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古代臣子见君王真的都下跪吗?

news.xixik.com   2020-2-7 19:29:51 资讯来源:中新网   字号控制:[ ]   投诉/举报
核心提示:影视剧中只要涉及到古代,不管哪个朝代,上朝的时候,臣子见到皇帝,莫不战战兢兢,汗出如浆,乃至于三拜九叩,臣子见皇帝就要下跪、磕头,好像自来有之,然而……大家可能会有疑惑:为什么清朝场景之中动不动见到皇帝就要跪拜,而唐朝时期的跪拜场景却很少见?

影视剧中只要涉及到古代,不管哪个朝代,上朝的时候,臣子见到皇帝,莫不战战兢兢,汗出如浆,乃至于三拜九叩,臣子见皇帝就要下跪、磕头,好像自来有之,然而……

自古以来中国都是礼仪之邦,而从秦始皇统一天下到清朝灭亡,中国经历了2000多前的封建王朝,但不管哪个朝代,皇帝想要治理国家都必须要上早朝,在很多影视剧中,我们都可以看见臣子上朝的时候都会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然后整齐的下跪,等到皇帝开口说平身之后,这些人才可以站起来,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历朝历代皇帝和臣子之间的礼仪远远和电视剧上说的不同。

而且大家看电视剧,也看出端倪,可能会有疑惑,为什么清朝场景之中动不动见到皇帝就要跪拜,而唐朝时期的跪拜场景却很少见?其实这跟胡礼进入汉人文化及儒学的束缚越来越重脱不开关系。

中国历史朝代表

在看相关的古代影视剧时,会发现大臣见到皇帝要跪,百姓见到了官员要跪,辈分低的见到辈分高的也要跪,俨然跪拜已经成为了双方见面时所必须的一种礼节。但其实在历史的早期,是没有跪拜这个传统的,那为什么后来见面要行跪拜之礼呢?

先秦时期,跪拜只为坐姿,不带尊卑

其实跪拜最早的时候,不是一种意味着上下尊卑的一种礼节,也不带着明显的等级色彩,只是人们生活中一种比较正式“坐姿”。在先秦时期,不管是君王殿上还是民间私宅中,都是没有椅子这种家具的,人们想坐都是一律都在席子上坐着。那时候这种正规的“坐姿”都是双膝着地,臀部放于脚跟之上,与后世流行的跪很像。

例如《战国策.秦策三》中记载:“秦王跪曰,先生是何言也,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

人人都这样跪坐这,如果想表达尊敬、尊重的意思,只需要跪坐之时将身体前倾,身体就会变为跪姿,双手着地,身体就会变为拜姿,不过无论是跪姿还是拜姿都只是双方表达敬意的方式。就如同先秦时期的秦王与范雎,二人面谈时,均采用这种跪坐,表达尊敬时,双方都会互拜。

由此可见,这时候的跪拜只是双方互相表达敬意以及尊重的一种礼仪,是没有上下尊卑之分的。就算是到了汉朝之时,这种传承无数年的跪拜坐姿仍然保持着,就像汉朝时的皇帝与大臣们议政时,不管是皇帝也好大臣也好都是采用的跪坐。

椅子普及,跪拜之礼传承

隋唐时期,大臣的地位还是相当高的,就算是臣子上朝也不用跪拜,只要行稽首礼就可以了,而且皇帝还要回礼,这是君臣之间的一种默契,也就是说你尊重我,我尊重你,皇帝和臣子虽然是有高低贵贱之分,在朝堂之上却没有要下跪,到了宋朝也是如此。

中国椅子的变迁伴随中国人跪拜之礼的变化——椅子高了,人却跪下了

等到了五代以及宋朝时期,高型坐具椅子开始得到了广泛普及,这时候人们根据椅子的高低开始有了上下之分,人们平时也不再席地而坐了,虽然跪坐这种坐姿没了,但是跪坐的这种礼仪却传承了下来,开始自此开始带上了尊卑的色彩。然而宋朝的大臣对皇帝行跪拜之礼都是在极其庄重的仪式典礼上,平时的话见到皇帝是不需要进行跪拜的,只是站立时用双手较差行揖拜之礼,以此来表示尊重。宋朝皇帝在上朝的时候,臣子也是行礼就可以了,只是他们比唐朝少了一项待遇,这时候已经没有座位让他们坐了。

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提到“三公坐而论道”,唐制还是如此。迨到宋代,宰相上朝,也一同站着不坐。也就是说之前丞相的是有座位的,随着等级的越来越明显,皇帝与臣子之间的等级礼仪越来越正式。慢慢形成了现在我们的认知。

宋太祖和大臣么最初都是坐而论道的,大家都坐着。不过时间久了,宋太祖觉得大家都坐着显示不出自己的威严,应该想办法让别人都站着,自己坐着,这样自己才有九五之尊的感觉。有一次宰相范质上奏折的时候,宋太祖叫范质过来,说自己眼睛看不清那是什么字,结果范质真的傻傻的过去了。趁着范质告诉自己是什么字的时候,宋太祖叫人偷偷撤掉了范质的椅子。范质转身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椅子没有了,也知道宋太祖是什么意思,就没说什么。于是就站着继续商议事务。其他大臣发现宰相都站着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继续坐着,都申请彻底椅子。就这样,之后上朝所有大臣都站着了。

其实,这件事可以看出宋太祖是在强化军权,削弱宰相的权利。从宋朝对宰相的态度上看,我们能发现,宋朝在不断削弱宰相权力,强化君权。宋朝有宰相,但后来设置中书、枢密、三司三个部门,分别掌管政务、军权、财权,宰相权力被大大削弱。既然宰相权力都被削弱了,大臣们对皇权的影响就变小了。而让大臣们站着上朝只是加强皇权的体现。

当然,宋朝加强皇权不仅只是让大臣们站着上朝,还制定了其他规定。比如还在官员帽子上加个长长的帽翅,这样大臣们就不能交头接耳了。还有就是杯酒释兵权,兵权被皇帝一人掌握等。这些都是加强皇权的做法,而站着上朝只是表象。

宋朝让官员从坐着上朝到站着上朝,这个变化说真的已经非常大了,这说明臣子的地位已经降低了很多。不过还没有降到最低。到了明朝时,大臣们上朝连站着都不行了,直接要跪着。

明朝时,朱元璋规定,大臣们上朝连站着都不行,所有大臣都必须跪着。朱元璋这样做标志着君主专制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要知道在朱元璋时期,废除了几千年的丞相制度,所有大权直接归皇帝一人。而且朱元璋还设置锦衣卫这种特务机构来监察百官。弄得大臣们什么都不敢乱说。不仅如此,朱元璋还大兴文字狱,让天下的百姓想都不敢乱想。

等到南宋灭亡,元朝建立之后,带有尊卑贵贱、上下之别的跪拜礼才正式推行开来。至于原因就是受民族文化的影响,元朝统治者认为君臣之间的关系犹如主仆,因此大臣们在上奏或是议政之时,都是一律下跪,这时候的跪拜已经完全具备了上下尊卑的色彩。

一:皇帝给臣子下跪

战国,魏国远道而来的范雎第一回见到秦昭襄王,秦昭襄王就跪而请曰:先生何以幸教寡人?

秦昭襄王跪而请曰:先生何以幸寡人

所谓“跪而请曰”,后人就解释为跪着请求,可这里的问题是,秦昭襄王是君,于秦国而言,就是后世所谓的皇帝;

范雎是臣,确切的说,此时还不是臣,只是山东来的一个士子,秦昭襄王就能向他跪着请求,难道秦昭襄王就如此礼贤下士,甚至都到了不顾体面,不顾君臣之分的地步。

如果是,范雎得有多么恐慌啊,但是,面对秦昭襄王如此大礼,范雎却毫不在乎,避而不答,唯唯,唯唯者三,乃至于秦昭襄王再三跪请,死活不放,范雎一看,不说点啥实在过不了关,于是呢,才啰里啰嗦说了一大通。

说的秦昭襄王心悦诚服,于是,君臣欢会,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 俩人你跪一个,我跪一个,实在热闹的不得了。

至于君臣二人说了点什么?谁管他呢,这里的问题是,君跪臣,臣也没当多大的事,臣跪君,君还得还礼,皇帝还得给臣子下跪,为什么,世界颠倒了?

当然不是,究其原因,则完全是一件家具惹得祸啊!

秦跽坐陶俑(图片来自来自陕西历史博物馆)

到底什么家具呢,说出来大家都认识,而且生活中也离不开,它就是鼎鼎有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凳子。

凳子居然跟皇帝给臣子下跪有关,这又是从何说起呢?

二:关于身高的困惑

上古,即先秦两汉以前,人们普遍个子不高,秦制:六尺以上就算是成年。秦国如此规定,汉又沿袭秦制,所以,成年的身高应该比六尺高不了多少。

六尺究竟有多高,现在,一尺大约30公分,六尺就是一米八,实在是很高了,但秦汉时期可不能这么算,古尺,一尺只在23公分左右,六尺也就是一米三、四上下,一米三、四的人就算是成年,古人的平均身高到底有多少已经可想而知。

正因为普遍个头不高,所以用不着什么高脚凳,家里常用的家具都比较矮,反映到坐具上,流行的是塌,类似于日本的榻榻米,家里但凡来客,脱了鞋就上炕,都跪坐在榻上,具体姿势是:

双膝着地,屁股坐在脚后跟上,称之为“跽坐”。

在这种坐姿下,挺直腰板,屁股离开脚后跟,就称之为“跪”,虽然从表面上看,跟后世的跪法形式相同,但意义可是大不一样的。

常年战火,礼仪失传,朝会混乱

倘若双方谈的比较投机,则会配上头部或者手部的动作,成了所谓的作揖、稽首、顿首,就成了“拜”,但这种“拜”,只表示对对方的尊重,并没有什么着意区分尊卑的意思,皇帝给臣子下跪就这么来了。

从这个层面讲,范雎见秦昭襄王,秦昭襄王向范雎跪拜,皇帝给臣子下跪,并不是什么不顾体面,放下君臣之分,而是,出于对范雎的尊重,范雎向秦昭襄王回拜,也不是什么后世所谓的尊卑,而是回礼。

在上古典籍中,君臣之间这样你跪我,我跪你的例子还很多,不过是普通的社交礼仪,不能做过多的解读。

这种礼仪反应到朝堂之上,朝堂上不摆榻,君臣就席地而坐,充其量铺个毯子,这时候君臣议事,你拜一下我,我拜一下你很正常,仅从礼仪上讲,此时君臣相等,互相尊重,实在融洽的不得了。

到了汉朝,由于常年战火,礼仪失传,刘邦打下天下,第一次朝会的时候,大臣们有站着的,有坐着的,还有喝了酒乱耍酒疯的,实在混乱的不得了,此情此景,让刘邦非常头疼。头疼怎么办?

稍微皱了下眉头,便立刻叫秦末大儒叔孙通看到 ,立刻出来主动请缨,向刘邦请求,制定一套适合上朝的礼仪,刘邦欣然答应,于是,叔孙通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刘邦: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

在沿袭秦俗的基础上,选用了一些古礼,再揉入“君尊臣卑”的思想,制定了一套合乎上朝的礼仪。礼仪制定好之后,让大臣们努力学会。

再上朝的时候,大臣们就有模有样,让刘邦开心的感慨:

终于知道皇帝有多么尊贵了。

繁琐的朝仪让刘邦都感到开心,那么,这时候皇帝给臣子下跪,改成臣子给皇帝下跪了吗?当然没有,还早着呢。

三:可以分出尊卑的叉手礼

汉朝的个子还是不高,高脚凳依旧没有出现,家里用的还是榻,家具条件不改善,大臣们怎么肯先主动给皇帝下跪?

汉延秦制,虽然已经改朝换代,但古人的生活习俗没多大变化,因此,礼仪上也只是稍作修改,并不是颠覆性的改变。

叔孙通在朝仪中加入“君尊臣卑”的思想,虽然被宋朝的司马光等人批判为:

叔孙生之为器小也!徒窃礼之糠粃,以依世、谐俗、取宠而已,遂使先王之礼沦没而不振,以迄于今,岂不痛甚矣哉!

认为他只是为了巴结皇上,并没有学会古礼的精华,而是继承了古礼的糟糠,批判的如此不堪,但叔孙通的改变也仅仅是:

坐殿上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寿

皇帝和诸侯百官

皇帝以及诸侯百官,还是跪坐在殿上,但诸侯百官需要俯下身子,低下脑袋, 给皇帝上寿的时候,需要按照地位尊卑依次起来。

一个“坐殿上皆伏抑首”,臣子们还是坐,但需要俯下身子,以示跟皇帝尊卑有别,司马光为此,很看不起叔孙通,然而,叔孙通也不是一无是处,也不是完全丧失了读书人的骨气。

大臣们对皇帝如此尊重,皇帝呢,也不能无动于衷,还是沿用古法,大臣给皇帝行礼的时候,皇帝也需要给大臣回礼,也就是秦昭襄王的你拜我,我拜你,但不能一概而论,需要根据级别有所不同,怎么个不同法?

所谓:天子为三公下阶,为卿离席,为大夫兴席,为士抚席。于公卿大夫拜,皆答拜。

不同级别有不同的要求,从这个层面看,这时候,即便当了皇帝,也是不能目中无人的,否则,大臣就会依据礼法予以谴责。

然而不管怎么说,臣子依旧不给皇帝下跪,皇帝头疼啊,这帮玩意怎么这么难缠呢,咋办?一种介乎于跪与不跪之间,比较变通的礼仪出现了,什么礼?

叉手礼:小儿六岁入学,先数叉手

直到魏晋,皇帝越来越是尊贵,大臣跟皇帝对答时,需要将两手交叉到胸前以示尊敬,于是呢,叉手礼应运而生,所谓叉手礼,即:

凡叉手之法,以左手紧把右手拇指,其左手小指则向右手腕,右手四指皆直,以左手大指向上。如以右手掩其胸,收不可太着胸,须令稍去二三寸,方为叉手法也。

叉手礼自起源之时,就有尊卑之意,流传到地方,成了下属见官长、晚辈见长辈的必备礼仪,一直盛行到唐,到宋,当时:

小儿六岁入学,先数叉手。

小孩子上学的第一堂课,就要先学会叉手,叉手礼就这么厉害,连辽、金等国都学了去,有了变通的方法,臣子更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还是不给皇帝下跪。

皇帝心累啊,要这帮瘪犊子玩意下跪磕头怎么这么难,难道电视剧全是骗人的吗,其实皇帝也不用着急,因为很快,皇帝的救星,高脚凳就出现了。

四:救星出现了,但是……

两宋时期的高脚凳

两宋时期,尺跟现在差不多,一尺已经有了30公分,从这个层面上讲,两宋以后,古人就可以跟现代人比比身高了,个子高了以后,矮型家具显然不符合需求,其他家具什么时候出现暂且不论,但高脚凳,也就是可以将两条大长腿垂下来的凳子的确是这个时候出现并流行起来的。

高脚凳出现意味着什么呢?

古人终于站起来了,站累了还可以坐到高脚凳上,这个时候给对方行礼,首先得从凳子上下来,作揖什么的,倘若就势滚到地上大礼参上,对对方而言,想必是极好的。

然而,读书人有读书人的骨气,只肯在朝堂上站着,硬是硬着膝盖不肯下跪,甚至北宋时期还有这样的规定,将:朝堂行私礼,跪拜视之为失仪,即:

朝堂之上只许站着行礼,倘若谁跪倒在地,则是一种需要受到严厉打击的行为,怎么打击:犯者夺俸一月。扣你的工资。皇帝想要大臣下跪磕头就这么难,不肯下跪怎么办?

楼钥(1137~1213年),字大防,又字启伯

没关系,两宋周边,不还有些对峙的国度吗?

不是别个,辽、金、西夏等,两宋的臣子不肯下跪磕头,但周边,就没这么多讲究,南宋时,宁波进士楼钥出使金国,就发现当地人接待客人时兼用跪礼与揖礼:或跪或喏。

楼钥看了之后,很赞同揖礼,因为那是从中原流传过来的,但当地起源的跪礼,则嗤之以鼻,轻蔑的称之为:跪者胡礼。

不是中原大国的礼数。然而,楼钥哪里能想到,就这种胡礼,随着元朝入主中原,传过来了。

元朝中原立国以后,大臣们向皇帝奏事,都需要:皆跪奏事。或者:方奏,臣皆列跪。由此可知,到了元朝的时候,皇帝想让大臣下跪的愿望终于实现,但是……

五:朱元璋再加一把火 由尊敬到尊卑皇权加强

元朝大臣御前奏闻一律下跪,大约只是刚刚开始,没那么多规矩。

明朝取代了元朝之后,跪拜代表上下尊卑的礼节已经形成,更何况朱元璋是个不断强调“君君臣臣”的皇帝,这种意味着尊卑贵贱的跪拜礼节自然得到了朱元璋的尊崇,甚至朱元璋还不断加深了这种礼节的重要性,不仅仅是规定了大臣见到皇帝要下跪,就连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禀事之时也要下跪。洪武三年,即公元1370年,即在《大明会典》中规定:

凡百官奏事皆跪,有旨令起即起。

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一代暴君朱元璋 不谈功绩只谈人品与畜生无异

从法律的角度要求,臣子见皇帝,必须下跪,臣子的膝盖终于没法不软了。

本来已经让了步,但皇帝还不满足,朱元璋依旧觉得,没有很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没有详细的分出尊卑,于是,再细化一步,曰:

凡司属官品级亚于上司官者,禀事则跪。凡近侍臣子难拘品级,行跪拜礼。

什么意思?

当官不但需要给皇帝下跪,官长见面之后,也要下跪,俗语有云: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朝廷的风气流传到民间,跪礼就流行开来,古人的膝盖终于彻底软了。

也就是说,秦汉时期,皇帝需要给臣子下跪;但到了元朝,才彻底改成臣子给皇帝下跪;再到明朝,不但给皇帝下跪,见到官长,也要下跪;到了清朝,不但御前奏答要下跪,皇帝降旨,也得跪着听。因为跪的场合实在太多,膝盖受不了,所以,就有人英明的发明了“膝里厚棉”。

大臣们跪着上朝之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长时间跪着的话膝盖也受不了。毕竟皇宫的地板都不是木头的,而且还比较凉。所以后来大臣们上朝或者面见皇帝的时候都会带着护膝,这样身体才能受得了。否则,天天跪着不带护膝容易得关节炎,身体早晚会垮了。这样看的话,像嘉靖、万历那种几十年不上朝的皇帝,对于大臣们来说未必是坏事,至少不用跪着了。

大臣召见,跪久则膝痛,膝间必以厚棉裹之。

所谓:大臣召见,跪久则膝痛,膝间必以厚棉裹之。

至此,历经千年时光,到了元明时期,臣子终于给皇帝下跪了,没有办法,古人就是这么聪明,臣子给皇帝下跪成为一种常态,造成的结果是:

繁拜跪之仪以挫其气节,而士大夫之才窘矣。

皇帝一家独大的愿望终于实现,但臣子,逐渐丢失气节,越来越像个奴才了。

封建社会乃是人类社会五大基本形态之一(奴隶社会也是如此),有了奴隶社会或封建社会,当然就有君王(国君或皇帝),有了君王当然就有臣子,有了君臣当然就有了相应的见面礼仪。

公元1792年,早已经崛起于西方的英吉利王国派专使出使大清帝国,这本来是一件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大好事,可当时的清朝乾隆皇帝却坚决不准英国专使晋见,原因极其简单,因为英使马甘尼不肯对皇帝(当然是大清国的皇帝)行下跪叩头的大礼。

这个在现代人看来根本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却被乾隆皇帝看重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乾隆看来,上下几千年,纵横全天下,哪有臣下见君王不叩头不下跪的道理呢?事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皇帝虽然是“金口玉言”,但他的说法或看法却并不总是有理。且不说当时的“泰西诸国”——英吉利、法兰西等国属臣见君王根本无“下跪叩头”之说,就是“下跪叩头”大文化发源地的中国,也不是从古到今都下跪叩头的。

中国古代有确切文字记载的历史是从东周时代开始的(孔子的《春秋》上限是公元前722年,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是以西元前403年写起的),从东周到秦汉上千年的时间,我们并没有发现有关“下跪叩头”的记载。

春秋时代臣子见君王,其礼仪是怎样的呢?我们不妨走进“诸子百家”之中,听一听、看一看这些当时的文化名人们是怎样记叙君臣相见之礼的。《吕氏春秋·下贤》中记载了这样一段历史:魏文侯去见当时的贤能之士段干木,站得疲倦了却不敢休息。

回来以后见翟黄,箕踞于堂上跟翟黄谈话。翟黄很不高兴。文侯说:“我礼遇段干木,是因为让他做官他不肯做,给他俸禄他不接受,现在你想当官就身居相位,想得俸禄就得到上卿的俸禄。你既接受了我给你的官职俸禄,又要求我以礼相待,恐怕很难办到吧。”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最值得注意的是翟黄对他侍奉的君王箕踞于堂上与他说话表示的不满,这与汉代以后的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看过《中国帝王和生活百态》的人想必还记得南北朝时代刘宋王朝前废帝刘子业为了寻开心,竟命他手下的大臣刘昱趴在地上用喂猪的槽子学猪吃食的故事。晏婴是春秋时代有名的贤臣,也是被时人和后人一致推崇为懂礼仪的人,我们不妨看看他是怎样见他的国君的。

故事之一:

齐景公饮酒饮得很高兴,对臣子说:“今天我愿意和各位大夫痛快地畅饮,请不必讲究礼节。”晏子听后马上进言,认为“人之所以比禽兽高贵,就是因为礼节的存在”。景公沉醉于饮酒之中,不听晏子的劝诫。

过了一会儿,景公出去,晏子没有起立,景公再进来时,晏子却抢先喝酒。景公生气发怒,脸色大变,怪晏婴不讲礼节。晏婴离开了座位,鞠了一躬回答说:“我怎么敢跟你言行不一呢?我是想用自己的举动让你看看无礼对人的伤害!”景公说:“要是这样,就是我的不对了。

请您入席,我听从你的劝谏。”(《晏子春秋·内篇谏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晏子生活的时代,君臣之间还是比较平等的——不讲礼节可以随意饮酒,讲究礼节臣子也有座位可坐。那个时代臣子见君王还是要拜的,但绝非下跪叩头,而且行拜礼时多是在特殊的情况下(主要是祝贺)。再看一个故事:

齐景公掏雀窝,看到窝里的鸟儿太小,就又把它送回到窝里。晏子听到这件事不等上朝的时候就去见景公。景公感到很奇怪。晏子问景公:“你做了些什么?”景公就把发生的事说了。晏子后退,面向北两次行拜礼祝贺道:“我的国君具有圣王的品德了!”在这个故事中晏子给国君行礼,那是因为景公有了仁义之举,要向国君表示祝贺。

在另一个故事中,晏子用行拜礼(注意:绝非“下跪叩头”)来匡正君王的过失,我们不妨再看一看。

齐景公连喝了几天酒,感到非常快乐,便摘下帽子,脱掉衣服,亲自击鼓奏乐。他问身旁的人说:“仁德的人也喜欢这样吗?”梁丘据回答说:“仁人的眼睛耳朵,也像一般人一样,为什么会不喜欢这样呢?”景公说:“快驾车,把晏子接来同乐。”晏子穿着朝服来到,接过景公所赐的酒后他也恭恭敬敬地拜了两拜。景公说:“我非常喜欢这种娱乐,想和你共同分享,请免礼节!”“你的话错了。”晏子回答说:“群臣都希望去掉礼节来事奉君王,我恐怕您不愿意。

现在齐国五尺高的儿童,力气都超过我,也胜过您,如此却不敢做乱的原因,就是敬畏礼节。上边如果没有礼节,就没有办法役使下边;下边如果没有礼节,就不是懂礼,就没有办法治理国家;大夫如果不讲礼,官府的差吏就不会有礼貌;父子之间不讲礼,那家庭肯定不吉利;兄弟之间不讲礼,就不能长久和睦。

《诗经》中说:‘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所以礼节不能免掉。”景公说:“我愚笨不好,身边的人迷惑我,因此到了这种地步,请让我杀了他到您身边。”晏子答道:“您如果不讲礼,那么喜欢礼的人就会离开您,不讲礼的就会来到,杀了身边的人是没有什么用的!”景公说:“好,请让我更换衣帽,再听教诲。”晏子走开,站在门外,景公让人洒扫池地,撤换席子,衣帽整齐地召见晏子。晏子重新进门,辞让三次后,登上台阶,三次献酒行礼,然后喝酒。行两次礼,告别盛宴而出。(《晏子春秋·外篇上第七》)

春秋时代君臣之间相见比较随便,那么战国时代又如何呢?司马迁在《史记·商君传》中提到商鞅去见秦孝公时以“强国之示”,说得秦孝公入了迷,“不觉膝之前于席也”,座位对座位。这表明那时的国君并不像后代的皇帝那样摆臭架子。

那时,一些想要有所作为的统治者不但不要群臣惯例向他们叩头,相反,他们倒常常给臣子叩头,这决非笔者危言耸听,有《史记》为证。《史记·刺客传》载:“田光曰:‘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欲自杀以激荆卿。曰:‘愿足下争过太子,言田光已死,明不吉也。’因遂自刎而死。荆轲遂见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岂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欲以成大事之谋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岂丹之心哉?’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裹燕而不弃其孤也。’”太子乃国之储君,“跪”是下跪,“顿首”就是叩头。

公元前221年,秦王政扫平六国,自以为建不世之奇功,也只不过是把自己名号由王改为皇帝,自称为“朕”,制命为“诏”,车同轨,书同文而已,并没有定下“下跪叩头”的臣见君之大礼。《史记·秦始皇纪》(秦始皇)“三十四年,始皇置酒咸阳宫,博士七十人前为寿。”——群臣并没有对这位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三拜九叩。有文字可查的历史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尚未发现臣子见君王要下跪叩头。

那么,“下跪叩头”的大礼究竟始于何时呢?谁又是它的始作俑者?读过一点古书的人想必不会忘了这样两句话: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是两句咏史诗,虽然咏的是秦始皇之“焚书坑儒”,但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告诉人们,推翻秦朝的刘项——刘邦和项羽两个人原是都不读书的。

项羽我们暂且不必管他,刘邦可是个拿着儒生的帽子当尿壶的主儿,夺取天下的过程中他依靠的几个谋士也不是什么正宗的儒生——韩信是个市井无赖、萧何是个刀笔小吏、张良是黄石公的门徒、陈平有“盗嫂”之嫌,就象是“一不留神”就把这个天下给弄到手了。“

幸福和满足只在过程之中”这句后世从西方进口的“舶来品”,刘邦当时可能并不知道,但他称帝后却很快感到失望:他手下的那班大臣如樊哙、夏侯婴等人差不多都是他当初混迹于黑社会的狐朋狗友,这些贩夫屠狗之流虽然当了大将军,有的甚至被封为王侯,但却仍是暴发户一个,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礼仪,什么叫规矩。

他们在刘邦的皇宫里,就像过去在刘邦的家里一样,胡吃海喝,喝醉了就扯开嗓子吼上一段,有的甚至还拔出刀剑砍皇宫里的柱子助兴。这种局面,让刘邦感到厌恶。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叙当时的情景时写:“群臣饮酒争功,醉或妄呼,拔剑击柱,高帝患之。”(《史记·刘敬叔孙通传》)

就在这种时候,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帮刘邦解除了烦恼。这个人名叫叔孙通。叔孙通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他本是秦朝的“侯补”博士(以文字征待诏博士),陈胜、吴广起义后,消息传到咸阳,当时的皇帝秦二世就此事询问诸博士儒生,那些“呆头书生”们都认为陈胜、吴广是造反,应立即发兵镇压,只有叔孙通摸准了秦二世“鸵鸟”脾气,答曰:“陈、吴等不过是‘鼠窝狗盗’罢了,不足挂齿。”

二世听了很是受用,一面命御史把那些“呆头书生”全部定罪,一面“赐叔孙通帛二十匹、衣一袭”并把他由“候补”转正为博士。后来,叔孙通又先后投靠项羽之叔项梁、义帝楚怀王等。公元前205年,叔孙通又投靠时任汉王的刘邦。

第一次与刘邦见面时,叔孙通穿了一件儒服,见刘邦不喜欢,他马上换了一身楚式短打扮。当时,由于叔孙通在“知识界”小有名气,所以有一百多名儒生跟随着他,令这些儒生感到气愤的是,当刘邦询问哪些人可以重用时,叔孙通推荐的净是那些“江洋大盗”。有人就此事质问。

叔孙通答道:“汉王现在正冒着矢石争天下,你们这些书生哪个能斩将夺旗?推荐你们,那会让你们白白送命的!”但他保证,不久的将来,一定让这帮“书生”也能捞个一官半职的。现在,机会来了。于是,叔孙通就去见刘邦,他对刘邦说:“夫儒者,难与进取,可与守成。臣愿征鲁诸生,与臣弟子共起朝仪!”——他说他愿意帮刘邦定出一套规矩来。

刘邦半信半疑地说:“好吧,不过可不能太复杂了!”叔孙通又解释说:“五帝异乐,三王不同礼。礼者,因时世人情为之节文者也。故夏、殷、周之礼所因损益可知者,谓不相复也。臣愿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他说他要博采众家——夏、商、周及秦之长,订出一套礼仪来。见他说得头头是道,刘邦也不能不叫他试试。

叔孙通马上派人征集了一批鲁国的儒生——这其中又出了个小插曲:有两个鲁国的“呆头书生”不肯来为叔孙通捧场,而且还说了很难听的话,他俩说叔孙通“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谀以得亲贵。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伤者未起,又欲起礼乐。礼乐所由起,积德百年而后可与也,吾不忍为公所为!公所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强摘的瓜儿不甜,叔孙通明白这个道理的。

所以,他只好带着愿意给他帮忙的人西入长安,与他原来的上百名追随者们会合在一起,引绳为绵,立表为蕞,在长安城外“操练”了一个月有余。然后,叔孙通去见刘邦,请他下令手下的文武百官也都“随班就读”——接受儒家礼仪的训练。这些出身于不同社会阶层的大臣们可不是好教的,也不知叔孙通用了什么法子,竟把他们一个个都给教得人模人样的。

公元前200年,西汉王朝的长乐宫落成,叔孙通向刘邦建议,正式启用他修订后的“朝仪”,刘邦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整个朝仪如下:文武官员由礼仪官引导,顺序进入殿内,分为左、右两班,跪于两厢。皇宫近卫军站在文武百官之后,然后是今天影视作品中经常能够见到的“镜头”——一大串的官员一连声地高喊“皇帝驾到”,声音由远而近,刘邦也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坐着辇车缓缓而出。一见皇上驾到,文武百官立即各按官职的大小,背出一套听起来叫人肉麻的贺词,然后,酒宴开始。

与以往“醉或妄呼,拔剑击柱”的情况迥然有别,那些文官们就不用说了,那些平日里桀傲不驯的大将军们也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再抑颈抬眉往上看(读者不妨与晏子、商鞅见国君时的情景比较一下),整个宴会进行过程中无人敢高声喧哗,乐得刘邦连声说:“我到了现在才知道当皇帝的威风!”上面这段绝非笔者杜撰,有司马迁的《史记》为证。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汉(王)七年,长乐宫成,诸侯群臣皆朝十月。

仪:先平明,谒者治礼,引以次入殿门,廷中陈车骑步卒,卫宫设兵,张旗志,传言趋,殿下郎中侠陛,陛数百人。功臣列侯诸将军军吏以次阵西方,东向:文官丞相以下陈东方,西向。大行设九宾胪句传。于是皇帝辇出房,百官执职传警,引诸候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贺。自诸侯王以下莫不振恐肃敬。至礼毕,复置法酒。诸侍殿上者皆伏即首,以尊卑次起上寿。触九行,谒者言‘罢酒!’御史执法举不如仪者辄引去。竟朝置酒,无敢喧哗失礼者。于是高帝(即刘邦)曰:‘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乃拜叔孙通为太常,赐金五百金。”

台湾一位著名的史学家就此写道:“从此,皇帝不但跟人民,便是跟最尊贵的大臣,也都被这种儒家最得意的杰作‘朝仪’,隔开了一段距离。战国时代那种君臣间面对面而坐,膝盖碰着膝盖长谈的时代,不再在中国出现,帝王政体遂走进一条永不回头的死巷。西方专制君主和东方专制君主的不同,在此分野。”

说“西方专制君主和东方专制君主的不同,在此分野。”未免有些绝对,汉代以后,一直到宋朝,有两种大臣见君主时是可以不下跪、不叩头的。这两种大臣是:年高德勋或位加九锡者,如曹操、司马懿、高欢等人;再有一种是皇上的老师,即那些“侍读学士”。前一种人可谓“不世出”之人物,哪个王朝若是摊上,那也就离亡国不远了,后一种大臣虽然免除了下跪之劳,但一般也都是站着给皇上讲课的。

据有一位学者考证,“侍读”的“侍”用的就是其“站立”之意此(说当然不很准确,不过,却有新意)。但是,就像柏杨先生所说的“酱罐文化”,“酱”味越来越浓一样,

跪拜的姿势由来已久,是从正坐演变过来的,最早出现在商朝,到了西周则变成了贵族日常生活的坐姿。到了秦汉时期也没有跪拜皇帝的礼仪,这时候皇帝和大臣们议事都是跪坐的这时候的。

到了隋唐时期便演变成了皇帝坐着,群臣站着议事,但是这时候仍是爱跪着座。在这之前由跪坐是平常的事情,叩首相当于现在的鞠躬。

经过五代十国之后,宋朝开始之后座开了椅子,宋代大臣见皇帝时仍然不怎么跪皇帝,甚至当时的宰相可以和皇帝对坐议事。而且迎别待客一般都是用揖逊、叉手之礼。但是有一些重大礼仪上,还是要行跪拜礼的,比如接圣旨。《金史》《宋史》中就记载。

宋代以后,随着中国封建社会步入其中晚期,它仅存的那点“人性”也荡然无存了。

真正开始兴跪拜礼的朝代是元朝,元朝开始推行了跪拜礼,大臣上奏时一律下跪。

到了明朝,朱元璋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后为了加强皇帝的权威仍然是没有废除这个礼仪,并且不光大臣见皇帝要跪,百姓见官也要跪拜。但是这时候的礼节仍有一些规定。从明朝开始,侍读学士都改为“跪读”学士了,他们给皇上讲课时都只能跪着,而连站着的资格都没有了。

到了清朝,满清入华,继续沿用明朝的这些制度,还是让大臣们坚持跪着上朝。更是大兴跪拜之礼,不仅要跪还要磕头,并且上奏之时已经不再自称为臣了,上奏之时以奴才自居。不仅如此,磕头时还得嗑得响才行。以至于有的大臣面见皇帝之前要贿赂宫中的宦官,好让宦官将自己领到朝堂内的空心地砖去,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见皇帝时能够磕头磕得更响。

据史料记载,清代有名的大学者纪晓岚曾因在陪太子读书时未采用下跪的姿态而遭到了皇帝的训斥。纪晓岚尚且如此,别的人见皇帝的处境就更是可想而知了。清朝在明朝的基础上做了一件更过分的事,就是在雍正时期设立了军机处。大臣们无论是坐着、站着、还是跪着上朝,都是和皇帝议事的,大臣们还有发言权的。而雍正设立军机处之后,在商议重大事务时,大臣几乎都是跪着直接听皇帝讲,然后记下,皇帝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叫跪受笔录。这标志着皇权专制彻底达到了顶峰。大臣们的地位下降到最低了。

各国首都
GDP排名
世界各国人口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泰坦尼克号
美国总统
美国州
朝代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其实,无论是坐着、站着、还是跪着上朝,都是外在体现。导致这些变化的真正因素是皇权在不断强化,臣子们的权力不断弱化。试想一下,当臣子们都没有权力了,即使让你上朝时坐着又能怎么样呢?臣子们还是不敢和皇帝据理力争,毕竟自己没有本钱。清朝灭亡后,我国废除了之前的跪拜礼,开始向西方学习用握手礼,这也是人人平等的一种体现。

其实,跪拜之礼由最早的相互尊敬变成了后来带有明显的尊卑色彩,不仅仅单是礼仪上的改变,背后其实更是皇权空前加强的一种表现。就像宋朝的士大夫敢直言皇帝说“天下是群臣、万姓、三军之天下,而非陛下之天下。”(大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皇帝善纳谏大度不发怒)可到了元明清时期,哪个士大夫敢这么跟皇帝说话,估计话没说完就人头落地了。

人们,至少是当代人,承继文化传统时一般都是取近不取远的,而且往往是错误地把近处文化的沿袭,当成亘古不变的信条,所以,才有了以今证古的错误。

最后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古人尤其是汉代以前所说的“拜”不等于“下跪叩头”。为便于读者辨别,我们不妨再说上几句。宋朝人王林在《野客丛书》中说过这样一段话:“古者拜礼,非特首至地,然后为拜也。凡头俯膝屈手动,皆谓之拜。按《周礼》辨九拜之仪,一稽首,二顿首,三为空首,四振动,五吉拜,六凶拜,七奇拜,八褒拜,九肃拜。注: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手拜,头至手也;振动,以两手相击也;奇拜,一拜也;褒拜,再拜也;肃拜,但俯下手,即今之揖也。何尝专以首至地为拜耶?”这段话说得深入浅出,有兴趣的人不妨思之。

参考文献《战国策》《大明会典》《古人的日常生活》


投诉/举报
搜索 跪拜 下跪 叩首 磕头 在百度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美国历任总统 美国50州 国家和地区 世界各国领土面积排名 各国首都 各国旗大全 中国大学名单 中国大学改名大全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