前十七天,他便在芜湖江面的“龙舟”上颁发了一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其中提到要“女理内事,外事非宜所闻”。甚至还用到四个“斩不赦”来严禁身边的女性与外界联系。在攻克了南京以后,所以跟随天王的女性都要用以纱巾蒙面,到了天王府之后,她们就被禁锢起来,与外界完全隔绝。

洪秀全入主南京城时是四十一岁,后来自尽是五十二岁,其中过了十一年的快活日子。而身处壮年的洪秀全,为何在踏入天京城之后既不指挥杀敌也不过问朝政呢?

在太平天国失败了之后,民间出现了一本名为《江南春梦笔记》的书,其中记录了洪秀全府中女眷的分工情况。其中王后、嬉娘、爱娘、妙女以及姣女等十六个名位上共计二百零八人。紧接着二十四个王妃名下辖姹女、元女等七个名位共九百六十人,两者共计一千一百六十九人。当然,以上还只是嫔妃。据说天王府中不设太监,所有事务都由“女官”担任。以二品掌率六十人各辖女司二十人计算,合计为一千二百人。各项人数加起来,总计有两千三百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洪秀全一个人。

相信大家心中也有了为何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会草草收场了吧。洪秀全享受了十一年,最终还是躲不了为自己埋单的结局。

宫女们上升通道——求一临幸

不同的朝代宫女的数量是不同的。被选中的宫女一部分被分配到皇帝、皇后、嫔妃、公主、阿哥等各宫中随侍。不同等级的人配给宫女的数量也不同,在清朝的典制书里,康熙朝规定:皇太后十二名宫女、皇后十名、皇贵妃八名、贵妃八名、嫔妃六名、贵人四名、常在三名、答应两名。这些分配到后妃身边的宫女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侍候后妃们的穿衣吃饭、生活起居,有时嫔妃宫中侍寝皇帝的临幸时,这些宫女也要在一旁伺候。

所谓宫中侍寝,就是侍候皇帝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皇帝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众所周知,骰子是一种赌具,但是在唐开元年间,竟被宫中称作“媒人”,这有些令人不可思议。原来,皇帝不耐烦为择妃侍寝而费神,就让嫔妃们掷骰子来定待寝者。风流天子李隆基的“蝶幸”法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唐玄宗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自捉来的蝴蝶放飞,这个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唐玄宗的一夜之幸,另外,历朝历代还有令嫔妃掷金钱以赌嫔妃的“投钱赌寝”法,使嫔妃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的“萤幸”法,向嫔妃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侍寝大法,无不让人瞠目结舌。

在这些嫔妃们争宠夺爱的同时,在一旁伺候他们的宫女们因为已经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是春心荡漾,便争先恐后地加入这龙床争宠的女人的队伍之中。皇宫中的无数宫女却只能围着皇帝一人转,所以,有不少皇宫中的女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处境,便采取积极主动的办法希望讨得皇帝的一夜宠幸。

汉景帝时有一个有关宫女主动献身的小故事,据说,有一天,汉景帝在夜里召幸程姬,可偏巧程姬来了月事不能侍寝,但皇帝已经来了兴致,为了让皇帝高兴,小宫女唐儿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侍候皇帝。程姬觉得可行,就把唐儿打扮一番,安排到自己的床上。景帝当晚酒醉,看到床上的美女,便与其同床了,一夜缠绵之后,第二天景帝才发觉不是程姬。可唐儿因为这一次宠幸竟然怀孕,后来生下儿子刘发,唐儿由此成为皇宫妃子之一。

“托梦自荐”法:宋代真宗的李宸妃原是侍候章献太后的小宫女。有一次,宋真宗偶尔经过时想要洗手,李姓小宫女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巴结地端起盥洗器具前去服待。皇上见她肤白色美,就与她聊了起来。她趁机对宋真宗说,自己昨晚忽然梦见了一个羽衣之士,光着脚从天而降,对我说,你马上就可以生个儿子了!真宗正没有儿子犯愁,听了小宫女的话之后,不禁喜出望外,当即就把小宫女抱上了龙床,没想到事过不久,小宫女真的怀孕了。隔年生了皇子之后,小宫女摇身一变成为了李宸妃。

宋徽宗时代的乔贵妃和韦妃起初入宫后是共同待候郑皇后的两名宫女。在共同的工作岗位上两人情同手足,于是便结为姐妹。她们约定“先贵无相忘”。也就是说,谁先得帝王的宠幸,可别忘了提携姐妹一把。后来乔氏先得幸于微宗,便在一夜春风的御枕边推荐了韦氏。韦氏由此而得到徽宗的一夕宠幸,并生下了康王赵构即后来的宋高宗,也算传承了大宋江山。于是,姐妹二人双双封妃。有时,帝王的糊涂加上宠妃的任性,会闹出所谓误幸之事。有的聪明的宫女便会抓住机会,李代桃僵,从而成为了龙床上宠幸的嫔妃。汉景帝时一天夜里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能侍寝,宫女唐儿就自告奋勇地挺身而出。当她精心打扮一番前来见到景帝之时,景帝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辩,以为唐儿就是程姬,一夜风流缠倦之后,便使唐儿怀孕了。于是,唐儿从一个宫女脱颖而出,加入了宠妃的行列。

刘秀和赵构的出生都是酒后意外 却由他们延续国祚

由以上几个例子不难看出,这些宫女为了抢占后宫的一席之地,要饱尝多少辛酸的泪水。她们原是侍候别人的宫女,为了摆脱这种任人宰割的身份,便让自己甘愿变为皇帝泄欲的玩偶或传种的工具。但是,就连这种被玩弄,也要千方百计地等待时机,想方设法地讨好皇帝。古代的皇帝后宫对宫女来说简直就是一座坟墓,无数女孩儿在这里荒废年华,饱受折磨,虽有少数宫女因为偶得皇帝宠幸,而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但皇帝只有一个,宠了东必然荒了西,不管怎样都无法真正带给那些女孩儿幸福,实在是可怜的很,也充分暴露了封建制度的残忍和宫嫔制度的非人道性和残酷性。那么当寂寞宫女遭遇性饥渴 他们是如何解决性需求的呢?

因为临幸宫女还差点引发一场国本之争

一天,万历帝去母亲慈圣皇后所居的慈宁宫请安,碰到了一个宫女王氏,这个宫女长得很普通。美女充下陈的后宫,只有一个成年男性万岁爷,这样的宫女要得到雨露沾润何等困难。可万历帝那天不知道怎么对这个普通的宫女突然有了性趣,匆匆临幸一把。所有的宫女都是属于皇帝的性资源,就如猴王霸占猴山所有的母猴一样,皇帝这样做很正常。而世上中大奖的总是那些偶然花小钱买一张彩票的人,那些想通过彩票发大财的人却往往血本无归。好些嫔妃长门望断,用各种方式取悦皇帝,向送子观音祈福,都没有作用。

宫女王氏,想不到被皇帝临幸一次,竟然怀孕了。这种皇宫内的"小人物中大奖"的传奇,不止发生一次。当年宪宗被年长自己十五岁的万贵妃控制,和其他妃子怀上孩子后都被万贵妃想办法打掉。一次他偶然去宫内某个仓库,碰到一个来自广西的瑶族宫女纪氏在看守仓库,他兴致来了,临幸一把,意外地怀孕,上上下下的太监宫女瞒着飞扬跋扈的万娘娘,生下了一个皇子,便是后来的明孝宗。

万历帝知道宫女怀孕后,觉得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因为母亲对他要求十分严格,而自己却偷偷地把母亲身边的服务员肚皮搞大了。于是他叮嘱左右不要说出去,可太后李氏是何等厉害的角色?自己的身边发生这么大的事她能不知道?有一天,万历帝陪太后吃饭,太后问起此事,万历帝矢口否认,太后于是拿出皇帝的起居注。--上面详细地注有何年何月皇帝临幸某人,这当然不是宫内有无聊的八卦记者,如此做是对帝系血统纯正负责,否则的话有可能让龙子凤孙湮没于众人中间。如此看来,皇帝这个世上最大的公众人物,丝毫不可能有什么个人隐私。白纸黑字,无可抵赖。万历帝见此很是害怕,以为老妈要责怪自己。可天下的老妈一个样,不希望儿子胡闹,但如果儿子胡闹出孙子来,自家添丁,却又很高兴。太后说:我已经老了,还没有能抱孙子。如果怀上的是男孩,那就是祖宗社稷的福分。然后又说了句:母以子贵,哪用得着分什么差别等级?--太后对怀上朱家血脉的宫女有着感同身受的理解,因为她也是宫女出身。以后,她一直充当着王氏和皇长子的保护神。

于是,十年四月,王氏被晋封为恭妃,四个月后,皇长子出生。

王氏尽管意外生子,但万历帝并不喜欢她,万历帝宠爱的是郑妃。郑妃小万历四岁,长相漂亮自不用说,但这不是她受宠最主要的原因。皇帝富有四海,光靠美色是拴不住皇帝的心,何况再美丽的容貌也有年长色衰的一年。皇帝是天子,在宫内有绝对的主宰权,大多数嫔妃对他战战兢兢,生怕龙颜大怒。站在巅峰上的皇帝每天面对这样的嫔妃、宫女和太监,难免寂寞孤独。而郑妃不一样,她活泼而善解人意,而且能陪着皇帝一起读书,敢和皇帝开玩笑。孤独的皇帝需要精神上的慰籍,宫内的女人除了郑妃,别人不能提供这些。其他女性只是仰望皇帝的性工具,而郑妃有点皇帝红颜知己的意思。因此万历帝终其一生,都宠爱郑妃。

万历十四年二月,郑妃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明朝皇帝列表),其得君专宠的地位自然更巩固了。但满朝文臣,特别是申时行、王锡爵登大学士,看到的不止是这些,他们洞察了皇帝的内心,看到了皇位继承的变数。--这当然是帝制时代最大的政治问题。

前文说道,皇长子朱常洛是万历帝和宫女"一夜情"意外所生,他并不很喜欢。对这点,老辣的首辅申时行洞若观火,就在皇帝所宠爱的郑贵妃怀上孩子还没分娩时,害怕夜长梦多的申时行上疏皇上,请册立东宫。如果此时册立东宫,只能是皇长子。

万历帝心中另有算盘,说皇长子还太小,此事不用着急。当时皇长子已经五岁,万历帝大概忘记了,自己也是在五岁时,被父亲隆庆帝册立为东宫的。所谓年幼只是托辞,压根儿他就不喜欢这位大儿子。

十四年(1586)二月,皇帝宠爱的郑妃刚生下皇三子常洵,就立马被册封为皇贵妃。这太不寻常了,因为皇贵妃地位在后宫仅次于皇后,而王氏生育了皇长子已经五年了,还是恭妃,地位在皇贵妃之下,按理说为皇帝生育长子的功劳最大。皇帝如此行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显失公平。

由母亲的待遇,大臣们就自然联想到他们的儿子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大家为皇长子担忧。今天看来皇帝让谁当皇帝是家事,但在当时是最大的国事,因为绕过长子把皇位传给其他的儿子,那是对祖宗成法最大的破坏,以捍卫礼制为己任的文臣们当然不能坐视。他们要防患于未然,给皇帝一点压力,使皇帝不能大胆妄为。

户部给事中姜应麟(字泰符,浙江慈溪人)上疏指出皇帝偏心。他说:"礼贵别嫌,事当慎始。贵妃所生皇帝的第三子却列在后宫第二位,恭妃诞育元嗣,反而让她位居贵妃之下。如此以伦理论之则不顺,用人心来度之则不安,流传到天下万世则名不正。请收回成命,先封恭妃,然后再封郑妃。这样做既不违反礼法也不伤害感情。"而且进一步发挥道:"陛下如果真的想定名分,避嫌疑,分主次,莫若听从阁臣的请求,册立长子为东宫储君,以定天下的根本,那么臣民得到了慰籍,宗社之福也就长久了。"显然,姜应麟的奏疏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真的为恭妃抱不平,而是直指皇位继承这第一大事。

这些话句句戳痛了万历帝的心窝,申时行册立长子为东宫的建议虽然令他不愉快,但人家好歹是内阁首辅,不便发作,现在一个小小的七品言官也来指责自己。于是勃然大怒,把奏疏扔到地上,召见大太监,用手拍着桌子大叫:"册立贵妃,并不是为册立东宫做准备,科道官为什么要诋毁朕?!"吓得太监捣蒜似地请皇帝息怒,皇帝过后一想,人家说的有道理,不能太把这个硬骨头谏官怎样,只好降旨为自己辩解:"贵妃事奉朕恭敬勤劳,故特别加封。立皇储自有长幼。姜应麟疑君卖直,可降到边远地区担任杂职。"

疑君卖直、讪君沽名是皇帝指责科道官最常用的词。到了明朝中期后,敢直白地骂皇帝,确实很容易成为海瑞那样的英雄人物。

于是,姜应麟被贬到大同府广昌县做典史。知县是正七品,往下是正八品的县丞,再往下是正九品的主簿。典史在主簿之下,不入流。

但贬官吓不住文臣们,大明朝多的是不怕贬官甚至廷杖、杀头的一根筋官员,吏部员外郎沈璟、刑部主事孙如法继续上疏说这事儿,被惩罚。北、南两京数十人为两人求情,皇帝都不理睬,此后上书争论这事的蜂拥而至,直接导致了万历荒废国事,明朝衰败。

拒绝皇上召幸的皇后

几千年来,皇上的后宫妃嫔众多,妃子们为得到皇上的临幸,都是不择手段恶斗争宠,都以能获皇上的召幸为最大的奢望。道理很简单,只要得到皇上的宠幸,就能成为后宫主人,就可取得荣华富贵,就可拥有一切。不过居然有人拒绝皇上临幸,听来不可思议。这拒绝临幸的就是元武帝的皇后宏吉剌。

宏吉刺皇后生性节俭勤奋,豁达开朗,不会妒忌,对自己要求严格。居住在兴圣西宫的第三皇后奇氏,受到皇帝的宠爱,经常留宿皇上。左右的大臣近侍把这些告诉了宏吉剌皇后,她并没有表现出忌妒和埋怨。一次,宏吉刺随元武帝出京巡视,途中,元武帝派内官传旨,想接见刺后,刺后以夜太深加以推辞。内官回报元武帝,元武帝再命内官说清是侍寝皇上,反复几次,剌后始终也没有答应。

历史上拒绝召幸的不仅有宏吉剌皇后,隋炀帝时期的宫女罗罗,也多次拒幸。一次,隋炀帝喝醉酒后,巡幸诸宫,偶然碰上宫女罗罗,隋炀帝一见天仙般的罗罗当即喜上眉梢,尤为喜爱,即刻召幸。罗罗深知个中奥妙,害怕萧妃,因萧妃不久前还使韩俊娥蒸发人间,不见踪影,明眼人都知道韩俊娥上了西天,因此任凭炀帝亲近,罗罗以有“月事”为由推脱不能侍寝皇上。

几千年来,中国历代君主就都实行一夫多妻制,后宫中的妃嫔们,少说几百,多则上万,是一支庞大的“粉黛”队伍,确切的数字恐怕谁也说不清。不管她们是能得到皇上的宠幸或是拒绝临幸,绝大多数都是帝王的奴隶和仆役,自觉不自觉地充当政治斗争的工具,充当帝王享乐的玩物和传宗接代的产婆。因此,后宫中帝后和妃嫔们生活的基调是悲苦和辛酸的,她们的一生,恨多于爱,苦多于甜。哀多于乐,哭多于笑。

古代宫女来月经时怎么拒绝皇帝的临幸?

有野史说,在汉唐两个朝代,皇帝要求后宫里的女人统一穿“开裆裤”,虽然没有相关资料可以佐证这一说法,但却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历代帝王对自己后宫女人(简称宫女)的绝对占有:只要他愿意,上至后妃女官,下至杂役宫娥,随时随地都可以临幸,而不必有所顾及。正因为如此,问题就出现了,如果某宫女来了月经怎么办?难道随意让皇帝“闯红灯”?

当然不会,女子在月经期间可以拒绝皇帝的临幸,只是不能明着拒绝,否则将会触犯龙颜,招来杀身之祸。唐代著名诗人王建写过一首《宫词》诗:“御池水色春来好,处处分流白玉渠。密奏君王知入月,唤人相伴洗裙裾。”其中的“入月”就是指宫女来月经,她们通过“密奏”的方式委婉告知皇帝:我来好事了,您另找他人解决吧。

古代宫女“密奏入月”的办法很多,但归根究底,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做记号。

汉朝宫女做记号的情形,《史记》有明确记载:“天子诸侯群妾,以次进御,有月事止不御,更不口说,以丹注面目为识,令女史见之。”用白话说就是,无论天子还是诸侯的大小嫔妃,都必须按顺序“排班儿”伺候大家共有的丈夫,哪个女子来了月经就不参加轮值了,不能直接说,而是用红颜色在脸上做标记,让主管的“女史见之”。这里没说皇帝直接看到哪个女子脸上有红色标记就取消临幸计划,而是由主管人员“密奏”。

在月经期间除了“以丹注面目”,还有戴戒指的做法,也是一种记号。《三余赘笔》记载,汉代的后妃宫女们在月经来潮或者怀有身孕的时候,往往会在手上戴一枚金戒指,提醒帝王在此期间不可同房。所以,金戒指也被称为“经戒之”,表明月经期间戒除性行为,是一种警示标志。如今的结婚戒指是否也有这样的功能,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关于是戴金戒指还是戴银戒指,是戴左手还是右手,还有一种说法,是说汉代的后宫女性每当来月经或者妊娠时就在左手戴一枚银戒指,如果被皇帝临幸了,则会赐给金指环,戴在右手,并由女史记下与皇帝同房的时日,以备日后确定怀孕时进行核对。如果这种说法有依据的话,那么,皇帝本人应该是清楚这些记号的。

比较确切的史料,比如《唐书》记载说:后宫佳丽在“进御君王”之前要结过女史的登记和安排,女史向每位宫女发放两种小环,一种是金的,一种是银的。如果哪位宫女有了身孕或者正处于月经期,不能行房,不必明说,只要把金指环套在左手上就可以了,作为“禁戒”的信号,女史见到就不安排她侍寝了。平常,宫女们则把银环戴在右手。

到了五代时候,由于各地小朝廷林立,家家都有自己的规矩,宫女来月经所做标记亦五花八门,有的是在手臂上系根红绳,有的则在腰间系根红绸带,有身份地位的宫女则在居室门外挂上不同颜色的灯笼,凡此等等,意在提示皇帝注意别闯红灯。

宋代及明清两朝,宫女来月经好像不再需要做记号了,而是直接告知主管女官记录在案即可,金戒指已经蜕化为纯粹的妆饰。这种变化跟后宫管理制度的日趋完善和皇权受到一定制约有直接关系。比如唐代至玄宗以后,后宫几乎没有立过皇后,正宫一直虚位,内廷自然乱成一锅粥。而宋代,皇后开始有了国母的尊称,地位逐渐有所提升,撇开孝道不说,身为婆婆的皇太后,有的时候也得维护皇后管理后宫的权威。在明代,皇帝受到的制约则更多,这里就不再啰嗦了。

人们习惯上称“后宫佳丽三千人”,实际上,在唐朝三千不过是个虚数,唐朝的后宫多达数万名美女。由于美女众多,后宫侍寝的分配自然成了难题。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