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网 > 资讯报道 > 这里是美国 > 正文

我们否决了你的否决:卸任之际特朗普如落水狗

news.xixik.com   2021-1-7 4:28:33 资讯来源:嘻嘻网   字号控制:[ ]
核心提示:2020年1月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81票支持、1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推翻特朗普对《国防授权法案》(NDAA)的否决。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否决了9项法案,但没有一项被推翻,此次是他的否决第一次被推翻。

当地时间周五(1月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推翻了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的否决,这是特朗普任期内第一次遭遇否决权被推翻。

综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会山报》等美媒报道,美国会参议院1日以81票支持、1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推翻特朗普对《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内的多名高级别共和党人均投票赞成推翻特朗普否决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有关举措。报道称,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否决了9项法案,但没有一项被推翻,此次是他的否决第一次被推翻。

《国防授权法案》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内容涵盖军人薪资、装备采购和外交事务等各个方面,其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法案还将启动一项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作为威慑中国措施的组成部分,并在2021财年为该项目拨款22亿美元。美联社援引参议院共和党籍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话称,该法案将有助于遏制中国的“侵略”。

中国历史朝代表

此前,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8日,美国会众议院以322票赞成、87反对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对《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权。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投票后表示,“尽管总统做出了危险的破坏努力”,但众议院还是尽了自己的职责,确保《国防授权法案》成为法律。众议院投票后,法案交由参议院表决。

更早前,2020年12月8日,《国防授权法案》在美国众议院以335票赞成、78票反对的票数通过;之后于12月11日在参议院以83票赞同、14票反对的票数通过。

由于两院都是远超过三分之二的“超级多数”,特朗普若真否决法案,国会也足以推翻否决。

这货是美国历史上的臭傻逼,愚蠢霸道且毫无修养

特朗普12月13日竟然愚蠢地再度扬言否决法案,他宣称这项法案的最大赢家是中国。特朗普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该法案的最大赢家将是中国。不过,他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把这样一个企图打压中国的法案,定义为“让中国成为最大赢家”,白宫也没有对他的言论作出评论。

特朗普曾批评这项涉及7405亿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的国防授权法案,部分原因是法案没能终结《通讯传播正当行为法》第230条。

《通讯传播正当行为法》第230条让网络平台经营商对于他人的侵权资讯或不当内容得以免责,并允许内容审查。特朗普认为《通讯传播正当行为法》第230条给大型科技公司提供了规避责任的空间,也对美国国家安全和选举诚信构成严重威胁。

特朗普也曾表示,脸书和谷歌等社交媒体巨擘对他有偏见。

特朗普12月13日在推特发文:“我们新国防法案的最大赢家是中国。我会否决!”

国防授权法案除了为美国军队提供资金外,还扩大了美国对德俄之间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的制裁。此外,特朗普宣布的美军从德国部分撤军计划暂时也受到该法案阻碍。特朗普这个无知的弱智还认为,这项法案未能包括关键的国家安全条款,所载条款不尊重美国退伍军人与军事历史,并且与美国政府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行动所做的努力相抵触。据悉,该法案的一项修正案要求一些美军基地必须重新命名,替换掉与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有关的名字,但特朗普对此表示反对。

在法案送抵白宫10天后,特朗普于12月23日正式行使否决权,将法案退回提案的众议院。根据规定,在美国总统行使否决权后,美国会若重新表决,并以三分之二以上绝对多数的票数在参众两院通过法案,就得以推翻总统否决权,让法案生效。

这位共和党人在11月3日的总统选举中输给了民主党人拜登特朗普继续拒绝承认失败。拜登将于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职。国防授权法案是国会打算在今年年底之前通过的一系列法案之一。在两党的支持下,国防预算连续59年获得通过。

特朗普的总统否决权被推翻,是因为他的“日子”不多了吗?

美国时间的 1 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投票推翻了特朗普总统此前《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这又是特朗普所创的一个记录,至少是他任期内的第一次。

但这恰恰说明了美国的政治文化确实有迹可循。

参议院推翻特朗普否决了的《国防授权法案》,实际上就是总统行使否决权,然后,国会再把总统的否决给否决了。

美国三权分立

这是一种制衡策略。美国政治体制设计的本质,所谓“三权分立”、“三权平行”,实际上就是相互制约,保持一个平衡。当然,这个制衡是发生在“官员”之间的,所以,主要是防范官员的。

但一般情况下,总统否决了的法案,议会也不会轻易去推翻,因为非常麻烦。

国会是立法机构,一个法案的通过花费的时间、精力、金钱都很大,总统否决后,国会再议,要么推翻总统的否决,要么修改以让总统满意。

推翻总统的否决,就是跟总统硬干到底,内耗很大,所以一般都不会去推翻总统的否决。

如果国会否决了总统的否决之后,还是僵持不下,美国最高法院可行使司法复决权,判定一下是否违宪。一锤定音!

但司法复决权基本很少用到,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也就马歇尔为了最高法院的权威用过一次。

大部分情况下,总统否决权只是总统跟国会之间的一种“制衡术”,它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筹码,就是“口嗨”,嘴上喊的多,执行的很少。每当国会讨论立法的时候,总统就会扬言,如果不这样或者如果不那样,我就要行使总统否决权。

美国历史上,真的能完全强势行使总统否决权的总统也不多。

这中间牵扯的就多了,其实都是权力角逐。特朗普否决《国防授权法案》,是冲着拜登去的,其实也不是针对国会。

主要问题在于《国防授权法案》的性质。

这个法案,一般是明确美国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的方案。历史也不长,最初是在 1961 年开始实行的。

美国国防部的预算,其实有很强的外交倾向。因为国防预算和支出,一定是根据外交政策来调整的。

一般情况,《国防授权法案》分两步走,全程由美国国会监督,但是是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的。

第一步,是《国防授权法案》;第二步,是《拨款法案》。

但毋庸置疑的是,它跟谁是总统有关系的。很明显,今年的《国防授权法案》一定是拜登主导的。因为特朗普在白宫的日子没几天了。

而拜登在外交政策上跟特朗普有很大的区别。

特朗普当然不满意这个《国防授权法案》了,所以,他大笔一挥,批示道:

“法案缺少关键条款,不符合美国优先外交政策。”

然后,他拍拍屁股,牵着梅拉尼娅的手去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海湖庄园过圣诞去了。

没想到的是,特朗普所行使的“总统否决权”,被国会给否决了。

总统否决权为何可以被否决?美国权衡术

“否决权”,这个权力是很早就出现过得。在古罗马时期,保民官就可以否决元老院的立法。联合国安理会也有“否决权”,其中5个常任理事国(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美国)都拥有否决权。

不过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是一票否决,也就是,只要5 国之中,任何一国反对某一提案,即使其他4国全部赞成,该提案也无法在安理会通过。

但美国总统否决权是比较奇特的。

这是在费城会议(美国制宪会议)上被广泛讨论的一个问题,因为国会是立法机构,那这个权力就比较大,它立什么法,通过什么方案,大家都得照着做,那谁还管得住?

麦迪逊很睿智,他说,议会有一股强劲的趋势,要把所有的权力全部囊括到它的漩涡中。

这非常危险!道理很简单,规则都是它制定的,它发起羊癫疯来,那就变成了“暴政”。

这一点当时很多人都同意,于是大家商量要对国会立法做出限制。

于是有了“总统否决权”。

费城会议的大部分大佬都同意,但也有反对的插曲。

第一个反对的是美国的超级大佬富兰克林。他的担心,是基于经验的。并且,在1787年的 6 月 4 日,富兰克林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大概意思如下:

在殖民地时代,这种否决权被总统常常拿来搜刮钱财。他们有否决权,所以议会(类似议会的机构)都得私下里跟总督眉来眼去,否则他们的立法无法通过。结果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议会先下令让总督捞到钱,总督有好处之后,就签署法令。

意思很明显,富兰克林不同意总统有否决权,因为只要总统(行政官)有了这个权力,就有资本跟议会做交易。总统随心所欲任命官员,把所有权力都抓在自己手里,他也就不会去行使什么否决权,也可以避免引起公愤。

但最终费城会议还是通过了这个总统否决权的提议。因为大部分人认为总统很少会用到否决权。国会毕竟人多,要让所立之法是“暴政”而多数通过,也很不容易的。议会的席位也是相互制衡的,很难意见完全统一。

另一个插曲是有些人觉得总统否决权的权力太小了。

持这种意见的以麦迪逊和威尔逊为主。

原因很简单,即便总统和最高法院联合起来,分量还是不如国会。于是,他们提议应该让司法部门——也就是最高法院——参与立法复审。这其实并不是限制总统的,恰恰是因为他们觉得总统太“单薄”,有可能顶不住国会的压力,另外,国会也可以跟总统串通。

但最终,费城会议否决了这个提议,把总统否决权给了总统一个人。

总统否决权不是无所不能

总统否决权是制衡国会,但基本很少有人用到。

在美国历史上,总统否决权不是强权、威权人物或者非特殊时期还真用不了。

(按:此处指比较重要的否决。)

自从美国有总统否决权以来,华盛顿用过 1 次,麦迪逊和林肯各用了 7 次,富兰克林·罗斯福一个人用了635 次。

仔细看这些人的出身,个个都是大佬就不用多少了,主要是当时的情况特殊。华盛顿是第一任总统,国会也是第一次,都在摸索前进,麦迪逊和林肯都逢战争时期,罗斯福正逢二战之时,使用总统否决权是有特殊情况的。

所以,他们果断使用了总统否决权,以适应当时的情况。除了罗斯福,似乎用起来都很克制。但无论如何,这几个人都是非同一般的人物,威权、影响力,在美国总统中都是顶尖的。

华盛顿不必说了。麦迪逊跟华盛顿同级别的,是“美国宪法之父”,费城会议就是他召集的。林肯、罗斯福都不是易遇之辈。

特朗普还没这个本事。

这也就是说,最初设置总统否决权的动机很原因,就是让它不会被用到,只不过是以防万一。

而且,它不是无所不能。

因为三权制衡。那么,这个“总统否决权”也要被制衡。

为了制约总统,《联邦宪法》又规定了国会可以“反否决”,也就是如果总统否决国会所立法案之后,国会商议如果此法案没问题,那么参众两院分别以三分之二的多数,可以否决总统的否决,直接绕过总统通过法案。

特朗普此时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特朗普总统否决权被推翻是因为使用失误

前文已述,总统否决权实际上在美国是总统和国会之间的权衡术。如果使用,主要是针对国会如果制定一些乱七八糟、害民利己的法律,那总统可以否决。

但目前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国防授权法案》“不符合美国优先外交政策”,这理由其实站不住脚。因为说到底,没坚持“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并非就是“恶法”、“暴法”。

赴美生子多少钱

何况,这法案不是做给他用的,是为拜登政府做的,跟特朗普关系不大。你否决什么?

时机选错了!也意味着特朗普对拜登的叫板,再一次失败了。

特朗普只不过制造一点麻烦罢了。

以前他说这个法案不行,因为在正常任期内,国会一般会再商议修改。这次当然就不客气了,最终国会实行了对“总统否决权”的再否决,以81票对13票的压倒性投票结果推翻了特朗普对于《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权。

这远远超出了三分之二这个界限,算是绝大多数了。估计特朗普也只能无可奈何,在推特上抱怨几句完事儿。

历史朝代顺序表 十二时辰 十二生肖 二十四节气 泰坦尼克号 赴美生子多少钱? 赴美生子流程 诚实合法赴美生子 美国试管婴儿 在美国生孩子后悔了 赴美生子机构哪家好? 赴美生子医院 赴美生子医生 中国旅行证过期更换 美国护照免签证国家 肯德基优惠券手机版

嘻嘻网微博

嘻嘻网微信公众号:xixikcom