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第115届国会的悲剧 无法打破的党争努力都失败了

news.xixik.com   2019-1-1 15:17:46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这些是第115届国会的悲剧故事,在特朗普时代,这些参议员们不仅没有打破党争,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党争。

2017年1月3日,美国第115届国会宣誓就职,参议院众议院两院均由共和党掌控,参议员一任6年,每个州有2名参议员,众议员一任2年,各州众议员数量根据州人口多少不等,每2年进行国会选举,众议院所有的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的三分之一参加改选,国会议员没有任何连任限制。

在唐纳德·特朗普的时代,有一种方法可以压制最好的善意,在华盛顿特朗普时代的前两年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是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这并非偶然,弗拉克是一位具有自嘲幽默感的摩门教徒,但却被特朗普的潮流所掩盖,这位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曾经是——或者至少肯定认为他自己是——是一位言谈举止彬彬有礼的捍卫者。弗拉克大声疾呼,他认为美国政治受到腐蚀,他发现自己被自己所在的政党排除在外,被迫退休,并且还无意中暗示,他可能会在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我们已经可以判断出,这种努力是徒劳的。

弗莱克在参议员席上发表了措辞严厉的演说,他似乎还想尝试一下,然而,在过去2年的关键时刻,弗莱克的好运都离开了他,尽管在共和党以极微弱的优势占据多数席位时(共和党在第115届国会参议院的100个席位中占据了52席),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他似乎从来都不太愿意使用这种影响力。弗莱克已准备好站在他的原则立场上,投票否决共和党的税改法案,因为共和党人即将在财政赤字上捅出一个窟窿——直到他无法这么做,他最终也没有这么做。弗莱克对待针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的指控,比他的大多数同行,都要更严肃认真,而且在如何投票的问题上,他似乎真的存在矛盾——直到他投票决定支持卡瓦诺进入最高法院。

赴美生子利与弊

在过去的两年里,在国会山遇阻的不仅仅是弗莱克的善意。

其他参议员有时确实试图突破特朗普推动的歇斯底里,并开展正常的业务,正当民主党和共和党接近达成一项史无前例的、两党支持的奥巴马医改法案的协议时,党争再次抬头。第115届国会刚通过的两党刑事司法法案令人吃惊,因为这样的例子,已经非常罕见了,然而,在第115届国会即将结束之际,联邦政府又被迫关门。

国会山花足够的时间,你会听到很多关于参议院如何不再相同的说法,这是老生常谈,但也有一定道理。曾几何时,善意和两党合作的谦虚姿态是常规状态,如今,国会定义的却是善意在压力下崩溃的故事。

下面这些是第115届国会的悲剧故事,在特朗普时代,这些参议员们不仅没有打破党争,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党争。

1、杰夫·弗莱克想帮助非法移民,但结果一无所获

没有什么比特朗普强硬的移民议程更让杰夫·弗莱克烦恼的了,坦诚地说:这位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他对非法移民特别有感情,是归功于他在牧场长大的童年,他了解美国对劳动力的需求,他尊重移民为使他们的家庭过上更好、更安全的生活,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弗莱克天真地认为,特朗普政府不会试图结束“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当他们在2017年9月废除该计划时,弗莱克甚至更加天真地认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可以联合起来,通过一项《梦想法案》,这项法案将为年轻的非法移民提供美国公民身份。

参议院的共和党领导人,或许更清楚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极端主义,他们不愿在移民问题上采取行动,导致近70万非法移民陷入法律困境,截至2017年底,没有人认真的谈论如何解决移民问题。

但后来,当参议院共和党领导人们正忙于为一项税改法案拼凑选票时,弗莱克突然有了推动移民行动的筹码,因为共和党只能输掉一票(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在亚利桑那州度过了他的最后时光)。但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和白宫都大力挤兑弗莱克,他是一个共和党人,他应该支持减税法案。

作为交换,弗莱克想在移民问题的辩论中获得支持,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政策让步,也没有得到就“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达成新协议的明确时间表。为了了解弗莱克是如何对待这份协议的,下面是他自己对这份协议的看法,弗莱克表示:“为那些孩子提供保护——这是我所希望的,很明显,他们不能承诺做到这一点,但他们已经承诺与我共同前进、共同努力。”

自弗莱克达成那个协议已经一年了,第115届国会再也没有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想办法再次解决移民问题,然而,税改法案现在已成为美国法律。我们本可以列出让弗莱克失望的一长串名单,他还试图在关税和穆勒调查上对抗特朗普,但结果一无所获,但他也不是其中唯一的一位……

2、拉马尔·亚历山大和帕蒂·默里试图达成一项协议

田纳西州共和党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和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帕蒂·默里,他们知道如何达成跨党派协议,他们以前做过,他们严肃认真,勤奋好学,是能完成工作的好搭档,而且他们已经建立了相互尊重的氛围。

特朗普时代也给他们带来了最大的挑战:支持针对医保市场的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法案,即使白宫试图削弱它们,稳定奥巴马医改法案,将是修复该法律的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正常步骤,该法律过于两极分化,而无法进行典型的立法维护。

在美国卫生委员会举行听证会之际,亚历山大直接游说特朗普,这位田纳西州参议员似乎成功地赢得了总统的支持,在过去8年,针对奥巴马医改法案形成的党争僵局之后,亚历山大与默里的政治成就,一向是一个相当显著的政绩,最终却导致了在2017年的一场戏剧性辩论。

如果这真的发生了,但该计划在2017年9月遇到了第一个障碍,当时各方正在寻求妥协,参议院的共和党领导人,决定寻求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最后机会,而不是寻求拯救该法案的最后机会,亚历山大也曾是领导班子的一员,也跟着支持废除该法案,当时,共和党掀起了一股废除这项法案的热潮,这对搭档无法达成协议,但他们也无法回到正轨。

下一个机会是针对联邦政府支出法案,但就在谈判接近高潮之际,白宫将反堕胎人士和其他毒丸计划泄露给媒体,民主党人不愿意接受他们,但共和党人坚持认为,另一方也看到了医疗保健政策的转向,并认为达成协议,可能不是正确的竞选行动,无论你把责任推到哪里,奥巴马医改法案都没有列入联邦政府支出法案,9个月后,该法案还是死了。

2018年2月,亚历山大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描述了他试图在过去10年里,在最为两极分化的问题上,找到一个中间立场的过程:“这就是在枪林弹雨中徘徊。”他不知道他有多正确。

3、克里斯·库恩斯希望友谊能战胜党争

对于重视两党合作和公民对话的华盛顿某些保守派人士来说,弗莱克和—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之间的友谊,是在这个充满分歧的2018年中,是一个罕见的亮点,至少在一个短暂的时刻,就是如此。

库恩斯一直在积极努力复制已故的麦凯恩,以及以合群著称的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的榜样,库恩斯拥有耶鲁大学神学院的硕士学位,他的同事们发现他为人诚恳、善于思考,在今天的美国政治中,库恩斯是不太合适的——他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库恩斯曾对记者表示:“我正在努力实现一个没有弗莱克、鲍勃·科克、麦凯恩的国会。”

在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的混乱的确认过程中,他迎来了明显的转变,库恩斯与弗莱克达成了一项协议,弗莱克在克莉丝汀·布莱西·福特等人对卡瓦诺提出性侵指控后,进行了合理的重新考虑,以便重启美国联邦调查局对这位提名人的调查,第115届国会还为此举行了一场引人注目的听证会,昆斯和弗莱克等人反复躲进一间密室,讨论达成某种秘密协议。

一时间,对大法官卡瓦诺的提名,看起来确实面临风险,但唯一的结果是,将卡瓦诺送进最高法院的时间最终被推迟了一周,不管弗莱克对这位提名人的指控有多令人震惊,库恩斯的朋友仍然投票支持他。

4、鲍勃·科克关心联邦赤字,然后他放弃了

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在表示他不打算竞选连任后,突然间,他觉得他可以畅所欲言了。科克将目前在任的美国共和党总统视为一个爱发脾气的婴儿,如果没有持续的监督,他可能会带来我们所知道的文明的终结,科克希望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

科克发推文表示:“白宫变成了一个成人日托中心,这真是太遗憾了,很明显,今天早上有人没去上班。”科克打电话给《纽约时报》并告诉他们,特朗普的行为是引发可能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科克认为特朗普“鲁莽、无耻、不光彩”,并且一直“在贬低美国”。

一夜之间,科克成为了共和党的勇敢者,他敢于说出他对特朗普的看法,他认为特朗普是一个鲁莽、政策无能、独裁的类型,科克成为媒体炽热的追捧对象,但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党争接踵而至,一如既往。

这位田纳西州参议员自认为是赤字鹰派,而共和党的税改法案预计会进一步扩大联邦赤字,科克坚称,他不会投票支持为赤字增加哪怕“一美分”的法案,他称其为“对我们国家最大的威胁”,他不相信共和党的关于经济增长将弥补税收差额的说法。

科克希望,在赤字激增的情况下自动增税,但根据参议院的规定,却无法实现,当预算显示该法案,将使赤字增加1万亿美元时,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不管怎样都举手投了赞成票。

5、迪克·德宾认为他可以跨党派解决移民问题

曾有一段时间,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认为,他可以与特朗普就移民问题进行谈判。

德宾和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提出了一项跨党派议案,该议案将为符合某些标准的年轻的非法移民,提供法律地位并最终获得美国公民身份,无论他们是否曾符合“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并允许他们的父母申请获得三年可更新的工作许可证(同时防止这些父母通过子女成为美国公民),这项法案为特朗普修建边境墙,提供了大约一年的资金,并通过改革合法移民制度为他赢得了其他一些胜利。

德宾和格雷厄姆去白宫向特朗普呈交了这份议案,他们认为他们提出了一个可能成为华盛顿最划算交易之一的方案,但他们却是去赴鸿门宴,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鲍勃·古德拉特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这两位移民强硬派与特朗普已经在白宫等候,他们绝非是妥协派。

这次会议是在特朗普的讲话中结束,他称黑人占多数的国家为“混蛋”,白宫将这份跨党派议案,贬低为一项自由派的“黑客工作”,他们的还价是一个保守的移民要求,永远不会获得民主党的支持,最后,德宾和格雷厄姆筋疲力尽沮丧地回到国会大厦,他们没有达成任何协议,而且现在依然没有。

6、苏珊·科林斯和奥巴马医改法案

赴美生子多少钱

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科林斯也喜欢跨党派合作,甚至她的意识形态反对者,也认为她是深思熟虑和真诚的,在2018年1月份,联邦政府的关闭期间,她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待了一群对妥协持友好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他们在分享各自感受的同时,还互相传递了一根“说话棒”,而所谓“说话棒”的目的是,赋予成员公开说话的权利,其规则是:拿到棒子才能说话,没有拿到棒子的要倾听别人说话。

华盛顿再也不会奖励这样的善意,这位缅因州参议员显然对共和党的税改法案中,取消奥巴马医改法案的个人强制缴纳医保,感到不安,科林斯曾看到过这样的估计,单是取消强制保险就可能提高保费,并导致拥有医疗保险的人减少。

但科林斯仍然是一名共和党人,所以她并不完全喜欢这项任务,而且显然她仍希望投票支持减税,她找到了支持税收立法所需的让步,其中包括共和党领导人之间达成协议,提出亚历山大和默里为保护奥巴马医改法案而达成的跨党派协议,科林斯可以毫无内疚地投票废除这一强制法令,因为对保险市场的支持即将到来,这是她长期以来倡导的一个步骤。

唯一的问题是,正如当时许多人预测的那样,这样的协议似乎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失败了,而且,正如我们已经讨论过的那样,亚历山大和默里的协议确实已经失败了,原因在于,在某种程度上,除了这一点,在废除医改法案的斗争伤痕完全愈合之前,达成稳定奥巴马医改法案的协议总是不太可能的。

科林斯投票支持这项税改法案,几个月后,她在参议院发言,指责一些民主党人在堕胎条款上阻挠医疗保健协议,而这说话棒的那天已经成为记忆。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肯德基优惠券不再需要打印,出示即可享受优惠。
打开手机用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即可把“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装入你的口袋。
或者直接在手机浏览器里输入“xixik.cn

立刻进入“手机嘻嘻网”,体验方便快捷的肯德基手机优惠券,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肯德基优惠券自由组合打印选择你需要的肯德基优惠券在电脑上打印,或者扫到手机上加入收藏,点餐时展示即可享受优惠。
赴美生子首选Ada出生在美国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赴美生子新政策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