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历任美国总统提名的大法官

news.xixik.com   2020-2-6 19:37:11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美国大法官提名被参议院通过、正式上任的数量。第1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和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分别提名了8位大法官。此外,乔治·华盛顿还提名了第1任、第2任和第3任首席大法官,而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名了第12任首席大法官哈兰·斯通。

美国最高法院是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中最高一级法院,美国“三权分立”中的一支,可以释宪并推翻总统行政令或法案。美国最高法院于1790年成立,最初由1名首席法官和5名法官组成。1807年增加到7人,1834年增加到9人,1864年增加到10人。1869年国会法令规定最高法院由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法官组成,迄今固定为9员。这9位法官的任命是由总统征得参议院同意后作出的,如无失职将终身任职。最高法院作出的判决为最终判决。最高法院还拥有国家宪法解释权,可以宣布国会或各州通过的法律无效。最高法院的裁决不需一致同意,只需6名最高法院法官参加表决并以简单多数即可通过。

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 of the United States)是美国最高司法官员,领导最高法院的事务。它的全称是“美国首席大法官”。

首席大法官在各种案件讨论或投票会议中任主席、首先发言并对整个讨论产生重要影响。

首席大法官在总统被弹劾时主持参议院。按近现代传统,首席大法官还主持美国总统的宣誓仪式。

最高法院的其它八位大法官的正式头衔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首席大法官和八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都是由美国总统提名,经美国参议院多数表决同意后提名。

依据美国宪法第二条规定,总统提名最高法院法官,经参议院之咨议及同意任命之,只要获得简单多数即可通过。大法官一经任命,除非去世、辞职、自愿退休或遭到众议院弹劾及参议院定罪,才会被撤销职务,因此为“终身职”。

首席大法官永远是最资深的大法官,不考虑入行时间、入职时间和年龄。

最高法院大法官则是依据任命的时间次序论资排辈。假如同一天有两位大法官同时受到任命,则以年长者较为资深。

根据传统,大法官们讨论案件时,由最资浅者开始发表意见。一般资历越浅,座位离门越近。

目前,最资深的大法官为克拉伦斯·托马斯,资历最浅的是布雷特·卡瓦诺。

根据2010年的数据,首席大法官年薪223,500美元,而大法官则为213,900美元。

最高法院大法官为何如此重要?

美国最高法大法官每人一票,对最高法案件进行裁定。

200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的选票非常接近,双方从而在佛罗里达州一些被淘汰的选票上争执不下(佛州有25张选举人票,谁拿下就决定谁当选总统)。

先是双方对簿佛州最高法院,当佛州最高法院做出有利于戈尔的判决后,小布什不服并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先是把案子发回佛州最高法院进行重审,在佛州最高法院的判决再次支持戈尔后介入,最后以五比四的微弱多数,推翻了佛州最高法院的判决,从而使得小布什登上了总统的位置。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2020年美国大选将以最高法院的裁决结束。无法赢得大选的民粹分子特朗普表示,他认为2020年的选举将以诉诸美国最高法院结束,最高法院的九名法官必须全部到位,因为他们可能会决定2020年总统选举的获胜者。最高法院于2021年2月22日已经驳回了一系列的针对最近一次总统大选所遗留下来的、针对多个州的投票程序和选举结果的法律诉讼挑战。这些诉讼均涉及在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举行的2020年总统选举。然后直到2021年3月8日,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前总统特朗普(特朗普)针对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最后一个法律诉讼。该诉讼挑战了威斯康星州的选举结果,特朗普彻底梦碎。

美国最高法院理论上应为独立机构,不受联邦政府影响,但近年来美国民共、共和两党执政期间都倾向于提名认同自身政治理念的人进入最高法院,以便在诸如移民政策、医保法案等问题上,做出有利于自身的裁决。  

大法官薪酬永不裁减(首席大法官年薪223,500美元,而其他大法官则为213,900美元)。

在如今左右分歧巨大的美国,保守派大法官掌握绝对控制权不仅意味着今后与堕胎、平权、LGBT等问题有关案件的裁决将更走向保守化。

上图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现任9位大法官。

倒霉鬼和幸运儿

从1789年到2020年9月27日为止:

总共有过17位首席大法官,从未有一人被弹劾过,

有一位比较倒霉,他叫约翰·拉特利奇(John Rutledge,1739年9月17日-1800年7月23日)。1795年6月28日,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辞职。华盛顿总统提名拉特利奇接替杰伊担任首席大法官。由于参议院正处于休会期,要到当年12月才开会,于是拉特利奇的休会提名立即生效。然而1795年12月15日,参议院复会后以14票对10票否决了他的提名。据说此变故导致拉特利奇精神崩溃,一度自杀。拉特里奇于1795年12月28日辞职,1800年去世,享年60岁。

总共有过102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只有一人曾被众议院弹劾。

1804年,众议院以“在几次审判中表现出强烈的党派倾向和政治动机”为由弹劾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蔡斯(SamuelChase,1741年4月17日- 1811年6月19日,《独立宣言》签署者之一,1796年由华盛顿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是参议院在1805年宣判其无罪,因此他得以任职到1811年去世。

在历史上还有一个孤例,1969年最高法院大法官亚伯拉罕·亚伯 ·福塔斯(Abraham Abe Fortas,1910年6月19日-1982年4月5日)被曝出受雇一名因证券欺诈而受到调查的华尔街人士,为其家族基金担任顾问。在面临众议院弹劾的压力下,福塔斯辞去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职位。

历史上17位首席大法官:

全部是白人男性;

3位是在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期间被提名的;

两位是担任过最高法院大法院、辞职后又被提名为首席大法官的,包括那位倒霉的约翰·拉特利奇;

威廉·霍华德·塔夫特(William Howard Taft ,1857年9月15日-1930年3月8日,第27任美国总统),是唯一一位既都当过总统又当过首席大法官的,他于1909年到1913年间任总统,1921年被提名为首席大法官;

9位首席大法官在任上去世;

历史上102位最高法院大法官:

96人是白人男性,只有4人是女性,其中3位白人,1位拉丁裔;另外2名黑人男性;

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Marshall,1908年7月2日-1993年1月24日)1967年被约翰逊总统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成为第一位黑人大法官。1991年他因病辞职后,老布什提名另一位黑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1948年6月23日-)接替,目前在任。

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1930年3月26日-)1981年被罗纳德·里根提名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2005年宣布退休,主要原因是要照顾罹患阿兹海默症多年的丈夫。

去世的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Bader Ginsburg,1933年3月15日-2020年9月18日)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1993年由克林顿提名。

索尼娅·玛丽亚·索托马约尔(SoniaMaria Sotomayor,1954年6月25日-),2009年由奥巴马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历史上首位、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拉丁裔的大法官(早前的本杰明·内森·卡多佐,按照现在美国的分法属于葡萄牙裔犹太人,不是拉丁裔)。

总共有11次大法官的提名被参议院否决掉,最近的一次是1987年里根总统提名罗伯特·赫伦·伯克(RobertHeron Bork)被参议院以58对42票否决。

包含首席大法官在内,总共出过8位犹太大法官,金斯伯格就是一名犹太人,现任大法官里还有两位。

所有大法官中,没有出过同性恋,尽管有过对数位大法官性取向的猜疑,比如上面提到的葡萄牙裔犹太人本杰明·内森·卡多佐,卡多佐终身未婚。

共和党的耍赖

除了关键时刻定总统外,最高法院经常会有判决开历史先河或者决定国家和社会未来几十年的走向。

大法官在职时间普遍能长达二十年甚至更久,而总统最多就能连任两届、总计8年时间。2000年那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再次出现,所以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对于大法官人选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当初大法官安东宁·格雷戈里·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1936年3月11日-2016年2月13日)在任上去世后,奥巴马提名了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Garland )。

但是共和党坚持大选年应当由新总统来提名,共和党所控制的参议院也一直拒绝对奥巴马的提名举行听证会,于是一直僵持到国会换届、该提名自动失效。随后新当选的总统特朗普在2017年1月31日提名尼尔·戈萨奇接替,4月10日尼尔·戈萨奇通过参议院投票后宣誓就职。前后一共422天时间,创下美国历史上大法官缺位时间最长纪录。

2020年这次对于艾米·康尼·巴雷大法官的提名,民主党一直要求等到总统大选之后再进行,也是其来有自,只是无奈于参议院仍然掌握在共和党手中。

截止2021年8月,美国目前的9位最高法院大法官(6名男性,3名女性):

大法官中文译名 英文名 派别 提名人 上任时间
索尼娅·索托马约尔  Sonia Sotomayor  极左,自由派 奥巴马 2009年5月26日
埃琳娜·卡根 Elena Kagan 左,自由派 奥巴马 2010年10月
斯蒂芬·布雷耶 Stephen Breyer 左,自由派 克林顿 1994年
布雷特·卡瓦诺 Brett Kavanaugh 极右,保守派 特朗普 2018年10月8日
约翰 · 罗伯茨 John Roberts 中间,偏保守派 小布什 2005年
塞缪尔·阿利托 Samuel Alito 右,保守派 小布什 2006年1月31日
尼尔·戈萨奇 Neil Gorsuch 右,保守派 特朗普 2017年4月10日
克拉伦斯·托马斯 Clarence Thomas 极右,保守派 老布什 1991年
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 极右,保守派 特朗普 2020年10月26日
         
         

截止2021年,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6人为共和党总统提名,3人为民主党总统提名。

此前民粹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提名了尼尔·戈萨奇、2018年提名了布雷特·卡瓦诺。2020年提名了巴雷特,由于共和党控制着参议院,三次提名都获通过。

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变为6:3,这或将使得最高法院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判决都将偏于保守。

历任美国总统提名的大法官

艾森豪威尔

1,厄尔 瓦伦,1953年被提名为首席大法官,上任之后立即“叛党”,领导瓦伦法庭进行司法激进主义革命。

2,约翰 马歇尔 哈兰,1954年被提名,比较坚定的保守派。

3,威廉 布伦南,1956年被提名,上任之后立即“叛党”。艾森豪威尔曾说提名瓦伦是他最后悔的错误。但是很遗憾他说错了,因为他后来又提名了更激进的布伦南。

4,查尔斯 惠特克,1958年被提名,中间派

5,波特 斯图尔特,1958年被提名,中间派。

总结,左中右比例2:2:1,成功率20%。

尼克松

1,瓦伦 博格,首席大法官,比较坚定的保守派

2,哈瑞 布莱克蒙,博格的挚友,因而被提名。但是上任之后立即左转,导致与博格关系破裂

3,刘易斯 鲍威尔,中右,但是多次在大案要案加入自由派一边

4,威廉 伦奎斯特,坚定的保守派

总结,1:1:2,成功率50%

福特

1,史蒂文斯,上任后立即左转,成为多年来最高法院最左的大法官

总结:1:0:0,成功率0

里根

1,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中右,但是多次在大案要案加入自由派一边。1981年9月25日,桑德拉·戴·奥康纳宣誓就任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首位女性法官。曾经被《福布斯》选为当今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女人;1992年,她的关键一票帮助维护了最高法院在1973年肯定了堕胎的合法性;2000年美国的总统大选,也是她的一票,驳回了戈尔要求在佛罗里达州进行重新计票的请求,最终让布什入住了白宫。2005年7月1日,在最高法院担任大法官24年后,75岁的(Sandra Day O'Connor)出人意料地宣布退休。这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1年来首次出现空缺,也让布什总统任职以来首次有机会任命最高司法机构的法官。

2,安东宁 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原旨主义伟大旗手,坚定的保守派,二战以来第三保守的大法官

3,安东尼 肯尼迪,中右,但是多次在大案要案加入自由派一边,最著名的swing justice。2018年7月31日退休。

1936年7月23日,加州萨克拉门托,肯尼迪大法官出生于一个爱尔兰天主教家庭,父亲是加州有名的律师。1958年,肯尼迪大法官在斯坦福大学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1961年,在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学士学位。然后到旧金山开始执业。1965-1988,肯尼迪大法官在太平洋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

在罗纳德·里根任加州州长期间,肯尼迪与里根开始出现交集,他为里根的加州税收政策出谋划策。1975年,由里根推荐,福特总统提名肯尼迪为第九巡回法院的法官。1987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鲍威尔宣布退休,里根总统先是推荐Robert Bork,但被参议院否决,后推荐Douglas H. Ginsburg,但暴露使用大麻问题,最后推荐了肯尼迪。1988年2月,肯尼迪正式走马上任大法官。

肯尼迪大法官在意识形态上不好归类,有的认为他是自由主义者,有的认为他是保守主义者,也有人认为他是中间派。不管怎样,肯尼迪大法官是美国最高法院的摇摆票。

总结,0:2:1,成功率33%

老布什

1,大卫 苏特,上任之后立即左转,2009年6月29日退休

2,克拉伦斯 托马斯,原旨主义伟大旗手,坚定的保守派,二战以来最保守的大法官。自1991年以来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最高法院继瑟古德·马歇尔后第二位黑人法官,是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之一。

总结,1:0:1,成功率50%

克林顿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1993年6月提名,自由派,一直以来,金斯伯格致力于推进女性、少数族裔平权等议题,是一位自由派大法官。

 

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1994年4月提名,自由派。毕业于马萨诸塞州的哈佛大学并获得法律学位,他曾任职于政府部门及学术界,并从1980年至1990年担任联邦上诉法院第一巡回审判庭法官,且于1990年至1994年晋升为上诉法院首席大法官。

1993年春天,时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拜伦·怀特(Byron White)主动宣布退休,大法官席位出现空缺。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进入总统克林顿的提名视野,受约前往华盛顿面谈。不巧,布雷耶骑自行车郊游遭遇车祸,被撞断肋骨。与克林顿会面时,他伤痛未退,喘气都略有困难,根本无法认真交流。会面后,克林顿放弃了提名布雷耶,他对幕僚们称:“我想要一个有灵性的大法官。“ 当年,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经克林顿提名并最终成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大法官宣誓就职仪式上,布雷耶主动前来参加,并微笑着观看典礼,这个细节让克林顿十分感动,认为布雷耶是一个“内心豁达的人”。

1994年4月,另一时任大法官哈里·布莱克门(Harry Blackmun)宣布退休,布雷耶再次被举荐。这一次,举荐者先寄了一盘录影带给克林顿,内容是布雷耶接受一群俄罗斯法官来访时发表的机智诙谐的演讲。这次,布雷耶获得了克林顿的提名。当年6月29日,美国参议院以87票对9票批准他就任大法官。宣誓就职前,布雷耶调侃称:“还好这次没有从自行车上掉下来。”

小布什

2005年9月29日,约翰·罗伯茨在白宫东厅向史蒂文斯宣誓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17任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时年仅50岁,是美国两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首席大法官。

1,约翰 罗伯茨(John Roberts),现任首席大法官,虽然是保守派但是左转明显。这个人比较特别。2005年9月29日以78票赞成、22票反对获美国参议院通过。参议院当天是以口头投票的方式进行表决的,投反对票者均为民主党人。以填补9月3日病逝的前任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留下的空缺。罗伯茨早年曾担任过伦奎斯特的助手,并曾在里根政府任职。2003年,他成为联邦上诉法院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庭的一名法官。据悉,罗伯茨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最年轻的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是1801年上任的约翰·马歇尔,时年45岁。

由于伦奎斯特去世,加上最高法院另一名女法官桑德拉·奥康纳2005年7月1日以照顾病重的丈夫为由,突然宣布退休,最高法院面临着“群龙无首”、“九位法官缺了二位”的窘境。高院同时有两名法官空缺,这在美国历史上非常罕见,34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

2,萨缪尔 阿里托,坚定的保守派。

总结,0:0.5:1.5

成功率75%

奥巴马

2009年5月26日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获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提名、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拉美裔最高法院法官。 

2010年5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副总检察长埃琳娜·卡根担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替代宣布退休的高法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2010年8月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提名。

2016年3月16日上午11时宣布提名哥伦比亚特区63岁的上诉法院首席法官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填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去世的空缺。参议院多数派领袖、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纳(Mitch McConnell)曾表示,参议院将不会在今年通过任何大法官提名,要把提名的机会留给下任总统。奥巴马提名高院大法官加兰德遭到参议院消极对待。对于这项提名,参议院共和党人进行了臭名昭著的阻挠,在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他们甚至拒绝就该提名举行听证会。自1997年以来,加兰德就一直担任华盛顿特区巡回法院的首席法官,在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被否,在确定无缘大法官后,加兰德只得继续回该法院任职。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他很快就任命保守派法官尼尔·戈萨奇为最高法院大法官。2021年,加兰德出任拜登政府的司法部部长。在经历了特朗普“毫无法治”的4年后,加兰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官,他将会帮助司法部“去政治化”,重塑法律的秩序。拜登指出,“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重塑司法部严重受损的荣誉、正直与独立性”。拜登表示,加兰并不忠诚于总统,而是忠诚于宪法和法律。拜登在介绍加兰时直言,“你并不为我工作”。

特朗普(川普

2017年4月10日,戈萨奇(左一)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宣誓就任大法官。尼尔·戈萨奇宣誓就任美国历史上第101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使美国最高法院恢复保守派占据多数的局面。

1,内尔 戈萨奇(Neil Gorsuch),2017年提名,原旨主义者,目前看来是坚定的保守派

2018年10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比48票”正式确认布莱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出任美国第114位最高法院大法官。

2,布莱特 卡瓦诺(Brett Kavanaugh),2018年提名,自称原旨主义者,目前看来是比较坚定的保守派。

2020年10月26日晚,2020年10月26日艾米·科尼·巴雷特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115位大法官,她还是美国最高法院第5位女性大法官。

52名参议员投了支持票、48名参议员投了反对票,这是151年来首次有大法官在没有得到参议院少数党一票的情况下得到确认。

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举办了巴雷特的宣誓就任仪式,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主持了巴雷特的第一场宪法宣誓仪式。10月27日,巴雷特在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主持下进行第二场司法宣誓仪式。

3,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2020年提名,曾任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助理,斯卡利亚素有美国保守主义法律运动的“旗手”之称。巴雷特则视斯卡利亚为“导师”。在拥枪、移民和堕胎等议题上持保守态度,《华尔街邮报》评价巴雷特是一位“极度保守的法学家”。看起来也是极右,很大可能是第二个斯卡利亚。她成为目前最年轻的大法官,影响美国最高法院未来数十年的意识形态格局。

总结,0:0:3,成功率100%!

拜登

凯坦吉·杰克逊

2022年1月27日,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致信拜登说,他打算在联邦最高法院2022年夏天休庭期间退休。布雷耶现年83岁,从1994年开始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媒称,拜登政府私下曾与布雷耶沟通,希望其主动退休,否则2022年底中期选举后,一旦负责表决、批准大法官人选的参议院被共和党夺回,拜登政府将无法任命自由派大法官。

虽然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不会改变权力平衡,但拜登此番安排布雷耶“被退休”的操作实际仍出于选举利益。拜登明确表示,将提名一位非裔女性出任大法官。人口占美国12.4%的非裔是拜登和民主党2020年大选击败特朗普的关键群体之一。早在竞选期间,拜登就承诺,如有机会将提名非裔女性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这4位候选人全部是非裔,包括51岁的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法官凯坦吉·杰克逊、47岁的佐治亚州联邦法官莱斯利·加德纳、45岁的加州联邦法官利昂德拉·克鲁格,以及55岁的南卡罗来纳州联邦法官米歇尔·查尔兹。

目前呼声最高的杰克逊曾就读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其专业素养得到业界公认。在被前总统奥巴马提名为联邦法官之前,她曾担任公设辩护人并在美国量刑委员会任职。杰克逊在政治上自由派倾向明显,是民主党进步派人士的最爱。

拥有9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是白宫、国会之外的美国政治第三极,不仅是美国最高司法机关,还是负责对法律进行违宪性审查的最高机构。在现代美国政治越来越极化的今天,最高法院在同性恋、堕胎等问题上的判决,对整个社会的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

正因为如此,每位美国总统任内“最有含金量”的决定之一,就是提名大法官人选。美国法律规定,大法官一旦任命,除非自愿退休、病亡或被国会弹劾(实际从未发生过),其任期是终身的。前总统特朗普4年任期内提名了3位保守派大法官人选,形成最高法院目前保守派与自由派6∶3的格局,使得保守派得以在未来二三十年内控制最高法院。

由于大法官在政治上的重要性,多年来美国两党在此问题上短兵相接,刺刀见红。与大多数国家的司法体系不同,美国宪法和法律在堕胎、持枪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以及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的表述并不完整和明确,这给最高法院的判决留下巨大的自主判断空间。美国现代历史上,最高法院的案件中约有20%的判决出现了五比四结局。2015年6月,当时由自由派法官占多数的最高法院以五比四判决全美范围内同性恋婚姻合法,被视为奥巴马和民主党一次重大司法胜利。而去年,保守派占优势的最高法院支持《得克萨斯州心跳法案》,使得美国女性堕胎被判违法的门槛大大降低,引发拜登政府的强烈批评。

拜登政府正考虑对最高法院进行改革。方案一是修改法律,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数从现在的9人增加到13人或15人,再由拜登政府任命这些大法官,但此举料将引发共和党人的全力抵制。方案二就是为大法官设立18年的任职期限。长期来看,此举将使每位总统的四年任期内都可以任命两名大法官。但该方案未必对民主党有利,因为其对已经任命的大法官无效,反而制约了民主党。

美国历史上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最多的总统是哪位?

美国大法官提名被参议院通过、正式上任的数量。第1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和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分别提名了8位大法官。

此外,乔治·华盛顿还提名了第1任、第2任和第3任首席大法官,而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名了第12任首席大法官哈兰·斯通。

美国联邦法官任命的5个冷知识

▌任何人都可以当法官

美国宪法和其他相关法律都没有对联邦法官的任职资质做出任何具体的规定,因此理论上总统可以提名任何人员出任联邦法院法官。

历史上,美国总统确实提名了多位不具备任何法律职业经验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有人统计过,美国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中有17人在任命前不具备任何“司法经验”(judicial experience);

而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中则有40人不具备“司法经验”。

▌总统也会看走眼

美国联邦法官在总统提名前,法官候选人的意识形态是十分重要的考量因素。政治上保守的总统往往会倾向于任命保守派法官,反之亦然!

当然,美国总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联邦法官被任命之后“反水”也并不少见

比较著名的例子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任命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厄尔·沃伦。艾森豪威尔认为沃伦会是一位保守派大法官,而事实却是沃伦成为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少有的自由派大法官。艾森豪威尔后来称这次任命是“最愚蠢的错误”。

让艾森豪威尔追悔莫及的厄尔·沃伦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厄尔·沃伦可是共和党热门的总统候选人。正是因为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参选才主动退出。沃伦由温和保守派转向自由派说不定就是一种另类的“前任复仇”……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美国联邦法官终身任职,总统即使后悔,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

▌总统忙闲不均

由于美国联邦法官终身任职,只有因退休等原因出现职位空缺时才重新任命。故而,美国不同总统在任期内得以任命联邦法官的数量并不相同。

从罗斯福总统开始到奥巴马总统,任命联邦法官总数最多的是里根总统,他在1981-1988年的8年任期中,共任命了402位联邦法官;

美国任命法官总数最多的5位总统

奥巴马8年任期内一共任命了334名联邦法官。这足足可以排进美国历史的前四了!

要知道联邦法官员额数也不过870名,相当于奥巴马任命了其中接近40%。

美国历史上任命法官最少的总统是福特,他在1974至1976年的任期内只任命了63名联邦法官。

在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支持下,特朗普政府在不到3年时间内已提名并确认158名法官进入美国联邦各级法院。有分析指出,除了回应保守派选民诉求的短期效应,由共和党总统提名的联邦法官数量佔优将使美国司法系统趋於保守,增加在移民、堕胎等长期争议话题上的司法阻力。

▌参议员礼遇

在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的任命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潜规则“参议员礼遇”senatorial courtesy。

这是指当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出现空缺的时候,通常会由该法院所在州的与总统同属一个政党的参议员提出法官人选,而美国总统几乎毫不例外地接受参议员的建议。总统拒绝上述提议会被视为对该参议员极度的不尊重。

▌费力把事拖

总统提名只是第一步,其后候选人还需要参议院的确认。参议院确认之前通常会举行一个专门的听证程序。

从奥巴马任期开始,参议院确认环节就常常出现“冗长辩论”filibuster的实践。在投票之前,参议员需发表针对联邦法官候选人任命的意见。此时,处于少数派参议员中的任何人均可以发表无休止的“冗长辩论”来拖延辩论议程,阻碍投票的进行,最终使得大法官候选人提名胎死腹中。有人将filibuster翻译作“费力把事拖”,不可谓不传神!

在执行filibuster时,发言人需要滔滔不绝一直讲话,不能进餐、不能上厕所。演讲的主题可以是任何题目。美国历史上甚至发生过参议员拿着《圣经》就开始朗读的情形。1957年,美国一名参议员创下了连续演说24小时18分钟的最高纪录。

在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提名的历史中,一共发生过5次filibuster:

  • 1968年,美国总统约翰逊提名福塔斯取代沃伦成为首席大法官。参议院的反对者就发起了filibuster。尽管支持者要求强行停止辩论,但只获得45票的支持未达60%。此后,约翰逊总统不得不撤回提名。
  • 1971年伦奎斯特被提名时遭遇了filibuster,但最终他仍然成功当选美国大法官。
  • 1986年,当伦奎斯特被提名为首席大法官时,反对者再次发动filibuster,但这次美国参议员以68-31的绝对多数强行停止了“冗长辩论”并使得他成功当选。
  • 2006年阿利托大法官也遭遇了filibuster。参议院支持者以72-25的绝对优势强行中止“冗长辩论”。他在第二天以58-42票成功当选。
  • 2017年川普提名的戈萨奇初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反对派发起了filibuster,但最终戈萨奇仍然成功获得任命。

伦奎斯特成为唯一的两次被filibuster的大法官

实际上,联邦法官的提名只需要国会参议员过半数通过即可获得任命。

美国总统任命最高院大法官的六件事你知道几件?

2016年发布

尽管奥巴马总统的在任时间仍长达11个月,掌控着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业已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奥巴马在这个敏感的选举年提名斯卡里亚大法官(2016年2月13日去世)的继任者。然而,根据美国联邦宪法第二条第二款第二段关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程序的规定——“总统有权提名,并经咨询参议院和取得其同意后,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

奥巴马还是坚称,提名斯卡里亚大法官的继任者是其不可推卸的“宪法责任”。有鉴于此,奥巴马的这一举动很有可能打破历史上被提名候选大法官等待参议院投票通过的最长时间记录。民主共和两党在斯卡里亚大法官继任者问题上的斗争愈演愈烈,朝野上下暗流涌动,我们很有可能将会目睹历史性的一幕,那就是,最高法院很有可能面临着自1869年大法官九人席位确立以来的历史最长空缺。

Q1:参议院表决通过总统提名的大法官人选一直以来都是费时甚久吗?

A1:不是的。

美国参议院在大法官任命程序中“提供意见和表决同意”的功能定位虽然是固定的,但在美国的建国初期,这一程序实际上耗时甚少。甚至可以说,参议院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仅是匆匆一瞥。彼时,参议院“提供意见和表决同意”更像是一种程序审查而不是实质审查,参议院往往行动迅速,大约在一个星期之内就可以走完总统提名大法官候选人到参议院投票决定的流程。变化的节点出现在1967年,这一年,瑟古德·马歇尔成为第一位被提名的最高法院黑人大法官。在此之后,每一个被总统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的平均等待时间呈现出激增的态势,基本都超过了两个月。以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群体为例,他们在就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之时付出了平均71天的等待时间。

Q2:史上等待时间最长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谁?

A2:路易斯·布兰代斯大法官

1916年,布兰代斯大法官从他收到总统的大法官提名到正式通过参议院投票,整整经过了125天。布兰代斯大法官在获得参议院的最终投票通过之前,可以说是饱受煎熬,经历了多达19场的美国国会公开的同意权听证会。不得不说的是,正是布兰代斯大法官的任命问题催生出了公开的同意权听证会这一新兴事物。在此之前,参议院从未举行过公开的同意权听证会。布兰代斯大法官真可以说是公开的同意权听证会的鼻祖。在此之前,有据可查的同意权听证会(注意,不是公开)有且只有一次,那是在1873年,参议院就乔治·H·威廉姆斯提名为首席大法官的问题举行了闭门与私下的听证会。不幸的是,威廉姆斯的提名在开完这一私密听证会后的一个月被总统撤回。

Q3:美国最高法院史上的法官最长席位空缺时间是多久?

A3:27个月

这一奇葩事件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从时任的总统角度看,则发生在泰勒总统与波尔克总统之间。泰勒总统因其是第一位以副总统身份入主白宫的总统而被其政治对手讥讽为“碰巧总统”,更为悲催的是,在他任职期间,国会总是不买他的帐,泰勒总统所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中,有八个被国会拒绝或被泰勒总统主动撤回。

Q4:上一个问题太远古了,说点近点的,美国最高法院自1869年变为九人大法官以来,最长的空缺时间又是多少呢?

A4:391天

1969年,福塔斯大法官从最高法院辞职,彼时在任的尼克松总统为接替福塔斯(Abe Fortas)大法官的人选,三次向参议院作出提名,前两次均以微小劣势在参议院惜败,以此造成了自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变为九席以来的最长时间空缺。

Q5:在总统大选年有过被提名法官在参议院参与听证程序的先例吗?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Chuck Grassley称:近八十年来,没有一个大法官的提名能够在总统选举年成功被参议院确认,这是真的吗?

A5:都不正确。

先说第一个:1968年的总统选举年,林顿·约翰逊总统试图将亚伯·福塔斯晋升为首席大法官,同时,他希望启用美国第五巡回区上诉法院的霍默·索恩贝里(Homer Thornberry)法官接替福塔斯留下的位置。参议院为他俩的法官提名问题召开了22场听证会,最终精疲力尽的约翰逊总统终于不胜其烦,在那年大选开始前的一个月撤回了对二人的提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二人确确实实在总统选举年是参与过参议院有关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听证程序的。

再说第二个:正如Chuck Grassley办公室之后所澄清的,正确的说法应当是,近八十年来,没有一个大法官的提名能够在总统选举年被成功地提名及确认。这是因为,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就是在1988年2月的总统选举年以97-0的全部赞成票赢得了参议院的确认,只不过里根总统对其的提名是在1987年11月,也就是总统选举年的前一年。另外再多说一句,能够在总统大选年成功获得总统提名并得到参议院确认的大法官(Stanley F. Reed),年份都要追溯到1938年了,那可是久远的78年之前。

Q6:最近一位被参议院直接否决的提名大法官是谁?参议院直接否决提名大法官的最快纪录是多少?

A6:在有史料可查的年代,美国历史上160位被总统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中,有124位获得了参议院的表决通过,另外还有12位不幸地被参议院直接拒绝。从时间来看,最近一位被参议院直接否决的提名大法官是罗伯特·博克。1987年,在经历了12场令人煎熬的听证会后,他还是没有等到让他翘首以盼的提名赞成决议。

而参议院直接否决提名大法官的最快纪录是五天,这一悲催的纪录属于约翰·拉特利奇。1795年,这位老兄尽管被乔治·华盛顿提名为首席大法官,他仍然被参议院无情地拒绝。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他还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参议院直接否决提名的大法官(约翰·拉特利奇的人生怎一个囧字可言)。

司法裁决总统选举

2000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选票问题上争执不下。最终最高法院的裁决让小布什登上了总统的位置。

2020年9月8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特朗普最快速度提名大法官人选,作为参议院多数的共和党尽力推动赶在大选前2020年10月26日通过了对巴雷特的大法官任命。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如果输掉大选并对结果提出申诉,最高法院会做出有利于他的裁决。然而,他竭力推动巴雷特任命,保守派占据主导的最高法院最后并没有偏袒他。为什么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没有为特朗普连任而做出明显具有主观偏向的裁定呢?其深层的原因是:首先,这些大法官不管政治倾向如何,都会考虑之后的政治生涯,明显具有倾向的裁决将给自己留下永久的污点;其次,大法官为终生任命制,反正自己已经是大法官了,最有求于总统的事情(提名)已经过去了。简单来说就是:你帮我上位,交情当然在,但是我不会为你毁了我以后的前程,更何况我以后也没太多用的到你的地方了。最扎心的是,最高法院收到特朗普上诉后干脆利落驳回了。特朗普继续扯皮、互怼,浪费大量社会资源,最后并不会改变大选结果。

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稍后宣布胜选,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警告将采取法律手段,指控民主党进行了大范围的做弊。但是关于期望连任的特朗普来说,他的律师们好像至今无法提供特朗普所称发现的做弊根据。

目前,特朗普在5个要害州的一切举讼都被法官驳回。

由于没有满足强的根据,特朗普的律师们在法官面前几乎是在蒙受羞辱。最为难看的一桩诉讼,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联邦法庭,特朗普的律师要求下令终止该州的选票点算作业,理由是共和党的监票代表被回绝进入点票作业地址。开庭听证时,特朗普的律师没有拿出满足的根据支撑自己的诉讼,相反法官却出示了根据表明,共和党的监票代表人数超过民主党监票代表人数的两倍。

随后法官十分不满的质问特朗普律师,这个数字对比有问题吗?律师无法给出答案。

值得回味的是,这名法官还是特朗普录用的。特朗普总统4年任期内录用了大量的法官,然而好像现在并没有多大作用,要害问题在于特朗普团队连像样的依据都没有,令法官即使有意按照中国思维进行通融也无法操作。

另一起十分尴尬的诉讼活动,发生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法院,特朗普的律师指控该地选票在法定日期过后两天才抵达点票地址,但仍然被计入有效选票之中。但是特朗普律师提供的根据归于二手间接的传说,法官当即驳回诉讼,并对律师质问说“你说这是不是一个传言?”

那么多的诉讼却没有一个指控有着满足严肃的依据,而导致没有任何可申述查询的一桩官司,接下来各地法官恐怕会愈加严峻的对付特朗普派去法庭的律师。

为了搜罗证据以及证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相关人士已经准备了份长达234页的“报告”,力求推翻当前的选举结果,要求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确保“清点的每一张选票均合法”。然而,美国联邦选举官员已经公开拒绝了特朗普的指控要求,并称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届投票。

至此约有超过10个特朗普联邦政府的诉讼已经在法庭过堂,目前全都被驳回。

特朗普输了大选,死不承认,希望最高法在面对关于选举结果的法律挑战时介入。

然而最高法院干脆利落地驳回了特朗普阵营的法律诉讼。不受理得克萨斯州旨在推翻宾夕法尼亚等州拜登胜选结果的诉讼。最高法院予以驳回的裁决简单直接,理由是得州没有法律资格发起这项诉讼,此外再无其他解释,也没有公布具体投票结果。

这项诉讼由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发起,并得到特朗普本人和17个州的共和党检察长、106名共和党国会议员支持。他们认为,大选中“广泛存在”的“违宪违规行为”让大选结果和美国选举制度的完整性饱受质疑,因此要求最高法院推翻佐治亚、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4个州的选举结果。

此前一天,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支持者试图推翻数个关键摇摆州选举结果的诉讼。最高法院此前被广泛认为是特朗普“最后的希望”,因为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有6名由共和党提名,其中3名还是特朗普亲自提名。但裁决表明,“自己人”都倒戈了,完成了对特朗普的“最后一击”。对此,特朗普在推特痛骂:“最高法院让人失望,没有智慧,没有勇气。”特朗普的愤怒可以理解,因为这意味着他离开白宫几乎是板上钉钉。

为了翻盘,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制定了“三步走”计划:首先,通过法律诉讼或鼓励反对声浪,在尽可能多的关键州阻止投票结果的最终认证程序;其次,如果选举官员认定结果,则由法律团队向各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重新计票;最后,如果州法院不予支持,则诉诸最高法院。

由于特朗普任内有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离世,特朗普借机在短短4年内任命了3名大法官,且3人立场均偏保守。目前大法官里保守派对自由派占据6比3的绝对优势,特朗普曾相信最高法院会在关键时刻作出对他有利的裁决,助他“绝地反击”。

但最终结果表明,即使是在保守派主导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也不愿看着美国政治的闹剧继续上演下去。除了最高法院和民主党人,甚至一些共和党人也为此高兴。《纽约时报》认为,这是对特朗普长达一个月的法律挑战的最后一击,颇具象征意义。

不过仍有人拒绝失败,得州共和党主席韦斯特在痛骂最高法院的同时表示,“或许遵守法律的州应该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遵守宪法的州联盟”。这种让人隐隐嗅到独立味道的论调,已在共和党内掀起轩然大波。毕竟,要是连最高法院的权威性都被质疑,美国政治可能会彻底乱套。

特朗普自2020年11月以来提出的60多项“选举欺诈”诉讼,被美国最高法院彻底终结了。2021年3月8日,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对威斯康星州缺席投票提出的上诉,这意味着特朗普的最后一起大选诉讼最终也以失败告终。特朗普在2020年“选举欺诈”问题上“正式输掉了”最高法院的最后一战,这位美国前总统试图扭转大选结果的“最后机会也溜走了”。这同时也表明在最高法院的全部九名大法官中,只有不到四人同意审理该案。最高法院并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拜登以2万多票的优势赢下了威斯康星州,将10张选举人票收入囊中。在威斯康星州认证这一选举结果后,特朗普的律师团队以该州在疫情期间“扩大缺席投票权违反宪法”为由,于2020年12月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当时,特朗普的律师团队要求最高法院在1月6日国会认证选举人团投票之前,快速审查这起诉讼,但最高法院拒绝了这一要求。

随着这最后一起诉讼被驳回,特朗普“徒劳的努力”完全失败了。据统计,自2020年11月以来,特朗普及其盟友针对选举结果提出了60多项诉讼,除了在宾夕法尼亚州取得一次影响甚微的胜利外,其余的诉讼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有法律专家指出,1月6日发生的国会骚乱,很可能让大法官们彻底放弃了干涉2020年大选纠纷的念头,因为他们的介入可能会助推特朗普及其盟友“选举结果不合法”的说辞。

除了特朗普的竞选诉讼外,美国最高法院2021年3月8日还一并驳回了特朗普律师林·伍德的上诉,后者于2020年12月以“扩大缺席投票权违反宪法”为由,要求阻止佐治亚州参议员决选。《国会山报》称,大法官在驳回这项起诉后,没有公开任何反对意见。

热门资讯»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